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两小无猜编年史

第二十章:夜半挖矿不可为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2,314 字

publish于 2018-11-15 发表

pageview共 834 人看过

chat共 4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4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瑞瑞微微皱着眉头,盯着摆在她工作台上那个东西,她小心翼翼地朝前挪了一步,就好像她只要走错一步,那东西就随时可能忽然爆炸一样。那个摆在她面前,正在被她仔细看来看去的东西,样子是个粉红色的长方形盒子,上面还印着一颗白色的爱心。她看着那东西,使出全身的力气瞪着眼睛,就好像是在品鉴一颗宝石的质量。非常小心地,她慢慢伸出一只蹄子,试探性地向前探去。

当瑞瑞碰到它的时候,那东西发出了轻轻地咔哒声,瑞瑞犹豫地扭头望着站在她身边的浅棕色雌驹。

爱塔向瑞瑞安心地笑了笑,朝那个东西点点头。

就好像一个半夜里想偷偷跑出去玩的孩子在开门一样,瑞瑞轻轻咬着牙,把那个东西用前蹄慢慢掀开。于是这东西的上半部分就像一本书一样被翻开了。瑞瑞聚精会神地继续用蹄子往上掀,直到她看到那东西里面一层黑黑的方框里映出了她的影子。低头往下一看,她又看到好几排小方块按钮。

瑞瑞又转向了爱塔。“那……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

爱塔的笑容变得稍微有点紧张,“多得很呢!你可以在里面建立文档,你可以记录你精品店的库存,”爱塔的声音低了下来,几乎是在默念,“你可以在上面玩游戏。”

瑞瑞有点疑惑地弓起了眉头,“你说的最后那句是啥,亲爱的?”

爱塔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脸,“你可以在上面玩游戏。”

“啊,所以这就差不多像是你儿子的那种电动玩意儿。”

爱塔用力挥了挥蹄子,“不,不,不不不,比那要复杂的多了。”

“可……你儿子也有一个,对吧?”

爱塔皱起了眉头,估计着这谈话的走向,“对……”

“而且他在上面玩他的那些……嘀嘀嘀的……游戏?”

爱塔抿起了嘴唇,一边嘴角稍稍拉紧了,“嗯……小霸王确实不像是喜欢写东西或者有很多库存的样子……”爱塔仔细考虑了一下,“不过,也许速芯可以用它来看着他都玩些什么游戏。”说到这里,爱塔眼睛一亮,抬头又看着瑞瑞,“哦,还有,他能用它来帮小霸王辅导功课。”

“嗯……”瑞瑞只是沉吟不语。

爱塔叹了口气,耳朵也沮丧地垂了下来,“我们只是需要找些小马来试用一下这些东西,并且回复一下他们觉得这些东西有多有用。”

“嗯……”

“我相信,只要你开始用上它,你就会觉得离不开…”

“嗯……”

又叹了口气,爱塔很快恢复了开心的表情。“我自己也有一台,而且我喜欢得很!暮光公主自己不想用它都让我吃惊的要命呢。”

瑞瑞稍稍皱起了眉头,噘起了嘴唇。“嗯,她正有件很重要的事在忙呢,我就先留着它吧,尽量试试看能用它干什么。”

爱塔笑了,“我希望的就是这样。”

“瑞瑞!我~回~家~啦~!”

甜贝儿的声音透过精品屋的大厅传进了瑞瑞的设计室,传进了两位女士的耳朵里。爱塔不由得莞尔。

瑞瑞把脑袋往旁边歪了歪,越过面前塑料模特上即将完工的那件闪闪发光的蓝色礼服。“在这儿,亲爱的!”

前厅里响起一串欢快的小小蹄声,爱塔朝瑞瑞笑了笑,“又当保姆了?”

瑞瑞也无奈地一笑,“是啊,我的精品屋比家更靠近学校。比起我父母的家,她和她小朋友们总是更喜欢往这里钻。而且我也确实有很多空间可以提供给她们。”

“嗯,你能经常从独处的状态中脱离出来也是件好事。”

“你这算啥意思嘛,亲爱的?我有澳宝陪着我呢。”

爱塔窃笑,“当然啦,不过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哦,你不想最后变成个疯猫老太婆吧?”

“可我就只有一只猫,”瑞瑞正在抗议的时候,踩在地毯上的小小马蹄声越来越近,甜贝儿从门口冒了出来,胸口还挂着金扣子绿色背带的白书包。

“嘿,瑞瑞!哦,您好,小霸王的妈妈!”

爱塔朝甜贝儿笑了。“你好啊,甜贝儿。”

瑞瑞朝爱塔稍稍扬起了眉头,“小霸王的妈妈?”

爱塔轻轻一笑,“我猜我怎么也离不开我儿子。”

“我懂。”瑞瑞狡黠地点点头。

“嘿!”甜贝儿一声惊叫,她看到了摆在瑞瑞桌子上的那个东西。飞快地跑到瑞瑞旁边,小独角兽用前腿撑着桌面立起身子来,“那是什么啊?”

