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星辉
星辉Lv.3
独角兽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即兴写出的短文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4,099 event 2 月 5 日 thumb_up 2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02 forum 3 collections_bookmark 0 star 0 file_download 6

  这是一篇即兴想出的短文,可能因此文笔不会很好。最近感觉2020年有些多灾多难,或许是因为接连而来的“大事情”导致的吧。就希望能写篇文来表达一下自己的感想。

  同时祝武汉能早日恢复幸福和欢乐,加油!武汉!

                                                   🌟🌟🌟🌟🌟

  “世界上,不可能没有灾难;但灾难中,总有希望存在。”

  几盏红艳艳的灯笼中冒出了光亮,透过红布驱走周围的漆黑。亮橙色的魔法光引领它们来到了四边刚立好的支架那里,牢牢地被挂在上面以便照亮更多地区。

  那只龙马满意地点点头,依靠念力飞上了天空,身后还有许许多多没有点亮的灯笼。她飞越一座小镇,飞越小镇边上的树林,停在了树林边一条偏僻黑暗的小路上方,远处隐约有一只陆马走来,似乎还驮了一大袋东西。

  她笑了笑,两只龙角亮起了光,那些灯笼一齐亮起,在小路上面呈现出路标的图像。夜空成了亮堂堂的一片,陆马不禁抬头往上瞧去,兴奋地顺着灯笼路标指向的方向飞奔,背上的东西仿佛根本就不值一提。

  “吓死我了,还以为走错地方了。这些东西可得赶紧送去!不然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为什么今年,大家都那么忧心忡忡的呢?往年可不是这样的啊!”她轻盈地降落下来,顺便将一盏灯笼放在眼前,温和又明亮的光映照出她优雅美丽的身躯。她轻舒身体调整自己疲惫的状态,偶然望见远处的几颗移动的明星。

  “看来也不只是我一个没休息呢。”她来到小路上准备再次升空,却见旁边的树丛中隐约传出了微弱的亮光。满心的好奇驱使她走进了树丛中,看到的只有一只幼年的麒麟正拼尽全力点亮自己的角。这只瘦弱的小麒麟始终凝视着自己角上发出的一点红光,它却愣是亮不起来。这时,她身旁突然传来轻轻的跺蹄声。她终于发觉自己身边还有一只龙马,而且还正故意用严肃的眼神扫视她。

  “你……你是……”她看着小麒麟慌张颤抖的模样,嘴角再也按捺不住抽动。她自己就这样突然间大笑起来,弄得小麒麟一头雾水。“开个玩笑而已,你还挺努力的嘛。”说罢,她从身上掏出一个小袋子,在其中找到了几块糖果递给小麒麟。“早知道我就多带点了,一个小家伙瘦弱成这样,肯定吃了不少苦吧。”

  “其实……我有名字。”她颤颤巍巍地结果糖果,将它们统统一口塞到嘴里,鼓着腮帮子回应:“叫我春依吧。”

  “行啊,小依。我是嘉瑞堂堂,这名字奇怪吗?”

  “我觉得很好听啊。”

  她们沉默片刻后齐声大笑。“我爸不怎么会起名字,你还是第一个觉得我名字好听的马呢。”

  “真的吗?”嘉瑞微笑着将脸贴近春依,竟感受到了无限的悲痛。龙马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一般的悲痛。

  “你怎么了,小家伙?需要我送你回家吗?一只小麒麟可不适合在大半夜里独自出门。”她尝试用平和的语气获得春依的信任,但这只小麒麟只是趴在地上仰望星空。那些星星在夜幕上如同珍珠一般,光芒微弱却耀眼,而这深深地吸引了她。看到这般情景,嘉瑞忍不住伸出带鳞片的蹄子去挠她,她们打了好几个滚,笑声在树林里久久不散。春依趁她不注意,用后蹄绊住她的长尾巴,这才勉强挣脱开,但最终仍敌不过魔法。她被嘉瑞用魔法举在半空中,好在她很快便被放了下来。

  “现在能回我话了吗?”嘉瑞调皮的冲她眨眼,带她到小路上用更好的视野观星。然而,刚才的欢笑并未长存,春依不久后便颓丧地坐下,依靠着那盏灯笼。

  “我没法回家了。”

  “为什么?小依……”

  “我不叫小依。”

  “这就是个昵称。”

  “好吧。”

  嘉瑞焦急地挠头上的鳞片,将所有灯笼的光熄灭,只剩下刚才她用来照明的那一个。“你要去哪儿?你自己都不回家,还好意思说我。”她听后忍不住去乱摸春依的脑袋,让这个古灵精怪的家伙赶忙跑开。“拜托,要是以前我现在早回家了,你知不知道加班有多难?况且我这工作本来就有些……乏味。”春依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一次将目光转向了那些星星,这让嘉瑞来了兴趣。她搂住春依的身体,将那些星星一个个指给她看。

  “你知道吗,那些星星都是有名字的。”

  “什么?可是……那些星星……数以万计!”

