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Ci
SCiLv.2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漫漫友谊长路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44198/long-road-to-friendship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第二十三章 自由之后

chrome_reader_mode 10,673 event 2 月 6 日 thumb_up 81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665 forum 1

“云宝黛西拿到球了!她正带球过场!守门员准备好防卫了!”

 

“守门员”只是站在原地,板着张脸。

 

“她射门了!她进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余晖把足球给捞了起来,扔回给云宝:“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没门,我们才来了二十分钟。”云宝用腿的一侧接住了球,用膝盖颠了几下,然后一脚把球踢向空中。

 

夕阳西沉,学校看台的影子被拉得极长,将整个足球场都笼罩在了阴影之中。余晖和云宝正站在球网已经搭好了的球门柱一端的底部。

 

余晖和云宝是在放学后来的足球场,云宝一直在大谈特谈着她最喜欢的足球运动员,而余晖则吃力地拖着球门。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她看着云宝在场上热了会儿身,然后这位想成为足球巨星的女孩就开始了运球和射门。

 

余晖已经厌倦了,她盘腿坐了下来,开始拔起草坪上的草来。“云宝,你为什么要把我拖来做这事?你难道不知道‘我讨厌足球’吗?”

 

云宝翻了个白眼,把球从两膝间转到了头顶上。“拜托,没人讨厌足球。这是种王的运动!田径也一样。再说了,你大部分时间里要么就是在留堂,要么就是待在你称之为家的那个肮脏的旧工厂里。你最后一次锻炼是什么时候?”

 

“昨天晚上,我和苹果杰克去徒步的时候。在那之前,就是我在公园里把你屁股揍开花的时候。”余晖把手里的草片抛向空中,看着它们随风飘去,然后抬头看了看云宝愤怒的表情。

 

“好吧,首先,咱们从来没有真正地结束过那场打斗。其次,根本就是我赢了。”

 

“真的么?”余晖站起身来,带着许些优越感咧嘴一笑,“是谁一直不停地被打倒在地呢?”

 

云宝从空中一把夺过球,打在余晖的脸上:“接着往下说啊,我好再给你一个流血的鼻子。”

 

“来啊,谅你也不敢。下回我再把你揍得动弹不得,我看你还怎么狂。”两人鼻子对着鼻子,额头贴着额头地站着。余晖邪恶地咧嘴笑着,云宝则激动地皱着眉头。

 

这情景并没持续多久。云宝的下唇颤抖着,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余晖也忍不住微微笑了笑,与云宝分开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她们俩的笑声在看台间回荡着,整个运动场里都充满了欢声笑语。

 

云宝又开始展示她那华丽的足球脚法来:“但说真的,一点运动又不会要了你的命。来吧,就一场。我给你放水总行了吧。”

 

余晖又坐回了地上:“黛西,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玩这个愚蠢的游戏。”

 

“很简单,我来教你。第一条规则是你不能用手。”

 

“信不信由你,这条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余晖又站了起来,“好吧,或许可以来一场。”我要是不跟她一块儿活动活动,她大概是不会让我走的。

 

“赞啦!”云宝把球扔到地上,“好吧,让我们从最基础的开始。拿着,绕着场运球。”她把球踢给余晖,余晖用脚后跟接下了这一球。

 

“好吧,小菜一碟。”余晖用靴子尖踢了球一脚,让球向前滚了一小段距离,然后跟在后面追了上去。她又踢了一脚,确保不像某位公主那样被自己的脚给绊倒。对余晖来说幸运的是,她用这双腿已经有了两年时间了,她认为自己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专家。

 

至少在她微微跨了一步,却一脚踩在了球上而没能踢到它之前,她都是这么想的。球猛地一滚,瞬间就扰乱了她的平衡感,在余晖反应过来后,她发现自己正趴在地上,嘴里还有草。就它的价值而言,味道还不算太坏。

 

