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Equus
EquusLv.9
长篇翻译
T
连载中

The Maretian - 小马国火星救援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96744/the-maretian

Sol 185 - 太阳日185

chrome_reader_mode 6,622 event 1 月 24 日 thumb_up 131 thumb_down 2
visibility 784 forum 4

AMICITAS飞行任务三 – 任务日186

ARES Ⅲ 太阳日185

 

二号气闸大门在身后关闭,飞火随即摘下了头盔。即便她还得持续用力振翅才能长时间浮空,外出到洞穴里活动活动翅膀仍然总能使她心情舒畅。至少她现在这样已经算是带有方向与目标的真正飞行了,更是比先前她在居住舱里试图起飞时的鸡飞狗跳不知好多少倍。她的确还是没法飞多快,也仍然没法持续悬停,要随身携带物品更是想都别想,不过这些都无法否认她能够飞行的事实。

同时飞火还在考虑要不要给暮光闪闪和她在大公主天才独角兽学院的那群书呆子同学们推荐一个研究课题:类似于洞穴农场这样的低魔能环境(和居住舱还不一样,那里几乎是完全没有魔能存在)对于那些除去魔法天赋之外还更加需要锻炼身体素质的飞马而言或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训练场地,而诸如云宝与她自己这样各方面能力兼备的顶级飞行家也会乐于体验这种不可多得的挑战。

面前的莓莓与蜓蜓也摘下了头盔朝着太空服储藏柜走去。现在飞火还是会在一星期里举行一两次紧急演练,而就在三次演习之前还发生过太空服未处于正确存放位置的意外情况。当时星光熠熠在与马国那头通完话之后把太空服留在了某张工作台上,造成了演习中十分狼狈的结果:她好不容易跌跌撞撞冲到储物柜跟前却发现自己的太空服凭空消失了,稍作迟疑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刚才的疏忽大意。对此飞火倒是十分愉悦,告知星光她在演习中“不幸阵亡”;这也算是一次及时的警钟,提醒她在紧急情况下就算最微小的决策失误也可能会导致死亡的严重后果。

于是从今往后太空服还是按规定时刻存放在储藏柜内,毕竟他们不能为了节省午饭前清洗蹄子的工夫而危害自身安全。

飞火这些天来对自己的感觉甚是良好。她又找回了自己的生活目标,也有了几乎每天都要负责履行的职责。每周她都会为包括她自己在内的全体Amicitas乘员进行关键生命体征数据的采集,并尽职尽责地输入马克的电脑传输回地球,同时也会以电讯形式传送至马国。她也一直在留心观察星光熠熠那条骨折前腿的恢复情况;尽管还有些酸痛疲乏,但总体来说愈合得还是很不错。安全演习总是少不了——不过已经不仅限于一开始的太空服演习了,还逐步引入了许多马克向她展示的地球组员任务训练中适用于当下情况的演练项目。她与蜓蜓分工负责运行居住舱外的简易模拟器,有时甚至也会自己坐上驾驶席体验一番,学习如何操纵人类风格的飞行器。

此外她还会每周两次前往洞穴农场帮忙打理作物,不过老实说,这件事在她看来并不是职责所在,而更像是一种对自己顺利完成其他工作的奖赏。

“哟,回来啦,”马克从食物储藏区探出头来,“今天我给你们准备了点特别的东西。”

飞火愣了好一会才在脑海里翻译出这句话的意思。虽然她学会理解马克的话已经有些时日了,但还是需要消耗许多脑细胞才能分析出完整的句子。“特别的?”

“是干草惊喜么?”莓莓问道,“怎么又来了?”

“猜错了。”马克指着微波炉托盘里放着的两包新鲜出炉的食物包说道,“为了感谢你们之前讲给我听的那些你们世界的故事,我决定今天要和你们分享一些我的食物包。为你们特意挑选的,在座各位都有份!”

