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幽兰空舞舞舞舞舞舞舞
幽兰空舞舞舞舞舞舞舞Lv.3
独角兽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不凋之红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rome_reader_mode 4,156 event 1 月 27 日 thumb_up 10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93 forum 8 collections_bookmark 4 star 0 file_download 3

我超喜欢蝠蝶......这篇后面写得不好,事实上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但是我就是想看小蝠和小蝶能一起唱首歌。轻喷_(:з」∠)_我已经减少回车键了!总之希望大家能稍微喜欢上这篇文和里面的两位角色!可能会轻微ooc?我也不确定......

 

 不凋之红

 ---·---

  森林静悄悄的,月光穿过树干和低垂的枝叶,绿茸茸的苔藓覆满凸起的石块或是朽木。叶子一面反射着清冷的月辉,背面则是一片黑暗。无尽之森的植物总显得古怪而自然,而在这植株间,一匹天马垂着头,小心翼翼地走着。

  这匹马看上去十七八岁,淡金色皮肤,淡粉色的长长尾巴拖到地上。她的身材很好,但由于没有防寒衣物,身体轻微颤抖——夜晚的森林总是寒冷的,她迫切想要找到一个火堆或是树洞,好让她能度过这个夜晚。

  她处在一个高坡上,飞上树便能恰好看到森林深处的古代城堡,那个皇家建筑残存的尖顶冒出树冠层,上面还覆盖着一些藤蔓之类的寄生植物。

  小蝶无奈地下来了。

  这里是永恒无尽森林,小马国大多数恐怖传说的发源地,邻近小马镇,黄色天马对这里很熟悉,因为她的木屋就在森林边缘。但是现在她找不到出去的路,在漆黑的夜里,留她一个人在森林里,这让她胆战心惊。

  事实上关于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小蝶自己也不清楚。她很早就睡了,睡前还规划好明天早上要吃苹果和准备胡萝卜,但是醒来就到了这里。她感觉自己清醒得很,可又对事情感到迷糊。起先,天马觉得这是一场噩梦,但露娜公主并没有响应她的呼唤,后来她以为这是个美梦,但是......

  她摩挲着树干上用树枝划出的刻痕。这不对劲。她在原地踏步。

  “呃,暮暮?瑞瑞?”即便很害怕,但她坚持不停下脚步,“云宝?阿杰?萍琪?”

  “安吉尔?”她轻声叫唤着,但足以在森林中回荡,“哈里?康斯——”

  咻!

  一道黑影极快地掠过她身前不远处,灌木丛摇晃的声音清晰可闻。小蝶条件反射地停下马蹄,整个人瞪大了眼,僵在那里。她眼神左右四顾,咕噜一声吞了口口水。

  这不好这不好这不好这一点都不好!

  她试探性地迈出前蹄,小小地走了一步,眼睛还看着那处灌木丛仿佛在征求许可。

  无事发生。小蝶松了口气,只当之前是自己神经过敏。然而等她走出第二步,她立刻感到有什么生物从她头顶急速飞过,带起的风吹偏了她的鬃毛。一股寒意直窜全身,她几乎没多想,马蹄不听使唤地动了起来,眼皮难以控制地被惊恐压上。

  不不不不不不要不要不要!我不想被吃掉!

  不知道跑过多少荆棘丛后,满身树枝树叶脏兮兮的她忽然听见一道叫声。听上去熟悉极了,像是蝙蝠的叫声。

  “呃,托比(Toby)?”小蝶那副提心吊胆的模样一下子就松懈了。她看到月光下,前面的树枝上倒吊着一只生物——一只蝙蝠,她知道那是她的果蝠朋友,一系列庆幸、喜悦、心有余悸的情绪涌上心头。

  “你吓到我了,下次一定要记住不要随随便便吓唬其他小马或者动物。那样他们会受惊的。”小蝶走上前去,扑扇着翅膀,“但是为什么你看上去那么,呃,奇怪?”

  她在蝙蝠周围飞了一圈,托比不像是它平常的样子,而是偏灰的金色皮肤,倒垂而下的长长毛发,身形也变大了好多,看上去倒和她差不多。

  和她差不多?小蝶一愣。

  蝠翼张开,一双灿烂的红眸显露出来。那双眼眸的色泽犹如彼岸的不凋花,透露出冰冷而致命的高贵。眼睛的主人注视着面前的小蝶,冷漠的视线刺痛了她。

  小蝶完完全全僵在了空中,紧接着由于颤栗而无法拍打翅膀落了下去。她摔在地上,抬头看着月光下的那位“家人”,牙齿开始打颤。

  小蝠,她回来了。

  一股恶意将她笼罩,对方那几乎不加掩饰的侵略性视线让无所遁形。她没法逃跑。

  小蝠面无表情地看着地上天马,场面一时间陷入尴尬的寂静——好吧,地上那只可不觉得尴尬。如果小蝠有自己的思想的话,一定会觉得这场景无聊极了,但她又不是萍琪,严格来说她也是小蝶,所以,好吧,这一蝠一马的对视恐怕要持续下去了。

  但倒立的小蝠眼中只有纯粹的瑰丽的紫红。

  等等,她是在笑吗?

