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两小无猜编年史

第九章:该出手时就出手

本章发表于 2018-11-15 • 0人收藏 • 313人看过 • 10,909字 • 3评论 • 0 HighPraise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真不敢相信甜贝儿居然会干出这种事来!”

听着她姐姐的声音从教室外面传来,甜贝儿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她被留在校舍里,坐在她的课桌前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而车厘子则出去找瑞瑞了,这样她姐姐或许会为了她的行径好好训斥她一顿。

虽然已经被车厘子训过一遍了,但是甜贝儿对整件事情的感觉也不那么遗憾。好吧,打算用魔法把她们轰成渣可能有点儿太过分了……但是,她们在欺负小霸王……甜贝儿停了一下,撅起了嘴唇。他看上去根本不懂怎么在这种情况下保护自己。想到这里,甜贝儿不由短短地乐了一下,摇了摇头。我真不敢相信,这样的一个男孩子居然会直接跳下房顶和悬崖,只因为一个在他背上那东西能让他安全的小小保证而已。要不是他大哭大叫的,我还以为他真觉得很好玩呢……天哪,他好可爱哦……

甜贝儿忽然皱起了眉头,她觉得自己脸蛋在发烫。呃哦……我还陷得真够深的……

满脑子都是关于她对小霸王的感情,她把外面那两只正在谈话的小马的事都忘光光了。

* * *

“想不到我妹妹居然会失去理智,付诸于暴力……”瑞瑞叹着气。“唉……我知道我们父母可是好好教育过她的。”

“当时我看到这情况的时候就跟你一样惊讶,”车厘子解释道,“但是毫无疑问,她正要对另外两个孩子行使暴力。”

瑞瑞微微一愣,“另外两个孩子?”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车厘子解释道。

瑞瑞脸上的意外之情消失了,她的整张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哦,现在我相信了。”

“好吧,这又不算什么真正的问题,不是吗?”车厘子说道。

瑞瑞朝着紫红色小马扬起了一边眉头。“我很明白用暴力来解决问题是绝不应该的,可那两个残酷无情的小恶霸一直都在欺负我妹妹和她朋友们。我本来还很相信头一个冲上去赏她们一顿好打的会是飞板璐,但是,她们几个之中不管是谁首先忍无可忍,我都不会意外。”

车厘子撅起了嘴唇,微微皱起了眉头。瑞瑞这番话搞得她有些心虚,但是她决定坚持下去。“就算是这样……可你妹妹看上去正要把那两个孩子用魔法轰掉呢。你不觉得这实在是太过分了吗?”

瑞瑞又叹了口气。“可别跟我说,就因为她臭揍那俩小无赖用的不是蹄子,而是魔法,结果你对她的惩罚就更严厉。”

车厘子又惊又怒地望着瑞瑞。“不好意思?!我从来不会把我的学生区别对待,这跟是不是独角兽毫无关系!”车厘子加重了语气。

瑞瑞咧嘴一乐,“我什么时候说‘独角兽’了?我说的是‘魔法’。”

“什么?!”车厘子抗议地叫了起来。“可你……你这根本就是在玩文字游戏!你明明知道的!”

“还在挂念着荣心啊(Proud Heart)?”瑞瑞问道。“他特别喜欢独角兽又不是我的错,你懂的。”

车厘子怒气冲冲地瞪了瑞瑞一眼。“不……”她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我才没有惦记着高中时代的恋情,而且这种小事根本不能影响我的判断……”

“我只是在说啊,亲爱的,”瑞瑞不紧不慢地开了腔。“他跟我出去约了几次会,然后你那时候就再也没搭理过我,除非你太……”

车厘子拧眉怒目。“那可不只是‘约了几次会’而已吧?”

瑞瑞小声窃笑起来。“嘿嘿嘿……所以你还真的是在挂念着荣心。”

车厘子下巴稍稍掉了下来,眼睛轻轻地抽搐。“不!我才没……唔唔唔唔哦哦哦哦哦!”

