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Nightscream
NightscreamLv.20
夜骐小编
长篇翻译
E
已完结

聂克丝的噩梦夜

原文地址: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459579

第七章

chrome_reader_mode 8,044 event 2018 年 11 月 13 日 thumb_up 52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1,741 forum 3

  暮暮和墨斑离开沙龙,一路悠闲地向镇广场漫步而行。那里一直都是在噩梦夜中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开场的地方,所以一切也都被计划好了。孩子们会四处走遍大街小巷,挨家挨户地敲门,不给糖果就捣蛋,最后会集合到市政厅去听传统的噩梦夜的传说,然后再一路前往森林里去把他们的收获供奉给梦魇之月。

  暮暮已经告诉过聂克丝和斯派克在那里和她碰面。不过这也没什么可急的,斯派克是个可靠的小家伙,而且小贤枭也会在暮暮不在的时候好好关照聂克丝。她和墨斑一路慢慢走向市政厅,谈天说地,只是享受着彼此在一起的时间。当他们到了镇广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挤满了开心的孩子们和陪伴他们的长辈们。

  暮暮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或者该说是熟悉的名字,不熟悉的面孔?蛋糕夫妻打扮成了……好吧……蛋糕师。都穿着白色的围裙,戴着脂粉气的大帽子。他们正把一个巨大的馅饼推上一辆面包店的小货车。当她走进之时,她看到透过那馅饼侧面的开口,看到有两只“八哥鸟”坐在馅饼里面,——是他们的孩子奶油蛋糕和南瓜蛋糕,穿着鸟儿样子的衣服,正睡得安安稳稳,看起来可爱极了。“哦,这个还真是个不错的点子嘛。”墨斑称赞道。

  她还看到酸梅酒和她的女儿露比酒在一起,再一次,聪明的妈妈把她的钱用得妥妥当当,她们俩都挂了满身的气球,酸梅酒身上满是紫色的气球,很明显是装扮成了一大串葡萄。她的女儿蹄子下面踩着一个柳条篮子,脑袋上还戴着一顶飞行员的头盔。背上栓了一大堆氦气球,把她漂了起来。——啊,一个热气球!每走几步,兴奋的小雌驹都会不由自主地向天上飘起来。而她的妈妈就紧紧拉住绑在小姑娘的篮子上的线绳,在每次她快要飞走的时候,耐心地把她拉下来。

  暮暮摇了摇头,她真希望知道这么慈祥的一位妈妈,这么出色的一位葡萄种植专家怎么会有个“酒鬼姬”的诨名。那只雌驹甚至滴酒不沾!“我喜欢新鲜的葡萄汁,不要变了味儿的,谢谢。”她总是这么说。

  镇长今年有了些改变,她舍弃了小丑装,打扮成了一个吸血鬼。不过看起来她装上尖牙的时候有点麻烦。她的助理则选择装扮成一个喜剧演员,不停地接住掉下来的牙齿,然后再交给她的上司。

  今年的庆典有不少聪明而富有创意的服装。暮暮自己的装束就已经获取了相当的注目和惊叹。当然啦,似乎也有一小部分小马选择凑凑合合得过且过,她看到了好几只小马穿着便宜的塑料雨披,戴着橡皮筋固定的纸面具,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夏天里还没有被雨水冲走的烂叶子。来参加噩梦夜庆典的家伙怎么会想出这么糟糕的创意的?

  她朝周围张望了一下,“我没看到斯派克还有聂克丝,或者是可爱标记童子军,你呢?”墨斑伸长了脖子,朝其他方向望去,“我恐怕也没有。”他的声音听起来真的有点担心了。“你觉得我们应该去图书馆,到路上去找他们吗?”

