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二十四章 两个极端

本作评价
65()
()0

余晖推开了商铺的门,听着头顶上的铃铛发出丁零当啷的声音。然而今天,当她走进去的时候,事情并没有就这么简单。虽然很小但又十分耀眼的烟花在门口的两边轰地炸了起来,让她狠狠地吓了一跳。

 

余晖让自己那狂跳不已的心平静了下来,来到了后面的柜台前,阿尔特弥斯正在那里检查着什么东西,好像是个装在瓶子里的船。他抬起头来,像往常一样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多么令人印象深刻啊,不是么?我给店里加了点烟火。我觉得它们更能让人眼花缭乱。”他狂热地握着自己的双手以示强调。

 

“不。这怎么能吸引更多的顾客呢?你只会让他们心脏病发作。”但阿尔特弥斯没有听。相反地,他将视线投向了余晖的鼻子。

 

“我亲爱的,余晖哟,你这是怎么了?”

 

“我试图用脸挡住一个足球。”余晖没精打采地说。这不是她第一次被问到这个问题了。

 

“我明白了。”阿尔特弥斯说着,尽量挤出一丝内疚的微笑,“那么你感觉怎么样?”

 

我戴着块绷带,你觉得怎么样?“我很肯定它断了。”

 

“嗯,崔克西觉得你那样更好看。”

 

余晖叹了口气:“也祝你早上好,崔克西。”

 

崔克西走到店铺前面的窗边,把“关门”的牌子换成了“营业”。“现在不是了。”

 

“现在,崔克西,来吧。你们俩今天要一块儿工作。”阿尔特弥斯告诫道,“但首先……”他回头看向余晖,眼睛里流露出自信的光芒,“我打赌我能把那鼻子给治好。”

 

余晖的瞳孔猛地缩成了针孔大小,无数种可怕的结果从她的脑海中闪过。“呃,不了。”她用一只手捂住鼻子,然后疼得就是一缩,“我宁愿你不要那么做。”

 

“来吧,余晖,这很容易就能治好。”阿尔特弥斯把手伸进袖子里,掏出一根黑色的魔术师的魔杖,“治疗鼻子就跟治疗脚趾一样,我已经治疗过太多太多了。”

 

“离我远点!!”余晖想往后退去,但他已经把手伸过了柜台。

 

“Lulamoon!”

 

“啊啊啊!!!”余晖用两只手捂着鼻子,跳上跳下,“你这疯狂的白痴!你个疯子!你——你——你治好了我的鼻子。”余晖碰了碰它,注意到痛感已经完全消失了。它现在相当地挺直,就像这周刚开始时的一样。“你是怎么做到的?”

 

“余晖,一个魔术师永远不会泄露他的秘密。想必你现在知道了吧?”他带着孩子气般的笑容把魔杖塞回了袖子里。

 

“是啊。”余晖把绷带拆了下来,丢进了垃圾桶里,“好吧……谢了。”她又能感觉到自己的鼻子了。这很显然不是幻觉:阿尔特弥斯不知怎么的又把它给治好了。余晖发现自己陷入了两种信仰的矛盾之间,就像阿尔特弥斯把她锯成两半时一样。她很清楚魔法的存在,但是在这个世界里,像他这样平凡的人能拥有魔法……

 

“乐意效劳!”他愉快地说,打断了余晖的思绪。他闭上双眼,用一只手摩挲着下巴。“这让我想起了我在旅途中受过的种种伤痛。唔,我曾经遇到过一只野兽,他就像折树枝一样折断了我的胳膊。”

 

崔克西吸了口气,被阿尔特弥斯的故事给吸引住了。余晖有种感觉,这种事怕是经常发生,便拉过一把椅子,装出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是啊,那痛苦真叫人无法忍受。可是,当然咯,他仍然不是我的魔法的对手。我把一只手背在身后都能把他给打倒——哈,几乎就是字面意思!随便一说,就在那天我和你妈妈遇见了尼日利亚的王子。给了我们客厅里的那张地毯。不错的家伙。不过有点自以为是。”

 

余晖看着这讽刺的一幕从阿尔特弥斯的头上飞过,径直地往门外飞去了。

 

阿尔特弥斯站在原地,沉湎于自己的故事之中——余晖很是怀疑这个故事的合理性——几分钟之后,他突然从沉思中反应了过来,眨了眨眼。“我在哪儿呢?哦,对了。你们俩。”他冲着余晖和崔克西捏了捏手指,“我被叫去别的地方办事了,萨琳娜现在又很忙,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俩就负责经营商店。崔克西,你来管事。”

 

余晖已经想到了上千种可能闹出乱子来的方式。

 

崔克西整张脸都亮了起来:“真的?崔克西来管事?崔克西说了算?”

