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twind-Bonkers
Lv.4 679/760 陆马

如你所见。

回家

本作评价
22()
()0

attachment 1 名小编推荐过此文章

余晖回到了小马国,而令她最为感触的,还是那些记忆中的事物。所谓细微之处见真情,大约便如此文。

  截图选自彩虹小人中篇《镜中魔法》(潮汐字幕组译名)。本文内容和原作剧情几乎没有任何关联。

  正文开始:

————————

  那种熟悉的感觉再度将落日包围:火辣辣的灼烧,浸泡着她的每一寸皮肤。在无形的力量的作用下,她身上的一些部位急剧伸长,另一些则拼命缩短。斑驳的光影与色彩在她的周身旋转着,组成了一个不断延伸的隧道。就在她的身体即将被扯碎之时,一道突如其来的白光吞噬了她。

————————

  从镜子中钻出来后,落日习惯性地试图手扶地站起身,却刚站稳就向前摔去。重重地跌在地板上后,她晃了晃发晕的脑袋,勉强辨认出眼前一只紫色的身影。

  “呃……暮光?”

  然而那并不是暮光。恢复了视觉后,她才有机会看清这只陌生独角兽的相貌:粉紫色的身体,深紫色的鬃毛间夹杂着几缕碧青,蓝紫的双瞳饶有兴味地打量着眼前素昧平生的小马。落日没忘了瞥一眼她的可爱标记:碧色的波浪加上一颗紫色的四角星。两只互不相识的小马就这样互相观察着站了许久。最终,紫色的独角兽打破了沉默:

  “嗨,我是星光,星光熠熠。你一定就是暮光跟我提起过的那位人类朋友吧?”

  听见“人类”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词从另一只小马的嘴里蹦出来,落日仍有几分不适应。星光熠熠?她在记忆中搜寻着这个耳熟的名字,马上反应过来眼前的小马就是暮光常向她提起的那位学生,避免了一座水晶城毁于一旦,成功收服了整个荒原巢穴的幻形灵。你结识的可都是些身手——身蹄不凡的小马啊,暮光。

  “嗯……是的。暮光应该告诉过你,我的名字是落日余晖。”她伸出一只前蹄,感觉自己依旧没有习惯这只暂别了五年的躯体。

  星光牵过她的蹄子,细细地打量着它,似乎期待着上面突然长出几根手指来。落日更加不自在了。

  “呃,那个……只是问问,你们这边现在几点了?”

  经她这么一问,星光这才意识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刚过午夜。”落日从她的眼神里捕捉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责备,“你可不怎么守时啊,比暮光告诉我的时间晚到了一个多小时。”

  “抱歉。那边有点事儿拖住了我,让我差点忘了注意时间。”

  星光的眼睛里都要放出光来了。

  “地球那边真的这么好玩儿吗?”

  “和萍琪派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这样的。”落日这才将目光从好奇的独角兽身上撤回,初次打量起这个久违了的地方来。五年的时间过去,坎特洛的皇宫好像变了大样:也许是因为暮光闪闪的缘故,象征着纯洁与光明的纯白色砖墙一律换成了淡紫色,头顶的水晶吊灯则变成了不知为什么发着荧荧微光的树根。塞雷斯提雅公主大概认为传送门的存在已成了公开的秘密,干脆把它从狭小拥挤的储藏室搬到了大厅的正中央,这样一来偌大的房间中它就十分显眼。落日猜测自己的心事一定都清清楚楚地写在了脸上,因为当她重新看回星光熠熠的时候,后者看她的眼神里,好奇之外多了一种复杂的情感。落日咳了咳,试着驱散一些空气中弥漫着的尴尬:

  “塞雷斯提雅公主派你来接我的吗?她现在已经睡下了?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

  “这个嘛……实际上我们是在暮光——暮光公主的友谊城堡里呢。”

  友谊城堡?落日记忆中的第二个词被悄然唤醒。那就难怪这里的建筑和装潢风格都与自己印象中的样子迥然相异了。发现自己对错了号,她的脸上一阵发烧。

  “那……暮光呢?她为什么没在这儿?”

  落日敏锐地注意到,听见暮光的名字,星光脸上的笑意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阴云。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她露出一副轻松的表情,“那是明天要告诉你的事。而现在,你看都这么晚了,我想我们还是都先去睡一觉好一点。”

  她走到大门口,推开了通向走廊的门。

————————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落日便向星光提出了来艾奎斯陲亚后的第一个请求:回坎特洛一趟瞧瞧。

  “不在小马镇多呆一会儿么?”星光并未回绝,脸上却不无遗憾,“我相信它不会让你失望的。”

  落日摇了摇头,并未多做解释。星光熠熠是不会明白坎特洛在她心中的分量的。她的生命轨迹曾在那儿发生过前所未有的彻底的转变。而只有回到那儿,回到一切开始的地方,她才有可能对过去做出一些补救。所幸星光很善解马意,答应了她的请求。

