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信客DreamPie
信客DreamPieLv.2
独角兽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永不消逝·欢笑

chrome_reader_mode 9,710 event 2 月 6 日 thumb_up 14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532 forum 9 collections_bookmark 4 star 5 file_download 6

让人欢笑,挺不错的。不过,事情往往不会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当事情并没有按照我们所设想的发生的时候,我们当如何自处?是放弃自己的想法,还是继续坚持呢?这篇文章就给我们带来了这样一个故事,让我们能知道,一开始的困难,有多大
——剑使者

        每个人都有感到孤独的时候,在小马国也一样。那么,我们每次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感到孤独的呢?

        这篇文章将献给所有被嘲笑过、误会过、冷落过的为理想而坚持奋斗的人......

不喜速喷,请勿互喷,尽量保持一个和谐的距离。你们的差评是我进步的源泉。

 

 

        微笑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动作,可这对我来说,却有着特别的意义。

                                                               ——萍琪派

        有一匹粉红色的小马驹,她的家住在采石场,每天的工作就是将这儿的石头搬到那边,或是将那儿的石头搬到这边——至少对于她来说就是这样。

        这样的工作确实很无聊,可她们家祖祖辈辈都是住在这儿,干这一行的。她也没什么怨言,可她就是感觉,生活...似乎少了些什么...

        和往常一样,她和她的姐妹们划分好各自掌管的区域后便开始了新的一天。新的一天,重复着同一个工作的一天,无聊的一天。

        现在在她眼前的是一块大石头,不过这块石头并没有什么特色,因为它长得特别像...石头。也许在它灰黑的表面下会藏着一些价值不菲的宝石呢?这也说不准。但她现在的任务不是把它砸开,而是把它送到指定位置。

        她一鼓作气将这块石头推动了三分之一的路程,然后便感觉有点累了。可能是累了吧,虽然她还有力气可以让石头再滚动个四分之一的路程,但她就是想歇一下。

        她抹去头上的汗,叹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天空。可那一眼望不到头的层层叠叠的乌云却将天空遮了个严严实实。她看不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也没有什么丰富的想象力将乌云想象成有趣的东西,再说她也不知道什么东西才算得上有趣。

        那就是挂在天上的石头吧,只不过里面装着水,当小马把它砸开时,水就会洒下来。嗯,应该就是这样。不过能将石头搬到天上去的小马一定很累吧。

        她看了看自己眼前的这块石头,又看了眼指定运送到的位置,还有三分之二的路程在等着她呢。当然,她要运送的肯定不止这一块石头,但一天的时间还长着,她还可以偷会儿懒。

        远方忽然传来一声巨响,所有的鸟兽一同惊起,带动了整个采石场。而所有的小马肯定也都被惊到了,因为她也不例外。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大的响声,这就像是远方的高山崩塌了一样。

        可事件还没有结束,因为随着巨响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道迅速扩散的彩虹波。她盯着这道神奇的彩虹波,莫名觉得十分有趣,就像是找到了一块稀有的矿石一般。她的嘴角则随着彩虹波的扩大而上扬,这一切都发生在不经意间......

        声响停止了,彩虹波也殆尽了。天空中的“石头”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露出了湛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让小马们的心情舒畅了许多。而在这显得格外安静的采石场中,一匹粉红色的小马驹还沉浸在刚刚的那道彩虹波中。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彩虹。

        接着,她放下手中的工作,离开了自己掌管的这片区域,她想看看其他小马是否也露出了笑容。

        然而并没有,她的姐妹们和她的父母都没有露出笑容,甚至连一点迹象都没有。

        这样可不行啊,她们一定是没有看到彩虹,没错!一定是这样。可是她并不会制造彩虹,彩虹里的成分她也不清楚,幸好她并没有想着要去造彩虹——这是由于她找遍了采石场里所有的石头后发现符合条件的太少而放弃的。

        但她并没有放弃让小马们露出笑容这个目标。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想看到她们的笑脸。

 

 

        彩纸、气球,对于她来说就是办派对的必需品。她忙碌了一下午,终于看到了她最想看到的东西——大家的笑脸。尽管每一张笑脸的背后都有着许多复杂的含义和故事,但单纯的她没有去考虑这么多,她只要知道,这是她们发自内心的真正意义上的笑就够了。