 

“是的。”阿尔特弥斯用一种缓慢而怀疑的声调说道。

 

崔克西将双臂举向空中:“那么崔克西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

 

“你不能炒了余晖。”

 

崔克西的胳膊往下掉了一点:“那么崔克西就要——”

 

“或者拿她做实验。”

 

崔克西的胳膊又往下掉了一点:“那么——”

 

“或者扣她的薪水。”

 

她的胳膊彻底地软了下来。

 

“老实说,崔克西,你表现得就好像她要把商店给烧掉什么的。”

 

“崔克西不会忘记她过去都做了些什么的。”她恶狠狠地瞪了余晖一眼。

 

阿尔特弥斯揉了揉她的脑袋:“原谅和遗忘,小月儿,原谅和遗忘。倘若我们不能原谅彼此,这个世界将始终充满战争与贫穷。”

 

“没错。”余晖说道。

 

“我的观点完全正确!”他冲着她们俩满意地笑了笑,“现在,我要走了。崔克西,规矩点。余晖,听她的……合理的要求。我不在的时候尽量别把商店给毁了。”他收起了笑容,“说真的,千万别毁了。我可没给这其中的大部分东西买保险。”他拍了拍双手,于一缕烟雾之中消失了。

 

崔克西吹了口气,把头发往后捋了捋:“崔克西真不敢相信她在接下来的四个小时里都要跟你待在一起。”

 

“相信我,这对我来说也不像是野餐那么轻松。我能想到很多我宁愿现在去做的事。”余晖酸溜溜地说。

 

“是啊,崔克西很肯定你还有一大堆重罪要犯,还有小孩要打。”

 

“我从来没有打过孩子!我有自己的底线,你要知道。”

 

崔克西噗了噗舌头:“崔克西觉得这真是难以置信。”

 

“崔克西能告诉我她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吗?!”余晖激动地问道,“除了我对每个人都说过的那些混账话之外,还有别的原因吗?”

 

“如果你想不起来了,那崔克西就更有理由讨厌你了!!”崔克西吼道。

 

余晖用一只手捂住了眼睛:“崔克西,这些年来我的所作所为我都记得一清二楚。我真的想不出来我对你做过什么特殊的事,会让你这么恨我。”

 

崔克西低头看着她,双颊气得通红。“你毁了崔克西的第一次魔术表演。”她愤怒地低声说道,“那之后的几周里,崔克西一直是个笑话。”

 

余晖抬头望着天花板,使劲地回忆着。她回想起当时坐在观众席上的情景。那是在高一快结束的时候,她那时一直觉得魔法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因为她自己的魔法都已经没有了。在余晖看了崔克西惨不忍睹的表演之后,她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

 

“我什么都没做。”余晖说着,摇了摇头,“我记得那次表演,崔克西,但我没有做任何事来影响你的发挥。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

 

“别跟崔克西撒谎!!”崔克西握紧了拳头,“每个人都笑了!就你笑得最大声!崔克西要求知道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余晖平静地说。

 

“哦,是吗?好吧,我们会搞清楚的!”崔克西转过身,冲进了一个显得更具异国情调的过道。她停了下来,拿起一个小眼镜盒,取出一副古怪的有色眼镜。其中一块镜片是绿色的,上面有着红色的漩涡状图案,另一块镜片是红色的,而印着绿色的漩涡。崔克西戴上了眼镜,余晖觉得她看起来就像个古怪的圣诞节装饰。

 

“这副眼镜能让人看出过去的欺骗与谎言。就算是半真半假它也能识别得出来。”崔克西自豪地宣布道。

 

余晖不禁笑了起来。你压根就不需要眼镜来识别我有没有在说谎。

 

“那么现在,你有没有破坏崔克西高一那年的魔术表演?”

 

“没有。”

 

“你有没有叫别人来做这件事?”

 

“没有。”

 

“你有没有对崔克西下咒,这样她的魔术在公众场合就不起作用了?”