  从小马镇到坎特洛的火车要开四个小时(说来难以置信,但这的确是落日头一回乘艾奎斯陲亚的蒸汽火车。习惯了人类的发达科技,一下子落回到蒸汽时代让她实在有些不自在),但落日和星光完全不愁没有事打发时间。她们中一只刚回到自己分别了五年的家,另一只则第一次见到了来自平行世界的伙伴,可聊的事情四个小时根本说不完。火车吐着煤烟缓缓启动后,落日便急切地想知道暮光到底发生了什么。看到那片阴霾又回到座位对面的小马脸上,她的心猛地一沉。

  “我想,应该先给你普及一下幻形灵是什么……”

  “我知道。一种能用魔法变换形体的马形虫,以爱和其他正面情绪为食。”

  星光有些诧异,随即便反应过来橙色的独角兽好歹也做过塞雷斯提雅公主许久的学生。

  “嗯……你知道的话解释起来就方便多了。暮光应该告诉过你,几个月前荒原巢穴的幻形灵绑架了全艾奎斯陲亚所有重要的小马:暮光和她的朋友们——我想你们那边应该也有她们——塞雷斯提亚和露娜二位公主、音韵公主、银甲闪闪和他们刚出生不久的小宝宝风雪之心。但我的朋友们和我想办法潜入了荒原巢穴,救出了其他小马,还……用暮光闪闪的话说,就是教会了包括邪茧女王在内……”她顿了一顿,看见落日脸上并未出现半分不解的神色,便继续了下去,“……荒原巢穴的所有幻形灵什么是友谊与爱。那之后不久,荒原巢穴就和艾奎斯陲亚建立了友好的外交关系。不过如你所知,幻形灵们和我们的关系一直不大好。荒原巢穴和我们建交后,其他巢穴的幻形灵似乎就认定这是背叛族群的投敌行为,威胁着要和它们还有我们开战。不过说实在的,其中闹得最凶的大概也就是那个幻象——梦境巢穴的统治者。”星光马上解释道,“其他巢穴充其量是跟着起起哄罢了。当然十一个巢穴的联合军队打到你家门前,逼你改变立场可不是闹着玩的。为解邪茧之围,塞雷斯提亚就派了暮光去帮助它们。不管怎么说,谐律元素的威名到头来终究镇住了一些气焰。现在双方都静观其变,不敢有所动作。但,”她凑近了桌子的另一边,脸上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声音也压低了几分,“我想最好还是让你知道一下,塞雷斯提亚现在每天表情都严峻得要死。她似乎相信我们和其他幻形灵之间的一场大战在所难免。近几天以来,她好像一直在担心这件事。”

  落日的疑惑解除了,但她心头的乌云不仅没有散去,反倒加重了几分。一直以来,幻形灵在她眼中不过是魔法物种课上所教授的又一种异族生物罢了,对她来说似乎永远都遥不可及。而现在它们就这样凭空般出现在现实中,大军压境,似乎还会威胁到自己的朋友们的安全。这和在课堂上学习它们的生物习性和社会形态可是完完全全的两码事。

  “你刚才说,暮光和她的朋友们都被派到了荒原巢穴去?”

  “还不止她们呢。音韵公主和银甲闪闪也去了,还有露娜。甚至就连塞雷斯提雅公主本马大概也是因为国务缠身而无法抽身。哦,对了,还有我的朋友,日光耀耀……”发现落日的脸色依旧平静,星光大为惊诧,“等等,你怎么会知道他的?”

  落日习惯性地想要耸耸肩,但马上就发现自己做不到这一点。

  “唔……我在学校的时候听说过他的名字。有小马跟我说过他是只天赋过马的新生。”

  “那音韵公主和银甲闪闪呢?你又怎么会听说过他们的?难道暮光也跟你提起过?”

  “早在那之前我就认识他们了。”多年前的情景又浮现在落日眼前,“银甲曾有一段时间是我的学长,后来才转成了皇家卫兵。我在城堡的空闲时间里经常能看到他们在不远处的训练营操练。至于音韵么……你应该也清楚她是塞雷斯提雅公主的侄女,我和她见过几次面。”

  星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但随即又开始打听起更多来:她过去在学院的生活是怎样的呀?她和塞雷斯提雅公主之间发生过哪些事情呀?她在学院有哪些要好的朋友呀?话题不可避免地转向落日在地球的经历。和她见过的所有小马和人类一样,星光对她和塞雷斯提雅公主的决裂以及她此后在地球的生活表现出了莫大的兴趣。于是落日只得把她三个星期前给朋友们讲过的一切从头到尾又讲了一遍,包括她怎样发现塞雷斯提亚还收了暮光做自己的第二个学生,怎样偷走了记忆之石,又怎样在地球上站稳了……蹄跟。这中间落日好几次想转移话题,想要打探点暮光的近况,但星光对此就是闭口不谈。起初落日还以为这只是星光不愿自己担心,但很快她就明白过来:如果说好奇暮光的去向还可以解释为对朋友的关怀,那询问她和幻形灵们的动作,就无异于打探国家机密了。好在星光很会找话聊,听完了落日回忆她的过去后,又将讲起自己的故事来。落日出神地沉浸在小镇、水晶帝国和荒原巢穴的传奇里。听到穿越时间的那一段,她更是屏住了呼吸:

  “你做到了星璇都没能完成的魔法?暮光可没告诉过我她有个这么了不起的学生!”她惊呼。

  星光不耐烦地把头向后一仰,挥了挥蹄子。

  “那算什么,一点小聪明而已。世上魔法比我强的小马还不知有多少呢。说到这个,塞雷斯提亚对你的天赋可是评价颇高啊。”

  听见了熟悉小马的名字,落日的心马上沉重了下来。多年的时光已经过去,但那些最难以放下的记忆始终埋藏在她的心底深处,等待着它们重见天日的那一天。塞雷斯提亚见了自己会怎么说呢?她真的会对自己的过去就此释怀吗?无论是星光、暮光还是她最要好的人类朋友们,都告诉她她的改过自新绝对足以换来任何通情达理的人或小马的谅解。

  但那毕竟是因为她们没有见过曾经的那个她啊,她想。她们不会懂得,对于那些被深深伤害过的小马来说,放下那些过去哪有那么容易呢?

  发现星光在盯着自己看,落日费力地挤出一个微笑,后者则报以一个令马温暖的笑容。四个小时前的她一定会觉得星光完全无法感同身受。但现在,在听她讲述了自己和日光耀耀过去那些艰难的分分合合后,落日心想她大概也能明白自己吧。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星光从桌对面跳了下来,爬上落日身旁的座位,伸出一只梯子搂住了她,“重要的是我们还有未来。”

  落日看了她一眼。谢谢,她的眼神里分明在说。

————————

  从一望无际的原野和高耸入云的雪峰间呼啸而过,跋涉了四个多小时的火车终于停靠在了坎特洛的站台上。走在依旧富丽而高贵的国度的大街小巷,落日惊奇地发现,尽管已沉睡许久,冰封的记忆想要苏醒只在转瞬之间。甜品站、书店、魔法展览馆……熟悉的建筑一座座映入她的眼帘。落日关于它们的记忆依旧清晰,仿佛自己离开他们不过是一天之前的事。但相比于不变的地方,坎特洛的变化则更引马注目:楼房加高了,街道宽敞了,甚至就连小马们的面庞似乎都比她印象中得更灿烂了。有那么几次,落日几乎可以肯定她瞥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那大概是她在学院时的老师或是同学。她不禁懊悔自己当初在学习之余怎么没顾着多结实几个伙伴,不然现在欢迎着她的回归的,大概就远不止暮光和她的朋友们了。

  经过自己以前常去的那家学生书店时,落日停下了步子,目光移向橱窗里一本书的封面:《预言学入门2:茶叶与蹄纹》。预言学的发展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她无声地叹道,想起自己在学院时预言课还是一门新开设不久的选修课。要不是她为了维护自己无所不学的形象而选了这门课,它只怕就要无马问津了。落日几乎想不起自己在课上都学到了什么关于预言的魔法,但她依旧清晰地记得鬃毛斑白的老教授(他姓什么来着?银烨还是银炽?)竭尽全力、想要把自己的毕生所学传授给面前唯一一个学生时的情形。如果他今天看到预言学课本已经成了魔法学生们必备的教科书,又会怎么说呢?是会感动小马们终于有了点眼光?还是愤慨凡夫俗子的掺入玷污了这门高贵的学科?透过玻璃橱窗,她看见一只天蓝色的独角兽拿着一本厚重的大书(从封面上奇潭草的插画来判断,那或许是某本草药或魔药原料的图鉴)愁眉不展,旁边一只浅绿色的小马做了个伸出蹄子拍拍她后背的举动,视线却被书店另一边的一位天马和她的独角兽儿子所吸引。后者似乎正为一些关于某本魔咒学教材的问题激动不已地争吵着。落日从不记得有哪门科目曾让她那样愁眉苦脸过。那些玄妙深奥的知识似乎生来就在她的脑子里沉睡着,等待着它们被唤醒的那一天,总是让她一学就会;她也不记得自己曾经对谁做出拍拍后背那样的举动,或是说哪怕一句鼓励的话;她更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事在书店里和其他小马发生过争执。每次来陪她买书的总是塞雷斯提亚,引起其他小马的一阵艳羡.对于她的要求,塞雷斯提亚永远是有求必应,绝不会反对什么。哦,她多希望现在也能是这样啊!

  “怎么样?”星光的声音在她身旁响起,“是不是有种在外长途旅行了一次后,终于回到了家的感觉?”

