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0
夜骐小编
长篇翻译
E
已完结

聂克丝的噩梦夜

原文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459579

第二十七章

chrome_reader_mode 8,008 event 2018 年 11 月 13 日 thumb_up 52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896 forum 3

  这一晚,并不是所有的小马都聚在舞厅里,或者是在花园和走廊里四处闲逛。极少数小马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呆着,回顾一下他们之前的经历。

  如果有谁想要独处的话,月神殿有的是房间。这可是个巨大的建筑,房间、通道还有内庭,多得像是蜂巢的孔一样。而且活像是路德维希城堡和特大号婚礼蛋糕一样一层层地叠起来。露娜依然在把她的黑夜皇廷和仆从们搬迁到宫殿内,想要把这座城堡装满,她还要雇佣多得数不清的职员。今晚的派对只占用了许多宴会厅之中的一间而已,对这个城堡而言,只是刚刚起步。

  一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偷偷溜进了其中一所未使用的舞厅里,整个大厅里耸立的只有沿着墙壁树立的装饰立柱,唯一的照明就是外面淡淡的月光。派对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完全被周围厚厚的墙壁和公主施放的隔音法术给阻隔了。

  对于一只想要独处的小雌驹而言,这地方实在是太合适了。

  飞板璐在身后关上门,轻轻地踮着蹄子走过房间的大理石方格地面。蹄子在地砖上踩出的清脆蹄声让她感觉有些不自在。花了好一会儿,她才说服自己,她现在完全处于孤独状态。周围的柱子后面的阴影里根本没有任何小马在看着她,这一路上,只有她的蹄声敲响着。她在月光下坐了下来,轻轻地叹息着,摘掉了她装束的眼罩,随便把它扔到自己的肩膀上。

  这可真是个疯狂的夜晚。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楼下托儿所的怪阿姨,派对,然后那些疯子小马把大家全都困进了魔法泡泡陷阱,而且他们还想把聂克丝给从世界上蒸发掉,接下来可爱标记童子军们——全体成员——解救了大家,然后他们又冲出去救聂克丝,结果他们没能成功,或许也算是成功了?但是坏蛋们还是得逞了。本来不应该会这样的,不是吗?所有的电影里面,正义的一方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阻止坏蛋阴谋的。

  不过那也无关紧要了,因为那些坏蛋使用的超级邪恶毁灭法术对聂克丝根本就没有效果……或者有吧,但是没达到预期的目的。而现在,所有的小马都知道聂克丝是一只真正的小马了……?

  飞板璐摇着头,她真高兴自己不是一只独角兽。这些书呆子的魔法玩意儿,她连想都不愿意去想。

  不过这也不是飞板璐脑子里一直在想的东西。她属于那种不管事情有多疯狂,过去了就是过去了的那种孩子。这也是可爱标记童子军或多或少都有的共性。不,她在思考的是那之后发生的事。

  公主发表了一通公告和演讲之后,派对又开始了。然后小苹花对甜贝儿玩起了恶作剧,这个恶作剧又狡猾又好玩又精彩,而且还真的管用了。甜贝儿终于克服了怯场的毛病(而且还和宝蓝莎莎一起演唱!帅!呆!了!),然后她的可爱标记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大家全都欢呼雀跃的,在小苹花吹嘘她是怎么把音响系统组装到一起的时候又是砰的一下,小苹花的可爱标记也出现了!

  一个晚上,两个可爱标记童子军都获得了她们的可爱标记。

  飞板璐才没有嫉妒,一点也没有。……好吧,可能有一点点,但是那并不是她现在的感受。她真为小苹花和甜贝儿开心。但是同时,她又觉得自己被甩在了后面。几乎所有她认识的小马,他们的可爱标记都不知什么时候不知怎么的就冒了出来。而她却还没变化,还是个空白屁屁。

  那也是挫折感和沮丧。长辈们谈论的那些“明了你是谁”还有“发现你要成为谁”之类的东西一直在她脑子里徘徊不去。飞板璐当然知道她想成为谁。她想成为那只尤其特别的小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那都是她心中最大的渴望。

