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两小无猜编年史

第十七章:当机立断下决心

关于本章

assessment本章共 6,698 字

publish于 2018-11-15 发表

pageview共 496 人看过

chat共 2 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5 人评价

4.8 star

5
80% 4
2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四周是米黄色的墙壁,蹄下是坚硬的木头地板,对面是厨房的柜台。爱塔僵立着,注视着。面前是一块长方形的案板,以及两根胡萝卜。胡萝卜,她琢磨着,她本来应该把它们给切丝,不然就是切丁,她记不起来了。她越是瞪着那两胡萝卜看,就越是不知所措。过了几秒钟,她想起来了!

对了,就是这样,我本来是打算这么做的来着,我要—飞板璐对小霸王表白了。

……于是就又忘了。不管她刚刚灵机一动想到的是什么,现在都忘光光了,而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卡在这里的。就呆呆站在这里瞪着这俩胡萝卜,努力回想起她一开始到底为啥把它们拿出来,本来打算用它们干嘛来着。

她猜想自己是不是可以用它们来做些……什么,就好像它们应该的用途一样。这俩胡萝卜也许是用来做菜的……或者是做饭的。

不,等等……这太荒唐了!小霸王当然不能光吃胡萝卜,他一顿饭怎么能只吃胡萝卜!而且这胡萝卜根本就不能用来当饭!我把它们拿出来是为了—飞板璐对小霸王表白了。

……

又想不起来了。

来去如电,快如流星。爱塔又重新盯着胡萝卜发呆,琢磨她到底打算用它们做什么了。她不由得怀疑从此这没准儿就是她的命运,冥思苦想,好容易快想出点子来的时候就在最后一刻啥都忘了,仿佛地狱里那块永远推不到山顶的滚石。

不,等等……这太蠢了。不就是胡萝卜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只不过要…飞板璐对小霸王表白了。

……

活见鬼。

爱塔继续呆呆地盯着胡萝卜,直到一阵疯狂的敲击声把她从茫然中唤醒。

哒,哒,哒,哒!

房间另一侧,一面木头边框的拱形大窗户外面,一只很眼熟的橘色小天马正冲她挥着蹄子,努力把爱塔的视线引过来。

“飞板璐!”爱塔惊叫着,她快步走向那扇窗户把它推开,“谢天谢地你来了!”爱塔抱起飞板璐,笑得无比灿烂,她把小天马放在蓝色地毯上。“拜托告诉我,我该拿这些胡萝卜到底怎么办!”爱塔说着,朝厨房柜台指了指。

“呃……我们能一会儿再去担心那个吗?”飞板璐问道,“这个……我们有些……麻烦,是关于……小霸王……”她张望着厨房,“他不在,对吧?”

“他在楼上呢……是关于我要切胡萝……我是说,是你向他表白的事?”爱塔问道。

飞板璐重重地长叹一声,“他跟您说了,对吧?”

爱塔点点头,“对……而且他看起来对此相当的……迷惑。”爱塔指了指自己,“连我都搞不明白!我是说……有谁会向他表白,我是一点儿都不奇怪的,可我没想到会是你,飞板璐!”

“我才不会!”飞板璐叫道。“我是说,我才没有!我是说……”飞板璐咬牙切齿,一声沮丧的长嚎。“呃呃呃呃呃啊啊啊啊!”

“我的意思是,我只是以为甜贝儿才是喜欢小霸王的那个……”

“哦,可比‘那种喜欢的喜欢’差远啦!”飞板璐赞同道,“实际上更像是那种喜欢的喜欢的……”

“不许再说那个词!”甜贝儿怒吼着。

“呃……可是现在这不重要啦!”飞板璐说道。

爱塔顿了一下,把头探出了窗外,然后她看到甜贝儿和小苹花就站在窗外,正好在她下面。

“呃……嗨。”小苹花打招呼。

“嗯……嘿,呃……妈……”甜贝儿结结巴巴地说,她的眼睛忽然瞪大了,在面前来回挥舞着前蹄。“呃……我是说,小霸王的妈妈!不是我妈妈!……我已经有一个了!”

小苹花扭头瞪了甜贝儿一眼,“好啊,继续乱来吧,还嫌不够乱是吧!”