  “有点像,”落日从书店里收回自己的视线,“但……又很不一样。”

  “重新回到我们告别已久的地方,小马们总是会产生这种感觉的。”星光说。

  短暂的上午就这样在坎特洛的大街小巷上消磨殆尽。中午将至,星光坚持要请她在坎镇最好的馆子吃上一顿,落日却不假思索地选了一家甜甜圈店。

  “干嘛不挑好一点的呢?”桌对面的小马话里好像带着一点数落的意味,“你大可不必这么见外的。”

  落日咬了一口甜甜圈,任由糖霜在她的舌尖融化,曾经的味道在她的味蕾上绽放。

  “我在天才独角兽的第一年结业的那天,塞雷斯提亚带我来这儿吃过一顿。”

  星光不再言语了。

————————

  看见那座熟悉的白色塔尖,落日听见自己的心猛地一沉。

  身旁的星光依旧有说有笑,完全没有注意到同伴不对劲的神色。落日非常清楚,只要她还想回到艾奎斯陲亚,这一天、这一刻就是她必须要面对的。自己过去所做的一切,终究要靠自己亲蹄去弥补,其他小马代替不了她。可如今它就在她眼前了,她却仍觉得自己还没做好准备。不,应该说她从来都没有、将来也根本不可能做好准备。落日身边的所有小马和人类朋友都告诉她这会非常容易,但她一蹄造成的那些伤痛又怎能如此轻易地一笔勾销呢?哦,这是不可能的,她要怎么才能面对……

  “那边是通往储藏室和资料库的走廊,这边这条则是去会客厅的……”落日甚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发现自己已经被星光带进了皇宫,“当然,我知道我这个初来乍到的,来给你这只在城堡里生活了十多年的小马作介绍,实在是有点可笑了。”她笑着转回头,看了一眼正出神的落日。“所以……怎么样?是不是和你印象中的分毫不差啊?”

  确实如此。走过宽敞明亮的走廊,落日莫名地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十多年前的日子。经过一面镶上了镜子的石柱时,她看见镜中有一只鬃毛红黄相间的橙色独角兽,念念有词地点亮了自己的独角,让面前的碟子在暗绿色的光芒中变成了一只崭新的高脚杯。小雌驹的身旁站着一只高大的白色独角兽,由衷地赞叹道:

  “棒极了,落日。现在,我们再换一个试试……”

  有那么一刹那,落日真心希望时光就此停留在那一刻,停留在只属于她和塞雷斯提亚的那一刻,在那一切还未发生时。她多希望自己能再听到塞雷斯提亚的教诲,最好让那些时刻永远也不要从她的身边溜走……这是不可能的,心中的那个自己告诉她,和塞雷斯提亚的决裂不过是问题的表象,真正的裂隙早在那之前就出现了。

  说得对。落日难得地同意了另一个自己的话。假装无事发生过不过是自欺欺马罢了,直面过去才是自己现在应该做的。

  终于来到了最后一扇门前,后面就是塞雷斯提亚的王座。星光扭过头,看了一眼落日,这才发现她脸色惨白,直冒冷汗。

  “也许你只是状态不大对劲,要不我们明天再来……”

  “不。”

  星光偏了偏脑袋,盯着她看。

  “要么现在就见她,要么就永远都别见。”落日说着,兀自上前打开了门。

  熟悉的场景再度出现在落日眼前:从门口直达王座的红地毯,用浮雕书写着艾奎斯陲亚历史的大理石柱、绘着星象图的半球形天花板。落日吃惊地发现,五年下来着脸这里边也和自己记忆中的样子并无二致。她用眼角的余光扫过偌大房间的每一寸角落,让记忆中原本的空白涂上鲜活的图案与色彩。她真的是在长达五年的离别后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家吗?还是和曾经那十年里的每一天一样,来向塞雷斯提亚汇报她的魔法学习成果的?王座旁的卫兵已换成了两只更年轻的身影,但依旧如两座石雕般目视前方、一动不动,守护着公主的文案。落日的目光顺着桌角和成堆的文书、档案向上爬去。紧接着,她看见了她。

  她老了。视线停下来的那一刻,落日就注意到了这点。许多个世纪的岁月没能使她看上去像位历尽沧桑的老者,十几年的光阴却在她脸上留下了它们的痕迹。她的面容不再光鲜,鬃毛的色泽也明显地黯淡了下来。但最令落日触动的,是自己的老师脸上那种她印象中从未有过的神情。那绝非一朝一夕的繁重公务能带给小马带来的劳累,而是在长久的努力与奋斗之后收获的疲倦与无可奈何。她额前的那些沟壑中,是否有几道是自己亲蹄刻下的呢?落日的心底一阵愧疚。在她凝视自己的老师时,视线中的天角兽始终埋头批阅着公文,目光未曾从案头离开过哪怕一刻。只有由收缩而转为张开的雪白的双翼,正清晰地告诉两只推门而入的小马:她知道她们进来了。落日本以为昨天晚上的气氛已经够让马尴尬的了,但现在,空气中的死寂每分每秒都在加重,让马几乎喘不过气来。在落日的身旁,星光的视线在她和塞雷斯提亚之间来来回回转移着,时不时还在石雕般的两只卫兵身上停留一阵,似乎期待着他们能够张口说点什么。最终,还是她自己走上了前:

  “午……午安啊,塞雷斯提亚公主。”

  依旧如此。落日看到,塞雷斯提亚的视线并未从文书上移动半分,蹄子却已经放下了笔。不管其他小马做什么,她都能让他们感受到自己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我想您一定注意到了,我们今天来了一位客马。她……”

  星光扭过头,看向落日。后者却径直走上前,将她推向一边,走到了塞雷斯提亚的王座前。

  “亲爱的塞雷斯提亚公主,我是您过去的学生,落日余晖。今天我应我的朋友、您的学生暮光闪闪之邀,也为了我自己,在离开了您五年后回到您的身边、请求您的原谅。我知道自己曾经犯下过很多错误,它们深深地伤害了您,也并不那么容易让马释怀。但,相比于过去的自己,我已经改过自新,成为了一支全新的小马。如果您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相信您会乐意再次收下我这个学生。当、当然”,她连忙补充道,“如果您不愿意见到我,也可以下令将我驱逐,那么我保证这是我最后一次出现在您的面前。”

  落日说完便低下了头,静静地等待着预期中的那一道霹雳降临在自己头上。她身后的星光面如死灰,仿佛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是比从塞雷斯提亚身边叛逃还要深重的罪孽。令马窒息的死寂中,每一刻都像一万年那样漫长而难以忍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塞雷斯提亚依旧一字未发,也并未作出任何欢迎或是驱逐的表示。落日不由开始考虑自己是否应该就此退下,假装自己从未出现在塞雷斯提亚的面前。就在这时——

  一阵白色的温暖包围了她。

  落日愣了一愣,随即便接受了这份跨越了五年的宽恕,任由自己将头埋进雪白的羽毛中。时隔五年,塞雷斯提亚的双翼依旧能够给她以无穷的慰藉与力量。落日伸出两只蹄子,死死地搂住了自己分别以久的老师。天角兽也同样抱住了终于回到了自己身边的学生,两只蹄子抚摸着她的后背。一阵暖流涌上落日的心头,进而涌向了她的眼眶,打湿了她的面颊,滴落在塞雷斯提亚的翅膀上。她感觉自己的喉咙被什么东西哽住了:

  “我……我真的好想你。”

  她放开一只前蹄,想要擦去自己不争气的眼泪。但塞雷斯提亚有力地握住了她的蹄子,将它狠狠攥住,仿佛生怕它下一秒就会再一次从她身边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也想你,落日。”

  你是对的,暮光。落日听见心底的自己无声地说。这再简单不过了。

————————

  最艰难的一段已经挨了过去,这一天接下来的时间就轻松多了。塞雷斯提亚专门抽出了一整个下午来陪伴久未谋面的落日;星光也聪明地离开,将时间留给了这对分别了五年的雌驹。只属于她们俩的这几个小时里,落日和塞雷斯提亚几乎是无话不谈。在落日平生见过的人与小马中,塞雷斯提亚大概要算对平行宇宙的兴趣最浓厚的一个了——或许人类暮光可以例外。她很快就发现,暮光尽可能地向塞雷斯提亚转述了地球那边的生活状况,而这无疑造成了许多误解。她费了好长时间才解释清楚了手机究竟有什么用:

  “如果你用手机跟另一个人——或另一只小马——通电话,也就是用某种他能感知到的方式呼叫他,你们俩就可以进行一场即时的通话。你在手机这头说什么,对方都能通过另一台手机听到。”

  “显像术不是也可以么?”塞雷斯提亚的表情再清晰不过地告诉落日:她完全没有理解打电话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而手机甚至还没法显示出施法者的影像。”

  “呃……其实也是可以的。不仅如此,它还能用来发短信。也就是说,你在手机上写一段话,另一只小马就可以通过他的手机读到。”

  “那不是就和我们当年用过的日记本一样么?”

  “但是你可以给任何人发短信!想象一下吧。要是全艾奎斯陲亚的小马都有自己的手机,我们要和自己的朋友联系该多方便呀!”

  “两个问题,”落日看到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塞雷斯提亚公主此刻也像个小学生那样举起蹄子,想要向她提问,不禁有些好笑,“一、如果你发的‘短信’能让所有持有手机的小马都看到,那还怎么发送私密消息呢?二、如果这块水晶真的如你所说,集如此多的神奇功能于一体,而又如此普遍地被全人类所应用的话,难道这不会长久地消耗大量魔法——或者用你们的话说——电能吗?”