飞火闻此不觉瞪大了双眼。经历了日复一日的苜蓿土豆洗礼之后,现在只要能让她尝到任何其他味道都仿佛置身天堂。

“不过首先大家得让蜓蜓先吃饱。”蜓蜓的食物照常还是时长一两分钟左右的集体拥抱,在这段时间里大家都会聚精会神思考他们对于蜓蜓最积极正面的各种想法,而此刻飞火心里正想着三天之前发生的一次小意外;当时那只幻形灵使了个绊子,特意设置了一个在飞行开始三十秒后机动推进器推力卡阻(最大推力)的故障,让莓莓的MDV飞行模拟直接翻了车。虽然莓莓事后又重新要求再次还原刚才的事故情景并完美过关,但是对于飞火来说只要有生之年能看到那只铁胆导弹马突然方寸大乱的模样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不过话说回来,她可不希望在模拟器之外看到这种表情。

“好了,然后是火球,”马克说道,“您的肉丸意面一份,宝石自备。”他从托盘中取出一袋食物放在那只龙面前的工作台上。

火球愣了愣,“你怎么知道的?”

“知道什么?”

“意面是我在太空里最喜欢的食物了。”火球磕磕绊绊费了老大劲才想起“最喜欢”该怎么说,“肉丸不算,不过我不介意。谢谢。”

“呃……不谢。”马克答道,“我只是想起你刚来这里的时候吃过几次意面。呃……请慢用?”之后他的脸上又恢复了刚才的笑容,把又一袋外观类似但体积稍小的食物推向樱桃莓莓,“你以前见过这个对吧?”

“车厘子陷阱!”莓莓一声惊呼跳上凳子,急忙开始用自己的蹄子拆开包装袋。

“呃,那叫车厘子馅饼。”马克在一旁小声嘟囔了一句。

莓莓自然没有回应。热腾腾的蒸汽从包装袋排气孔逸出,她此刻正沉醉在车厘子的氤氲香气中快活地翻着眼白。

“彳亍口巴,看来莓莓今天算是完事了。”马克说道,“星光,给你准备的是芝士炒蛋加上煮玉米面糊。”

虽然炒蛋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是星光的最爱,不过在长期食用仅有的两种作物之后她的标准已经降低了许多,最后还是照单全收了。

“最后就该轮到飞火了。”马克说着,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飞火打起了精神。这只猴子看样子是想要图谋不轨了。不管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肯定不会有好事发生。

“很可惜NASA送来的食物包里并没有鱼。”马克继续说道,“鱼通常保存不了多长时间,还会在飞行器内产生异味。不过我知道你喜欢尝起来脆脆的东西。嘎嘣,嘎嘣,嘎嘣。”

飞火先前恶作剧得到的回报如同一只来自永恒之森的木精狼;她突然之间嗅到了那种魔法巨兽在身旁步步紧逼的直击灵魂的恶臭。

“于是我特意挑选出了我们这里仅次于鱼肉的好东西。请您品尝……培根!”

马克打开了最后一袋食物,在微波炉托盘上小心地排开八枚红白相间,带着大理石花纹的肉片。每片培根掉落到托盘上发出的轻微脆响都清晰可辨。

“要知道我是很喜欢培根的。”马克继续火上浇油,“毕竟是用猪肚肉做的。不过要知道培根尝起来很咸很脆,还很油腻,对于食肉动物而言就如同糖果一样,懂吧?”

飞火的胃做起了桶滚,接着又是一个猛子朝左下方扎去。

“不过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要记得向那些为我们这顿美味营养早餐而慷慨献身的猪们致敬。”马克说道,“所以在你吃早饭的时候,我希望你心里能想着这些猪生前的样子。”他把其中一片培根推到飞火面前说道,“这位名叫猪小弟。”

在一旁看着马克的星光与莓莓此时惊恐万状,莓莓甚至连面前的车厘子也顾不得闻了。而火球则处于情绪的另一端,抓着勺子一边搅拌着小块黄宝石与意面一边咧着嘴看着好戏。蜓蜓的脸上并没有明显的笑意,但是那一副清纯无辜的样子实在是明显得过了头,令人难以信服。

