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Accurate_Balance
Accurate_BalanceLv.18
独角兽
长篇翻译
T
已完结

普众映射 - 不灭之物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85294/id-that-indestructible-something

如若转载,请与本作的原作者与译者联系。

十八 · 即便对方是世界

chrome_reader_mode 6,223 event 1 月 27 日 thumb_up 53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438 forum 2

普众映射

 

不灭之物

 

作者 Chatoyance

 

═════════════════════

 

警告 本章含有对已被损毁的尸体已遭受虐待的身体的描写。

 

十八 · 即便对方是世界    18. Not Even The World Of Its Victory

 

“谁都不能诈走旁人的胜利,即便对方就是世界。”

——弗兰兹 · 卡夫卡

 

“我跟你们说,有件事一直让我心里毛毛的。”离开了样本储藏室,格雷高亚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下来。小马国的三位居民极度小心地经过一个接一个的储藏室,接着是个厨房偌大的餐厅,再往里是洞穴般巨大的餐厅。这一切都是无锈的灰色的精钢建成。

 

达蒙皱着眉头,嗅了嗅桌上的一个装着冰凉食物的餐盘。桌上摆满了这样的餐盘,厨房里到处是新做好的、还没被碰过的食物,也已变的冰凉。看上去,晚餐被突兀地打断了,这些人类来不及吃饭就离开,而后便再也没有回来。“什么?什么让你毛毛的,格雷高亚?”

 

“我们还活着,”格雷高亚停下蹄步,环顾灯光明亮的大堂。他们被冰凉的没被碰过就油脂凝结的食物包围了,“还有这些东西,我觉得这之中肯定有什么联系。”

 

“当然有联系了,老天爷啊。”米歇尔拿起一块猪排骨,嗅了嗅,一口闷了下去,把骨头丢回盘子里。格雷高亚和达蒙一脸嫌弃地看着他。“怎么?这才几个小时,放不坏的!”两只小马听了这话,看上去都快吐出来了。“妈的,老子是狗好吗?”米歇尔朝着两只小马面露凶色,他们这才换了副表情。

 

“简直像艘幽灵船。”达蒙看到,餐盘旁还摆着咖啡之类饮品,“就那些靠了岸发现船上没人,却和这里差不多的船——就好像船上的人们突然消失了一样。”

 

“肯定出了什么事,”米歇尔大步流星,朝食堂尽头的双门走去,“得亏是出了事,不然咱们也跟着乔安娜一起住进罐子里去了。”格雷高亚闻言马躯一震。“你们瞧这里的盘子,怎么说也有一两百个——我数数不太准,但很多就是了。这里有这么多人类待过,怎么说也不可能哪里都找不到,该到处都是才对,可我们却一个人都没看到。”双门也是精钢制成,上面有横杆式的把手,“绝对出了什么大事,很大的大事。”

 

“都是凉的。”达蒙给了格雷高亚一个小马式拥抱——用脖子的那种——便也往大门去了,“如果这么久,他们都没回来,那就是说...”

 

“他们不回来了。”米歇尔将一只爪子放在长长的门把上,“咱们这是中双色球了啊,小子们。”

 

“我还是觉得该小心点。”达蒙看着米歇尔慢慢推开其中一扇门。

 

“你真这么觉得?”米歇尔朝门后瞥了一眼,“啊...你们的小马脑袋要小心了。走丢的人类在门后,他们...看上去不太好。”

 

格雷高亚和达蒙努力忍住不要吐出来,跟在米歇尔后面,走进门后宽敞的走廊。在穿过这扇门之前,整座S-4基地都是灰色的精钢,没有污渍——就连楼下老旧的区域都没有——然而这条走廊却满是污渍。

 

出了门大约十米,临时搭起的掩体破损而四散。到处倒着尸体,有的完全烧成了焦黑色,像是烤焦的肉做成的玩偶。烤肉的味道弥散在过道里,两只小马吐个不停。被砸倒的掩体前,留下了极为壮观的毁灭景象。

 

走廊的两侧坑坑洼洼,就连天花板上都有坑洞;地板上到处散落着烧得干裂的油漆和天花板上掉下来的瓷砖,尸体更多了。地上,粘稠的红色液体有的成滩,有的留下了长长的痕迹,此外还有蓝色的、像是清洁剂的痕迹。米歇尔带头走在前面,两只干呕不停的小马跟在他身后,在死去的人类们或丢在地上,或握在烧焦的手中的武器之间穿行。

 

“塞雷丝缇雅...在上...天呐...”格雷高亚努力集中精神跟紧米歇尔高大的身影,穿过短得可怕的战斗留下的战场。

 

“绝对是个大东西,很大的那种,至少也是个犀牛,还要更大,啊...肏。”米歇尔停在原地。幸好他们已经走过了残骸遍地的地区,前方的长长的走廊仍血迹斑斑、破旧不堪,但至少没有尸体了。

 

“是什么?”格雷高亚站定下来,腿在颤抖,她拼命忍住不要回头。

 

“不是什么,小马,该问是才对。”一般总是愤愤不平的米歇尔,此时声音里带着悲伤。这是格雷高亚第一次见到这位钻石狗流露出悲伤之情。“他这算是壮烈牺牲了,淦他娘。

 

达蒙走过来,看向钻石狗的脸色:“兰德尔,是兰德尔对吗?”