  “一块能显示各种图像的水晶”,在落日的词典里,这已经是能最形象地描述手机的词了,然而现在她宁肯塞雷斯提亚从未听说过这种说法。

  落日关于坎特洛高中的情形说得更多。塞雷斯提亚已经从暮光那里得知了许多关于这所平行学校的事情,包括另一位塞雷斯提雅正当着校长这一事实。但她显然从未听说过,另一个自己曾经在坎高美食节的大胃王比赛中斩获仅次于萍琪的第二名。讲到露娜副校长不许学生占用教职工停车位的那一段时,师生俩捧腹大笑。

  “所以‘停车场’究竟是什么?”塞雷斯提雅一边擦去笑出来的眼泪,一边还不忘了问,“听上去像是个蕴藏着巨大的危险魔法能量的地方。”

  很可惜,并非所有可以聊的话题都这样轻松。二马的话头最终还是转向了包围中的荒原巢穴。出乎落日的预料,塞雷斯提亚告诉了她许多星光先前不肯透露的情况。比如,她已经查明另外十一个巢穴都在向荒原巢穴的外围秘密调度军队,所以尽管现在局势看上去还算平静,但一场大战的爆发恐怕只是时间问题;又比如,领导围巢的幻形灵女王幻象十分清楚友谊魔法和爱的魔法是他们这边能打出的最后两张王牌,所以必定会把暮光六马和银甲夫妇作为重点的攻击对象。在落日的面前,塞雷斯提亚甚至一点也不避讳暮光现在所处的危险境地:

  “自欺欺马地假装一切都好只会害惨了我们自己,落日。所以我并不像向你隐瞒这一点:你的朋友们前去援助荒原巢穴是冒着相当的生命危险的。但同时,我也请求你相信——正如你刚才请求我的原谅——尽管我不能保证小马们的绝对安全,但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尽自己的每一分力量去守护我们身边的每一只小马。你相信我吗,余晖?”

  塞雷斯提雅的眼神除了真切与坚决再无其他。落日看着她凝视着自己的双眼,郑重地点了点头。

————————

  “怎么样?没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吧?”走在皇宫的楼道间,星光问道。

  快乐的时光永远是那么短暂。傍晚时分与塞雷斯提亚分别的时候,落日感觉所谓的下午仿佛现在一瞬之间就消逝得无影无踪了,而她和老师还有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事要聊呢。但与此同时,理智也告诉落日塞雷斯提亚现在国务缠身,许多大事搅得她焦头烂额,而自己在这种时候更应该少去打搅她。

  你能得到她的一个下午就已经不错了,再要求她抽出更多时间来陪你未免也太任性了一些。

  说得不错。如今的落日已经和过去的她大不一样了,她十分清楚其他小马从来都不是围着太阳转的星星。他们也有自己的宇宙,有自己的生活要去过。而她,不过是那无穷多颗星星中再普通不过的一颗罢了。

  幸运的是,落日至少还有一颗伴星陪在她身边。仅仅不到一天下来,她和星光仿佛就已成了相识多年的至交。正因为有了她,落日才得以放下拘束与忧虑。坎特洛早已向这个终于找到了回家路的迷途游子张开了它的怀抱。而现在,她终于接受了它。

  “确实如此。塞雷斯提亚,她……”落日一边打量着走廊两侧千篇一律的门,一边竭力试图想出一句话能够概括她现在的感受,“还是塞雷斯提亚。”

  星光大笑起来。“塞雷斯提亚还是塞雷斯提亚,你这话可太妙啦,落日!”

  “如果没有长期的相处与彼此了解的话——别介意,星光——想要准确地向一只小马描述你所熟悉的马是很困难的。顺便,”落日回头张望了一眼她们来时的层层楼梯与道道走廊,“你这拐七扭八的是要带我上哪儿呢?”

  “你知道吗,落日?”星光神秘地一笑,避开了她的问题,“暮光的城堡对我来说已经像一座迷宫了。而坎特洛的皇宫甚至还要复杂上十倍。想要记住一间房间在哪儿可不是什么易事。‘一楼大厅左边的楼梯,上两楼,右边第二条走廊,第一个路口右拐……’”

  落日愣愣地听着星光背诵着去往不知哪个房间的路,好奇她葫芦里究竟买的是什么药。作为一只在坎特洛的皇宫生活了十年的小马,她无疑十分清楚这里的空间结构以其错综复杂著称。实际上,记忆皇宫的每一条楼道在何处、通向何方几乎是每一只新来的卫兵最头痛的测试科目之一。星光初来乍到,分不清路实在不足为奇。不过,如果她真要找哪个房间,直接问自己不就好了?干嘛非得这么神秘?当然,她上一次在这座城堡的楼道间穿行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而就连那次她也只是来了不到五分钟),没准这期间里皇宫的楼梯又经过了什么修改。没准星光要带自己去的是一个自己并不熟悉、甚至从未听说过的地方呢!

  “‘从第三道门出来,右手边倒数第二道门’。”星光终于念完了她的绕口令,将落日带到了一扇门前“好啦,我们到了!”