车厘子发出一声沮丧的咆哮,回头用恼火的眼光看着瑞瑞。瑞瑞还真懂得怎么把一起长大的老朋友气得发疯。她非得提起荣心的事情不可,对不对?!她明知道我那时候疯狂地爱着他,但是她因此止步了吗?!所以我才会希望找上甜贝儿的家长!车厘子的表情转回了凝思。等等……瑞瑞是在跟我打岔?就像她在学校时候那样?她是不是想让我就这样把甜贝儿给……

“我很抱歉,亲爱的……”

这声道歉活像是拆房子的粉碎球一样把车厘子的思绪搅得一塌糊涂。她重新把注意力转回瑞瑞身上。

“哦,我很理解你对荣心的感受,而你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瑞瑞坚持道,她轻轻一笑,“呵呵……我敢说,和你一起追逐时尚的最新潮流总是非常有趣,但是我可没想过从你身边把他偷走,你懂的……”

车厘子无力地摇摇头,叹了口气。“哦,没关系的……我是说……他的确特别在乎独角兽……而我也不能因为他被你吸引了就对你答应和他约会和跳舞而怪罪于你,当然你会有兴趣了……哪只小马会没兴趣呢?”

瑞瑞咧嘴笑了笑,然后脸上的表情再度认真起来。“不过,我本来应该更在乎你的感受的,亲爱的。我对你如何看待他了解得太清楚了……”

“听到这话我很开心,瑞瑞,可是……”车厘子又开始叹息了,这次叹气的幅度更深了。“……不,你知道吗?那不是你的错……”她稍微离开了瑞瑞几步,凝望着窗外小马镇平静祥和的美景,努力想稍微缓解一下她现在因为回顾起往事而阴郁的心情。“哦……我只是希望我没有只为了拼命吸引他的注意而浪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就好了……”

瑞瑞又笑了起来。“你可是烫了至今为止最蓬松卷曲的发型。”她沉思着,“说不定不管什么样的雄驹都会被你迷得神魂颠倒呢……”

“啊!我知道!”车厘子喊着,“但是,不……”她的语气好像在责备过去的自己。“我心里想的就只是荣心一个而已……我花了不知多少时间把我的鬃毛和尾巴搞成全学校最气派最卷曲,就只是为了让他能多看我一眼……”她说着,用自己的前蹄滑过她的鬃毛,轻轻撩起自己粉红色的长发。

当车厘子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她过去的时尚追求和高中时候迷恋的选择时,瑞瑞不由得暗自好笑。有些东西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

* * *

“什么情况,妈妈?”小霸王抬头望着他的妈妈,男孩子的脑袋上依然扣着他的招牌螺旋桨帽子,但是全身从脖子下面穿了一身黑色紧身衣。

爱塔也是一个装束,同样穿了一身高到颈部的紧身衣。她把一副望远镜递给了儿子,自己则耳朵竖得尖尖的,朝向学校的方向。

“我想瑞瑞是在引她分心。”爱塔的耳朵稍微抖了一下。

“她们是在说甜贝儿的事吗?”小霸王把望远镜凑到脸前,仔细张望着。

爱塔稍稍皱起了眉头。“我觉得……她们是在谈论高中……”

飞板璐快步溜到穿着黑色紧身衣的母子身边。“甜贝儿以前提过瑞瑞和车厘子是高中同学。”

“我真想知道她们怎么会开始谈起这些事情的。”小苹花大声猜测道。

爱塔摇摇头,“也许,瑞瑞是在用自己的办法把甜贝儿从麻烦中拯救出来……”她耸耸肩。“……或者她们俩只是想聊聊天而已,不管怎么说,瑞瑞这还是头一次非得跟车厘子交谈不可……总而言之……”爱塔朝旁边拖车里那一大堆看起来很危险的烟花瞟了一眼,然后又看着孩子们笑笑。“都准备好了?”

孩子们一齐敬礼。“准备好了!”他们异口同声。

爱塔点点头。“好,我们可别让这个好机会白白浪费了……”

小霸王和小苹花开心地跑回堆满了烟花的拖车旁,飞板璐则落在了后面。

“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飞板璐?”爱塔笑了笑。

“呃……我猜,我只是希望知道您为啥这么愿意在学校炸个洞……您都已经长大了不是吗……”飞板璐怯生生地问道,她忽然笑了。“不,我不是在抱怨什么,您别介意……”

爱塔也呵呵笑了起来。“好吧,这么说吧,我实在是太理解甜贝儿的这种情况了……”爱塔沉默了一下,转身朝学校望去。“我很久以前就想通了。如果你必须惹上麻烦才能得到些什么,那么,那些麻烦就是你理所应当付出的代价。”

飞板璐乐了。“嘿嘿嘿……快点儿长大不然就滚蛋回家,嗯?”

