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星辉
星辉Lv.3
独角兽
长篇原创
T
连载中

流星雨之夜Ⅱ·光暗交界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第十五章:潜伏

chrome_reader_mode 5,289 event 1 月 15 日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63 forum 0

  “把我放开,混蛋!!!信不信我一把火把你们烧成黑炭?!!!”两名强壮的精兵完全不管那条小龙的叫喊,径直押着他往地牢走去。他被铁链紧紧地绑着,在他们粗壮的马蹄间扭动,却无济于事。星光在最前面带头,在和地牢看守交谈过后顺利从大门进入,直接把斯派克丢进了一间牢房内,却并未解开他身上的铁链。

  “这小龙可得看紧点,他之前逃跑过一次。”那名看守将头盔放于胸前,低头敬礼直至星光和精兵们消失在拐角处,然后迅速锁上大门,在地牢中开始了巡逻。斯派克在牢房中一时还没缓过来,刚才那一丢让他晕头转向,更何况当时他的头还撞到了如铁板般的墙壁。

  “这群家伙也太残暴了,至于这样吗?”

  “给我安静,再嘟囔一句把你拉出去抽五十鞭子!”看守猛拍牢门,令斯派克又多了一丝恐惧。

  斯派克趴下身子贴近地面,装出一副虚弱又无能为力的样子,在紧闭一只眼的同时将眯着另一只眼睛,隐约瞧见那残暴看守已经走远了,才坐起来想办法弄断铁链。“真是不错斯派克,现在你又让自己回到这鬼地方来了。”他四处张望,漆黑的地牢中仅有几盏油灯在闪着微弱的光,忽明忽暗的光线让他难以看清外面,他开始用牙咬铁链,生怕一喷火会把看守引来,甚至被戴上嘴套。

  “就在这里,陛下,他跑不了了。”

  “干得不错,星光熠熠,我果然没看错你。”

  “那么祝您好运。”地牢大门外传来的冰冷的话语让斯派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嘴里还衔着铁链,一听见赶忙吐出,再次装作软弱无力的模样。这一次他看见的,却不是那凶巴巴的看守,那只恶魔般的小马高傲地来到斯派克所处的牢房前,隔着铁栅栏面无表情地注视他,亮起了绿色的魔角。

  时间仿佛凝固了,斯派克虽然并没有像余晖她们一样和午夜交过手,但在这些日子里,他也逐步了解到了午夜的阴险和狡诈,这一次恐怕难逃一劫。“怎么样啊?斯派克?或者我该叫你,暮光闪闪的那条走狗。”

  “麻烦你放尊重点,午夜闪闪,你得意不了多久的!”斯派克自己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但此时此刻,他就是想这么做,然而这似乎让他陷入了危机。

  他清楚的看到午夜此时露出的并不是以往那邪恶的笑容,只见她怒目圆睁,狠狠地用魔法提起斯派克把他丢到了铁板墙上,差一点害他得脑震荡。他瞬间失去了回嘴的能力,多次重击已经让他毫无挣扎之力,而午夜仍然瞪着他,令他蜷缩成一团。

  “哟,没本事了?看来你也不过如此啊。”午夜闪闪昂起头俯瞰他,一直龇牙咧嘴。“也许你可能不知道,我有一堆账要和你,还有你那软弱的主人和她那群狐朋狗友算!!!当时我就快战胜那该死的余晖烁烁了,可都是因为你!!!”她再也遏制不住,用一只蹄子指着颤抖的斯派克。“都是你这条蠢狗坏了我的好事,唤醒了没用的暮光闪闪。就算你不是它本狗又如何?我还是一样要和你算账!!!”