她听到有脚步声在接近,就着听见云宝开玩笑般地笑着说:“哇噢,那几乎和小马暮光一样糟糕。”

 

余晖抬手指着她。“新规矩,”她说着,脸仍被埋在草里,“永远别拿我跟她比。”

 

云宝单膝跪地,扶着余晖站了起来:“放松点嘛,我只是开个玩笑啦。鉴于你是第一次,这还不算太坏。试着用你的脚掌内侧代替脚尖来踢。这样就简单多了。”

 

余晖采纳了她的建议,继续带着球在场上来回跑动着。就跟云宝说的一样,这样控球的确要简单得多。她摔个嘴啃泥的次数比她本可以有的要少上不少。

 

她们继续练习着运球和协调感,直到球场周边的灯都亮了起来,将球场沐浴在它们的光芒之中。然后云宝就领着余晖来到了球门边上练习射门。

 

“关键不在于你射门时的力度,而在于你能把球射得有多准。我见过很多漂亮的射门直接从球门上方飞了过去,让球队失去了本该得到的那一分。”云宝站在球门边,余晖站在离她十五码开外的地方拿着球。“集中注意力,你就能中。”云宝鼓励道。

 

余晖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一步,眯起双眼,估摸了下球门的大小,咬起了舌头。这只需要基础的三角函数和一点物理知识。只要找到合适的角度,施加合适的力,然后……

 

她猛地向前冲去,抬起腿来冲着球就是一脚,看着球向着球门的方向飞了过去……然后直接越过了球门。

 

“不错。”云宝温和地笑着说,“就像这样。”她跑去捡球了,余晖还在思索着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施力过多?或者也许是我判断错了距离。不,一定是我在球上的作用点不对。”球弹到了她的腿上,把余晖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出来。

 

“再试一次。”云宝用命令的口气说,“这次瞄准了再踢。”

 

“我瞄准了!”余晖不耐烦地叫道。她把球对准球门,重新调整了她的思维方式,然后又后退了一步。慢着,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她稍稍调整了一下姿势,向前跑去,用她的脚的较平的一边给了那球一脚。

 

足球又一次飞向球门,这回它打中了目标,落在了网里。

 

“哈!我做到了!”余晖欢呼道。她停了下来,用手捂着嘴咳嗽了两声,“自然。这只是我天赋的再度显现。”

 

“啊—哈。”云宝开玩笑般地怀疑道,“让我们看看你能不能再做一次。”

 

余晖继续练习着她的射门,云宝每隔几分钟就会调整她的位置,看看她的适应能力如何。余晖,她是个适应能力超强的天才,每次都能把球给踢进去。当然,有那么几次几乎都是勉强进的球,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达到了目标。

 

云宝拍了拍手,脸上的表情介于兴奋和赞叹之间:“对于新手来说,挺不错的了。现在,让我们看看当有个守门员挡你路时你会怎么做。”她走到球门前,把球滚回给了余晖,“祝你好运——你会需要它的。”云宝扭了扭脖子,将双拳紧握在一起。

 

“噗,要是你踢球踢得跟你玩战舰一样,那我已经赢了。”余晖把球摆好,说道。云宝苗条的身材并没有在球门中占据较大的空间——找到个合适的位置射门相当容易。余晖在心里计算着,然后一脚将球踢了出去。

 

云宝比猎豹还快。她迅速滑到一旁,将膝盖顶出,球猛地打在了她的膝盖上,接着被弹到了空中。她在球掉下来的时候把它给一把接住了,得意地笑着:“你刚刚说啥?”