  但是与此同时……唉,她讨厌干坐着光想不干。她一定得做点什么才行。

  飞板璐轻轻振起翅膀,飘到窗边。稍稍花了点力气,她解开了窗钩,让窗口在月夜下敞开。下面花园里,四重奏乐团悠扬的古典乐轻轻地飘进高高敞开的窗口,随着月光一起流淌着。

  轻轻的音乐声充满了房间,那曲调轻快而甜美,飞板璐发现自己的蹄子情不自禁地随着音乐动了起来。几步之内,她就开始了舞蹈。在地面上是滑行,旋转,用她的翅膀稍稍飘到空中,只是一点点,并且尽情地用蹄尖点着地面旋转着。这不是她在大家众目睽睽之下会跳通常那种舞蹈的那种音乐。绝不是,但是当她独处,而且沉浸在自己内心的感触中的时候,这是最合适不过的了。要是有谁看到她这个样子,那她宁可去死了算了。但是在她独处的时候,那也没什么……

  门传来了嘎嘎的响声,走廊的光从门口照进了空荡荡的舞厅,有谁进来了。好容易把惊叫声压了下去,飞板璐一溜烟钻进了黑暗中,躲到了一根柱子后面。她偷偷地从藏身之处往外张望,心跳速度活像是在竞速比赛似的。

  那是雷纹和云宝黛茜!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进来,悄无声息地把身后的门关好。云宝黛茜尽力摆出一副酷酷的样子,但是依然紧张地向房间的每个角落张望着。飞板璐躲开了她的视线,把整个身体都缩回柱子后面。雷纹忍俊不已,轻声地笑着。黛茜急忙示意他安静下来。“快停下,有谁会听到你的。”她恼火地小声说道。

  “好啦,冷静点,所有的小马都在下面的舞厅里呢,记得吗?装了隔音装置的那座舞厅,而且谁也没上到这一层来。”

  “嘿,我可不想让谁撞见我们俩在……”

  传来了什么东西在地面上拖拽时发出的声音。“好啦,我用椅子把门顶上了。”雷纹说道,“开心了吧?”

  “别逗了。”飞板璐听到云宝黛茜在嘟哝。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紧张。紧张?云宝黛茜那么酷,怎么可能会紧张。

  “嘿,放轻松就好,”飞板璐听到他的蹄声在地面上响着,朝黛茜走去。“好吧……还真是安静,现在就只有你我了。在一个很不错的空空的房间里。没有打扰,只有音乐。而且你保证过……”

  “喂,或许我只是还不在状态……”黛茜的声音。

  “嘿,等你活动开了,就会进入状态了……”雷纹的甜言蜜语充满了诱惑。“来吧……”

  云宝黛茜发出一声无可奈何的呻吟。“好吧好吧,我确实说过……”

  “……没错……”

  “好吧,就这一次……但是你最好别跟你朋友们吹牛……”

  偷偷听着这些对话的飞板璐眼睛睁得越来越圆,听起来好像这房子里马上就要开始一些超出她预期之外的少儿不宜事件了。不,他们绝不会……不,但是,听起来实在……

  小心翼翼地,她从藏身的柱子后面探出头去偷看,他们正站在房间正中,面对着彼此(哇哦!)。雷纹靠的更近了,在云宝黛茜的耳畔轻轻地耳语着,他已经把身上大部分的铠甲都随便地脱掉了。黛茜把视线扭向一边,咬着嘴唇,满脸通红。飞板璐这辈子还从没见过她这么有女孩子味儿。外面的四重奏乐团已经演奏完了当前的曲子,换了一首新的。这一首新曲子的旋律之中充满了爱意和浪漫之情。

  在飞板璐注视之下,雷纹向后退了一步,云宝黛茜伸出一只前蹄,搭在了他肩膀上,展开了翅膀……他们开始跳舞了。

  小雌驹垂落的下巴都能用来擦地了。她呆呆地望着他们互相靠得非常近……而且……抱在了一起……在地上绕着缓慢的圈子。无法否认……几步之后,他的羽翼开始挥洒,她的薄翅开始颤动,于是他们离开了地面,飘上了空中。

  这是为了封口,对吧?一个把戏,云宝黛茜输了一场打赌之类的……飞板璐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大胆地仔细望去。不,那是真的,当他们随着音乐在空中翩翩起舞的时候,黛茜……黛茜把自己的下巴垫在他的肩膀上,脸上带着非常满足的微笑,而且……哦,我的天,她……她在脸红?