  暮暮笑了,“不,我相信他们都很好,斯派克是个好哥哥,小贤枭也跟他们在一起,他们可能只是在跟童子军们做准备而已。”

  “你确定?”墨斑的声音很谨慎。

  暮暮点点头,“他们之前说过他们想来个超级劲爆的亮相。”

  嗡嗡,嗡嗡,嗡嗡……

  暮暮和墨斑都竖起了耳朵。“你听到没有……”他们俩不约而同地开口说道。

  为了让“可爱标记-MK II”能更快地顺路到达镇广场,聂克丝和其他长着翅膀的小马们都已经从车上飞了出去。陆马们在里面踩着脚踏板,独角兽小马们则用她们的魔法来推进。而大家一致同意由飞板璐来控制方向盘。

  蜗蜗,剪剪和斯派克勉强保住了小命,搭可爱标记童子军们的车可真不是个好主意。

  小苹花站在车后部,一直观望着车子前后。前面小马镇广场的灯熄灭了。“好吧,我们已经够近了,皮皮!”小苹花下命令道,“撒干冰!”

  坐在后面甲板下的皮皮叫道,“遵命!”然后把一个装着冷水的喷壶浇在装满了干冰的冰柜里。他和小乖开始启动后面的喷雾器,干冰的烟雾开始从嗡嗡作响的车体下面翻腾着冒了出来。

  “抱歉啦,蜗蜗,剪剪,斯派克,你们得在这里下车。”小苹花对三个挂在后保险杠上的男孩子说道,“你们和我们的服装主题可配不起来。”

  “好吧,那就停车让我们下去……”斯派克说道。

  “对不起,不行,停车要花太长时间了,”小苹花说道,“你们得跳下去。”

  男孩子们张大了嘴瞪着她,“什么?!”

  他们根本没时间思考:女孩子们的蹄子不知道从哪里伸了出来,推在他们身上让他们失去了平衡,他们尖叫一声,从车后面摔下去了……

  ……然后安全地稳稳当当落地,惊魂未定地互相看着,似乎一点事儿也没有。“呃……这是怎么回事……”剪剪开口问道,然后是砰地一声,剪剪和蜗蜗的红色小拖车也落到了他们背后的地面上。

  “拜托,你们几个,”小苹花在他们背后喊道,“我们这才时速五英里而已……!”

  * * * 

  暮暮和墨斑……实际上,此时此刻,广场上的所有小马……都呆呆地盯着那辆开进了他们视野之中的莫名其妙的东西。那东西有一只小马那么高,三只小马那么长,两只小马那么宽,外面严严实实地覆盖了一层喷了银漆的硬纸板。在靠后面的地方有一个凸出来的指挥塔,从里到外都照得透亮;上面到处都是覆盖着彩色玻璃纸的舷窗,透着车里的光亮。车外面满是闪烁的灯泡,毫无疑问,肯定是从不知什么地方的暖心节树上拆来的。而且车体外还装满了管子、仪表盘、刻度和计量器之类的东西。车两边都有明亮的红色箭头,一边标着“过去”指向后面,另一边指向前方的则标着“未来”。标着“过去”的箭头正在闪烁发光——能让红色灯泡依次闪烁还真是挺聪明的设计嘛,暮暮不知怎么的想到这点。最后的修饰是一前一后两个背光的钟面——暮暮注意到——正在逆时针方向旋转,还有个在车顶上转动的旋转舞台球灯。腾腾雾气正从这东西的底下滚滚而出,同时发出的还有奇怪的钟声,琴弦声,还有许多搞不明白是什么的乒乒乓乓的声音,就好像一个科幻音乐家磕了药似的。这些声音正从那两个像房顶上耸立的大烟囱一样的留声机喇叭里发出来。

  那台时间机器——为了怕大家认不出来还专门在一侧用亮红色字体写的明明白白——绕着广场环游了一圈之后便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进了广场中心。又绕了两圈之后,嗡嗡声停止了。小马镇的镇民们本能地给它让出了一个空旷的空间,站在至少十英尺开外,战战兢兢地盯着它。

  从那不明物体的一边,一扇门板大小的侧面板落了下来。从里面涌出更多的雾气和光芒,充斥了整个广场。舷窗打开了,九个孩子的脑袋从里面冒了出来。“这是来自未来的问候!”他们之中一个大声喊道。

  “可爱标记童子军时间旅行者!耶!”