        这,就够了。

        她叫萍琪派。

        现在她已经不在那片采石场了,她决定离开那里,去世界各地传播欢笑,她想要看到更多小马的笑容。

        要知道,一个未成年的小马驹独自在外面闯荡是很危险的,但她的至亲包括她自己在内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

        萍琪派回过头来,最后望了眼即将离开她视野的家,然后整了整背上的行李,加快了前进的脚步。至于下一站是哪里?她也不清楚。

        她的脸上还保持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昨天晚上派对的成功及获得可爱标志时的喜悦仍然历历在目。说实话,她已经很期待她将到达的下一个地方了。

        这是她头一回离开自己的家,独自去未知的地方。可类似于担心和害怕的这两种情绪在她身上却完全找不到一点影子,她表现出来的只有好奇,对世间万物的好奇。

        各种对大自然有着独特见解的传说开始在她的大脑中浮现,这是她家乡那边流传的传说——她的奶奶跟她讲的,她的父母跟她讲的,她的姐姐跟她讲的......

        时光,在她的足下缓缓流逝;夜幕,便在时光流逝的过程中悄然降临。还好她在中途加速了几次,不然她很可能到达不了这里——一个叫不上名的普普通通的小镇。

        “打扰一下,你知道这里有哪些地方可以住宿吗?”萍琪派拦下一匹路过的小马。

        但那匹小马只是草草地指了一个方向,便要离去。

        萍琪派望着他指的方向,完全不明白他的意思,因为那里有很多建筑,而且看上去都不像是可以住宿的地方。

        她赶紧追上了那匹小马,再次问道:“抱歉,我好像有些不理解...”

        “不理解你可以自己去找啊,别妨碍我!不然又要错过最后一班车了。”那匹小马似乎有些不耐烦,他瞪了萍琪派一眼,离开了。

        “好吧...”萍琪派冲那匹小马尴尬的笑了笑,“也许...我是该自己去找...”

        至于那匹小马在远处抱怨的声音,她并没有听见,也没有注意到...不过这也许是一件好事。

        她向小镇的中心走去,发现这个小镇并不算太大,她一眼就可以看到尽头。可能是因为时间比较晚吧,所以基本上没有几个小马待在室外,但相对于她住的采石场来说,这已经很热闹了。

        不过奔波了一天的她已经没有什么精力去观察这些东西了,她很快的找到了旅馆,并住了下来,至于那些小马对自己年龄太小而露出奇怪的目光她也没过多去在意。这也不值得去在意,对吗?再过几年自己不就成年了吗......

        她已经开始期待天亮,期待着明天的收获了。她想着明天该怎么做,其他小马会有怎样的反应,如果要办派对的话需要买哪些东西......这样很可能会导致她失眠,其实不然,因为当她的思维开始停止跳跃并在那一点上进行不断思考的时候,她便已经睡着了。

 

 

        一大早,当塞拉斯蒂娅公主降下月亮并升起太阳的时候,飞马便开始了他们的工作。当然,他们的工作可不是将一块一块的大石头运送到天空中的指定位置。他们的工作可是很重要的,他们负责降雨,保证地面上动植物的水分需求,所以他们现在的任务便是用雷云——科学点说,这东西叫积雨云——将这一大块区域的上空给铺满。不过他们本来是没有这些事的,这也只能怪昨天那个不知道从哪来的彩虹波把他们好不容易布置的天空全部毁了,所以他们的工作量也只能翻倍了。

        而和太阳同时起来的,可不止那些飞马,还有萍琪派...

        “你好啊,我叫萍琪派,你叫什么名字?”

        “额...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是在问好而已啦。”

        “唔!你好,我叫萍琪派。”

        ......

        也许是因为这里的小马太腼腆了,所以都不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也许还有很多其它因素......总之,萍琪派没有获得任何小马的名字,但这不要紧,这些都是次要的。

        嗵咚砰咚...

        前方有一个运送梨子的小马不小心将梨子洒了一地,现在正忙得焦头烂额的,他可不能耽误了时间,不然会有失信誉的。

        可当他刚把木车扶正时,却发现木车左边的车轮又坏了。他沉重地叹了口气,走到之前木车经过的地方,发现果然有一块刻意阻碍他的石头!他气愤地将石头扔到别处,但心情却没有因此好转。这下可好,这是非要让他迟到不可!