 

“没有!而且你现在越来越荒唐了!”

 

崔克西狠狠地跺了下脚:“不,我才没有!我迟早会有办法从你那里得知真相的!!”

 

余晖在她面前站了起来:“听我说,你有没有考虑过这样一种可能,不管它是不是真的——也许你根本就不擅长魔术?”

 

商店里刹那间陷入一片死寂。崔克西死死地瞪着余晖,就好像余晖刚往她脸上甩了个耳光似的。她的嘴巴反复张合了好几次,但直到整整一分钟之后,她才勉强挤了些杂乱无章的话出来。

 

“不擅长……我很擅长…崔克西的父亲可是……所以我绝对……我……”她因极度的愤怒而爆发了,“我就让你好好看看!!!”崔克西举起一只手,指尖上火星四溅。

 

余晖往后退了一步,恐惧感猛地涌上心头。她从来没有想过崔克西也有可能会被贴上“危险”的标签。然而,这双眼中除了极度的愤怒,还有对余晖所未犯下之罪的确信。在这两者的共同作用之下,对于被怒视着的人来说,很少会有好结果。

 

崔克西猛地一挥手:“Lulamoon!!!”

 

余晖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她自己正仰面躺在地上,剧烈地咳嗽着,肺灼烧得厉害,身上还不停地冒着滚滚黑烟。等她缓过气之后,她坐起身来,擦了擦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象。

 

崔克西就躺在她对面的地板上,咳得就余晖一样厉害,而商店里的大部分地方都被一层灰色的烟尘给覆盖住了。辛迪,那盆植物,正猛烈地摇晃着身子,想把身上的烟尘给弄下来。烟尘甚至掩盖了天花板和几个风扇,它们不停地转着,将黑烟吹得更远了。

 

余晖低头看了看,只见她衣服的前襟上全都是灰。她抽了抽鼻子,猛地打了个喷嚏,咳出了更多的灰尘。她挣扎着站了起来,试图把自己的脸给擦干净。为什么每当我告诉别人一个不幸的事实时,他们总想要杀了我?“嘿,崔克西,你没事吧?”她用嘶哑的嗓音问道。

 

崔克西坐了起来,那副眼镜歪斜着戴在她的脸上。“为什么这在公众场合就是起不了作用?这对爸爸来说总是行得通的!”

 

“我就当你没事了。”

 

“你!!”崔克西猛地站起身来,用一根干净的手指指着她,“这全都是你的错!!!”

 

“毫无疑问!”余晖被激怒了,“因为是我想把商店给烧了——唯一一件阿尔特弥斯告诉我们不要做的事!!”

 

“崔克西不是想把商店给烧掉,她是想把你炸死!”

 

“好吧,那现在这样可要好得多了!”

 

铃铛声叮当作响,微型烟花再次炸响了,两个女孩都将头扭向门口,一个被吓了一跳的年轻人正带着非常不安的表情打量着四周。

 

“牌…牌子上写着你们正在营……额,我晚点再来。”他迅速说道,然后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崔克西没有再花时间来责骂余晖:“而现在,你让崔克西失去了她的第一个顾客。我希望你很开心。”

 

余晖不得不死死地握住了拳头,以免自己冲动之下扑上去掐死崔克西。

 

******

 

在剩下的工作时间里,余晖把整个商店从头到尾都给打扫了一遍。由于这是“她的错”,余晖独自承担了大部分的清理工作,而崔克西认为这样“非常公平”。出乎意料的是,在阿尔特弥斯回来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打扫干净了,他没有询问她们些什么,只是夸两个女孩干得不错。尽管如此,他还是对没有顾客而感到失望。

 

在坎特拉头等图书馆的停车场里,余晖迅速地翻身下了摩托,她很清楚自己跟暮光的见面已经迟了整整三十分钟了。在工作结束后,她赶回家后急匆匆地洗了个澡,即使还闯了几次红灯,她仍是落后于计划。一想到她终于能和暮光待在一起了,她糟透了的心情总算是稍稍明媚了点。

 

这兴许只是次研学性会议,但度过了这样的一天后,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她一边想着,一边狂奔着绕过大楼,一步几阶地上了台阶,来到了前门的入口处。

 

