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
SCi
Lv.2 288/340

写不完作业的小马 不是好小马

漫漫友谊长路

第二十章 留堂派对

本作评价
64()
()0

打扫体育馆。

 

扫去奖杯陈列柜上的灰尘。

 

刮掉桌子底下的口香糖。

 

这就是在最后一周的留堂期间留给余晖的所有杂务。她一直确保着自己在教师们的面前保持着最佳的行为举止,使他们没有任何理由来延期她的惩罚。鉴于她现在又得到了良好的休息,这事并不算难。

 

总体来说,她的学校生活在单调地重复着:上课,吃午餐,又上课,然后是留堂。然而,余晖能感觉到一种本质上的变化,尤其是在她和她的新朋友们一起坐在午餐桌旁的时候。不再是被迫地参与了,余晖现在发自内心地愿意和她们坐在一块儿,不为别的,就为了让她心里的那种因被接纳而涌起的温暖之情能够维持下去。她并不怎么附和这些女孩们的谈话,而仅仅是听着她们所讨论的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不,也不算毫无意义。我很肯定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有意义……啊,也许吧。

 

无论她们是不是朋友,这些女孩偶尔还是会让她烦得要命。不过,事实证明和她们待在一块儿绝对比孤零零的一个人坐着要棒得多。至少,在星期四这天阿坤决定过来她们这边之前都是如此。

 

当他端着一盘食物,在桌旁的空椅子边徘徊时,女孩们的谈话短暂地顿了顿。余晖用极其恶毒的眼神瞪着他,但他始终移将视线对着别处。

 

“介意我和你们这些女孩坐一起吗?”

 

“介意。”余晖尖刻地答道。

 

其他人都没理睬她,纷纷摇了摇头,示意他坐下。余晖当即就想起身离开,但沮丧地发现其他的桌子都被坐满了。

 

她转身面向阿坤:“你要干嘛?你没有自己的朋友一块儿混吗?”

 

“我可以不只有一群朋友,余晖。”阿坤平静地说道,和她对视着。

 

“那啥,有人看了昨晚的比赛嘛?”苹果杰克插话道,在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打破了紧张的局面。

 

当谈话的内容开始转向了体育时,余晖不禁呻吟出声,数起了自己面前那撮刘海到底有多少根头发。她不敢相信阿坤居然还敢跟她坐在同一张桌子旁。不,算了吧,她也不得不信。这可悲的家伙仍被蒙在鼓里,还在幻想着他能让暮光喜欢上自己。

 

当关于体育的讨论结束了之后,阿坤又由暮光引出了有关音乐的话题。

 

“那么,我听说你会拉小提琴?”

 

暮光从她的食物上抬起头来,礼貌地笑了笑:“是的,我六岁时就开始练了。”

 

“真的么?嗯,我期待着什么时候能好好听你演奏一曲。”

 

余晖抑制住了自己呕吐的欲望。把你那黏糊的,满是老茧的,玩吉他的手指伸到别的女孩那里去。无可救药的白痴。她听着他们继续着他们的讨论,谈论着各自对于各种音乐流派的看法。这其中没有一个是真正有过什么贡献的,只不过是简单地来回重复罢了。虽然暮光偶尔会将视线投向余晖的方向。

 

尽管余晖很想把这场谈话给搅黄,但她所能想出来的法子里没有一个不会直接造成恶劣后果的。她想要比那做得更好,即使诱惑如同被蚊子叮咬的包似的让她心痒不已。

 

令余晖感到宽慰的是,在她来得及骂上阿坤几句之前,铃声响了起来。他挨个跟她们愉快地道了再见,接着他们便都朝各自的教室走去了,只留下了余晖和暮光。

 

“好吧,你处理得还挺不错嘛。我还以为你会像个白痴一样胡言乱语呢。”

 

暮光哼了一声,极其神似地模仿着余晖:“我只有在紧张的时候才会那样。我本来还以为你会说些什么破坏气氛的话。”

 

“相信我,我差点就要说出口了。不过,我控制住了自己,就像个好女孩一样。不客气。”

