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二十一章 魔法商店

本作评价
65()
()0

余晖把她的毛衣裹得更紧了,但这并没有阻止她在十一月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尽管天空中阳光明媚,但空气却十分寒冷,预示着几个星期后即将到来的降雪。一想到又要在她那毫无保暖效果的工厂里度过另一个冬天,她就扮了个苦相。

 

她身旁的坎特拉街道上充斥着嘁嘁喳喳的清晨购物者和慢跑者们。余晖在人群中穿梭着,偶尔查看两下她口袋里折着的那张名片。尽管她的腿走得都快要烧起来了,余晖还是很高兴她把她的摩托留在家里了。在城市里找个停车位绝非易事,即使对于小型车辆来说也是如此。更别说骑车时的那股狂风只会让她比现在冻得更厉害。

 

她终于找到了她的目的地:一座顶部顶着一个巨大的雪球的建筑,在它的内部有着另一座顶着同样巨大雪球的建筑,这样的装扮还重复了好几次。余晖翻了个白眼。搞笑。

 

建筑的门口处用潦草而优雅的草书写着“卢拉穆尔的魔法物品商店”几个大字,而周围的窗户上则画着蓝色魔杖的图案。

 

就像她当初到达萍琪的家门口时一样,余晖做好了最坏的准备。烟花、鸽子、各种令人讨厌至极的东西——余晖很确信里边肯定有什么不愉快的东西正在等着她。她深深地吸了口气,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门铃的叮当声在商店里回荡着,但余晖还是觉得有必要喊一声:“有人吗?”灯还没有开,把一切都隐藏在阴影之中。当余晖的眼睛调整了过来后,她能够辨认出一排排的架子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小玩意儿。而她的最左边是一段通向二楼的木制楼梯。

 

她顺着过道走了过去,一路打量着那些正在出售的物品。有一些业余的魔术道具,从扑克牌到魔杖,再到用来把人锯成两半的整套棺材。接着,当余晖走到了商店的后面的时候,出现了更多看起来就很有趣的古董。一面落满灰尘的镜子,看上去就好像它自己在发光似的;一本设计古怪的书,余晖发誓她每次看向它时,它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一只奇怪的角,看起来就像是用水晶精心雕刻而成的;一个金戒指;一个刻着蛇形图样的挂坠盒;一根白色的指挥棒;一个有着六个钥匙孔的装饰盒。

 

余晖在后面的柜台边上停了下来,不耐烦地敲着手指。这儿的人都去哪儿了?除非他们蠢得把店门大开着,却没留人看店。她打量着那台收银机,思索着就这么把里面的东西给拿走而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究竟能有多容易。

 

不。偷东西是错误的。我不再是以前的我了。新的余晖绝不会堕落成贼。她绕过柜台,以便更好地查看它。但不管怎么说…这简直是唾手可得……她摇了摇头。呸,里面并不像有很多钱的样子。这根本就不值。

 

“你以为你在这里干什么?”

 

灯忽然间亮了起来,让余晖眼花了那么几秒,当她调整过来后,她看见崔克西正站在商店的那头怒视着她。

 

“我来这儿工作。”余晖说着,又眨了几下眼睛。

 

崔克西冷笑一声,大步地走向她,手里握着一把扫帚,怒容满面:“很有可能的故事。你想从我爸爸的店里偷东西,不是吗?”

 

“不,我不是。”余晖抱着双臂,接着补充道,“反正这里也没什么可偷的。”

 

“你怎么敢说这话!魔法商店是整个坎特拉最伟大的店铺!!”崔克西猛地张开双臂,“神秘莫测,魔幻无比,物美价廉!”她将扫帚指向余晖,“你应该对如此伟大之物心存敬畏!”

 

“哦,相信我,我可敬畏得很。”余晖简直不敢相信崔克西和阿尔特弥斯究竟有多像。戏剧天赋肯定是种家族遗传。

 

“很好。”崔克西说,没意识到余晖话里的讽刺意味,“现在,给我出去!”

 

“我告诉过你了,我现在在这儿工作。”

 

崔克西用扫帚柄狠狠地戳了下余晖的胸口:“哦不,你才不是。崔克西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你可以随便在学校里胡作非为,但崔克西绝不会让你破坏崔克西的店!”