        “让我来帮你吧?”

        然而这匹小马只是瞟了一眼那匹粉红色的幼驹,漫不经心地说道:“随便吧。”声音中充满了烦闷、不信任。

        谁知道她居然真的开始忙起来,他急忙将她赶到一边:“不需要你帮我!”

        “可是我觉得你很需要帮助啊,因为这样可以减少很多你处理这些麻烦的时间。”

        这匹小马又看了她一眼,内心的雾霾散去了大半:“随便你吧,如果你想浪费自己的时间。”

        语毕,他开始修理起那个损坏的车轮,说实在的,这家伙真的要消耗他一段时间。至于那匹粉红色的幼驹,随她玩去吧,毕竟她只是一时兴起的小孩儿而已。

        萍琪派歪着脑袋看着他:“这怎么算浪费时间呢?我不帮你才是浪费吧。”

        “你要是只会在那里说,确实是浪费时间。”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很快,萍琪派便将地上的梨子全部捡回到了小木车上。这种活并不难,她在采石场也没少干,就是她还小,所以花费的时间要长一些。不过与此同时,那匹小马也成功把车轮修好了。

        他的心情从未如此好过——至少现在是这样。

        “这个梨子就作为我感谢你的回报吧。”他露出了一个微笑,由心而发。

        “谢谢,不过你的微笑已经是最好的回报喽!”萍琪派也露出了一个微笑。

        虽然觉得这个粉红色的小马驹想法有些奇怪,但当他看到萍琪派的微笑时,心情莫名的又好了几分。

        “你叫萍琪派,对吧?我叫大梨子。只可惜现在有任务在身,不过有时间我一定会邀请你去我家玩的。”

        “嘻~我已经很满足了,去忙吧,我想你的时间一定很宝贵。”

        “嗯,祝你好运。”

        “拜拜,也祝你好运!”萍琪派冲大梨子挥了挥蹄,目送着他离去。

        而另一边,似乎又有事情发生了。

        “小皮(注:此小皮非彼小皮),这又是你干的?”小皮的母亲指着自己家的窗户责问道。

        “这不是我干的。”小皮盯着破碎的窗户,心里十分纳闷。他才刚回来呀?

        “还不是你!我都在里面找出那块石头了!”小皮的母亲拿出一块石头,“这块石头不就是你昨天带回来的吗?我都给你扔了,你居然又捡了回来,还用它把窗户打坏了!”

        “这...”小皮看着这块石头,有些哑口无言。这确实是他昨天带回来的没错,但后面的事他可完全毫不知情啊,而且这块石头居然还被他妈给扔过!

        “妈!你知道我喜欢这块石头,你怎么还把它给扔了?!”

        “一块破石头而已,有什么好的,又不能卖钱。而且这个窗户你必须得给我解释清楚!”

        “呵!我说不是我干的你信吗?”

        “好哇!你——”

        “啊抱歉,打扰一下,”萍琪派在旁边大概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请问能不能把那块石头给我看一下?”

        这对母子看向她,又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别开了目光,谁都没有说话,石头自然也没拿出来。

        “呣...我很抱歉,阿姨。”萍琪派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其实这个窗户是我砸的,但是...真的很抱歉...”

        小皮点了点头,然后冲他的母亲喊道:“听到了吗?都说了不是我干的。快把那块石头还给我!”

        “额,等一下。”萍琪派发现气氛还是不对劲,她想了想,继续说道,“其实呢,你们可以尝试着好好沟通一下,这些事情就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教你们一个秘诀哦。来,你们先尝试做一个深呼吸。”

        母子俩不约而同的做了一个深呼吸。

        “很好,再尝试着微微上扬一下你们的嘴角。”

        母子俩又不约而同的照做了,然而他们做这个动作才做了一半,就忽然明白了什么,他们再次对视一眼,一起笑了。

        “其实我们很少吵架的,”小皮的母亲解释道,“只是最近遇到了一些烦心的事,所以才没控制好情绪。”接着,她将石头还给小皮,“原谅妈妈,好吗?”