瑞瑞急忙点亮了她的角,一束蓝色的光一亮,那个东西便在光晕中飘了起来,飞到了离甜贝儿一英尺远的空中。

“甜贝儿,”瑞瑞的声音有点像妈妈在教训孩子,“这东西很精巧的,我觉得你还是别碰了。”

甜贝儿嘟起了小嘴,气呼呼地冲瑞瑞皱着眉头。

爱塔笑了,“没关系的,也许她可以在上面玩些‘嘀嘀嘀’的游戏。”

甜贝儿乐了,“‘嘀嘀嘀’的游戏?您说的真难听,这简直就像是瑞瑞才会说的话嘛!”

这话让瑞瑞的脸鼓了起来,脸也有点红了,她恼火地瞪着甜贝儿,“哎呀,真抱歉某位小马没那个闲工夫对那些花里胡哨的古怪玩意儿去消磨时间呢!”

甜贝儿瞪着眼睛瞪回去,“好啊,那要是某位小马学会偶尔也该放松放松的话,你就会对这东西懂得多了!”

爱塔严厉地瞪了甜贝儿和瑞瑞一眼,“甜贝儿!话里别指桑骂槐的!瑞瑞!不要侮辱你妹妹的爱好!”

瑞瑞和甜贝儿浑身一哆嗦,活像是两个吵架被妈妈逮到的小孩子(其实也差不太多),她们齐刷刷转过头,歉意地望着爱塔。

“好的,太太。”她们异口同声。

爱塔的眼睛睁大了,她有点尴尬地用蹄子掩住了嘴。“哎呀……对不起,姑娘们,都成习惯了……”

甜贝儿重新四蹄落地,瑞瑞也笑着摇了摇头,“没事的,亲爱的,甜贝儿和我有时候也得学学守规矩。”

爱塔笑了笑,“好吧,那我该走了。”

“唉……”甜贝儿失望地哀怨着。

爱塔笑着转了转眼睛,“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再看到我啦,甜贝儿。”

“你不留下来喝杯茶吗,亲爱的?”瑞瑞问道。

爱塔摇摇头,“我也希望能行,不过我得回家了,一家老小还等着我做饭呢。”她笑得很温柔,“一家子都回来,重聚一堂真是太好了。”

“真好,”瑞瑞点了点头。“那就下回吧,”她的角一亮,爱塔的棕色马鞍包便飘了起来,轻轻落在爱塔的背上。

“好啊!”爱塔爽快地回答,她迈步朝门外走去。“多保重啦,你们俩!”

“拜拜!”甜贝儿开心地挥着蹄子道别。

“再见!”瑞瑞说。

爱塔离开之后,甜贝儿又瞄上了瑞瑞桌子上的东西,然后贼兮兮地朝姐姐咧嘴笑。

瑞瑞叹了口气,“唉,好吧,要是爱塔说你玩也没关系的话,那就表示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哦!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谢谢你瑞瑞!”甜贝儿乐得几乎都尖叫起来了。

“嗯……”瑞瑞看着甜贝儿点亮她的小角用绿色的魔法力场把那个东西拉了过去。她又认真地多看了妹妹一眼,“只是稍微留意点儿,好吗?要是这东西在我这里弄坏了,我都不敢想象爱塔会怎么数落我了。”

“别担心!我会小心的啦!”甜贝儿叫道。

“那就好。”瑞瑞嘀咕着,快步朝自己的红色缝纫机走去。很快,那台机器就嗡嗡地响了起来,瑞瑞戴着一幅红色边框眼镜,认真地盯着舞蹈的针脚,慢慢地向前推着布料。缝针上下跳跃,一针针把粉红色的线送入下面的衣料中。沉醉在创作和灵感的海洋中,瑞瑞连旁边那音乐一样的鸣响和设备的蜂鸣声都没留意。

“瑞瑞!这东西该怎么用?!”

“……什么?”瑞瑞从作品上抬起头来。

“这东西!”甜贝儿指着设备的屏幕,“这东西该怎么用啊?!”

瑞瑞暂时放下面前的创作,快步走向甜贝儿那边,“唉,你这是在-干了些啥米东东啊啊啊啊啊啊?!”那个小屏幕上堆了一大堆方形的小图片,显示的文字全都是瑞瑞从来没见过的,更别提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了。而她偶尔认识的那些词儿全都是大写字母粗体标示,一层层被新浮现出的文字往下翻,就好像空间对于这个小小的方块设备屏幕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似的。很快,她发现自己眼前变成了一片充满了各种小方块碎片的海洋,上面整齐地排列着一片片红黄蓝绿的各色小方块。

瑞瑞开始左扭右扭,来回踱着她的蹄子,她把这东西飘起来,盯着屏幕上一个标着“EXCEL”的小方块,玩命地咽唾沫。过了老半天,唯一的进展就是只觉得这东西好像还挺轻的。当她看着空中那个色彩斑斓的盒子的时候,感觉却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往下沉。她深吸一口气,暗自祈祷那些莫名其妙的几何符号能开恩把她从这个怪异而陌生的图标组成的世界中拯救出来。

那些符号一动不动,无动于衷,好像在不动声色地品鉴着独角兽的水准。她的生活,她的工作,以及她活了这么大所经历过的一切都对此半点用场也派不上,彻底的无能为力,而她觉得自己在深渊里沉得也越来越深了。

“瑞瑞!”

