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弦琴
飞鸟弦琴
Lv.3 382/540 天马

小马宝莉同人作品考古发掘委员会议员——飞鸟弦琴(代号:马尾鸢) 致力于发掘尘封于历史尘埃深处的失落宝藏。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本作评价
16()
()0

attachment 1 名小编推荐过此文章

早在这篇文章搬来Fimtale之前,这就是我很喜欢的文章。这是一个有些没节操的故事,同时是一个非常欢乐的故事。而翻译也很好地保留了俏皮的风格。享受这个关于萍琪四处骚扰小马的故事吧!(误)
——jazspid

作者:ocalhoun

译者:地狱风琴手(已授权)

原文地址:{url:https%3A//www.urlshare.cn/umirror_url_check?_wv=1&srctype=touch&apptype=android&loginuin=2898094313&plateform=mobileqq&url=http%253A%252F%252Fwww.fimfiction.net%252Fstory%252F222685%252Funicorn-horns-are-made-of-candy&src_uin=2898094313&src_scene=311&cli_scene=getDetail,text:网页链接}

 

Unicorn Horns Are Made Of Candy

独角兽,甜独角

 

 

萍琪派蹦了过来,一本书差点捅到暮暮脸上,“这本那?”

 

 

 

“小马国历史,放上数第三排。”暮暮翻着白眼。萍琪立马蹦走,把那本书塞进书架。当图书管理员可真是—— 

 

 

 

“这个这个,这本呢?”萍琪一溜烟地跑了过来。

 

 

 

这本怎么在地上?“禁忌魔法,放在禁术区——无论如何也别翻开它!”暮暮甩甩头。斯派克外出了,暮暮只好雇萍琪派来帮忙。不过价格倒是实惠,就几杯浓咖啡。

 

 

 

萍琪又窜回来啦,“这个——”

 

 

 

窗户被撞开了,伴随一声尖叫,一道彩虹撞上了萍琪。

 

 

 

还没等暮暮反应过来,萍琪就被撞飞到了书架上。书又掉了一地。

 

 

 

尘土慢慢地落下,暮暮傻愣愣地眨着眼。

 

 

 

“哦,抱歉……”云宝黛西挠着后脑勺,“我会赔你……窗户的。我还得再练练暴风桶式翻滚。”

 

 

 

但暮暮注意到的,却是自己的角被萍琪含在了嘴里。

 

 

 

“哈?”萍琪盯着它,眼睛睁得老大,“嗯嗯!” 她的舌头舔舐起暮暮的角来,一面还啜个没完。

 

 

 

暮暮赶紧把萍琪推走,“哎呀!萍琪,不要!”她甩着脑袋,好像能把角上的奇怪感觉甩走一样。

 

 

 

萍琪坐了起来,还舔着嘴唇,“嗯……好吃,葡萄味儿的!”

 

 

 

“等等……什么?什么味儿?”云宝一脸迷惑地盯着萍琪,“你说啥?”

 

 

 

萍琪眨巴着眼睛,在场的两只小马几乎能听见她脑子里的齿轮咯吱咯吱地响着。“暮暮的角尝起来像葡萄味儿的糖耶!”

 

 

 

暮暮压根儿没理萍琪,而是小心翼翼地摸着自己的角。刚碰了它一下,又连忙抽回蹄子。“哎呦,萍琪派!黏死了!”

 

 

 

“太酷啦!”云宝咯咯笑起来,“暮暮,你的角为啥是葡萄味儿的?”

 

 

 

这回暮暮无视了云宝,“萍琪,别再这么舔其他独角兽了!”

 

 

 

萍琪的齿轮要超速运转啦。暮暮就是看到她耳朵里冒出烟来,也一点不奇怪。最终,萍琪摇摇头。“等等……所有独角兽都有糖角啦?”她的眼睛一下瞪大了,“味儿还都不一样?我可得去尝尝!”