“哎呀……”甜贝儿转身怯怯地望着小苹花。“对不起,小苹花,我没想……”

“孩子们,”爱塔打断了话,“你们俩怎么会在我家厨房窗户外面?”

“这个……”甜贝儿说道,“我们个头太矮了,靠自己够不到窗户,所以我们把飞板璐抬上去,然后……”

爱塔摇摇头,“不,我是说,为什么你们不走正门?”

“哦,对……”甜贝儿的小脸稍稍红了起来。“我们正尽量躲着小霸王,想先把问题解决了再说……”

爱塔转身盯着飞板璐,“是关于你的表白?”

飞板璐只是一声沮丧的长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嗯……关于那个嘛……”甜贝儿有点尴尬。

“嘿!”小苹花叫道,“我们就不能进去再说吗?就站在外面说话实在是挺尴尬的……”

爱塔点点头,俯下身把小苹花和甜贝儿都抱进了她的臂弯,然后把两个小家伙轻轻地抱了上来,放在厨房的地板上。

爱塔盯着甜贝儿看,然后盯着飞板璐,“那……我是说……这就表示,你们俩都喜欢小霸王?”

“什么?!”飞板璐叫道,“不!我才不喜欢小霸王!”

“我还以为你真喜欢小霸王呢!”小苹花说道。

“什么?我……好吧……喜欢……我猜我的意思就是这个,但不像是那种……喜欢……嗷!现在我也开始恶心这个词儿了!”

爱塔有点莫名其妙地看着飞板璐,“所以……嗯……你是在对自己对小霸王的感情而迷惑?”

“什么?!不!”飞板璐尖叫着,“我一点儿都不迷惑!”

“那……么,你确实喜欢他?”爱塔问道。

“哦哦哦哦哦嗷嗷嗷嗷!”飞板璐仰天长啸,“拜托,小霸王和我就只是朋友,就这样而已!”

“可小霸王说你对他说……你迷恋他?”爱塔问道。

”我根本就不是故意让小霸王听到的!“飞板璐加重了语气,“我只是在告诉甜贝儿该怎么向小霸王表白,好让她别拖拖拉拉的,就直接去告诉小霸王她心里的感受就好!我根本就不知道小霸王居然就在那儿把我假装的一点儿都不真的告白给当真了!”

“哦————!”爱塔眼睛睁大了,嘴唇也稍稍咧了起来,就好像卸掉了千斤重担似的。“这就听起来合理多了。”

“反正不管怎么样,”飞板璐继续说道,“我觉得现在甜贝儿只要直接上去小霸王的房间,把她的感受告诉他就好啦!”

甜贝儿扭过头,冲着飞板璐微微眯起了眼睛。“而我也说了这只会让小霸王更加不知所措,因为他得应付两个女生都说她们喜欢他这回事!”

爱塔皱着眉头,“对,现在还是别直接上去告诉他的话,他还在琢磨飞板璐的告白呢。谁知道要是俩女孩子同一天都朝他告白会不会把他给搞得精神崩溃掉。”

“好吧!”飞板璐叫道,“这简直蠢透了!我已经烦死了!我这就上去告诉小霸王这都是一场大误会,我只是在教甜贝儿怎么表白就好啦!”

“不行,不要!”甜贝儿哀求着。

飞板璐重重叹着气,“这次又是为啥?”

“要是你告诉小霸王你只是在教我表白,他就会知道我喜欢他了!”

“哦,哇哦!”飞板璐嘲讽地装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这实在是太恐怖了,对吧?”

爱塔弓起了眉头,打量着甜贝儿,“为什么让小霸王知道你的感受会不合适?”

甜贝儿眉头紧锁,“我不……不知道……我是说,要是小霸王对我不是同样的感情呢?!”

“什么?!”爱塔惊叫着,她不由得笑了起来。“亲爱的,你在担心的真的就是这件事?!”

甜贝儿使劲点点头。

爱塔忽然又皱眉头了。“等等,你是说……你真的觉得你的告白可能会被小霸王拒绝吗?”

甜贝儿又使劲点了点头,“我……我还没做好伤心透顶的准备呢!”

爱塔抬起头朝小苹花和飞板璐望去,“这个……她没开玩笑吧……她是认真的,对不对?”