爱塔朝小雌驹俏皮地扮了个鬼脸。“类似。现在,快点去帮他们俩搬烟花吧。”爱塔说着用前蹄推了推小雌驹。

飞板璐一点头。“好!”

* * *

那我该怎么跟他说好呢?甜贝儿望着空中,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之中。那个‘我是那种喜欢的那种喜欢的喜欢你’?甜贝儿皱起了眉头。呃……这听起来太傻了吧……爱?嗯……这是不是太超前了……我是说……我当然明白我跟他都还太年幼,还不能结婚啥的呢……

“啊!”

胡思乱想中的甜贝儿一下子被吓醒过来,她注意到外面的对话变得越来越激烈。

她的嘴唇开始发颤,耳朵也耷拉下来了。哇,车厘子小姐听起来真的很生气,那腔调听上去可不像是一开始跟我说话时候那样。说不定我的麻烦比我想的还要大……

甜贝儿竖起耳朵,朝她的课桌旁倾过身子,聆听着交谈的声音。巨大的校舍窗户虽然隔音效果不是特别好,但是车厘子时高时低的声音还是很难听清楚。瑞瑞看来说得不太多,只是每轮到她开腔之后,随之而来的都是车厘子连绵不绝的沮丧的抱怨和责难。

小脸开始发烫了,甜贝儿咽了口唾沫,汗珠从她脸上滚下来。车厘子小姐不会对我太生气的……对吧?我是说……她都已经责备过我一顿了……

望着空中,甜贝儿开始觉得,说不定车厘子和瑞瑞都非常恼火,当教室的门打开的时候,说不定迎面而来的就是两只小马的大吼大叫了。

瑞瑞可能会向爸爸妈妈告状,我可能会被禁足一辈子……

再也不能去俱乐部小屋……再也不能去远征……甜贝儿叹着气。再也不能去小霸王家……

甜贝儿忽然注意到车厘子的声音变得有些平静了,呃……听起来,简直好像挺快乐似的。她已经不再生气了吗?甜贝儿的表情也开始放松下来了,也许瑞瑞跟她好好谈过,所以她就不那么生气了!对!我敢打赌我姐姐还是特别在乎我的……甜贝儿忽然又恐慌起来,要是她们在聊的是该怎么惩罚我所以才会开心该怎么办……

哒,哒,哒。

哒……哒……哒……

她停顿了一下,听到墙壁上有什么东西在敲击。很有节奏,好像隐含着什么内容。她朝教室的门外扫了一眼,希望那两只小马的谈话不会结束得太快。跳下她的椅子,甜贝儿跑向敲击声传来的位置,把耳朵贴在了墙上。听起来就像是……蹄子在敲击木头。她更加仔细地听下去。

哒,哒,哒。

哒……哒……哒……

甜贝儿皱起了眉头。马尔斯电码?“呃……不好意思?”她开口说道,“我不太了解马尔斯电码……这个……差不多是一窍不通……”

“哦……”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甜贝儿的小脸一下子亮了。“小霸王?”她问道。

“对!是我……呃……这个……你最好往后站,而且找个掩体。”小霸王说道。

“找个掩体?”甜贝儿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可爱标记童子军监狱爆破者!耶!”

咝咝咝咝……

甜贝儿的困惑很快就变成了惊恐。从她朋友们那一嗓子,以及那熟悉的只有导火索才能发出的咝咝声,她一点儿都不难猜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小雌驹飞快地跑回她的课桌旁,点亮了她的角,在浅绿色的光芒中,把桌子横向放倒,她用前腿紧紧抱住脑袋,缩起身子躲藏在木头和金属组成的桌子后面。

* * *

“啊!”车厘子恼火地喊着。她长出一口气,怔怔地望着空中。

瑞瑞一个劲儿地窃笑,她非常了解,车厘子只有沮丧或者她聊得起劲儿的时候才会发出这种感叹声。

“这只是……只是让我知道了牙箍的用处……”车厘子说着,转过身背对着瑞瑞。

瑞瑞忍不住直笑,“呵呵……牙箍确实挺有用的,亲爱的。”

车厘子叹了口气,“我懂!大多数小马都觉得那简直傻透了,但是我可是戴着那牙箍好好出了一次风头……”她皱起了眉头。“最后扔掉那些东西的时候,我几乎都觉得很抱歉。”

瑞瑞同情地把一只前蹄放在车厘子的肩膀上。“我们都一样,亲爱的,我们都有过那种时候……嘿嘿嘿……还记得你的耳环和发卡的反光把天马学生们都闪瞎了眼,害得他们撞了个四脚朝天的事吗?”