 

“是啊,感谢你练习了对于其他人来说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的礼貌。”暮光说着,翻了个白眼。

 

余晖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这是在讽刺我吗?我可不认为你能做到这种事。”

 

她们俩走进她们的数学教室,暮光笑了:“很明显,你是个坏影响。我迟早会穿着件夹克来上学。”

 

“拜托,你永远也不会想把它给脱下来的。”余晖想要做个竖领子的动作,接着才想起了她正穿着那件可怕的粉色毛衣。她瘫在椅子上,抱怨道:“我想我的夹克。”

 

暮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担心,总有一天你会得到件新的的。再说了,你穿着这件毛衣看起来也挺不错的呢。”

 

余晖满是怀疑地看了她一眼:“真的?”

 

“嗯哼。”暮光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地不自然。但余晖还没来得及质问她。铃声又响了起来,课程很快便开始了。

 

今天的课程主要是对于本周早些时候的教学内容的复习,在简短的讲解之后,矢量教授将全班同学两两分成一组,以完成小组合作任务。

 

余晖和暮光将她们的桌子挪到一起,很快便解决了分配给她们的问题,于是,既然两人完成得这么早,她俩决定再把能获得额外学分的任务给做了。

 

余晖看了眼钟,发现离放学仍然还剩了有足足半小时之多。她仔细检查了一遍黑板上的内容,确认她们确实已经搞定了所有的一切,惊讶地吹了声口哨。

 

“我真不敢相信我会这么说——”她冲着暮光露出一个微笑,“——但我们俩的确是对很赞的搭档呢,闪儿。”

 

暮光将手从发丝间穿过,她的脸像往常一样红了:“你真的这么觉得?”

 

“是啊。我是说,我是个天才,你几乎就跟我一样聪明。瞧瞧其他人吧:他们还在努力解决正常的问题,而咱俩已经在剩余时间里搞定了额外的学分。”余晖用双臂枕着脑袋,将靴子搭在桌上。“让学校屈服于我们共同的智慧之下吧。”她半开玩笑地说道。

 

“唔,既然你提起了这个,学校的科学博览会就要开始了。”暮光看着余晖,但余晖只是盯着白瓷片的天花板。“第一名可以得到航天博物馆的免费门票。”暮光兴奋地补充道,“他们正在搞一个新的火箭飞行模拟器!我一直想坐一次火箭!”

 

余晖闭上了眼睛:“暮光,科学博览会是给极客和书呆子这种闲工夫多得很的人准备的。你不是真的想让我参加吧,嗯?”

 

“啊,来嘛,余晖,”暮光撅起嘴,“你自己也说了:我们俩合作得很不错。想象一下我们可以弄的项目吧。”

 

“没兴趣。”

 

“但是想想奖品吧!博物馆!想象一下……”暮光邪恶地笑着,凑得更近了些,“想想获胜。”

 

余晖将头偏向她:“我听着呢。”

 

“我知道你有多喜欢胜利的滋味。想想看站在领奖台上接受蓝色勋章的场景吧。你将得到令你无比享受的那种荣誉感。只要确保你不会被它给冲昏了头脑。”暮光补充道,“毕竟,这是场友谊赛。”

 

余晖撅起嘴,仔细地考虑着。她不能否认她对于胜利的渴望。何况勋章这种东西与魔法也扯不上什么关系,如此,她就没可能发生什么意外。话是这么说,但科学博览会简直是逊爆了,她曾经还恶毒地嘲笑过每一个参加过这东西的人。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是个和暮光混在一块儿的理由,同时也能大肆炫耀她比坎高那些头脑简单的家伙要优越得多。

 

“好吧,我加入。但是,我要求在我们获胜后的一整天里都可以幸灾乐祸。”余晖需要自我娱乐,嗯,以某种方式。

 

暮光眯起双眼:“我刚刚才说了这是场友谊赛。”

 

“不管是什么样的比赛,获胜者都可以幸灾乐祸。”余晖得意洋洋地说道。

 

“好吧。”暮光呻吟道,“半天。”

 

“一天。”

 

“八小时。”

 

“啥?你不能再减了!”

