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Lv.18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普众映射 - 不灭之物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85294/id-that-indestructible-something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译者后记

chrome_reader_mode 2,565 event 1 月 29 日 thumb_up 53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548 forum 8

我们来到了旅程的尽头。

 

《普众映射:不灭之物》(I.D. - That Indestructible Something)是我早在2018年底就接触到的一片准科幻文,那时我正因为百以四分等同人文的缘故热衷于变马文,于是在看到这篇小说后,自然地点了进去。

 

然而我没有想到,这是一篇水很深的同人文。先来看看作者:Chatoyance,英文马圈著名的科幻文作者之一,主要创作Conversion Bureau和友谊是优化系列的相关作品;而这篇《普众映射:不灭之物》,是Chatoyance自己创造的新设定,且作者本人对这个设定相当自豪。

 

设定上,作者虽然使用了老套的‘宇宙是个模拟器’框架,却也有加入自己的一些东西,至少据我所知,这种框架的设定下,世界很少会是个阿三程序员写出来的程序。在一个客观唯心式的世界里,人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值得我们自己私下思考分析的问题。作者对设定的利用,水平也相当高——应当是因为其多年创作CB和FiO系列积累了经验吧——通过格雷高亚 · 萨姆沙自身的内在矛盾,以及被转化者、人类和这个模拟器宇宙三方面的矛盾,强迫读者面对身份危机式的哲学问题——这也正是此文能在我于FF站设立的最高级别分类“荣誉室”中,与《百以四分》并肩而立的原因。

 

而故事本身,可以说是相当曲折离奇,应当能满足许多人的胃口了,毕竟我们在这个故事里看到了惊为天人的反转再反转,还有中期才开始产生线索的S-4基地作为最终的“幕后BOSS”(虽然说,我本人并不认为这是一个有BOSS的故事),可以说是有相当完整的故事线了;但是在另一方面,作者特意回避了多余的情节,跳过了许多繁琐内容,用近乎意识流的手法,带领读者体验被转化者们的故事。

 

刚读完这部小说,是在19年初,那时我认为自己绝对没有翻译此文的水平;然而,在经过《再择前路》《三重困局》《陌生面容》的全方位冲击后,我自认为已经有了勉强能一试的能力,加之此文实在没有得到我认为值得拥有的关注,便这样‘愤然’动手了。

 

结果...不算满意。虽然在翻译这样一篇难度较高的同人文时,我的翻译水平又得到了提升,且创造出了少许自认为很棒的金句,但整体上来说,对欧美文化了解甚少的我们,恐怕还是很难翻译得好这样一部触及美国人,乃至整个西方人群体深处的小说。

 

总之,还需努力。

 

各位喜闻乐见的《四时回忆》原文已连载完毕,我将会准备接手此文...不过,要先等我读过一遍原文再说~

 

各位可以随意提问,我会尽量回答。此外,这里有一些我认为各位可能感兴趣的问题,也就先代各位向自己提问了。

 

Q: 普众映射?不灭之物?我怎么感觉,你小子...在乱编词呢?

 

A: 竟然被你看穿了!那就只能...(划掉)好吧我承认,这个标题是我照着原文内容,凭感觉捏出来的词组。Injector实际上指的是编程上说的‘注入’,但毕竟读起来不好听,所以否了,改成‘映射’,用以对应所有这一切变马事件来自于某个人类的爱马精神映射在世界之上;Doe来自英文常用词组‘John Doe’,对应到中文就是‘无名氏’,但我认为此处作者使用的并不是其基本含义,更像是在借‘无名氏’表达一个‘人人都可能触发映射’的性质,于是就从成语‘普罗大众’中取了‘普众’一词——顺带一提,本来是想用‘普罗’的,但毕竟《Changed》现在火得厉害,这样子难免会让人想到某只可爱黑色胶兽,于是否了;‘That Indestructible Something’算是原文中的一个重要线索,它究竟指的是‘身为人的尊严’‘友谊魔法’还是‘映射’,作者在文中也并没有给出很明显的线索,大概就是留白供读者自行思考了,于是我将其翻译作‘不灭之物’,以保有原词组指代不明的朦胧感。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词组本身出自弗兰兹 · 卡夫卡的名言,“一个人必须坚信他自身之中存在着某种不可摧毁的东西,否则他就无法生活”,而我们知道,本文与卡夫卡这位作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情节上以卡夫卡的坟墓为开篇,架构上带有卡夫卡式的无助与颓丧,就连末尾三章都有着卡夫卡式的荒唐,可以说是一部处处向卡夫卡致敬的作品。

 

Q: 角色名字怎么翻译的?

 

A: 这次的故事中,几乎从头到尾都只有正常的人类名,因此翻译起来也不算困难。值得一提的大约就是女主角——格雷高亚 · 萨姆沙(Gregoria Samson)。这个名字改自弗兰兹 · 卡夫卡《变形记》(Die Verwandlung)的主角格里高尔 · 萨姆沙(Gregor Samsa),而第一章第二部分格雷高亚醒来的第一段,几乎与《变形记》原文分毫不差——显然,这是致敬,是暗示。于是我将她的名翻译为看不出性别的‘格雷高亚’,而姓直接分毫不差地照搬了原型,尽管原文是有区别的。

另外要说的是,我个人认为外文人名翻译应当去性别化,因此在全文中,凡是作者创造的角色,全都采用了看不出明显性别的译名。(格雷高亚的母亲莫妮卡 · 萨姆沙除外,因为Monika这个名及其翻译已经明显绑定了,不便修改)

 

Q: 有续集吗?