 

“我说我要踢你屁股。把球给我,我刚才只是在热身。”球落到了余晖脚边,她再次瞄准了方位。也许我能踢个曲线球绕过她。她适当地调整了几下,又试了一次。就跟第一次一样,云宝以闪电般的速度挡住了这一球。

 

余晖要求再来一次,这次她试图做个假动作来迷惑云宝。这方法壮烈地失败了,云宝用一只手就接住了这球。余晖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着,最终放弃了思考,只是凭着身体本能在踢着。然而对云宝来说,这些甚至都没有让她出汗。

 

云宝挡下了余晖的最后一次尝试,把球夹在胳膊下,走向气喘吁吁的余晖。“想知道你的问题出在哪儿吗?”她问,脸上还带着笑容。

 

“是的……还请指教。”余晖说着,还在试图找到自己的呼吸节奏。

 

“这是因为,你在用这个踢球——”云宝戳了戳她的额头,“——而不是用这个。”她戳了戳余晖的心。

 

余晖打掉了她的手:“别碰我的胸。”

 

云宝笑了起来:“对不起啦,我的意思是,你没有在用心踢球。你只是把这当成了什么愚蠢的数学问题。当你真正全神倾注的那一刻,你没时间去想那么多的。你只需要相信自己的直觉,然后放手去做就是了。”

 

余晖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她知道云宝是对的——她一直在用分析的眼光来看待这一运动。说到体育,云宝在她之上的一个班里,尽管她拒绝承认这一点。

 

“现在,你想换个位置么?我赌你连我一球都挡不住。”云宝得意地笑道。

 

在她们各自的技术好坏已经在上一回合展现完毕了之后,余晖本该说不的。但是看着云宝得意洋洋的笑脸,让她的脸顿时因充血涨得通红:“谁怕谁啊!”

 

余晖站在球网前,仔细地观察着云宝的动作。哪怕是最轻微的晃动和抽搐的动作,也能给出她要往哪个方向踢的暗示。云宝做了个简单的动作,往前跨了一步,直接一脚踢在球上,接着那球就像从大炮里被发射出来似的飞了过来。余晖还没来得及躲开,球就从她的头上掠了过去。

 

“一个咯,渣渣。”云宝说着,尤其强调了“渣渣”。

 

余晖把球扔了回去,再次做好了准备,发誓她再也不会让球吓到她了。云宝又踢来一球,余晖迅速伸手去挡,但球从她的身旁飞过,打在了网里。

 

“两个!”

 

“闭嘴!”

 

余晖又试了一次,这次她的指尖总算是擦到了球。第四次她倒是压根就没碰到,云宝使了个假动作,把球踢向了与她扑过去的方向完全相反的一边。

 

“还想继续吗?”云宝问。

 

“是的,再来一次。”余晖强烈要求道。

 

两人坚定的目光在灯光下相遇。余晖倾身向前,将脚步迈得更宽了,时刻准备着往两边扑去。云宝缓缓地往球后退了一步,始终没有中断与余晖的眼神接触。

 

一阵微风拂过草坪,云宝向前冲了过来。余晖勉强才跟上了她的节奏,但她注意到云宝在踢之前有个微妙的抽搐动作。余晖没有多想,她只是猛地动作了起来,扑过去想挡下这球。

 

她真希望她在扑过去之前有在动作上好好花点心思。就在她往边上扑过去的时候,脚滑了一下,她最后所看到的东西是一个黑白相间的世界。

 

******

 

“好吧……往好的一面来看…至少你挡住了一个球。”云宝紧张地笑道。

 

“黛西,”余晖说着,用另一根棉签擦了擦鼻子上的血,“要不是你们有三个人,我就杀了你。”

 

******

 

余晖站在打烊后的糖块屋的厨房里,微微有点歪的鼻子上绑着块新绷带。她试图用自己的脸来挡一个足球的行为让她的朋友们足足笑了大半天。萍琪站在她的左边,看起来就跟往常一样兴奋,店铺的主人——蛋糕先生和蛋糕夫人,站在她们俩的对面,看起来很是紧张。

 

“那么,萍琪,”蛋糕先生缓缓地说,“不是我们不相信你,只是……”他飞快地瞄了一眼余晖,“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吗?”