 

“四小时。”

 

“好吧,好吧!”余晖挥舞着双臂,“半天就半天,真见鬼。”

 

“成交!”暮光微笑着看着她,她俩握了握手。暮光立刻在椅子上上窜下跳了起来。“哦,这一定会超有意思的!我们俩一块儿搞科学项目!你觉得我们应该做个什么呢?嗯嗯,让我们来列个我们能找到的最有趣的领域的列表,然后就从那里开始吧。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热动力学很吸引人呢,但是,我觉得我们大概搞不出这种东西。但我也不会拒绝高等物理这一选择。也许我们可以用重力和离心力来弄些什么测试?你觉得怎么样?”

 

余晖用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我不知道。也许吧。我觉得你应该先冷静下来,再给自己头上浇盆冷水。”

 

“嘿!”

 

“抱歉。不过说真的,放松点,暮暮。想些点子出来,今晚晚些时候打电话告诉我就是了。”

 

暮光从包里拿出一个记事本,开始极其潦草地狂写起来。“必须是些实用性的东西……但也不能太过简单。哦,可它得让人兴奋才行。嗯,也许我们可以……”她不停地喃喃自语着。

 

余晖不禁笑了起来。天哪,暮光,你可真是个傻瓜。简直傻得可爱。

 

******

 

把黑板上的脏粉擦都给拍干净。这就是星期四留给余晖的杂物活。她又咳出了一团灰尘,把两块粉擦给扔进了她的“完成”堆里。她看了看身旁堆积如小山一般的粉擦,叹了口气。

 

“这也太旧了。”余晖又抓起两只粉擦,举到离自身一臂远的地方,开始狠拍起来,“我敢肯定塞拉斯蒂娅要我这么做就是因为她没有杂务能给我了。”

 

哐。

 

余晖转向半开着的窗户,但什么也没看见,她正思索着这声音是不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但当她又开始拍板擦时,她又听见了。

 

哐。

 

她放下板擦,走到窗边,打开了它,然后把头给探了出去。

 

咚!

 

“嗷!!”余晖抬手按着额头上的肿块,大声地咒骂起来。她从二楼往下望去,看见萍琪正带着一脸歉意的笑容看着她。

 

“抱歉呐,余晖。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她举起一把橡子。

 

“为什么?!”余晖嘶嘶地说道。

 

“这样的话当我爬上去的时候你就会把窗户给打开,嗯哼。”萍琪抓住攀在墙上的藤蔓,在余晖震惊的目光里开始向上爬去。

 

“萍琪,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要爬墙?”余晖现在已经分不清她的头疼是因为她头上的伤,还是因为萍琪的举动了。过去的经验告诉她,极有可能是后者。

 

萍琪翻进教室,把背包扔在最近的一张桌子上。“我们当然是来给你办留堂派对的啦,小傻瓜!为了庆祝你终于重获自由!”萍琪往空中挥了一拳,说道。

 

余晖向窗外望去,只看见空荡荡的一片草坪。“我们?”

 

萍琪紧挨着余晖的脸,四处张望着,皱起了眉头:“搞啥……?她们刚刚还在这儿呢。”

 

她们身后的门咔哒一声开了,余晖其他的朋友都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派对用品:气球、薯条、披萨,甚至还有个蛋糕。

 

“啥?你们怎么进来的???”萍琪问道,看起来就好像她们刚刚从特情局中走了出来。

 

“萍啊,咱一直想告诉你,可你就是不听。”苹果杰克说道,“这是所公立学校,不是银行金库。你没必要费那心思偷偷溜进来。”

 

萍琪转过身去,撅起了嘴:“不错,但它符合派对的主题。”

 

瑞瑞走过来,立马开始用餐巾掸去余晖身上的灰尘:“亲爱的,你满身都是灰尘!”

