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Nightscream

favorite关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两小无猜编年史

第十八章:披萨约会如梦魇

关于本章

assessment 共 13,034 字

publish 于 2018-11-15 发表

pageview 共 535 人看过

chat 共 3 条评论

thumb_up 共 0 个HighPraise


本章评价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小霸王,宝贝儿?”爱塔站在门廊里叫道,“可以下楼来吗?”

“僵尸全都……又死了吗?”小霸王的声音。

“对,宝贝儿!”爱塔亲切地回答道。

楼梯上很快响起了小小的蹄子声,然后蹄子踩在了地毯上。一眨眼,小霸王就出现在厨房门前了。

“那……”小霸王开口问道,“我们晚饭吃什……”当他看到厨房里还站着三个丫头的时候,他的声音顿住了,那一脸开心的表情不知怎么的变得有些迷糊,“呃……嗨,小苹花。嗨,甜贝儿……嗨……呃……飞板璐……”

“你好啊,小霸王!”小苹花开心地回应道。

“嗨,小霸王……”甜贝儿有点羞羞地回答。

“哟。”飞板璐直截了当地打招呼。

“小霸王,宝贝儿?”爱塔说道,“她们仨有事要跟你说,我……这个……我得出去,还有……”爱塔停了一下,朝厨房里看了看,指着那根还放在案板上的胡萝卜,“……我得出去,把这胡萝卜拿到……我……我的卧室去,为了考虑把它怎么办。”

“呃……好的,妈妈。”小霸王有些犹豫地回答。

“……你懂的……因为胡萝卜很……好吃……”爱塔说道。

“我懂的,妈妈……”小霸王说道。

“那好。”爱塔点点头,她快步走向那胡萝卜,把它用嘴轻轻叼起来,然后离开了厨房。

于是爱塔闪了,只剩下四个孩子互相尴尬地面面相觑。

甜贝儿最先开口。“我们就把你们俩单独留下好了……”

小霸王满怀希望地望着甜贝儿。“你是说……小苹花和飞板璐?”

“呃?不!”甜贝儿斩钉截铁,“是你和飞板璐!”

“哦……那、那好吧……”小霸王失望地说道。

“好,那我们这就走了!”甜贝儿宣布,然后她扭头就直接朝窗户走去。“你懂的……小苹花和我。”

“呃……甜贝儿?”小霸王提醒道,“门在那边。”

“哦,我知道!”甜贝儿边说边推开窗户,然后突然跳了出去。

“呀啊啊——噗咚!

小霸王望着窗外,眨了眨眼睛,“我……呃……好吧……”

“我没事!”甜贝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小苹花看看飞板璐,又看看小霸王,然后叹了口气,也朝窗口走了过去。“我猜我也从窗户出去好了……”她跑到窗口,往外瞅了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爬了上去,趴在窗边往下慢慢滑。“哎呀!”

小霸王和飞板璐盯着窗口看,然后扭头互相对视。

“哦……嘿,小霸王……”飞板璐打招呼。

“嗨,飞板璐……”小霸王说道,“呃……我们还是做我们的事吧……”

“呃……对了!”飞板璐扭头朝窗口望了一眼。“你可以稍等一下吗?我得……把脑袋……探出窗外一下,因为……呃……外面空气很新鲜。”

“呃……当然……”小霸王说道。

飞板璐一溜烟跑到窗户前,把脑袋探了出去。“好吧……我现在该干嘛?!”

“找他出去约会!”甜贝儿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听起来充满了哀怨。

“好吧,但我到底该怎么做?!”飞板璐追问道。

“就说‘小霸王,你愿意和我出去约会吗?’就行啦!”

小霸王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那是甜贝儿?她刚刚是不是说……”

飞板璐抬起头来打断了小霸王的妄想,“小霸王,你愿意和我出去约会吗?”

“对!就是这个!”小霸王精神焕发。

“不对,我是说……”飞板璐指着自己,“小霸王,你愿意,和,出去约会吗?”

小霸王的笑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哦,呃……我……这个……也许……?”

飞板璐的嘴撇到了一边,“呃……我不想勉强什么的……我想……我只是觉得,我们可以出去转转……吃点东西……玩点游戏……就这样……”小天马用蹄子慢慢地磨着厨房的地毯。

小霸王稍稍抬起头,琢磨着这提议。“嗯……我确实喜欢出去吃饭……还有玩电玩……”

“那就约会吧!”飞板璐说道。

“……是吗?”小霸王问道。

“呃……当然了。”飞板璐说道,“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离开这房间去……做些别的……做些可以让我们……不这么尴尬的事情……”

“我……”小霸王的声音低了下去,“好吧……这倒是说得通……我们走!”

站在厨房窗户下面的甜贝儿把脑袋缩了回来,忍不住咯咯直笑,两只前蹄兴奋地互相揉着。“太棒了!情况总算有了个很不错的起步!”

