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topia
Lv.14 3851/4060 幻形灵赞助者

#Accopia 1516号幻形灵提醒您: 开坑千万条,更新第一条。 填坑不规范,读者两行泪。

幻形之灵:皇巢(5/68)

五、胸饰

本作评价
25()
()0

5 – The Regalia

五、胸饰

 


龙灼女王的巢穴

 

旅途漫长而令虫疲惫,但又简单而寻常。龙灼女王在一生中曾多次离巢回巢,长途对她而言早已没有了感觉。

在她的护卫队回归家庭,躺回床上享受他们应得的休憩时,龙灼并未如此。她有要事得做,一件她拖不得的事。

“这里没什么事吧?”龙灼女王询问她的大魔导师。她们此时正走在上山的小路上,偶尔可见几只幻形灵也在上山下山。

“如果有,我保证当时一定会立刻通过虫巢思维告知您,”大魔导师语气颇为坚定。

“还没有谁进去过吧?”

“没有,大门已被撬开,原本门上的保护魔法业已去除,但我们都依照您的命令,等候您的回归,陛下。”

“好。我们不清楚里面有什么,所以我便让我的朋友再耐心等等。”

他点点头,“我们需要探索多少?我知道您想要暮光女王也来分一份羹。”

“只需确保里面安全就好,”龙灼下令,“就是说,没陷阱,没有会对我们大发雷霆的大星座熊;这只是一个等待挖掘的遗址而已。”

“明白,女王陛下。”大魔导师回复,与此同时,两位已经来到了刻进山腰的那扇大门门口。

一大队幻形灵卫兵已在等候,还有一小队专业的魔法师陪同以解除路上可能遇见的魔法陷阱。卫兵们穿着红色盔甲,英姿飒爽,全员立正,而没有盔甲的魔法师们在女王靠近时鞠了躬。

龙灼走向大门,前方的幻形灵迅速让开一条道路,她仔细审视了一番。原本遍布各种乱七八糟魔法的大门如今已毫无动静、防御清零、束手就擒,当龙灼女王用魔法拽住它,缓慢将这座巨大的门户拉开之时,大门没有作出任何回应。门户开始打开,意味着幻形灵需要集体后撤几步,给古老的铰链移开大门提供空间。门后是一个巨大的门廊,内部是显而易见的幻形灵建筑风格,墙上还挂着没有点燃的火炬。在门廊的尽头,是另一扇小得多的门。

“点燃火炬,”大魔导师下令,他的部下迅速点亮角。几秒后,绿色的火焰便在火炬上燃起,将黑暗驱逐殆尽,将一切都映成了淡绿色。

幻形灵们谨慎地步入,得到命令进入之后每一位都小心翼翼,警惕着任何可能的危险。七名卫兵走向大门确保入口的安全,而其他几位,大约十来名幻形灵,与龙灼女王一齐走向第二扇门。门毫无阻碍地打开了,显露出后面那一条漆黑一片的狭长走廊。

“目前没有侦测到任何结界,”大魔导师说,角上维持着一个探测魔法,“我不觉得建造者有想过我们能走到这。”

“也可能只是被时间所侵蚀了,”另一只幻形灵提出了可能。

“不要现在就开始自满,保持警惕,”龙灼女王步入走廊,亲自点燃了墙上的火炬。

她探向已经明亮的通道,试着将视野中的一切纳入眼底。

“就是个走廊,走向山峦的深处,更深处,”龙灼断定,“一路过来我也没看到有别的门或是通道。”

“如果这是个虫巢,我想应该会有其他通道或洞口才对,”大魔导师发问,“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龙灼看向他,却没有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她原本以为这是个废弃了许久的虫巢,但现在不排除这是一个坟墓的可能性。

“这可能是幻形灵安度晚年的地方,主腔室就在走廊的尽头,”龙灼说,“我们得继续向前。”

“但为什么把主腔室埋得这么深?”大魔导师继续发问。

“没听说过那些小小马会挖得很深的老旧故事吗,”一位幻形灵开口,“我现在就感受到那种感觉了。”

大魔导师的亮蓝色眼睛翻了一圈,“第一,这个地方是幻形灵建的;第二,你可能读了太多小马国小说了。”

“够了!”龙灼女王厉声道,“别吵了,靠近点,我们得向里走。”