  “没错,但它们的确都有名字。”嘉瑞细心地对春依说明,尽量让蹄子举高一点。“你瞧,那颗星星叫翡玉,那一颗叫紫薇。还有一些星星的名字就是美好的品性,就好比纯真、善意等。”

  “这些不是你瞎编的吧,妈妈从未和我讲过。她可会讲故事了!”“你妈妈当然不可能和你讲,这只有龙马才知道。”

  那只小麒麟瞬间蹦了起来,盯住了嘉瑞的两只龙角,眼中取代忧伤的是无限欣喜。“龙马?!就是传说中那个‘住在云端的种族’吗?!小马们都说他们会在新年期间为归乡的小马们照明,或是为大家带去安宁!怪不得你带了这么多灯笼!我的天啊!”突然,她又一脸疑惑地望着她。“可现在已经不是新年了,你怎么还要加班呢?”“谁叫今年那些小马突然都变得特别匆忙。”她刚打算回答转身离去,猛然发觉春依的神情开始不对劲,这令她开始不知所措。忽然,她眼珠一转,用魔法把春依带到她的背上。

  “既然你‘没法’回家,那就陪我工作如何?”没等春依同意,她们瞬间和许多灯笼一起飞向了远方。春依紧抱着嘉瑞的身子,直到她们处在了高空中。她勉强眯出一条缝,看见她们翻过了森林,直达村庄边界。这时几朵云从她们身边悠闲地飘过,她不禁伸蹄去触碰,咯咯地笑起来。忽然间一粒糖果点到了她的鼻尖,引领她张嘴吃下去。同时一盏灯笼顺便被放下去,照亮一条幽暗的小径,正有一些小马在那里游荡。

  “我倒是挺好奇为什么那么多小马过完年了还那么忙,居然连我们龙马也不得不出动来为他们帮忙了。”嘉瑞在她满意地吞掉糖果后也点点她的鼻尖,让她欣赏下面那明亮的一大片。明亮的灯光中是无数小马繁忙的身影,换作平时嘉瑞感受到是小马们沉浸在过年的喜庆中,为此忙碌不已的欢快;然而这回不知怎的,她只能感受到焦虑和担忧。春依正细细品味糖果的甜蜜,忽觉嘉瑞的眼角流露出一滴晶莹的泪珠。

  “你怎么了?要不要多愁善感的。”“不,别见怪。”她赶忙擦去泪珠,春依坐在云端上。“我们龙马,对情感特别敏感。”春依也随着望向灯光之下,瞬间张嘴惊呼,令嘉瑞再次感受到了那悲痛,然而这次它更明显,也更令马难受

  “知道吗,小依。如果你有心事,你完全不必隐瞒。”

  “是啊,你不就是好奇今年小马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吗?”春依咬咬牙强忍泪水,却止不住抽噎。“都是那该死的新型疾病。它开始不过只出现在一个小村庄里,却在几个月内扩散到了村庄周围的好几处地方。”她边说边指着下面繁忙的场景,许多身穿厚防护服的小马将医疗物品搬到马车上,马车飞快地驶向远方,不久便只剩下残留的马蹄声在四周回响。

  “许多小马都被调去救援,甚至连没接到任务的小马……以及其他生灵也去了,包括我的妈妈……她一直在爆发区进行治疗工作,连封信也不寄。后来我和爸爸想去找她,结果我在途中走失了,就一直走到了一片树林里……然后遇见了你。”

  嘉瑞任凭她靠在自己身边抽泣,不时轻拍她的肩膀给予她安慰。“怪不得你没法回家。可你那时为什么不直接说你迷路了?我能送你回去啊。”“我就是觉得即使我回去了,我也没法感受到一点关爱,爸爸只在意妈妈去了,也不搭理我。可你却那么关心我……所以……我……”此时的月亮已经升到了夜空穹顶,她们在云端停留了许久。嘉瑞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这次却非玩笑。

  “你就没有担心过那些染病的小马吗?”春依的抽噎戛然而止,她摇了摇脑袋呆望着嘉瑞。“当然担心过!我才没那么不讲道理!可是他们至少可以抽点时间跟我说会儿话啊!而且我害怕一旦情况严重,那些小马和生灵们,连妈妈她都会……我不敢面对……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样……”

  “快点!我们必须赶紧了!”一声喊叫打断了春依的抱怨,她们不约而同往下看,所有医疗队的小马都已经离去,夜幕下只剩了这两个互相依靠的生灵。“你们现在的任务不可能只是照明了吧。”“如果你听我的话,不再抱怨或担忧了,我才会回答你。”她始终凝视着春依的双眼,直至她微微点了一下头。

  “你的父母不是不愿意搭理你,他们只是以大局为重。你既然自主意识那么强,应该可以照顾好自己。我本来也可以在家里享受,却突然接到了首领的紧急任务,要我们全体出动去为全小马国的生灵提供照明,并给他们带去祝福和温暖。”“可他们急需的是物资,祝福和温暖能帮到他们吗?”