车厘子笑了,“我还记得呢,你居然直接闯进校舍里为我撑腰,直接宣布我的衣着是合情又合理的,因为我要是缺了那些亮闪闪的玩意儿,整套装束就会变得残缺。”

瑞瑞若有所思地叹息着,“那些以往的日子啊……”亲切地向车厘子笑着,“也许有时候我们该聚一聚,喝一杯,聊聊我们过去那些经历。”瑞瑞满怀希望地朝车厘子望去,“我请客?”

车厘子咧嘴一笑,“我很乐意。”

依然面带笑容,瑞瑞又望着车厘子。“那么,呃……关于甜贝儿……”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如意算盘。”车厘子笑得有些狡猾。

瑞瑞哆嗦了一下,“呃……你在说什么啊,亲爱的……”

车厘子朝瑞瑞会心地一笑。“哦,得了吧,瑞瑞。让我分心是不是?然后再拉我去喝一杯?早在高中的时候你这招就已经对我用烂了,我终于知道你扯这么多有的没有的是为了什么了。”

瑞瑞紧张地笑着。“啊哈哈哈……我真的这么明显吗?”

“这个嘛,倒没有。”车厘子回答道,“而且和你聊得也挺开心的。我只是跟你够熟了,对你的小把戏也明白得很。”

“小把戏,是啊……”瑞瑞说着,脸色严肃起来。“抱歉,车厘子,我早该知道不该把这事儿随便糊弄过去的……但是……我确实希望你能明白我想说的意思……”瑞瑞认真地说道。

车厘子望着瑞瑞,轻轻叹了口气。“唉……我知道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是两个坏孩子……我也明白不管是谁看到自己的朋友受欺负都会勃然大怒。要是你可以让甜贝儿保证以后不会再这样,我想这次就算咱俩私了了算了。”

“哦,天啊,我还从没见你这么温柔过!”瑞瑞开心地叫道。

车厘子笑了,“不过你还欠我一杯呢。”

“嘿嘿……当然了,亲爱的……”

“不过,我怀疑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还会再找上小霸王的……”

瑞瑞开心的表情活像是被扔了砖头的玻璃窗一样粉碎了。“小、小霸王……”她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把甜贝儿关禁闭,就是因为她保护了可怜的,乖乖的,无辜的小霸王?!你脑袋秀逗了吗?!”瑞瑞尖叫着。

车厘子被瑞瑞突如其来的爆发搞得很意外,她皱起了眉头。“这个,我又不能因为谁是被欺负的就有失公道。”

瑞瑞摇着头,“你就是不明白对不对?他妈妈,她可是个妈妈……”瑞瑞的声音越来越低,几近耳语。

瑞瑞的话让车厘子弓起了眉头。“这个……我想没什么问题吧?”

“不,我是说……她的可爱标记……她不是一般妈妈,她是那种特别的妈妈。要是她觉得自己的儿子不知怎么的受了委屈,那她可不会干坐着什么都不干。她说不定会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直接把学校拆了救出甜贝儿来!”

“呃……”车厘子开口说道,“……这看起来……太极端了……”

“可爱标记童子军监狱爆破者!耶!”

当瑞瑞听到学校另一边传来那一嗓子的时候,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她知道接下来要出什么事了。“卧倒!”她命令道。

车厘子朝她学生们高呼声传来的方向望去,然后又回到瑞瑞身上。“卧倒?你不会以为…哇啊!”当瑞瑞扑到她身上硬把她按倒在地的时候,车厘子一声惊叫,扑倒在地的独角兽用前腿紧紧护住了身边紫红色小马的脑袋。

呀啊啊啊啊轰隆!

