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两小无猜编年史

第十四章:万般苦痛终得解

关于本章

assessment共 11,683 字

publish于 2018-11-15 发表

pageview共 515 人看过

chat共 3 条评论

thumb_up共 0 个HighPraise


平均星数

3 人评价

5 star

5
100% 4
0% 3
0% 2
0%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坐在课桌后面,爱塔紧紧盯着车厘子。一切又恢复了安静和祥和,不过,某些会让这教室里突然再次变成一片混乱的契机,依然静静地隐藏在什么地方。

孩子们差不多都已经回到原来在做的事上了,小苹花正在认真埋头看书,甜贝儿正在用蜡笔在纸上涂鸦,飞板璐和小霸王正在集中精力做作业。

望着孩子们,爱塔稍稍皱起了眉头。我真希望用不着搞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但是我敢肯定,孩子们都不想被关在这里。不过,大呼小叫的对他们可没好处,或许我还是慢慢等着……

朝外面的钟楼看了一眼,爱塔的眼睛不由得抽了一下。她忽然扭过头,定睛注视着车厘子,眼睛里充满了决绝。好吧,车厘子小姐,或许这里是你的课堂,但是我敢打赌,就坏学生和老师之间的关系而言,我比你有经验多了。爱塔一边想,一边举起了一只蹄子。脸上隐藏着一抹冷笑。

要是你死不放我们离开,那我就只好把这游戏继续玩下去了。

“车厘子小姐,我——好——无——聊——啊——!”

“哦,那你或许应该像其他……像孩子们一样好好看书,或者做作业。”车厘子回答道。

爱塔苦着脸,“我又没有作业。”

“我可以给你布置点儿。”车厘子用警告的语气说道。

爱塔瞪起眼睛,朝车厘子瞪回去。“不,你不能。”

车厘子面沉如水,一言不发。

一点儿都没错!爱塔暗自想道,别以为能拿坐牢吓唬我!你跟我都明白这威胁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不了的了。另外,就算是你给我找了什么事来做,我也没义务对你俯首帖耳。爱塔不由得坏笑起来。实际上,我正好能借题发挥来惹你不爽呢……爱塔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瑞瑞常说的那个词儿是什么来着?……哦对了,灵~~~感~~~!

“其实嘛……”爱塔满脸的不爽忽然变成了假笑。“要是有点事儿做我也不介意……”

“你还是消停点儿好了。”车厘子直截了当地打断了她。

爱塔咬着嘴唇,眉头紧皱,眼睛盯着空中。该死!她看穿我的意图了……这么年轻轻的老师眼神还真尖啊……哦,别以为这就算完了,我的后招还多着呢。

爱塔高举起一只前蹄在空中晃着。

车厘子叹了口气,“现在又怎么啦?”

“我能喝点儿水吗,车厘子小姐。”

车厘子咧着嘴,“我不知道呢,你可以吗?”

孩子们一阵咯咯笑。

爱塔的脸拉了下来。见鬼!你有能耐啊,我早该料到的!“我可以喝点儿水吗,车厘子小姐?”爱塔开始嚷嚷了。

“对,你可以。”车厘子皱着眉头回答道,“而且不许再叫我‘车厘子小姐!’都是成年小马了,别这么大声喊我!”

“乖乖被老师留校的成年小马。”虽然爱塔声音压低了,但是还没低到大家听不清她抱怨声的地步。她小跑到卫生间,伸出蹄子拉开了门。

“还有这次不许摔门!”车厘子叫道。

爱塔黑着脸慢慢把门拉开,然后她一下子喜上眉梢。她意识到这门拉开的时候会吱嘎作响。狡猾地咧嘴一笑,她把拉门的时间拖得尽可能长,让那难听的声音慢慢传遍整个教室。

‘吱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车厘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不过在爱塔故意制造不愉快噪音的时候什么也没说。

等到拉门的声音终于消失之后,爱塔大步走进卫生间拧开了水槽的水龙头,于是这次响起的是哗啦啦的流水声。她用后腿直立起来,歪着脑袋把脸送到水管子下面,把水喝进嗓子里开始用尽全力大声漱口,把水喷得卫生间里到处都是。

“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噗噜——”

“你就不能像正常小马那样喝水吗?!”车厘子忍无可忍地叫了起来。

爱塔扭过头,“我漱漱口又惹到你啦?!”她喊回去。

“我只希望教室里安静祥和点儿,这很过分吗?!”

“好啊,也许有些小马就是忍不住这么闹腾!”

