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两小无猜编年史

第十六章:惊慌失措寻补救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5,626 字

publish于 2018-11-15 发表

pageview共 532 人看过

chat共 1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1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如果想找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可爱标记童子军俱乐部小屋里面的气氛,“紧张”可能是个不错的词。尽管在房间里消磨过很长时间,尽管活动之前也勉强考虑过那可疑的安全性,尽管有时候三个俱乐部成员也会打架,俱乐部小屋里的紧张气氛也是非常罕见的。关于某个点子的安全问题这回事几乎从来没有谁会提起,而提起的时候,往往也已经无关紧要了。而争斗往往很快就变成了一团混战,只不过她们仨会在混战一开始的时候互相压着彼此笑成一堆毛球。

而现在的情况和以往大不相同。气氛愈加紧张,没有终结于什么糟糕的远征方案,也没有结束于滚作一团的嬉闹,房间里只是一片寂静。

飞板璐瞪着眼睛盯着甜贝儿,那视线足以把鬃毛烧出烟来,甜贝儿回视着她。小独角兽稍稍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有些可怕,却又满怀歉意。小苹花站在她们俩之间,离激烈冲突的视线只有咫尺之遥。三个童子军周围的气氛如此险恶,仿佛空气都在发烫,但是依然在酝酿,潜藏,就好像离沸腾点还差了几度的热水。

飞板璐开了口,慢慢地,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往外挤。“真……是……好……华……丽……啊……”

甜贝儿和小苹花互相迷惑地瞟了一眼。

“……你以为你究竟在干什么?!”

甜贝儿皱着眉头。“我根本没想!我那时候都傻了!”

“你当然傻了!”飞板璐气哼哼地叫道。

甜贝儿的眼睛睁大了,她被飞板璐尖刻的语气训得缩了起来。

飞板璐继续控诉下去,“我是说……你怎么能像那样朝我乱射魔法?!你傻到什么程度才会像发飙成那样,干出那么疯狂的事来?!”

甜贝儿不吭气,她一直盯着小屋的地面。她用前蹄轻轻地磨着地板,但是嘴里发出的只有一些毫无意义的轻声。

小苹花向前走了两步。“现在还是别只顾着指责了。”她平静地说,“我的意思是,长了虫子的苹果就算再遮着藏着,也不会变成A级苹果的。”

甜贝儿发出了低低的抽泣声。

飞板璐做了个恶心干呕的动作。“呕……你听起来真像你姐。”

小苹花的眉头竖起来了。“我像我姐有什么不对吗?”

飞板璐弓起一边眉头,“她不就是那种没神经的气氛杀手吗?”

“把这话收回去!”小苹花吼了起来。

“等等!”甜贝儿叫道,“不要打架了,伙计们!”她的脑袋又耷拉了下来。“我才是应该挨骂的那个……”

甜贝儿的劝解让房间里再次沉默下来。沉寂,但是依然紧张,等待着下一次爆发。

小苹花叹了口气,“你还是别把自己骂得太过分的好。”

飞板璐点点头。“把你骂得太过分的事情让我来就行了。”

甜贝儿发出一声轻轻的,还有点惊恐的呜咽声,小苹花扭过头瞪着飞板璐。

“飞板璐!”小苹花的声音严厉起来。“不要这样说话好吗!反正她也没真用她的魔法光束打着你。”

飞板璐皱起了眉头。“哦,你这么想吗?咱们就按照语法方式来分析一下她到底有没有打着我。”

小苹花和甜贝儿再次一脸迷惑地盯着飞板璐,面面相觑,就好像对方能有个合理解释一样。看到对面的表情就好像自己在照镜子一样,于是她们又转回来面对着飞板璐。

飞板璐把她的小翅膀尽力伸展开,翅膀尖已经被烧焦成黑炭了。

看着那漆黑的翅膀尖,小苹花和甜贝儿的眼睛睁大了,两个小丫头拼命忍耐着,尽力想找到合适的回答方式来表达她们内心中满怀的同情与安慰之……

“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甜贝儿和小苹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直不起腰。

“哦,你们俩笑什么笑?!”飞板璐吼了起来。

小苹花拼命憋着笑,“你的翅膀……哈哈哈……运气老这么差!”

甜贝儿使劲点头。“哈哈哈哈……我知道,就是这么回事!”