  因为太过于震惊,飞板璐完全把自己给忘了,直接走进了光亮的范围内。片刻之后,云宝黛茜不留神往下瞟了一眼,而且她看到了——原本她以为只会有月光和阴影的地方,一张熟悉的橘色小脸正在那里呆呆地仰望着她和她的舞伴。

  “啊——!!!”

  雷纹是个非常出色的舞者,但是就算是他也没法在舞伴的尖叫声震聋耳朵的时候还能稳稳当当留在空中。没有丝毫心理准备之下,他的翅膀一下子乱了节奏,在空中停顿了,于是他和黛茜双双在地上摔成了四仰八叉的一堆,腿都纠缠到了一起,半天站不起来。好不容易,疼得咬牙切齿的雷纹总算是坐了起来,呻吟着。“我的老天,黛茜,你这是……”他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那个橘色的小家伙,很明显她已经旁观了好一阵子了。“哦……哎呀。”

  飞板璐眼睁睁地望着她的偶像,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黛茜……???”她能说出来的就只有这个名字了。

  黛茜一下子翻身跳了起来,伏低身体,朝各个方向张望着。“好啦!你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她向阴影里大喊着。“谁也没在这里看到任何东西!尤其是没看到我和雷纹跳慢舞!你们听见没有?!”她尽力让声音听起来很强硬,但是她脸上像是霓虹灯一样闪烁的恐慌之情完全被看得清清楚楚。

  雷纹站在一边看着她,视线里充满了不快。“你知道吗,你这话让我很不高兴。”他责备道。

  黛茜根本没理他,她一边左右徘徊,一边死死地盯着飞板璐,让小天马不由得惊恐地向后退去。“你!为什么你会偷看我们?你是想看我做什么古怪的事吗?这又是那什么饶舌帮的把戏对不对?”

  “行啦,黛茜!你吓到那孩子了。”雷纹说道,“而且这有什么古怪的了?我们不就是跳了个舞吗!”

  “嘿!我可不想让她去跟她那帮朋友四处宣扬什么她看到我在做些扭扭捏捏的事还有、还有像个女孩子似的跳舞……”

  “哦,那我猜,我就是那个‘扭扭捏捏’拉着某小马跳慢舞的家伙啦?”雷纹翻了翻白眼。“小姑娘,你搞砸了。你的毛病比一本二流杂志还多。而且我……哦,她往那边去了。”细小的马蹄声传来,然后是摔门的声音。

  “丫头,等等,回来!哦,我的天……”黛茜正要追上去,然后站住了,转过身来。“……你说‘毛病’是什么意思?!”她瞪起了眼睛。

  雷纹哼了一声,“哦~我不想让谁看到我像个女孩子似的~”他讽刺地模仿着她的腔调。“或许你是忘了,妹子,但是你碰巧就是个女孩子。而且跟这么一个觉得有点女孩子样就是有病的女孩子过这么一个晚上,我都快累死了。”他快步朝门口走去。“算了吧,你现在有得忙了。快去找那个你的小小粉丝吧。”他推开门迈了进去,却又把脑袋探了出来。“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觉得当个女孩子也没关系,随时欢迎回来找我,到那时候再……什么都行。”门在他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

  “哼!”黛茜气哼哼地把一绺头发从脸上吹开。“好吧……你真是个混蛋!”算了别管他了,她最好还是去追飞板璐的好……她一路重重地跺着蹄子离开房间,把门在背后摔上。而且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她看到雷纹走的那条路的正相反方向。