两个小丫头的脑袋使劲上下点了点,同时伴随着悲伤而沮丧的“嗯哼”一声。

“我……”仔细琢磨着当前状况,爱塔的声音低了下来。她的思绪挣扎着,就好像在想着什么和熟知的事实完全相反的东西。“好吧……那还……我猜……这确实很麻烦……”

“呃呃呃呃哦哦哦哦!”飞板璐忍无可忍地嚎叫着,“真是蠢透了!”

“妈?”

当小霸王的声音从楼上传来的时候,厨房里的小马们一下子都呆住了。

“我一直都听到下面有呻吟声,”小霸王问道,“怎么回事啊?”

“呃……没什么事,宝贝儿!”爱塔叫道,“厨房里只是……呃……钻进来一大波僵尸!”

“什么?”小苹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根本就不可能会相信……”

爱塔飞快地伸出蹄子掩住嘴,示意小苹花别说话。“嘘……只管呻吟,大声哼唧!”

飞板璐和甜贝儿互相看了一眼,耸耸肩,然后开始呻吟和哼唧。

“呃哦哦哦哦哦……”飞板璐呻吟着。

“哼唧~~~!”甜贝儿尖叫着。

飞板璐停了下来,对甜贝儿皱了皱眉头,“甜贝儿,你那个……你用不着把‘哼唧’那个词儿念出来,你只要这样……‘喔噢噢噢噢噢噢!’”

“哦,我知道啦!”甜贝儿开心地叫道,“哇噢噢噢噢噢噢!”

飞板璐叹了口气,用蹄子捂住了脑门。“不,你这样不是呻吟或者哼唧……”她放下前蹄,指着甜贝儿。“你这声音里太兴奋了。就……就假装瑞瑞说她没空陪你,因为她有个大订单要赶工,然后你就把你遇到这种情况的叹气声尽可能长地念出来。”

“哦!你是说这样‘呃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

飞板璐点点头,“好多了!”

“伙计们,”小苹花说道,“我告诉你们,这根本就不可能……”

“哦,不!”小霸王的尖叫声,“我该怎么办啊?!”

小苹花用前蹄按住了自己的脸。

“就留在上面,继续玩电玩就好啦!”爱塔喊道。

“呃……你不想让我从窗户跳出去吗?至少我还能去找点帮忙的NPC或者道具啥的?”

“没关系的啦,宝贝儿!”爱塔叫道,“妈咪应付得来!”

小苹花难以置信地摇着头,“没开玩笑吧?他就这么全信了?!”

“……妈?”小霸王又叫道。

“什么,宝贝儿?”

“你是世界上最酷的妈妈!”

爱塔暗自一笑,“我知道的啦,宝贝儿。”

飞板璐撅起了嘴,撅得眉头都皱成疙瘩了,她盯着甜贝儿。“好吧,那,你到底对那个傻小子是怎么看的?”

“嘿!”甜贝儿瞪起了眼睛。

“飞板璐,亲爱的?”爱塔不紧不慢地开了腔。“我该提醒你一下,我还在这里呢。就是字面意思。而且,就算我喜欢你也好,要是有谁说我儿子是傻小子的话……不要在火药桶旁边玩火好吗?”

飞板璐睁大了眼睛,又惊又怕地望着爱塔。“对啊……对不起……我……我改个说法……”

爱塔点点头,“让咱们看看。”

重新望着甜贝儿,飞板璐用蹄子掩着嘴清清嗓子。“你到底对这么爽快就把僵尸闯进厨房的事当真的男孩子是怎么看的?”

甜贝儿弓起了眉头。“要是云宝黛茜跑出来告诉你她今天在小马镇广场和吸血鬼大战了一整天,你会怀疑吗?”

“我……这个……”飞板璐的声音低了下去。“好吧,不会。不过她可是一直都在对付那些不可思议的怪东西来着!而且还老是有不可思议的怪东西跑出来祸害这个镇子呢!相信她在镇广场大战吸血鬼真有那么难吗?!”

甜贝儿心知肚明地咧着嘴,“是白天时间,笨蛋!”

小苹花开了口,“这到底有什么意义了?”