几秒钟后,一声惊恐的尖叫,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地动山摇的巨响,整个学校的空气仿佛都在震动。五彩缤纷的烟花拉着长声四下飞散,把白昼的天空照得绚丽无比,随之而来的是木头碎片落在地上的声音,玻璃摔碎的声音,以及整座学校都在摇晃的声音。

“她……他们……他们不会……”车厘子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喃喃着,她和瑞瑞重新爬了起来。

车厘子咽了口唾沫,一把拉开校舍的门。映入她眼帘的是东倒西歪的凌乱桌椅,满天乱飞的燃烧纸片,还有一个巨大的洞耀武扬威地呈现在墙壁上。从洞里她能看见甜贝儿飞奔到一辆小拖车旁边,一溜烟蹿了上去。当车前掀起一阵尘烟的时候,车厘子可以发誓,她能听到一阵熟悉的嗡嗡声,而且拖车飞驰而去的时候,上面还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绿色螺旋桨。车厘子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她向前紧走几步,抬起头打量着她教室墙壁上的洞。这时候,她听到一阵急促的蹄声,有谁小跑到了她身后。

“那么……”瑞瑞紧张地说道,“……关于喝一杯的事嘛……”

“哦……”车厘子怒视着大洞外面低声咆哮着,怒风掀起了她的刘海,“哼哼哼……没错……我想……我想在某些可怜的小马的家长因为涉嫌毁坏公物而被逮捕之前,这个主意实在是太棒了!!!”

“这会让可怜的小霸王伤心透顶的。”瑞瑞插进话来。“而且你该知道他有多敏感……”

“但是,她必须得为此负责,”车厘子吼道,她指着校舍上的大洞。“他们全都得负责!”

瑞瑞耸耸肩。“好吧,对于处理被毁坏的东西,这是小马镇最中规中矩的办法了……”

车厘子长叹一声,穿过爆炸的大洞,走上旁边的道路。

瑞瑞快步跟了上去,和她并肩而行。

“瑞瑞……我……我是不是太心软了?”车厘子问道。

“这个嘛……嗯……”

“说实话,谢谢。”车厘子干脆地说道。

“有时候吧……”瑞瑞承认道,“……但是我敢说,要是你不心软的话,你学生里至少有一半每天都得被你留下来训斥个没完。”

车厘子自嘲地笑了笑。“你的眼光还真亮……”

瑞瑞莞尔一笑,“独角兽哦,亲爱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扬起脑袋,让她的角成为注目焦点。

车厘子瞪了瑞瑞一眼。“别火上浇油了。”

* * *

“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们来救我了!”甜贝儿开心地叫着,她伸开前腿抱着小霸王,热情地偎依着男孩子。

咧着大嘴的小霸王深情地回应了她,他用自己的小脸磨蹭着甜贝儿的脸颊。他实在是太喜欢她抱着自己脖子了。“嗯,你来救我了,所以我不能不管你。”小霸王解释道。

小苹花把视线转向一边,装着好像远处有什么好玩的事情。爱塔只是对孩子们咯咯笑着。

“不过……大白天的,用炸药搞救援?!”甜贝儿尖叫起来。

“那可是我的主意!”飞板璐回头叫道,她的滑板车正拖着拖车全速前进。

“嗯,妈妈也一起定的计划。”小霸王说道。

甜贝儿抬头望着爱塔。“谢谢您!”她开心地笑了。

爱塔对小雌驹笑着,“哦,没关系啦……只不过是行使公道而已……”

“说到这个嘛……”小苹花插进话来。“您是对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都做了些什么?”

甜贝儿的脸色变得有些担忧。等等……要是她只因为我保护了小霸王就愿意把学校炸个洞,我是说……她该不会……

爱塔呵呵直笑。“哦,我只是觉得她们可以和一个要好的朋友过一个礼拜……”

* * *

‘敲 敲敲敲 敲……敲敲。’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放下蹄子里的青少年时尚杂志,互相困惑地对视着。对珠玉冠冠而言,毫无预示地突然来访可不多见,更别提敲门时候通常也不会敲出‘洗剪吹,两块钱’的拍子来。

“滴答,滴答,滴答......”

当两个小丫头琢磨着究竟该怎么办的时候,巨大的,古老的座钟只是安稳地在角落里运行着。

“兰道夫!”珠玉冠冠从她铺在地上的舒服垫子上抬头叫着。

两只小雌驹竖起了耳朵,听着珠玉冠冠的贴身管家的动静。

“滴答,滴答,滴答......”