“这位是牵牛猪,”马克又向飞火呈上第二片培根,补充道,“他们一起进了屠宰场,生命中最后的时刻也不忘那些将会分啖他们肉体的人们的幸福。”又伸出一根手指推了推另一片,“还有威尔伯,扎克曼名猪。”一片接一片,“这位是猪宝贝,著名公共演说家。”

飞火终于找回了重新开口说话的能力,“你这个魂淡,”她用小马语骂道。

“噢,谢了,我不用。”马克假装自己没听懂,“你可以把猪小弟、牵牛猪、威尔伯和猪宝贝都吃了。还有猪小姐、汉普顿、Pua(海洋奇缘),最后还有好莱坞大明星阿诺德·齐菲尔。”纷纷闪亮登场。八片培根整整齐齐码在飞火颔下的托盘上泛着油光,惊得她几乎合不拢嘴。“缅怀他们的记忆,开动吧。不要让他们的崇高牺牲精神白白浪费。”

飞火端详着面前丝丝缕缕的肌肉与脂肪。她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她在职业生涯中经历过许多类似事件,无论主动还是被动都不是第一回了。这种行为是构建团队地位的重要一环;之前她靠那次鱼肉恶作剧狠狠整了马克一把,于是现在他要来以牙还牙把比分扳平了。如果她现在想要维持优势,夺回他即将得手的胜利果实的话,就只有一条路可走:全部吃完,并且至少要装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有那么一会飞火认真考虑过认输。如果她选择投降,马克就会一笑置之;并且根据她对马克的了解,他还会从自己的食物包里拿点别的好东西给她,从今往后不再提起此事。实际上她已经自认为基本能猜到马克准备的另一手了:她之前不止一次看到过马克的早餐里出现过鸡蛋、玉米面糊、培根和迷你奶油芝士派的组合。

她现在几乎都可以尝到酥皮的香气了。

然而她内心强烈的自尊却夺过了话头:这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因为在你脑海里想象着酥皮派的美味时,口中咀嚼的却是猪的血肉;因为面前的这只猴子休想把我当成笑柄。

她用蹄子拾起一片,一口咬下。

她一点都不喜欢那种脂肪的油腻感,特别是咀嚼之后在口腔内部快速形成的油脂涂层。不过那些肌肉纤维的口感倒的确是十分劲脆有嚼劲,还带着几分浓烈的特殊气味……厚重的咸味萦绕于舌尖,却仍然盖不过那股油腻。

虽然想想就会感到恶心,但她发现自己居然等不及想要吃第二片。于是第二片也下了口。

飞火在居住舱内众目睽睽之下拾起第三片培根时还以为马克会进一步落井下石,重新提起她盘中餐的那些名字与各种生平事迹。如果类似的情况发生在马国的话,这么做也算是正常操作——试试看你的队友能撑多久。不过马克并没有下狠手,可能是因为(尽管是他给飞火挖的这个坑)他还没有混蛋到那种程度。她听到那种食物包里常用的包装纸在某处窸窣作响,知道马克现在背后正藏着一包迷你派,就等着她哭着喊着叫爸爸。

第四片,第五片,第六片也顺势吞下了肚。到了她咀嚼完第六片培根的时候,那种咸味已经没有多少吸引力了。她已经受够了培根,也不想再尝试其他什么肉了。她现在是真心诚意地万分抱歉,一开始就不应该取笑马克执着于自己的杂食习惯。老天作证,她以后再也不会开与食肉有关的玩笑了。

但是她那不屈的自尊心却仍然驱使着她机械地拾起第七片培根,放入口中咀嚼并吞下。

而与此同时她的消化系统则时刻威胁着要让前六片培根依次原路返回。

她放慢速度咀嚼着第七片,拼命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最后她终于看到了希望。

她指着第八片问道:“他的名字叫阿蹃德?大演员?你喜欢他吗?”