  小蝶以为她看错了,因为马上树上那位就发出了令人心惊的恐怖的蝙蝠叫声,吓得小蝶连抖都不敢抖了。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不要吃我!这是梦是梦是梦梦梦梦梦梦!

  下一刻黑影落地,蝙蝠小蝶优雅地落地,走到近前俯视小蝶,那副睥睨的姿态像极了中心城的一些高傲贵族。

  “你要这样多久?”

  “呃,什么?”

  小蝶看到小蝠叹了口气,她伸出蹄子(爪子?),把小蝶扶起来,顺便用双翼帮她拍了拍灰。这让小蝶感到一丝茫然:“你是在......和我说话?”

  "你不会觉得吸血果蝠会吃小马吧?还是说你认为我会吃了我自己,像吃苹果那样?"小蝠语调平平,完全看不出一点打趣的成分。

  黄色天马莫名感到一种怨念,尽管对方仍然表情冰冷,眼神凶恶,但似乎比先前好一些。她开始放松,虽然自己没察觉到。

  “呃,你是说你不会吃我。呃好吧,你是蝙蝠......小蝠?”她仔细端详对方:獠牙、蝠翼、红眼、一对蝙蝠耳朵和三只粉色蝙蝠的可爱标志,“这真是奇怪。我在做梦吗?”

  “类似做梦。”长着蝠翼的小马往前走,小蝶犹豫后跟随而上,前者继续说道,“你在和内心对话。”

  “内心?”

  “你曾经因为魔法变成了我,后来在梦中、在梦魇之夜也装扮成这幅模样。”

  “呃,我猜你是想说你是我真正的内心?但是......”

  “不是。”蝠蝶突然转过身来,吓了小蝶一跳。随后面前凭空出现一张镜子,“张嘴。”小蝠把小蝶的那颗尖牙展露出来。

  “我是‘你’的一员。是你攻击性的一面。”

  小蝶下意识摸了摸那颗尖牙:“它的确还在,呃,我知道它一直都在。但是那太危险了,我不想伤害我的任何一位朋友。”但是如果小蝠有自己的思想——就像精神分裂一样,小蝠就是另一个自己呢?她的这种想法是不是在伤害她?

  小蝠好像看穿她在想什么:“你没有在伤害我,我说了我就是你。我知道你始终担心的这些。但那没有必要。”

  “但是......”

  “小蝶,你所担忧的只是自己失控变回我,然后向自己的朋友下嘴。我猜我们这次预期之外的见面恐怕让你产生了新的担忧。那么我就需要对你说。”小蝠飞了起来,“根本没有小蝠,小蝠就是小蝶。你的恐惧让你和我产生了隔离,实际上,现在不过是自己和自己对话罢了。”

  “我好像能明白一点。你是指,既然你就是我,那么我完全可以根绝这种,呃,可能性?”

  粉色鬃毛的天马看见小蝠微不可察地叹气,她知道她理解错了,可是她根本毫无头绪。

  “吃点苹果吗?”

  “啊?”

  小蝠丢给她一个苹果,然后飞到她身后用前蹄将她拉起。

  “You and me/me and you/we both are the same one.(你和我,我和你,本就同根同源)”

  “等等,你在唱歌?”

  她们穿过树冠,飞向高空,幅员辽阔的树海之上有一座静静悬于云海之上的孤山,山脊雪线在阳光下皑皑发光,像是一头孤傲的银龙。在山脉南麓,地势降低,内陷形成遍布参天古木的盆地。

  “很美不是吗?”小蝠松开小蝶,她注视着这风光秀丽的美景,眼神里满是小蝶看不明白的复杂情绪。

  “Why dont you look around/to see the weather you dream.(何不环视四周,欣赏梦中的美景)”

  她们飞过天穹,蓝白色的月亮在城堡的上方扬起,东方的天空像是一张渐变的幕布,从深蓝到墨蓝,从墨蓝到深紫,最后点缀着点点星光。

  “In those places/quiet and musical/In those castles/feel it so call.(那些地方,静谧有声,那些城堡,静候拜访)”

