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shittshy
shittshyLv.4
夜骐
长篇翻译
R
已完结

地球上最后一匹小马:睡前故事 Ponies After People (Bed Time Story)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363997/pap-bedtime-stories

再见

chrome_reader_mode 6,153 event 1 月 24 日 thumb_up 4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82 forum 2

亚历克斯·哈格德(档案的人类名字)在海边醒了过来,她被她的朋友们环绕着。远处海浪的撞击声渐渐清晰了起来,这里有数不清的人群,有些是小马,有些是人类。冥界之匙释放出了可怕的力量,它完成了档案未尽的事。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想知道这外面是否有什么东西,”档案望着大海说道,她看到了一切的中心,那是存在于银河系中心的魔法的核心。查理布迪斯的力量杀死了如此多的外星生命,并威胁要毁灭档案的星球。从这一点来看,他们似乎很幸运,“我想现在我知道了,即使是塞拉斯蒂娅也不能教会我这些。"

 

档案不再是那只年长的天角兽——亚历克斯又成了她朋友中最矮小的那一个。她现在比阴天还矮,档案用鼻子轻轻碰了碰她。莫里亚略带恼怒地看着亚历克斯,“我们很久以前就可以告诉你我们什么时候会战死,就在你让我们冲锋的时候。哦,等等,你根本就没有问过。”

 

阴天轻轻踢了她一下,独角兽哼了一声,不作声了。

 

远处,那些为蒙迪轴心国而奋力拼搏的小马们游出了水面。他们的身体因为距离越来越远而变得越来越模糊。

 

一个人在岸边犹豫着,低头看着档案,他猛拉了一下肩膀上的什么东西,他那全副武装的胸甲就滚到了沙地上,“你看起来不太像那个原来的女神,罗马之灵(spirit of Rome)。”

 

亚历克斯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她发现自己只能勉强认出这个男人——主要是因为他特殊的嗓音,他身后的将军和士兵在档案的脑海里变得模糊不清起来。*我记不请了!我不再是人类记忆的保存者了……*“您是不是认为我不该把您带到这个世界上?”

 

他哈哈地笑了,“也许其他神会这么说,但我不明白,如果没有您,罗马怎么可能会幸存下来,看到您变成这样真奇怪——我希望你好好看一看自己。”他把剑插在了胸甲边上的沙子里,然后走进了星海中。

 

档案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还是记住了许多事情。她记得那次战斗,她花了很多年去准备。档案记得她做的所有防护措施,以确保她的家人回到地球时,她能及时找到他们,并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想起了她对付查理布狄斯的部署和计划,现在这场永无休止的游戏终于结束了。她所不能做的是记住她所看到的一切:她犯过的每一个错误,每一本书,每一种打斗技巧……都变成了一团糟。她忘掉了许多零零碎碎的东西,就像一匹普通小马一样——但仅此而已。

 

“好了,”另一个声音说,听起来还是有点生她的气。余晖并没有耗尽她的全部魔力去召集一支亡灵军队,她仍然是一只威严的天角兽,比其他小马都高。“我们做到了,孤日——艾奎斯蒂亚所犯下的最后一个失误解决了 我们的工作也结束了。”

 

她把一个很重的东西扔到地上,紧挨着皇帝的剑,它砰的一声砸进了沙子里——那是余晖的皇冠。

 

“你才没有完成!"莫里亚坚持对档案说,她的声音有点生气,“亚历克斯应该记住人类,记得吗?她总是这么对我们说。我们的胜利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做出改变。如果每个人类都被遗忘了,我们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余晖的目光是严厉的,但她的语气里满是理解,“我们创造了一个世界,一个同样容易受到困扰的危险的世界,我们知道,我们会不可避免地、毫无办法地引入这些危险。"她看了看旁边的亚历克斯,“让她解释一下。”

 

档案以前不知道,但现在她明白了,“没有永远存在的文明,莫里亚。为什么我们要认为人类要比被我们取代的数百种物种更好呢?那些小马和我们一样关心他们所做的事,但他们的生命并不是永恒的,除了我——是他们不朽的遗产。我牢记着人类的教训,这就是他们所教会我们的。查理布迪斯, 欧迪姆(查理布迪斯的哥哥),威胁要摧毁这一切。它们尽可能多地抹去这些,摧毁我们的文明,我们的纪念碑,传播恐惧和瘟疫来摧毁我们的意志。"亚历克斯几乎能感觉到她肩上的重量在减轻。

 

“很高兴我们都挺过来了,”余晖最后总结到,“人类的精神将会永存,在未来的几千年里,地球上的大多数难民将返回他们的世界,我们古老的咒语还没有失效。他们可以自由地去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去继承你们人类给他们留下的遗产,而不是我们犯下的古老的错误。”

 

“我们还是会把生命白白浪费掉的!””莫利亚坚持说,“或者……在自然灾害中被打败!只有像亚历克斯那样不朽的小马,才能阻止这种事的发生!”