小苹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朋友。“你知道吗,我觉得你有点发疯了。”

甜贝儿耸耸肩,“你知道那句话是怎么说的!在恋……那什么之中的小马们总是会干些疯事出来的!”

小苹花皱着眉头,“我非常确信谁也没说过这句话……”

甜贝儿摇摇头,“怎么都好啦!我们得好好跟着他们,好保证一切都进展顺利!”

“跟他们到哪里?”

“哎呀!”

“哦!”

小苹花和甜贝儿扭头正好看到小霸王,他正和飞板璐一起站在离她们一两米远的地方。飞板璐一脸厌烦地眯着眼睛,打量着她的朋友们。小天马身上还背着一幅棕色的马鞍包。

长叹一声,飞板璐摇着头,“看见没,就因为这样,我们才老是拿不到忍者可爱标记的。”

“跟着他们……哪里也不去!”甜贝儿说道,“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会跟着你们俩的!这个……一开始就不会!”

“没关系的,”小霸王笑着,“你们俩跟着我们也不要紧!也许这一路上更有意思呢!”

飞板璐点点头,“没错!……你们甚至可以继续跟着我们,而且继续你们那糟糕的隐蔽跟踪行动!糟糕到你们甚至都觉得还是和我们一起吃个饭的好!”飞板璐朝甜贝儿和小苹花递了个几乎可以说有点哀求的眼神,希望她们能领会关于自己反复考虑之后的不那么微妙的暗示。

甜贝儿使劲摇头,“不!我们绝不能打扰!”

“哦对!你们当然可以打扰!”飞板璐叫道。

“对!”小霸王帮腔,“我们一点儿也不在意……呃……当然……”

小苹花笑了,“也许我们应该跟着!我们四个在一起的话肯定有很多乐子可以……”

“不行!”甜贝儿尖叫着,“这是小霸王和飞板璐特别的一天!我们绝对不能去打扰!”

其他孩子们全都静了下来盯着甜贝儿,疑惑,恼火,沮丧,视线里什么都有。

“呃……那好吧……”小霸王垂头丧气,“我猜那我们这就去……”他扭头看着飞板璐,“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油腻披萨的披萨派对剧场!”飞板璐宣布。

甜贝儿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啥米?!不行!!!”

小苹花呻吟起来。

小霸王的视线在两个小丫头之间来回往返,一脸的困惑。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飞板璐没好气地叫道,“油腻披萨可是有滑雪球!滑雪球!我是说……好吧,我知道我们什么像样的奖品也落不着!不过那可是又有游戏又有大餐!”

“可是那大餐难吃死了!”小苹花恶心地咧着嘴。

甜贝儿目光恍惚,开始打哆嗦了,“还有那些可怕的木偶……我现在都还在做那些东西的噩梦!露娜公主不得不到我的梦里来了好几趟来帮我战胜恐惧!”

“露娜公主?”小霸王好奇地问,“是怎么回事?”

* * *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甜贝儿惊恐万状的尖叫声震耳欲聋,烈焰形成的鞭子在她身边抽得劈啪作响。她紧紧地靠着石壁,火光和黑影在她周围疯狂地舞蹈。

夜蓝色的天角兽在甜贝儿身前巍然屹立,守护着小独角兽的露娜公主昂首向前,目光坚毅如铁。她展开宽大的翅膀,仿佛不可逾越的城墙。

在她们面前,一个庞然大物高高耸立,那东西看起来像是一只两足直立的狐狸,完全由破烂的布料,金属,火焰拼凑而成,浑身上下都弥漫着压抑的恐惧气息。它的一只前爪紧握着燃烧着烈焰的鞭子,而另一只爪子则换成了一根巨大的,烧红的钩子。

“你休想通过!”露娜用无比威严的皇家音量高声宣告,“我乃夜之公主!梦之守护者!黑暗之火无法由汝等噩梦的造物所支配!滚回属于你的阴影去吧!”

巨大的狐狸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一大堆刀子一样的利齿,于是熊熊的火焰便喷射而出。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甜贝儿尖叫着捂住了自己的眼睛。露娜公主的角端一闪,一面盾牌凭空出现,挡住了火流的去路,保护了她们的平安。

火焰消退,露娜放低她的盾牌,她的头角开始闪现出夺目的蓝光。她前蹄翻腾,大声疾呼,“你休想通过!”

* * *

“哦……那……那简直……”甜贝儿几乎哆嗦得说不出话来。

小霸王抬起前蹄揉了揉下巴,“好吧……我还挺想去的……”

“你想去?!”甜贝儿和小苹花异口同声,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小霸王点点头,“我还从来没进去过呢!妈妈说她绝不会带我进去,因为她在我哥哥小的时候带他进去过,结果他做噩梦做了一个礼拜……而且那里还有些限制令之类的……”

甜贝儿和小苹花互相担忧地对视了一眼。

“太棒啦!”飞板璐叫道,“那就这么定了!我们走!”