孩子们的脑袋随着针锋相对的两个长辈转来转去,只有飞板璐除外,她依然在埋头奋笔疾书。

紧挨着她的小苹花伸出脑袋朝飞板璐的笔下望去,“……你在……做记录?!”

“哈,当然啦!”飞板璐回答道,“我一定得把漱口这招记下来!”

“哇哦,小霸王,”甜贝儿说道,“你妈妈还真是擅长惹老师发脾气啊……”

“唉,我想没错。”小霸王回答道。

飞板璐从她的记录上抬起了眼睛。“你怎么就没这方面的经验?”

“这可是我头一次被留校关禁闭,”小霸王解释道,“说到这个,我们啥时候才会被关进地牢里去啊?”

三个小丫头困惑地互相对视。

甜贝儿头一个开了口,“学校里哪儿来的地牢?”

“呃……也就是说,没那么大的关禁闭设施,对吧?”小霸王回答道。

飞板璐翻了翻白眼。“小霸王,真正的生活可不像电玩!”

甜贝儿和小苹花点头赞同。

小霸王咧着嘴笑了起来,“当然了,飞板璐,接下来你就要跟我说,就算怪物们有了机会,它们也不会来袭击艾奎斯陲亚了。”

三个小丫头都顿住了。

“好吧,他这话还真说服我们了。”小苹花评价道。

在教室前面,爱塔还在和车厘子吵个不停,两个长辈的声音都越来越高了。

“……要是教室里有个特别闹腾的学生你又要怎么办?!”

“我从来没遇到过哪个孩子能像你这么闹腾的!”车厘子吼回去。

“好啊,那要是遇到了呢?!”

“我绝对肯定那种孩子根本不存在!你是古往今来空前绝后独一无二的奇葩!”

爱塔翻了翻白眼,“切……你太嫩了。”

“拜托——!”七窍生烟的车厘子大步朝爱塔逼来。“要是我跑去你家闹得你跟你孩子不得安宁,你又会怎么样?!”

爱塔稍微想了想,“我肯定会叫你出去,连带所有闹得我和我孩子不得安宁的家伙一块儿带走!”

“哈!是吗?那好!出去!这就给我出去!”车厘子指着门外咆哮。

爱塔一下子笑开了花,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啊,那我就…哦,孩子们~?我们该走啦!”

孩子们一阵咯咯笑,一齐站起身来开始收拾东西。

“……哎?”车厘子小姐一下子回过了神。“不,等等!”她叫道,“我不是那个意……”

忽然校舍的门一下子被撞开了,两只小雌驹从外面冲了进来,正好撞上了爱塔和车厘子。结果她们几个摔成了四仰八叉五颜六色的一堆。

车厘子抬起了脑袋,瞪起了眼睛,不知怎么的,她鼻梁上多了一副蓝色的眼镜。“你们俩有什么事吗?”她被压在最底下,听她问话的声音就知道她憋着一肚子火。

“拜托您一定得把我们藏起来!”珠玉冠冠哭着哀求道。

趴在小马堆顶上的爱塔咧嘴笑了笑,把自己脑袋上珠玉冠冠的头冠摘了下来,她粗鲁地把它扔到小雌驹的头上,尖端朝下挡住了珠玉冠冠的眼睛。然后爱塔才开始从小马堆里起身往外爬。

费了一番功夫,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也从车厘子身上爬了下来。珠玉冠冠站在后面重新把头冠戴好。

“藏起来?你们俩到底在躲谁?躲什么?”车厘子直起了身,从鼻梁摘下白银勺勺的眼镜还给了她,让她把眼镜重新戴正。

珠玉冠冠开了口,“因为要躲开萍……等等,这个站在你旁边的老太太是谁啊?”

爱塔的一只眼睛重重地抽搐了一下,“老……老太太?!”她低吼着。

车厘子差点没憋住笑出声来。

从门口突然探进来一颗长着粉红色卷卷鬃毛的脑袋。“嘿!有没有谁看到了两只特别兴奋特别高兴特别开心的小傻丫头……哦!你们俩在这儿啊!来吧!我都已经给你们俩笨笨小傻丫头准备好了‘猜猜黏黏吃了些什么’的超好玩超级劲爆超超级有意思的游戏啦!”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满脸都是惊恐,活像是看到了什么怪兽。

“呃……我们不行!”珠玉冠冠叫道。

“没错!”白银勺勺说道,“因为我们……这个……正在被留校受罚!”