 

“别担心,老板!余晖只是来这儿帮我烤点好吃的。我会一直盯着她的。再说了,她现在可是个大好人啦,对吧,小晖?”

 

“或多或少。”

 

“瞧?”萍琪用一只胳膊搂着她,余晖勉强克制住了叫她把手撒开的冲动。

 

蛋糕先生和蛋糕夫人怀疑地对视了一眼,接着又将视线投向了萍琪。“好吧……如果你这么肯定的话。”蛋糕夫人说。“只是在你们完事以后,一定要把所有的东西都锁好。”

 

“好的—好滴—好哒!麻烦告诉那对双胞胎,他们的阿姨向他们问好!”萍琪挥着手与他们告别,厨房里现在只剩下了两个学生。

 

“很好,那么现在,小晖!”萍琪转过身来,不知何时戴上了一顶厨师帽,“让咱们开始烘培吧!”

 

“哦我的天哪,萍琪,我真是太兴奋了!”余晖抬起一只脚后跟,用高亢的声音叫道。

 

“哦我的天哪,我也是!我们会玩得超开心的!”

 

“是啊,绝对是这样!我爱烘培!”

 

“我也是!!”

 

“而且明天我们就要去找彩虹和妖精!”

 

萍琪看上去好像就要爆炸了:“那可真是太棒啦!!!我们上吧!!!”

 

余晖将脚放回地面上,阴沉地看了萍琪一眼:“当然。在那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就可以好好研究研究你的讽刺探测器到底有没有在工作了。”

 

萍琪从她那极度兴奋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怀疑地看了余晖一眼:“所以……我们不去找妖精了?”

 

余晖以手掩面:“不。”

 

“讨厌。”萍琪打了个响指,“我还以为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一块儿捉妖精的伙伴呢。我是说,你知道只靠自己一个人来抓那些家伙有多难吗?”

 

显然,萍琪的问题问得是如此的直白,就连诅咒也无法让余晖给出回答。她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然后摇了摇头。“让我们赶紧把这事搞定吧。”余晖恼火地说。

 

“心急可做不出完美的纸杯蛋糕,余晖。再说了,你为啥这么快就想回家了呢?”

 

“为了离你远点。”余晖猛地用一只手捂住了嘴。

 

萍琪皱起了眉头:“你为什么想这么做?”

 

“因为我觉得你很吵,很讨厌,而且非常烦人。”余晖脱口而出。啊,靠。她可以看出萍琪极度亢奋的精神开始逐渐枯萎。

 

“哦。”萍琪用老鼠般细小的声音说道,听起来几乎就跟小蝶一模一样。她避开余晖,开始从橱柜里拿材料出来。

 

与此同时,余晖正责备着自己和那个愚蠢的诅咒。这就是为什么人们要说谎!谐律精华!她朝着萍琪走了一步:“嘿……”

 

“没关系的。”萍琪静静地说道,“我知道有时候我不是个容易相处的人。我只是以为……我不知道我还让你这么烦恼。我觉得……既然我们都是朋友了……”

 

哦不,我们又要开始了。我讨厌这么做。余晖轻抚着那虽然微小,却又在不断壮大着的同理心。“听着,萍,你不能把我刚才说的话放在心上。是的,我们是朋友——而且相信我,这绝对是实话,否则我是不会这么说的——但记着,我……还是很肤浅,喜怒无常,而且让人讨厌。”

 

萍琪转过身,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但是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将它记在心里,因为我们是朋友。我最不愿意做的事就是惹恼我的朋友。”

 

余晖叹了口气,闭上双眼:“萍琪,你要明白:你们每个人都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有些烦。是啊,我觉得你是个活跃过头的讨厌鬼,但我同样觉得云宝是个没脑子的运动员,苹果杰克是个乡巴佬,瑞瑞太过浮夸,小蝶还是个受气包,暮光是个唠叨的书呆子。但是——如果你对任何人重复这话,我发誓我会把你给活剥了——我喜欢你们所有人,而且我真的,真的很高兴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余晖微微打了个寒颤。不管她是不是个好人,她永远都不会习惯像这样把自己真实的感情给流露出来。

 

萍琪给了她一个灿烂的微笑,她往常的快乐又回来了:“所以,你觉得我很烦人,但是是以一种好的方式吗?”