当她看到暮光正站在门前时,她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但当她看到银甲闪闪正站在暮光身旁时,又不快地皱起了眉头。他穿着一套便服,看上去简直普通得诡异:一条长而松垮的牛仔裤,还有一件印着什么书呆子游戏标志的衬衫。

 

“你迟到了。”他简洁地说。

 

余晖花了一会儿时间才缓过气来。“我有工作。”她毫无感情地瞪了银甲一眼,“而且我不记得邀请过你来参加这个聚会。”

 

“听着,余晖。就因为我下班了——”

 

暮光轻轻推了下他的背,不自在地笑了笑:“好了,银甲,她来了就行。你可以走了。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银甲低头看着她,把嘴唇抿成了一条线:“好吧,我走了。但我六点钟就会回来接你。我不想让你再搭那辆摩托了。”他吻了吻她的额头,走下楼梯,再次警惕地看了眼余晖。

 

暮光清了清嗓子,打破了银甲离开后留下的一片寂静:“那么,工作怎么样?”

 

“糟透了。”余晖对着门打了个手势,“我们先进去怎么样?”

 

她们俩走进图书馆,存放妥善的纸张和装订完好的知识的气味使她们的鼻子发痒。迎接她们的是一排排的文学作品,从一楼一直延伸到二楼。

 

图书管理员从她面前的那本书里抬起头来,看向暮光:“这回你不打算再待到半夜了,是吧?”

 

“不。”暮光恼怒地说。

 

她们开始在书架上寻找起跟电子学、电磁脉冲和普通工程学有关的书籍来。两个女孩都决定先解决她们科学项目的研究部分,想在开始做干扰器前先把她们的附带论文给写完。

 

余晖和暮光都抱着一大摞书,找了个靠后面的窗户的桌子,把她们数以堆计的研究课题一股脑地扔在了桌子上。

 

余晖从那堆书的顶上取下一本来,毫不走心地翻着。这一整天下来,她真是累得够呛,研究是她最不想做的事。相反地,她试图引起一段对话,希望暮光对“在图书馆要保持安静”要求不严。

 

“那么,你这周过得怎么样?你知道,我是说课余生活。”

 

暮光从她的书里抬起头来,微笑道:“还不错。我已经开始练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了。”

 

“真的?”余晖有些意外地扬起了眉毛,“有时间你可得拉给我听听。”

 

“乐意如此。”暮光凑得近了些,十分好奇地打量着余晖的鼻子,“慢着……”

 

“怎么了?”

 

“你的鼻子。它好了。就在昨天它还是断的呢,不是吗?”

 

余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哦,是啊。阿尔特弥斯治好了它。”

 

“阿尔特弥斯?他是你的老板,对吧?”

 

“不错。自称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师。”余晖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他就是疯了。然后,他的女儿想把我给炸死。”

 

“她想干啥?!”暮光叫道。她立刻用一只手捂住了嘴,朝图书管理员的办公桌看去,一双鹰一般锐利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她的方向。暮光把声音压得极低,问道:“你说她想把你给炸死是什么意思?”

 

“她试图施些魔法,但事与愿违。她所做的一切就是到处喷烟。顺带一提,这就是我迟到的原因。”

 

“好吧,我很高兴你没事。不过……”暮光把脑袋歪向一旁,很显然正在使劲地思索着,尽管有些困难。“你不是说这个世界上不存在魔法吗?”

 

“我说这个世界的魔法波动非常弱,并没有肯定它就不存在。”余晖捋了捋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尽管如此,我并不认为这里就有人能驾驭魔法。我几乎感觉不到任何跟魔法有关的东西。当然了,也许只是因为大多数的人类身体都不习惯去感知或是引导魔法。然而,我还是很难相信像他这样的人能做到这点。但他的确治好了我的鼻子,所以我对此无话可说咯。”

 

余晖结束了她的长篇大论,看到暮光正紧紧地皱着眉头,而她的大脑此时正在进行着激烈的自我斗争。既愿意相信余晖的说辞,又不愿放弃她的科学观念。

 

如果我就这么让她思考下去而不去打扰她,她的大脑会燃起来吗?我倒是挺想见识一下!余晖看见暮光还在跟自己的内心作着斗争,几秒钟后,她开口道:“好吧,这就够了,闪儿。世界上有点魔法存在并不意味着自然法则就突然失效了,或者有个吸血鬼在你床下等着什么的。”

 

暮光坐直身子,把头发往后捋了捋,想让自己看起来完全恢复了镇定的模样。“嗯,当然不是。根本就没有吸血鬼这种生物。”她迟疑地瞥了余晖一眼。

 

余晖抓住了这个机会:“你确定么?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个吸血鬼——暗地里等待着一个我可以吸她的血的纯洁少女以恢复我的全部力量?”