这一声把瑞瑞一下子唤醒过来,瑞瑞的瞳孔一下子从针尖大小恢复了正常。她现在还在精品店呢,她在其他世界漂流多久了?几天?几周?几年?!简直难以言喻。

“瑞瑞,你没事吧?你刚刚一直盯着屏幕都半分钟了!”

瑞瑞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甜贝儿一眼,“哦,呃……抱歉,甜贝儿。”

甜贝儿稍稍往后退了一点儿,“你都流口水了。”

“淑女才不流口水,甜贝儿!”端庄地抬起前蹄把口水抹掉,瑞瑞拿出她所有的尊严,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答。“我只是在滋润我的舌头,好更好地回答你的问题。”

“哦!那你知道怎么用这东西咯?”

恐慌再一次爬上了瑞瑞的面孔,如同冰寒一般从上到下冻僵了她的身体,连她的心脏好像都停止了跳动。“嗯……不,甜贝儿。”

甜贝儿皱着眉头,“可我想玩游戏!”她抱怨着。

身陷惊慌失措的漩涡之中,瑞瑞茫然的脑袋里一个灵感忽然一亮,就好像路过的船上扔下来一根救命的绳子。“为什么你不拿着它去找你最好的朋友小霸王呢?我敢打赌他肯定知道该怎么摆弄这……”

最后朝那东西瞥了一眼,瑞瑞用力咽了口唾沫。

“……玩意儿。”

甜贝儿也一下子乐了,“嘿,没错!他也许也有一个!我们可以一块儿玩!就好像他和他哥哥一起玩他们的JB!”

瑞瑞的脸忽然又红了,整个房间几乎都热了起来。“呃……你说啥?!”

甜贝儿笑着,“JB,你知道的……”甜贝儿抬起蹄子,就好像用两只蹄子握着什么东西。

瑞瑞觉得如鲠在喉,心里砰砰直跳,都快上不来气儿了。

“那个他老是在玩的绿色小方块游戏机!”

噗地一声,瑞瑞把憋了老长的一口气吐了出去,就好像把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也从脑袋里清空了。“哦,对……游戏机……”她摇摇头,看着甜贝儿,“你为什么不拿这东西去找小霸王呢?我相信他和她妈妈肯定很高兴见到你的。”

“谢谢,瑞瑞!”甜贝儿兴奋地叫道,她的小角上浅浅的绿光一闪,那个东西裹上了一层绿光,飘进了甜贝儿的鞍包里。很快,白色小雌驹背上了鞍包,就一溜烟跑出了屋子。

瑞瑞再次如释重负地长叹一口气,“我想……我想我现在得喝杯茶……”

* * *

敲!敲!敲!

“吉布森,亲爱的?”爱塔的声音在小马镇温馨的家里响了起来,“去看看门好吗?妈咪正在给大家做午餐呢。”

“当然!”一个大约十几岁的男生声音回答道,黑色短发的红褐色小陆马朝前门走去。“希望你多做了些!”吉布森一边喊一边快步走过铺着蓝色地毯的米色走廊。“我今天可是邀请了好几个辣妹呢!”

“……好啊,亲爱的……”爱塔回答道,暗自翻着白眼。

吉布森眉开眼笑地用力打开门,“你~们~好~啊~辣妹们~!”他哼哼着,“真高兴你们能来……”当他一眼望出去结果啥都没看见的时候,他的声音也消失了。

“你好,呃……小霸王的哥哥……先生?”一个小小的声音,“我可以进来吗?”

吉布森低下头,没好气地瞪着那个在他家门口的小白独角兽丫头,“我说,小萝卜头,我希望的是一两个真正的辣妹上门,可不是一大堆小鬼头……”

“吉布森?”爱塔的声音不急不慢,却仿佛在房子里激起了回音。“那是甜贝儿吗?你最好对她礼貌点儿,否则你明年都蹲家里哪儿也别去了!”

“……我是说,‘请进’。”吉布森咽了口唾沫,站到一边把门拉开。

“谢谢你!”甜贝儿开心地快步走了进去。

吉布森把脑袋探出了家门,快速地朝四周张望了一圈儿,然后脑袋耷拉了下来。他无精打采地长叹了一口气,把门在身后关上。

爱塔朝走廊里笑着探出了头。“你好啊,甜贝儿!”