 

“我还以为这是你爸爸的店呢?”

 

“别跟崔克西玩语义游戏!!”

 

“女士们,女士们,拜托。”崔克西的身后腾起一阵紫色的烟雾,阿尔特弥斯从中走了出来,挥舞双手清理着一些粘在身上的烟尘,“为何如此敌意滔天呢?我可不愿看到我两只可爱的小蜜蜂针锋相对。”

 

“爸爸!”崔克西一把抓住阿尔特弥斯的袖子,“她要毁了商店!”

 

余晖举起双臂:“我还什么都没做哪!”

 

“哈!所以你承认你打算要做什么不好的事了!崔克西就知道!”

 

阿尔特弥斯拍了拍崔克西的脑袋:“毛毛哟,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她会这么做呢?”

 

“因为她很邪恶!崔克西亲眼看到的!”

 

“在我看来她并不邪恶。”阿尔特弥斯凑得近了些,如同打量一个格外有趣的工艺品似的打量着余晖,“而我认为我是个相当不错的性格判断者。”

 

崔克西眯起双眼:“那只是因为她演技高超。她很邪恶!她就是那个把整个学校都置于残暴统治之下的人!就算崔克西记不清秋季舞会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了,崔克西知道她做了些邪恶的事!后来地上有了个大坑……不管发生了什么!”

 

余晖以手掩面道:“好吧,我承认我过去是个糟糕透顶的人。巴拉巴拉巴拉的,再说一遍,我很抱歉。听着,我已经为上个月的事情道过歉了。我们就不能跳过这部分,把这事给了了吗?”

 

阿尔特弥斯拍了拍掌。“瞧啊,你看到了吧,崔克西?任何想要改变自己生活的人都应该得到第二次机会。这世界上本就没有坏人,有的只是错误的选择。”他走过拐角,打开了收银机,“再说了,我已经预支了她的一部分薪水。她需要工作来把它给还上。”

 

崔克西抿了抿唇,发出一声惹人生厌的咆哮:“崔克西不在乎!不准她进到崔克西的店里!!”

 

“严格来说,这是我的店。”

 

“别跟崔克西玩语义游戏!!!”她恶狠狠地跺着脚,又将扫帚戳向余晖,“崔克西才不在乎你是不是道了歉,崔克西还是不喜欢你!!”崔克西最后怒吼一声,转身重重地上楼去了,嘴里还不停嘟囔着骂人的话。

 

阿尔特弥斯疲倦地叹了口气。“固执。就跟她妈妈一模一样。”他又重新打起精神来,将一只手搭在余晖的肩上,“不过,她会转变过来的——她总是这样。”

 

余晖只是点了点头:“那么,她的第三人称说话方式是从哪儿学来的呢?”

 

“阿尔特弥斯不知道。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余晖给了他一个干巴巴的眼神,阿尔特弥斯看到后笑了起来,“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怪癖啦。她用第三人称说话,而我无聊的时候就会从别人的耳朵里掏个25美分出来。”他用指尖转着一枚25美分的硬币。

 

余晖揉着自己的耳朵:“我甚至都不会问你是什么时候把它给掏出来的。”

 

阿尔特弥斯咯咯地笑着,把硬币扔进收银机,砰地一声把它给关上了。“那么现在!”他跃过柜台,落在地上的同时张开了双臂,就像崔克西不久前所做的那样,“你觉得卢拉穆尔的魔法商店如何呢?”他的声音响彻整个商店,在余晖的耳边回荡着,就跟他通过扩音器大喊大叫一样。

 

“这儿简直俗得可怕,但同时也有那么点意思。”余晖说,又揉起了耳朵。

 

“我可只听见了‘有那么点意思’哟。”阿尔特弥斯露出了愉快的微笑,“来吧,来吧,我带你参观参观。”他一闪就到了正中间的过道里,示意余晖跟上他。

 

余晖呻吟出声,离开了舒适的柜台。她停了停,感到有什么东西正在背后盯着她,她抬头看向楼上,崔克西仍然在那里怒视着她。余晖翻了个白眼,跟在阿尔特弥斯的披风后边走着。

 

“正如你所见,我已经按照你们所有的标准,把最为先进,最为魔幻的用品摆在了那些充满抱负的业余爱好者们的正前方。左边这几排大多是些幼稚的东西,右边这几排的货物则要更加精致和复杂些。”他从架子上取下一个罐子,把它放到余晖面前,“来点花生糖?”他带着一副天真的笑容问道。

 

余晖始终不快地皱着眉头:“不。你以为我有那么傻吗?”