车厘子疑惑地看着这两个小丫头。“你们俩可没……”

萍琪吃惊地皱起了眉头,“哦不!你们俩干了些什么?”

“我们因为小霸王是个空白屁屁所以欺负他!”珠玉冠冠立刻从实招来。

车厘子不由得往旁边瞅了一眼,浅棕色的雌驹开始发出了宛如食肉动物般的低吼声。“吼………………”

白银勺勺点点头,“没错!而且我们还没接受什么教训呢!”

车厘子皱起了眉头,“可我都已经跟你们俩好好谈过了,而且……”

互相对视一眼,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齐刷刷地扑倒在车厘子面前的地面上,朝她跪下了。可怜巴巴地合着两只前蹄向她一个劲地上下抖。

“哦拜托拜托拜托让我们俩留校受罚吧!”珠玉冠冠一连串地作揖,“拜托,拜托,拜托拜托拜托!哦,拜托!”

白银勺勺活像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我们受的惩罚太轻了!我们不该只被说教就完事!您应该把我们关禁闭留校,至少一个礼拜!”

珠玉冠冠热诚地点着头,满脸都是渴望的笑容。

教室里的四个孩子全都在咯咯笑。

爱塔也在笑,只是她的笑脸不知怎么的感觉特别……狰狞。

车厘子皱着眉头,“呃……好吧,要是你们俩这么坚持的话……”

“我们当然坚持!”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异口同声,她们爬起来撒丫子就往自己的课桌后面跑。

萍琪的表情转眼之间瞬息万变,然后她忽然笑了,“哦!哦哦哦!我也留下来和你们一块儿留校好不好?我是说……关于可以好好教育小孩子别学坏以及不要去欺负跟你不一样的小马的歌,我至少知道两打呢!”

一听到这话,不光是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连车厘子的脸色都慌了。

“我喜欢歌。”小霸王开心地说。

“我也是!”甜贝儿乐了。

“谁会不喜欢好听的歌呢?”小苹花反问道。

“呃……”飞板璐一时想不出该说什么,于是她耸了耸肩。

“成年小马不能留校!”车厘子叫道。

萍琪嘟起了嘴,轻轻地呜咽着。

“那我怎么会在这里?”爱塔哼哼着。

“你还在留校呢!”车厘子吼回去。

爱塔生气地瞪着车厘子。“你刚刚才说…”

珠玉冠冠忽然扭头看着萍琪。“你听见车厘子小姐说什么了!成年小马不能留校!”

“但是这是最棒的好朋友时间啊!”萍琪哀怨着。

白银勺勺也急忙上来帮腔。“你不会不听老师的话,对吧?!”

萍琪叹了口气,伤心地用前蹄磨着地板。“……不,我听老师的话。”

爱塔冷眼打量着面前的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她的嘴唇慢慢地咧开了,把她的表情拉成了一个极度残酷,极度惊悚,极度黑暗的笑容,她的眼中寒光暴盛。不过孩子们的注意力全都被萍琪给吸引走了,所以谁也没注意到。

“好!”飞板璐叫道,“让她们去留校关禁闭!我们这就走吧?”

“实际上,我想我们还是留下的好。”爱塔说着,扭头背向门口走了回来。

四个本来已经准备离开的孩子顿时一阵呻吟。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瞧着其他孩子们,一阵洋洋得意的坏笑。

“您不是认真的吧!”飞板璐哀怨道。

“好啦孩子们,”爱塔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想,让你们都深刻理解危险行为的结果是很重要的。”

小霸王举起了一只前蹄,“就算那些危险行为是由某个长辈所批准并且协同的?”

爱塔叹了口气,走回了她的桌子后,那位置挨着她儿子,而且正好在珠玉冠冠后面。“没错,就算是某个长辈帮着干了那些危险的行为也一样。”她扭过头正视前方,咧开了嘴,露出了两排整整齐齐的白牙。“当然了,还有欺负别的孩子会有什么下场,也是一样的。”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浑身一颤,只觉得一股恶寒从蹄底油然直升发梢。

车厘子皱了皱眉头,抬起了眼睛。她的视线扫过满脸微笑的爱塔,又瞟着坐在她前面的那两个孩子。她慢慢拿起一本书,把疲惫的精神投入了面前的书本上。

慢慢地,大气也不敢出地,白银勺勺凑到了珠玉冠冠身边,“我想……那是小霸王的妈妈……”她的声音尽可能轻。

珠玉冠冠转了转眼珠子,“当然那是小霸王的妈妈!还有哪个长辈会来一块儿关禁闭吗?”她小声嘀咕回去,“冷静点儿,没准她已经不生气了……”

白银勺勺弓起了眉头,“你是说,在你管她叫‘老太太’之后?”

