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海
Lv.1 108/160 幻形灵

心之所求,难以尽数。

原谅我吧

本作评价
9()
()1

图片(S6E26)

原谅我吧

  月光照耀着无尽之森,邪茧女王看了看身后,夜已深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打扰她。她取出刚偷来的纸笔,伏在岩石上开始写信。

 

亲爱的索拉克斯

  我在给你写信,好久不见,这里一切都好……

 

  邪茧女王抬头望了会黑洞洞的天空,字迹开始苍白,开始跟不上思想。

    索拉克斯他小时候……他简直就是个天使!每次下雨天,他都会摘一朵小花回来让我戴上,其他的幻形灵看着我偷笑,我瞪向他们,索拉克斯就开始哭了,我又得停下来安慰他……

  现在他离我远远的,他在新虫巢那里呢。

   他总是那么善良,他从来不会想到饥饿,想到掠夺,他的世界里有的是毛毛雨,有的是刚开的小花,他总是觉得全世界都应该是这个样子。后来,他对我说要去外面外去,他要寻找真正的爱。

   邪茧女王又看向纸面,那里只有两行字,她试着写下一些衔接的话,但是最终只能顺着思路写下去了。

 

   你曾经对我说要去虫巢外寻找友谊和爱,我不许你去,最后把你关起来……原谅我吧。我曾像你一样……

   在我小的时候,那时我甚至不会和小马交流,我也像你一样跑出去,试着小马成为朋友。我去了村庄,小马们尖叫着跑开,我知道自己和小马不一样,我不伤害他们,小马就又慢慢聚过来了。后来……他们给我套了一个项圈,就那样拴着我走……那时我觉得也没什么,只是被拉住了,只要陪着他们玩玩捡树枝的游戏,我就不会再饿了,呵……有朋友的感觉真好……

   有一天我累了,我就想整天躺在地上晒太阳,小马们聚过来,让我起来,然后用蹄子踢我,我吓坏了,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那天晚上我逃出来,哭了很久。我回想起他们的目光,他们永远高高在上,那时我明白了,他们看我只是虫子,他们爱我,就像主人爱着宠物一样,我根本不可能有小马朋友。

   我学会了幻形,变成小马回到村子里,他们就又聚过来了。

   我讨厌那些小马,但是最终我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邪茧女王叹息着的摇了摇头,她和索拉克斯同样外出寻找友谊和爱,结局却完全不同。

   后来,邪茧掌握了一种更快的方法——掠夺爱意。对她来说,能自己拿来的东西,为什么要去骗,或是祈求小马们们给予呢?

   幻形灵们一起毁灭了廷马克图,那让她意识到,如果能比小马更强,她也能给小马套上项圈,然后高高在上的俯视他们,她也能视小马为卑微的虫子!

   那时,她能杀了俄里翁王,但是她让俄里翁活下去了,带着耻辱和愧疚活下去,那是她的女王之路的开始……

   邪茧女王摇了摇头,及时把思路调回了纸面。那些已经过去了。

 

   这是与你不同的经历,我不希望你能理解,我只是求你别再恨我了,原谅我吧索拉克斯……我只是怕你像我一样……

   我把你关在茧里,我试着把你留下,可你还是走了,那段时间我几乎要疯了,我不知道那些小马会拿你怎样……

   但是我不能疯,我是女王啊,我还要想着饥饿问题,我还要想着为过去复仇。我绑架了所有的公主,那时我以为我已经成功了,然后你回来了。我当着所有幻形灵的面骂你叛徒……我是邪茧女王啊,我怎能止步于此……原谅我吧,如果有可能,我不会那样对你了。

 

   但是索拉克斯做的比她更好。邪茧叹了口气。索拉克斯像英雄一样带领所有的幻形灵把那王座炸了,那一刻她才明白,幻形灵们现在只是想吃饱喝足,过去已经对他们来说已经很远了……

   秋夜开始冷了,邪茧缩起来,继续写着。

 

   我讨厌小马,我恨塞拉斯提亚。我没有孩子,我唯一的挚爱被塞拉斯提亚烧死了……

 

  字迹开始发颤,开始模糊不清……

 

   他就像你一样善良……他从不想去战争,只是在后面医治伤员,他救幻形灵,也救小马……在特洛伊,塞拉斯提亚刚冲下来就把他烧了,就像踩死一只虫子一样……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但她最后只能一直不停地写着,一旦停下来,她又会陷入无边的回忆。

