锶锂铍
锶锂铍
Lv.3 462/540

氢,氦,锶锂铍

我的室友是个吸血鬼 My Roommate is a Vampire

第九章 谎言与秘密

本作评价
54()
()0





  第九章

  谎言与秘密


  > Secrets and Lies

  > --------------------------------------------------------------------------


此时的我显得悲惨而可怜,谁让我面对的是个天生怪力的吸血鬼呢。我气急败坏地想扑上去打她,而维尼尔用一只蹄子轻而易举地把我挡开。我只能气急败坏地在半空中挥舞着蹄子,我大概是疯了。

  “你闹够没?”

  “咋办咋办咋办咋办咋办??!!”我尖叫着把她摇来摇去。

  她把我推到地上,给了我一个耳光。“第一步,冷静。”她命令道。

  我呆愣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脸颊。

  “现在……先听我说。”我正要开口,她伸出蹄子封住了我的嘴。“听着,你母亲只是看见了我们在搞姬而已。”她顿了一秒。

  “这怎么会是个好——”

  她再一次堵住我的嘴,示意我安静。她的耳朵微微颤动,伸长脖子听着门外的动静。“你听到什么吗?”

  我摇摇头。

  “说明没有小马听到她的叫声,这很好。现在听好了,我们还有大约三分钟时间,三分钟,在你老爹开始起疑心之前。”

  我眨眨眼。这不是几秒之前的那个维尼尔·斯德拉赫,那个脆弱,病娇,在自己对血液的欲望下痛苦挣扎的维尼尔,同样不是那个桀骜而招摇的DJ-Pon3。这是另一个维尼尔·斯德拉赫,缜密,冷静,近乎冷酷。她的这幅样子让我也跟着感到安心。和张皇无措的我相比,她镇定自若,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她没看到你的尖牙。”我推定。“还有眼睛。”

  这对我而言是个万幸的好消息。

  对维尼尔来说同样如此,她轻松地晃了晃脑袋。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有种错觉,感觉一切都很好,一切正常。而事实如同滑稽漫画里的铁毡一般将我的幻想碾碎。事实是就是事实。

  “但她现在知道我在和你搞姬了!”我喘息着。“我完蛋了!她会和我断绝母女关系的!”

  维尼尔揉着前额,咕哝着。“你看,或者我们可以索性告诉她事实……”她的声音说到一半小下去。

  “门都没有。”

  她的表情阴骛了些。“那我们就得想个办法把这事盖过去了。帮我一把,把她挪一挪。”

  我想得越多,越觉得她的内容绝不止眼前的表面。感觉好像我一直在戴着她的太阳镜——每换上一副镜片,便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维尼尔。

  “嘿!”维尼尔严肃的声音把我从胡思乱想里拉回来。“光我一个可抬不动您母亲的肥屁股。”她的脸上仍然挂着笑容。

  “你在干嘛?”

  “毁尸灭迹,当然了。”

  我倒吸一口气。

  “逗你玩的。”她眼里透出戏谑的光。“开个玩笑,你老妈会没事的。”

  我如释重负地出一口气。

  “基本没事。我是说。”

  我瞪了她一眼,帮她一起将我母亲的身子摆好,伪造出她在水池前滑倒的现场。拖动自己的母亲让我感到难堪,感觉不太好。

  “你还好吗?”

  “我?”我挤出一个摇摇欲坠的微笑,声音打颤。“我很好。”

  “你在发抖。”

  “你在说什么啊?”我紧张地大笑,搓动前蹄。

  “先坐下。”我没有照做,她按着我的双肩让我坐了下来。“放松,深呼吸。好的,好的。”维尼尔开始编剧本。“我……嗯,我有点晕血。好的,这说得通。”

  “维尼尔?”

