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马Flintie
 独角兽

翻译探索的道路上,还请各位多多指教!

坏拉斯蒂娅(Celestia Immoral)

坏拉斯蒂娅

本作评价
18()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坏拉斯蒂娅(Celestia Immoral)

 

  塞拉斯蒂娅有点小心烦。

  她有个妹妹叫露娜,但并不是露娜让她心烦 —— 相反,要是有谁这么说,她会严厉指正他们的。总的说来,在其他小马眼中,塞拉斯蒂娅一直都是个仁慈又睿智、做事万无一失的完美形象,而露娜相对就没那么值得尊敬了。

  但说句公道话,其实露娜对此也有错。她曾经想把塞拉斯蒂娅的一切都毁掉,但这不过是任何妹妹都可能有的正常想法嘛,但这事直接被全小马国列进“世界末日”范畴了。当然,虽然后来都解决了,也没马受伤,但露娜还是总被小马们认为不那么仁慈、没那么睿智,而且肯定算不上“完美”。

  清晨,塞拉斯蒂娅决心要为露娜做点什么。大家都会犯错,怎么能因为千年之前那微不足道的小错就对她区别对待呢?她思索着,但想到的每个点子想着想着又觉得没那么好了。

  她可以为露娜烤个蛋糕!但他们会说:“塞拉斯蒂娅真体贴!她为妹妹烤蛋糕。”

  她可以为露娜办场派对!但他们又会:“塞拉斯蒂娅真热情!她为妹妹办派对。”

  她还可以参加庆祝噩梦夜!但同样:“塞拉斯蒂娅真亲切!参加我们的庆祝。”再说,要是她在露娜最喜欢的节日上抢了她风头的话,还可能会把事情弄得更糟。

  她冥思苦想了一上午,现在都下午两点了,她回到王座厅,一顿丰盛的午餐几乎尝都没尝。为了解出这世纪难题,她把上午好多会议都取消了,只是还得耐着性子去接见狮鹫国王。毕竟,与国王的会面推脱不掉嘛。

  她眨眨眼,看着狮鹫王。他还以为他迷住她了咧。

  这让塞拉斯蒂娅想起,要是早想到的话,她就可以把他推下楼梯逃开这场会议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那太坏了。

  塞拉斯蒂娅只是继续眨巴眼,狮鹫王趾高气昂地把自己羽毛都竖了起来。

  坏…… 她不喜欢这个字。所有小马的作为都是有前因后果的,要是他们干了坏事,那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没学到、或者说没学好那些该学的道理而已嘛。

  但这还是改变不了“坏”就是“很不好”这一事实,因为“坏事”总会让小马们生气难过。为了不让坏事逃出自己的蹄掌心,塞拉斯蒂娅可谓是鞠躬尽瘁,好不容易才赢得她做事万无一失的完美名号。

  塞拉斯蒂娅连续眨巴眨巴好多次。狮鹫王问她,是不是眼睛进沙子了?她没回答,他只好不得趣地离开了。

  啊 —— 她知道了!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小马们认为露娜不那么仁慈、没那么睿智,还给她取外号的原因了。那都是因为她干过坏事,而自己没有。

  要是她干点坏事会怎么样呢?这想法像个美妙的梦,在她面前展开。为了让妹妹更受小马们的爱戴,牺牲一下也值了。她不会再保持她的完美形象,然后小马们就会向露娜求助,她会阻止自己胡来乱搞,最后,他们就可以为露娜庆祝欢呼,为她送上糖果鲜花和甜言蜜语。

  塞拉斯蒂娅仔细琢磨着她的计划,一边寻找其中漏洞,一边“嗯~~~”地洋洋自得。确保万无一失后,她傻傻笑了,从王座上起身,欢快地拍拍蹄。

  不行,她打住自己,坏蛋们才不笑呢。虽然有时候他们会坏笑,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又凶又恶,板着脸,好像有谁欠了他们钱似的。她一蹄摸过脸颊,换上一副凶凶的模样。

  好吧,至少她希望自己看起来是凶凶的。她努力瞪大双眼,转向王座旁的卫兵:“我看起来凶吗?”

  卫兵抖了三抖,也睁大双眼:“您太可爱了。”

  他赶忙咳嗽一声,换上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像任何好兵都会的那样恭维自己的君王:“我是说,您真是凶到极点了,公主殿下!”