飞板璐恼火地眯起了眼睛。“你们这些家伙真没良心,这得花我多少工夫来打理它们!你们知道我梳理翅膀要费多少工夫吗?!”

“哈哈哈哈哈……”小苹花和甜贝儿的大笑声戛然而止,她们俩皱起了眉头。

“飞板璐,”甜贝儿说道,“我们可不是天马。”

小苹花转向甜贝儿,弓起了眉头。“你是说,‘我们’不是天马。”

“对,这么说也行!”

飞板璐的眉头都挤成疙瘩了。“好啊,真有意思!跟我玩文字游戏是吧!”

小苹花和甜贝儿互相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

“是你一直这么说的,”小苹花说道,“我没觉得这是你在说的那个意思。”

甜贝儿点点头表示赞同。

“哦,得了吧!”飞板璐怒吼道,“我今天已经被轰也轰够了!被笑也笑够了!我要回家了!”她折拢她的小翅膀,大步流星地朝门口走去。

“飞板璐,等等!”甜贝儿着急地大喊道。

飞板璐站住了。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伤害了你!”甜贝儿叫道,“你是我最亲的好朋友!我却用魔法射你!”

飞板璐慢慢转过身,冷眼看着甜贝儿。

甜贝儿继续说下去。“……我只是……只是……一跟小霸王挂上关系,我的脑袋就蒙了,就没法善良地思考了!”

“你的意思是说‘好好思考’。”小苹花纠正道。

“对,我就没法善良地好好思考了!”

小苹花叹了口气,把头低下了。

甜贝儿继续说道,“所以,当小霸王的事把我惹火了,我就稍稍有点失去了理智……”

飞板璐翻了翻白眼,“你没说过吗?”她的声音里满是讽刺。

甜贝儿轻轻地呜咽着回应她。

“喂,”小苹花看着甜贝儿开口道,“我们明白你是真的喜欢小霸王。”

“停,”飞板璐说道,“我们明白你是那种喜欢的喜欢的喜欢小霸王。”

小苹花的眉头弓了起来。“我们真用得着具体量化这个程度吗?”

飞板璐点着头,又展开了翅膀。“说她‘真的喜欢’”——飞板璐伸出一只前蹄,和她的翅膀一起比划着。——“小霸王的那种喜欢应该是……喜欢,再加上半个喜欢。”

“哦!”小苹花说道,“你是说,介于喜欢,和那种喜欢的喜欢之间!”

飞板璐点点头。“对,就是这样!”

“不要再提‘喜欢’这个词了!”甜贝儿尖叫着。

“可是……”飞板璐和小苹花异口同声。

“别‘可是’啦!”甜贝儿的尖叫声更尖了。“我光是在想和小霸王相关的事就够头疼了!别再给我加上什么古怪的句子结构……”

“语法。”小苹花打断了她。

“对!就是这个!”甜贝儿用蹄子指着小苹花,“另外早先我们不是都已经抱怨过这问题了吗!”

小苹花耸耸肩。“我还在想我已经把那些语法问题都琢磨得差不多了呢。”

飞板璐盯着小苹花,咧了咧嘴。“你一直都把这个词念个没完,我可不觉得你想的跟我想的是一个意思。”

小苹花眯起眼睛,瞪着飞板璐。“那你拿你那个‘语法’来造个句看看啊。”

“呃……”飞板璐皱起了眉头,有点紧张地左顾右盼,“我……嗯……”小天马清清嗓子开始朗诵。“车厘子小姐对我发火了,因为我没完成她布置的语法练习作业。”

“嘿!你这是作弊!”小苹花叫道。

“怎么啦!”飞板璐争辩道,“我用‘语法’这个词造了句,而且这句子有问题吗?!”

小苹花怒视着飞板璐。“我不能发出什么光束来轰杀你,算你走运。”

飞板璐和甜贝儿的脸齐刷刷地黑了。

“哎哟……”小苹花回过神来。“对不起,飞板璐……”她低着头说道。

飞板璐抬起了头,瞪着小苹花和甜贝儿,眼睛里充满了怒气。两只小雌驹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气氛再一次紧张凝重起来,两个小家伙开始提心吊胆,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你们俩到底出了什么毛病?!”飞板璐怒吼起来,“你们以为我被追着轰杀很好玩吗?!你们俩知道在你尾巴后面追着个真会用死亡魔法光束朝你乱射乱轰的家伙有多可怕吗?!”