  在这帮臭小子和死丫头们钻出他们的“时间机器”时,周围掀起了一阵哄堂大笑声,甚至还有喝彩声。连镇长也加了进来。“哇哦!厉害!真是……呃……很棒,唉,又是这帮小……嗯,谢谢你们,……真是一场精彩的表演,童子军们!大家记住,今晚可是一个不寻常的噩梦夜……我们的露娜公主将会来主持她的新宫殿的揭幕庆典!”大家礼貌地鼓蹄致意,“而且小马镇所有的成员都被邀请了!”这次的鼓蹄声蕴含了更多的热情。“城堡的其他地方都会被布置成闹鬼屋!而且在下面的餐厅里还有专门为了孩子们准备的派对……”这下子,孩子们的欢呼声响彻云霄。“所以,孩子们,一定要在两个小时内回来听噩梦夜的传说故事,然后去城堡,参加露娜公主的噩梦夜庆典!”大家的鼓蹄声震耳欲聋,孩子们开始争先恐后地踏上了不给糖就捣蛋游戏的征途。

  可爱标记童子军从暮暮和她的约会对象面前狂飙而过;她花了好一会儿才从那一大堆霓虹灯和护目镜以及亮闪闪的衣服之中认出他们谁是谁来。“这些小家伙还挺有创造性的,是吧?”墨斑朝她笑着。

  暮暮对此深表赞同。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不同版本的“时间旅行者”。而且几乎覆盖了她在图书馆里读过的所有时间旅行者相关的故事。皮皮脑袋上扣着一定金鱼缸头盔,还穿着特大号登月靴,背上还背着个看起来像是壁炉钟的东西。另一边,她的小朋友小乖则穿得更像是维多利亚时代的装束,她穿着一件短上衣,以及一条褶边领巾,还戴着一顶大礼帽……一顶中间嵌着一块大怀表的大礼帽。她短上衣的衣兜里还露出一张地图,写着“宇宙历史”四个字。轰隆则全身都穿得银光闪闪的,全身紧身衣,还有护目镜,胸口嵌着一块数码时钟的数字盘。小苹花则打扮得像个半机器马,一条前腿和一条后腿包裹在银色的粗管子里,她平常一直戴着的红色蝴蝶结换成了一把巨大的银色钥匙(当然啦,她那条“正常”的前蹄上也带着一块表。)甜贝儿的装束则带着好几个“土星光环”,套在她的脑袋上,脚踝上,还有腰上,耳朵上还挂着两个鱼漂上的闪光球当做耳饰。她脖子上也挂着一块怀表。松露则穿得一身金光闪闪,戴着一顶用锡纸做成的,金字塔一样的尖帽子,纠纠则戴着一顶“披头士”样式的帽子,腰上还系着一串闪光的红色霓虹灯当做腰带。至于飞板璐……她穿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并且巧妙地在浑身上下划了好些口子。她还戴了个海盗一样的单眼眼罩,头上系了一条白色手帕,紫色的鬃毛梳得尖尖地耸立起来,活像个崩克……

  暮暮哈哈大笑起来,在墨斑奇怪地看着她的时候,她说道,“这笑话比较隐私,我回头告诉你。”她又向周围张望了一下,聂克丝在哪儿……

  “哦,妈咪,你实在是太美了!”

  暮暮转过身,那是聂克丝。她一身晴空的淡蓝和午夜的漆黑,绿松石色眼睛在激动之中闪闪发光。暮暮笑了,她轻轻拍打着翅膀,“难道你自己就不漂亮了吗,宝贝儿?”她说着跟她的女儿来了个充满深情的拥抱。“这衣服真漂亮……”

  聂克丝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用蹄子磨着地面。“是瑞瑞帮我解决麻烦的部分的。”她承认道。

  “嗯,那依然是你创作的成果,而且你穿上它真是漂亮极了!”暮暮坚持她的鼓励。

  “当然啦,要我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嘛。”墨斑笑着说,聂克丝脸红得活像是朵玫瑰花。

  ……然后她眨了眨眼睛,上下打量着墨斑,接下来又扭头望着她妈妈,再望回墨斑。之后她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笑得满地打滚。他们俩都知道她在笑什么,不约而同地翻了翻白眼。

  聂克丝好容易缓过劲来,重新爬起来站稳。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咯咯直乐。“你得找个超特大号的瓶子把她装回家咯~!”她笑嘻嘻地说道。