“好的!”小霸王兴奋地回答,他扭头转向另外俩丫头,很明显还在眼巴巴地望着甜贝儿。“这个……我猜……我们回头见?”

小苹花点点头,“当然,小霸王!呃……祝你们玩得……开心?”

甜贝儿强装一笑,“是啊小霸王,希望你们过得开心。”

“呃……对,”小霸王说道,“我相信和飞板璐这一趟会很……不错……”

“耶!”飞板璐装出一副非常兴奋的样子。“我们这就出发去享受‘不错’的时间吧!”

说完,小霸王和飞板璐就离开家门前,继续朝小马镇开拔了。

小苹花一直目送两个孩子离开才回过头,“你就打算光在一边站着看是吗?!”

“这个……这可是飞板璐的约会!”甜贝儿哼哼着,“我是说……想看看她和小霸王到底处得怎么样,这可是她的好机会!”

“要是他下半辈子都在精神病院里过的话,他还能和谁出去约会吗?!”

甜贝儿皱着眉头,“嗯……所以我们才要跟着他们嘛!我们得保证飞板璐的约会能进行得一帆风顺!”

小苹花无可奈何地摇着头,“我觉得这跟我们之所以要跟过去的理由差了一百万光年,不过算了……”

* * *

兴奋地推开“油腻披萨的披萨派对剧场”的两扇玻璃门板,飞板璐乐滋滋地跑了进去。小霸王紧跟其后,他四处张望着,观察着周围的情景。

昏暗的光线照亮了褪色的红地毯和窗帘,上面还残留着肮脏的棕黑色污渍。拉着帘子的舞台周围是众多空荡荡的桌椅,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桌位旁坐着看起来又郁闷又悲伤的一对夫妻,几乎都没有去碰面前放着的披萨饼。远处的墙边摆放着几排脏兮兮的游戏机台,旁边还有三台滑雪球机和一张歪歪斜斜的桌面足球台,一根断掉的桌子腿下面还垫了一本脏得要命的书本,那书本早就被某种液体给泡烂了,根本不能看。横七竖八摆放的滑雪球机器和那张桌面足球台周围,又是一大堆破烂的玻璃橱柜和坏掉的机器,都不知道那是用来做什么的。而且上面几乎都挂着“故障”的牌子。靠近正门口的地方还有一个大玻璃柜子,里面分了好几层货架,上面摆着大标签写着“披萨”,柜门用破烂绳子简单拴在一起。花里胡哨的便宜塑料玩意儿码放在玻璃柜子里,旁边还放着一位数或者两位数的价签。至于旁边有五六位数价签陪伴的看起来更昂贵的玩意儿全都被灰盖得严严实实。最后,门廊里的光亮还勉强能照亮不远处的好几条黑漆漆的走廊,走廊深处,隐隐约约飘来了孩子们的尖叫声和哭泣声。

在房间正中,看起来是个特大号的充气围栏,上面还打满了蓝色的补丁。在那“围栏”中间,是数不清的五颜六色的彩球,中间还半埋着一只粉红色的独角兽小雌驹,她长着浅粉和暗粉相间的鬃毛。那只独角兽小雌驹的哭泣声无比凄厉,但是周围看来没有谁理会她那揪心裂肺的哭声。

盯着那个“彩球池塘”,小霸王只觉得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顺着后背油然直升发梢。

飞板璐凑到小霸王身边,小声叮嘱,“不管发生什么事,绝不要进那个彩球池,知道了吗?”

小霸王使劲点头,“我绝不进去,飞板璐。”他皱着眉头,仰起头抽着鼻子,“……这什么味儿啊?闻起来好像……呃……陈年的机油和烧焦的纸板……”

“哦!那肯定是披萨了!”飞板璐兴奋起来,“说到这个,我都饿死了!咱们快去点餐吧!”

“呃……那好吧……”小霸王犹豫地回答道。

“好啦就这里!”飞板璐说着一屁股坐了下来,马鞍包从她背上滑落,砰地一声掉在地上。她伸出蹄子,从里面掏出一堆硬币。“在我点餐的时候,你为啥不去玩点儿电玩呢?”

小霸王伸过一只蹄子,尽量抓了一点硬币,“嗯……我确实喜欢玩电玩……”他嘀咕着,把硬币捏在一只前蹄里,开始用三只蹄子蹒跚地走开。

走向排成一排的游戏机柜,小霸王看着那些游戏,大声念出来。“大金刚……超级马力兄弟……吃豆……蜈蚣……宇宙大战……没一个听起来像样呃……哦!这个游戏看起来挺有意思……”

小霸王快步跑到一台大型游戏机前面,机柜上印着“铁血的狂乱崩溃舞蹈!”随着喇叭里动感十足的电子音乐,屏幕下方不紧不慢地飘起一个个箭头。大屏幕上,是一个和本尊一般大小的蓝毛牛头怪,还打着一条很别致的黑色小领带,挂着一个鼻环。他非常豪爽地笑着,竖起了大拇指。屏幕正前方是两块平台,各自安置着八个箭头。小霸王站到了其中一个平台上,把硬币放到一边,从里面拿出一枚。把硬币扔进了游戏机里,屏幕哔哔响了起来,刚刚那个牛头怪出现在屏幕上。

“欢迎来到铁血的狂乱崩溃舞蹈!”牛头怪大声打着招呼,“我就是铁血!”铁血竖起大拇指朝自己一指。

“嗨,铁血先生!”小霸王乐呵呵地说道。

铁血向前倾过身子,“你准备好向你周围的大家证明你最强了没有?!准备好证明你不可战胜了没有?!”