  黛茜寻找飞板璐花了一阵子,足足四处转悠了半个小时,询问每只遇到的小马他们有没有看到一只橙色的“穿得像个忍者”的小天马之后,她不得不坐下来沮丧地仔细思考那个小家伙到底可能去哪里。她忽然灵机一动,想起了不管什么时候自己只要心情失落的时候,都会尽量到高的地方去——比如云上面,或者是树顶上,或者只是比较高一点的地方。或许这是所有天马的共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飞板璐很可能就会这么做。

  从这里开始,搜索的效率就高起来了。她在城堡最高的尖塔顶层找到了那个孩子。她正靠在城墙垛上休息,低头望着下面的小镇,样子要多难过有多难过。黛茜靠到了她身边,小心地注意不吓到她。“嗨。”她打了个招呼。

  飞板璐用前蹄托着自己的下颌。她短短地看了黛茜一眼,然后又把视线转回远处的黑夜之中。

  黛茜笨拙地清清嗓子。“抱歉对你大吼大叫的。”她开口道,“我只是有点被吓到了。”飞板璐低声嘀咕着什么,然后依然一声不吭。“我没对你发火,”黛茜继续说道。“我只是……好吧,我只是对那些东西真的很紧张,你知道的,跳舞啦,打扮啦,等等那些的……”

  “我还以为……你讨厌那些东西。”飞板璐冷淡地说,她的眼睛始终盯着地平线。

  “好吧,我嘛……”黛茜长出一口气,看着呼出的白雾消散在空气中。这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该是坦诚的时候了。“好吧,或许我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它们。”她岔开她的蹄子。“就只有一点点而已啦,或许也想过去试试看,只是一点点。”她抬头望着夜空。“你懂的,跳舞,还有打扮什么的……也……挺漂亮。”当她记起雷纹看到她盛装的样子时,脸上的表情是如何入迷的时候,她不由得也有点脸红了。那感觉……很不错,相当不错。

  “你说过那些东西全都是女孩子样的玩意儿。”飞板璐的声音里充满指责。

  “嗯,没错,确实是这样。”云宝黛茜说道,她稍微笑了笑。“但是我猜,雷纹是对的,我们确实碰巧正好都是女孩子。所以我想,哪怕是女孩子样的玩意儿,那也是可以允许的。”她用肘部碰碰飞板璐,对她笑着。

  然后黛茜变得严肃起来。“对我而言,这也……没关系。刚才我之所以会那样失态,是因为我非常紧张。我以前从来没被其他小马用那种眼光看待过。这对我而言还是有些太突然了。”她抬起一只蹄子。“我只是不希望你这么想……你知道的……我不希望你认为那样有什么不对,有什么不正常,有什么古怪的……”天,这说起来还真是别扭的要命,她能理会得了吗?

  很长一阵子,她们俩就这样沉默着,黛茜无所事事地用蹄子敲着城墙的墙垛。“我喜欢跳舞。”飞板璐忽然开口说道。

  “啊?”

  “我喜欢跳舞。”飞板璐重复道,说话的语气就好像这个权利刚刚被剥夺了似的。

  “呃,没错,我看到你在跳舞机上的表现了……”

  “我是说,不仅仅是酷的那类。”飞板璐互相磨着前蹄,显然是思考着该怎么说比较好。“我的意思是……就像是芭蕾,交际舞,还有现代舞,还有那些漂亮的民俗舞什么的,”她耸耸肩,低下了头。“我想,没有一样能称得上酷。”

  “谁说过它们不酷了?”黛茜问道。

  “当然就是你!”

  黛茜咬着嘴唇,“呃……”恐怕她还真在什么地方说过这样的话,对不对?“嘿,只因为我随便说了些……”

  “但是我也喜欢运动!”飞板璐甚至没看黛茜一眼,只是在空中挥着蹄子比划着,“我喜欢我的滑板车特技,还有攀岩,还有蹦极,还有滑雪,体操,还有……”她停下了,满脸都是失望。“为什么我非得做出选择不可?”