 

   幼虫们都躲在木马里,等着爸爸妈妈带着爱意回来,我去把他们救走,然后塞拉斯提亚把那木马也烧了……

   我恨塞拉斯蒂亚。那些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我不指望你理解,我只是希望你能原谅。

 

   邪茧女王看向远方,远方的中心城展现出繁华的夜景。塞拉斯提亚远比她强大,塞拉斯提亚把所有的幻形灵看做虫子,她以为自己会也被烧死……但是最终,塞拉斯提亚只是把残余的幻形灵关在了火山里。

   几百年中,特洛伊地狱般的景象与火山的熔岩重叠在一起,像梦魇一样紧紧缠绕着她。烧焦的空气,惨叫,无辜的幼虫,挚爱,最后是面无表情的塞拉斯提亚……

   但是她不能死,她不能倒下,因为她是邪茧女王,她必须活下去,伪装出冷静的的样子,然后带着残余的幻形灵活下去。

   邪茧女王望着远方闪耀的中心城,露出来一丝惨淡的微笑。

但是明天,对于我来说,这一切就结束了

 

   明天……我去中心城……把这一切做个了结……然后可能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了。索拉克斯……我在你心中一直就是个混蛋,明天我又要让你难过了。但是……求你原谅我吧,我没办法忘记那些……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但这是让我和他们安息的唯一办法了。

 

  邪茧女王试着再写些什么上去,但是纸上已无空白。

   索拉克斯现在怎样呢?他不用再担心饥饿,过去的一切对他来说并不存在。他从小就生活在美丽的世界中,就连他到外面后也是一样,他找到了真正的朋友,现在他的生活依然幸福美满……

   “我在干什么啊!我写这东西给他干什么!”邪茧女王突然跳起来。“他生活幸福美满!他知道什么!我给他讲这事!他原谅我!然后我死了!连带着他爱的小马们一起!这算什么事啊!我宁可他一辈子就恨我!这也好过原谅我之后再伤心!”

   邪茧女王把那信撕的粉碎“索拉克斯,赶紧把我忘了吧,求你了,恨就比爱更短暂,就让我一直是个混蛋好了,赶紧继续你的生活去,就当我再没存在过好……”

 

 

   “邪茧……你在这吗?找到你了!”

   邪茧女王回头看去,索拉克斯就站在那里。

   “邪茧,我们回去吧……”

   邪茧女王颤抖着转过头来,努力地抑制着泪水,她脸色苍白,痛苦而迷茫。

   “索拉克斯……我已经……回不去了……”

(烧焦和惨叫,幼虫和挚爱……杀了塞拉斯提亚!至少和她同归于尽!)

   “我们一起……回去吧……”

 

   “不!不!不!绝不!我回去干什么!做你的臣民吗!你想都别想!赶紧回去去过你的日子啊!”

(让我去!让我去中心城!让我结束这一切啊!)

 

   “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我都……原谅了……”

   “我要你原谅!你个混蛋!我明天就去中心城把那小马全杀给你看!我要你原谅!”

(继续恨我啊!最好永远别原谅我!然后赶紧把我忘了,明天我就要去死了!忘了我,你不再难过,我就能安然离开了!)

 

   “别这么说啊……为什么你这么讨厌小马!”索拉克斯几乎要哭了。

   “我根本就不讨厌小马!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你!索拉克斯!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回去啊!你!你个叛徒!我要你过来管我!赶紧滚回你的王座上去啊!滚啊!废物!”

   邪茧女王用尽全力提高声调,却连其中的颤抖也放大了,她必须不停顿的说下去,以维持那摇摇欲坠的精神免于彻底崩溃。

   “邪茧!茧!我不知道你会这样!我错了……我再也不会那样对你了!”索拉克斯哭着冲上去,紧紧的抱着她。

   “别来……管我……”

(我恨你……索拉克斯,虽然我知道你在爱我……)

  “你别这么说啊!原谅我吧!邪茧!你原谅我啊!”