 

“哇噢,瑞瑞,我都没注意到。”余晖接过餐巾,擦拭着自己的手指,“我已经弄了整整一个小时的粉擦了,你还想要我怎么样?”

 

瑞瑞叉腰道:“好吧,没必要发脾气。”

 

余晖叹了口气。“对不起,对不起。”她看着摆了几桌的派对用品,“我想我应该感谢你们所做的一切。我都忘了你打算要办这么个派对,萍琪。”

 

萍琪立刻活跃了起来:“如果说有什么东西是我会严肃对待的话,那就是派对!再说了,我们还要庆祝你终于刑满释放啦!这个派对将帮助你重新适应正常的生活。”

 

“萍琪,我是被留堂,不是进了州立监狱。”

 

“你们这些女孩就不能别破坏我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吗?!”萍琪将双臂抛向空中,恼火地抱怨道。

 

苹果杰克把手伸进背包里,拎了箱直冒泡的苹果汽水出来。“来,喝点儿碳酸。”她把一瓶汽水扔给萍琪。

 

“哦哦哦,泡泡!”

 

苹果杰克本想给余晖也递一瓶,但很快又把手缩了回去。“对,差点忘了你不是咱家苹果汽水的忠实粉丝。”

 

但余晖还是把那瓶汽水给抢了过去:“我可以改主意。”她用桌角啪的一声开了瓶盖,猛灌了一大口。在没有怀着决心要厌恶它的情况下,余晖发现这汽水的口感实际上相当不错。她瞥见苹果杰克冲她会意地笑了笑,皱了皱眉。

 

“挺不错的。”她漫不经心地说。

 

“所以,塞拉斯蒂娅今天是让你清理粉擦?”云宝问道,开了自己的碳酸饮料。

 

“是啊,这绝对是她给过我的最无聊的工作。”

 

“更不用说过时了。”瑞瑞补充道,“我是说,为什么学校里一半的教室里还是在用黑板?白板则要干净得多,而且如果有人用指甲在上面刮的话,白板也不会发出可怕的噪音。”

 

吱呀啦嘎吱啦嘎嘶呀——!!!

 

“是的……就像这样。谢谢你,萍琪派。”瑞瑞瞪圆了眼睛,揉着耳朵。

 

她们将几张桌子围成一个小圈,萍琪从包里掏出一个收音机和几款棋类游戏,包括以六比一的投票结果被否决的大富翁。她们玩起了轮回制的战舰游戏,看着它逐渐演变为了云宝和苹果杰克间的一场恶战。

 

“奶奶的!咱的潜艇没了!!”苹果杰克拿着帽子往地上就是一摔。

 

云宝得意地笑了笑,向后靠在了椅子上:“不错,告诉过你了没人能在这个游戏里打败我。”

 

苹果杰克又把她的板子给竖了起来:“咱走着瞧。二十局十一胜!”

 

与此同时,其他的人都在享受着一场友好的UNO比赛,小蝶几乎每一轮都赢了。事实上,每次在她们成功地轮完一圈之前,小蝶就已经把手里的牌给出完了。

 

“说真的,她太安静了,你都忘了她还在这里。”余晖说道,重新开始洗牌。

 

小蝶笑而不语。

 

“靠!!”苹果杰克猛地把脸砸在桌子上,“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云宝喝了口苹果汽水:“想来三十局十六胜吗?”

 

余晖放下了手中的牌:“好吧,麻烦腾个位,阿杰。我要跟云宝黛西来一局。”

 

苹果杰克照办了,跟她换了个位置。在余晖放置她的战舰之前,她先观察了一会儿那块板子。她看了看顶板,发现云宝也在做同样的事情,笑得就像她已经赢了似的。

 

“哈,哈。等着看自己是怎么一败涂地的吧,烁烁。”

 

“我们走着瞧,黛西。”

 

“切,我甚至让你先走——你会需要所有你所能得到的帮助来对付我。”

 

是不是有时候我听起来就像那样子?哦天,那的确是挺烦人的。啊,好吧,我也没办法。她在顶板上扎了根针:“A7。”