“嗨,小霸王的妈妈!”甜贝儿打招呼,“小霸王在家吗?”

爱塔笑得更温柔了,“他在他房间里玩新游戏呢,他爸爸给他专门装了一台电脑。”

“嘿!我也帮了忙的!”吉布森愤愤地叫道。

“我知道,亲爱的,”爱塔朝她大儿子笑了笑,噘嘴冲着大儿子做了个亲亲的动作。“妈妈真为你自豪。”

吉布森郁闷地呻吟起来,“要是有哪个女孩子喜欢我的造诣的话……”

爱塔乐了,“别担心啦,你早晚会找到你心爱的她的。”

低头看看甜贝儿,吉布森的嘴撇得更厉害了,“对,我敢打赌……”

甜贝儿有点疑惑地望着爱塔,“那……小霸王是在他的房间,还是……”

爱塔笑眯眯地点点头,“他在呢,就在楼上!”

“谢谢您!”甜贝儿开心地回答,她一溜烟沿着走廊跑上楼梯去了。

目送小丫头离开,吉布森又悻悻地望了她妈妈一眼,“还有俩跟她一样的小丫头?”

爱塔笑容满面,“看来你弟弟和同龄女生交流挺有一套的。”

吉布森脸拉得别提有多长了,他郁闷地自言自语着,“连吉他都不玩的臭老弟竟然……”

* * *

“小霸王?”冲上楼的甜贝儿一边叫一边跑上了二楼走廊,小霸王的房门就在二楼走廊上。“我有个东西需要你帮忙!”

“甜贝儿?!”小霸王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就在我房间,我有东西要让你看!”

甜贝儿笑嘻嘻地跑过走廊,走进了那间铺着紫色地毯的小房间里。小霸王正坐在一张很大的绿色木头桌子后面,桌子上还摆着一个蓝色的方形东西,就和她包包里的那个几乎一模一样。

甜贝儿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她点亮了她的角,很快从包包里把那个点缀着爱心的粉红色装置飘了出来,“所以,你懂该怎么用这东西咯?!”她兴奋得声音都提高了八度。

小霸王从面前的屏幕上抬起眼睛,朝甜贝儿笑了,“对啊!甚至还有个游戏,我们可以在这些东西上一起玩!我爸爸教过我的!”

甜贝儿坐到小霸王身边,马上就把她的机器也打开了!“教我嘛!教我嘛!”她兴奋地尖叫着。

小霸王扭头朝甜贝儿咧嘴一乐,“哦,你肯定会喜欢这游戏的!可是非常劲爆的哦!”

* 片 * 刻 * 后 * 

甜贝儿朝天空皱着眉头望了一眼,这天黑得比她想的还快。而且她也知道了这个方块堆成的光怪陆离的世界对她这样的新手可是毫不留情的。

“呃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甜贝儿吓得一蹦老高,惊恐地转向呻吟声传来的方向。一只浑身变成绿色的脏兮兮的小马正朝她一瘸一拐地逼近。

一声响彻云霄的“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甜贝儿撒腿就狂奔向小霸王那边。

“呃……小霸王?”甜贝儿胆战心惊地说道, 她朝那只慢慢走过来的小马怪物瞅了一眼,“好多僵尸啊骷髅啊之类的可怕东西都钻出来了。”

小霸王得意地笑了笑,指着一个砖头砌出来的小房子,“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只要跑回那间…”

“呃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甜贝儿尖叫一声,风驰电掣般跑向小霸王给她指的方向。

“…房子。”说完了话,小霸王扭头去看甜贝儿过来的方向。

“呃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转过身来,小霸王的耳朵顿时耷拉下来,他看到那个绿色的僵尸几乎和他顶到了鼻子。

“哦,见鬼……”他呻吟着。

* 片 * 刻 * 后 * 

甜贝儿非常激动地指着远处的一个山洞。“嘿小霸王,我还想再去挖一次矿……”

抬头看看已经开始变暗的天色,小霸王一脸紧张。“呃……嗯,好吧……我只希望这次我不会再掉进岩浆里了。”

甜贝儿拔腿就跑,“好啊,那你真得小心点儿注意你往什么地方走!”

小霸王的一只眼睛开始发抽了。

* 片 * 刻 * 后 * 

“啊……!甜贝儿!你就不能睡到白天吗?!”跑在黑暗之中,拼命追在甜贝儿身后,小霸王大喊道。

“可是睡觉好无聊啊,小霸王!”甜贝儿大声回答着,与此同时,随着她越跑越深,在她面前的洞穴也越来越宽了。“来吧,不要紧的啦!我都无聊死了!”

“不,你当然没有。”小霸王没好气地嘀咕着。

“哦,你担心得也太多了吧!”甜贝儿叫道,“不要紧的啦,你瞧着就是了。”

* 一 * 分 * 钟 * 后 *

嘶……

刚一回头,小霸王就惊恐地看到那个几乎和他面贴面的绿东西在咝咝作响。下一瞬间一声轰鸣,就只剩下白光和烦恼了。

轰!