  黛茜一下子被搞迷糊了。“……选择?”

  “为了我的可爱标记!”飞板璐不耐烦地说道,“如果我得到了可爱标记,那就是注定的了,永远的了。我再也没法去做其他那些事了,我,我实在是决定不了。”她难过地扭动着。

  “好吧……那你想要什么?”云宝黛茜问道。

  “我想要像你一样!”飞板璐大喊,“我想要勇敢,我想要充满挑战,我想要强壮,我想变得超级酷!”她低下了头。“但是我却发现另外那些东西……那些愚蠢,懦弱,女孩子样的东西。”比如跳舞什么的……我也喜欢着这些东西……”她的下巴架在自己的前蹄上。“我想像你一样,但是如果我要像你,那我就再也不能碰其他那些东西了。但如果我要是喜欢上那些和你一点也不配的东西,我永远也不可能像你一样酷……”

  云宝黛茜终于明白这些话里的暗示了。“天,小家伙,”她最后说道,“看来我真的把你给害惨了,是吧?”

  “啊?”飞板璐抬头望着她,眉头皱了起来。

  “孩子,谁说过你就非得要跟我一样了?”黛茜说道,“而且谁告诉你不许喜欢我不喜欢的东西了?”

  “……没有。”飞板璐的视线垂落下去。“但是……”

  “这世上有谁想当其他小马的影子吗?去做你想做的事,不管是成为像我一样帅气的飞行员,还是舞星,或者是暮暮那样的书虫,或者……或者……哦,我不知道,什么都好,那都没关系的。”

  “但是……我还是想跟你一样。”飞板璐的声音变哑了。“我没法两全其美。”

  “谁说的?”黛茜笑了。“我说,只因为你有了个可爱标记,那又不代表你就只能做一件事了,”面对飞板璐怀疑的表情,她说道,“不信?好好想想,苹果杰克除了种苹果之外就什么也不干了吗?”

  “差不多。”飞板璐没好气地说道。

  云宝黛茜好笑地打了个响鼻。“不对,她可是什么事都干的来。她是一位运动员,她也擅长烹饪,而且她还帮瑞瑞和暮暮的忙。暮暮喜欢的东西可不仅仅是魔法,对不对?她爱看书,她爱做实验,而且还在冬季大扫除里当管理员。还有萍琪呢?她的特别天赋是开派对,但是……哦我的天,她能一次同时演奏十种乐器,而且还是个恶作剧大师……”差不多就在这时候,远远的地方亮起了一道闪光,还有恶作剧陷阱的响声,然后是惨遭恶整的小马的惊叫声。“哈哈,而且她做点心也一级棒,还养了一只宠物鳄鱼,还有……好吧,她能做的事,我说个一整天都说不完呢。”她拍拍飞板璐的肩膀,“只是因为你得到了一个可爱标记,并不表示你从此就不能做别的了。”

  飞板璐眨着眼睛,说不出话来。

  “黛茜?”她最后开口说道,“要是……要是我的可爱标记是个女孩子味儿的东西……你还是会觉得我很酷,对吗?”

  黛茜一把把她拉过来,开玩笑地揉着她的脑袋,“嘿,一如既往。不管你得到了什么样的可爱标记,你都会让它变得特别酷。”她停顿了一下,“我说,要是我让你有了错误的想法,那么我很抱歉。我是说,我不像是瑞瑞或者小蝶那样娇气,但是那也没什么错……”

  “唉,不是你啦,”飞板璐的眉头皱了起来。“我只是害怕我最后会像是我表姐那个样子。”

  “她怎么了?”

  飞板璐翻着白眼望着夜空。“她前一阵子获得了她的可爱标记,完全就是个娇气包的玩意儿,全都是粉红色桃心还有花边之类的破烂,从那以后她……她彻底的……,”

  “比瑞瑞还糟?”