 

云宝不再笑了,脸色变得有点发白。“呃……打中了。”她皱起了眉头,“运气不错。G4。”

 

“没打中。B6。”

 

“……中了。D3。”

 

“没中。C5。”

 

女孩们聚在正在酣战的双方周围,不可思议地看着余晖巧妙地击败了云宝的整个舰队,而在游戏快结束时只被击中了一次。她的顶板上全都是红色的记号。

 

“最后一个,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个,G12。”余晖将她的最后一根针扎了上去。

 

云宝目瞪口呆,眼神里满是挫败感:“你……你击沉了我的战列舰。”

 

“的确如此,不是么?”余晖用手托着下巴,显得很是得意。

 

“我不明白。怎么做到的?从来没有人在这个游戏里打败过我!”

 

“我一直在听你跟苹果杰克的比赛,从她打中你的那几次里,我能推断出你放置战舰的方式。你把自己所有的战舰都呈对角线摆放,因为你觉得人们会先猜水平或垂直方向,至少能让你省两个回合的时间。你从不随机地移动自己棋子的位置,相反,你小心地沿顺时针或逆时针方向移动它们,只留下几个空格,因为你知道没人会打你刚刚才放过战舰的地方。在这之后,就是简单的概率问题了。我不得不说,这确实令人印象深刻。战略是我在你身上从没料到过的东西。”

 

云宝的眼睛抽搐着:“可是,为什么我只打中了你一次?”

 

“因为我做了一件你绝对想不到的事情。”余晖把她的板子转过来给云宝看,“我把我的棋子摆在完全相同的位置。”

 

暮光鼓掌欢呼道:“哇噢,余晖,那真是太厉害了!”

 

“我知道。我就是这么聪明。唉,无敌是多么寂寞啊。”

 

暮光的表情变为了不悦的皱眉:“好了,别再幸灾乐祸了。”

 

余晖恼怒地瞥了她一眼:“怎么,你现在是我的假释官了不成?”

 

云宝用拳头狠狠地锤了下桌子:“我强烈要求再来一局!”

 

“不,不干。”余晖说,又恢复了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哦来吧!”

 

“接受你的失败吧,黛西。”

 

“你还好意思说这话。”暮光喃喃地说。

 

“你说什么?”余晖警告道。

 

“哦,没什么。”

 

“玩得开心吗,女孩们?”

 

屋里顿时间鸦雀无声,每个人的脑袋都转向了门口。塞拉斯蒂娅倚着门框站着,用手指敲打着胳膊。她脸上的表情令人难以捉摸。

 

“挺开心,真的。”余晖说道,云宝给了她的后脑勺一巴掌。

 

“塞拉斯蒂娅女士,我们可以解释。”瑞瑞紧张地说道。

 

“真的吗?在我看来你们像是在烁烁小姐的留堂期间开派对。我说对了吗?”

 

“是的,就是这个样子。”余晖说道。

 

云宝怀疑地瞄了她一眼:“讲真?我还以为你很擅长撒谎呢!”

 

“黛西小姐,你们这些女孩正在干什么我还是看得出来的。在这一点上说谎只会是侮辱我的智商。”

 

她们都低下了脑袋:“我们很抱歉。”

 

塞拉斯蒂娅从她们身旁经过,给自己切起了蛋糕。“尽管如此,我想我从来没有见过一群朋友会偷偷溜回学校,在留堂期间举办派对。溜进来把人弄出去是见过,当然,但从没见过进来开派对的。”她拿起一把叉子,从她的那块蛋糕上咬了一大口,“嗯,我要向糕点师致意。”

 

“喔哦,谢谢您!”萍琪露出微笑。

 

塞拉斯蒂娅转身走出教室。“嗯,公平地说,我觉得你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惩罚。”她将精彩神七们依次扫了一遍,微笑道,“我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想请你们这些姑娘看着烁烁小姐,别再让她惹麻烦了。我可不想再看到她被留堂了。”

 

“不敢保证哪,女士,但咱们会尽力而为。”苹果杰克假装敬了个礼。

 