小霸王兴奋地点着头,“准备好了,铁血!”

“我听不见你!”屏幕上的牛头怪嗤之以鼻,把一只手摆到了耳朵边。

“准备好了!铁血!”小霸王更加用力地吼。

“大点声!”

“准备好了!铁……”

“大点声!”

“准备好了!铁……”

“大——点——声——!”

面红耳赤的小霸王开始咳嗽了。

“很好!”铁血表扬道,“现在选你的曲子!”

小霸王深吸了几口气,然后开始看他面前的曲目,他一边往下翻着页一边念着,“‘精神病院暴动’,‘拜托拜托快点停下’……”小霸王顿了一下,皱皱眉头,“‘哦赛蕾丝蒂娅啊,我真的着火了!’……哦,‘迷雾草坪舞会’……听起来好像挺不错的。”小霸王把蹄子按上了箭头。

“选得好!”铁血大力肯定。

“谢谢,铁血先生!”小霸王回答,他踩着箭头,将光标移到难度选择上,把难度改成了“简单”。

“简单?!”铁血叫道,“这游戏可不是给臭小鬼,鼻涕虫或者小丫头片子准备的!”

“呃……对不起,铁血先生……”小霸王的耳朵耷拉下来了,他重新选择了难度。

“中等?!”铁血不屑地哼了一声,“我还以为你真打算秀一秀自己有多爷们儿呢!”

“我是认真的!”小霸王愤愤地坚称,他继续调整难度。

“困难?!真抱歉,我还以为我对付的是个彪悍角色呢!不是看见点儿难度就当了缩头乌龟的连小学都没上的扭捏小鬼头!”

“我都八岁了!”小霸王尖叫着。

铁血继续咆哮,“可是,要是你觉得就这样埋没自己的潜能也无所谓,下半辈子都活在没有好好努力过的阴影和郁闷之中的话,那—”

“好啦我懂啦!”小霸王都快哭了。他把困难等级调到了“疯狂”

“这还差不多!”铁血满意地吼道,“要是你能在这个难度下玩通这首曲子,那这辈子你就没有实现不了的梦想!”

小霸王笑了,“谢谢,铁血先生!我就是这么希望的!”

屏幕变黑了,显示出了倒计数。“三……二……开始!”

“一哪儿去了?!”小霸王尖叫起来。

游戏机喇叭中疯狂的节奏开始轰鸣,一大堆指向四面八方的箭头活像是坍塌一样从屏幕上边砸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霸王声嘶力竭地尖叫着,他在平台上抽疯一样跳来跳去,拼命踩踏着所有的箭头。

“可怜!可怜!没用!没中!”铁血的评价声吼叫着,“可怜!没中!可怜!铁血都觉得你还是趁早放弃算了!”

“呼……呼……可我已经尽力了!”小霸王一边玩命地踩着按键一边哀嚎。

“铁血对你简直失望透顶!”

“哇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铁血先生!”小霸王继续绝望地踩踏着平台上的箭头,与此同时,屏幕上的画面变红了。

铁血的声音还在随着游戏机的轰鸣声无情地斥责小霸王。“铁血认为你一无是处!你辜负了你认识的所有小马!包括你的朋友和你的爹妈!尤其是你的朋友和你的爹妈!”

“唔唔唔唔唔唔……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霸王一边哭一边继续和游戏机做着殊死决斗,睁大了泪眼盯着屏幕看。

然后屏幕突然就黑了,“失败!”一个声音伴随着屏幕上粗大的红色字体高声宣布着,铁血忽然露出满脸失望的表情,又跟了一句。“而且你这辈子都是输家!”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霸王嚎啕大哭。

铁血忽然又冒了出来,阳光满面地竖着大拇指,下面还有一行字:“想要重新挑战一次吗?”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唔唔唔唔……”小霸王掏出又一枚硬币,“好吧……”

“小霸王!”甜贝儿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她出现在游戏机后面,急急忙忙地伸出前蹄把小霸王拿起的硬币按了下去。“你究竟在干什么?!”

“哦……嗨,甜贝儿……”小霸王怯怯地说道,他指着面前的游戏机屏幕。“我得再努力一次……这样的话我认识的所有小马们也许就不会对我失望了……”

甜贝儿用力摇摇头,“我才没对你失望!”

“你……没有吗?”小霸王嗫嚅着。

“才没有!我觉得你最棒了!”