  她没理我。“然后,你老妈过来想看看我,然后……然后……某个粗心大意的服务生……”

  她的目光搜索着,锁定了一盏花瓶。她点亮独角,把瓶里凋谢的百合花抽出来,把水洒得到处都是。

  “……刚刚拖过了地,却忘了摆上小心地滑的警示牌。于是她滑倒,头撞到了水池的棱角……”

  “维尼尔!我可不想让某只小马因此被炒了鱿鱼!”

  “一句话,你干不干?”她冷冰冰地问

  我慌了。“干……干!”

  “那就跟我一块搞定这个。现在,怎么解释她看到的?啊哈,她喝酒了。”

  “告诉我,你不是第一次做这个。”

  她哼了一声,作为回答。“喝高了,在酒精的影响下……”

  我打断她。“问题是,维尼尔,她根本没喝酒。”

  “顺其自然就行了。”

  那好,那她又要如何让所有小马,包括我母亲自己在内,都相信她喝得高到足以产生幻觉的程度?在我有机会问之前,她又在继续说了。

  “那接下来,我要你尽你所能地尖叫,能多大声就多大声。十五秒内,小马们会涌进来,然后开始问问题。”

  我点点头,再问什么都是多余的,就算我问了,也不见得就能得到一个答案,不过是浪费口舌。维尼尔是个老狐狸,一直都是。

  “你只要保持安静就行了,什么都别说。我来应付他们。显得害怕点。”她开始倒数了。“三,二,一……”

  我发出自己能制造出的最惊骇的尖叫——我的思绪闪回到了维尼尔失控的那个夜晚。

  维尼尔满意地笑了。“非常好。”

  我错愕地看着眼泪毫无预兆地从她脸上淌下来,她仅仅眨了眨眼睛。维尼尔应该得到一个戏剧艺术可爱标记的!瞧啊,在不到十五秒钟的时间里,小马们冲进来,包括餐厅领班,还有我的父亲。我跪在母亲身边,维尼尔声泪俱下地向他们解释发生刚刚发生的一切,我的母亲是如何戏剧性地跌倒,如何撞到了头——而他们全都信了,照单全收,深信不疑。我本该对她这场演出留下深刻印象的,但我现在的注意力都在母亲身上。别过度理解,她是我的母亲也无法改变她是个狂妄自大傲慢浮夸的老混蛋这个板上钉钉的事实。尽管如此……维尼尔在一片混乱中抓住我的蹄子,向门口使了个眼色,低声说。“我们走。”

  ……他们常说,血浓于水。

  “谢谢。”我说。“为这一切。”

  我们在夜色笼罩的巷弄间中无声地穿行,如同两道影子。我紧紧拉着维尼尔,她一路带我回了公寓。维尼尔的眼睛就是为暗夜而生的。

  我们停下。维尼尔看了看我,也许疑惑我为何如此伤感。我给她一个真挚的笑容。

  “没关系的。”她慢吞吞地说。

  “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期期艾艾地说。

  她吻了我。“别提它了,真的。还有,呃,抱歉打了你老妈。”

  “我真的不介意。任何一个心智健全的小马都会有这种冲动的,虽然我不确定这算不算个好主意。”

  “但你也明白,你不能每次都逃避问题的。”

  “抱歉……什么?”

  “你不能把秘密藏一辈子。我是说,你是同性戀的事。纸里包不住火,瞒得了一时,你也瞒不了一世。”

  我盯着自己的蹄子出神。我真的在意自己的父母是否知道吗?他们的反对能影响我们的感情吗?费尽心思,只为掩藏这件无关紧要的秘密,真的值得吗?我摇摇头,另一方面,我的雇主都是坎特洛特的贵族小马,我不能让和我一起四重奏的同事因为我而丢了饭碗,这对他们也不公平。

  我愠怒,“谁都有秘密,维尼尔。我想我也得学着保守秘密了。”

  维尼尔顿了顿。“你要知道,时间长了,秘密也就不再是秘密了。我是说,看看我。”她挪揄地笑起来,露出她的尖牙,眼中闪过一抹红色。

  “尽管如此,我还是宁可先这样。”