“啊!”飞板璐没好气地叫了起来,“我没词儿了,好了吧!”她郁闷地哼着,“我撤回前言。”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小苹花来回扫视着甜贝儿和飞板璐。

爱塔看着小苹花笑了,“吸血鬼在阳光下可是会化成灰的……所以在空旷的广场上跟吸血鬼大战一整天是根本不可能的啦。”

“哦……”小苹花嘀咕着,“呃……这……有意义吗?”

“妈——?”小霸王的声音,“僵尸都死了吗?……又死了吗?”

“我马上就把最后一个的脑袋砍下来啦,宝贝儿!”爱塔甜甜地喊回去。“剩下的就是打扫一下的事儿!”

“好的,妈妈!”

飞板璐叹了口气,“我们能把心思放在该跟小霸王说什么这件事上吗?我跟他之间的关系现在已经够怪异的了,够尴尬的了,我真的不想再多添事端了!”

“等等……”爱塔开始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低下头紧盯着飞板璐。“你跟小霸王的朋友关系怎么会‘怪异’和‘尴尬’?”

飞板璐眼睛睁大了,“呃……我是说……嗯……小霸王超帅的!我只是不想让个误会把我们俩之间的美好友情给毁了!”

爱塔笑了,赞同地点点头。

“好吧,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小苹花问道。

四只小马苦思着当前情况,房间里一时间静了下来。

甜贝儿最先打破了沉寂,“我知道了……”她的眼睛重新有了精神,声音很平静。

其他三只小马都小心翼翼地看着她,她们以往都习惯了甜贝儿报出自己的点子的时候那股热情无比的劲头。不管她的点子实际上有多糟糕也好,那跟她的热情毫无关系。不过,这一次甜贝儿的声音和表情和以往几乎是截然相反的。

“……是什么?”小苹花谨慎地问。

甜贝儿继续说下去,“飞板璐得跟小霸王出去约个会。”

又一次,房间里陷入了沉寂,其他小马全都盯着甜贝儿,脸上满是茫然。

爱塔的表情最先变成了关心,“甜贝儿,亲爱的,也许你该稍微躺下来休息休息……你现在有点不对劲。”

“不不不,”甜贝儿叫道,“我完全明白我在说什么!飞板璐一定得跟小霸王出去约个会!我和小苹花就跟紧了盯着他们俩。”

“哦!”飞板璐说道,“你是说我去约会,咱们仨就想办法把它搞糟?那样小霸王就会知道他跟我根本就不可能会有结果,然后当甜贝儿最后向他告白,也不会因此有冲突了?”

“嘿!对啊!”小苹花叫道,“真是个好主意!”

爱塔停下来,认真地考虑着这个提议,用前蹄轻轻地敲着下颌。“嗯……看起来还需要一些完善,不过我想这应该能管用的……只是别对可怜的小霸王太过分,我不想你们三个再给他更多精神创伤了,他已经够受的了……”

飞板璐和小苹花紧张地朝爱塔笑了笑。

“不,不,不,不!”甜贝儿叫道,“这派对必须完美无缺!”甜贝儿斩钉截铁,“小苹花和我会在那里盯着,确保一切都正常!”

爱塔马上抬起蹄子,放在甜贝儿的额头上,“嗯……你应该没发烧,但是这话听起来很明显是胡话……我还是觉得你应该……”

“这很重要!”甜贝儿坚持着,“我们决不能破坏飞板璐和小霸王的约会!”

爱塔点点头,“对,我明白。”

“你明白?!”飞板璐和小苹花难以置信地问。

“我们得把甜贝儿送医院,越快越好。”

“听起来很合理。”飞板璐说道。

“我才没生病!”甜贝儿叫道,“我只是……只是飞板璐和小霸王出去真正约一次会,不受打扰,正常发展,那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飞板璐稀里糊涂地看着甜贝儿,就好像她都快淹死在满脑袋的浆糊里面了。“你真的想让小霸王变得那种喜欢的喜欢的……反正就是很多喜欢的那种喜欢我?!”

“当然不!”甜贝儿吼道。

“那为什么你要我去和他真约会?!”

“因为我们一定得确定一下!”甜贝儿说道,“要是我和小霸王真的是最合适的一对儿,但因为你浪费了这次机会,我们就根本不会知道了!我是说……要是小霸王和我去约会的话……那我们都会猜要是他约会的对象是你的话会怎么样!”