  “午夜陛下!”那一刻,一位高大的士兵快步来到午夜身边行了跪拜礼。当时午夜已经把斯派克摧残地不成样子,正用魔法举着斯派克要释放暗影咒语,一听见士兵的叫喊迅速丢掉他,极不耐烦地把士兵吼了一顿:“没见到我在忙是吗?赶紧把事情说了,如果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可饶不了你。”那士兵稍微颤动了一下,但仍面不改色。“报告陛下,小马国南部地区有一些动乱,破灭之阳陛下请您去处理。”

  他们静默了许久,斯派克在恍惚中能听到午夜离去的脚步声和大门被踹开然后又被用力关上的响声。不久后,似乎有谁在拍击牢门,迫使他挣扎着坐起来半睁着眼,眼前正是那位救了他的士兵。他叫来看守,在他耳边悄悄吩咐几句,那看守立刻毕恭毕敬地退下,将牢门钥匙给了他。

  “喂,小龙,打起精神来。”斯派克已经受不了他们叫他“小龙”了,可剧烈的疼痛已经堵住了他的嘴,只能用眼神回应他一下。“看来这午夜闪闪还真是和你有深仇大恨啊。”“别调侃他了,巨狮,钥匙在你那儿了吗?”正说着,另一位较矮的士兵小跑过来,被牢内那半死不活的斯派克吓了一大跳。

  “斯派克,斯派克,你还听得见我说话吗?”

  “别这样,影雾,你会暴露的。”

  “可是巨狮……”

  “别说了。”

  斯派克被他们的对话弄蒙了,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见他们都伴随着一道蓝绿色的光变成了两只彩色虫子,其中一只高大的向斯派克行了个礼,那暗紫色的身躯让他顿时回忆起来了。“姆库科巴,是你吗?”他勉强能开口了,不禁感到有些兴奋。“你们已经成功潜入了?我还以为我要死在这了。”姆库科巴示意他安静,对身边有白色虫翅的幻形灵说了些话。他立即去地牢的另一边带来了只飞马。那飞马见到斯派克,眼中流露出了疼心和爱怜。她也变回了幻形灵形态,等着姆库科巴打开牢门放出斯派克。

  “你就是之前被抓住的幻形灵间谍吗?”她点头扶出斯派克,叫她坐在墙边休息。“我是虹泉,你也可以叫我细流。凯文,你有药膏吗?”“潜伏哪能带这种玩意?”虹泉不满地瞥了刚才那只白色虫翅的幻形灵一眼,用微弯的尖角帮他解开铁链。

  “行了,细流,别把他宠坏了。龙族可不应该如此弱渣。”姆库科巴强令斯派克起身走路,他伸展被禁锢许久的手臂,两条伤腿靠着墙摇晃着站稳,但刚走一步就颤抖个不停。“如果我们要带你出去,你这速度可不行。”凯文和虹泉顺势跟着点头,斯派克这才咬咬牙走稳了几步。

  他们带着斯派克除了地牢门,周围的烛光靠着仅剩的一点灯油顽强地亮着。三只幻形灵变回暗影士兵的模样,将斯派克放在中间,就好像他们是在押着他去另一个地方。“呃,如果他们发现我越狱了,不会来抓我吗?”

  “难道你宁愿被午夜闪闪弄死?”

  “算了。”他不再开口,而且就算开了口,姆库科巴也不一定会回答他。他们在沉默中走了一段路,偶尔遇上几个巡逻的士兵,也只会以为他们是押送斯派克的而已。

  “细流,你之前窃取的文件还在吗?”虹泉张开隐藏翅膀的甲壳,从中露出几份文件,她将其递给姆库科巴。“他们抢走了许多,但还剩下这一点。巨狮。”

  “所以你到底叫巨狮还是姆库科巴?”他极不耐烦地回过头用动作示意斯派克闭嘴,还是凯文将他带到了自己旁边。

  “‘巨狮’、‘影雾’和‘细流’都是我们行动时的代号。我明白那家伙的脾气不怎么好,都是跟他上司学的,要知道他可是法瑞克斯陛下最器重的幻形灵,你习惯就好,而且他都有他的道理。”斯派克终于发誓闭上了嘴,却未曾料到前方突然不知从哪儿冒出了五个精兵。

  那些精兵举着长矛拦住他们三个,瞧了瞧他们押送的斯派克,眼神始终没有从他们身上离开,仿佛要把他们瞪穿似的。

  “干什么去的?”