“我了个去!”小霸王的嚎叫声响彻云霄。

一旁的甜贝儿安心地喘了口气,“呼……差点没来得及登出!”

“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霸王无法抑制地咆哮着,高高举起了他的前蹄。

在房间外的楼梯上响起了一阵快速的马蹄声,直朝着小霸王的房门而来。

甜贝儿的眼睛瞪大了,她不由得从小霸王身边退了一步,“哇!……你这是怎么啦?!”

“我怎么啦?!”小霸王扭头瞪着甜贝儿,就好像他忽然进化出了镭射视线能力,想要用镭射眼把她的脑袋烧掉。“被吃掉的是我!挨箭射的是我!掉岩浆的是我!刚刚被炸飞的也是我!你还想问我怎么啦?!”

马蹄声很快就靠近了,爱塔把脑袋探进了房间。“宝贝儿?怎么回事?”她一脸担心地问道。

“有个苦力怕把我炸飞了!”小霸王转向他妈妈大喊。

“那些东西跑过来的时候你真该马上登出的。”甜贝儿说道。

小霸王的镭射眼等级进化到“崩解”级别了。“我根本没那个时间,好吗?!”他吼道。

甜贝儿满不在乎地面对着小霸王的死亡凝视。“女生的反应比男生快又不是我的错!”

“什么?!”小霸王的声音更大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甜贝儿尖声呛回去。“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孩子们,孩子们!”爱塔急忙插了进来,她把脑袋挤进了两个横眉立目的小家伙中间。“也许你们俩该稍微休息休息,你们都玩了好几个钟头了,而现在外面天色还不错呢。”

两个孩子都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平静下来,扭头望着身后的窗口。外面的天空中,赛蕾丝蒂娅已经开始把太阳往下降了,但是依然很亮堂,离傍晚还早得很。

小霸王又吸了口气,让自己多冷静一点,合上了笔电。“好的,妈妈。”

甜贝儿把她的也合上了。“我也该去看看其他几个朋友的情况了,说不定她们已经没招了,正等我过去给她们出主意呢。”她说着,把那个方块机器收进了她的鞍包里。

爱塔笑了,“好的,亲爱的。要注意安全哦。”

一听这话,甜贝儿和小霸王都面无表情。

爱塔叹了口气。“尽量注意安全,别最后进医院。”

甜贝儿点点头,把包包背到背上。“我会尽量的。”她转向小霸王,有点犹豫地望着他,“嗯……下次再一起玩,小霸王?”

小霸王朝甜贝儿笑了,“当然啦!”

甜贝儿也笑了,看起来很满足,她转过身开开心心地出去了。

“一路小心,甜贝儿!”爱塔叫道。

“再见,甜贝儿!”小霸王挥着蹄子。

“拜拜!”甜贝儿回答道。

爱塔笑着目送甜贝儿离开,然后扭头充满关怀地注视着小霸王。“一切都好吗?”

小霸王跳下椅子落在地上,抬头朝着妈妈笑,“当然啦,妈。”他点了点头,“甜贝儿只是有时候比较难追而已。”

爱塔稍稍睁大了眼睛,然后又笑了。“也许你在出去之前应该先去和你爸爸聊聊。”

小霸王有点意外地看着妈妈,“你觉得爸爸能帮我吗?”

爱塔笑得更加温柔,她点了点头,“相信我,你爸爸对你正在经历的一切都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

“谢谢妈妈!我这就去和爸爸聊聊!”

小霸王蹦蹦跳跳地跑出房间,一路顺着楼梯下到一楼,马上他就看到了正坐在客厅的那只满头浓密黑发,胡子拉碴的暗棕色雄驹。父亲正坐在一张绿色的小圆桌前面,上面摆着一台银色的设备,就和小霸王和甜贝儿在玩的那台一样,不过这台设备上的标签是一块绿色的电脑芯片。房间下面不知什么地方,隐约还传来了电吉他在鸣奏的轰鸣声。

“爸?”小霸王叫道。

父亲温柔的琥珀色眼睛从计算机屏幕上抬了起来,他朝着小霸王和蔼地笑了,“嗯,小霸王?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我有点事想请教你……关于甜贝儿的……”

速芯笑了笑,“哦,你是说刚刚来访的你那个可爱的小女朋友?”

小霸王的脸一下子红了,“嗯……我们不是……我是说……我们还不是……呃……这个……”

速芯忍俊不已,“小霸王,喜欢谁是件好事。”

“好吧,可你要怎么知道他们是不是也喜欢你呢?”

速芯又笑了,他扭头朝宽敞的客厅里扫了一眼。爱塔就站在客厅外面一点的地方,朝速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速芯转回头看着他的小儿子。“嗯,要是你不问,我都怕你根本不知道呢。不过,有很多方法可以判断某只小马是否喜欢你。你和甜贝儿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对吧?”