 

“不,你就是太烦人了。”余晖直截了当地说。

 

萍琪又皱起了眉。

 

“可是,”余晖很快补充道,“这不意味着我不喜欢你或者别的什么,或者你需要改变自己什么的。我只是需要时间适应。”

 

萍琪微笑着,蹦哒着上前来一把抱住了余晖:“别担心,余晖,我保证,我会帮你适应美妙的友谊世界的!如果你需要点什么,说出来就是啦!”

 

“别再抱我了。”

 

“可抱抱什么的最棒了。”萍琪撅嘴道。

 

“萍琪。”余晖用警告的口吻说道。

 

“好吧,对不起,有点儿烦人啦。”萍琪松开了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然后用一种会意的目光打量着余晖,“但你得知道,你也不总是‘让人讨厌’哟。事实上,就在一分钟之前,你还挺不错的呢。”

 

余晖翻了个白眼:“你妄想症挺严重的。”

 

萍琪咯咯地笑了起来:“知道吗,我想我开始明白为什么暮光会喜欢你了。”

 

余晖抱起双臂:“我以前就说过:暮光那家伙的眼光相当糟糕。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想跟我做朋友。”

 

萍琪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很快又啪的一声闭上了嘴,将注意力移回了橱柜上的碗上。

 

“什么?”余晖问道。

 

“哦,没什么。来吧,咱们去烘培吧!”

 

******

 

夜幕渐渐地降临了,余晖看着萍琪做好了第一批杯糕,把它们放进了烤箱里,然后她就不得不照着萍琪的指导开始自己动手做了。萍琪的确是个很不错的老师:总是鼓励她,在某种程度上也很有趣,还对从来就算不上是个好厨师的余晖十分耐心——她吃的饭要么就是可以直接用微波炉热的,要么就是直接由生的水果和蔬菜组成的。

 

尽管如此,她那略显粗糙的杯糕糊糊还是被送进了烤箱,而萍琪那看相完美的杯糕正摆在一旁的橱柜上放凉。她们一边等待着,一边着手做着糖霜——在萍琪抹了点糖霜到余晖的脸上之后,这个活动很快就变成了一团糟。

 

她用一根手指把它给擦掉了,直直地盯着萍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还没有朝我扔糖霜。”

 

萍琪微笑着,尽可能地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但余晖已经把勺子伸进了自己的搅拌碗里,舀了一勺红色的糖霜朝着萍琪扔了过去,那糖霜在她粉色的卷发中不见了踪影。

 

“嘿,我得花上一辈子来找那东西!”战争从此打响了。厨房里糖霜乱飞,两个女孩都猫着腰躲在橱柜门的后面,试图往对方的身上扔更多的糖霜。战争结束后,余晖浑身上下都是蓝色和粉色,而萍琪全身都被红色和蓝色给覆盖住了。在杯糕放凉了之后,女孩们又做了一批新的糖霜,小心地避免着把糖霜洒到彼此身上。

 

接着她们就开始装饰她们的糕点了:萍琪装饰的看起来很专业,而且让人富有食欲;余晖装饰的看起来就像一个一年级的小孩用手在顶上拍了一层糖霜。尽管没有在审美方面得分,但余晖不得不承认,对于她的第一次尝试来说,味道并不算差。

 

女孩们坐在商店前端的一张桌子旁,厨房里很干净,厨具和材料都摆放好了。虽然她们已经把脸给洗干净了,但她们的衣服仍然是一片狼藉。她们俩的中间摆着一盘纸杯蛋糕。

 

“那么,”萍琪说道,又狼吞虎咽地吃下一个杯糕,“今年的冬季舞会又归我负责了。”

 

“意料之中。”余晖说着,咬了一口手里的甜点,“你可是学校的活动委员会主席。”

 

“的确如此。但是,我想问问你对今年的主题有什么意见么?”