 

“你,格雷高亚,你和兰德尔交往过吗?”米歇尔的问话中几乎带着指责的语气。

 

格雷高亚仍然胃中翻滚不停,浑身打颤:“没、没有,我...我本来想的,可是...”

 

米歇尔露出牙齿,但随即冷静下来:“是啊,他那个大棚子对小马来说太太太远啦。”钻石狗走到烧焦的墙边,伸出爪子抚过焦黑干裂的油漆,“我懂,我懂,他毕竟是,你们害怕。动画里有的设定,你们都有。可是,告诉你们,”米歇尔双眼紧盯两只小马,“之所以我们现在还没被活捉,还活着走在这里,还能有机会走到这里,有可能就是因为兰德尔,可怜的孤独的兰德尔,都快五十岁的兰德尔,把他们团灭了。”

 

米歇尔看向他们身后死相惨重的人们。“他肯定是被逼急了,你们不了解的...”格雷高亚和达蒙盯着自己的蹄子,耳朵垂下去,“...兰德尔可不是个喷火大怪兽,他人好得很,你们知不知道,他还拿自己的长爪子织毛衣的?”

 

米歇尔又转过身,面向前方,看向远处的走廊,看向尽头砸扁的、融化了一半的大门:“如果这都是他做的,那...当时的情况一定很危急。”

 

格雷高亚摇摇头:“等下...你怎么一副他死了的样子!壮烈牺牲是怎么回事?”

 

米歇尔草草向后看了一眼:“龙血是蓝色的,地上这些不是什么清洁剂。”

 

这一刻,他们明白了,在仅剩的昏暗闪烁的灯光之下,遍地满墙都是的蓝色粘稠痕迹是什么意思。

 

他们走向走廊尽头残破的门洞时,神色肃穆。

 

在破损的门后,是一间过渡舱,内有好几台升降梯,有的宽大非常,显然是专门用来运输重物的。两个通向上方的楼梯口,其中一边的门已被压倒。这样一来就不用乘电梯了。过渡舱还连向另外三条走廊,都像是他们方才经过的走廊的设计。头顶,一盏橘红色的灯闪烁着,旋转着,无声无息,这是他们见到的第一个生效的警报。地板上沾染着大片蓝色的粘液。

 

格雷高亚打量着墙面,警报时深时浅的颜色映在上面:“你们怎么看?我们该把整层都搜一遍吗?”

 

米歇尔站在最大的货梯前,用力举起梯门。门后,升降梯的残骸被撕成了碎片,同样被撕成碎片的还有几个穿制服的人类,以及固定式的枪支。“他跟着他们下的楼,就在这升降梯里解决了拿枪的几个,他们可能开了好几发枪。然后兰德尔肯定听到食堂那边的动静,解决了那些家伙,就离开了。”

 

米歇尔走到对面的走廊门前:“不是这边。兰德尔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他有特殊视觉,能看到发热的东西。这边一个人也没有。”

 

格雷高亚和达蒙看着米歇尔顺着地上的血迹与刮痕走到没了门的楼梯间门口。门框被硕大无比的东西撑裂了。“他到了这里,又上楼去了,走的这边的楼梯。小心滑。”米歇尔走上楼梯。

 

“我不明白。”格雷高亚跟在他身后,不明白自己究竟干什么要跟着钻石狗走,“兰德尔——假如真他的话——都下来了,为什么又回去呢?”

 

米歇尔转过拐角,继续向上:“我敢肯定就是兰德尔,这世界上没有别的人和他一样了。”米歇尔爬着楼梯,轻轻喘息,“他这是进了固定流程了,寻敌,消灭。不知道是猜到我们会来救援,还是被逼疯了,总之兰德尔进了屠杀模式。他这可不是随便逛逛,他是找一个,杀一个,不留活口。”又转过拐角,继续向上,“他可能把每个热源都找了一遍,就和哥斯拉(Godzilla)【注1】一个样。”

 

格雷高亚一边跟着他爬楼,一边想弄明白他在说什么:“等下...你是说,和我们一起住在农场的兰德尔,他专门在这里寻找人类...然后...伤害他们?”