 

“拜托,你有很多机会来吸我的血。”

 

“谁说我在说你?天哪,总有人以自我为中心。”余晖向后靠在椅子上,带着顽劣的满足感看着暮光的脸涨得通红。过了一会儿,两个女孩都拼命地忍着笑,以免图书管理员扑过来把她们俩给轰出去。这是场艰苦的战斗,但她们的欢笑最终还是平复了下来,她们又开始读起了书。

 

余晖读进去的很少,记的笔记就更少了,她的思想总是被它所认为的比这更有趣的事物所分心,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一切。从一开始思索阿尔特弥斯是怎么知道魔法的,到分析崔克西为什么要把她魔术表演的失败归咎于余晖,再到思考今晚的晚饭该吃点什么。一份沙拉听起来不错。她已经吃腻馄饨了。

 

她抬起头来想看看暮光已经搞了多少了,期盼着能看到大量的笔记和一小沓已经看完的书。然而,当她抬起头来时,暮光却飞快地低下了脑袋,继续看书。在她身旁的是一小页笔记,字数就跟余晖所写的不相上下。

 

看来我们俩今天都很难集中注意力。余晖试着让自己集中注意力,希望如果她们能尽快记下足够多的笔记,她们就能做些有趣的事情。她正记着一个有关电流的要点,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踢了下她的脚。她顿了顿,然后就没去想它了。就在她又读了几段后,同样的事情再一次发生了。余晖抬头看向暮光,她仍然在读着她的书,尽管她的笔记没有任何进展。

 

莫非她是在……不,那太蠢了。她继续记她的笔记,但一分钟不到,她的脚就又被踢了一下。余晖火了,踢了回去。暮光又踢了她一下,余晖把腿收了回来,冲着暮光的小腿狠狠来了一脚。

 

“哎呦!!”暮光撅起嘴,免得自己因为疼痛而哭出声来。她弯下腰趴在桌上,揉着她那条受伤的腿。

 

“诶呦,对不起。”余晖诚恳地说道。她本来没想把她伤得那么狠的。

 

“没关系。”暮光咕哝着说,“我—我不知道那是你的脚。”

 

“唔。”余晖又看向了自己面前的书。她说她不知道那是我的脚,但她还是像在期待着什么似的踢了三次。她该不会是在……跟我调情吧?不,那太蠢了。她歪着头看向暮光,那女孩还在揉着自己的腿,显得很慌乱。只有情侣之间才会互相调情。她还记得阿坤想跟她这么做的时候。她立刻就用靴子狠狠地踩了他的脚趾。

 

是啊,不错。只有情侣之间才会这么做。所以,如果暮光是在跟我调情,那也就意味着……

 

余晖的脸刹那间变得苍白,她死死地瞪着双眼,使得它们几乎都要从她的脸上掉下去了。她把书竖起来遮住了自己的脸。余晖烁烁,这是你这辈子以来最愚蠢的想法!!暮光……我?哈!简直太愚蠢了,可笑!继续,笑!然而,她感觉就像喉咙里塞了管胶水似的发不出声。拜托,暮光不可能会……我。我,在这世上所有的人当中?没有一个正常脑子的人会喜……我!除非地狱都被冻上,否则这种事没可能发生!

 

但所有的那些脸红和紧张的傻笑呢?还有万圣节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呢?

 

给我听着,她就是个不善交际的书呆子!她当然会脸红和傻笑了!而万圣节那天只是……一个朋友帮助另一个朋友而已。这就是我们俩之间全部的关系:朋友而已!暮光绝不可能对我抱有异样的感情,这想法太蠢了,简直蠢透了。

 

但她拿我当幌子来对付阿坤又该怎么说?或者是……

 

呃啊!你想得太多了!我会证明给你看的——暮光对我只有对于朋友的喜欢,就跟其他女孩一样。余晖继续躲在她的书后面,想找个法子不那么直接地询问暮光。

 

“所以嘛,闪儿。”余晖从她的书上边探出头来。暮光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她。“我只是想问问……就假设我没空跟你一起搞这个项目吧。这样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哦,我没想过。”暮光看向别处,揉着自己的脖子后边,“也许……我会找个别的人一块儿?”