 

余晖看起来有些惊讶:“额,没有。你为什么想问我的意见?”

 

“小傻瓜,我从学校里的每个人那儿收集意见。”

 

余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我可能根本就不会去。”

 

萍琪大声地喘了口气:“为啥不去?!这将会是继秋季舞会以来最盛大的舞会诶!!”

 

“因为我没理由去。我拒绝竞选公主,主要是因为没一个头脑正常的人会投我的票。而且我又没有人能一块儿去舞会的。你也知道那些愚蠢的舞蹈是怎样的。每个人都得带个人来。”

 

“啊啊啊,余晖。”萍琪伸过手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来嘛,我敢打赌,这所学校里会有人想邀请你一块儿去的。”她狡黠地咧嘴一笑。

 

余晖冷笑了一声。“这所学校里没人会蠢到邀请我去舞会。”她突然想起了阿坤,咕哝道,“唔,几乎没人。”

 

萍琪撅起嘴,扮了个鬼脸,说:“好吧,你可以跟我们一起去啦!我保证,这绝对会超级有趣的!”

 

余晖又咬了一小口杯糕:“我会考虑的。”

 

******

 

星期五到了,当余晖和小蝶走在去动物收容所的路上时,余晖发现,虽然小蝶天性害羞,但事实证明,那大部分是因为她没什么话想说的。也就是说当话题中不包括任何和动植物有关的内容的时候。平常在她们作为一个团队讨论时,总会有人提出跟她类似的观点,这让她没有什么可发言的,除非你直接问她。

 

尽管如此,在这趟旅途中,她还是简短而不失礼貌地进行了交谈,譬如询问余晖她这周过得怎么样,她的鼻子被球砸到的地方是否还在疼。这点倒是没错,还疼着呢。

 

对余晖来说,她很享受这份安宁。对这多事的一周来说,这是个相当不错的节奏变化。尽管她不能说她想念独自一人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但她的确很想念房间里那份简单的宁静。只有她和她的思绪……还有个会回应她的思绪的玩偶。

 

是啊……也许这样对我的健康更有好处。余晖想着,和小蝶一同过了马路,朝收容所走去。

 

小蝶推开门,就在她们踏进收容所的那一刻,响亮的嚎叫声顿时间冲击着余晖的耳膜,打破了她对再次来到这里的美好感受。

 

“咔咔!恶魔女王回来了!”鹦鹉彼得从他待着的前台上飞了过来,在余晖的上空盘旋了一圈,然后落在了小蝶的头上。

 

余晖的眼睛猛地抽搐了一下,她把指甲抠进了掌心,免得说出些什么让自己日后会后悔的话。相反地,她极其鄙视地死死盯着这只色彩鲜艳的鸟看,有点希望如果她盯得够使劲,他就能着起来。

 

小蝶看起来非常地抱歉:“对不起,余晖!我—我发誓我们……最近没有说任何关于你的坏话…”

 

“没关系,小蝶。”余晖咬牙切齿地说,“我没有怪你。”

 

仿佛是提起计划好了一般,就在这时,柔心女士从她的办公室里将头探了出来,惊讶而又失望地打量着余晖,就好像收到了一份并不喜欢的生日礼物似的。“哦,是你啊。”她说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我没想到你又露面了。”

 

“啊,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余晖干巴巴地说,“我看到你的鸟依然很讨厌我。”余晖看着彼得飞到了柔心女士的肩膀上。

 