 

“他妈的小马。”通往下一层楼的楼梯间门碎成几块,折叠扭曲,有的粘着黏稠的蓝色液体。附近倒着几具烧焦的人类尸体,手中还紧紧抓着他们的步枪。米歇尔停下来,仔细听了一阵子,耸耸肩。“不是‘伤害’,兰德尔就是把这些混蛋给宰了,全给烤了,用火烧了一遍,把还没死的家伙挖心剖胆,当然,这么做的过程中可能吃了几颗枪子儿。兰德尔是个好人,但别忘了,他毕竟是条。”

 

格雷高亚打了个颤,内心深处,她想到,自己从来没和这样一只可怕而残忍的怪物见过面也许是件好事;可与此同时,要是他还活着,她又想给他送个大蛋糕

 

再上一层楼,风格变得更加现代了。格雷高亚觉得这里有点像医院。原本,这里应当是一尘不染的白色与浅绿色,还有红黄蓝绿的线引向各个区域。这里大概是研究区域,很可能就是S-4大部分人工作的地方。底下的楼层到处是管道和电路,还有食堂、储物室和样品室,应该也用作军营了。很可能底下是最安全的楼层,是整座基地的‘保险库’。这座基地建设于冷战时期,其中处处体现出那时的思维方式。

 

一尘不染的白色与浅绿色已不再一尘不染,原本的研究室已成了废墟。墙面坍塌,隔板破裂,升降梯与楼梯间不远处一根承重柱都裂了一半。整片区域满是红色与蓝色的血迹,有的飞溅,有的剐蹭,主要是红色。到处都是尸体,一团团、一条条焦炭似的东西是士兵和科学家们的躯干与四肢。两只小马闻到空气中满溢的烤肉恶臭,都快要窒息了。

 

“我...我感觉到了什么东西。很古怪,但有点像电影里演的雷达,就那么‘啪’的一下。”达蒙闭上眼集中精神,而这却令龙火烤焦的人类气味显得更加浓郁了。他睁开眼,将头转来转去,尽可能不让自己看清周围的惨状。

 

“是什么意思呢?”格雷高亚将右骹摁在鼻子上,用嘴呼吸,“是瑞秋吗?”

 

达蒙的耳朵贴紧了头顶,平躺而下垂:“我也不知道,但确实有些东西,感觉有可能是,可是...”

 

“可是什么?”骹根本摁不紧,还是臭味难当,格雷高亚满心挫败地放下前蹄。

 

“...可是感觉不太对劲。”达蒙的眼中带着严肃而忧虑的神色。

 

“我们走吧,这座基地不可能一直这么空下去。迟早会有人带着武器来的,他们可不会问我们是谁。”米歇尔挥挥爪子,叫达蒙带路。达蒙跟着自己脑袋里‘啪’的声音前进,独角发着银色的光。

 

整层楼分成了多个同心圆,每个区块用保险柜级别的大门封死。每一层环都宽得很,被分成一块块小区域,大约是用作不同研究目的的。很快,他们就发现,达蒙的独角兽感知根本是多余的,只要跟着被摧毁的路径走就是了。某种巨大而无比强壮的生物直接穿过了厚实的墙,将大块的钢铁弯折,将混凝土撞得粉碎,走出了一条东拐西折的路,穿过一个个同心环,通向正中间的区域。

 

到处都警灯闪烁,格雷高亚的脑子里响着对应的警报声。但尽管情势显然紧急无比,这里却寂静无声。整一层研究所,都沉默得像是墓穴,这里就是墓穴。

 

他们仨穿过同心圆之间残破的通路,看到被轰杀殆尽的防御工事,人类大概拼了命想挡住一头巨大而愤怒的魔法巨龙,阻止他势不可挡地碾碎墙壁,碾碎工作人员。格雷高亚盯着一支巨大到令她脑袋发昏的机枪。那仿佛是电影里的枪,架在沉重的三脚架上,装着子弹带,上面却没有小火箭一般的子弹。地板上沾满了蓝色的液体,变得滑滑溜溜,她不由得想到,也许就是这支枪,终于撕开了巨龙的鳞片。

 

兰德尔显然也回敬了他们。

 

“是瑞秋。”达蒙不必再多说了。三位小马国生物加快了步伐,顺着兰德尔在墙上开出的路前进。如果有什么陷阱,也该和墙壁、天花板、地板,以及其他被暴怒的巨龙摧毁的建筑结构一并毁灭了。

 

他们走过兰德尔留下的最后一处急转弯,来到正中央,找到了瑞秋。

 

巨大的覆满绿色鳞片与蓝色血迹的身体俯卧在地,仿佛在祷告。他们最先看到尾巴,弯曲的长长的尾巴;尾巴逐渐变宽,接到巨龙的下半身。他的身体几乎挡住了最后一面墙上的裂口。米歇尔、达蒙和格雷高亚慢慢地穿过钢筋混凝土与锯齿般鳞片之间的缝隙,走进研究层正中心的房间。地上满是曾属于墙面的碎块。