  我们爬上台阶,筋疲力竭。混乱而荒诞的夜,榨干了我们的最后一丝精力。

  “维尼尔?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维尼尔苦涩地笑了。“吸血鬼,是吧?”她转过头来。“也许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我感到她需要我的安慰。我抱住她,紧紧地抱着。在她耳边絮说甜言蜜语,我永远不会放开她。

  “奥塔,”维尼尔呻吟。“我要喘不过气来了。”

  ……

  【警告:前方文段狗血,作者涉嫌乱组CP,设定毁童年,文中一切设定均为作者架空,与官方无关,译者表示不背锅】

  我们睡意惺忪,肉体搅在一起,鬃毛凌乱而蓬松。

  叮——咚。

  “去看看是谁。”我嘟哝,用蹄子推着维尼尔。黏稠的睡意让我不愿睁开眼睛。

  “呃。”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维尼尔,去开门。”我命令道。

  “你去。”

  我出其不意地推了她一把,看她和床单一起滚到了床底下。而她仍然像条死狗。现在最迫切的问题不是谁去开门,而是去开门。我呻吟着爬下了床,身上还拖着毯子,正落在地板上的维尼尔身边。

  她吐了吐舌头。“哈,一比零。”

  “闭嘴。”

  我们分开彼此,咯咯地笑着。维尼尔出其不意地咬住我的大耳朵,我尖叫着推开她。我小跑着穿过走廊,不忘忙里偷闲地打理一下鬃毛,清清嗓子。维尼尔跟在我后面。我打开门。

  “你好——”

  回应我的是一阵炫目的闪光——看来访客在礼节方面仍然有待提高。我猝不及防,险些摔倒在地上。

  “我,终局定格(Hoity Toity),我来了!”浓重的罗马尼亚口音扑面而来。

  我抬起头,努力组织起被闪得一团浆糊的思绪。“终局定格?”我喘着气。

  “多可怕啊,简直是污蔑!”霍伊特·托伊特(Hoity Toity)走进来,环顾着房间。

  “霍伊特·托伊特?”

  对大部分小马来说,有幸亲眼见到这二位时尚界的巨擘,无疑是天大的殊荣。这样的一场会面通常包括了尖叫,狂喜,上蹿下跳在内的一系列反应。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名流,我的名字多少还有点分量,在音乐界,至少,以前是的。而DJ-Pon3更是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霍伊特·托伊特有属于他自己的时装产业帝国,而终局定格的名下同样有一整个杂志社!

  在这方面,我属于那种波澜不惊的小马,不会被他们的派头吓到。我只是惊讶于他们一齐做如此私马的登门拜访有何用意。在公共场合,我不止一次见过他们,大部分时候是我在节庆活动上演奏时。他们都是古怪而乖戾的批评家,特立独行,非汤武而薄周孔。至少他们给大众留下的正是这样的印象。

  “嗨,老妈。”维尼尔尴尬地笑起来。“嗨,老爸。”

  我还是被吓到了,瞠目结舌。

  爸?妈??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家子的团聚,这下都说得通了!我呆呆地看着,他们三个的确有着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

  “请进,请随便坐!不必拘束。维尼尔,能过来一下吗?我有几句话和你说。”我笑得灿烂无比,拽着她的鬃毛,把她拖进了里面的厨房。

  我冲着她低吼:“你可从来没告诉过我,你父母是霍伊特·托伊特和终局定格。”我几乎咬牙切齿地说。

  “你没问过嘛。”她耸耸肩。

  我从未如此迫切地想要揍她一顿,打得她生活不能自理。

  “忘了昨晚的事情了?”

  我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他们知道吗?”

  她和我四目相对。紫红色的眼睛里,猩红一闪而逝。“是的,他们知道。”她承认说。

  “真的吗?”