“哦,真是荒缪。”她轻蔑地说,“彼得不讨厌任何人。我很肯定他只是在跟你玩而已。对不对呀,我亲爱的小小鸟儿?”柔心女士开始挠起了他的下巴,尽管余晖很确定那只鸟在朝着她吐舌头。

 

余晖和小蝶穿上白大褂,走进后面的房间里,宠物们立刻开始嚎叫以寻求关注。小蝶脸上挂着的笑容将头顶上的灯都映衬得黯淡无光,她爱抚着它们,将它们的笼子都给打开了。动物们几乎把她给团团围住,最后直接就将她撞翻在地,这样它们就能好好地舔她的脸了。余晖只能听见她轻柔的咯咯笑声。

 

然而,有一只狗从动物群中钻了出来,跑到了余晖面前,抬起棕色的大眼睛看着她,还不停地摇着尾巴。

 

“嘿,我记得你。”余晖说着,跪了下来,挠着他的那只完好的耳朵的后面,“你是点点,对吧?”他身上的毛看着依然很脏乱,不过余晖认为这给他增添了一点魅力。他右眼周围的毛是棕色的,左耳朵有点撕裂。

 

点点绕着她转了一圈,使劲地嗅着,然后在绕完一圈后猛地跳起来舔了舔她的脸。

 

“嘿,悠着点。”余晖笑着说,“至少先带我去吃晚饭吧?”

 

小蝶把自己从一堆的狗狗中拉了出来,她的头发完全乱透了,但她看起来非常开心:“那么,我在想,也许这次你可以看着它们进行晚间锻炼,而我留在这里打扫卫生?”

 

“当然,没问题。”余晖漫不经心地应道。看着一群狗追着球跑能有多难呢?

 

小蝶拍了拍双手。“耶。”她以一种只有她能做到的平静的方式欢呼道。“让我先把它们都给你介绍一下,这样你就知道谁是谁了。”

 

余晖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是菲菲,”小蝶说着,举起一只小贵宾犬,“那边那只是雷克斯。那是弗拉菲先生和他最好的朋友,兰斯利特。这位是提比略,接着——”

 

“啊啊啊!”余晖挥舞着双臂,让小蝶停了下来,“我永远也记不住全部的这些名字的!就这么让我来处理就是了,好吧?”

 

“哦,好吧,如果你这么肯定的话。”

 

余晖自信地冲着她笑了笑:“相信我,我们会没事的。”

 

******

 

这地方简直就是一片混乱。而且不是好的那种。

 

“不,提比略,住口!菲菲不是咀嚼玩具!不,离那些猫远点!你!不管你叫什么,给我回到这儿来!嘶……这就是小蝶说它们俩是对好朋友的意思?是啊……我可不需要看到这个。什么?不,雷克斯,别滚到那里面去!我这就把你的球扔给你,就让我——嗷!别咬我!!”

 

“咔咔!失败者!”

 

“闭嘴,彼得!!”

 

余晖发现她正身处一片慌乱之中,来回奔走着试图维护着一些表面上的秩序。就在小蝶把她独自和剩下的动物们留在一块儿的不到一分钟之后,所有的一切就特么的都乱了套,变成了一团毛茸茸的特大灾难。这些狗要么就在互相撕咬,要么就在试图闯入猫那边的领地。有只猫试图爬上周围建筑物的墙逃跑。幸运的是,看起来在他得以跑出有窗台的房间之前,他也跑不了多远。那些没有在搞破坏的狗则不停地围着余晖打转,每只都非常想要余晖现在根本无法提供给它们的关注。这所有的一切都还要加上彼得偶尔对余晖的俯冲轰炸和尖声叫嚷。

 

唯一一只还没有把余晖弄疯的宠物就只有点点了,他正对着其他的狗使劲地叫唤着,毫无疑问是在让它们有点秩序。余晖很感激他的努力,但也希望他别再叫下去了,因为他的叫声只会增添噪音。

 