  “‘凶到极点了?’…… 是不是有点过,毕竟我不想吓到大家。”塞拉斯蒂娅将脸色稍稍放和,然后提高了音量命令他和其他卫兵:“我要去干点坏事了。剩下一天好好休息吧,多陪陪你们家人。”

  她(凶凶地)走出王座厅,一步一步,一边想象坏蛋们走路的样子一边相应调整自己的步伐。她骄傲地昂着头,蹄子在地板上踏得咚咚直响。

  塞拉斯蒂娅走出王座厅时不小心“啊嚏”一声,害得那卫兵差点没忍住,等她关上门才惊呼道:“她打喷嚏都像小猫咪!”

 


 

  皇宫厨房里熙熙攘攘如常,新出炉的饼干甜香四溢。它们都是小马们用来填一种叫做“胃”的无底洞的。这里的厨师长很喜欢厨房里忙忙碌碌的样子,稍微安静一点反而他还不适应嘞。他不喜欢变化,厨房里的工作无休无尽,他觉得它就应该像他的名字一样毫无波澜才好。

  至于他的名字?他叫浮标厨师长(Chef Buoy, R.D)。叫“浮标”是因为他妈妈是海员,而“厨师长”则是他的自释。另外,他还是个注册营养师嘞。

  即使食材里最微小的变化也会让这可怜的厨师发挥失常。他刚为今年的赏蛾节(The Annual Moth Appreciation Holiday)做好四十个蛋糕,第四十一个也马上要出炉啦!只是他忽略了最重要的部分!

  至少,是他觉得很重要的部分。在他的烘焙桌上,除了需要的配料,他什么也不会放。但蛋糕旁边,有一只白色的小鼻子钻了出来,它闻呀闻,摸索着慢慢找到它覆盖糖霜的乐园。浮标大厨才刚检查了一遍,这下冒出个小鼻子,他又得重来一遍了……

  小鼻子继续逼近蛋糕,一根长角和两只粉色瞳眸随之映入浮标的眼帘。他狠狠吃了一惊,却又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 —— 他终于还是没漏掉什么。不过是他至高无上、能玩弄日月于股掌之间的最高统治者的突然造访嘛,和蛋糕差材料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啊呀,公主好!”他好不容易才缓过劲来:“不知蛋糕还合您口味吗?”

  “嗯呐。”塞拉斯蒂娅的声音让他想起自己童年时养过的一只可爱小猫,它曾是他最亲密的朋友,也正是因为它,他才进入烹饪学院的。

  塞拉斯蒂娅无声地盯着他,让他的怀念之情尽数散去,不舒服的感觉取而代之。

  终于,她的目光溜向他刚完工的作品,鼻子吮吸蛋糕的甜香。她露出一个可爱的笑容:“我要把蛋糕偷走。”

  浮标大厨怔住想了想,摇摇头:“你没法偷啊。”

  塞拉斯蒂娅小嘴一噘,甚至比之前的笑容还要可爱。“为什么呀?”

  “因为皇宫里的东西本来就属于你啊,”浮标无可奈何。他不敢“萍琪誓级别”地完全肯定,但总之事情就是这样。“你总不能偷你自己的东西吧。”

  塞拉斯蒂娅有点哭笑不得,思量半天才说:“那…… 这就不算干坏事了?”

  “当然不算。”浮标语调轻快。

  “那这些呢?”塞拉斯蒂娅的目光在这堆完刚工的蛋糕间来回跳动,“这有多少个啊?”

  “四十个。”

  “要是我把它们全偷走呢?”

  “那就太不像话了。”浮标大厨不得不承认。“不过这些蛋糕本就属于你啊,你想的话当然可以拿走它们,我还可以赶工再做一些…… ”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小了下去。塞拉斯蒂娅没再理他,垂着头、满心沮丧地向门外走去 —— 直到她突然想起,要做真正的坏蛋,就得挺胸抬头!

  要是她在皇宫里干不了坏事,那换个地方就好!