小霸王的小脸亮堂了。“真的?”

甜贝儿重重地点了点头,“实际上,我……我……”

“……是?”小霸王的笑脸充满了希望。

“呃……”甜贝儿磨蹭了半天,最后抬起前蹄指着远离游戏机的方向。“我想……飞板璐正等你呢……”

在她指着的那边,舞台前的飞板璐长长叹了口气,那声音又沮丧又恼火。她用前蹄按住了自己的脑门。

“哦……那……那好吧……”小霸王失望地说道,他把剩下的硬币都握在一只前蹄里,再次用三条腿蹒跚地慢慢走回去。

“很好!”甜贝儿在他后面叫道,“我这个……我就离开啦!……我也不会跟着你们的!”说完之后她一溜烟蹿回“快蹄阿雷IV”的机柜后面,一只呆若木鸡的陆马丫头正在那里等着。

“你、你、你刚刚都差不多了!”小苹花难以置信地挥动着蹄子大喊道,“只要再多说一句话,一句话而已,你就表白成功了!结果你就这么让他走开了?!刚刚你甚至都鼓励他了!”

甜贝儿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小苹花!这可是飞板璐的甜蜜约会!要是我在她的甜蜜约会里跑去朝小霸王表白,那她会有什么感觉?!”

“如释重负!!”小苹花尖叫道。

“我绝不会毁了他们俩这浪漫美好的特别一晚。”

小苹花翻着白眼,瞅着油腻披萨店脏兮兮的地毯,窗帘,墙壁,还有天花板。“我觉得他们俩这一晚都已经糟得不能再糟糕了!”

拖着沉重的步伐,小霸王慢腾腾地走回了飞板璐的桌子那边,把他的硬币扔在上面。“呃……嗨,飞板璐……你点好餐了吗?”

飞板璐无精打采地摇着头,“没,连个招待的都还没出现呢……”她叹着气,“该不会是因为根本没什么顾客来这里才会……啊,总算来个会说话的了。”

这时候小霸王浑身一哆嗦,吓得“啊!!”的一声。出现在他们身边的是一……一块足有小马那么大的披萨饼块,长着一张只有精神病院里才能见到的那种笑脸,下面深处四条黄白相间的腿,一刻也不停地踱来踱去。

小霸王跳上了飞板璐旁边的凳子,心惊胆战地看着那只打扮成披萨饼块的店员小马,开始哆嗦个没完。那装束的笑脸上,其中一只眼睛被一根线吊着晃来晃去,线的另一端则是一个黑黑的空洞,很明显是那眼睛过去曾经所在的位置。随着店员蹦来跳去,另一只眼睛也在蹦来跳去,上下乱翻。披萨饼上面还有个数字,只不过被菜叶子和污垢给盖得根本看不出是几。

店员凑近了,小霸王一脑袋把脸埋进了飞板璐的翅膀里,浑身抖得活像是筛糠。飞板璐没好气地瞪了男孩子一眼。

“哦~~~好甜蜜啊~~~”那套装扮里发出了稍微有些沙哑的声音。“你们俩在约会吧?”

飞板璐叹着气,“对……”

“啊~~~清纯的爱恋!”

飞板璐只是翻了翻白眼,“我们可以点餐了吗?谢谢!”

“当然!二位想来点什么?“

“两杯汽水,谢谢。”飞板璐说道。

披萨饼块继续蹦蹦跳跳,“棕的还是绿的?”

小霸王回过了神,“棕的?哦……就像是可口可乐或者是德芙那样的?”

“当然啦孩子,就跟那些差不多!”

“我来棕色的!”飞板璐说道。

小霸王笑了,“那我要绿色……”

飞板璐飞速地捂住了小霸王的嘴巴,“他也要棕的。”

披萨饼继续蹦蹦跳跳,“二位想吃什么?想不想尝尝油腻披萨最棒的披萨作品啊?!绝对能满足你们对美食的追求!”

“哇哦!”小霸王惊呼起来,“这听起来真是太棒…”

飞板璐浑身一个激灵,“我们就只要一份起司披萨,谢谢!”她赶紧打断了小霸王的话。

“两杯棕色汽水和一份起司披萨,马上来!”披萨饼块飞速转过身,装束的一个角把桌子差点没撞翻过去。

砰!

当桌子晃来晃去的时候,小霸王给吓了一跳,然后他转向飞板璐,“那个‘作品’有什么不对的吗,飞板璐?”

“那东西里面有些材料,严格来说根本就不是蔬菜……甚至连食物都算不上……”

“哦!……那绿色汽水呢?”

飞板璐摇摇头,“你不会想知道的……反正我是不想知道!”

“呃……那好吧!”小霸王咧着嘴,他无所事事地东张西望,两只后蹄在椅子下面有点紧张地前后摆动着,“我……呃……我猜我们就先等着上菜,好好聊天吧?”