  “这条小龙不安分,我们要带他去审问。”

  精兵们疑惑地对视一番,其中一个从后面上前来端详了姆库科巴一会儿,又贴近观察斯派克,他被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今天天气如何?”

  “纸杯蛋糕最好。”

  虹泉答上来之后,那些精兵竟全部放心地离开了他们。斯派克可算能呼吸了,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忽然姆库科巴又捂上了他的嘴。

  “你怎么这么没耐心,还想不想回去了。”他连忙乖巧地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那暗号肯定是萍卡美娜编的。”他在心中吐槽着,胳膊不知不觉开始酸疼。他们在一处拐角将斯派克放下来休息,姆库科巴却仍紧盯周围的动向。斯派克挣扎着站起走向凯文,他正在和虹泉分析一张地下室的通道图,被斯派克一打扰,刚才想说的话全部从脑袋里飞了出去。

  “哇哦!悠着点,斯派克。难道你不想快点回去见你朋友们吗?我们还有任务呢。”“朋友们……”他忽然蹲在了墙边,抱着双膝啜泣,凯文见状急忙止住他的眼泪,但还是把姆库科巴引来了。“喂,坚强点,小龙。如果你想当懦夫,我们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地牢,我们的行动容不下你这样软弱无能的家伙。”

  “这话余焰也常说。”他使劲将泪水憋在心底,用力擦去眼角的泪痕。“我可不能回地牢,朋友们还需要我。”说罢,他自觉地让幻形灵们押送他,却无意中被刚才五个精兵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们谁都没料到这些家伙根本没走远,此时几支尖锐的长矛正对着他们。

  “倒霉。”姆库科巴变回原形,后腿猛蹬地面一跃而起,顺势抢过长矛踢翻了两个。凯文刚打算让虹泉看护斯派克,怎料她早就冲了上去,扑扇翅膀将剩下的三个全部推倒后边,一个空扫腿让他们纷纷四脚朝天,几支长矛也随之掉落。她抓起一个精兵,毫不费力地将他丢出去,跟姆库科巴解决的那两个叠在一块,姆库科巴让在一旁,让他们看着之前还很温和的虹泉将所有精兵疼打一顿,有的甚至从斯派克头顶上飞了过去,摔在坚硬的地上一动不动,他已经是被揍得鼻青脸肿,盔甲也散落各处。“不堪一击。”虹泉不屑地继续踢打剩下的两个精兵,夺了他们佩戴的勋章,正要继续下手。

  “好了,细流,再打可就要出马命了。”凯文赶忙拉住虹泉带着她和斯派克,跟随恢复伪装的姆库科巴找了一条小道飞奔,一直跑到身后再没有回响为止。凯文这时再拿出通道图,指着右上角的一处房间。“我们目前所处在秘密区域,在往左走一点便是出口。”

  “等等,秘密区域?”

  “我们目前还未弄清这里到底藏了什么。”斯派克望了望身后被封死的铁门,一种欲望从心底萌生。他径直走过去,用龙息解开了门锁,将铁门轻松地拉开。身后的三只幻形灵都不约而同地惊叹了声。

  “既然来都来了,干嘛不先一探究竟再走呢?”