 


 

  尚装鞍鞍深谙顾客就是上帝这一道理。正是因为顾客们,她才追随了自己的可爱标志,不然她可能还在杂货店里上夜班呢。无论什么时候,她都真心欢喜顾客的来临。

  尚装面带笑容,穿过一排暂时挡住了她视线的飞蛾主题的糟糕服装,“欢迎光临瑞瑞精品店(Rarity For You),我们的服装典雅别致,各种款式应有尽有。今日还有赏蛾节主题特供哦。请问您需要些…… ”

  看见顾客正是塞拉斯蒂娅公主本尊,尚装激动得气都差点没喘匀、直尖叫出声来。虽说见到公主想占点小便宜无可厚非,但尚装似乎开始格外期待她百分之十的提成能够一下付清她的欠款。

  看着公主鬼鬼祟祟、贼眉鼠眼地在店里瞟来瞟去感觉真是奇怪,好像她预料到会有什么麻烦似的。尚装只能猜测,她是有原因的吧 —— 毕竟就算没有她妹妹,她也独自治理了小马国一千年。肯定是她压力过大了吧。

  尚装走近深深鞠了一躬,尽了全力想镇住自己声音里的势利:“塞拉斯蒂娅公主!请问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你好啊,尚装。”身为万无一失的完美小马,塞拉斯蒂娅记得所有她子民的名字,“我是来这里偷裙子的。”

  尚装的头点个不停,和平时附和那些有钱马时如出一辙。“噢,那还用说!您想要多少就拿多少吧,最好把这件飞蛾主题的也带走。您准备付宝石还是付钱呢?”

  塞拉斯蒂娅看着尚装,舌头打结半天才说出话来:“呃…… 我是要偷了它们,不付钱就把它们拿走。我在干坏事嘛。”

  “噢,那怎么能算坏事呢!”尚装用蹄掩住自己偷笑的嘴,“就记在城堡账上吧,就像您之前的庆典裙那样。”

  “不算吗?”塞拉斯蒂娅惊得差点往后倒下去。

  “一丁丁点点都不算啦。”尚装向她肯定。

  塞拉斯蒂娅更加纠结了,她愁眉苦脸,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新的变故。“但要是我不付钱呢?”

  “我就记在城堡账上呀。”

  “那要是我真的钱呢?”塞拉斯蒂娅有点着急。

  “那就…… 很棒?”尚装有点糊涂,脸却不知怎的笑开了花。

  “我是不是就没得选了?”

  严格说来,其实她也可以不买东西就走嘛,但尚装干嘛要提起这茬。“应该是…… 吧。”

  塞拉斯蒂娅神情专注,她那统筹天下数百年的大脑来回运转、苦苦思索了半天也没能解出这世纪谜题:要是她付了钱,那就不算偷;要是不付钱…… 还是不算偷。不偷东西就意味着没干成坏事,没干成坏事就意味着露娜没机会当英雄大显身手。

  真是白跑一趟。但现在都已经到店里了,她必须得买点什么呀,不然多不礼貌。

  “那…… ”计划再次落空让塞拉斯蒂娅有点闷闷不乐,她耸耸肩:“帮我挑件裙子,送到皇宫里去吧。”

  “那件钻石做的飞蛾裙怎么样?明码标价,物超所值!”

  塞拉斯蒂娅不想理她:“也行吧。我付宝石好了。”

  她付完宝石向门口走去,沮丧得都忘记坏蛋该怎么走路了。她好像看见了未来的景象:塞拉斯蒂娅的形象依旧完美无缺,而露娜又因为嫉妒变成了梦魇之月。唉,都怪当坏蛋比看起来难多了!

  不行,她不能就这么放弃!塞拉斯蒂娅抬起头狠狠瞪着门口,暗自下定决心。这时另一只小马正好走进。

  新来者惊叫一声,完全没料到会有皇室成员这么凶狠地瞪着自己,吓得完全怔住了。塞拉斯蒂娅赶紧放松脸色(虽然看上去像是在噘嘴),好让这可怜的小马能再动弹。

  那女孩怯怯地鞠了一躬,害怕了。塞拉斯蒂娅看着她 —— 米白毛皮,浅蓝鬃毛,梳着一头其貌不扬的波波头。她并不小,但很可爱,虽是成年小马,但看上去好像还是个孩子。她胆小又怯懦,柔弱的身体一生都不会动一下打人的念头。

  塞拉斯蒂娅的怒视让她浑身抖得像只受惊的小猫。她眼睛睁得像盘子,嘴唇张张合合半天只憋出一句:“对不起…… ”。

  一个邪恶的想法从塞拉斯蒂娅心中升起,她不禁咯咯笑了起来、欢快地拍拍蹄。太棒了,太棒了!这绝对算坏事!

  “你好啊,我的小马,”塞拉斯蒂娅装作自己不知道她名字的样子 ,“你叫什么?”