 

“恰恰相反。你看起来可是个相当聪明的女孩。我所怀疑的是你的幽默感。”他啪的一声开了盖子,从罐子里蹦出了几条纸蛇,“多对我笑笑嘛。”

 

余晖从头发里捉出来一条纸蛇:“很好笑。”

 

阿尔特弥斯点了点她的鼻子,溅了几滴火星出来。“看起来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但我相信你会发现后面的东西更合你的口味。”阿尔特弥斯把她带到那几排架子的最后面,指了指那些她从一开始就忽略了的东西,“在我还单着的那些年里,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环游世界,寻找着所有真正的魔术师都渴望得知的答案:何为魔法?一路上,我找到了一些十分有趣的纪念品和工艺品。”

 

余晖拿起那面发光的镜子,欣赏着自己的面容:“而你决定把它们给卖了,而不是自己留着?”

 

阿尔特弥斯耸了耸肩,在余晖的镜像旁冒了出来。“哦,我的确这么想过。但当别人也能从中获得乐趣的时候,我又为什么要把这些奇妙无比的东西都留给自己呢?又或是第一个弄清楚它们究竟能有什么用?”他拿起那个有着六个钥匙孔的装饰盒,“我得到这东西已经有些年份了,但还是没能找到它的钥匙。”他把它放下来,指向那面镜子,“恐怕你能从中看到任何你想看到的人,只要你念出他们的名字。”他转过头来,叹了口气,“我成功过一次,但打那以后似乎就再也不行了。”

 

余晖把它放回了架子上。一面可以看到任何人的镜子?不,这肯定是个恶作剧……或者,也许它不是呢……不,那不可能的。她朝更高的架子上望去,看到一个普通的花盆里种着一株红色的花苞。“你还有朵玫瑰要卖?”余晖边问边伸手去拿。

 

“噢,那可不是什么玫瑰。我从来就没记住过这玩意儿的全名,但它是种很稀有的花,没有阳光也能活。我叫它辛迪。”

 

余晖捅了捅那东西……然后立刻就尖叫了起来,因为那花苞猛地张开来,一口咬在了她的手指上,还发出了咀嚼的声音。“把它弄走!!!”余晖恶狠狠地想要把她的手指给拽出来,但无济于事。

 

阿尔特弥斯一手捂着嘴,忍住了一声孩子气的笑:“辛迪,对咱们的客人友好点。”

 

辛迪哆嗦了下,把余晖的手指吐了出来。用绿色的舌头舔了舔自己的花瓣,接着又恢复了温顺的状态。

 

“放松,”阿尔特弥斯说道,看着余晖检查着自己的手,“辛迪只吃人类身上的细菌和死皮。虫子可就没那么幸运咯。”

 

余晖不得不承认,她的手指比之前看起来要干净多了。尽管如此,她还是狠狠地瞪了阿尔特弥斯一眼:“你本来可以警告我的。”

 

“瞧啊,那是什么好玩的东西?”阿尔特弥斯从她的身边飞快地溜过,朝着楼梯走去,“来吧,旅行就快结束啦。”

 

他带着余晖来到二楼,那儿摆着一个临时搭建的舞台。它没有她在阿耳特弥斯身上所期望的那种华丽和气派,尽管她也明白商店里只能有这么大的空间。远处的一个角落里藏着一个书架,旁边是一把椅子,还有一大堆枕头。

 

“这里就是舞台了!”阿尔特弥斯举起双手,霓虹灯开始闪烁了起来,照亮了四周,在顶部拼出了“卢拉穆尔”的字样。

 

气派还是有的,余晖想道。

 

“这就是我主持魔术表演的地方:不需要太大,只要能用来吸引人群就好。”阿尔特弥斯指着那个不起眼的角落,“而这就是我们和孩子们一块儿讲故事的地方。”

 

余晖睁大了眼睛:“哦别告诉我——”

 

“如果我跟崔克西没空,你就得给他们念书。”

 

“恐怕做不到。”余晖强忍着一声呻吟,回头看向舞台,崔克西正在那里清理着积攒的灰尘,“等等,还有其他人在这儿工作吗?”