  “最好别用吸血鬼称呼我们。我老爸觉得这只是一种身份而已。”

  “你是说……你父母也是?”我喘息。

  点头。

  终局定格是个吸血鬼!还有霍伊特·托伊特也是!塞拉斯蒂亚在上,他们都是吸血鬼!一整个其乐融融的吸血家庭!难怪终局定格走到哪都戴着她招牌式的太阳镜!天旋地转,惶惑,毛骨悚然。一周前,我才勉强接受了吸血鬼的存在,现在看来,他们已经渗透进了小马利亚的上流社会!这念头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太疯狂了!自从我和这个糟糕的DJ打交道起,我就注定有一天要疯掉的!

  我是有多蠢才会蹚了这潭浑水?

  “你知道的,我们不会伤害你,奥克塔维亚。”维尼尔开门见山地说。

  是啊,当然了。我把银器放在哪了?

  摄影家见到我们两个走出来,她脱口而出:“哦,多完美的一对啊!”

  我的脸色变得苍白。“我确信,我们之间不是您想象的那种关系!”

  “没必要的,奥塔。他们早就知道了。”维尼尔叹口气。

  我眨眨眼。好吧,这种感觉很奇妙。我可以做我自己,而不是其他小马眼里的那个奥克塔维亚。时刻保持伪装的紧张感烟消云散,我明显轻松了许多。

  “那么,你就是偷走我女儿芳心的那个小姑娘咯!”霍伊特的神气活像个表演家。“眼光没的说,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亲爱的!”他狡黠地眨眨眼,推了推太阳镜。

  “谢谢老爸!”维尼尔叫起来。

  “很高兴认识……你们……”






蹄注——关于本章中出现的两只小马

首先吐槽这狗血的设定,作者基本上是把正剧里所有戴墨镜的小马翻出来安上设定……
关于终局定格(Photo Finish):
终局定格,又译美照菲尼莎,这里译者采用了较为上口的译法,与官配原配无关。
首次出现在第一季 Green Isn't Your Color一集中,就是小蝶一身绿那集。
终局定格在正剧中的马设,致敬了现实当中的Anna Wintour,英-美籍记者,编辑。
尽管Anna Wintour是英-美籍,剧中终局定格却操着一口浓重的德语口音,倒是与本文中的设定不谋而合。
实际上,尽管在正剧中终局定格一直戴着她标志性的骚粉色太阳镜,但仍然有她摘下眼镜的镜头,可以看出,她的瞳色并不是血红色。
从图片中可以看出,这二位的相似度可以说是99.9%了。

 

 

 

 

 

 

 

 

 

 

关于霍伊特·托伊特(Hoity Toity):
霍伊特·托伊特,又译时尚大帝,后者放在文中显然太中二了,此处权且采用音译。
上图中,与终局定格在一起的小马就是霍伊特·托伊特了,但实际上,这两只小马在剧中并没有什么CP暗示。这狗血的设定纯粹是作者脑洞了。
首次出现于 Suited For Success一集中,是人气并不多的一只小马(谁让不是妹子来着)。
霍伊特·托伊特的形象致敬的是 人称“老佛爷”的Karl Lagerfeld,德国时尚设计师&评论家(哈,又是德国)。在现实中是一位很帅的小马(划掉)名流。但怎奈官方画风的公马都十有九崩(剩下一个Princess BigMac),正剧里的霍伊特实在不怎么好看。
尽管Karl Lagerfeld是德国人,他的口音却是纯正的upper class A merican accent,这一点在霍伊特·托伊特身上的还原度还是很高的。
附上二位的图片。
*蹄注中部分引用了MLP:wiki的资料,全部图片来自MLP:wiki


thumb_up5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Sunsight_Skytech Lv.7 天马
评论 第九章 谎言与秘密

“我,终局定格(Hoity Toity),我来了!”浓重的罗马尼亚口音扑面而来。

这里好像翻错了……?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