怨琴
 天马

家有天琴

家有小马——梦魇与偏方

本作评价
63()
()2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少女哦,你可知道这个马蹄铁的来历?”一个胡子花白但是却穿着花哨衣服的老马还有一匹白色的雌驹站在一颗好像是由水晶凝固而成的大树旁边。“在远古的传说中,能穿上这四个马蹄铁的雌驹,将成为小马国的公主。”

  那匹粉色鬃毛的雌驹一脸狐疑的表情看着地上的四个小坑,“哪有什么马蹄铁,明明只是四个锈烂的……呃……不知道什么东西。”

  老马挑起花白的眉毛揶揄道:“你怕了?”

  “我才不怕!”白色的骏马踏着前蹄提高了音量,然后把蹄子伸进地上的四个小坑里面。但是那四个锈迹斑斑的蹄铁好像长在地上一样,她不管怎么用力都纹丝不动。

  “切,动不了,喂,老家伙,看起来我不是你找的救世主。”雌驹说。

  但是那个白胡子老头却绕道了雌驹身后,把一只蹄子放在雌驹圆润雪白的臀部上,一副陶醉的表情赞叹着,“好赞的大屁屁。”

  “星·璇·老·色·鬼!”

  随着雌驹的怒喝,带着黄金蹄铁的后蹶子直接印在老马脸上。

  -----------------------------------------------------------------------------------------------

  “本宫的……统治地球……大业!”

  中二黑毛豆丁在沙发上的一团毯子下面叼着温度计有气无力的说着。

  没过几天的时间,其他几个小马的感冒就完全好了,但是只有这个家伙看起来比之前更虚弱了。虽然这个熊孩子平时各种闹腾,但是看她变得无精打采的样子,你们不由得有些担心起她来。

  温度计被一团金色的光芒包裹起来,然后飘到了天琴面前。薄荷绿色的独角兽一脸疑惑的看着温度计,然后说:“奇怪了,完全不发烧啊。”

  “真的吗,我看看,我看看!”追云着急的抢过温度计。看到她看起平平的蹄子的确能像磁铁石一样的吸住那个小小的玻璃棒让你不由得SAN值狂掉。虽然你很想要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现在看起来小豆丁的感冒比较紧急一些。

  “什么?都快100度了还不算发烧?”追云叫了起来。

  “100度那不叫发烧,那叫沸腾!”你照着她头顶拍了下去,“看清楚摄氏度和华氏度的区别好么。”

  追云一脸委屈的抬起头看着你说:“那是什么原因,难不成她在装病呀。”

  “只有你才在翘飞行课的时候装病。”翩飞摇着头。

  “哦哦!”天琴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两只前蹄一拍发出啪的一声。“喏,人类,上次你给我治感冒的那个!”

  “哪个?”绿皮没头没脑的扔出来的一句话让你完全懵逼。

  天琴黄澄澄的眼睛看着你,一副天真的表情用蹄子比划着,“就是那个粗又硬的东西!”

  “啥?”翩飞的耳朵竖了起来。

  来了来了,超级糟糕的小马语中文翻译员上线了。

  “你能不要用那么容易让别人引起误会的形容词来描述一个事物么!”你大声吐槽道,希望这个ET至少能从之前的经验之中学到一些什么。

  天琴被你的声音吓了一跳,唯唯诺诺的缩着,小声的补充道:“就是那个,我感冒的时候,你还插进偶的身体里,把奇怪的液体注射进去……”

  “我没来之前你们一人一马在这个屋子里面干了多少不洁的事情……”奥克塔维亚咬牙切齿的说。

  “等等,我可以解释……噗”

  显然灰色陆马的后蹶子不会给你解释的时间,下一瞬间你就横跨房间飞到卧室里面去了——至少这一次你有床当做着陆垫子。

  ----------

  “抱歉,是我不好……”

  看着你一边揉着被踢到的地方一边拿着注射器走进房间之后,奥克塔维亚毫无诚意的说了一句还算是道歉的话。

  不过同样看到注射器(兽医用)的另一匹马则发出了“噫!”的一声惊叫,然后直接埋进被子里面缩成一团。

  “汝……汝等要对本宫做什么!”

  你板着脸回答,“给你打针。”

  “胡说!那明明是你们人类用来毁灭小马文明的超小型微焦距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沙发上的被子团里面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你完全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等等……”奥克塔维亚的若有所思的用蹄子摸了摸下巴,“我倒是听说你们人类有一些治疗感冒的土方子。”

  “哦哦?人类的办法?”人类学家立刻抬起了头,不知道从哪漂出一支笔一个本子似乎准备随时记录的样子。

  “喏,用大葱插进菊花里面就好了。”

  话音刚落,你可以感觉到那个被子卷打了一个机灵。

  “你这个抖S若无其事的在说什么变态感冒治疗方法啊!明明是你自己的兴趣吧,不管你怎么轻描淡写的说,你也是打算用大葱那么粗的东西插一个这么小的孩子的后面啊!”

  奥克塔维亚打了一个响鼻,白了你一眼说:“你这个打算用粗又硬插幼驹的家伙没资格说我。”

  难道你们小马国就是这么称呼注射器的?

  “听起来好像值得一试耶!”天琴眼睛里面闪着星星。

  这个绿皮ET不要也一起跟着起哄啊,你们族群的成年马要对未成年马上私刑啊,你难道不阻止么!

  “说起来,好像放血也可以啊,”追云补充道,“感冒的话,放个一两升应该就没问题?”

  “你是吸血鬼么,这么小的孩子放个一两升血早成马干了吧!”

  你现在觉得,在小马国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千万别生病。

  “好了你们不要闹了!”一直沉默的翩飞站了出来,用翅膀拍着你说,“你们让她安心静养一会把,反正也不发烧,估计过几天就会好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你们往卧室赶。其他小马似乎也觉得翩飞说的有道理,大家静悄悄的走出了客厅。

  “等等……唔……不要走!”

  一个鬃毛乱蓬蓬的小脑袋从被子下面露了出来。

  “别丢下我……唔……”中二雌驹清了清喉咙,似乎精神了一些,“汝等愚民不准离开本宫身边!就是那个人类,留下取悦本宫!”

  你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这个豆丁会提出这种要求,明明这个家伙和其他几个雌驹的关系比你好很多。平时对其他小马还知道甜甜的叫‘姐姐’,但是一叫你就是‘愚民’,‘下奴’啥的,今天到底又想怎么整你了。

  “呃……我……还要练习……”

  你赶紧找个借口准备开溜。

  但是小雌驹吸了吸有些微红的鼻头,然后小声的说,“唔……就……就在本宫身边练习好么。”

  天琴轻轻用脑袋顶了顶你,把你推进客厅,然后在身后关上了卧室的门。

  你叹了口气,无奈的坐在了沙发上,正要拿起吉他。黑色的小豆丁一下子蹦到你的双腿上,嘴里还叼着一个刷子。

  “呃……你要我帮你梳毛?”

  梦魇之月拼命点了点头,看她精神的样子完全不像是感冒。

  “好吧,那你以后不准叫我愚民了!”

  你开出了你的条件,而豆丁也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于是你拿过了梳子,她配合的躺在你的双腿上,暖暖的小身子蹭着你,然后小声的说,“好了,贱民,让本宫享受一下你的手艺吧。”

  真是个死小鬼,你心中这样想着,但是还是拿起梳子,开始轻柔的打理她丝滑的黑色鬃毛。

thumb_up63
2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回复 家有小马——梦魇与偏方

有生之年:ftemoji_joy: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