“兰道夫!门!”珠玉冠冠的喊声更响了一些,也更恼火了一些。

白银勺勺叹了口气,放下了蹄子里的杂志。“我去开门……”她站了起来,快步走到豪宅门口那两扇巨大的雕花的门板前面,伸出蹄子握住门把,大门吱呀一声敞开了……

一只长着满脑袋卷卷粉红鬃毛的粉红色小马正站在门口,脸上笑得别提有多开心了。

还没等白银勺勺或珠玉冠冠能开口说什么,她就突然唱起歌来了。

“哦!有谁告诉我两只小小马她们悲伤又孤独~

她们哭哭啼啼悲悲戚戚急需要朋友来呵护~!”

“哎呀要是有谁心怀郁闷愁眉不展小脸往下撸~

那么萍琪怎能眼看着她们自闭心门走夜路~!”

“所以我就说啦~萍琪你怎么办?”

“于是伴随气球彩带还有蛋糕杯我就高声宣布~

让我们带足好玩的东西让她们开心又舒服~!”

“那么速速收起那哭哭小脸因为萍琪就要入住~

快快牵起你们的小蹄子让我们一起来跳舞——!”

珠玉冠冠和白银勺勺睁大眼睛盯着萍琪,萍琪也笑嘻嘻地睁大眼睛盯着她们。

稍微停了一下,萍琪用蹄子挠着自己的下巴。“等等……我猜我刚刚好像唱了一首歌……”

“砰!”

白银勺勺用最快速度把门摔上,扭头用盯着珠玉冠冠,满脸又惊又疑。“她怎么上这儿来了?!”

珠玉冠冠不知所措地耸耸肩。“我、我怎么会知道?”

“这可是你家!”

“所以呢?!那又不表示我给我老爸那些莫名其妙的点子都盖过章了!”

“哈哈哈哈……‘盖过章’!这个词说起来好好玩啊!”突然一个声音在她们旁边冒了出来。

“哇啊啊!”两个小丫头吓得惊叫起来,一起转过身。粉红小马不知怎么的以某种无法解释的方式无视门板进到了房子里面。

“你们知道还有别的什么好玩儿的词儿吗?”萍琪稍稍歪着脑袋,满脸灿烂的笑容,她问着两只小雌驹。

“呃……不……什么……?”珠玉冠冠紧张地反问道。

“邪门儿……哈哈哈哈!实在是太好玩啦……来!跟我一起说!”

两只小雌驹莫名其妙地互相对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萍琪。

“加油!说出来!”萍琪命令道。

“呃……鞋……闷?”珠玉冠冠开口念道。

白银勺勺清清嗓子。“邪门儿。”

“邪门儿!”萍琪大声欢呼,在空中翻腾着前蹄。

然后场面又尴尬地冷了下来,只听见巨大的座钟在无所事事地滴答作响,计算着这尴尬的时间。

“那么,呃……萍琪?”珠玉冠冠开了腔。“你怎么会在这儿……在我家里?”她有些尖酸地问道。

“哦!我还以为我刚刚在我唱的歌里面就已经全解释清楚啦!好吧,我再来一次…… 哦!有谁告诉我两只小小马她们悲伤又……”

“哦,不不不……”珠玉冠冠大声叫停了她。“这个没关系……只是……谁跟你说我们需要个朋友来呵护了?是我爸爸让你来的?”珠玉冠冠弓起了一边眉头。

萍琪的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某些我保证绝对不会说出他们重要身份的小马,付了报酬让萍琪成为你们最甜蜜最亲密最私密最密不可分的朋友,时间为一投周!”

“呃……投周?这都不是个词儿……”白银勺勺说道。

“没错就是这样!但是这是我脑内投票表决得出的最终结果……”萍琪认真负责地解释道。“哎哟!哈哈哈……我的意思是一个礼拜!”

“一、一个礼拜?!”珠玉冠冠尖叫着。“要那么久?!”