  “可可,帕梅。”她回答道,更多的是出于害怕,而不是自愿被他马所知。

  “很高兴见到你,可可。我现在是坏马了,我要绑架你。”

  “啊?为什么?”可可不明白,蓝绿色的眼睛闪过玻璃般的光泽。

  塞拉斯蒂娅心里暗自尖叫,太可爱了吧!“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绑架其他小马,而你看起来非常好绑。你娇小又柔弱,而且还可能因为不想麻烦其他小马而连救命都不会喊。不过不用担心,我善良的妹妹露娜会来拯救你的。”

  “谁?”

  “露娜。”

  可可还是不明白。

  “我妹妹呀。”塞拉斯蒂娅只得继续解释。

  可可点点头,假装自己懂了。她在地上磨着蹄,头都不敢抬一下,看着越发可爱。“我希望你不要绑我,因为我还得工作,给顾客送裙子…… ”

  “喔,”塞拉斯蒂娅对着墙壁公主式噘嘴,随后眼前一亮:“那如果我叫卫兵帮你送,你是不是就有空了呢?”

  “嗯…… ”可可咕哝着,“但是我还是有点紧张,毕竟这是我第一次被绑。”

  “你会没事的。”塞拉斯蒂娅向她保证,并走近轻轻蹭了蹭鼻作为证明(蹭鼻子总不可能是坏事吧)。她用魔法拎起可可放在自己背上,然后变戏法似的为她掏出一条毛毯和一杯热可可 —— 天有点冷嘛。

  塞拉斯蒂娅才刚踏出门、展开翅膀,就感觉到背上可可的紧张,于是她停下:“你怕高吗?”

  “嗯。”可可怯怯诺诺。

  “那我们就走路吧。”塞拉斯蒂娅收起翅膀,踏着欢快的步子前行,“另外,你也知道,你可以喊救命的。”

  可可咬了一小口杯里的棉花糖,没有理会这句话。“还是算了吧,我不想麻烦其他小马。”

 


 

  “震惊!塞拉斯蒂娅公主绑架无辜服装店店员!”

  “谁来救救我们!?”

  “别担心,露娜公主神通广大,她会阻止塞拉斯蒂娅的。”

  “为露娜公主欢呼!”

 

  塞拉斯蒂娅在王座上轻抚菲洛米娜的羽毛,不禁笑起来:绑架可可这件事肯定早就传遍小马国了吧?很快露娜就会听说了,很快,小马们就会目睹正义的露娜奋起反抗她。

  很快…… 很快了。

  但同时,她还得确保别让可可跑了。塞拉斯蒂娅已经把她送到皇宫按摩师那里去了,让他们给她来个全身的彻底按摩,肌肉放松到这种程度她肯定没法跑啦!又是她邪恶计划的完美一步。

  她笑得前仰后合,害得菲洛米娜都生气飞走了,让她有点小难过。不过没什么好伤心的,什么也阻止不了塞拉斯蒂娅的好心情,因为露娜马上就会风一般地跑来挑战她并拯救她的小马们。

  …… 马上就会的。

 

  嗨呀,真是心急水不开。塞拉斯蒂娅干脆和她的囚犯去泡了温泉、洗了澡,然后还共进了晚餐,可可坐在塞拉斯蒂娅身边的贵宾席上(这样她就跑不了啦)。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可可完全战胜了最初的紧张感,她笑容满面,与大家谈天说地。饭后,她们还一起偎在壁炉旁打了个盹,直至八点的钟声敲响。

  还是不见露娜的踪影。塞拉斯蒂娅满目愁容地望着钟,一只小蹄子轻轻戳了戳她的身侧。

  “公主?”可可柔声细语,“我得回家喂猫了。”

  塞拉斯蒂娅心中一声叹息,还是点头同意了。可可走到门边时她还用翅膀为她送上温暖的怀抱 —— 没必要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嘛。再说,她也不算完全失败了啊,一点儿都不算。做坏事也得循序渐进嘛,今天一次绑架,明天再来一次,一次又一次,露娜总会别无选择只得出马干预的。坏拉斯蒂娅的崛起就从今天开始!

  看着可可离开的背影,塞拉斯蒂娅(坏坏地)笑了起来。那可爱的小马欢快地转身向她挥蹄告别:“再见,公主!我玩得很开心!”

  “你是公主的客马?”一位过路小马问。可可才刚要开口,马群迅速聚集起来。

  “是啊,我是在上班时碰见公主的,她请我泡了温泉,还吃了晚餐。”

  另一位插进话来:“塞拉斯蒂娅真是太棒了!”