飞板璐的眼睛瞪大了,“……哦,快看!”她急急忙忙地指着游戏机台那边,“是电玩哦!也许你该再试试其他游戏!”

小霸王皱起了眉头,“嗯……上一场游戏我可伤自尊了……”说到这里他不由得咧了咧嘴,一条后腿抽搐着,“而且我觉得我的肌肉好像有点拉伤了……”他望着死气沉沉的大厅,看到那些通往房间深处的通道口。“也许我可以去看看那里面有什…”

“骑独轮车的大公主在上啊!不要!”飞板璐惊声尖叫。

小霸王吓得往后一靠,“你……你说啥?!”

“我、我是说……”飞板璐指着玻璃橱柜里那些用途不明的东东,“哦!看!呃……那些东西!……我相信里面肯定……这个……肯定有很好玩的东西啦!”

小霸王仔细观察着那些诡异的玩意儿,“呃……好吧,我确实喜欢很好玩的东西!”他说道。

当小霸王叼起一枚硬币快步走向那些展品的时候,飞板璐在桌子旁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穿行在那堆不知放了多久的破烂展品之中,小霸王仔细观察着没有标着“故障”牌子的展品。他的视线忽然落在了一样青铜的东西上。那是一只大胡子骡子,大张的嘴巴下面是一个盘子,而且还戴着一顶看起来很华丽的大宽檐帽。那双圆溜溜的眼睛里,瞳仁小得像针尖,还不如那眼睛上坑坑洼洼的凹痕大,仿佛在呆呆地瞪着什么很远的地方。如果再考虑到那张合不拢的大嘴巴,这东西的样子就好像看到了远处有什么难以言喻的情景。在它的木头底座上,刻着“淘金”二字。

小霸王用后腿直立起来,前蹄撑着那木头基座。当他更加凑近地观看这骡子的时候,他注意到骡子的嘴上有个扁扁的槽,刚好能投入一枚硬币。于是小霸王把脑袋伸了过去,微微歪着头,把自己叼的那枚硬币塞了进去。

伴随着一阵咯吱咯吱的机器启动声,那骡子开始震动,右前腿颤颤巍巍地抬了起来。小霸王后退一步,重新用四条腿站在骡子前面,看着那东西,认真地等着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骡子用蹄子握住帽檐,微微把帽子抬起来,然后伴随着震动,它的眼睛开始在眼窝里四处乱转。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小霸王有点惊慌地叫道。

没几秒钟,震动愈发狂暴,骡子的一只眼睛忽然从眼窝里弹了出去,另一只眼睛紧随其后。黑乎乎的粘稠液体,好像机油一样的粘稠液体冒着泡从骡子的大嘴里汩汩作响地涌了出来,顺着它的胡子一个劲儿地往下流。

小霸王尖叫起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骡子也尖叫起来了。“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骡子空空的眼窝开始爆出电火花的时候,小霸王已经一溜烟地跑回桌子那边去了。

“哦,嘿!”飞板璐打招呼,“来的正是时候!”她朝两大杯暗褐色的东东努了努嘴,那两杯东西上还插着吸管,旁边还放了一张很大的披萨饼。

小霸王慌慌张张地爬上桌旁的椅子,还在因为刚刚死里逃生而战栗不已,他呼呼地喘着气,努力把语言正常地表达出来。“骡……骡子!……呼呼……黑汤……!呼呼……呼呼……死了!”

飞板璐费解地晃着脑袋,“……算啦,回头再管这个!现在该大吃一顿啦!”

低头看着那披萨,小霸王皱着眉头,那东西看起来有点湿乎乎的,他注意到上面还有某种……光泽。于是他试着伸出蹄子,拿了一块,刚刚拿起来,一块胶冻一样的奶酪就从里面饼里滑了出来,噗叽一声掉在披萨盒子的纸板上。瞪着蹄子上那流淌着厚厚油滴的焦糊披萨块,小霸王又抬起头望着飞板璐,眼睛里一半是不知所措的困惑,另一半是难以言喻的恐惧。

飞板璐耸耸肩,“对,……你,这个……你得把那片饼先卷成一个团,然后整个塞嘴里去,不然披萨里的奶酪会从边角掉出来的……”

飞板璐抓起她自己的那片披萨,开始小心翼翼地把它折起来,于是奶酪像逃跑一样开始从披萨饼的四面八方往外钻,费尽千辛万苦,最后她终于把那东西卷成了一个油光锃亮的球,浓厚的油脂就这样不停地往下流。她飞快地把那个油乎乎的面团塞进了自己的大嘴里,开始像嚼口香糖一样使劲咀嚼它,只是这口香糖也未免太大了。

小霸王放下他那片湿乎乎的披萨壳,又拿了一片,这次他认真地把它团成了一个球,然后学着飞板璐,把它塞进嘴里,开始用力地嚼。

这时候飞板璐已经把那一大块东西咽下去了。“怎么样,好吃吗?”她问道。

小霸王继续费力地咀嚼着嘴里的东西,他的脸有点扭曲了。以无比艰巨的努力,他把嚼了半天的东西咽了下去。“这味道好像……好像悲伤!”小霸王在椅子上开始打哆嗦了,“我现在突然又想起我们上次一块儿在下水道探险的那次远征行动了!”