 

余晖摇了摇头,“孤日到哪里去由她决定,但你们人类的命运不再由她来决定。这些纽带来自塞拉斯蒂娅的魔法,现在它已经被解除了,人类为自己做了什么——他们是否能应对宇宙的威胁……这要由他们自己来决定。”

 

到目前为止,奥立弗一直保持着沉默,带着一点恼怒看着她们的谈话。现在他开口了,虽然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那么档案可以离开了?她不再是天角兽了?这是她最后的生命……她也会死去吗?”

 

余晖靠近了她,给了亚历克斯一个拥抱。亚历克斯没有反抗——尽管再次变得这么小让她感觉很奇怪。亚历克斯花了很多魔法才召唤出那支亡灵军队,但现在他们已经所剩无几了。“她不能再漠视她的生命了……但地球上有了新的卫士——年轻的亚历克斯,代表着更适合小马接下来勇于面临挑战的美德。"她低头看着亚历克斯的眼睛,“这里还有一个邀请——一个帮助档案永远放下她所有负担的邀请,一个跨越星海到远方等待的邀请。她曾爱过那么多小马,那么多小马为了地球的未来而在可怕的战争中倒下。"

 

“我必须这么做吗?”档案低声问道,她知道这可能不是她的老朋友们想听到的回答,但她还是说了出来,“虽然我不再是‘人类’……我仍然认为回来的那些小马需要希望。眼看着他们的世界即将毁灭,我们为胜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这可能会树立一个非常糟糕的先例,我想我应该留下来收拾好这个残局。"

 

莫里亚呻吟着,“你当然愿意了,你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告诉我那个混蛋老公再想想办法?我相信,如果他只带回一匹小马,而不是整个军团,应该也不会太难。"莫里亚和许多亡灵小马一样,走上了星海,很快就消失在了大海中。

 

余晖不再盯着亚历克斯,她显得若有所思,“她……说得好,"余晖俯下身,用鼻子蹭着档案的头,“你知道,我不应该帮助你把一个像那样的小马带回来,这好像让你们之间的友谊变得紧张。"余晖转过身,用一只蹄子拍了拍阴天,她们开始了谈话,她们没有走的很远,但亚历克斯没有试图去偷听。

 

瑞利和琐屑在他们谈话的大部分时间里都保持着敬而远之的距离,尽管现在他们已经走近了。他们走在一起,这是亚历克斯以前经看到的,瑞利像余晖一样深情地拥抱了亚历克斯,“答应我你会找到一匹合适的小马来照顾幻形灵,”她说,“余晖的说法是对的,回来的小马越来越多,当然,幻形灵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他们之中也许还有我的父母。”

 

“你能做到的,”亚历克斯说,“我记得那些蛋被冷冻的地方,我已经掌握了孵化的咒语——”她突然打住了话头,试图回想起她对孵化魔咒的理解,但她发现她记不起来了。

 

瑞利咯咯笑了,“我想你可能需要比了解孵化法术更多一点的时间来复活一堆死去的尸体。"瑞利用翅膀比划着星海,“我们从来没有真的希望冻结自己能让我们活下去,这就是为什么你需要找一个幻形灵来照顾其他的换生灵。在我们看来,寒冷是可怕的,但它也是一个净化器。被冻住是我们反抗死亡的方式,也是我们所知道的最痛苦的方式。”

 

“但如果我能把你带回来呢?”完成这一任务的不会是她,亚历克斯的特殊才能不是魔法。亚历克斯低头看了看她的侧腹,她以为她的可爱标记也消失了。但它没有消失——那还是那本熟悉的书,封面变成了金色,但是它们已经合上了,这是否意味着档案使命的完成?