  “看来有你在真是我们的幸运,我们在这潜伏了这么久都没得到钥匙,好几次还差点露馅。”他们三个跟随斯派克走进密室,期间不得不用各自的角照明,因为外面微弱的烛光还未来得及进入其中就已经消逝了。

  斯派克总算可以行走自如了,他在最前面警惕地观察周围,不知不觉感到脚下冰凉。“啊啊啊!”“安静,胆小鬼。”姆库科巴将他一把拉过来,独自过去用前蹄一点点侦测地面。“不过是一滩水。”他直接跨过水坑,四处张望。“都注意点,这里很可能有机关。”两只幻形灵都学着姆库科巴的样子跨过去,只有斯派克还在原地踌躇。他深吸一口气,往前迈出了一步。“好了,斯派克,这和你之前独自一个在无尽之森里找路还是好些吧,毕竟现在你有伴了。”他望着眼前的三只幻形灵,不由得加快步伐跟上去,但有感觉他左手边的墙后隐约传出了敲击声。

  凯文见斯派克总没跟上来,呼唤同伴们打转凑过去,斯派克根本没回头,就用手臂将他们拉过来。“别出声,仔细听。”走道上沉寂许久,姆库科巴忽然瞳孔收缩,推开斯派克和同伴们径直冲过去,大堆大堆墙砖被撞散,却及时被魔法浮在半空中,并未发出声响。他们点亮角,露出的一件密室中看到的竟是无数小马石雕,其中还有一些仿佛存留了一点气息,高举的马蹄不住地敲打石墙。

  “这些是……活马变的……”斯派克不禁两腿打颤,而幻形灵们则直接走过去观察石雕。它们有些是蝠翼士兵,有些却是平民百姓,动作也不一,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他们表情都是万分恐惧。“不同的身份,却都经历了相同的命运,而且都是如此恐惧。”

  “你认为会是谁干的?巨狮。”

  “不清楚,但此事必须告知索拉克斯陛下。”姆库科巴轻拍一些石雕,几乎跟真的石头差不多。“看来没救了。”

  “可……他们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虹泉凝视一些被夹在其中的幼驹石雕,斯派克仿佛能看清她内心的痛苦,但还是装作冷静。“这不可能是我们那里的士兵干的。”

  “绝对不可能,然而他们为何要如此对待自己的同伙我就不知道了,而且此地不宜久留。”姆库科巴瞬间将斯派克藏在一处石雕后,自己也带领其他幻形灵藏起来。只听见密室门外微弱的对话声。

  “午夜闪闪,我们希望你清楚,那些反抗者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好对付。”

  “明白,二位陛下。请不要操心,我已经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但愿你能成,莫里斯大人可盼望着早日统一山河呢!”

  “绝对的,破灭之阳陛下,这次绝对万无一失。”

  等待门外再无声响,他们才走密室,将墙砖一个个摆回原位。“真庆幸她们没有到密室里面来,而且我顺手把铁门关上了。”姆库科巴终于没有责骂,只是轻微点了点头。他们小心翼翼地离开密室,沿着左手边的通道,巨大的铁栅门映入眼帘,后面便是通往上面的楼梯,两名卫兵紧盯前面,他们便躲在拐角处。

  “现在只需要撒个谎说要带你出去,然后想办法送你到边界就行了,那时我们会通知首领派士兵来接你,到时候你便可以和朋友们团聚。”凯文向斯派克详细地描述过程,可他全然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令凯文也忍不住发怒。“难道你不想回去了吗?”顿时,斯派克缓缓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凝视他们。

  “间谍工作一定很不容易对吗?”

  “你说呢?”“那么,我可以留下来协助你们。你们不是说过有我在真是你们的幸运吗?”

  “是么?”姆库科巴将坚硬的前蹄打在他脆弱的肩膀上,他被刺激稍微耸耸肩,又迅速调整到原来的样子。

  “我们可不想留一个爱哭鬼在这里。”

  “龙族是世界上最坚强的生物。”

  “嘴巴说说还好。”

  “是真的。”

  姆库科巴看向他的同伴,他们不约而同地点头确认,他便再次看向斯派克。“你的朋友们不需要你吗?”

  “可能吧。但如果我留在这,说不定能为她们提供更好的帮助,间谍不就是这样的吗?”

  铁栅门旁的士兵自始至终都未发现有小马要过来,而上面的一个走廊中,午夜闪闪露出了比以往更加邪恶的微笑。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马圈巨坑集

    DreamsSet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