小霸王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们每天都在一起!甜贝儿总是过来和我一起玩电玩!”

“嗯,是吗?”速芯朝走廊那一边瞥了一眼,“实际上,这听起来很耳熟嘛。”

“我还和她和她的朋友们一起出去玩!”说到这里,小霸王的兴奋稍稍有点熄火了,一想到那些日常,嘴也瘪了下来,“可是,有时候她们做的那些事情并不是特别……安全……”小霸王嘀咕着,与此同时,连电吉他的声音也停了。

速芯的微笑也快速地垮了下来,他面无表情地继续盯着走廊对面看,“听起来实在是太耳熟了。”

爱塔的耳朵不由得垂到了脑袋两边,她歉意地朝丈夫笑了笑。一时间,房间里一片安静,静得连马蹄踩在木头台阶上越来越近的声音都一清二楚。

速芯重新转向小霸王,“不过,我觉得你们决定多花些时间和对方相处是个好兆头。”

客厅里的一扇门忽然开了,吉布森笑嘻嘻地走了进来,“哟呵~各位!”

“嗨,吉布森!”小霸王开心地打着招呼。

速芯朝他大儿子笑了笑,“嘿,吉布森。我正跟小家伙好好交心呢。”

“我们在谈甜贝儿的事!”小霸王非常痛快地承认了。

吉布森有点失望地叹了口气,“哦,你是说你的那个小女朋友?”

“哦,这就是问题所在!”小霸王说道,“我还不知道她是不是我女朋友呢!”

“你应该试试看用吉他为她演奏一曲!”吉布森提议道,“就……”

速芯清清嗓子,严厉地瞪了吉布森一眼。

“我是说……女孩子们都喜欢吉他。”

“嘿!对!”小霸王兴奋起来。

速芯弓起了眉头,“我觉得这主意可不怎么样,还记得那次小霸王想给你帮忙吗?”

吉布森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耳朵耷拉了下来,他呆呆地凝望着空中,“哦……对了……结果我不得不去买一台新的功放……而且声波和震荡波足足几个礼拜都不来这里练习……”

速芯认真地点了点头,“而且光是修理破烂的地下室就花了老长时间……”

“那……不要吉他?”小霸王问道。

“不要!”速芯和吉布森异口同声。

小霸王一声“唉……”垂头丧气去了。

速芯又一次对他儿子笑了笑,“我说,小霸王,我想你只管做你自己就好,你会顺利的。”

小霸王一下子容光焕发。“真的?!”

吉布森面无表情地用蹄子拨弄着自己嘟起来的嘴唇。“巴拉巴拉巴拉……对,会顺利的。”

速芯朝大儿子弓起了眉头,“你有多少女朋友,帅小伙子?”

吉布森眯起了眼睛,朝老爸无精打采地长叹一声。“我得回去练我的吉他了……”

速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去吧。”

拖着蹄子,吉布森朝门口走去。“臭老弟的女朋友居然比我多……”他气哼哼地嘟囔着进了地下室的门,粗暴地把门在背后摔上。

一直看着吉布森离开,小霸王然后扭头看着他爸爸,“那……我只要做我自己,甜贝儿就会喜欢我了?!”小霸王的声音无比兴奋。

“嗯,做你自己并不表示一定会有谁喜欢你,但是我觉得如果是你的那几个小朋友,那你就不用担心啦。”

小霸王皱着眉头,“你确定吗?要是我告诉甜贝儿说我喜欢她,可她却不喜欢我那怎么办?!”

“那也有可能。”速芯说道,“我真希望我可以告诉你该怎么办,可是……好吧,这是你自己的专属任务,你必须做你认为正确的事。”

“我的专属任务?!”小霸王惊叫起来,“你是说……我是这个剧情的英雄?!”

速芯笑着点点头,“你当然是啦,小霸王。”然后他稍稍严肃起来。“但是,如果她只想当你的朋友而已,那也别灰心,你寻找你特别的她的时间还多得很呢。”

小霸王笑开了花,“谢谢,爸!我这就去拿玩具出去玩!”

速芯点点头,“去吧,小霸王。”

小霸王蹦蹦跳跳地跑出房间,从他妈妈身边蹿过。“妈!你看到我的火车没有?!”

爱塔抬起前蹄掩着嘴笑,“小霸王,宝贝儿?那东西在…”

“嗷!”

乒乓!

爱塔和速芯齐齐一震,耳朵都不由自主地垂了下来,他们的小儿子摔倒撞上什么东西的声音实在是太耳熟了,而他们知道接下来只有两种可能。

“找到啦!”小霸王的欢呼声。

爱塔无可奈何地摇头笑了笑,朝她丈夫走了过去。

速芯微笑着关上电脑,扭头迎接他的爱妻,爱塔直接偎依到了丈夫怀里。“你对他还真好。”

速芯笑着回应着她的温柔,“嗯,只不过是用小霸王能理解的方式来给他解释清楚而已。”他稍稍仰起了身体,好奇地看着爱塔。“你真的觉得……那个小姑娘喜欢小霸王,是吗?”