  一条耀眼的星河在她们斑斓的眼中映照。

  她们落下,坐在朽木上小口小口吃着苹果,静静看着月亮沉入崖底。月光层层消退,森林变得幽暗。小蝠吐掉干瘪的苹果,转头看向小蝶,她目中的光芒黯淡下去,歌声也随之低转拖长。

  “But friends may come /or still afraid of her/ still~ afraid of her——(但是挚友会愿意吗,还是仍然畏惧自己)”

  粉色鬃毛的小马心中忽然有什么涌上来了,她悄悄地看向低垂脑袋的小蝠,然后放下苹果,一只蹄子扶上她的肩膀。“何必这么伤心,我们喜欢唱歌不是吗?”她张开翅膀,飞到林地的中央,在深邃的黑暗之中,开始有星星点点出现。

  “I let you know/something in the dark/maybe the night is long/they're still there. (我想告诉你,也许长夜漫漫,但黑暗中总有些东西会陪伴你)”

  发光植物们依次亮起,萤虫飞舞。远处卷曲的蕨类下坐着几只害羞的小生灵。小蝠看着一只松鼠爬到她身边,蓬松的尾巴摇摇晃晃。

  “I can see the star/also the sky/whenever you watch/also be clean(我能看见天空繁星依旧,不论何时,永远澄澈。)”

  一对蹄子拉起她的双蹄。温柔的淑女不知什么时候来到她面前,她拉起小蝠,缓缓飘浮在在森林之中。森林在奇异地歌唱,万物都在奇妙地奏乐。此乃天籁。蝠马翼和天马翅,青绿色的眼和紫红色的眼,一张笑脸和一张怔脸。

  “来唱歌吧!”小蝶笑着,笑容便是她平日里的笑容。

  小蝠的表情似乎有所变化,她的眼神微微晃动,眼眶里有什么在泛光,喉咙似乎咽着,试图张嘴,但没说出什么。蝠翼扇动得更平和,蝠耳挺着。

  只是笑了。

  笑靥如蝶。

  阳光一束束地坠落,在那温暖的光辉之下,她们有些看不清彼此的脸容。

  但彼此相拥。

  “我即是你,你即是我。如果受欺负了,我会帮你。尽管你长不出蝙蝠翅膀和尖牙。”小蝠如此说道。

  “是帮助自己。”小蝶如此答道。

  她睁开眼,已然身处床上。于是小蝶揉揉眼,趁天刚亮,起床为她的动物伙伴们准备早餐。之后安吉尔吃饭的当口,她路过镜子,张开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有颗尖牙。

  “早安,小蝠。”她自言自语。

  镜子里的她没有回应,只是咬了口蹄上的苹果。

thumb_up 10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不凋之红

如梦非梦的环境营造的还是很有意思的。

正剧里关于小蝠的描述还是太少了,所以要写小蝠,就必然牵扯到塑造一个新角色的问题。

蝠蝶同根同源,本为一体,这样的设定下到是很大程度上降低了压力呢。

 

不过这个格式的歌看着不太舒服。

 

1 月 27 日
评论 不凋之红

回复28744 @utopia :

谢谢!正剧感觉小蝠最多客串几个镜头,编剧不爱她了。歌用斜杠分割是我用习惯了......下次我用逗号之类的写成句子好了_(:з」∠)_。蝠x蝶真是太棒啦!

1 月 27 日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不凋之红

回复28746 @幽兰空舞 :

歌用斜杠分割的确没有问题。

这里看着不太舒服,也跟整首歌是分开的有关。

正剧的小蝠怎么就几个镜头了!有半集呢!编剧忘了她而已!老婆太多管不了。

1 月 27 日
评论 不凋之红

回复28747 @utopia :

但是除了小蝠诞生那集,后面真的只是客串了_(:з」∠)_以后如果要唱歌的话我试着写到一起去!

1 月 28 日
小微 Lv.7 天马
评论 不凋之红

己収藏

2 月 15 日
评论 不凋之红

回复31321 @小微 :

谢谢_(:з」∠)_

2 月 15 日
评论 不凋之红

自己和善和自己攻击两个方面的自我交流吗?这个文章中的问题很耐人寻味。

9 天前
评论 不凋之红

句子写的很美啊,很多地方都可以读出一种独到的韵味,说明笔者的语言功底很不错!

拜读完后我感觉这篇文章的描写对我很有帮助:ftemoji_joy:

谢谢你为我们写出这样好的文章!:ftemoji_flutteryay: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喜欢故事杂烩集

    寒星与分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