珠玉冠冠胆战心惊地看了她朋友一眼,“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她可能对你更生气!”

“你也一样拿小霸王寻开心来着!”

“吼……………………”

从后面传来了爱塔如猛兽般的低吼声,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浑身筛糠一样哆嗦起来。

“这个……我们可都在这里关禁闭,都在这里。”白银勺勺声音发着颤,“她应该没法在这里胡来,对吧……”

“夜里自己睡觉的时候,别闭眼哦……”一个轻柔而险恶的声音萦绕在她们耳畔,有如饿狼在寒风中的嚎叫。

白银勺勺和珠玉冠冠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响彻云霄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个教室里的孩子们都蹦了起来,连车厘子也从书上抬起了眼睛。

“孩子们,保持安静!”车厘子在前面训斥道,“这可是在关禁闭呢!”

珠玉冠冠又偷偷摸摸地凑到了白银勺勺身边。“跟着我做……”她突然转过身瞪着小霸王。“小霸王?那个……我们真的对不起,我们不该欺负你。”

白银勺勺也马上转过身来使劲点头。“对!我们不该欺负你作乐,只因为你是个空白……嗷!”

珠玉冠冠眼明蹄快,照着她朋友屁股就是一下,险而又险地把后两个字堵了回去。

“我是说……”白银勺勺哼哼着,“只因为你还没有可爱标记……”

“呃……谢谢?”小霸王有点莫名其妙地说道,“那啥……你们不是昨天都已经道过歉了吗?”

“这个……我们今天是超级诚意超级酷毙超级厉害的道歉!”

白银勺勺的脑袋点得都快掉下来了。

“呃……”小霸王笑了。“哦,谢谢!”

甜贝儿凑到了小霸王身后,眯着眼睛盯着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嘿,我们怎么就从来没被你们‘超级诚意超级酷毙超级厉害’的道歉过?”

车厘子只是继续叹着气,埋着头盯着书本不说话。

“对啊!”小苹花也气哼哼地开了口。“你们可一直都在拿我们寻开心!每次车厘子小姐一教育你们,你们俩就说句对不起了事!”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苦着脸,扭头朝教室前面望去。车厘子正在那里静静地看书,根本无视两个小丫头哀怨的视线。

又互相对视了一眼,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开始哼哼着一些“嗯……”“这个……”“啥……”和“那是因为……”之类的东西。

飞板璐咧着嘴坏笑,“没准儿她们俩其实喜欢你呢,小霸王。”她说道。

爱塔开始一个劲儿地咳嗽。

“……等等,什么?”小霸王莫名其妙地叫了起来。

甜贝儿的眼睛一下子眯成了一条缝,“……什么?!”她尖叫起来。

“我们一点儿都不喜欢小霸王!”白银勺勺急忙叫道。

小霸王皱着眉头。

“吼……………………”

当她们听到爱塔的吼声又在背后响起来的时候,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惊慌失措地互相看了一眼。

“她是说,她确实喜欢小霸王!”珠玉冠冠尖叫着。

来回看着面前的两只小雌驹,小霸王一脸困惑,“所以你们是在说……”

小霸王背后亮起了一束明亮的绿光,甜贝儿的角开始燃烧了。她瞪着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目露凶光。

“哦公主在上,救——命——啊——!”白银勺勺绝望地嚎叫着。

“我们喜欢小霸王,但我们不是那种喜欢的喜欢他!”珠玉冠冠急忙叫道。

“留校期间严禁用魔法去轰杀同学!!!”车厘子吼道。

“对不起,车厘子小姐。”甜贝儿低下了头,角上的不详光芒消散了。她意味深长地瞪了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一眼,看样子是对珠玉冠冠胆战心惊的表情满意了,于是继续低头画画。

被魔法轰杀至渣的危机解除,两个小恶霸松了一口气。

“我想……我想我们得救了……”白银勺勺轻声嘀咕着。

“吼……………………”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的眼睛瞪大了,她们战战兢兢地朝背后望去。

爱塔那双绿松石色的眼睛正虎视眈眈地盯着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那视线锋利无比,仿佛能透过她们的脑袋直接刺透她们的灵魂。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脸色更苦了。

白银勺勺凑到了珠玉冠冠身边,“不妙!我想她感觉到我们俩的道歉只是冠冕堂皇的套话了!”