甜贝儿睁大了眼睛,脑袋耷拉下去,盯着地板看。她用一只前蹄刨着硬木头地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小苹花的脑袋也耷拉了下来,但还是怯怯地抬起眼睛望着飞板璐。“飞板璐……对不起,我有点不开心,说了不该说的话。”

飞板璐沉默了,盯着小苹花,片刻后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明白的,对……长了虫子的苹果那啥的……”她扭头望着甜贝儿,慢慢地凑了过去。“那个……嘿,我没想冲着你大喊大叫……”

甜贝儿抬起了头,脸上的表情稍稍亮堂了一点点。

小苹花稍稍笑了起来。“……还有呢?”

“小苹花你就别插嘴了,”飞板璐说道,“现在这很烦的。”

“好吧,对不起。”小苹花哼哼着。

叹了口气之后,飞板璐重新瞅着甜贝儿。“我原谅你了,好吧?只是拜托,下次别再对我发飙用魔法把我轰杀至渣了,好不好?”

甜贝儿一下子笑了,扑过去紧紧地拥抱着飞板璐。

“哦!”飞板璐吓了一跳,她翻了翻白眼,不过还是回应了她的拥抱。“好啦,好啦……”她一边嘀咕一边轻轻拍着甜贝儿的背。“嗷!”小天马抬起头来有几分懊恼地望着加入了热情大拥抱的小苹花。“哦,好啦,我们又是朋友啦……你们俩别再这么如胶似漆了好不好。”

甜贝儿和小苹花放开了拥抱,朝飞板璐笑得无比开心。

“好极啦!”飞板璐说着,转身向俱乐部小屋里面跑去。“现在问题解决了,我们可以回去继续研究怎么才能获得可爱标记了。”

“什么?!”甜贝儿尖叫着,“这怎么能算解决了?!现在小霸王还是在以为你喜欢他!我们必须赶快想办法才行!”

“我们?!”飞板璐叫道,“怎么会是我们想办法?要解决麻烦的是你才对!”

“对!但是这麻烦是你惹出来的!”甜贝儿怒冲冲地向前走了两步,逼近了飞板璐。

“没错,可我又不是故意的!”飞板璐也横眉立目地迎了上去。

“就是这么回事,我们还是得赶快想办法解决才行!”

“我们?!”飞板璐生气地叉着腰。“为啥想办法解决的是我们?!你把你心里对他怎么想的直接去告诉他不就得了!”

“这根本没那么简单!”甜贝儿坚持着,“我们得先搞清楚你对小霸王说的那些话的影响,然后我还得搞清楚我得跟小霸王怎么说……”

飞板璐烦恼地叹了口气,“我们就不能把前面那部分跳过去吗?你就直接告诉他你的感受好不好?!然后他应该就会马上把我那些没大脑的一点都不真的告白给忘光光的啦!”

甜贝儿的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不可能!我敢打赌,他只会变得特别特别紧张!因为他知道他不能只说喜欢我们之中的一个,这会伤害另外两位的感情的!”

“我猜她说到点子上了……”小苹花嘀咕着。

“你说真的?!”飞板璐尖叫起来,她转身望着小苹花。“可我根本就不喜欢他!”

小苹花弓起了一边眉头,“我还以为我们都喜欢他呢……”

“没错!可我不是那种喜欢的喜欢他!”

甜贝儿的眼睛抽搐着。

“好吧,”小苹花问道,“你到底是不是真喜欢小霸王?”

飞板璐皱起了眉头,“呃……不,我觉得我不……也许我们这个是介于喜欢和真的喜欢之间的这个……喜欢……的那种喜欢……”

“已经够了!”甜贝儿的尖叫声划破天空。“我已经对‘喜欢’这个词儿彻底没有概念了!”她抬起两条前腿使劲按着脑袋两边。“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那种喜欢的喜欢的喜欢小霸王了!我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飞板璐苦着脸。“也许我们该解释得更清楚一些……”

“我知道啦!”小苹花欢呼起来。“我可以画张表格!”

“嘿,对啊!”飞板璐也兴奋起来,用前蹄指着小苹花。“帅耶!说不定我们可以获得遣词造句之类的可爱标记!”