        “...好,其实我也不该用那种态度对您说话的...”小皮低下了头。

        “这样就很好了啦,”萍琪派说着,拿出了一个粉红色的宝石,这是她二姐送给她的,但现在它有更重要的意义了,“给,就当是我的歉意好了!”

        “...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们可受不起啊。”

        “没事的,它一直对我都没有什么用处,不过现在,这就是它的用处。”

        微笑*2

        “妈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待萍琪派离开后,小皮有些不解的问着自己的母亲。

        “这确实很奇怪,我也不太理解。有可能是因为她还小,很天真,但还有一种可能。”

        ......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飞马们的工作也基本完成。

        在住着露娜的月亮之下,萍琪派沐浴着月光哼着小调回到了旅馆。

        愉快的一天。

        柔软的床散去了她一天的疲倦,当她闭上眼睛时,嘴角就有了一丝笑容,很甜。

 

 

        “你好啊!我叫萍琪派。”

        “你好。”

        “祝你今天一切都顺利!”

        “你也一样。”

        “玩得开心!”

        “哼,跟智障一样。”一个不屑的声音打搅了早上的这片和谐。

        “......”萍琪派皱了皱眉头,停止了打招呼的行为。她本来是不想在乎这些言语的,但现在她不得不去在乎,因为旁边的小马都因为这句话而刻意与她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那匹小马叫曲线,就因为昨天下午萍琪派说了实话而怀恨在心——虽然她很不想承认她其实是因为妒忌之心。

        妒忌?开什么玩笑,我会妒忌一个神经病?

        萍琪派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好吧,这没什么,曲线只是心情不好而已。她深吸一口气,小心地问道:“抱歉,我想问一下——”

        “你要是真感到抱歉就别说话!”曲线傲慢地打断了她。

        曲线与这一带所以的小马关系都很好,平时也很少与小马发生矛盾,如果发生了矛盾,那肯定就是另一匹小马的问题。而现在这个“另一匹小马”就是萍琪派。其他小马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该干什么干什么,小孩子嘛,有点矛盾也挺正常。

        曲线一步一步靠近萍琪派,打量着她:“哦~你叫萍琪派,前天晚上来的。不过你拼命在这里宣传自己...令我感到有些奇怪。”

        萍琪派的余光看见旁边有很多小马都在赞成的点头,她有些着急:“不是这样...啊呀!”

        曲线将萍琪派狠狠地往旁边一推,让她直接坐摔在了地上。

        “哎呦~抱歉,我没想到你用四只蹄子都站不稳。”曲线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旁边有一些小马笑了,而其他没有笑的小马看见有小马笑了,便也附和着笑起来。

        “看到了吗?”曲线将萍琪派扶起来,盯着她的眼睛耳语道,“让小马们笑起来是一件很容易的小事,我很轻松就可以超过你。但是,让他们笑起来有什么好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有意义,”

        “当然有,但对你有好处吗?于其浪费精力去干这种事情,还不如多想想怎么让自己活得更好。”

        “小马们的笑容是我毕生的追求,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他们的笑容更能让我开心了,所以这不算浪费精力。”

        “啧啧,简直荒谬可笑,而且没有什么说服力。”怎么可能会有小马有这种追求?这明显是为了说赢我而瞎编的嘛。“我敢打赌,将来你这种幼稚的想法一定会改变,而且到时候你自己都会觉得幼稚。”曲线笑道,“而且你真的觉得他们的笑容可以让你开心?哼哼。”

        说完,曲线后退一步,目光扫过在场的其他小马,又笑了笑,离去了。

        萍琪派也扫了一眼其他小马,他们的各种表情从她那玻璃般的天蓝色眸子中映射出来。基本上每个小马在碰到她的目光时,都别开了脑袋,似是害怕与她的目光接触。她露出了一个复杂的笑容,然后低着头,朝着旅馆的方向走去。

        曲线说得并非没有道理,因为就在刚才,那些小马的笑容并没有让她感到开心。这是为什么?明明自己喜欢看到他们的笑容啊...可...这...好像确实...没有意义,这也确实...在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她有点想家了。

        路边,她看到小皮在向自己挥蹄问好。

        “嘿,萍琪派!你在做什么呢?”