“很好。好吧,我会让你们继续这个派对。不过记得结束后要把所有东西都给清理干净。包括粉擦。”她直直地注视着余晖,“还有记住:如果你有所需求,我的大门将永远为你敞开。”说完之后,她迈步走进走廊,大嚼着她的那块蛋糕。

 

余晖茫然地望着她的背影:“我还是觉得她实在太过仁慈了。”

 

“嘿,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萍琪批评道,“你现在是只自由鸟啦!是时候庆祝了,舞蹈时间到!”萍琪按下收音机上的播放键,开始随着音乐扭动了起来,“你的芒奇金女王命令你舞起来!”

 

余晖弯下身子,使劲地给了云宝的脑袋一下,接着便起身加入了萍琪的热舞。这不像万圣节派对那么有趣,但是,至少余晖有理由能庆祝庆祝。

 

******

 

“那么,得知你不用再被留堂了是什么感觉?”

 

“棒极了,但这也意味着我又多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无事可做。”

 

“或者,你知道的,你可以花时间和我们待在一块儿。”

 

“哦,对欸。”

 

余晖坐在她的书桌前,手里握着手机,听着手机另一端的暮光说着话。离派对结束才过了不过一个小时,她们俩就又在聊天了。但余晖并不介意。当她在家的时候,能和除了她自己以外的人聊天实在是太棒了。这有助于提醒她,她还是神志清醒的。她瞄了一眼放在她床上的那只玩偶。

 

几乎是神志清醒的。

 

“你喜欢这个派对吗?”暮光问道。

 

“是啊。这不像万圣节那天的派对,但我玩得很开心。看到云宝被我实力碾压后脸上的表情绝对是一大亮点。”

 

她听到对面传来暮光的叹气声:“你们俩都需要上一堂关于谦虚的课。”

 

余晖咂了咂舌:“拜托,我知道怎么谦虚。我只是不想这么做而已。幸灾乐祸是我所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之一了。”她能想象出暮光正在不敢置信地摇着头。

 

“无论如何,让我们来谈谈科学博览会吧。”

 

余晖试着在她的椅子上坐得舒服些。这可能是个漫长的夜晚。“行,闪儿,开始吧。”

 

暮光清了清嗓子,把几张纸弄得沙沙作响:“方案一:我们做个太阳系的等比例模型。”

 

“这不是五年级,暮光。没人会做这么幼稚的事情。好吧,会有一个人这么做的,因为总会有个人会这么做,但绝对不会是我们。”

 

“你说得对,太简单了。”电话那头传来纸被撕烂和揉皱的声音,“方案二:我们用以下方法来测试氦的用途——”

 

“拒绝。”

 

“……那好吧。方案三:从零开始设计我们自己的电脑。”

 

余晖顿了顿,思索了一会儿:“博览会是什么时候?”

 

“感恩节的前一天。”

 

“认真的?”余晖将一只手按在前额上,一不留神碰到了自己的淤伤,顿时缩了缩身子,“暮光,我们既没有时间也没有物资去造一台愚蠢的电脑!”

 

“嗯,我想你是对的。我猜这意味着我该把微型粒子加速器和火箭发动机也给去掉。”

 

余晖膛目结舌:“说真的,我们到底能从哪里弄到这些材料?”

 

“我爸爸认识坎特拉大学科学系的人。”暮光略带自豪的说。

 

“好吧,我知道我告诉过你了别做幼稚的事,但你想的方案也得要行得通才行啊。”

 

“也是,对不起。它们大多都是这样,我只是太兴奋了。”

 

余晖把她的刘海拂到一边:“我已经叫过你书呆子了,对吧?”