此时几乎与其他小马一样面如土灰的马克仿佛丢了魂;他愣了好一会才结结巴巴回答道:“唔……呃,他其实应该算是前辈了。不过我还是看过几部有他出场的作品。的确是有史以来的伟大猪演员之一。”

飞火听后摇了摇头,“我没见过他。”她说道,“你更了解他。你更加纪念他的记忆。”说罢便伸蹄把最后一片培根朝马克推了过去。

马克考虑片刻,耸了耸肩,抖抖嗦嗦在脸上堆出一个弱弱的微笑说道:“这话说得也在理。”他两三口吞下了培根,之后又拿出一份真空密封的糕点,“要来些餐后甜点么?”

“等一会吧。”飞火说道,“培根很脆但是也很容易长膘。我要出去走走消化消化。”她朝着太空服储藏柜走去,又用小马语补充了一句,“我那份谁都别想碰,明白?”

之后她又带着自己那份永不退让的自尊慢慢走向自己的太空服,走向三号气闸,再走出居住舱。不知为何她竟然能忍受着满满一肚子的不快,直到她穿过居住舱气闸,穿过Amicitas气闸,到达小马飞船的零重力厕所之后再释放。

飞船上的厕所其实并不会真正冲走她的呕吐物,而只是简单把它倒在飞船下方的地面上了事;污物会在短短几分钟内冷冻风干,可以轻松收集起来在其他地方进行掩埋处理。让她把自己的嘴埋进厕所里那个本该用于接纳身体另一端排出污秽的金属小容器已经是难以启齿,这个任务则更加是奇耻大辱。

然而至少你没有在那只猴子面前示弱,她的自尊回应道。

这时她的胃又发现了一部分没有清理干净的残留培根,于是她头脑的其余部分用实际行动让她的自尊闭了嘴。


他看着显示器上的那个文件,标题写着:“我们的孩子(unsere kinder)”。只要他把这份文件附在一份改动过发件者标头的电邮上,按下一个按钮,就能直接给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

他曾经梦想过要成为一名宇航员。他也提交过申请材料,却总是达不到健康标准。但是NASA却总是有招不满的工程师岗位,而那些拥有管理技能的工程师更可谓是香饽饽。的确,他的管理技能比工程能力要弱许多,不过这也是NASA的特点之一:以优异成绩完成工作的奖赏是接下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烫手山芋。例如文卡特·卡波尔:一名博士学位论文有关超新星的天体物理学家却莫名其妙成了火星勘探计划的项目负责人。

于是他的职位就在NASA内部如入无人之境一般层层攀升。他并没有套上梦想中的蓝色连体太空服,而是穿着西服打着领带。除非他愿意下血本从SpaceX或者维珍银河那里买张观光客票,否则他一辈子离太空最近的时刻就只有坐在国际航班的头等舱里的时候才能体验到了。(其实要让他这么破费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就算上太空是他梦寐以求之事,还是不忍心为了在大气层之上停留一两小时而烧掉自己辛苦一年挣来的薪水。)

然而他却从没有失去对那群凤毛麟角宇航员的敬仰与尊重。他们无论男女都是人类精英之中的精英,不惧面前危险,也不会为了一味寻求刺激而以身犯险;风险对他们而言只是众多阶梯之一,助力他们向着更高处攀登。

这也正是他与其余那群西装革履高层的区别所在。泰迪与文卡特都认为那些宇航员们有些疯狂,觉得他们只是在盲目探险而并不理解背后潜藏着的风险。然而他并不这么认为。宇航员对风险的了解绝对无出其右;如果他们做不到这一点的话,他们从一开始就不可能成为宇航员。

说实话,如果泰迪或者文卡特真能像他们自认为的那样理解风险的话,他们现在应该就会在Hermes上探索太空了,而那些负责坐在办公桌后对他们指手画脚的官僚则会换成另一批人。

不过现在该轮到他来权衡风险了。一旦发出这封邮件,他的职业生涯基本上就会到此为止。对他来说其实也无所谓;不出意料的话NASA管理层肯定会给他留点面子让他光荣引退,在NASA麾下某个合同承包商那里谋个闲职。当然他也会因此不得不遗憾离开这片承载着内心无限热爱的土地,不过如果这么做意味着能够拯救马克·沃特尼与那些外星难民的话,对他来说也值了。