他们之后便沉默了下来。走廊朝着山峦深处蔓延,道路曲折而蜿蜒,但大方向始终向下。自始至终,没有其他的分叉路,没有去往别处的门;只有这么一条引着他们前往目的地的孤路。尚且看不到目的地,而何时抵达也仍是个问题。

“建造这个地方的那一位,想要里面保存的东西埋得很深,”大魔导师最后再次开口,“很深。我们打着转向着山峦深处前进,估计快到核心区域了。”

“山峦之心…”龙灼陷入了沉思,“岩石的最低端,那听上去是我们目的地所在。”

“入口有动静吗?”龙灼询问着先前留在门口的幻形灵。

“没有,陛下。一切都很平静,我们正等待着您的回归。”

龙灼轻哼一声,正打算向大魔导师问些什么,走廊突然到了头。空无一物,费了好大劲后迎接他们的只有一堵墙。

大魔导师眨了眨眼,“啥子?别逗我吧老弟!死路一条?”

“似是如此,”龙灼若有所思,“这是幻象吗?”

对方在墙上试了几个魔法测试了下,甚至还将蹄子按在墙上以检验真实性,最终唉声叹气,放弃抵抗,“不,女王,这就是实心的。”

幻形灵面面相觑,满脸困惑。而龙灼只是继续观察着。看向墙壁的时候,她发誓自己可以听到悠远的声音从墙很后面传来。有东西穿透了现在挡在前面的屏障,在隐隐呼唤着她。

大魔导师叹了口气,放弃思考。“我们该怎么办?”

“简单,”龙灼女王亮起独角,完全释放出自己的原始魔能,打在了挡在身前的墙上。

尘土飞溅,幻形灵们下蹲躲避,任由各种无害的碎石碎屑溅在了他们坚硬的甲壳之上。他们再度抬头看时,墙已经灰飞烟灭,之后是一间巨大而华丽的腔室,或者说,一个广阔洞穴,内有一条台阶通向正中央的高台。就在台阶的尽头,他们会发现一个供台,上面放着的,便是某位生灵煞费苦心想要将之隔绝于世的东西。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您怎么知道的?”大魔导师感到不可思议。

“我…感觉。”龙灼走进腔室,兴致勃勃地打量着台阶,原本鼓舞着她继续前进的轻语声愈发频繁。

龙灼开始不安起来,但这些轻语着实让她颇为着迷。“你们有谁听见了吗?”

幻形灵们都抬起头,一脸疑惑地看着女王,“听见什么,女王陛下?”

龙灼愈发忧虑起来,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们,全呆在这,我上台阶,”她下令。

“但-但陛下,我们不知道上面有什么!”

“所以我才想你们呆在下面!”龙灼厉声驳斥,“我是幻形灵女王,我会自行处理的。”

尽管内心反对,目露迟疑,他们都遵从了女王的命令,只有龙灼独自走上高台。她开始小心翼翼地一步一格向上走去。独角始终明亮,扫视着任何她可能遇见的障碍。她一路到顶并未遇见难关,顺利走到了中央圆台的顶端,视线落到了中间的那个供台上。供台上放着一件简单的饰带,准确来说,是胸饰。它亮闪闪的表面是带有银色点缀的深黑,一块微微发亮的绿色宝石直直嵌在正中,从近距离看,龙灼都能从中看到自己的镜像。

她想要。

她的目光一动不动,轻语声正怂恿着她向前,唆使着她戴上。一股无形的压力逐渐压在了她思维里,那用来与其他幻形灵沟通,作为虫巢思维本源的那一角上。

所有幻形灵都开始感受到了,而那一批先前呆在底下,如今无视女王的命令向台阶上冲去的幻形灵们更是开始感到心悸。

龙灼现在直直站在胸饰前,她想要逃离这,逃得越远越好,还要将整座墓穴再次牢牢地锁死;但低语太强了,压力太大了。她伸出了只蹄子,却被环绕在胸饰旁的结界给弹了下,激得她迅速收了回去。她的角缓缓点亮,扫描了整个供台,发现结界已经破败不堪。想要摧毁它,将其中的“囚犯”释放出来轻而易举。

“戴上它。”

龙灼用魔法将胸饰缓缓飘起,双目无神,如行尸走肉一般观察了一阵。

“戴到你的胸口上。”