 

 

 

“萍琪,不要!你不能——”

 

 

 

萍琪已经撞开门跑掉了,根本追不上。

 

 

 

云宝一直盯着她。

 

 

 

暮暮恼了,“干嘛?”

 

 

 

云宝咬着嘴唇,犹豫半天才开口,“我能尝尝不?”

 

 

 

“不行!”

 

* * *

 

 

 

瑞瑞在自己的新太阳帽上添了几支羽毛,嘴里哼哼着。她扶了扶自己的红色眼镜。“嗯……没准蓝色要比红色好……”

 

 

 

萍琪从门那冲了进来,“嗨,瑞瑞!”

 

 

 

“哦,早安,萍琪。”瑞瑞冲她一笑,“哪阵风把你吹来啦?”

 

 

 

“你有个惊喜!”

 

 

 

瑞瑞眯起眼睛,把眼镜放在一边,“你是说,你有个惊喜要给我?”

 

 

 

“不对!”萍琪蹦到她跟前,“就是‘你有个惊喜’!”

 

 

 

瑞瑞只是耸肩,“好吧,是什么?”

 

 

 

萍琪笑了……有点惊悚。“闭上眼,然后看着地板。”

 

 

 

“萍琪,如果你叫我闭上眼,我又怎么看地板?”

 

 

 

“啊!”萍琪摇头,“闭上眼,假装你在看地板。”

 

 

 

瑞瑞又翻了个白眼,耸着肩,“好吧。”她照做了。

 

 

 

起先什么都没发生。之后,瑞瑞就感觉她角上有东西,又湿又软。瑞瑞脖子一缩,连忙睁开眼睛,结果几滴口水落在她面前。“萍琪,你在——”瑞瑞赶紧摸了下自己的角,倒吸一口气,“啊!恶心,恶心,恶心!萍琪,不要!”

 

 

 

萍琪又乐了,“嗯——棉花糖!”

 

 

 

“萍琪,立马从我的精品屋里消失!”

 

 

 

“好哒!”萍琪蹦跶走了,“我还好忙呢!”

 

 

 

* * *

 

 

 

天琴和她最好的朋友坐在她们最爱的长椅上,看着公园里来来往往的小马。这是她最爱干的事儿了,看着各式各样小马的日常麻烦事儿,其乐无穷啊。

 

 

 

边上吵吵闹闹的,但她没在意。她正忙着看一个独角兽母亲——海水漩涡(Sea Swirl),是叫这个吗?还是叫海水泡泡(Seafoam)?反正是海啥啥——正用魔法拽着她的陆马儿子,不让他去市场。他一面嚎叫,一面在努力地够着远去的市场。

 

 

 

这怎么回事,天琴暗忖道,那个幼驹想要什么?是个什么不好的东西,还是他家买不起的贵重物品?或者他干脆——

 

 

 

天琴肩上突然架了两只蹄子,她抬起眼,便看见萍琪正在舔她的角。

 

 

 

天琴吓得一跳,“干嘛?”

 

 

 

“哦哦,薄荷!”萍琪蹦蹦跳跳着说,“你的角好吃!”

 

 

 

“哎呦!”天琴的脸扭成一团。

 

 

 

“等下……天琴的角是薄荷味儿的?”糖糖眨眨眼,若有所思地看着天琴的小小绿色独角,“有意思……”

 

 

 

天琴大步走向萍琪,“萍琪,这——”

 

 

 

萍琪突然瞥见了海水漩涡,“哦!我得走啦!”

 

 

 

天琴忙不迭地跟着她跑去,“萍琪,你不能四处舔——”

 

 

 

太晚了。萍琪已经舔起了海水漩涡的角。

 

 

 

可怜的小马被吓了一跳,结果把她儿子给放开了,小陆马颠颠地往集市跑去了。她盯着萍琪,被吓坏了。

 

 

 

“嗯……蓝莓。真好吃!我能再舔一小口——”

 

 

 

天琴跑到她俩中间,“萍琪,不要!快停下来,如果你——”

 

 

 

“哦!”萍琪又盯着远处,“我得走啦!”