  “搞什么……”落日念叨着,视线却被这扇不知通向何处的门所吸引。她立刻注意到同样是洁白的大理石,眼前这扇门的年龄明显比它周围的墙要大上不少,但却养护得非常好,似乎有马刻意让它在城堡的数次更新换代之中被保留了下来。想来它后面的房间对这座城堡中的某只小马意义非常。落日向门上看去,这才辨认出光洁的大理石上其实还是留下了一些标记。在门上比她脑袋稍高一些的地方,勉强可以看出一个圆形的痕迹。圆形被一条穿过中心的波浪线分成相同的两半,圆周外也伸出几条稍小一些的波浪线。望着门上这个不知所云的图案,落日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她从门前推开,奔向走廊的尽头。那里的门通往一个露天的天台,夕阳正通过门的半边向走廊洒下一抹金色的余晖。落日跑上天台,不顾近七层楼的高度,从栏杆上伸长了脖子向下看去:皇宫的围墙外不远处就是皇家卫兵的训练营,此刻这些忠诚卫士们每日的操练已经结束,只剩下最后几只卫兵还逗留在训练场上聊着闲话。看见这一幕,落日又跌跌撞撞地从天台上退回来,向走廊另一头她们来时的一端跑去。在楼梯间的岔路口,除了她们上来时的那道楼梯,还有一条螺旋上升的楼梯一圈圈向上延伸了好几层高,通向全城堡最顶层也是戒备最森严的地方。不难看出,能住在这条走廊的房间里的,都是深得公主信任的小马。

  落日颤抖着退回房门前,门上的图案,天台下方的训练场,螺旋上升的楼梯……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唤醒了那些潜藏在她内心最深处的记忆。

  塞雷斯提亚,她没有忘记!

  落日疯了般地扑向自己曾经住的卧室。五年过去了,塞雷斯提亚竟然还保留着它的原样!她的前蹄搭上门把,拼命地想要将它按下去,直到星光提醒她门是用魔法印记加了密的才肯罢休。暗绿色光芒的包围中,门把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向下压去,而门也终于再一次地被打开。相隔了五年的一幕又出现在她的眼前:

  房间的近一半面积都被一张大床占据,上面到处都堆着杂七杂八的教科书和魔法学习材料。剩下的空间大多留给了一座摆满了各类书籍和魔法仪器的书柜以及一套桌椅。书桌上杂乱无章地排布着几只笔和几本书,显然屋子的主马上一次离开时没能把她的最后一点时间留给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地方。门对面的窗帘完全被拉开,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天边的层云在燃烧。在金色的余晖中,落日缓缓地走向自己的书桌。最先捕捉到她的视线的是一颗水晶球。她当然知道这不是真正用来做占卜的水晶球,只不过是市面上卖给小孩子的玩具罢了。即便如此,她还是用蹄子捧起了它,点亮了自己的独角。水晶球在她的蹄中闪动了几下,白茫茫中呈现出一座城堡的影像。啪嗒。落日听见了自己的眼泪滴落在桌上的声音。

  “预言学是一门很深奥的魔法学科,研究它的独角兽可以说寥寥无几。你会对它感兴趣吗,落日?”

  “那我一定会成为艾奎斯陲亚顶尖的预言家的!”

  “暮光告诉过我,”落日转回头,才发现星光刚才一直在看着自己,“这么多年里塞雷斯提亚始终不肯重修坎特洛的皇宫,她一直在等待着你回来的那一天,希望到那时你能住进自己的卧室里。那么现在,”星光打量了一圈屋子,“你喜欢吗?”

  落日没有说话,但星光全明白了。

thumb_up22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Mistal Lv.3 独角兽
回复 回家

喔噢,早上起来第一篇看到的文

文章内容清晰,描写细致,构造了一个“现在”和“落日记忆”,过去的终将过去,如今的艾奎斯陲亚早已经不是“落日记忆”当中那五年前般和谐,文章并没有极为强烈的情感表达的片段,但是整篇文章就像是浸泡在一种幽静的氛围当中,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那一篇《凡俗所遗》,这种文章贵在感情渲染及其强烈。五年时间过去,世间万物早已改变,但是那些美好任然存留于世...

怎么说呢,很久没有看到过这种感情非常自然并且描写也没有什么问题的文章了。

相比之下,属实好文!