 

兰德尔长长的脖子在圆形的透明房间周围围成一圈。巨龙硕大的前爪放在房间两侧,保护着其中的东西。他宽大的皮革般的翅膀,被无休止的枪林弹雨撕得粉碎,向后折去,仿佛兰德尔为了进入房间,已全然不顾自己的情况。地板像被蓝色的液体洗过一样,而这液体早已不再从巨大的怪物身体里流出来。兰德尔巨大的、灰暗而满是血迹的双眼,不知看着哪里,一双巨大无比的红宝石镶在长着可怖尖牙的脸上。

 

格雷高亚站在那里,久久不能理解自己看到了什么;达蒙转过身去,看着空荡荡的世界;米歇尔站在原地,巨大的巨魔般的手臂垂在身侧,毫无动静。

 

圆柱形的玻璃房间直径大约四米多,接近五米。高度只多不少,底部和顶部都牢牢嵌在地板与天花板上。房间正中,是一台宽大的金属架,接在万向接头上,可以转向任何角度。不锈钢的金属桌面上摆满了医用钻头、钢锯等一系列奇怪的设备和工具,包围着正中的东西。玻璃房间的顶端垂下各种电缆与导管,人类伸手就能够到。房间里用的是明亮的大灯,提供了清晰的、医疗级无影的照明。玻璃房间的一半已经旋转打开,可以进出。

 

其中一张金属桌上摆放的,是小马国太阳公主那沉重的、镶嵌宝石的纯金饰品。而就在一旁喘息着,双目圆睁,坐在原地的,是一只雾灰色的天马,她深受惊吓。这只小马鬃毛和尾巴是蓝色的,橙色的双眸被她一眨不眨、惊恐万分的眼中牛奶似的阴影遮住了。她的身体上缠满了沾染着蓝色血迹的绷带似的东西,一旁丢着被扯断的电缆。不知道她是谁,但兰德尔大抵是救了她。

 

绑在钢架上,每一条腿都被牢牢绑紧的,是塞雷丝缇雅的身体,是瑞秋 · 普锐斯,她轻轻地挣扎着,动作迟缓,时断时续。她的呼吸平稳,并不慌张。看上去,瑞秋似乎冷静的很,如果不是因为时不时扭动身体,她甚至显得很是舒服。

 

瑞秋还活着!还有别的小马也活了下来。格雷高亚几乎短路的意识中产生一个念头:她或许是切尔西,也许瑞秋那天晚上真的把她的翅膀找了回来。可是,瑞秋什么也没有说。她该说些什么才对,该向他们喊话才对,该因为大家来救她感到惊奇才对。

 

玻璃房间里灰蓝色天马圆睁的双眼,缓缓地转动,聚焦在格雷高亚身上。她缩小的瞳孔微微颤抖,在恐惧与绝望中喘息。

 

格雷高亚抬起头,看向瑞秋的脸,宛若梦中。

 

瑞秋其实在说话,声音很小很小,几乎一个字也听不懂,她的双眼似乎什么东西也盯不住。

 

这时格雷高亚才注意到,瑞秋的项部被剃光了,她的独角周围,以及整个头顶都裸露出粉红色的皮肤。她眼睛上方、独角和耳朵附近的绷带上,星星点点的红色变成了血红的花朵。少了些什么。瑞秋的身体不再发光,她没有飘逸的魔法鬃毛和尾巴,身上也完全没有了那奇怪的光。不是被剃掉了——格雷高亚想都想象不出来,这种超脱物外的鬃毛尾巴怎么可能剃得掉——瑞秋的发光鬃毛是熄灭了。在原本象征着神力的明亮的鬃毛尾巴之处,只剩下普普通通的云灰色毛发,凌乱而黯淡。

 

格雷高亚不知所措的脑袋终于明白了瑞秋在说什么。

 

她下意识地唱着《对着妖魔大笑》(Giggle At  The Ghostie),无休无止。完全,彻底不在调上。

 

---注 释---

 

注1(哥斯拉):虚构作品中,巨大的变异爬虫类生物。各代设定不同,详见百度百科

 

---感 谢---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乘风小姐姐

切拉

Utopia(乌酱~)

Westwind

flicker-气球

thumb_up 53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Rlicious Lv.15 麒麟小编
评论 十八 · 即便对方是世界

这收容所。。。。伤心病狂。。。。

(你活该收容失效啊!对没有敌意的智慧生物干出这种事你活该收容失效啊!!!!)

英雄不朽。。。可怜的瑞秋。。。

(这最后一章要咋结束啊。。。)

1 月 28 日
Utopia Lv.18 独角兽赞助者
评论 十八 · 即便对方是世界

这里,是真的残,惨,惨啊。

2 月 13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平行宇宙以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转化/Transformation

    ShadowNight

  • 科幻

    DreamsSetFree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