迅速一动,龙灼女王便将胸饰抓到了自己身上,一接触,胸饰便爆发出了红光。龙灼死死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地尖叫着。痛苦传遍了整个虫巢思维,所有龙灼麾下的幻形灵,无论处于天涯海角,都掉到了地上,蹄子紧紧按着头。

龙灼想要起身,却摔倒在地,她想要撬开身上的胸饰,却发现自己的身子不听使唤。她的眼睛冒出了红光,她感受到了另一个存在侵入了她的虫巢。

“你干得很好,我的子民,你证明了自己的…价值。”

龙灼尖叫。

那一刻,远在千里之外的水晶帝国宫殿里,几只小马正围着两只幻形灵联络员——他们是负责运送物资前来交换水晶之心的爱意的。米娅摩·凯登萨公主和银甲闪闪王子正围在旁边,他们先前才刚跟两位联络员交谈过。

“发生了什么?”韵律向自己的丈夫喊,用角探测了一下受伤的幻形灵。

“我不知道,叫医生!”银甲下令。

他们随后停下了蹄中的动作。两只幻形灵放松了下来,急促地呼吸着。但是,惊恐的表情随后爬上面容,两双眼睛左右扫视着。

“你们还好吗?”韵律公主问,“发生了什么?”

“它没了,”一位幻形灵回答,“虫巢思维,它不见了。”

“什么?你什么意思?”

“发生了什么事,”另一只颤抖地接了下去,“我们的女王遭受了巨大的痛苦,然后她就切断了我们的链接。她将我们全部踢出了虫巢思维。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做?!”

银甲闪闪看向自己的妻子,脸上的焦虑已经快写不下了。

“我们需要联系暮暮,现在立刻马上。”


马国虫巢

 

暮暮打了个呵欠。夜幕降临得很快,她正打算回到自己的房间,进入美妙的梦乡。她刚刚才和自己因龙灼来访与遗址发现两事而鸽了好久的蓝血王子会了晤。还好,一切都解决了,那只独角兽此时此刻已在回坎特洛特的路上,她可以休息了。

她能看见自己的房间了,两名门口的护卫向着她行了个礼。

“陛下!看样子您今晚是要休息了?”

暮光女王对着他们笑了下,“是的,除非绝对必要,不要打扰到我。”

“也许现在就算,”斯派克从通道的另一头跑来,向暮暮呈上了一封盖有水晶帝国皇家印章的信封。“刚刚一封信由龙息传到我这,显然相当紧急吧。”

暮暮无奈地叹口气,再打了一个呵欠,举起了信封。“都这个点了,能有什么事急得需要写龙息信呢?”

她打开信封,眼睛一目十行地阅览着上面的字迹。她神色一变,露出了明显的困惑与担忧。

“这…这不可能…”暮暮喃喃着,语气里竟是怀疑,“为什么……”

“暮暮?”斯派克关心地喊着。

“是韵律写的,她说有一些龙灼的幻形灵被切断了虫巢思维…是被龙灼本尊。”

两只在场的幻形灵卫兵交换了下眼神,而斯派克直接斜歪着脑袋。

“切断?这什么意思?”

“就是说他们不再是她虫巢的一部分,她将他们踢了出去。”

斯派克正想回应什么,一道绿色火光从他口中喷出,又一封信落在了地上。这一封加盖了皇家姐妹的印章。

暮暮无言地举起第二封信件,迅速地打开了它,阅读了里面的内容。

“我不相信…”

“又是什么?”斯派克问。

“坎特洛特也发生了相同的事情。龙灼在城中整个大使团…每一位幻形灵都失去了链接。”

斯派克眼睛圆睁,“但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幻形灵没有虫巢链接后寿命不是要锐减吗?”

“是的,”暮暮承认,“但还有别的影响。显而易见的是,每只幻形灵都描述了一件相同的事。我的朋友遭受了痛苦,巨大的痛苦。一股传到了每只幻形灵脑中的痛苦。”

“她遭受了痛苦?那…龙灼踢出他们其实是为了救他们,让他们逃离某个东西的魔爪?”

暮暮在信件和斯派克之间来回扫视,神色严肃而急迫。

“龙灼和她的虫巢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很恐怖的事。”

 

thumb_up25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转化/Trans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