 

“再也没有亡灵了,”琐屑在瑞利身后补充道,“这次是紧急情况,请不要再这样做了。我想要有自己的意识,就像我现在一样,浪花、沙子、阳光……就像那幸福的一切。”

 

他们都消失在了大海的另一边,现在只剩下亚历克斯和奥利弗单独站在了一起。他们在尴尬的沉默中站了很久,谁也不愿正视对方的眼睛。亚历克斯又变小了,感觉就像许多年前的他们相处的时候,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但她已经记不起来了。

 

“嘿,嗯…亚历克斯?"奥利弗用蹄子轻轻碰了碰她的肩膀,亚历克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他以前这么干过很多次,“我只是想说……你做得很好,感谢你拯救了这一切,虽然不是完美的,但重要的是我们赢了。”

 

“谢谢。"又是一阵长长的、令马不安的沉默。

 

“还有,呃……我很抱歉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维持下去,因为你一直没有长大。我不认为我离开你是错误的,但我应该坦诚的告诉你我们在一起并不合适,对不起。”

 

档案失声痛哭着,擦去了几滴眼泪。这本是一个早已愈合的创口,她陈旧的记忆也被唤醒了,“——谢谢,”她抽着鼻子呜咽道,“我也很抱歉。对不起,我没有给你更多的时间,这本是我应该做的。”

 

奥利弗尴尬地笑了,伸出蹄去拥抱亚历克斯。气氛有点紧张,但它没有持续太久。亚历克斯不认为她会忘记这件事,不管她有没有永恒的记忆。

 

过了一会儿,奥利弗放开了亚历克斯,“照顾好你自己,亚历克斯,”他最后说,“我,呃……会替你向科迪问好,我打赌他会很生气,因为你没有把他带回来进行一次刺激的亡灵之旅,但我想他最终会原谅你的。"奥利弗压低了声音,仿佛科迪就在身边一样,“说实话,我很高兴你没有把他带回来,成为亡灵是一回事。但我不认为我可以眼睁睁看着我的儿子在打斗中被杀死。"奥利弗走开了,像其他许多小马一样,他消失在了茫茫星海中。

 

最后,阴云遮天又出现在了档案面前,她的脚步缓慢而坚定,好像她正准备做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挺有意思的,”阴天打破了沉默,“我的意思是,我只看到过坏小马死去。除了你,我们都是亡灵,我知道你不可能真的……”她咳嗽着,坐在亚历克斯旁边的沙滩上,凝望着大海,亡灵军队——由小马和古代人类组成的军队——现在都消失了,“你真的不想回来吗?如果有任何小马应该得到休息,那就是你了。”

 

档案笑了,“我确实想休息了,但我也想多活一会儿。再过几千年,艾奎斯蒂亚的咒语就被解除了,也许你应该和我一起留下。”

 

阴天也笑了,虽然这声音与其说是笑声,不如说是痛哭,“那是你真正想要的吗?”

 

亚历克斯张开嘴回答说,是的,她当然想要她最好的老朋友回来。但后来亚历克斯意识到了阴天真正想表达的意思,“你……不想再活下去了?”

 

“我可不想再变成亡灵了。”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阴天又咯咯地笑了,“我猜是的,你一定很沮丧吧。我想象不出乔瑟夫会不会很生气——你违背了你对他的诺言,你知道的,你答应过不会把我放走的,他会生你的气的。”

 

亚历克斯严肃地点点头,“也许你可以缓和一下我和他的关系,我真的需要他的帮助来重建城市。”

 

“好吧,孤日,如果你想这样的话。余晖说这样确实可以,我已经问过了。但是这是需要代价的,"她没有让亚历克斯插话,“你们现在都是死去的小马了,没有什么魔法可以施放。但如果某匹天角兽决定不复活,她可能会节约出足够的魔法让某些别的小马……比如你的朋友“杰西”复活?余晖对我是这么说的,她说你会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是的,”亚历克斯说,“杰西是……我想是我的朋友吧。”

 

“女朋友?"阴天用翅膀轻轻碰了碰亚历克斯。

 

“噫……不!"档案红着脸看向别处,“我曾经这么想过,但那时艾米刚刚去世,而且……杰西娶了我的女儿,况且她几个星期前才救了我的命。”

 

“噢……"阴天内疚的眨了眨眼,“很抱歉提到了这些……”

 

亚历克斯耸耸肩,“为什么余晖不回来亲自告诉我她的打算?”

 

“因为……”阴天又犹豫了,“因为她也不想留在这里。她有她自己的世界,亚历克斯。她真的很想念他们——她的家人,她的导师,这些年来她养育的所有孩子……我是说在地球上的那些,她坚持到了最后,但是现在她想回家了。”

 

“你不想跟我一起回去吗?”