我真是搞不明白!当小蝶跟它们玩的时候,它们明明就听话得很啊!“哎呦!”另一只狗一口咬住了她的脚后跟,用鼻子指了指他面前那只嘎吱作响的玩具。余晖伸出手去从地上把那玩具给捡了起来,一把扔过了围栏,这一举动使得一半的狗都追着它而去了,接着它们又开始争抢了起来。

 

“啊哈!就是这样!我是这里的老大,而你们都得听我的!”余晖把食指和拇指放进嘴里,吹了起来,发出一声各位刺耳的口哨声。阿坤教会了她这个把戏。事实证明,当她想要吸引别人的注意力时,这把戏的确很有效。

 

对她来说幸运的是,它对狗也起了类似的作用。每只狗都停下了动作,抬起头满怀期待地看着她。余晖垂下手指,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样,那么现在……”她的声音变得威严了起来,用命令般的手势指向一旁,“提比略,松开菲菲。”

 

庞大的斗牛犬松开了小贵宾犬的尾巴。菲菲立刻跑了过来,躲在了余晖的腿后边。

 

“很好。你,灰狗,离那些猫远点。就是这样,多简单。弗拉菲先生,从兰斯利特身上下来,现在!而你,你这只小吉娃娃,看在塞拉斯蒂娅的份上,给我闭嘴!!”

 

那只棕色的吉娃娃在过去的十五分钟里一直在叫个不停,现在终于停了下来,用那双网球般大小的眼睛瞪着她看。

 

余晖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次拥有像这样的指挥权感觉真的很好。即使只是指挥一群狗。她将一根手指按在了太阳穴上,试图阻止这股力量涌向她的脑袋。她已经感到了她对于坎高的学生们对她自己的恐惧与尊敬的渴望所带来的痛苦。

 

她又看了看面前的这群狗,其中一只的嘴里叼着一个球。这就行了。余晖想道。“好吧,听着!都这么做……”

 

不到十分钟,余晖就已经安排好了围栏里的一切。猫们有着它们自己的设施来玩耍,而狗们则要么就彼此友好地玩着拔河游戏,要么就追逐着余晖会扔出去的球。它们中的很多狗来她这儿只是为了让她挠挠身子,然而没有一只狗比点点更喜欢这么做了,顺带一提,点点也是余晖最喜欢的那只。彼得甚至都没有再对她搞俯冲轰炸了——一个附带的好处。

 

余晖坐在门旁的露台上,挠着点点的肚子,他哼哼着往空中蹬着一条腿。虽然有过短暂的挫折,这天还是过得很愉快。她都已经忘记了她有多怀念拥有力量的感觉。当她想起她拥有的力量过多了之后发生了什么时,她不禁缩起了身子。尽管如此,她肯定自己能在这两者中找到某种平衡。她是个天生的领导者,塞拉斯蒂娅自己也这么说过。她只是需要学会领导他人,而不是成为一个自大狂。

 

她皱起了眉头,思索着这对她来说究竟有没有可能,然后耸了耸肩。“我想得太多了。反正也没有人还会想要我来领导他们。”她看了看点点,“也许除了你。”她更加起劲地挠起了他的肚皮,他高兴地用尾巴拍打着地面。“谢谢你试图帮我的忙。谁是好孩子?谁是好孩子?是你!就是你!没错你就是只——”

 

余晖猛地停下了抓挠的动作,缓缓地将头扭了过去。小蝶就站在她的身后,双手捂着嘴,尽管余晖依然能看出她的脸因兴奋而涨得通红。

 

“谁也不准说,小蝶。”余晖阴沉地道。

 

“啊噢,可是余晖,那真是——”

 

“不,准,说!!!”

thumb_up 81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Dim Lv.9 陆马
评论 第二十三章 自由之后

这样的余晖挺温柔的,虽然她可能永远都不会承认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

  • 长篇著作

    梅子汽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