 

“不错哟,就是想问问而已。谢了。”哈!看到了吧!她之所以选择我只是因为我出众的才华。没有别的了!她真搞不懂自己的心为什么跳得那么快。

 

也许你该再问个别的问题来确认一下。

 

不!说真的,你真的想得太多了。暮光不会……你的,就算她真的如此,我也会把她的心踩得粉碎。我不会喜欢女孩的——我几乎也不喜欢那些男的!!

 

余晖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她那乱七八糟的思绪总是停了下来。这是愚蠢的、不可能的、绝对不会发生的事。有人会喜欢她?在她做了那种事之后,绝无可能了。当然,那时候暮光并不在那里……

 

“瞧啊,如果这位不是坎高的前女王陛下的话,那还会是谁呢?”一个声音哼哼着说道。

 

余晖放下书,看见两个身材瘦长的男孩正朝着她们的桌子走来。其中一个有着一头乱蓬蓬的黑发,身上长着许多丘疹,还有些轻微的被咬伤的痕迹。另一个看上去则干净得多,有着一张白净的脸,还有一头棕色的直发,然而,他的眼镜是用厚厚的胶带缠在一起的,手里还拿着一个装满了钢笔的笔袋。

 

“哦,真棒哪,如果这位不是德克斯特——”她看向那个有着一头乱发的男孩,“——还有他的老伙计,奎克威特的话。你们俩大老远地来这里就是为了给我送午饭钱的么?我也不想这么说,但我已经不再从渣渣那里拿钱了,所以你为什么不去买副新眼镜呢?”

 

奎克伸手指着自己的破眼镜:“它之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你把它给掰成了两段!”

 

余晖轻声笑道:“哦,可不是嘛。这东西以前的确不错。”她看到暮光向她投来的不赞成的目光,漠然地耸了耸肩。“他刚跟我动嘴诶,我总得做些什么吧。”

 

暮光恼火地摇了摇头,然后对着那两个男孩开口了。“有什么我们能帮到你们的吗?”她礼貌地问道。

 

“我们听说余晖要参加今年的科学博览会。”德克斯特说。

 

“是啊,那又如何?”余晖厚着脸皮道。

 

奎克瞪大眼睛看着余晖,他的眼镜使他的眼睛看起来更大了:“所以这是真的咯?你要参加科学博览会?”

 

“不错。我跟暮光。再问一遍,那又如何?”

 

德克斯特吃吃地笑了起来:“好吧,我们只是想告诉你们,祝你们能拿到第二名。”

 

“是啊,德克斯特和我在过去两年里都是博览会的冠军。”奎克得意地说。

 

余晖皱起了眉头:“抢先一步的幸灾乐祸?所以这就是你们来这的原因么?来笑话我?你们显然已经忘了自己是在跟谁打交道。”

 

“切。”德克斯特嘘了一声,余晖不得不擦掉溅到她脸上的口水,“你就是学校里的一个笑话。现在没人怕你了。”

 

余晖猛地倾身向前,看着两个男孩带着恐惧的表情往后缩了回去。她向后靠在了椅子上:“是啊,没人怕我了,嗯哼?听好了,你们这两傻冒能赢得科学博览会唯一原因就是我没有参加。”

 

“噗。”——余晖一边冲着德克斯特咆哮着,一边擦着脸上更多的口水——“你真的以为你们能打败我们?”

 

“不错。而事实上呢,我们打算把你们给彻底打垮在地动弹不得。是不,暮暮?”

 

“嗯,这应该是场友谊赛的……”

 

“拜托,”奎克插嘴道,“两个女孩是不可能打败我们俩的。”

 

暮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奎克把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我承认,女孩子们是很聪明。你们可能写的一手好论文。但当涉及到实际的构思和运用时,科学事实证明男的更加优秀。大多数历史上最伟大的那些科学技术都是由男人创造的。”

 

暮光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一种嫌恶的表情从她的脸上一掠而过:“这可真是我听过的最沙文主义,最荒缪,最高傲自大的误解了!”