:ftemoji_sgpopcorn:

14 天前
#2
魔法师T_T Lv.16 站务赞助者
回复 回家

非常好的文章。

写余晖重返马国与大公主相认的故事并不少,实际上我就在ff上看过一个类似的,只不过是ts带着ss回去的,然后同样的师徒相会。

但本文最高明之处,也是不同寻常之处,我想便是其对各种细节的描写。作者没有选择将重点和高潮放在师徒相会之时——毕竟这个剧情大家都能想象到,无非就是拥抱、哭泣、交谈、互相原谅等等——而将笔力都放在了余辉不断重现的记忆中。人是由记忆组成的,当记忆中的事物发生了变化,我们必然会感叹物是人非;而当记忆中的东西还在,那也必然会触景生情。当对各种场景和细节描写到位了,只要在稍加点缀,角色的情感便跃然纸上。

这其中又以最后这段描写最令人印象深刻:

房间的近一半面积都被一张大床占据,上面到处都堆着杂七杂八的教科书和魔法学习材料。剩下的空间大多留给了一座摆满了各类书籍和魔法仪器的书柜以及一套桌椅。书桌上杂乱无章地排布着几只笔和几本书,显然屋子的主马上一次离开时没能把她的最后一点时间留给自己生活了十年的地方。门对面的窗帘完全被拉开,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天边的层云在燃烧。在金色的余晖中,落日缓缓地走向自己的书桌。最先捕捉到她的视线的是一颗水晶球。她当然知道这不是真正用来做占卜的水晶球,只不过是市面上卖给小孩子的玩具罢了。即便如此,她还是用蹄子捧起了它,点亮了自己的独角。水晶球在她的蹄中闪动了几下,白茫茫中呈现出一座城堡的影像。啪嗒。落日听见了自己的眼泪滴落在桌上的声音。

非常之美。所谓细微之处见真情,大概就是如此吧。

当然,文章里面有些角色互动的描写比较生硬,可以再润色润色,比如:

  “还不止她们呢。音韵公主和银甲闪闪也去了,还有露娜。甚至就连塞雷斯提雅公主本马大概也是因为国务缠身而无法抽身。哦,对了,还有我的朋友,日光耀耀……”发现落日的脸色依旧平静,星光大为惊诧,“等等,你怎么会知道他的?”

其实我觉得星光因余晖听到日光的名字没有反应就“大为惊诧”,这个情感有有点跳跃的。

期待作者更多的好作品!

 

14 天前
#3
Eastwind-Bonkers Lv.4 陆马
回复 回家

回复#1 @Mistal :

第一眼看过去以为你管中午12点叫“早晨一起来”……

不渲染感情、细节细致,应该都算是我文笔上的一些风格吧(实际上我直到现在都不能完全确定自己擅长的文字风格是什么)。我曾经试过在自己的文里加入强烈的感情渲染,然后……明白了什么叫做鸡学游泳。

另外,你怕不是因为“星光熠熠”的tag才点进这篇文来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14 天前
#4
utopia Lv.14 幻形灵赞助者
回复 回家

深夜看推荐,惯例,先捉虫。

又将讲起自己的故事来

多了个“将”

 “‘从第三道门出来,右手边倒数第二道门’。”星光终于念完了她的绕口令

既然‘手“和”蹄“已经做了区分。那么这里星光的话中就不该用”手“字。

 

其实这篇文刚发的时候,我就有注意到,但最终还是没有急着看。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我觉得,ss回来与老师见面的剧情,大致都能想象得出来,真的有什么可以写的吗?

故事的架构微微出乎了我的意料,修改的世界观也着实让我眼前一亮,让我看后面的内容更有精神。整篇文章的落脚点也选取地很好,正如法师所言:

作者没有选择将重点和高潮放在师徒相会之时——毕竟这个剧情大家都能想象到,无非就是拥抱、哭泣、交谈、互相原谅等等——而将笔力都放在了余辉不断重现的记忆中。

不过,除此以外,我也很欣赏对其他角色的安排。比如星光,星光在这篇文里就充当了引路人的形象,在不长的篇幅里也为之塑造了几个特点。先是余晖自己所想的“不透露国家机密”,以及最后的“走皇宫记口诀”,一笔带过,但着实到位了。

有一点值得思考一下:

她身后的星光面如死灰,仿佛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是比从塞雷斯提亚身边叛逃还要深重的罪孽。

在这段中,星光,代替了《镜中魔法》里暮光,作出了“面如死灰”的反应。但我觉得,这更像是TS会作出的反应,而非SG会作出的反应。

 

最后,我想问一问,EB创作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这个世界观有什么特别的作用吗?(比如以后还会用?)

大晚上的,也实在想不清。私认为,新的世界观,一方面是加大了塞拉斯蒂娅的负担,这样能加强文章中段师生会面的情感效果;另一方面,我觉得1L有道理,明面上的和谐,暗地里的危机。也许,也映衬着当初SS和大公主的关系?

13 天前
#5
Eastwind-Bonkers Lv.4 陆马
回复 回家

回复#4 @utopia :

建立这么大世界观,是因为这个故事实际上基于我的另一篇中篇的设定。至于关于世界观的作用你们所做的推测……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

另外感谢所做的指正!

13 天前
#6
Mistal Lv.3 独角兽
回复 回家

回复#3 @Eastwind-Bonkers :

另外,你怕不是因为“星光熠熠”的tag才点进这篇文来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哈哈哈太真实了,但是这篇文章的确没有让我失望

(Mistal诱捕器)

13 天前
#7
LRlicious Lv.13 麒麟小编
回复 回家

欢迎回家,师姐。。。

1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 FimTale假期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