飞板璐点点头,“是啊……我发现披萨饼配便宜汽水的味道最合适不过了……”叼起了稻草吸管,飞板璐从杯子里嘬了一口。

小霸王也照着做了,当那棕色液体流淌在他舌头的味蕾上时,他的脸开始变绿了。

飞板璐继续说道,“然后你可以去喝点水。”

“从饮水机里?”小霸王指着大厅角落里那台生锈的饮水机问道。一只鬃毛橙色的黄色小雌驹正在往饮水机那边走,可爱标记是三个桃子。小雌驹低下头,用蹄子按下饮水机的按钮,于是喷嘴里马上喷出一股腐烂的墨绿色不明物质,直直地浇了她一脸。

小霸王惊恐的眼睛瞪得前所未有的大,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小雌驹挣扎着蹦跳着翻滚着逃离那个依然在喷涌着不明物质的饮水机,她惨烈的尖叫声简直毛骨悚然。“啊啊啊啊!好疼啊!好烫啊!烧我眼睛啦!烧我舌头啦!救命啊!救命!救救救救救救救命命命命命命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飞板璐摇了摇头,“不!外面有个浇花用的水管,那个饮水机只是用来最后逃生的,因为那时候,你就只能被送去医院抢救了。”

“等等,什么?!”小霸王尖叫着。

“没出什么事吧?”

当小霸王一回头看到那只穿成披萨饼模样的小马站在桌子旁边盯着他们的时候,他又惊恐地尖叫了一声。那只吊着线的眼珠子依然在荡来荡去。不知怎么的,小霸王发现那眼睛似乎是在盯着他,而且开始往一边斜。另一只眼睛则懒洋洋地来回晃动着,似乎死盯着男孩子不放。

“我们没什么事。”飞板璐保证道。

挂着那眼珠子的线最后终于断了,于是眼珠子就掉了下来。只听扑哧一声,正好掉在桌上的披萨饼上面,而且眼珠子依然毫无生气地死盯着小霸王不放。

小霸王张大了嘴,好像又要扯着嗓子尖叫了,但最后什么声音也没叫出来。

灯光开始变暗。

“哦,嘿!”飞板璐兴奋起来,“演出要开始了!”

“什么?!”小霸王惊叫着左右张望,“我们得……”当他往左看到那只披萨小马现在正站在他旁边的时候,望着那空空的眼窝,他只觉得一阵恶寒涌遍全身。

突然之间,舞台上那褴褛不堪的幕布一下子拉开了,露出了一只高大的棕熊,那棕熊浑身上下都是污渍和锈斑,还打着小领结,戴着一顶礼帽。熊低头盯着台下的观众们,露出了某种像是狞笑又像是在抛媚眼的表情。

“飞、飞飞飞、飞板璐……?”小霸王结结巴巴地开了口,“我觉得我还是……”

那头熊忽然踉跄了一下,开始向前迈步,它猛地向前伸出一条腿,拖动它的整个身体,然后又一步,又一步。与其说那是在走路,倒不如说是挣扎着不摔倒。

当那头熊向他步步进逼的时候,小霸王只觉得恐惧如同山崩般迎面袭来。

熊俯下身,凑到一架麦克风前,正好正对着小霸王。

小霸王瞪着那麦克风的表情就好像它随时会爆炸一样。

熊张开了血盆大口,于是里面的喇叭嘶嘶啦啦地响了起来,开始以很不正常的慢速播放预先设定好的录音,然后忽然又变快了,音调和音色都上下起伏不定。“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们们们们们们好!……你叫什么名名名名名名名纸纸纸?”

小霸王如鲠在喉,“我……我……我叫……叫……”

“真真真真真真真是特特特特特太好嗷嗷嗷嗷嗷哦啦!你想不想听吱吱吱日日日日日日日日日……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小霸王玩命地摇头,听着那喇叭里像是鬼哭一样的声音。“哦,公主在上啊……求求你不要……”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熊突然咯吱作响着跪了下来,张开空着的那只前爪伸向了小霸王,握住了他的一条前腿,然后机器忽然捏紧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呀……嘻嘻嘻嘻嘻……”披萨饼小马在小霸王身边尖声笑了,“这只是表示他很喜欢你!而且想成为你最亲密的朋友!永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噶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哦呃呃呃……”

小霸王嚎叫着,玩命地甩着自己的前腿,拼命地想挣脱机器熊的铁爪子。

“不要乱动!”披萨饼小马叫道,“要是你胡乱挣扎,他会抓得更紧的!”