 

“不错。”暮光毫无感情地说道,“这已经得到了坚定的证实。”

 

“只是确认一下。”

 

她们花了一整个晚上来讨论各种各样的想法,而余晖将其中的大多数都给淘汰掉了,它们要么是太过平庸,要么是缺乏吸引力。谢天谢地,暮光列了个超长的清单。

 

然而,当第五十二号方案被提了出来时,余晖意识到她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进展,决定到互联网上去查查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点子。如果她非得做这件事,她就要把它做到极致。她们的项目绝不可能低人一等。

 

“方案五十三,”暮光继续道,“我们造个人工风洞,就用……哦,等会儿,这个太不切实际了。”

 

“至少你现在能分辨得出哪个是哪个了。”余晖边浏览着网络资料,边说道。哦拜托,这里肯定有什么东西能配得上一等奖。

 

“方案五十四:火箭模型。”

 

余晖翻了个白眼:“我以前见过这些科学博览会,暮暮。就跟太阳系一样,总有个人会做火箭模型。他们从没赢过。而且最好别告诉我你还打算搞纸糊的火山模型。”

 

她先是听见那头传来纸被揉皱的声音,接着暮光再次开口道:“你知道,你可以偶尔提几个主意的,因为你对这个真是挑得要命。”

 

“我只是想确保我们能赢。你的确很想赢,不是吗?”

 

“好吧,这倒没错。但我也想玩得开心。”

 

余晖点开一个页面:“相信我吧,赢比输更能让人开心得多……哦豁,这个怎么样?”

 

“什么?”

 

“电磁干扰器。”余晖念道。

 

“哦,EMI或者EMP的。”暮光用一种教学般的口吻说道,“主要来说,它们可以通过破坏频率来阻碍电流和无线电波,还可以导致某些设备的数据丢失。”

 

“是,我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我刚刚才在网上找到这个有趣的页面。”余晖嚷嚷着,“这里更加详细地介绍了它们是如何工作的,以及一些常见的家居用品是怎么产生这种效果的……”余晖突然间笑了笑,“暮光,你懂我的意思吧?”

 

“我想是的。”暮光犹豫着说,“但这么做合法吗?”

 

“我不知道。我们又不打算用它。”余晖又扫了一遍那面资料,“但如果我造了个干扰器的话,生活肯定要容易得多。该死的,我本可以造一个这样的东西,然后用它破坏学校的安保系统,这样就可以偷走皇冠了!”

 

暮光呻吟出声:“要是你把你的能力用在好的方面就好了。”

 

“哈,哈。这是个好主意,你懂的。”

 

“唔,这的确是蛮新颖的。如果我们从零开始建造并将其投入使用,我们肯定能得一等奖。”

 

“所以,你干不干?”余晖问道,尽管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是的,是的,我们要造一个电磁干扰器。”

 

“谁是天才啊?”余晖唱道。

 

“别得瑟了。”暮光回道,接着她又说,“哇,都快十一点了。”

 

“啊哦,我是不是让暮光小宝宝超过了她的睡觉时间哪?”

 

“才—才不。”暮光说道,尽管余晖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出慌乱的情绪,“我可以想什么时候睡觉就什么时候睡。”

 

“暮光闪闪,”一个新的声音在背景中喊道,“你知道你一个小时前就该上床睡觉了,年轻的小姐。”

 

余晖放声大笑起来,捂着肚子在椅子上笑得东倒西歪。暮光低声说了句:“闭嘴。”

 

“我很抱歉,我很抱歉。”余晖在喘气的期间叫道,“哦等等,我才不呢!”她再次爆发出一阵大笑,“快上床吧暮光,不然你早上就要打瞌睡咯。”

 

“早睡早起身体好。”暮光争辩道。

 

“哦,暮光,那可真是了不起啊。”余晖又咯咯地笑了一会儿,这才停了下来,“好了,我笑够了。感谢你让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暮光,我挺开心的。”

 

“是啊,我很高兴你从我的睡眠习惯中找到了乐趣。”

 

“别讽刺我,闪儿。”

 

暮光似乎没有理睬她的话,问道:“所以,这个周末你想找个时间开始吗?”

 

“我没空。”余晖吐了吐舌头,就像要吐了似的,“我找了份工作。”

 

thumb_up64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原作向作品合集

    Belaris

  • 小马国女孩

    魔法师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