 

A: 没有。作者自己对这个故事的设定相当满意,并期待着有人以此世界观进行二次创作;然而,2013年毕竟是马圈同人设定飞速发展、群魔乱舞的年代(《百以四分》就是在那个时代崛起的),最终,作者期待的重大反响并没有出现,TA也因此失去了兴趣。

所以,各位如果有兴趣,也不妨基于此世界观创造些故事吧!作者会很高兴的!

 

Q: 接下来翻译什么长篇?

 

A: 说实话,我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相当怠惰的状态,并不是那么想碰《四时回忆》了...但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填完不是?不能学习某只小懒虫,开了一堆坑,咕得都快忘掉了~

 

Q: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A: 请不要说得好像我快要不行了一样!有的!我要感谢作者Chatoyance提供的帮助,对于我实在无法理解的欧美文化产物,TA一一详尽地向我解答,没有TA的支持,我是不可能翻译完这篇文章的;我还要感谢乌酱、LR、Dim等朋友们的帮助与支持,没有你们,我会留下一堆错字和错译,变成笨笨小雌驹的。

我还要感谢各位读者,在我凭自己喜好选择翻译对象时,仍然愿意阅读,愿意接受我向各位提供的内容。

谢谢大家!

 

---注 释---

 

thumb_up 53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Dim Lv.9 陆马
评论 译者后记

在这里撒个花:grin:

我觉得你可以私信cg某小懒虫

1 月 29 日
邪茧女王 Lv.2 幻形灵
评论 译者后记

完结撒花

1 月 29 日
LRlicious Lv.15 麒麟小编
评论 译者后记

完结再次撒花!

ac辛苦啦,期待以后的新坑!

(这感谢名单受宠若惊。。。)

(以及能帮我催更那个小懒虫吗~( ̄▽ ̄~)~)

1 月 29 日
评论 译者后记

2013年的同人好像真的全是怪物。

2 月 11 日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译者后记

在几章之前(我也忘了),LR就问过这个标题是啥子意思。

所以当时我也去扫了遍原文。

普众映射,如果真要一一对应,是对不上的,“映射者”其实是“代码注入者”,似乎是code injector什么的。原文的意思就是说世界这个模拟器,有了漏洞,可以往里面添加额外的代码,改变原本的世界。

顺便,完结撒花,卡夫卡万岁!

至于,我咕咕咕,忘是不可能忘的,咕是肯定会咕的。

再,怎,么,催,也,没,用,哒~

ko,no,da,yo!

2 月 13 日
居正 Lv.7 天角兽开发者站务
评论 译者后记

故事很棒,旋律蕴藏浅浅深深的悲伤,有点PaP的味道。除了结尾,还是有些地方感觉云里雾里的没讲明白,不过应该本来就是故意这种风格的。

3 月 10 日
小马Flintie Lv.8 独角兽
评论 译者后记

突然想到,要是映射者得知了宇宙的真相会怎样呢?

 

既然映射者相信的事物都会变为现实,那可能是他相信“宇宙是个模拟器”导致宇宙成了模拟器吗?——但是这样的话,在他之前宇宙就不是模拟器,那他也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能力。于是这不可能,映射者不可能得知真相。

 

按这样来说,宇宙一直都是一个模拟器,没有开端,也不为其他因素而改变。要是映射者得知了真相,可能会有其他因素介入吧。(比如记忆删除啥的:ftemoji_pinkamina:

 

4 月 3 日
Accurate_Balance Lv.18 独角兽
评论 译者后记

回复38321 @小马Flintie :

有趣的想法,妙哉。

这已经涉及到超形上学的问题了。本文的叙事模型可以从上到下简化为4层:

创作层(作者和我们所在的世界)

编程层(模拟器创造者所在的世界)

映射层(故事发生的叙事层,映射者和本文主角所在的世界)

虚构层(映射层包括《小马》在内的一系列虚构作品的世界)

如果我们从编程层和/或映射层的视角,以唯物主义思想去看待这个故事,编程层自始至终一直存在;但从叙事性顺序的角度来看,前期本文不涉及编程层,是位于创作层的作者通过发布新章节的形式,在创作层与映射层之间增加了一个编程层,相当于作者将自己的思想投射在了下层叙事中。

实际上,本文从来没有明确表明过编程层的存在,而只通过马吕斯的推论给出这一设定,因此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剃刀原则移除编程层,将映射层发生的一切作为作者的思想与文字为下层叙事带来的影响。这样一来,既然不存在编程层,“‘模拟器宇宙’来自一名映射者”这一假说完全是不可拒绝的。

4 月 3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科幻

    DreamsSetFree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