   世界突然又安静下来了,邪茧女王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望着远方,索拉克斯伏在她的胸口小声啜泣。

   远方空空的,太阳升起来了……

thumb_up9
1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和诣秩序 Lv.11 陆马
回复 原谅我吧

意味深长……

29 天前
2楼
魔法师T_T Lv.16 站务赞助者
回复 原谅我吧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

通读全文能感觉到作者在情感和氛围的描写上下了一定功夫,尤其是前半段;可惜剧情方面还是写得有点薄弱,尤其到了结尾处,那几段对话其实是有点出戏、尴尬的,光靠吼永远是没法表现出情感的。

邪茧遗书里有关自己为什么恨小马以及为什么要报复公主的内容是非常重要的部分,值得大书特书。但可惜本文只用了很少的篇幅,尤其是“特洛伊”那部分,有点……强行插入的感觉,需要再完善完善。

 

29 天前
3楼
utopia Lv.14 幻形灵赞助者
回复 原谅我吧

:ftemoji_twicrazy:

正剧在S6之后,邪茧就彻底失了智。而中间一季更是给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不过……幻形灵的戏份还是太少喏,不仅法瑞克斯彻底沦为过场,而且索拉克斯也压根一点都不提茧茧呢。

作者的安排,如部分同人文一样,将茧茧营造成一种苦心经营的,爱民如子的女王形象,而塞拉斯蒂娅就成了反面。除此以外,还加了一条茧茧小时候的经历(尽管这个经历似乎有点牵强,因为这得牵扯到邪茧的家境,光从本文来说,我觉得不太合理)

如果抛开细枝末节,也不去管小受究竟是怎么找到邪茧,又是什么时候开始观察她的话,留下的空白还是比较多的。如果让我来说,(并且带有大量主观色彩),私还是非常喜欢这篇文的。

29 天前
4楼
欣海 Lv.1 幻形灵
回复 原谅我吧

“特洛伊”来自《坏蛋是魔法:邪茧女王篇》(超小声)

核心冲突放在了茧子撕信后,对于茧子来说,和大公主同归于尽是她心灵得以安息的方法。

然而索拉克斯惦记茧子,邪茧的死亡会让他陷入悲伤,最终,心已死的邪茧不得不为了索拉克斯而活下去。

也许只有在所爱的一切全部离开之后,邪茧才能无所牵挂的向着塞拉斯提亚冲去吧。

29 天前
5楼
回复 原谅我吧

整体上没有很大的问题,然而在整个故事的情节框架上,出现了一些问题。简单来说,本文的基本思路太过平凡无奇,几乎可以说是每一个对邪茧这个角色有兴趣的读者都能想到的。因此,如果要让这部短篇小说能有出彩之处,作者或许应该在情感表达上多用些力气。

但是,不得不说,本文是在是太短了——我这样说,并不是认为字数能决定效果,然而作者在许多地方的描写本可以多添加一些文字,以起到更好的表达效果。

作者的行文逻辑有些问题,具体来说,是在构建句子的过程中,缺少正常应有的前后联系,下举几例。

她取出刚从斑马那偷来的纸笔,伏在岩石上开始写信。

如果不在这里的‘斑马’一词前加上某些定语,会显得像是一个群集性统称,也就是说,这句话就隐含了一层‘她从一群斑马(很可能是一整个民族)偷来了纸笔’;而后面的‘伏在岩石上’也是类似的情况,不过在当前语境下,显得没有那么古怪。

另外,此处的‘开始写信’,因为文章后续确实明显体现出‘写信’这一动作的过程,并无问题,然而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就不建议轻易使用‘开始+动词’的词组。

索拉克斯他就像……我的孩子一样……

原谅我吧!茧茧!妈!你原谅我啊!

虽然这里索拉克斯将邪茧称作‘妈’的行为可以解释为‘胜似亲人’的关系,但初读之下会留下极不自然的感受,希望作者在以后的创作中能避免这样貌似‘前后矛盾’的句子。

 (有节选删节)

 这是与你不同的经历,我不希望你能理解,我只是求你别再恨我了,原谅我吧索拉克斯……我只是怕你像我一样……

 

  我恨那些小马,我恨塞拉斯提亚。我没有孩子,我唯一的挚爱被塞拉斯提亚烧死了……

 

  他就像你一样善良……他从不想去战争,只是在后面医治伤员,他救幻形灵,也救小马……在特洛伊,塞拉斯提亚刚冲下来就把他烧了,就像踩死一只虫子一样……

这里需要注意区分一下角色的心理活动与她的行动。上述节选删节段中第二句没有使用斜体,说明这句话是邪茧的心理活动,而作者或许是漏掉了这句的斜体,或许是意外地将这句心理活动同时充当了信件内容,从而导致实际的信件上下文(上述节选删节段第一、三句)无法连通。