 

“我也有个科学事实要告诉你们俩。”余晖激动地说,“你们能做到的任何事情,女孩都能做得更好。”

 

“那就走着瞧吧。”德克斯特说,“我们的项目将横扫一切。我们可已经研究了好几个月了。”

 

“哦,是啊,说话算话么?当然,除非你想让我先给你一拳。”

 

德克斯特往后退了一步:“你是想打赌吗?”

 

余晖点头道:“是啊,不错。”

 

德克斯特和奎克对视了一眼,都咧嘴笑了起来。“好吧,说出你的赌注。”奎克说道。

 

“让我想想…如果我们赢了……”余晖用一根手指轻敲着下巴,“唔,我可不想要你们两个傻瓜来帮我写作业。”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她能让他们俩做的最丢脸的事情是什么呢?“这么着如何:你们必须承认女孩比男孩要优秀——”

 

“可以。”

 

“我还没说完。”余晖举起一只手,“你们得承认这一点,但并非只在我们俩面前,而是对整个学校。更具体来说,无论何时暮光和我在走廊里从你们俩身旁经过,你们都得跪下来赞美我们。”看到他们脸上震惊的神情,她不禁恶毒地咧嘴一笑。

 

暮光俯身靠在了桌上。“余晖,你这样太狂妄了。”她嘶嘶地说。

 

“我知道,是不是很棒?”再说了,压根就是他们自找的。这次我完全有理由这么做!

 

“我不知道,余晖,这似乎有点过分了。”

 

余晖死死地凝视着她:“暮光,我度过了漫长的一天。如果这两个蠢蛋以为他们可以随意侮辱我们的智商而不用承担任何后果,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当然,除非你想让他们俩继续觉得女孩就赢不了科学博览会?”

 

余晖可以看出暮光又陷入了自我斗争之中,她善良的天性与她的好胜心打了起来。很明显,她的好胜心取得了胜利,因为她点了点头,开口道:“你说得对,就这么办吧。”

 

“很好。”奎克表示同意,“那么,如果我们赢了呢?”

 

“猪会上天。”暮光低声说道。

 

“如果你们赢了,我就给你们俩一人一个吻。”余晖把她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个点子给说了出来。

 

德克斯特和奎克兴奋地看着她:“真的?”

 

“真的?”暮光盯着她,整个人都惊恐地僵住了。

 

“不错。”余晖给了他们一个狂野的笑容,“是啊,如果你们俩奇迹般地获胜了,我就给你们一个最大,最湿的,也是你们俩这辈子能得到的唯一一个吻。暮光也一样。”

 

“啥?!”暮光看起来就要反悔了。

 

“成交!”两个男孩异口同声地说。

 

就在这时,图书管理员恶狠狠地跺着脚走了过来,面色铁青。“你们四个就不能安静点吗?!”她嘶嘶地说道。

 

他们不好意思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跟她道歉,直到她终于离开了。

 

“那么,祝你们的项目好运咯。”德克斯特轻声说道,“你们会需要它的。”他和奎克朝着图书馆的深处走去,一边尽可能地轻声笑着。

 

暮光立刻将头扭向余晖,瞪着双眼:“我们会赢的,对吧?因为我绝不会把我的初吻浪费在他们俩身上!”

 

“是的,我们会赢的,所以放轻松点。”余晖平静地答道。暮光的后半段话在她的耳边回荡。“……你还没有过初吻吗?”

 

暮光清了清嗓子:“嗯,没有,我…呃……只是还没找到过……我们该开始工作了!”

 

“是啊。”余晖试图把这个想法从自己的脑海里赶出去,“安排好你的计划表,闪儿。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她们俩开始重新记起了笔记,两人的四周萦绕着一种全新的坚定的气氛。她们的铅笔在白纸上跃动着,充满了对于胜利的激情。

 

然而,在余晖记着笔记和翻阅书籍的同时,尽管她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她还是没法把那些烦人的想法从她的脑海里赶走。她能将其驱散一小会儿,但只要她随意地抬眼一瞥,它就又会回到她脑海的正中心。这些证据……令她震惊。但种种迹象都指向了一种可能……

 

暮光……喜欢上我了?真是荒缪。

thumb_up65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Singularity Lv.2 独角兽
评论 第二十四章 两个极端

I暮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抱歉,你刚才说什么?!”I

护妻狂魔暮光闪闪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