 

 

 

“萍琪!”

 

 

 

* * *

 

 

 

“原来你在这!”瑞瑞朝她的妹妹狂奔而去,全然无视周围小马惊诧的目光。

 

 

 

甜贝儿抬眼看看她,“我当然在这!我和你说过了啊,我要和朋友们一起拿到侍者可爱标记。”

 

 

 

“不过不怎么顺利……”一边的小苹花开口道,背上正驮着一打摇摇欲坠的盘子,还都装着菜。

 

 

 

“嘿!我的汤里怎么有羽毛!”

 

 

 

“就应该有!”飞车璐跑回厨房去了。

 

 

 

“我……知道了。”瑞瑞缩了缩身子,“好吧,你也试够了,赶快跟我回家,不然——”

 

 

 

“不然?”甜贝儿好奇地偏过脑袋。

 

 

 

“不然——”

 

 

 

就是这一下,萍琪猛地舔了一下甜贝儿的小角,瑞瑞连忙把她推开。萍琪站到一边,说:“香草……我不怎么喜欢,不过还好啦!”

 

 

 

瑞瑞叹了口气,垂下头去,“不然就这样了。”

 

 

 

餐厅另一边的某位客人又嚎了起来。

 

 

 

紧接着是萍琪的声音,“嗯,焦糖!”

 

 

 

“我不给小费了!”又一个声音响起。

 

 

 

三个童子军一齐叹起气来。

 

 

 

* * *

 

圆舞曲(Minuette)小心翼翼地把镜子举到病人嘴里,好看清楚她的牙齿。

 

 

 

哦,她看到了。下面那排牙有好几个虫洞,也难怪她这么着急要看牙了。

 

 

 

圆舞曲分出一部分魔力,拿起镊子在她口中挑着。她得知道蛀牙程度有多深。按照柠檬心(Lemon Hearts)疼的样子来看,可能已经驻到牙床了。那样可能就得——

 

 

 

有东西在舔她的角!她的工具一下子掉了——还好没掉到病人嘴里,而是地上。

 

 

 

萍琪吐着舌头,“啊!牙膏!我讨厌牙膏!怪不得他们管你叫高露洁(Colgate)。”

 

 

 

“我不叫高露洁!”她吼道,结果什么东西发出了“咔嚓”一声。她一低头,发现镜子碎了。好,她现在不单单得给我收拾干净,这镜子也得给我赔了!

 

 

 

“我得吃点啥,这味可不能一直留在我嘴里!”萍琪低下头,盯着柠檬心。

 

 

 

柠檬心连忙往后缩,但她躺在椅子上,没来得及赶紧跳下来,躲开萍琪的舌头。“嗯!这个不错!”萍琪舔着嘴唇,“柠檬味儿——我早该猜到了呀。”

 

 

 

圆舞曲沉着脸,“萍琪,以后你不准进我的诊所。”

 

 

 

“喂!”萍琪翻起白眼,“我才不会来这儿。”她蹦跶走了。

 

 

 

圆舞曲安慰着病人,想再取一套工具时,暮光闪闪冲了进来。“你看见萍琪了吗?是听说她跑到这里来了,我得和她好好谈谈。”

 

 

 

“嗯,”圆舞曲摇摇头,示意柠檬心坐下来,“一分钟之前她来过,打搅我的工作,还破坏了保洁规则!”

 

 

 

“她往哪去了?”

 

 

 

圆舞曲耸着肩,“她就是跑掉了,我没看见她去哪里了。”

 

 

 

屋外传来一声大吼。“咿!崔克茜不允许你侵犯她的私马空间!”紧接着又是一声“哦,这是啥?覆盆子?”足以回答暮暮的问题了。

 

 

 

暮暮展开翅膀,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圆舞曲又摇摇脑袋,看着自己的病人,“唉,现在好好给你治牙。”

 

 

 

* * *

 

 

 

暮暮终于找到了外面的自大狂崔克茜。

 

 

 

“崔克茜!”暮暮喊道,“你回小马镇干什么?”