        “哦!我...”萍琪派四处张望了一下,“我在——散步呢!对,在散步。”

        “散步?”小皮跟上来,“你可真有闲心。”

        “那是当然!”她故作轻松,假笑了两声,“不过我准备先回旅馆休息一下。”

        “那我先不陪你了,刚好我也有点事,再见,祝你今天也能有很多收获!”小皮给了萍琪派一个微笑,然后走向另一个方向。

        “也祝你...能有收获...”萍琪派再次低下头,叹了一口气。

        走了没多久,一个满是缺口的小木碗突然出现在她的视野里,挡住了她。她抬起头来,看到了一个乞丐。

        “你有什么不高兴的吗?”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你觉得呢?我一个乞丐还能有什么不高兴的?”乞丐有些不满的看着她。

        “为什么你不能去找一份工作,自己赚钱呢?我是说,难道没有其它东西可以让你高兴起来吗?”

        “我要是能工作,干嘛乞讨?!”这个健全的乞丐一本正经地说着,语气中的不满又加深了几分,“而且你一个小孩懂什么?”

        “可是我现在没有钱啊...”她抱歉的笑了笑,希望乞丐能理解她。

        可是乞丐闻言后只是骂骂咧咧地走开了,并没有丝毫去关注她的感受。

        “要是...”她看向乞丐,歉意的微笑仍挂在脸上,“我将这个镇上所有小马的一小部分钱都偷来给你呢?”

        旁边的小马和那个乞丐都停了下来,疑惑的看向她,随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便又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而那个乞丐也只是继续骂咧着走开。开这种无味的玩笑是想羞辱他吗?乞丐就不要尊严了?

        “对不起...”萍琪派低下头,有点明白曲线为什么会说“让他们笑起来有什么好的”这句话了。

        可她不也没能成功让他露出微笑......这算失败吗?

        应该算吧...

        (吧嗒)

        几滴雨水飘落下来,空中的雷云开始工作了。

        (吧嗒)(吧嗒)(吧嗒)

        一滴、两滴...越来越多......直至彻底打湿她的鬃毛,完全浸透这片大地......

 

 

        这一觉她睡得并不好。昨天她一直在烦恼着这件事,她一直想,想到最后便陷入了发呆状态。等她回过神时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最后只好上床睡觉,可她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那么一会儿,现在又被沉重的敲门声给吵醒。

        萍琪派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天已经亮了,不过雨还在下着,而且估计还要一段时间才能结束。但现在不是赏雨的时候,她必须得去开门了。

        门才刚打开一点,外面的小马便挤了进来,那是镇长,满脸阴云的镇长。

        他没有费多大力便将萍琪派拽了出去,因为她压根就没有什么反抗。

        她一脸不解地看着镇长,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以为带着传播欢笑这个荒谬的理由就可以随便乱来了吗?”镇长扔下她就是破口大骂,引来了不少围观的小马,而那些小马则一脸奇怪地看着萍琪派,奇怪中透露着厌恶。

        萍琪派还是一脸不解,她究竟做什么了?但接下来镇长的一句话却犹如惊雷一般打在她的身上。

        “小小年纪就学会偷东西了?幸好我及时清查了一下钱数,不然还真让你跑了!”

        “可是...我没偷啊...”萍琪派急忙辩解道。

        “还没偷!昨天我都听到你和那个乞丐的谈话了。”一个围观小马正义的站了出来。

        “那是我开玩笑的...”萍琪派的目光在这些围观小马中飞快地搜寻着,终于找到了昨天的那个乞丐,她指向他,急速辩解道,“不信你问他,他一定知道那只是一个玩笑。”

        “谁知道呢?也许她没开玩笑呢?”乞丐看似自语般哝哝着,但声音却大到了足以让在场的所有小马都听见。

        “我真的只是开玩笑,我没偷任何东西...不然你们可以问旅店的老板,她一定知道我没有偷...”

        “或许你只是用某种手段骗过了我的双眼。”老板无情的声音响起,语气中充满了厌恶感。

        “快点说你把偷来的东西藏哪了!”镇长已经没有多少耐心了,因为雨还下着,而他们打伞的却只有少数。

        “我真的没有偷...”萍琪派有些失神。

        “还不承认!”