“久?!”萍琪同样惊叫着。“说短还差不多!光是这点儿时间让我给你们把我整个‘好玩儿的词汇’列表念一遍的时间都勉强!更别提还得留出时间来播放我特别独家收集的那些让小马感到不愉快的噪音呢……”萍琪停顿了一下,俯下身子看着两只小雌驹。“比如‘哔——嘟!哔——嘟!哔——嘟!’这个可是我最新收藏的我最喜欢的……所以快点给我乐起来吧!因为我要讲给你们俩听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好多好多多得你们都听不过来呢!……”她满脸是笑。“我的意思就是说啊……就比如说你们一闭上你们的小眼睛然后就闭上眼,静悄悄,让浓浓睡意将你抱的时候就会想着我在说‘哔——嘟!哔——嘟!哔——嘟!’但是这只不过是你们这俩小傻丫头的小傻脑袋瓜儿在跟你们俩小傻丫头开玩笑而已!”

珠玉冠冠慢慢站起来,开始朝着门口走去,她飞快地瞟了白银勺勺一眼。

白银勺勺开始慢慢地转动前门的门把。

萍琪继续喋喋不休。“……而且每一晚我都会给从长毛狗故事集的大厚书本里挑出长毛狗故事集的故事来给你们讲一个长毛狗故事集的大厚书本里的好故事……啊呀要我说这书和这些故事和毛绒绒的长毛狗可差的太远啦!根本沾不上什么边儿嘛!”

“逃啊!”珠玉冠冠尖叫着。

白银勺勺推门而出,两只小雌驹发疯一样撒开蹄子跑进豪宅外的院子里。

“啊等一下啊!”萍琪叫道,她开始蹦蹦跳跳地追着她们俩。“下一个词是‘直挺挺’!你们俩怎么可能会不喜欢这么好玩儿的词儿?!”

“再逃快点儿啊,冠冠!她要追上我们啦!”

“哦赛蕾丝蒂娅啊!怎么会有谁蹦这么快的?!”

* * *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妈妈?”小霸王问道。

“这个嘛……我想我们就直接回家等着这件事被忘掉好了……”爱塔回答道。

“您真觉得我们等得时间够长,我们就不用为学校的那个洞负责了?”小苹花问道。

爱塔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她的眼睛睁大了,瞳孔缩成了小点儿。就好像她刚刚才明白被炸掉的是什么。“呃……不……我想不可能……”她回答道。

飞板璐叹了口气。“哦,好吧……至少蹲监牢的时候我们有不少伴儿……”

“哎呀,我希望接下来几天可别太冷清……”小霸王嘀咕着。

小马们沉默了一阵子,然后一齐哈哈大笑。

“哈哈哈……”甜贝儿的笑声停止了,她意识到小霸王一直在注视着她。她尽力集中起自己的思绪……哦天哪,我该怎么跟他说?他可是不惜让自己惹上超级大麻烦,只为了救我出来……我要不要直接跟他说说我的感受?可……可是大家都在这里呢!连他妈妈都在……

“呃……嘿……”小霸王开了口。

“是……什么?”甜贝儿的凝思被男孩子给打断了。

“要是我会陷入麻烦……只要是为了你,我也很高兴,甜贝儿。”小霸王的脸上挂着微笑,飞快地在白色小独角兽的脸蛋儿上亲了一下。

甜贝儿僵住了,呆呆望着空中,瞳孔一下子扩散开来。

甜贝儿.exe发生致命异常错误,重启倒计时:三……二……一……

甜贝儿直挺挺地倒在了车里。

“甜贝儿?!”小霸王尖叫着。“到、到底怎么啦?!”

朝后面的拖车里扫了一眼,飞板璐一脸幸灾乐祸的坏笑。“哎呀,小霸王把甜贝儿给弄坏了。真不错,伙计。”

“不,可是我……”小霸王开始辩解。

“你本来还以为她表现会更好一些的吧,”小苹花说道,“我是说,毕竟她也对你做过一样的事。”

“我就知道,对吧?”飞板璐回答道。

“可我没想……”

“小霸王!”爱塔装出严厉的样子惊呼着,拼命用蹄子捂住嘴不爆笑出来。“你到底对可怜的甜贝儿干了些什么?”她窃笑着。

“可我只是……我没想……”小霸王的眼睛开始泪汪汪了,他低头看了蹄子旁边的白色小独角兽一眼,她一动不动地躺着,脸上挂着一种安详得很奇怪的傻笑。

“呜……唔唔……呜啊……”小霸王的下嘴唇开始哆嗦了,他小声抽泣起来。

“消防车要开工了……”飞板璐翻着白眼。

“呜呜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爱塔忍俊不已,“呵呵呵……小霸王!别哭啦!没啥好哭的。”

“呃……大家?”小苹花瞅着拖车下面开始发出绿光。“我觉得有点不太妙……”

“哇啊啊啊啊啊……”小霸王的嚎啕大哭突然停止了,甜贝儿一脸怒容地暴跳起来,头顶的角燃烧着绿色的光焰。“甜贝儿?”