  “和我们仔细讲讲吧,”一位戴软昵帽的小马说着拿出纸和笔,“我是小马国最大的报社的记者,到明天这时,全世界都会知道塞拉斯蒂娅是天下最棒的小马!”

  暮暮笑了:“这还用说嘛。”

  “她甚至还买了衣服好让我能付清欠款!”

  “看哪,她来了!”

  马群转而涌向塞拉斯蒂娅,把帽子都扔到半空,为她欢呼,还有的主动为她唱起歌来。

  塞拉斯蒂娅只好一同唱起来,要不然该多扫大家的兴呀。

 


 

  那天晚上,塞拉斯蒂娅又和露娜加了一餐。

  或者,准确地说,是露娜吃她的晚餐,塞拉斯蒂娅对桌子生闷气。

  “累了就去睡觉。”

  塞拉斯蒂娅叹息一声,抬起头,看见露娜正用她美丽的蓝眼睛,以一种既容情脉脉,又漠不关心的眼神看着自己 —— 感觉就像只猫。

  “露娜,对不起。”

  夜黑色的眉毛弯成完美的弧线,“怎么了?”

  “我知道小马们对你不如对我那么好,我知道,那都是因为你曾经干过坏事。所以我也想着去当个坏马,好让他们对你更好点。我苦苦尝试了一整天,把能想到的一切都试了个遍,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用!我实在不会当坏马。”

  “我很高兴听说如此。”

  听见露娜的回答,塞拉斯蒂娅刚垂下的头又立马抬了起来。她眨眨眼,猜不透为何。“是因为你不想我为你牺牲自己形象吗?”

  “不是,”露娜舔净自己的蹄,然后用它理耳朵毛。“是因为你实在太完美了,每次无论干什么你总是会成功。看见我的大英雄失败了让我感觉很棒,让我知道就算是你,也和我一样有缺点。”

  “我是你的大英雄啊?”塞拉斯蒂娅想到这简直心花怒放。

  露娜腆腆笑了 —— 她不常笑的,要她笑笑简直比要她唱歌跳舞还难。“那还用说。我真的很高兴,谢谢你。”

  塞拉斯蒂娅简直快乐得发抖,但也不忘礼貌地补上一句:“不客气啦。”

  “好了,”露娜从她空空如也的盘子前起身,“我吃饱了而且有点困了,再说现在早就过你平时睡觉的点了,我们回你卧室一起美美睡上一觉吧。”

 

  她们说去就去了。

 

 <The End>

 

thumb_up18
0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小马Flintie 独角兽
回复 坏拉斯蒂娅

首先为碧星(EmeraldGalaxy)送上十万分的感谢!没有碧星指导和答疑解惑,也就没有这篇翻译了。实在是感激不尽!

 

我尽力尝试了以活泼轻快的文字来完成这篇,至于效果怎样,还得经受各位读者的检验了。若有翻译错误,还请各位读者指出;若对翻译还有更好的建议,也同样欢迎留言。^_^

 

一个月的努力,只希望这篇小文能够带给你一整天的阳光好心情。:ftemoji_flutteryay:

9 天前
#2
魔法师T_T 站务赞助者
回复 坏拉斯蒂娅

回复#1 @小马Flintie :

最主要还是排版的建议。ft的编辑器有点问题,不能自动清除格式,要手动权限文章,然后点一下“清除格式”,不然从word复制过来会有白底的:ftemoji_flutterfear:

 

9 天前
#3
魔法师T_T 站务赞助者
回复 坏拉斯蒂娅

《马国日报》:震惊,马国最高统治者由于年龄过大,智力尽然退化到小孩的程度?!

 

顺便一说,CoCo真可爱!

9 天前
#4
小马Flintie 独角兽
回复 坏拉斯蒂娅

回复#2 @魔法师T_T :

多谢提醒!我自己用的默认白背景,所以还真没注意 :ftemoji_facehoof:,现已修正!

另,顺便帮我提醒一下居正吧,争取早日修复这个问题 :ftemoji_lyra: 

9 天前
#5
Acder_L 独角兽
回复 坏拉斯蒂娅

太棒了吧...

超喜欢这片文章的说

:ftemoji_celestiahappy:

希望以后能有更多这种翻译文章的出现

 

8 天前
#6
回复 坏拉斯蒂娅

Princest is wincest!!!

4 天前
#7
回复 坏拉斯蒂娅

哇哇哇大公主太可爱了吧!还有可可,被绑架还要问为什么,仿佛看到了我在学校的样子:joy:awesome!

3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