“吼……………………”

珠玉冠冠皱起了眉头,“……什么?”

“这意思就是‘欲盖弥彰’。”白银勺勺解释道。

“……什么?”

白银勺勺叹了口气,“这意思就是‘华而不实’!”

珠玉冠冠沉着脸。“就是说,不是真的啦?”

白银勺勺翻了翻白眼,“没错,就这意思!”

“你直接跟我说‘不是真的’不就完了!”珠玉冠冠埋怨道,“她就在我们背后听着呢!你这些话对当前情况根本一点用也没有!”珠玉冠冠沮丧地眯着眼睛。

“那我们又该怎么办才好?!”白银勺勺哀嚎着。

“跟着我做……”珠玉冠冠小声说道。

白银勺勺翻了翻白眼。“好吧,因为刚才好像还挺管用的……”

“孩子们!”车厘子厉声喝道,“都安静……”

珠玉冠冠猛地把两只蹄子拍在桌面上,一下子站了起来。“车厘子小姐!白银勺勺和我还有另一件事要报告!”

车厘子烦恼地叹了口气。“又怎么啦?!”

珠玉冠冠大声嚷嚷,她的声音又尖又高,还打着颤。“对我们一直以来欺负和嘲笑的所有小马,我们真的真的非常非常真心地对不起!”

“呃……对!”白银勺勺帮腔道,“请接受我们最真诚的忏悔!”

珠玉冠冠扭过头,板着脸看着白银勺勺。

白银勺勺叹了口气,“这意思就是说我们感觉非常内疚。”

“……”

白银勺勺眯起了眼睛。“呃……悔悟……”

珠玉冠冠的脸上开始冒汗了。

“歉意!”白银勺勺大声喊道。

珠玉冠冠笑得非常紧张。

“‘对不起’!哦我的天!这意思就是我们觉得非常对不起!稍微说点儿书面语就真的那么难懂吗?!”

珠玉冠冠无奈地用蹄子按着脑门。“得了吧,你玩的这些咬文嚼字的东西反倒让我觉得傻透了……”

车厘子面无表情地凝视着空中。

小苹花在旁边插进话来,“嗯,听起来挺真心的嘛。”她点着头。

珠玉冠冠瞪了小苹花一眼,“闭嘴你这空……我是说,谢谢你小苹花!谢谢你的理解和宽容!你真是太好了!”

四个孩子全都瞪着珠玉冠冠看,眼神别提多怪异了。

甜贝儿开了口。“你跟我们道歉的架势简直就像是个机器马似的……”

小霸王转身看着甜贝儿,“我正想说这个呢!”他兴奋地咧着嘴,“说不定她被替换掉了!”

甜贝儿也咧着嘴,“咱们应该找个大磁铁来检查检查……”

欣赏着教室里的一片混乱,爱塔用蹄子掩住了自己的嘴,藏住了自己幸灾乐祸的笑容。哎呀,这比我在上学的时候还要精彩……

忽然一扇窗户猛地敞开了,萍琪的脑袋从窗户里钻了进来。“嘿!我有大磁铁哦!”她举着一个巨大的U形磁铁叫着,“当我想知道谁是不是机器马的时候我总是随身带着这东西!”

一看见萍琪,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就开始浑身止不住地打起了摆子。

小霸王呆呆地看着萍琪,“等等……你又怎么会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碰上需要检查谁是机器马的情况……”

车厘子扭过头,瞪视着萍琪的视线狂怒无比,“你怎么还在这儿?!话说回来你这又是在干什么?!藏在灌木丛里吗?!”

萍琪的嘴角慢慢地开始向下滑,阳光的欢笑渐渐变成了沮丧的表情。当她的笑脸彻底垮下来之后,她的嘴唇颤抖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带着颤音的“不~~~~~~~~~行?”

车厘子绝望地一蹄子拍在自己脑门上。

慢慢扭过身,萍琪消失在窗户外面。“呃,那个……要是有谁要我帮忙的话,我不会躲在灌木丛里的。那……那个……我这就回去不这么做……我是说,我这就回去马上照你说的做!我要做的就是绝对不会躲在灌木丛里……”萍琪骨碌碌的眼睛飞快地在教室里扫了一圈,然后她就不见了。

从窗外传来一阵叶子的沙沙声,然后又是一个轻轻的欢呼声。“好耶!我真棒!成绩优秀!A+!”