爱塔悄悄的笑声几乎耳不可闻,胸口轻轻地上下起伏着,“当然了!”她继续偎依着速芯。“他们俩可真像是多年以前整天都黏在一起的两个孩子啊……”

速芯的眼睛睁大了,他的微笑渐渐变成了担忧,就好像赛蕾丝蒂娅的太阳蒙上了一层阴云。

“这实际上让我担心得要命……”

* * *

“无序!”小蝶的叫声又严厉又响亮,简直非比寻常。“让那个野餐篮子别再四处乱跑,还有不许让它再乱舔附近的小马们!”

无序叹了口气,他正欣赏着一只柳条编成的野餐篮子,那篮子长了四条又短又粗的腿,正朝着一只黄色陆马和一只独角兽汪汪吼个不停。吓得那两只小马连滚带爬地逃走了,一路亡命奔逃的同时还扯着嗓子尖叫个不停。

伸出鹰爪捻了个响指,白光一闪,那篮子顿时不见了。

小蝶抬起头,非常不满地瞪了无序一眼。“我们就不能只是舒舒服服吃顿野餐吗。不去吓唬小马,不去捉弄小马,不要拿一大堆紫色粘液去粘小马,这很难吗?”

傲慢地转过身背对着小蝶,无序在胸前抱着胳膊。“要是你是在说果酱节那回事,我只是在尽力让镇里的小马们融入节日气氛罢了。”

“无序,你把那天搞得一团糟!”小蝶叫道,“所有小马回家之后光是把鬃毛和毛皮里的果酱洗干净就费了老劲了!”

无序转身用他的狮子爪指了指小蝶,“好吧,但是那天有谁在往面包片上抹果酱的时候费劲了吗?”

小蝶恼火地叹了口气。

“小蝶!”

无序和小蝶扭过头,正好看到苹果杰克朝他们跑了过来。

“我正好要找你呢!”苹果杰克说着,刹住蹄子在小蝶面前停了下来。

“哦,怎么了,苹果杰克?”小蝶问道,“你需要我帮你什么忙吗?”

一道闪光,无序忽然穿上了一件长长的棕色外套,系上了红色手帕,在外面又穿了件棕色的马甲。下半身套了条长长的牛仔裤,细腰上系了条棕色皮带,脑袋上还扣了顶和苹果杰克很像的牛仔帽。

无序朝苹果杰克脱帽行礼,“哎呀伙计,苹果杰克!老农场又有麻烦啦?史密斯奶奶又苹果酒喝多啦?!哎呀,我就跟你说!”无序用狮爪拍了拍膝盖,“那老太太是个疯婆子,简直比山羊和胖猪粘一块儿再扛着枪去抢劫婚礼还要疯!”

苹果杰克转身对无序怒目而视。“无序。”她冷冰冰地打了个招呼,然后转向小蝶,“老农场……呸!我是说,苹果园有麻烦了!”

“哦,天呐!”小蝶吃惊地回答道,“什么样的麻烦?”

苹果杰克叹了口气,“疯狂老鼠大暴动。”

扭头转向无序,小蝶怀疑地眯起了眼睛。“哦,真的?”

无序的牛仔装眨眼间不见了,换成了一身纯白的长袍,脑袋上还顶着个圣洁的金色光环。“哎呀,别这么看着我嘛,女士们。我才刚刚到这儿来!说真的,你们可是住在无尽之森旁边的,这种情况不是一周一次,我都觉得意外。”

苹果杰克叹了口气,“还真差不多。”

小蝶朝苹果杰克温和地一笑,“别担心,我相信稍微和老鼠们谈一谈,问题就会解决了。”

无序咧嘴直乐,“当然能解决啦?有谁曾经听说过能和老鼠开座谈会这回事吗?”

女孩子们扭头看着无序,然后又面面相觑。

“呃……不管怎么样……”苹果杰克开口道。

无序拉长了脸,在胸前抱着胳膊,“哦,拜托!你们俩难道不知道吗!钱!给钱才能解决问题!”正说着,他的白袍子就被拔地而起的一丛火焰给烧了起来,脑袋上顶着的光环也歪一边了,只剩下他那对扭曲的角。

“不管怎么样,”苹果杰克更加大声地说,“我们最好在那群小老鼠攻占凉亭之前赶快赶过去。”

小蝶点点头,“你先过去吧,”她又朝无序点点头,“我马上就过去。”

苹果杰克心知肚明地点着头,“我等着你,伙计。”然后她转过身,朝着甜蜜苹果园大步走回去。

那身白袍子现在已经烧得一点儿都不剩了,无序摘下光环,随便看了看,耸耸肩便把它往后一扔,不远处传来了窗户被打破的声音。他笑了,“所以,我们去参观农场,嗯?”他开心地揉着他的狮爪和鹰爪,“尝尝苹果家族出名的那些点心啦馅饼啦什么的,再喝点儿苹果酒?”