  “糟的多,活像是一百个瑞瑞合到了一起。她谈论的一切就是……”飞板璐用后腿直立起来,把她的一只前蹄放在嘴唇上,伸出另一只前蹄在面前晃荡着。“打扮,男孩子啦,香水啦,发型啦,裙子啦,还有打扮啦,打扮啦,打扮打扮打扮啦还有‘哎呀就像你听说的那样,她说他说了什么,他说她说了什么,巴拉巴拉巴拉巴拉呕呕呕呕’……”小雌驹恶心地吐出了舌头,用蹄子按着自己的咽喉。

  黛茜都笑得直不起腰了。“别担心,孩子,”她抹着眼泪,最后好容易说出话来了,“我可不觉得是她的可爱标记让她变成那个样子的,那只不过是很多小丫头在到了那个特定年龄段的时候都会经历的一些事情而已。”

  “你没有,对吧?”飞板璐怀疑地问道。

  “……比你想的要多呢。”黛茜咧嘴笑着,“但是我熬过来了,你也一样可以。”

  “你知道吗,你喜欢的那些东西全都……它们比你想的要更有共通之处。”

  “真的吗?”飞板璐好奇地问。

  “对,滑板特技,冲浪,体操,攀岩……那些全都是体育运动,适合运动员的类型……你知道吗,舞蹈家也算是运动员呢。”

  “真的吗?”

  “当然了,你没看过那些芭蕾舞小马的跳跃动作还有把舞伴举到空中之类的动作吗?想成为舞蹈家,那身体得特别好才行。”

  “嗯,对,我想也是。”

  “……所以,或许你喜欢的那些东西,都可以被联系到一起呢。”

  “对啊,说不定那些我全都能做好!”飞板璐脑子里冒出了一个灵感。“……那样的可爱标记会是什么样子啊?”

  黛茜笑喷了。“那些可爱标记全都凑一块儿,你的样子会像辆贴满商标的赛车。”飞板璐咯咯直笑。“哦,嘿,”黛茜补充道,“也不要担心那些女孩子样的东西,其实也没那么糟糕。”

  “那为什么你被我撞见你和雷纹在一起的时候那么女孩子味儿的时候会发火?”飞板璐很想知道。

  黛茜的笑脸变成了深思,“你知道吗?这确实是个好问题。我想我得去找他,好好搞明白才行……”她转身向塔楼里走去。“哦,还有,小璐?”

  “是?”

  “不要去害怕尝试所有的事情,哪怕是‘不酷’的那些,好不好?”飞板璐点了点头,黛茜笑了。“你懂的,小家伙,我明白那种感觉,不管你获得什么样的可爱标记,你永远都会去追随属于你自己的那颗星。”说完,她就走下了楼梯。

  飞板璐在那里坐了一会儿,微笑着仰望着夜空中漫天的星辰。她觉得身体里面非常轻松,好像长年坠在肚子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消失了似的。一时间来了兴致,她用后蹄立了起来,开始踮着蹄子旋转。一圈,两圈,三圈。

所有的一切我想做就做

世上的一切我想试就试

所有的道路我想走就走

所有的梦想全都能成真

因为只要心想

最终就会事成

  一道微弱的星光在她的屁屁上亮了起来,感觉仿佛是冰水在她的皮肤上流淌。她惊叫一声,摔了个四蹄朝天。在惊讶之中她飞快地拉扯着自己的紧身衣,撕开一道裂缝,直到看到了她的侧臀。

  就在那里,在她的侧腰上是一条弯弯的紫色条纹,顶端缀着一颗白色的五角星。

  接下来整整五分钟,月神殿最高的塔楼顶端,都变成了一只小马的胜利之舞的舞场。

thumb_up 52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ight Lv.1 天马
评论 第二十七章

16 天前
Light Lv.1 天马
评论 第二十七章

CMC CUTIEMAKS 逝罪版

 

16 天前
Nightscream Lv.20 夜骐小编
评论 第二十七章

回复47481 @Light :

1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聂克丝

    鸿影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欢乐向日常喜剧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