寂静,房间里充满了迷惑的寂静。因为在场的所有小马都不知道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全都在茫然中。

寂静再度被残酷地打破了。飞板璐转身看着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那么,如果你们俩都不知怎么回事改过自新了,那就是说你们也喜欢我们三个啦?”

珠玉冠冠飞快地上下点着头。“没错!我们喜欢你们!我们绝对喜欢你们三个!”

“……真的吗?”白银勺勺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语。

珠玉冠冠照着白银勺勺的屁股猛地用肘部撞了一下,这下撞得有点太重了,把白银勺勺一个趔趄向旁边跌了出去,正撞到课桌上,发出“砰!”和“唉哟!”两声。

短短沉默了一下,另外四个孩子和一个长辈全都爆笑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银勺勺爬了起来,脸上的眼镜歪掉了。“这他喵的搞什么?!”

其他孩子们都惊呼了一声。

“留校期间禁止粗口!”车厘子怒吼。“而且禁止殴打同学!”

“可我不是故意的!”珠玉冠冠尖叫着,她望着白银勺勺。“拜托!我真的很抱歉,好吗!”

白银勺勺皱着眉头把眼镜扶正,“这个……真的抱歉还是假的抱歉?”

珠玉冠冠的眼睛瞪大了,“哦,看在骑着喷火胡萝卜的公主份上!你干嘛那么大声说出来啊?!”

车厘子的眼睛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搐个没完,脸也越来越红了。“孩子们,你们必须……”

忽然窗户猛地又开了,萍琪的脑袋又从窗户里钻了进来。“嘿!听起来这里有乐子可找!”她开心地嚷嚷着,“你们真的确定我不能……”

车厘子爆发了,她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她的吼声响彻云霄。“都他喵…都给我闭嘴!安静地坐到留校时间结束!”

萍琪的眼睛忧伤地睁大了,她撅着嘴唇,脸都挤成了一团。“我这就回去躲在灌木丛里等着留校时间结束……”她一下子用蹄子捂住了嘴,轻声嘀咕,“……可是别告诉别的小马哦。”

车厘子叹息着,那并不是宽慰的短短叹息,也不是恼火地叹息。这一口气很长,仿佛临终前的最后一口气,似乎她的灵魂都随着这长叹离开了她疲惫不堪的身体。

叹息声停息之后,寂静再次回到了校舍里。但没有谁放松精神,谁也没有回到之前在做的事上,甚至连书本都没有拿起来。

寂静,不过大家都深深明白,这寂静将会非常短暂。这寂静并非宁静,也绝不祥和,这是埋伏着重重危机的死寂,唯一的问题就是它能持续多久而已。

爱塔清清嗓子,发出了致命一击。“你们这些孩子知道,什么叫‘背刺’吗?”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觉得一阵寒流涌过她们的全身,好像她们看到死者从坟墓里爬了出来。

“我一点儿也不知道!”甜贝儿开心地回答道。

车厘子瞪圆了眼睛。“留校时间结束。”她咬牙切齿的声音中充满了痛苦。

“可……!”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还想抗议。

车厘子的眼睛瞪得更大了,那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睛里迸射着无尽的怒气。她朝校舍的门一挥前蹄。“出——去——!”

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大家全都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电光火石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和开开心心往校园外面走的童子军和爱塔母子形成了鲜明对比,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活像是进了无尽之森一样惊恐不安。她们四处张望,搜寻着一切可疑的蛛丝马迹,慢慢地,大气也不敢出地向校园外面挪动。

小霸王看到学校外面的某样东西,开心顿时变成了困惑。“……为什么那从灌木上还戴着搞笑眼镜和暖心节红鼻子?”他皱着眉头,“而且上面怎么还有连我都不能戴的胡子?”

“嘿!萍琪~~~”爱塔大声招呼着,笑得活像只看到了老鼠的猫咪。“留校时间已经结束了哦!”

“耶!”萍琪大声欢呼,一下子从灌木里蹦了出来。忽然之间,那灌木上的搞笑眼镜,红鼻子,还有胡子不知怎么的全都戴到她脸上去了。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极度惊恐的尖叫,拔腿就跑。

“等~~~一~~~下~~~~”萍琪开心地蹦着追上去。“我们要好好庆祝你们重获自由~!我们必须来个超级热情超级真情超级超级火辣辣的无敌大拥抱~!”

小霸王稍稍皱起了眉头,“我的天……有没有谁觉得……有点对不起她们俩?”