  嘉瑞举起刚才一直在照明的灯笼,在云端上仰望夜空,那些星星似乎伸蹄可触。“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星星的名字吗?”她说罢,指向了远处最明亮的一颗星星,那是如此的耀眼、璀璨,在天边闪烁,它甚至在春依的眼中也闪烁了一下。“那颗星星,叫希望,它可以代表在灾难前永不放弃,抗争到底的希望,也可以代表在遭受打击后仍能对未来生活满怀希望。那些希望会引领着小马们往胜利的方向前进,无论是在多么严峻的情况下。我知道这对你们来说已经耳熟能详了,但是,到了真正时刻,又有多少生灵会想起呢?正因如此,才需要我们去帮他们拥有希望。”

  她们静静地离开云端,降落在早已空无一马的路上。“我们无法预料灾难,但我们可以有战胜灾难的信心。相信我,你爸妈绝对不是不关心你,只是他们现在必须将对你的关心分享给更多需要关心的小马。现在你肯回去找你爸爸了吗?”嘉瑞堂堂紧盯着春依,只见她嘴角显露出甜蜜的笑容,一把扑上去将她扑倒在地。“好吧,好吧!而且恐怕你耽误了工作这么久,再不回去就要扣工资了!”“谁说我耽误了,我刚才不久在给予你希望吗?”

  笑声又一次在夜空下回荡,那时,无数闪亮的星星都看见一只龙马载着小麒麟飞过了树林,翻越山峰,前面还有一盏灯笼引路。同时还有许多灯笼缓缓降临世间,几乎每位小马都能感受到。

  “对了,等我见到爸爸后,我可不可以跟他说一下,再陪你工作一会儿?毕竟你说过你的工作很……乏味。”

  “等他同意了再说吧,你这个不让马省心的小家伙。”

  “都说了我有名字!对了,如果连星星都有名字的话,这些灯笼应该也能拥有名字吧。”

  “那你想给它们起什么名字呢?”

  “我觉得……我们面前的这盏灯笼,可以叫……‘新星永照’。”

thumb_up 2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Eastwind-Bonkers Lv.6 陆马
评论 即兴写出的短文

几个小地方的建议:

1、每段开头空两格。记得在FT上空格要用全角否则不会被保存。

2、关于语言的描写最好(不是一定)独自分段。比如:

“其实……我有名字。”她颤颤巍巍地结果糖果,将它们统统一口塞到嘴里,鼓着腮帮子回应:“叫我春依吧。”“行啊,小依。我是嘉瑞堂堂,这名字奇怪吗?”“我觉得很好听啊。”她们沉默片刻后齐声大笑。“我爸不怎么会起名字,你还是第一个觉得我名字好听的马呢。”“真的吗?”嘉瑞微笑着将脸贴近春依,竟感受到了无限的悲痛。龙马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一般的悲痛。

改成:

“其实……我有名字。”

她颤颤巍巍地结果糖果,将它们统统一口塞到嘴里,鼓着腮帮子回应:

“叫我春依吧。”

“行啊,小依。我是嘉瑞堂堂,这名字奇怪吗?”

“我觉得很好听啊。”

她们沉默片刻后齐声大笑。

“我爸不怎么会起名字,你还是第一个觉得我名字好听的马呢。”

“真的吗?”

嘉瑞微笑着将脸贴近春依,竟感受到了无限的悲痛。龙马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是一般的悲痛。

个人感觉好很多。

至于这么改的原因:语言描写在场景性较强的文段中地位是很突出的,但你目前所采用的这种排版方式不容易让读者看清语言在哪里,并且看起来很晕。

3、还是语言描写的问题,不过这次不在排版而在内容。你的文字不容易让人看出哪句话是谁说的,加一点提示词会好一些。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叙事对象的转换上,尤其是当你对两个主角都用“她”这个称呼时。比如:

她尝试用平和的语气获得春依的信任,但她只是趴在地上仰望星空。

我个人习惯的改法是:

她尝试用平和的语气获得春依的信任,但眼前的麒麟只是趴在地上仰望星空。

当然你可以去找到自己的叙事习惯,但目前这样写真的让人难看懂。

出于同样的理由,“她”这种叙述方式不要一次用太频繁,可以换一些成分来代替人称代词。

目前还没细看全文,也许后面会有时间针对内容写个评论。

2 月 5 日
魔法师T_T Lv.21 站务
评论 即兴写出的短文

努力抗灾的小马并不是天生的英雄,他们也只是一个个凡胎。他们有自己的父母、儿女;有自己的朋友、爱侣,和我们没有区别。但正因如此,他们便更值得被铭记,因为这些无数普通的“灯笼”,正恰如黑夜里的星空,为我们照亮着道路。

希望小春依们能早日见到自己的爸爸妈妈。

2 月 13 日
末世之音 Lv.7 独角兽
评论 即兴写出的短文

作品剧情非常生动感人,也很应景,是篇不错的作品,只不过写作的时候要注意格式啊,每段开头要空两格,这样看起来美观大方,希望能够优化一下

2 月 13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