“杀了它!”小霸王杀猪一样嚎叫着,“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

“坚持住,小霸王!”飞板璐喊道,她飞快地抓起桌子上的汽水,一股脑地浇在那只大铁爪子上。

嘶嘶声很快变成了低沉而不自然的轰鸣声,与此同时,那机器爪子开始四面冒烟,喇叭里的声音再次爆鸣起来,“…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

小霸王从椅子上跳下来撒腿就跑,但是那机器野兽紧抓不放,当小霸王朝着那堆破烂展品亡命奔逃的时候,那头机器怪物就被他乒乒乓乓地拖在后面。

当他听到有谁在喊他名字的时候,小霸王的大逃亡稍稍顿了一下,他可以发誓,他听到的不是一个女生在叫他,而是三个女生充满了关切的声音。然后他低下头,发现他正迎面冲向一张非常熟悉,但是绝非欢迎之情的面孔。

正当小霸王直勾勾地瞪着青铜骡子空空如也的眼窝时,他只觉得蹄子下面有什么东西在流淌。然后他才发现那粘稠的黑色不明液体已经在青铜骡子附近的地面上积成了堆,而他却正好冒失地踏了进去。于是他理所当然地滑倒了,摔进了那黑暗的护城河里。

砰隆!

“……割割割割割割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哦哦哦哦哦哦……!”

小霸王很快就踢腾着四条腿爬了起来,这时候他才发现前腿上那只残酷的机器爪子已经不见了。在他面前,那只四处冒汤的青铜骡子正张开大嘴咔咔作响地咀嚼那头恶魔机器熊的一只爪子。而熊正疯狂地挥舞着肢体,像连枷一样在空中甩来甩去,身体上黑烟滚滚,电火缭绕。不管那动作是因为故障也好,还是受了那青铜骡子的影响也好,谁也不知道。

但无论如何,机器熊那致命的爪子总算是松开了。小霸王于是撒开蹄子狂奔,……直冲某条走廊。

“小霸王!不要!”

慌不择路的小霸王抬起头,正好撞上一道白色的闪光,他感到自己被压在了地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有怪物抓住我啦!”小霸王惨叫着。

“小霸王,是我!”

小霸王睁开眼睛,“哦……嗨,甜贝儿!”

甜贝儿低头冲着浑身沾满黑色粘液的男孩子笑,“呃……嘿,小霸王,……约会怎么样-”

“这简直就是我长这么大经历过的最糟糕的事!”小霸王说道。

甜贝儿的眼睛睁大了,“哦,不……”

看到甜贝儿好像很伤心,小霸王急急忙忙地摇头,“哦,嗯……其实也还好-”

咣当!

“哇啊!”

“呀啊啊啊啊!”

小霸王和甜贝儿一蹦老高,互相抱成了一团。他们眼看着那青铜骡子摔在他们几尺之前,那双空荡荡的眼窝闪着鬼火一般的电火花,紧紧的瞪着他们。黑色的液体继续从那张嚼碎了机器熊爪的大嘴里往外流个不停,就好像永远流不完一样。

“一点儿也不好!一点儿也不好!”小霸王的尖叫声回荡在房间里。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橙色闪光冲到小霸王和甜贝儿身边,抓住了他们俩的前蹄。马上,他们就被拖到了油腻披萨的入口,小苹花正在那里为他们把门推开。

“赶快!赶快!”小苹花叫道。

“我已经是最快速度了!”飞板璐大喊道,她身后拽着小霸王和甜贝儿,背上还背着她的棕色马鞍包。

“……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割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

砰!

拖着甜贝儿和小霸王,飞板璐大步流星冲出了油腻披萨的披萨派对剧场的大门,小苹花把门重重在他们身后摔上。

一时间,四个孩子就只是站在门外,享受着夜风的吹拂,和房子里污浊而难闻的空气相比,清凉而洁净的夜风简直令小马心醉。

“那……么,”飞板璐头一个开了口,“现在我们游戏也玩了,晚餐也吃了,我想这约会应该完…”

“完……美!当然啦!当然很……很完美!”甜贝儿尖叫道,“天呐!我想你们俩的美好约会接下来也该去下一个地方啦!”

小苹花和飞板璐不约而同地呻吟起来。

“去?”魂不附体的小霸王忽然起死回生,“对!去!去!这就去!”

小天马摇摇头,盯着甜贝儿看。甜贝儿回视着她,眼里充满恳求之情。

飞板璐长叹一声,转身面向小霸王,“那么,小霸王……”她开口说道,“我想我们可以走—”

“太好了!”小霸王二话不说就转身快步朝远离餐厅的方向走去。

“你还没听我说完…”飞板璐说道。

“你都说‘走’了!”小霸王的速度已经从快步走变成了小跑。“这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1
回复 第十八章:披萨约会如梦魇

阳光总在风雨后。

2018-12-25
#2
Dim  陆马
回复 第十八章:披萨约会如梦魇

原来有这种地方吗?马国

2019-06-12
#3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第十八章:披萨约会如梦魇

回复#2 @轮回 :

怪诞小镇 +玩具熊五夜怪谈梗

2019-06-12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