  “啊!”暮暮给她照着屁股上半开玩笑地拍了一蹄子,“你有完没完啊!”墨斑只是在他的假胡子下面呵呵地笑着。“我想这笑话我都已经听了一整晚了。”暮暮说道。

  “说不定还更长呢。”墨斑点头赞同道。

  “我以为你们要去城堡见公主呢。”聂克丝说道。

  暮暮用脸庞偎依着她。“公主等等也没关系。”“派对还得过两个小时才开始呢,另外,我可不想错过你头一次的不给糖就捣蛋行动。”

  聂克丝笑了,非常非常开心。“要来看看我们的时间机器吗?”

  “我想我当然会去看啦。”暮暮说道。聂克丝乐得一蹦三尺高,领着妈妈去欣赏那辆超厉害的车子去了。

  “Whoo。”

  墨斑吓了一跳,转过身来。“哦,你好,小贤枭。”书商说道。猫头鹰正坐在他背后的一根树桩上,图书馆的猫头鹰悄声无息地(一如既往)离开了童子军的时间机器,谁也没注意到他什么时候飞了过来。他用审慎的目光打量着墨斑。

  “Whooo。”他最后开口道。

  “我该告诉她?告诉她什么?”墨斑说道。

  “Whoo。”

  “哦,那个啊……”墨斑有些心神不宁地哼了一声。“嗯,或许吧……但是……”

  “Whoo。Whoo。”

  “对,我知道说实话是最好的选择,但是……不,你说得对。”

  “Whoo?”

  “唉,是的,我会告诉她的,只是……”他望着那只可爱的小马,她正把脑袋伸进童子军的“时间机器”的车门里,并且在聂克丝自豪地向她指出各种不同的特征时不时发出赞赏的惊叹声。“……只是今晚还不行。这会毁了这一晚的……明天,就明天吧。”

  “Whoo。”小贤枭怀疑地盯着他。

  “我说真的!”墨斑喊道,“我向你保证,我明天一定会告诉她!”

  “Whoo。”

  * * * 

  门铃响了。柿子汁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去开门。她讨厌这个节日,实际上,她讨厌所有的节日,但是今天这个节日是最惹她不爽的。她讨厌小孩子,她讨厌糖果,她讨厌把东西施舍给乞丐。

  她一把把门拉开,三个小幼驹正开开心心地站在门口。充满热情地伸出他们的糖果袋子。“不给糖就捣蛋——”

  柿子汁是这么回答他们的:“你们这些小叫花子想听我说什么?我从来不给小孩子一粒糖!特别是你们这样的死小孩叫花子!现在马上从我门前滚开!”二话不说,她重重地在孩子们面前砰地一声把门摔上。

  三只小幼驹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那扇门。小乖开始掉眼泪了。“啊,没关系的啦,小乖。”皮皮急忙拍着她的肩膀安慰道。他扭过头怒冲冲地瞪了那门一眼。“可恶的老蝙蝠……”

  “来吧,这条街已经扫荡完毕了,”轰隆说道。“我们回车上去吧。”三个童子军一路小跑回到时间机器上。

  可爱标记童子军们可不仅仅是为这一晚制定了计划而已,他们已经制定了足以令拿破轮都为之汗颜的战略计划。不是靠着四条腿,他们直接开着时间机器跑遍每条街道每间房子,组成三三两两的小团队,每一队都负责了地图上的一片区域。分工区域划分完毕后童子军们便解散,按照既定计划去征服他们的领地。然后他们一路冲下街道,像是传送带一样把他们的战利品带回时间机器,用他们的小袋子充填着货车里的大袋子,然后在地图上把被洗劫一空的街道划掉,再全军拔营出发开往下一个街道。他们以惊人的效率开采发掘着小马镇里每一丝每一毫的糖果资源。

  不过,要是遇到选择不给糖而选择捣蛋的,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办法。

  飞板璐坐在时间机器的“宝库”里,叼着根甘草棍,一脸拽拽的样子。“有什么报告?”她朝三个跳上车的童子军问道。

  “是,左边最后一间房子,一粒糖也不给,还冲着小乖脸上大吼大叫的!”