我,我,我,我没办法忘记那些……

请考虑一下,正常写信时,我们是不会将自己纠结而无法立即说出的内容也写在信纸上的。

茧茧

虽然这是一个常见的对邪茧的爱称,但用在这里有两个问题。其一是情节内的,无论我们看到了邪茧多么温和多情的一面,她在其他角色眼中终究是一个强大而危险的生物,再加上索拉克斯的性格使然,恐怕在这里称她为‘茧茧’并不妥贴;其二是情节外的,‘茧茧’虽然是邪茧的常用爱称,但大部分作者都只让与邪茧关系极为亲密的朋友、爱人,或思维跳跃脱线的角色(如Pinkie Pie)使用这个词称呼她,也就是说,这并不是一个非常符合本文情感基调的用法。

  “不!不!不!绝不!我回去干什么!做你的臣民吗!你想都别想!赶紧回去去过你的日子啊!”

  “茧茧,不管曾经发生了什么,我……原谅了……”

  “我要你原谅!你个混蛋!我明天就去中心城把那小马全杀给你看!我要你原谅!”

请注意保持全文格式,此处的段间距与其他部分不符。

————————————————————————

好,指出了问题,也来说一些我认为是闪光点的地方。

作者的文章似乎仿照了俄国作家契诃夫所作《凡卡》的结构,而整篇文章的遣词造句也颇具老一辈翻译人士的特征。本文借助这一风格,将那时的翻译作品常常带有的沉重感情基调注入到文中,使得凡是语文课没有翘课的读者,都能相对自发地感受到这一情感,这一点上,作者的选择非常正确。

世界突然又安静下来了,邪茧女王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望着远方,索拉克斯伏在她的胸口小声啜泣。

  

  远方空空的,太阳升起来了。

结尾耐人寻味,仿佛戛然而止,作为抒情性较强的文章结尾,一两句的景物描写相当合适。只要坚持创造出新的、符合情景的景物描写句,这样的结尾是百用不厌的。

请作者继续加油,目前作者或许应当将练习写作的精力主要分配在文章内部逻辑上。

29 天前
6楼
末世之音 Lv.4 独角兽
回复 原谅我吧

我觉得这篇作品确实不错,虽然在剧情上是平淡无奇的,但是却深刻反映出了人物的心理状态,人物形象刻画的很好,但是也希望加入一些好的剧情,这样就可以锦上添花了。

16 天前
7楼
歌者 Lv.6 幻形灵
回复 原谅我吧

我想提出一个小建议。在结尾的时候的环境渲染,不够强力。建议将对太阳描写改为对于阳光的描述。还有怒吼的时候。最好多次结合对小马的恨意,而不是对索拉克斯的登上夺取王位的恨意。我认为她真正恨的是幻形灵与小马结尾朋友,以及索拉克斯的背叛,和自己是错误的这个事实。同时在描写他对小马的复仇的时候,一定要体现她对于幻形灵种族的热爱(对种群的热爱并不是对个体的热爱。而是类似于种族主义那样对整个群体的热爱。)。同时她被她的总群抛弃会有非常大的落差,这些的文章中没有很好体现。以上几个地方,是我认为文章还是要加强地方。

13 天前
8楼
Fytus Lv.5 天马
回复 原谅我吧

没有冒犯的意味,我觉得我头次见到邪茧以一种类似病娇的形象出现:ftemoji_abwut:

12 天前
9楼
Mistal Lv.4 独角兽
回复 原谅我吧

写的还可以

有一些不通顺的地方,我相信是作者笔误。

前面那一段让我想起了冷青写的慕克吉无聊讲的黑色故事里的第一章。

文章不算出众,剧情也有点类似陈词滥调的感觉,这方面的卓越者有一个《随它去吧》,可以去看看。也算是把一件事讲完了,挑不出大缺点是这篇文章的优点。

没了。

4 天前
10楼
赫斯提亚 Lv.2 天马
回复 原谅我吧

文章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邪茧的形象也丰富了许多,作者着力下笔写了邪茧对于大小矛盾的处理态度,还有最后的选择。思路是可以的,也很有意思。

个人感觉不足之处就在于好像是少了点什么东西,比如像是在后面一部分,表现人物特征最好的两个方式就是细节行为和心理矛盾,结尾的一部分感觉没明显体现出来。这类风格的文章,虽然说薄弱的剧情并不会成为明显的劣势,但相比之下,各类的描写就显得很重要了。