 

“不。”崔克西跳下舞台,站在阿尔特弥斯身旁,“我妈妈偶尔会来帮点忙,但通常只有我们俩。”她骄傲地说道,轻蔑地看着余晖。

 

阿尔特弥斯举起双手:“我找来工作的最后一个人刚刚走进店里,看了些商品后就大喊着巫术什么的跑出去了。想想看吧。”

 

“是啊,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这是巫术。”余晖低声道,“哎呦!”

 

阿尔特弥斯伸出一只胳膊搂住余晖的肩膀,半抱着她。“啊哈,但我很肯定你要比那更加坚强!”他将另一只胳膊举向天花板,“闻闻空气中魔法的清香吧!好好感受等待它发生时的那种兴奋感!”他伸手把崔克西也给搂了过来,“这不是很有意思吗?”

 

“不。”两人异口同声地答道。

 

阿尔特弥斯的笑容有点摇摇欲坠。“我可能需要来点儿泰诺[译注:一种非处方类感冒药,能缓解头痛]。”他拍了拍两个女孩的背,把她们给松开了,“好吧,我要下楼去检查检查存货。你们俩……”他朝她们俩晃了晃手,“请试着和睦相处。”他往后退了一步,翻过二楼的栏杆跳了下去,但他并没有直直地坠落,而是像灌满了氦气一样飘了下去。

 

余晖眨了眨眼,摇着头:“我永远也搞不懂他。”

 

崔克西双手叉腰,把鼻子抬得老高:“他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人!崔克西以后也会跟他一样!”

 

真是个可怕的想法。余晖看着靠在舞台边上的那把被遗弃的扫帚:“所以,我要做些什么呢?”

 

“你可以待在这儿把卫生打扫干净!”崔克西厉声说道,“崔克西要去弄登记了。如果你想破坏什么东西,崔克西有的是办法让她的父亲改变主意。他之所以信任你只是因为他没有见识过真正的你!但崔克西见过!她记得你所做过的每一件事……除了秋季舞会之外,但她知道你肯定也做了些什么!所以崔克西建议你小心脚下。”

 

“崔克西会不会别再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了?”余晖干巴巴地问道。

 

崔克西皱起眉头,她的脸因愤怒而涨得通红,而且还鼓了起来,余晖不禁想到一只气坏了的花栗鼠。她大踏步地走下楼梯,狠狠地甩了把头发。木头们忍受着她狂怒的脚步,痛苦地嘎吱作响着。

 

余晖捡起扫帚,靠在了扫帚柄上:“唔,这可真是令人愉快啊。我古里古怪的老板和气急败坏的同事。”余晖并不能说她对崔克西的举动感到惊讶。在她过去所伤害过的所有人当中,肯定有些人是不会原谅她的,即使她已经说了对不起。

 

她挥舞着扫帚一路扫过地板,清扫着一些剩余的灰尘。当她把它们给扫成了一堆时,她感到有什么东西掉进了她的头发里。她停了下来,用一只手在发丝间摸索着,掏出来一只巨大的玩具蜘蛛。她把它握在手里,嘲弄道:“愚蠢的玩具。”

 

蜘蛛飞快地爬上她的手臂。

 

“噫啊啊啊啊!!!”余晖猛地把蜘蛛扔到地上,不停地使劲踩着,要把它给弄死。

 

她能听见底下传来崔克西哈哈大笑的声音。余晖抬起靴子,却没有发现蜘蛛的尸体,只有一块空空如也的地板。

 

余晖张大了嘴:“那……那是……?”

 

“这就是你骂崔克西是个差劲的魔术师的下场!”

 

余晖啪的一声闭上了嘴,继续她的清扫。这将会是漫长的一天。

thumb_up65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