三个童子军和一位妈妈互相快速地看了一眼,一齐摇了摇头。

“没觉得。”甜贝儿回答。

“我也是。”飞板璐跟着说。

“嗯~~~不。”小苹花脑袋抬得高高的。

爱塔笑得很温暖,“别在乎那些啦,小霸王。我给大家晚上做好吃的怎么样啊?”

小霸王的脸一下子亮堂起来。“我们可以吃炸草条吗?!”他问道。

爱塔微笑。“当然啦,宝贝儿!”

兴奋地用后腿直立起来,小霸王在空中翻腾着前蹄。“耶!”

另外三个丫头也又笑又叫。

‘嘎……’

校舍门慢慢关上的声音引得四个孩子和一位妈妈扭过了头。车厘子正站在门里看着他们。她的眼睛下面挂着眼袋,通常亮丽的鬃毛现在看起来褴褛不堪。她的耳朵无精打采地耷拉在脑袋两边,尾巴毫无生气地垂落在地。只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她好像老了十几岁。

‘……砰。’

门静静地关上了。

寂静,并非宁静,也不是安静,而是很不舒服的沉寂。大家只希望这感觉会很快过去,他们都觉得心里发揪。

小苹花第一个开了口。“可怜的车厘子小姐……”

甜贝儿低着头。“她可能不是最棒的老师,但是……但是她真的是一位好老师……”她的声音里充满了同情。

飞板璐叹了口气,“是啊……”她点着头。

小霸王快步跑到妈妈身边,抬头望着她。浅棕色的母亲只是静静地望着那扇门。“妈?”

低头看着她儿子,爱塔轻轻跪了下来,他们面对面地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妈妈伸出前蹄搂住了儿子的肩膀。“小霸王,宝贝儿?”

“是,妈?”

“能帮妈妈个忙吗?”

小霸王点点头。

“……在学校的时候,乖一点儿,当个好孩子,……跟老师好好相处。”爱塔摇了摇头,“学校,并不总是个开心的地方,但是,不管是为了你自己,还是为了其他小马,不要把那里搞得更糟。”爱塔用碧绿的双眼凝视着儿子琥珀色的瞳孔。“我希望,你会是个比妈妈更好的孩子……”

小霸王笑了。“我会的,妈妈。”

爱塔也温柔地笑了。“好孩子。”她轻轻地把儿子抱在怀中。“你真是我梦寐以求的好儿子。”

小霸王乐了,“您说什么啊,妈?您是最棒的妈妈了!”

三个小丫头也凑到了爱塔身边。

“您当然是啦!”甜贝儿赞同地点着头。

飞板璐咯咯直笑,“您是我见过的第二酷的长辈!”

“是我认识的最棒的妈妈。”小苹花说道。

这些话让爱塔觉得心中涌过一阵暖流,她的眼眶开始发热了。妈妈慢慢地松开儿子。“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大家。我和小霸王说的话,也是对你们说的,好吗?大家都要好好听车厘子老师的话哦。”

“遵命,女士!”三只小雌驹齐声保证。

爱塔点点头,“好啦,现在你们全都先到我们家去吧,我一会儿就回去找你们。”

小霸王兴奋地深深吸了口气,“等到了家我们能一块儿玩《小马明星超级大乱斗》吗?!”

小苹花和飞板璐不由得呻吟起来,甜贝儿笑开了花。

“当然啦,亲爱的!”

“耶!”

* * *

低头瞪着面前的桌子,车厘子吸溜着鼻子。一滴又一滴泪水从她的鼻梁上滑落,滴在桌子上,很快就积成了一个小水洼。“为什么好好教育孩子就这么难?”她啜泣着。

敲,敲……

车厘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就好像那门会冲过来揍她似的。“对不起,你们俩,但是你们不能躲在这里!”她吼道,“明天见行不行?!”

敲,敲,敲……

车厘子恼怒地喷着响鼻,站起身大步流星地朝门口冲去。她粗暴地把门使劲推开,“我说,我真的需要点儿时间来……”说到这里,她碧绿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那位浅棕色的妈妈正站在她面前。

“对不起,”爱塔直截了当地说道,“我……我可以进来吗?”她问道,“当然,如果你说不行,我也能理解……”

稍稍停顿了一下,车厘子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她把门敞开,让开门口,示意爱塔进来。

爱塔快步走了进去,车厘子把门在她身后关好。飞快地用前蹄抹了抹眼睛,老师转身面对着爱塔,脸上毫无表情。

爱塔有些紧张地用蹄子磨着地面。“这个……我知道我做的那些事没什么借口好讲……但是,学校对我而言,真的没留下什么美好回忆。”