个人建议作者能把邪茧的性格写得更丰富更有特点一些,或者是能将邪茧的性格及心理变化细细体现出来,自然能更上一层楼。

“世界突然又安静下来了,邪茧女王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望着远方,索拉克斯伏在她的胸口小声啜泣。

  远方空空的,太阳升起来了。”

本篇文章最大的亮点就在这里,其好处自然不必多说。我最喜欢的也是这一段,耐人寻味。

总的来讲,我还是很喜欢这篇文章的。等我攒够了币再来投吧。

3 天前
11楼
上官轩清 Lv.2 天马
回复 原谅我吧

你点的评论,愚见,勿怪。我给你逐字逐句看一遍嗷,不一定要听信我。不想看可以跳过这部分内容。

月光照耀着无尽之森,邪茧女王看了看身后,夜已深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打扰她。她取出刚偷来的纸笔,伏在岩石上开始写信。

行文有问题。我给你一些参考的修改内容,仅供参考,可以尝试一些不同的表述:“月光照耀着无尽之森,邪茧女王回首,夜深了,没有任何生物能打扰她,她衔笔伏在岩石上,展开偷来的信纸——”

邪茧女王抬头望了会黑洞洞的天空,字迹开始苍白,开始跟不上思想。

这两个“开始”用得很奇怪,其实我建议你慎用“开始XX”的词组,尤其在这里的语境中显得很微妙。稍作改变:“邪茧女王抬头,天空黑洞洞的,而字迹显得苍白,跟不上她的思绪。”可以给个小建议,如非必要,可以试着减少定语的使用。

现在离我远远的,在新虫巢那里呢。

 

总是那么善良,从来不会想到饥饿,想到掠夺,的世界里有的是毛毛雨,有的是刚开的小花,总是觉得全世界都应该是这个样子。后来,对我说要去外面外去要寻找真正的爱。

一个句号里“他”有点多,以及笔误。

我学会了幻形,变成小马回到村子里,他们就又聚过来了。

我讨厌那些小马,但是最终我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前句话有点味道。后句的后半句逻辑联系薄弱,有点跳跃,甚至删除后半部分——改成

我学会了幻形,变成小马回到村子,他们就又聚过来了。

我讨厌小马/我讨厌他们。”也全然不影响。

 

邪茧女王摇了摇头,及时思路调回纸面那些已经过去了。

个人并不推荐在这里用“把”这类语序,这个“了”显得赘余,后面可以使用破折号:“邪茧女王摇了摇头,心神回到信纸上——那些都过去了。”

把你关在茧里,试着把你留下,可你还是走了,那段时间几乎要疯了,不知道那些小马会拿你怎样……

但是不能疯,是邪茧女王,还要想着饥饿问题还要想着为过去复仇。绑架了所有公主,那时以为我已经成功了,然后你回来了。当着所有幻形灵的面骂你叛徒……是邪茧女王啊,怎能止步于此……原谅我吧如果有可能我不会那样对你了

大量“我”、稍显怪异的用词和赘余。指称作为衔接的手段之一,对语篇的连贯和衔接起重要作用,然而这里(一个句号里)太多了。“饥饿问题”是一个很奇怪的用词,你可以用“我必须解决族人的温饱”此类代替,在这里用“想着为过去复仇”也很奇怪,即便考虑到女王在信中有针对此事的悔悟之情,还是显得怪异,可以去掉“想着”。这个“的”、“我已经”完全没必要,删了。最后一句因为“吧”显得语气非常软弱,虽然结合全文情感合情合理,但还是有一种诡异的荒谬感,“如果有可能,我不会那样对你了”的措词也怪怪的,酌情修改。

但是索拉克斯做的比她更好。邪茧叹口气。索拉克斯像英雄一样带领所有幻形灵那王座炸,那一刻她才明白,幻形灵们现在只想吃饱喝足,过去已经对他们来说已经很远……

秋夜开始冷,邪茧女王缩起来,继续写

 