 

 

 

崔克茜坐了下来,前蹄交叉,“来被侵犯的,多明显啊。”

 

 

 

暮暮看了看四周,肇事者已经跑得没影了。“萍琪呢?”

 

 

 

“对,”崔克茜眯起眼,眉头紧皱,“崔克茜正忙着筹划她伟大的复仇!”

 

 

 

“你没伤害她吧?”暮暮退后一步。

 

 

 

“还没有。”

 

 

 

暮暮摸了摸自己的角,还是黏糊糊的。“够了。你看见她去哪了吗?”

 

 

 

“崔克茜告诉她,她要是这么喜欢独角,应该去中心城。”崔克茜站了起来,还摇着头,鬃毛都粘到角上去了,“没准她舔了个皇家卫兵,之后就被扔进地牢里了。”她打了个寒噤,“老天,正合我意。”

 

 

 

* * *

 

 

 

塞蕾丝缇雅轻轻地把暮暮送给她的信卷了起来。斯派克不在,暮暮还是想办法把信送了过来,这太好了。这样,塞蕾丝缇雅才有足够的时间警告露娜。

 

 

 

—她保持着警惕,准备好开始今天的工作。棱光(Prism Shine)和零标(Zero Scale)的研究报告放在一边,她准备读一读。虽然还没有看,但两位担保说,他们的研究进度快得不可思议。

 

 

 

“快逃!那个粉红色的盯上我们了!”露娜从右边的门奔进书房,又从另一边跑了出去。

 

 

 

接着,萍琪蹦了进来。“公主,回来嘛!黑莓味儿的角太好吃了!”她突然瞥到了塞蕾丝缇雅,“哦……”

 

 

 

塞蕾丝缇雅满面怒意,“你敢。”

 

 

 

像是发呆一样,萍琪缓缓靠近,眼不错珠地盯着塞蕾丝缇雅白色的大长角,一面舐着嘴唇。

 

 

 

“我别无选择。”角上一道白光闪过,萍琪被塞蕾丝缇雅变成了石头。

 

 

 

没过几秒,暮光闪闪冲进屋里。“塞蕾丝缇雅公主!萍琪好像朝这边来了,如果还来得及,我们就——”看见了萍琪雕像,她愣了。“哦……”

 

 

 

“别担心,暮暮。”塞蕾丝缇雅朝雕像走过去,“石化法术随时都可以解除,我只是要让她定在原地,好好听着我们说话,让她明白她为什么不该再这么干了。”

 

 

 

暮暮盯着石头萍琪,“她能听见我们说话?”

 

 

 

“能,还记得你写信给我说的鸡蛇兽事件吗?”塞蕾丝缇雅在雕像前坐定。雕像盯着她,还是一脸让马毛骨悚然的饥饿相。“萍卡美娜·戴安·派,肆无忌惮地舔舐其他小马的角,侵犯了他们的隐私权和尊严,我要求你立即停止。如果再有什么小马被非自愿舔角的事件传到我的耳朵里,我就再把你变成石像……到时候,你可就得在石头里多待那么几千年了。”她拍了拍石像的头,“不过,现在看来,你作为暮暮朋友要比我花园里的一座雕像有意义得多。那么,你能发誓,今后不再这么做了吗?”

 

 

 

只消太阳魔法一闪,萍琪周身的石头外壳就被碎成了小片,掉落在地上,闪闪发光。

 

 

 

暮暮盯着萍琪,“嗯?”