车厘子沉默不语。

爱塔继续讲下去,“我老是惹上麻烦,虽然我从来都不想这样,但我就是……”她叹着气,眼睛盯着地面。“……我总是精力过剩,静坐几个小时,我的屁股总是坐不住……我的老师……唉,他们全都讨厌我,全班的孩子们都知道。有时候其他孩子惹了祸……他们也觉得那都是我的错,然后我就无缘无故地被责骂一顿……结果事情反倒变得更糟糕了。我开始讨厌我的班级,我开始讨厌我的同学,还有老师。于是我就干脆比平常还要闹……我尽我所能和我的班级,和我的老师,和那些比我好的孩子们过不去,闹得他们不得安宁。这就是我的过去……”爱塔抬起了头。“我藏在心里的所有那些愤怒,那些憎恨,今天全都被我带到了你的班上,把你当成了出气桶。……我,我很抱歉。”

车厘子依然一言不发,只是在爱塔倾诉着她的故事时,静静地注视着她。

寂静,校舍里充满了寂静。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因为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慢慢的,车厘子摇着头,“我觉得,你的老师们不是在讨厌你。”

爱塔皱了皱眉头,“别糊弄我了……”

“我觉得……你的老师们,只是想看看你的进步,或许,他们只是不知道怎么让你做到这一点。而我相信,这令他们相当烦恼。我明白,你也一样为此相当烦恼。”

这次爱塔陷入了沉默。

车厘子继续说下去,“我觉得,如果你的老师现在看到你,一定会很骄傲的。他们会为你长成了一位坚强温柔的妈妈而骄傲。或许,还会因为他们为你的成长出了一份力而有些自豪。”车厘子淡淡地笑了。“我知道,我明白,因为如果是我,我的感受就是这样的。”

爱塔只觉得车厘子的话震撼着她的心,她的鼻子开始发酸了。“车厘子小……我是说,车厘子?”

“是?”

“我……我抱抱你没关系吧?”

车厘子点点头,“当然可以。”

快速地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爱塔用前腿抱住了车厘子的脖颈。她扑在车厘子的胸口上,开始嚎啕大哭。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压在心底,令她饱受煎熬的痛苦和委屈,此时全都伴随着眼泪和哭泣发泄了出来。她哭得泣不成声。

车厘子也哭了,当她伸开前腿抱住爱塔的时候,她的眼泪也随着激荡的情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抽泣)……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车厘子勉强忍着眼泪。“嗯……没关系……我原谅你啦……”

“你……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老师……”

车厘子再也忍不住了,她放声大哭,却又像是在放声大笑。“哇啊啊啊啊呵呵呵……谢谢你……你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妈妈……对你自己的孩子……还有其他的孩子……”

慢慢的,两只小马松开了她们的怀抱,面对着彼此,轻轻地拭去她们的泪水。

“朋友?”爱塔伸出一只蹄子。

车厘子用自己的蹄子轻轻握住了它。“朋友。”

两只小马坐了下来,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呃……那个……”爱塔开了口,她尽力寻找着打破横亘在她们之间尴尬寂静的机会。“我正招待孩子们在我家吃晚餐呢,你愿意一起来吗?”

车厘子笑着点点头。“我很乐意。”她推开了校舍的门,跟着爱塔一起快步走出门外,然后把门在背后关好。

赛蕾丝蒂娅的夕阳慢慢地沉入地平线下,老师和妈妈走在离开学校的路上。

“爱塔?”车厘子开了口。

“嗯?”

“下回你要是再对我处理问题的方法有异议,拜托,请你直接来学校,就像其他家长那样直接来冲我嚷嚷好不好?”

爱塔乐了,“嘿嘿嘿嘿……我可以带烟花来给自己增加点出场的气势吗?”

车厘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哈……这个倒是挺不错的。”

爱塔莞尔一笑,“好,就这么定了。”

两位长辈静静地走在路上。

寂静。甜蜜,祥和的寂静,在寂静之中,一切都完美落下了帷幕。

和诣秩序  陆马 #1
回复 第十四章:万般苦痛终得解

沧桑的历史造就了今日的和谐。

CelestAI  FakeAI #2
回复 第十四章:万般苦痛终得解

后面接 车厘子的后花园 剧情

Dim  陆马 #3
回复 第十四章:万般苦痛终得解

回复#2 @CelestAI :

魔鬼,踩了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