我讨厌小马,我恨塞拉斯提亚。我没有孩子,唯一的挚爱被塞拉斯提亚烧死……

“了”“的”“着”“是”删删删,“已经”笔误改改改,“把”类语序换换换。

字迹开始发颤,开始模糊不清……

作者看来真的很喜欢用“开始”组词。全文就这两处,反复不足,强调也没意义。并且作为一段情感变化的描述稍显单薄了,如果难以想象描写,那就具体叙述那些墨点是浓是淡、最后一笔是长是短,字体潦草还是简洁、笔画连贯还是有停顿。尽管我能理解你,但“字迹发颤”这种形容就算是修辞也很诡异。在这方面作者缺乏必要的审慎。并且此段隔绝了前后两端信件内容,其实你可以考虑挪到“秋叶夜......”那段,融合一下。

在特洛伊,塞拉斯提亚刚冲下来就把他烧了,就像踩死一只虫子一样……

现在的国人都很喜欢在“像”、“仿佛”、“如同”的后面加一个“一样”、“似的”,我一直没法理解,怪事,至少在这里,这个“一样”是多余的。我没看过邪茧的官漫,总感觉损失了什么,这就去淘宝。对于没看过官漫的读者来说,这段话会有些莫名其妙,但还算好接受。

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但她最后只能一直不停地写着,一旦停下来,她又会陷入无边的回忆。

这个“最后”没道理啊......这句话本可以丰富一点,太单薄了。

改一点:“她突然不知如何下笔了,但她只能一刻不停地写,(因为)任何停留都将致使她深陷泥沼——那痛苦的、燃烧的、回忆的无边泥沼。”

我恨塞拉斯蒂亚。那些事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我不指望你理解,我只是希望你能原谅。

第一个加粗部分看得我莫名其妙,读几遍才反应过来,应为“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更妥当。还是那句话,“指望”这个词显得女王很弱势,不论如何,她都是女王。就算内心如此,也应该撑起强势的姿态,即便只是偶尔。这段没有斜体,想来是邪茧的内心独白。

“我恨塞拉斯蒂亚。那些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你毋须理解,我只希望......你能原谅。”

塞拉斯提亚远比她强大,塞拉斯提亚把所有的幻形灵看做虫子,她以为自己会也被烧死……但是最终,塞拉斯提亚只是把残余的幻形灵关在了火山里。

一句话三个塞拉斯提亚这种长名字,作者体会一下。适当用其他称呼代替,或者转换表述手段。而且你前面还是塞拉斯蒂亚,这里就塞拉斯提亚了,好歹统一一下啊喂。

烧焦的空气,惨叫,无辜的幼虫,挚爱,最后是面无表情的塞拉斯提亚……

烧焦一般用在“空气有烧焦的味道”,很少直接形容空气。并且这里可以用顿号。

但是她不能死,她不能倒下,因为她是邪茧女王,她必须活下去,伪装出冷静的的样子,然后带着残余的幻形灵活下去。

下划线笔误。“伪装”一词可以有更好地替代,属于吹毛求疵。我一直想吐槽“幻形灵”,在这里邪茧的内心独白中,仍然用幻形灵来统称族群,不觉得有点脱离其身份立场吗?至少,可用“我的幻形灵们”、“族人”这类词吧?仅仅是幻形灵这一词汇显得冷漠和抽离了。也有可能是邪茧因为不认可新的彩虹小虫,背井离乡而有的态度。

邪茧女王望着远方闪耀的中心城,露出来一丝惨淡的微笑。

有关全文各处对邪茧的动作及姿态描写,之后详述。

明天……我去中心城……把这一切做个了结……然后可能我们就再也见不到了。索拉克斯……我在你心中一直就是个混蛋,明天我又要让你难过了。但是……求你原谅我吧,我没办法忘记那些……以后我们再也见不到了,但这是让我和他们安息的唯一办法了。

一般来说书信很少出现像这样把心理活动原模原样写进去的情况,但是我反而认为这很好的模拟了邪茧写信时拖沓拉长的笔迹。不过就算如此,这里的信件内容也更趋近心理独白而非书信!

索拉克斯现在怎样呢?他不用再担心饥饿,过去的一切对他来说并不存在。从小就生活在美丽的世界中,就连到外面后也是一样,找到了真正的朋友,现在的生活依然幸福美满……

人称,老毛病。

“我在干什么啊!我写这东西给他干什么!”邪茧女王突然跳起来。“他生活幸福美满!他知道什么!我给他讲这事!他原谅我!然后我死了!连带着他爱的小马们一起!这算什么事啊!我宁可他一辈子就恨我!这也好过原谅我之后再伤心!”