 

 

 

萍琪无力地坐在地上,许久才抬起头来,“我发誓,我以后不再舔任何一只独角兽——或者天角兽——的角,除非得到允许。诚心诚意天上飞,眼里扣个蛋糕杯。”

 

 

 

暮暮点点头,“你要敢打破誓言,当心我在你眼睛里扣蛋糕杯呦。”

 

 

 

“啊!”萍琪又乐呵起来,“我只在眼睛扣蛋糕杯,那个是……不对,等等……不对!我更喜欢往嘴里扣蛋糕杯啦!”

 

 

 

塞蕾丝缇雅咯咯笑起来。“很好,萍琪。走吧,不要再舔角了。”

 

 

 

暮暮也笑了,看着萍琪走出书房。“你得教教我这个石化魔法,太有用了。”

 

 

 

塞蕾丝缇雅咬着嘴唇,“暮暮?”

 

 

 

“怎么了,公主?”

 

 

 

空气中凝结的沉默快要滴下来了。

 

 

 

“暮暮,我的角是什么味儿的?”

 

 

 

暮暮差点没蹦起来,“啥?我怎么会知道?我可从来没——!”

 

 

 

“冷静点,暮暮,我知道你没这么干过。”塞蕾丝缇雅看着自己的角,“只是……我自己够不着。”

 

 

 

“所以你叫我……”暮暮的眼睛瞪大了,“不!我可不干!”

 

 

 

“放松点,暮暮。为了科学。”

 

 

 

暮暮低下头,之后脑袋又扬了起来,“为了科学?”她的舌头已经在舔嘴唇了,只是她自己可能都没注意到。

 

 

 

塞蕾丝缇雅点点头,把脑袋低了下去,长长的独角伸到暮暮面前。然后塞蕾丝缇雅感觉暮暮舔了有史以来最小心翼翼、犹豫不决的一下。

 

 

 

“好怪哦。”暮暮回味着,这时塞蕾丝缇雅抬起了头,姿势稍微端庄了那么些,“这个味道……像是椰子汁?”

 

 

 

塞蕾丝缇雅低头盯着她的角,“嗯……”她又躲躲闪闪地看向一旁,“你的呢?”

 

 

 

暮暮缩了一下,“葡萄的!”

 

 

 

“啊。”

 

 

 

接着又是一片尴尬的死寂。最后,暮暮抬头看着塞蕾丝缇雅,“嗯……”她有点脸红,“你要愿意的话,可以尝尝。”

 

————————————————————————————————————————————————

 

作者注(的一部分): 韵律的角是泡泡糖味的,银甲闪闪是椰子味的~

 

 

 

END

thumb_up16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镍氪锶 Lv.3 天马
回复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然后萍琪派长出了角。(狗头)

2020-01-25
2楼
回复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事情往奇怪的地方走了

2020-01-25
3楼
jazspid Lv.7 独角兽小编赞助者
回复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万岁!这个也搬来了!:ftemoji_joy:

2020-01-25
4楼
斯沃 Lv.6 独角兽小编
回复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我一定会用独角搅拌速溶咖啡的

2020-02-12
5楼
Brave-Heart Lv.9 天马
回复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这个在fim站上我也读过,能称得上是一篇小佳作(滑稽)

2020-02-12
6楼
回复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此处应有一张M公主舔暮暮角图【蹄动滑稽】

2020-02-12
7楼
回复 《独角兽,甜独角!》(萍琪派主场警告)

我想舔崔姐的

 

2020-02-24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FimTale Telegram: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续作
短篇翻译
E
杜芬舒斯博士的甜蜜复仇
迷惑翻译行为
已完结
展开其余2个标签
event_note 于 2019-10-18 发表了 正文
schedule 飞机派Pie 于 2019-10-22 回复
thumb_up6
0thumb_down
more_vert
chrome_reader_mode 2,288 visibility 622 forum 4 star 0
close杜芬舒斯博士的甜蜜复仇
短篇翻译
T
more_vert
chrome_reader_mode 2,925 visibility 408 forum 5 star 0
close魔多的烈焰之渊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