 

“嗯,那得看情况,"阴天伸出一只翅膀,弄乱了亚历克斯的鬃毛,“你打算活到咒语结束吗?我不会再和你一起等待了,如果你只是在这里闷闷不乐,再一次为自己感到难过的话,我劝你赶紧振作起来。”

 

“我再也不会去想统治世界了,”亚历克斯承认,“我也不再是人类了,我无法用魔法说服他们,我也不像以前那样什么都记得一清二楚了。”

 

阴云遮天耸了耸翅膀,“这些我不在乎——拿起的是权杖或是犁,我都不在乎。我只是不想当你的保姆…我已经做过一次了。"她离档案更近了,“除了你和乔,我认识的每匹小马都在那儿。"她皱起眉头,专注地皱着眉头,“至于那是什么状态?还在宇宙中吗?我真的无法解释。”

 

“所以邀请你跟我一起留在这就像……”亚历克斯吐了吐舌头,“让你把所有的朋友和家人都抛在身后。”

 

“是的……有点,孤日,很久以前,我没有家庭,你给了我一个温暖的依靠。如果我必须回去为你效力,只要我不再是亡灵,我都愿意。”

 

“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亚历克斯低声说,“我料到了余晖的离开,而不是和你的诀别……”

 

天马耸耸肩,“如果那个城市里还有小马活着,那就要编一个故事了。他们可能会为此创作歌曲,让你听起来更有英雄气概,而不是那么为了胜利不择手段。”

 

“你永远不会让我召唤出亡灵了,是吗?”

 

“不,"阴天微笑着,“你要权衡你所作每一个决定,不过,一定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因为我认为余晖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你……确定?这样做可以吗?”

 

阴天又笑了起来,她想要飞起来。当然,这没用——天马的魔法在这里还没有恢复。独角兽和陆马也是如此——只有那些超自然的魔法在这里起着作用,阴天咕哝着表示她的沮丧,“这当然不好,我觉得我们这样做是在破坏所有的东西。你没读过俄耳甫斯(作家名)吗?所有关于你失去的人的故事都不应该以你真的拥有他们而结束!但如果我们遇到了死亡之类的麻烦,那就是你需要解决的问题了。”

 

亚历克斯耸耸肩,“我帮过她一次忙,应该没事……”她的话音渐渐低了下去,“虽然我确实带回来了一些,好吧,是带回来了无数个旧日的幽灵,我想她不会高兴的。"

 

“这是你的问题,”阴天说,“现在你明白我的处境了,你会怎么选择?”

 

过了一会儿,亚历克斯从阴天身边走开了,走到余晖在水边等待的地方。她把一只蹄子搁在水面上,并没有穿过它,就像亡灵们以前从没有穿过它一样,星海还是光滑如镜,“她把一切都告诉你了?”

 

亚历克斯又伸出蹄去拥抱她的老朋友,亚历克斯能感到余晖身上的压力在慢慢减轻,在她的眼睛里,亚历克斯能看到这么多年的痛苦,他们打了很长时间的仗,感觉这一切好像永无止境,对抗着无穷无尽的恶魔,“你准备好回家了吗?”

 

“是的。"

 

“如果我不跟你一起回去,你会生气吗?”

 

“不会,"余晖放开了孤日,这一次,是余晖在哭,“我曾经试着把这里变成艾奎斯蒂亚的一部分,我非常想念他们。无序用他的时间魔法回到了我离开时的那一刻,但当这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我却无法回去。"余晖靠在档案的怀里,“另外,你不再需要我了,来自艾奎斯蒂亚的怪物都被灭绝了,有一匹漂亮的小马会和你在一起,而你会照顾好幸存者。”

 

亚历克斯点点头,“只是……当这一切都结束了,你能保证你会在这里等我吗?就像我第一次来这里一样?”

 

“当然。"余晖紧紧地搂着档案,紧得她的肋骨都要断了,“就像上次一样……”

 

thumb_up 4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Rlicious Lv.14 麒麟小编
评论 再见

完结撒花~

最终boss终于干掉了啊,但这代价。。。

师姐可以回家了。。。孤日也不全能了。。。

(话说无序第三季后在哪出现过。。。)

1 月 24 日
Sunsight_Skytech Lv.10 天马
评论 再见

撒花,泪目

4 秒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

  • 人类在小马国(HiE)

    ComradeSpark

  • 性转/变身

    DreamsSetFree

  • 优秀穿越及变马文

    Sealevel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