好!读到这里总算是等到该来的东西了。但是,全部用感叹号与其说在强调浓烈的感情和语气,更像是一种不正经的偷懒手段。

邪茧女王把那信撕碎“索拉克斯,赶紧把我忘了吧,求你了,恨就比爱更短暂,就让我一直是个混蛋好了,赶紧继续你的生活去,就当我再没存在过好……”

冒号记得加一下。的地得不强求每个人都分清——好吧,建议分清。邪茧说得就跟索受真的在听她说话一样,我本来想吐槽这一点。但一看下文:

“邪茧……你在这吗?找到你了!”

邪茧女王回头看去,索拉克斯就站在那里。

:ftemoji_facehoof:

有删节节选:

(烧焦和惨叫,幼虫和挚爱……杀了塞拉斯提亚!至少和她同归于尽!)

(让我去!让我去中心城!让我结束这一切啊!)

(继续恨我啊!最好永远别原谅我!然后赶紧把我忘了,明天我就要去死了!忘了我,你不再难过,我就能安然离开了!)

(我恨你……索拉克斯,虽然我知道你在爱我……)

我记得一开始这些没有涂黑的。好,我从里面嗅到了你想滚意识流的苗头,但所幸你选择了涂黑。这一部分是高潮,情感极其浓烈,是个正常读者都能感受到这澎湃激烈的情绪潮。一波波的,没有丝毫压抑,全在扬。但这大段对话内容显得邪茧很小女儿,更像是撒娇和无理取闹,弄得我老是出戏。在情感表达上,作者也许得多花费点脑细胞。

世界突然又安静下来了,邪茧女王躺在地上,眼神空洞的望着远方,索拉克斯伏在她的胸口小声啜泣。

 

远方空空的,太阳升起来了。

到了我最喜欢的两句话。激烈的爆发和动作以后,时空突然凝滞,带来强烈的落差和镜头感,由动至静,由有声至无声,由复杂至简单,刹那间完成一系列情感、行文的转变。这样的结局很能搭配抒情成分重的文章,百用不厌,称得上是余音袅袅,意犹未尽。

↑评论第一部分完。以上皆是逐字逐句的对细节的推敲和挑剔,以批评的角度来说,第一部分所有内容没有任何意义且有失偏颇。所以,我想告诉你的是,上面的所有内容你都可以不用管。后面才算正常的评论。

第二部分开头,我先说句可能冒犯的话:你一定是高中生。很好看出来,标准的非精于文字的高中生文风,和我以前一样。当然,实际上这是一句夸奖,作者已经很了不起了,比我强。作者的笔调非常年轻,一些描写很稚嫩,笔误较多,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大毛病,坚持写作你会飞速成长。扯远了,说正经的。↓

此前我并未讨论全文宏观上的优劣,现在得吐槽了。很明显这是一篇邪茧出走后借信向索拉克斯抒发情感的故事,作为一篇抒情文,作者在氛围和情感渲染上下了功夫,并且如“典型”的抒情文一样,弱化了情节性。既然是抒情文,那么偏短的篇幅就可以理解成刻意设计以弱化情节强调情感,嗨呀,那么字数少不就情有可原——

个屁。

太短了。

首先我知道作者后来加了很多内容,但这不影响其篇幅短的本质。这里说的篇幅短不单单指可怜的3142字数(实际上2840),也和作者文章内容有关。看看我上面那句话怎么概括你这篇文的?我给你算一笔硬账,2840字里起头119字,中间写信1903字,高潮760字,结尾58字,understand?我不吐槽过渡,因为文章里压根没什么过渡转折,就是一路平平平平平平然后扬扬扬最后over,单线笔直发展,莫得起伏。我看完觉得wow这篇文没有啥起伏诶整挺好,甚至再仔细一看妈耶这文要怎么才能有起伏啊。发现了没?你高潮完了好歹让他们俩冷静一下让情感压下来缓一缓再结局啊,结果你从高潮开始一路感叹号到结束然后突然在这停顿世界宁静结尾了。不觉得中间缺点什么,需要什么东西来联系一下这两段吗?