小蝶担心地朝无序笑了笑,“我觉得这可能不是个好主意,上次你去拜访的时候,史密斯奶奶看到你还是不太高兴。”

无序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嗯……这倒是。那个老太太还真朝我扔了不少东西,她这个岁数居然还能举得动摇椅和茶几,真是让我大感意外啊……”

“呃……无序?”

“……她照我扔过来的那张画还挺不错!真糟糕,画框在我头上撞烂了。”

“无序!”

无序稍稍晃了晃他的鹰爪,“更别提我还把那个画框变成了一条木头蛇,而且喷了大家一脸的梨子汁……苹果杰克肯定很不高兴!”

“无序!”

无序咧着嘴乐,“那个厨房的水槽现在还安在我家壁炉上面呢。”

“无序!!”

无序降了下来,和小蝶面对面,笑嘻嘻地看着她,“哦,什么,小蝶,我最最最亲爱的朋友?”

小蝶直直地凝视着无序的眼睛,表情非常认真,“我真的得去一趟,但是我希望在我离开的时候你能尽量规矩一些!”

“哦,拜,托!”无序不屑地挥了挥他的鹰爪,“你当我是个麻烦制造机啊?”

小蝶沉默不语,她的回答是稍稍歪过头,微微皱着眉头眯起了眼睛。

无序笑得有些紧张,他站直了身体,把他的两只爪子合到了胸前。

“我是认真的!”小蝶提高声音说道,“不要给我的朋友们捣乱!也不要再和可爱标记童子军们一块儿惹麻烦!”

无序皱起了眉头,“但是我可是她们的队员!”他抗议道,一条红色斗篷出现在他背上,上面还有可爱标记童子军的标志。他笑得无比纯真,无比爽朗,但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感觉有点坏坏的。“而且和她们仨在一起有好~~~多的乐子可以找呢!”

“我们可以一起去找她们,”小蝶斩钉截铁地说,“现在,我只想请你保证,在我离开的时候,你不会去给任何小马捣乱。”

无序长叹一声,身体像面条一样软了下来,以一个完美的弧形一鞠到地,斗篷也不见了。“很好,小蝶。”他忽然又直挺挺地竖了起来,身上穿了一身绿色的军装,用他的狮爪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鹰爪背在腰后。“我保证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不会去给任何小马捣乱。”

小蝶安心地长出一口气,“谢谢你能答应。”她稍微有点疲惫地朝甜蜜苹果园方向望了一眼,“我最好赶紧过去了,回头见,无序!”

无序满脸是笑,“保重哦,小蝶!”他挥着鹰爪向小蝶告别,目送小蝶快步离去。

然后无序的笑脸笑得更厉害了,更厉害了,越来越厉害了,笑得那张脸简直不像是笑脸,更像是个横在脸上的月牙。当远远离去的小蝶彻底从视线中消失之后,他就把鹰爪从背后拉了出来,和他的狮爪揉在了一起。

“哎呀……”无序的声音很阴沉,他向后仰着头,双臂高高聚到空中,疯狂地大笑起来,“呵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狂笑声一开始,无序的脑袋向后仰得幅度越来越大,他那双来自不同动物的爪子在空中抓着,仿佛猫在恶意地挠着一张沙发。他的眼珠子往左边一转,鼻子下面顿时冒出一丛弯弯曲曲的胡子,那身军装也变成了一身黑斗篷,不知怎么的,脑袋上还多了一顶黑色的大礼帽。

蜷起身子的无序用狮爪捻着他新长出来的胡子,“现在……该是找个……呵呵呵……玩伴的时候了。”

“嗖!嗖!”

一听到这声音,无序的耳朵马上竖了起来。他的小胡子,披风和帽子刷地一闪,眨眼间不见了。老怪物直直地趴倒在地,像条蛇一样滑进了旁边的灌木丛里,抬起脑袋窥探着刚刚的声音传来的方向。

“嗖!嗖!”

盯着那个戴着螺旋桨小帽的男孩子,无序的嘴咧到了耳根,“要是你知道你马上能享受什么样的乐子,小家伙……”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

无序的笑容活像超新星一样绽放,强度足以摧毁整个星系。“……你会乐到头发都白掉……”

和诣秩序  陆马 #1
回复 第二十章:夜半挖矿不可为

我也想去喝杯茶了……

和诣秩序  陆马 #2
回复 第二十章:夜半挖矿不可为

这篇文章不错,可是我的蹄机不能评论分数,抱歉

奇幻光影  麒麟 #3
回复 第二十章:夜半挖矿不可为

JB,哦,我在想什么?

回复 第二十章:夜半挖矿不可为

只有20章么,怎么感觉没讲完--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