  “是个真正的死老巫婆!”皮皮帮腔道。

  飞板璐咧嘴一笑,“很好,是时候扔下乖孩子那一套,来点儿捣蛋了!”她一脑袋钻进指挥塔里,回来的时候一只蹄子里拿着一大罐子喷雾剂,另一只蹄子拿着一大卷卫生纸。“你们说,是喷雾剂呢?还是卫生纸呢?”

  “你们到底想干些什么?!”有谁喊了起来。孩子们吓了一大跳,飞快地转过身去,那是暮光闪闪,小镇的图书馆管理员。不知怎么回事,谁也没有发现她在一直跟着他们。她跑到童子军专车后面,正好碰到飞板璐从车顶钻出来。她用多管闲事的长辈的目光瞪着这帮淘气包。

  对噩梦夜的计划最没有顾忌的就是皮皮,他直接一开口就把一切都倒出来了。“哦,我们要去好好【BuySomeApples】那老太婆的房子,就是那边那栋。”他还专门用他的射线枪指了指目标,其他孩子们呻吟着用蹄子捂住了脸。

  暮暮一头雾水地皱着眉头,“【BuySomeApples】……?那是什么意思?”

  飞板璐无可奈何地看了她一眼,“你在开玩笑,对吧?”

  “不,我才没,孩子……”

  飞板璐翻了翻白眼,“你没做过把卫生纸缠在别的小马家房子上到处都是,来个木乃伊屋子的事?”她说道,“这不是最古典的噩梦夜恶作剧了吗?”

  “什么?!但那太可怕了!这会搞得一团糟的!”

  墨斑清了清嗓子,“嗯,这确实是经典办法,亲爱的。”他戏谑地小声嘀咕道。“我猜你在坎特拉城的时候肯定没玩过多少不给糖就捣蛋的游戏吧?”

  “我当然玩过,”暮暮高声说道,“我每个噩梦夜都和我爸爸妈妈一起出去,还有一群乖孩子的保育员陪着。”

  “嗯,所以这答案就是‘没有’了。”墨斑忍不住快笑出来了。暮暮瞪了他一眼,但是没说什么。

  “嘿,这可是噩梦夜!”飞板璐说道,“不给糖,就捣蛋!‘捣蛋’可是她自选的!另外,她还朝小乖大吼大叫的呢!”

  “这可不是你们应该用来解决问题的方法!”暮光闪闪严厉地责备道,“是哪间房子?”孩子们伸出蹄子一指。“跟我来,聂克丝,我希望你看着然后好好记在心里!”暮暮大步流星朝那栋房子走去,聂克丝乖乖地跟在她身后。

  向聂克丝示意她站在门廊的台阶下面,暮暮自己走上台阶站到了门前,她按下了门铃。门开了,一只黄色毛皮,芥末一样黄绿色鬃毛的小马凶巴巴地站在门里瞪着她。暮暮清清嗓子,开始发言,“不好意思,女士,但是我……”

  二话不说,那只一副臭脸的雌驹直接照面就是一大桶水倒过来。把独角兽浇了个透心凉。暮暮浑身湿淋淋地站在那里,她完全震惊了,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那只雌驹满意地一声“哼!”然后砰地一声,直接把门在暮暮面前摔上。

  在暮暮发进,湿身,撤回的全过程之中,聂克丝都目瞪口呆地站在后面看着。她一言不发,领着聂克丝回到飞板璐和童子军专车旁边。飞板璐对此沉默不语,不过她嘴里的甘草棒得意洋洋地翘了起来,对着暮暮扬起了眉毛。

  “这个嘛……”暮暮开始说话,顺便把她湿透了的鬃毛拨到后面。“小小地建议一下,如果你们把卫生纸弄湿了,那卫生纸缠绕的效果会更好,只是个建议而已……”然后她没再说什么,回到墨斑那边去了。