情节平淡、剧情薄弱、思路普通是我对这个故事故事性的评价。应当注意,这是一篇抒情性质的文章,故事性不会成为劣势。

再看一下下上面的字数统计。高潮占了四分之一,起承部分占据剩下四分之三,通常来说这么设计结构是为了在前四分之三积蓄情感,然后最后四分之一轰隆一下把读者脑袋里的情感全部点燃泄洪让他们炸裂。那如何积蓄情感呢?作者选择了独白。我并不是说这样不好,而是这样不够。作者利用信的内容和邪茧的内心活动,向读者披露邪茧的过去以及她和索拉克斯的纠葛,并且处理得很成功——完整地把这些都叙述出来了,从而迎来一个问题:不够丰富。

一方面,描写不足,一方面,比重不对。邪茧写的是遗书,这份遗书里,为什么恨小马,为什么爱索拉克斯,为什么要复仇是非常值得大书特书的部分,但遗憾的是作者并没有真的大书特书,为避免信件内容和内心独白过于冗长,让本就平淡的故事更讨读者昏昏欲睡,作者选择了简化。对,简化。作者概括了邪茧的过往,概括了邪茧和索拉克斯的关系。因而在看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段过往好像没作者说得那样惊奇。我没法从中产生共鸣,没法很好的代入,但是,当作欣赏的话,是绰绰有余的,就像我说的,叙述完整了。

对于结构和叙事,我的评价是完整但保守。

再说描写(不包含心理),作者描写问题很大。我猜测这既不是作者擅长的题材,也非作者熟悉的写法。全文有关邪茧的一些刻画有:

 

月光照耀着无尽之森,邪茧女王看了看身后,夜已深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打扰她。她取出刚偷来的纸笔,伏在岩石上开始写信。

邪茧女王抬头望了会黑洞洞的天空,字迹开始苍白,开始跟不上思想。

 

邪茧女王又看向纸面,那里只有两行字,她试着写下一些衔接的话,但是最终只能顺着思路写下去了。

邪茧女王叹息着的摇了摇头,

邪茧女王摇了摇头,及时把思路调回了纸面。

但是索拉克斯做的比她更好。邪茧叹了口气。

 

秋夜开始冷了,邪茧女王缩起来,继续写着。

 

字迹开始发颤,开始模糊不清……

邪茧女王看向远方,远方的中心城展现出繁华的夜景。

邪茧女王望着远方闪耀的中心城,露出来一丝惨淡的微笑。

 

邪茧女王试着再写些什么上去,但是纸上已无空白。

(截止,不去论高潮及以后)

 

全部拎出来便能发现这些描写及刻画重复性很高,并且单调、简单。无非这些动作:看、写、叹。空洞且单薄,难以很好地刻画出邪茧的形象,更不要谈丰满人物了。心理的内容占据大部分意味着只能立起来人物的内心,而没有肉体和环境支撑的内心就像是块薄布,是没有办法满足一篇文章的描写需求的。我反正没见过几次全靠心理活动撑氛围的。光靠喊是没法完整表达情感的,只会让人觉得有点奇妙的尴尬。

不够丰富、缺少细节是我对文章其他描写的判断。

既然如此,既然作者有意选择依靠心理活动推进,那么就应当在情感表述上更加着力。在这方面,作者做的还不错。很好地展露了邪茧对各种矛盾的判别和态度,表达了她对小马和大公主的恨意,表达了对索拉克斯的爱。那么,族群之爱呢?作者似乎有点忽视女王对族群的爱,而尽力去描绘女王对个体的爱了。这也许是作者做出的选择,但我寻思着两个都有也没什么毛病吧。

邪茧的内心分明需要依靠复仇才能活下去,但她却必须依靠索拉克斯而活。她失去了族群,那么索拉克斯和复仇之于她是便是仅剩的两种救赎。也许在索拉克斯死后,邪茧才能放下一切冲向大公主吧。

心理描写是本文最着重也是其能够出彩的地方。

第二部分吐槽完毕↑

该夸了↓

本文除了字数少,没有大问题,中规中矩正是其优点。读者可以轻易地完整阅读下这篇文章,并且体会到其中蕴含的浓烈情感。所以,它有基本的流畅和标准之上的情感表达——文风统一,情感连贯。结尾点睛之笔,全文最出彩的地方,已经有众多读者表示对其的喜爱和赞赏,我也不例外。《原谅我吧》是作者第一篇在ft发表的文,是一个正常且良好的开端,希望作者能走下去吧。

这篇文评并不是合格的文评,且看且笑吧,很多地方主观性过于浓烈,看过就好,不必在意。

共勉。

(完)

PS:我字数比你多。给我爪巴!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FimTale假期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