        “不是我......”她无神的站起来,往小镇外缓缓走去。

        “哼,走啊,最好是别再给我踏进这个小镇一步,滚得越远越好!别再来祸害我的镇子,听到了吗!”镇长冲她吼道。之所以不把她拦下来,是因为她留在旅馆的东西足以把所有的亏损补上。

        不是我偷的……

        “呵,真好笑,传播欢笑?什么幼稚的想法?也难怪她会做出那种事,我们应该体谅她,没有教养也不是她的错,对吧?”

        “你还是太善良了,要我说,这就是她自找的,她必须吃点苦头才会明白!”

         一路上她都可以听见那些杂碎的议论声,可她也似乎没有听见,就像她现在模糊的视线一样。

        也许这一切本就不该开始,她就不该离开采石场的……

        也许真的是自己太幼稚了,居然还妄想着让那些小马和自己一样幼稚……

        也许自己的梦想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笑话,这就不该称之为梦想。如果所有小马都认为自己不对,那或许…真的是自己做错了呢?

        也许…我该回家,扔掉这个可笑的想法……

 

 

        一天?还是两天?萍琪派不记得自己走了多久,她只记得回家的路应该没有这么长,但饥寒交迫的她并不愿意承认自己走错路这一现实。

        她继续茫然的走着,一直向前,意识越来越模糊……

        当她再次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是倒在了一块刻着“小马谷”的木牌前。她强撑着木牌站起来,摇了摇有些昏沉的大脑。她无意中看见在她的正前方有一个小马正向着她走来,但这很不清晰,她有点晕。

        “嘿,你好啊!”

        一声问候,让刚准备离开这里的她定在了那里。她仿佛再次看见了那天的彩虹,神奇而又有趣,令她神往。

        只见她的嘴角扬起一分弧度,如同失忆了一般:“很高兴遇见你,我叫萍琪派哦!”

        微风轻拂,几滴水珠滴落在地,可能是她鬃毛上未干的雨水吧。

————————————END————————————

thumb_up 14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很棒的作品呢,有些人心中总是有美好的理想,但却又被现实给无情地嘲讽和打击,明明是美妙的事情却被批得一文不值,但即使如此,也绝不能忘记微笑,世上总会有属于自己的容身之处,或许哪天,你会发现属于你自己的小马镇。

最后的开放式结尾有点意外,但毕竟大家都知道萍琪的后续发展了,文章并没有阐述萍琪是如何从低潮中走出,而是反过来利用这一点巧妙地为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以及带出要传递的意义,是个不错的设计。

另外给点意见,小皮和母亲吵架那段,以当时的状况他们不太可能会听萍琪派的话照着做,稍微显得不太合理,可以考虑调整。

文章很棒,再接再厉呢~

2 月 6 日
明琪黛茜 Lv.8 天马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小马感觉有了,但是温馨感还没那么浓。

2 月 6 日
甜焙儿 Lv.6 独角兽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都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实的冷酷无情才凸显了小马谷乌托邦理想城的可贵,也是我向往纯真小马社会的原因。萍琪的遭遇就像现实对人美好幻想的摧残,而到了小马谷萍琪这个简单纯真的愿望才真正得到了实现。故事简洁紧凑,伏笔(下雨)不着痕迹,开放式结尾既是美好结局,也引人深思。不过镇子里小马如此刻薄,铺垫感觉不够,可以考虑萍琪在帮小皮母子和好的时候,通过小皮母亲的话来暗示一下。身在黑暗,心向光明,是一个悲伤却充满正能量的故事。

2 月 6 日
信客DreamPie Lv.2 独角兽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回复29944 @梦暮 :

有道理

2 月 6 日
信客DreamPie Lv.2 独角兽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回复29970 @SleepyBelle :

有道理

2 月 6 日
Htear Lv.2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好看,可惜原创很少有人看,为你加油

2 月 11 日
Vilya Lv.2 独角兽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维雅来瞅瞅……该说的前面的都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作者写这篇文章估计也是和自己说经历有关吧……

3 月 17 日
Laughing-Heart Lv.16 陆马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来翻一翻以前喜欢的老文,无论是当初第一次看过这篇文还是现在再看一遍都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太能反映一些现实了(当然正因为贴近生活,更能读出真实,更加地完美,而并非只是一个理想化的动画世界):ftemoji_joy:

21 天前
Inky Lv.5 夜骐
评论 永不消逝·欢笑

作者加油啊!:ftemoji_flutteryay:

21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