小苹花转了转眼睛,小声嘀咕着什么。她快步朝一盒纸张和美术用品跑去。

甜贝儿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身体一歪,躺平在了地上,四条腿朝四面八方伸着。

“这样也好!”飞板璐瞧着瘫倒在地的甜贝儿。“在我和小苹花忙活的时候,你就好好休息吧。”

* * *

推开家门进了屋子,小霸王依然一脸的茫然。他懵懵懂懂地踏上了蓝色的地毯,走进了装饰着美术画的米色门廊。

“妈?”小霸王叫道。

“什么,宝贝儿?”爱塔的声音传来。

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小霸王走进了厨房,看到他妈妈正坐在桌子旁边。

爱塔放下蹄子里捧着的书本,抬头朝她儿子露出了微笑。她的鞍包安安稳稳地放在冰箱旁边,这表示她这一天去逛街购物,已经把所有东西都买好了。

“我想我有女孩子相关的麻烦……”小霸王站在门口说道。

爱塔稍微考虑了一下儿子的话。“你是说,和女孩子相处和感受方面的麻烦,还是你那三个朋友惹了麻烦?”

“嗯……是前一个。”小霸王回答道。

爱塔暗自一笑,站了起来快步朝儿子走去。“好吧,宝贝儿,过来跟妈妈说说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的一个朋友刚刚说了,她很迷恋我……她想让我成为她的‘特别的他’……”

爱塔笑了。“你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孩子,其他小马会发现这一点,也没什么奇怪的……”

“我想也是……”小霸王的声音里很缺乏信心。

爱塔抬起前蹄,轻轻地抚摸着小霸王的脸。“那么,你的一个朋友告诉你,她希望成为你特别的她,你有什么感觉呢?”

“我……我不知道……我想……我想我心里感到挺荣幸的…………可……可我不知道我对她是不是也有一样的感情……”

爱塔的笑容稍微黯淡了一点,但是她依然温柔地注视着她儿子。“好啦,你们俩都还年纪小呢,你和甜贝儿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交流彼此的……”

小霸王摇摇头,“不是甜贝儿。”

“……感受……”爱塔的笑脸垮了下来,变成了呆滞,她低头怔怔地看着她儿子。“不……不是?”声音里一半是怀疑一半是迷惑。

“不是,”小霸王重复道,“是飞板璐。”

爱塔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等等……飞板璐?!”她失声惊呼,“橙色小天马,一脑袋紫毛,还骑着滑板车的那个?!”她边说边指着自己的鬃毛,还模仿着骑滑板车的动作,“那个飞板璐?!”

小霸王皱皱眉头,“除了她之外还有另一个飞板璐吗?”

“只是在确认我们俩说的是同一只小马。”爱塔说道。

“我知道我朋友们长啥样,妈。”小霸王微微眯起了眼睛。

“好吧好吧,可是……她对你表白了?!”

小霸王重重地点了点头。“嗯哼。”

“我……好吧……”爱塔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嗯,我该怎么办?”

“呃……我猜……这个,你们俩应该加深对彼此的感受……?”爱塔回答这个问题的语气活像是小时候被老师叫起来提问一个她不熟悉答案的问题似的。

“好吧……”小霸王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呃……对了!你们可以……你们可以……这个……”爱塔的声音低了下来,她望着空中,用前蹄揉着下巴。过了好一阵子,她又低头看着小霸王,“……你确定那真是飞板璐?”

小霸王叹了口气,“我还是回我房间去玩电玩好了……”他嘟囔着朝走廊里走去。

“等等!”爱塔急急忙忙地追问道,“我是说,你真的确定,是那只橙色毛皮一脑袋紫毛的小天马吗?!”

“是的,妈妈!”小霸王有点不耐烦地叫道。

“我只是在说啊,你可能有色盲症,亲爱的。”爱塔把脑袋伸出了厨房,朝着走廊里的小霸王叫道。“也许我们应该带你去看看眼科医生!”

“我就只有一个长翅膀的朋友!”小霸王大声回答。

“哦……没错……”爱塔一边思考一边自言自语。“呃……我想……我得去做晚饭了……”她小声嘀咕着,“……而且把这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给尽量想明白……”

Dim  陆马 #1
回复 第十六章:惊慌失措寻补救

因为她是喜欢的那种喜欢,所以他对她的喜欢的喜欢是那种她的喜欢的喜欢的喜欢的那种喜欢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