但是实际上承担风险的并非只有他一人。如果他发出了这封邮件,而Hermes上的宇航员们又决定要使用里奇·普内尔机动的话会怎么样?这就是在逼NASA下手了。就算马克和他的朋友们最后真能安全返回地球,他们也会被直接扫地出门,一点颜面都不会留。

话说回来……这就要看他们如何选择了。毕竟他并没有给他们直接下过什么命令。

不过……不过泰迪那个怂批倒还是说对了一点,他们会如何决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除非发生类似于微陨石冲击那样预料之外的事故,Hermes总可以撑到旅途终点;改造Ares Ⅳ MAV进行轨道交会尚有许多不确定因素,可是NASA还有将近一年多时间可以用来考虑解决方案。这个方案没有理由行不通,而且到头来还会减少许多原本让马克他们在火星上再多停留几乎一年所包含的毫无必要的风险——多出来的两百二十个太阳日期间一切皆有可能,而且大概率不会有好事。宇航员们对此都是心知肚明,更不用说沃特尼也是他们的人。他们会下什么决定就跟原子衰变的结果一样,尽在意料之中。

可是……这么做又到底能减少多少风险?

沃特尼眼下暂时还不会面临可预见的严重危险。假设接下来斯雷普尼尔二号没出事,三号又及时完成了燃料补充的话,只要再过五十个太阳日就能拥有足够他们生存到太阳日768的Ares 3B救援到来的食物补给了。要是再过六十几个太阳日,连斯雷普尼尔三号都不一定用得上了。马克现在掌握着居住舱、漫游车、外星飞船以及洞穴这几处安置点,如果其中任何一个发生泄漏,他都能临时撤离到其他地点等待维修完成。而且那些外星人也能给他提供绝对充足的空气与水资源。

他们的确仍然处于各种危险之中——无论是无垠的未知,注意力不集中还是设备发生了故障都可能将他们置于死地。但是这是否就意味着值得牺牲六位宇航员的职业前途,同时还要让另五位在危险环境中再坚持一年半载作为代价,只为将这种境况缩短二百十七个太阳日而已呢?

显示器上的光标指向电子邮件应用程序,他的手指悬在鼠标按钮上方迟疑不决。

之后他又把光标移向另一个他一般用于进行日常NASA内部通讯的电邮程序。

再过六天Hermes才会开始制动,准备转移至地球轨道。如果宇航员们最终决定选择实施普内尔机动的话,他们需要一天时间完成准备并启动流程。提早开始启动并不会改变他们最终到达火星的日期,只会略微减少机动所需的推进器推力大小。

他可以再等上四天,静观其变。

与此同时,他还有机会探听风声。

他点开邮件地址簿,新建了一份发给SpaceX工程部门的电邮消息,开始敲击键盘。

thumb_up 131
2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Fytus Lv.5 天马
评论 Sol 185 - 太阳日185

飞火实在是太狠了

我的表情是由憋笑变成凝固的惊讶

1 月 27 日
MXS发表的评论已被删除。
Sunsight_Skytech Lv.10 天马
评论 Sol 185 - 太阳日185

飞火的胃做起了桶滚,接着又是一个猛子朝左下方扎去。

不愧是闪电天马头头的胃,杂技水平这么高!

我是真没想到飞火居然几乎全吃了……(想起ft上其他几篇小马吃肉的文章)

最后那位是谁啊?盲猜米切。

5 月 18 日
飞机派Pie Lv.7 独角兽
评论 Sol 185 - 太阳日185

她居然吃了Σ( ° △ °|||)︴

这就是因为面子产生的钢铁一般的意志吗,太可怕了

6 月 8 日
WZNGT Lv.4 天马
评论 Sol 185 - 太阳日185

啊呀······一整份培根浪费了

6 月 24 日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DreamsSetFree的推荐

    DreamsSetFree

  • 科幻探索频道

    Noch-france

  • 科幻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