  雄驹浑身发抖,拼命忍着不笑喷出来。小贤枭则没有这么含蓄,他呼呼地笑得连飞都飞不动,不得不抓紧墨斑的后背才不至于摔个倒栽葱。

  差一点点就笑出声来的聂克丝苦苦支撑了一阵子,好容易把自己的爆笑给遏制了下去。“我猜,您想让我看着而且好好记在心里的不是这个吧?”她的声音依然在狂笑边缘颤抖着。

  在她的男朋友开始用他的魔力帮她弄干的时候,暮暮郁闷地嘀咕着。咯咯直乐的聂克丝也一起来帮忙,用她的魔法帮助她的妈妈弄干湿透了的头发。“这可不是我想传授的课程。”暮暮说道。

  在他们站在那里的时候,斯派克,剪剪,蜗蜗赶了上来,到了他们背后,他们用纸巾擦着脸。“嘿,伙计们,这是怎么啦?”斯派克问道。

  “呃……没什么……你们三个又是怎么回事?”暮暮把问题回避过去了。

  “唉,是个云宝黛茜的恶作剧陷阱。”斯派克说道。

  “留神下一条街的十一号房子,”蜗蜗说道,“她在南瓜灯笼里放了个恶作剧陷阱,会喷你一脸的剃须膏。”

  “恶——”暮暮和聂克丝异口同声地吐出了舌头。

  “那这里又是怎么回事?”斯派克问道,“给糖?还是捣蛋?”

  “无论是哪个都没有半点教育意义。”墨斑忍俊不已,“瞧。”暮暮回头看到可爱标记童子军们正在分发特大号水枪,飞板璐和小苹花则正在时间机器上面安装鼓风机样子的东西。一个大号卫生纸架子被架在鼓风机前面,上面还装了两倍尺寸的特大号卫生纸卷。“好啦,伙计们,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出发!”飞板璐高声喊道,孩子们跳进时间机器开始蹬车。

  童子军噩梦夜彩车马力全开,飞速逼近那个不识抬举的死三八的房子,飞板璐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吹风机,立刻,一道长长的卫生纸像是白虹贯日般从卷轴上滚滚飞出,向房子卷了过去,落在了房子上面。一眨眼功夫,房子就被白色的波涛淹没了。

  “真聪明!”墨斑的声音充满了由衷的敬佩。“以前我和我的朋友们搞定这么一座房子可是花了半个多小时……”

  在他们把整座房子都缠成了木乃伊之后,时间机器上的窗口打开了,超强力水枪全弹发射。喷出的水流把卫生纸浸成了黏糊糊的纸浆。高压水龙冲刷敲打着房子的门窗,要是柿子汁之前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话,她也会马上开门出来检查了。为了保险起见,飞板璐又用车上安装的弹弓发射了两个灌满了剃须膏的水气球,给乱七八糟的卫生纸……纸浆上来个了锦上添花。“可爱标记童子军复仇者军团!耶!”然后他们开足马力冲向街道拐角,全力全开去搜刮下一个糖果矿场去了。

  在聂克丝笑得上不来气的时候,暮暮则是无可奈何地摇着头。“他们一不会造台子,二不会缝裙子,三不会修桌子。”她说道,“但是一到噩梦夜,这些小马驹一下子都变成了列奥纳多·达·芬蹄……”

  门开了,然后是一声惊天动地,气壮山河的怒吼。“嗯,好啦,现在呢?”墨斑说道。

  暮暮狡黠地一笑,“嗯,经过我的初步研究判定,现在我们该……快闪啦!”咯咯笑得像是个考了满分的校园女孩,她扭头撒腿就跑。墨斑和聂克丝也哈哈大笑跟着一起逃窜而去。斯派克,蜗蜗,剪剪自然知道现在该干什么。“嘿!等等我们啊!”用最快速度把他们的小拖车装满,他们跟着前面逃之夭夭的小马们撒丫子追了上去。

  * * *

  作者注:

  1)有没有哪位在看这故事的牛人能把CMC那神奇的时间机器画出来的?那……肯定……酷毙啦——!

thumb_up 52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第七章

强行凑对?

2018 年 11 月 26 日
Light Lv.1 天马
评论 第七章

17 天前
Nightscream Lv.20 夜骐小编
评论 第七章

回复47389 @Light :

1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搞黄色”

    魔法师T_T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聂克丝

    鸿影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欢乐向日常喜剧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