“呃……我才不会。”飞板璐嘀咕着。

小苹花摇着头,“对,我也不会。”

“孩子们,”爱塔说道,“你们还有谁记得我提过胡萝卜什么的吗?我相信我得去用它们做什么,可我现在记不起……”

甜贝儿打断了她。“要是小霸王和我现在成了男女朋友,那我们的关系就是个甜蜜的谎言!实际上飞板璐和小霸王才是注定的一对儿,我们不过是在自己骗自己,互相欺骗!我怎么……不,我们怎么能对这样的可能性视而不见?!”

飞板璐的嘴唇微微蠕动着,就好像名为“困惑”的海啸把她卷进了迷惑之洋,“好吧……我只是……等等,什么?”

“哦!我知道啦!”小苹花说道。

飞板璐长叹一声,“至少我们里面有个明白的……”

“甜贝儿想要确定一下你和小霸王不是谎……不是合适的情侣关系!我是说,要是我们不去确定的话,她就得整天都猜是不是你跟他更合适!”

甜贝儿使劲点头,“没错!要是我喜欢小霸王,我是说,真的……就像是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他,那我需要考虑的是他的幸福,不是我的!不然我们的关系只是建立在我的自私上而已!”

爱塔的瞳孔猛地扩散开来,一瞬间,仿佛无尽的黑暗弥漫了她青绿的眼睛。她的表情平静得不同寻常,就好像她忽然明白了一切……不过这一刻很快就过去了,她皱起了眉头,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好像在尽力接受现实。“孩子们,我……我很抱歉,但我想我得躺一会儿……我想……我想我只要给你们点儿钱就好……不管你们是打算做什么也好……我只希望没有谁最后会受伤害,不管是身体也好,还是心灵也好……”

甜贝儿点点头,“当我们想朝瑞瑞解释我们的远征方案的时候,瑞瑞就是这么做的!”

小苹花咧嘴一笑,“而且我们结果总是很好!”她扭头望着飞板璐,“对吧,小璐?”

飞板璐的眼睛稍稍出了神,仿佛凝望着某个很远的地方。“有时候,我晚上躺在床上,回想着我们每天做的那些……”她的眼中微微泛起了泪光。“我都在想,该不会我这辈子就要活在获取可爱标记的无尽远征之中了……”

爱塔忽然从恍然中恢复过来,就好像谁刚刚扇了她一记耳光把她抽醒了。“飞板璐,亲爱的,你需要谈谈吗?”她的声音里充满了担忧。

“没时间了!”甜贝儿斩钉截铁,“我们一定得帮她给这次约会定计划!”

爱塔望着甜贝儿,“对,只要去把之前那句话给纠正过来就好……我觉得飞板璐只要坐下来和小霸王好好谈……”

飞板璐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嘿!如果这是我的约会!这就表示不管小霸王和我一起做什么,我都能决定吗?”

甜贝儿笑了,“当然啦,你得让小霸王见识一下真正的你!”

飞板璐咧开了嘴,“真~~~好~~~”

爱塔摇头叹息,“……我这就去拿钱出来……”她一边嘀咕一边无精打采地走出了房间,暗自叹着气。“至少不用我再做饭了……”

甜贝儿笑得无比灿烂,“太棒啦!所以就这么定了!飞板璐会和小霸王来一次她梦寐以求的最佳约会!我们就能知道他们是不是注定的一对儿了!”

“我们可以帮忙!”小苹花大声疾呼。“也许我们可以通过帮忙策划约会获得我们的可爱标记!”

“哎,对啊!”飞板璐惊喜无比,“最棒的是我还能避免任何怪异和尴尬的情况!”她补充道。

三个小丫头忽然齐齐地把前蹄高举过了头顶,在空中碰蹄。

“可爱标记童子军约会策划师,耶!”

和诣秩序  陆马 #1
回复 第十七章:当机立断下决心

小霸王母亲的黑历史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命运?美好的爱情是否会圆满收场?飞板璐是否会嫁给公鸡?让我们看下一章。

CelestAI  FakeAI #2
回复 第十七章:当机立断下决心

绝对玩脱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