“不许欺负他!”甜贝儿尖叫着,伴随着鸣响的声音越来越高,她角上的光焰也越来越亮。

“等等,甜贝儿,亲爱的,”爱塔辩解着,“我们只是……”

轰隆——!

明亮的绿光笼罩了整个拖车以及所有的乘客,然后无比壮烈地爆炸了。

正当飞板璐绝望地试图让自己留在滑板车上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在往下坠落。她重重地摔到地上,活像根滚木似的在柔软的草地上反弹翻滚。最后她终于翻着跟头停了下来,马上她的滑板车也跟着飞了过来,后轮正好碾在她的一只翅膀上。

“嗷!”飞板璐惨叫一声,她把滑板车从自己的翅膀上推开,“为什么老是翅膀……”她悲伤地抱怨着。重新站起身,她龇牙咧嘴地揉着自己的后背,然后扶起滑板车推着它朝一个冒着烟的小陨石坑走去。然后她站住了,她注意到地面上以陨石坑为中心,向不同的方向延伸出四条沟。

“喂……你们都没事吧?”飞板璐朝东倒西歪地躺在沟里的小马们跑去。

小苹花把脑袋从地里面拔……或者说,挖了出来,从嘴里吐出一堆泥巴。“呸呸呸!记得提醒我永远都不要再欺负小霸王。”

土里拱出一只白色的小角,然后又冒出一蓬乱糟糟的粉紫相间鬃毛,接下来是一张惊恐焦急的小脸。“哦不,小霸王!”

飞板璐翻着白眼。“我好得很,谢谢,你呢,世界毁灭者?”

完全把飞板璐置之脑后,甜贝儿撒开蹄子朝其中一条沟狂奔过去,“小霸王!不要死啊!不要死!要是你死了我绝对不会原谅我自己的……”她在壕沟边缘刹住蹄子,伸着脖子往里看。

“我……我上天堂了吗?”小霸王晕晕乎乎地问道。从他的角度望去,甜贝儿的全身都被背衬的太阳光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松了口气的甜贝儿笑了起来,不过她刚刚一琢磨小霸王话里的意思,就马上从白变红了。

“呃,甜贝儿,”小苹花开口说道,“我知道你特别护着小霸王,可你下一次发飙之前能不能好好想想你正要轰杀的到底是谁?”

甜贝儿睁大了眼睛,脸上又紧张又开心的表情顿时变成了黯然和内疚。“哎……对不起,大家……”

“咳咳……哦,没关系的,甜贝儿。”爱塔从她自己的坑里爬了出来,拍打着衣服上的灰。“我完全能理解的。”

当小霸王爬起来朝他妈妈笑的时候,甜贝儿也笑了。

“现在趁着你们的姐姐们还没有更多对我发怒的理由之前,让我们一起到我家去洗洗干净吧。”爱塔提议道。“或许来一顿法式吐司晚餐?”

“耶!”小霸王欢呼着在空中高高挥起前蹄。

慢慢地迈开蹄子,五只小马稍微有点一瘸一拐地朝小霸王和爱塔的家走去。想到前面有甜蜜丰盛的大餐在等着他们,对自己所作所为后果的担忧也暂时被放到脑后去了。

和诣秩序  陆马 #1
回复 第九章:该出手时就出手

碧琪是魔法——母爱也是……

CelestAI  FakeAI #2
回复 第九章:该出手时就出手

爱塔忍俊不已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小霸王!别哭啦!没啥好哭的。”

请找病句

Dim  陆马 #3
回复 第九章: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你。。。这。。。(口吐白沫)

登录后方可回帖

关于作者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仰天放歌,寂夜长啸。

favorite 关注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