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urate_Balance
 独角兽

"The world is like an unhatched egg, Concealing all of us inside." 资料库网址:https://share.weiyun.com/5mf05n6,密码:th0R4x。  请注意:在进入数据终端后,请在30秒内输入密码,否则可能被定位、监控和处分。最高处分为变成小马。  爱发电赞助网址:https://afdian.net/@Accurate_Balance  请注意:理性支持,不要贸然投资。 

普众映射 - 不灭之物(16/19)

十五 · 支持世界

本作评价
19()
()1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普众映射

 

不灭之物

 

作者 Chatoyance

 

═════════════════════

 

十五 · 支持世界    15. Back The World

 

“在你和世界的斗争中,要支持世界。”

——弗兰兹 · 卡夫卡

 

雷高亚 · 萨姆沙俯着身,身上盖满了清凉的、刚刚挖出的土壤。她俯卧在自己蹬出来的坑里,尽可能压低身体。坑不足一米深,但时间不多了,真的不多了。她的蹄子一半埋在前方的土堆里,这样就能‘看’到远处发生的事情。达蒙在她身旁,除了维持包裹着他们俩的不稳定的泡泡,什么也做不了。他把树林地上找来的叶子铺在屏障之下,希望这能让空中的人看不出他们的存在。

 

直升机螺旋桨扑击的声音撕裂空气,像是不远处有鼓声不住传来。格雷高亚和达蒙逃离了克劳恩的庄园,在南侧的树林里跑了近千米,然而巨大的直升机仍然在他们的耳朵中震耳欲聋。他们并不打算隐秘行事,也不指望能偷偷逃走。一道道明亮的光柱从午夜的天空中落下,扫过远处克劳恩的庄园。直升机飞得高,格雷高亚和达蒙听不清上面的扬声器里吼叫的命令声,但应该就是‘站住’‘不要轻举妄动’一类的话了。

 

不,不会很久了。格雷高亚彻底放任自己的小马国本能接管一切,让陆马的蹄子成为她自己。暗色的土地在她内在的眼中变得水一般澄澈,而在她四周,一座树根与真菌构成的丛林逆向生长,成为地上庇护她的树林扭曲的镜像。格雷高亚在黑暗中向前推动,经过有动物暂眠其中的隧洞,经过掩埋的岩石和古老的沙砾。再向深处,再快,她的意识向前推进,在庄园周围异样的草地下起了魔法的涟漪,冲刷过曾是克劳恩的大屋地下已经全然不同的保险库,往大红谷仓和仿小马国小屋曾经的地基之处去。

 

她的陆马意识刺痛起来,金黄色,无比强大的光芒穿透了大地,此刻仍然有所残留。魔法的能量令她惊异无比,而又极度恐慌。光在扩散,渗入地下,仍在改造土地,尽管非常、非常缓慢。格雷高亚感觉到,地面上已经没有活物了。大家要么是逃跑了...要么就是被抓进空中去了。可是,那重物,那砸穿了小屋房顶的重物仍在那里,它振动着,每秒振动一次,有节律地发出脉冲。微弱且尖利且明显,那是计时器的脉搏。

 

格雷高亚立刻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来,她小心翼翼伸展出去的意识仿佛一条无比强大的橡皮带,一瞬间便弹了回来。她的整个生命都在猛烈的回归之下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她在夜色中尖叫起来,最终泪流不止而啜泣。

 

...下!别怪她,她也没办法。没错!趴到地上!立刻!”钻石狗钻进叶片构成的低垂的魔法泡泡中来,达蒙立刻将泡泡再次合拢。格雷高亚蜷成一个球,她仍在抽泣,方才她被踩了一爪,立刻从深度集中当中弹出,还没有恢复过来。

 

“这不行!得走!”钻石狗米歇尔粗暴地将达蒙和格雷高亚先后推开。达蒙集中的精神立刻散开,他温和地发着光的魔法溃散,叶子飞得到处都是。他倒在地沟的右旁一丛带刺的灌木中。格雷高亚重重撞在一棵树上,从被迫拉回体内带来的混乱中清醒过来。

 

“你天马的干...”

 

“那是空气燃料炸弹你们两个脑子进屎的傻逼!”米歇尔说话不带屏蔽,“这么躲行不通!”

 

米歇尔真正像只钻石狗那样挖起了洞,穿过岩石树根与土壤,仿佛空无一物。土块和碎渣从他挖出的隧洞里四散飞出,仿佛高压的水流将碰到的树皮与枝干都撕裂开来。终于,他在深深的地下喊道:“你们要是不想死就赶紧下来!

 

达蒙站在深不见底、宽敞而倾斜的隧洞洞口,向中瞥去。

 

“赶紧...进来!”米歇尔这会儿脾气可不太好。

 

格雷高亚跌跌撞撞地来到洞口边缘,突然就像一麻袋马肉似地朝里落下去。达蒙用力把她蹬了下去,蹄子踹在她的屁股上。格雷高亚跌撞翻滚,落进漆黑一片的洞穴中,周围是泥土的潮湿气味。刺眼的橙黄色光芒突兀地照亮了洞穴内部。格雷高亚看到洞顶有植物的根垂下来,看到墙上嵌在泥土当中泛光的岩石。达蒙佝偻着身子,在小洞穴里她的前方,挡住了一小块光。他的独角闪亮着,挡住隧洞的入口。

 

达蒙的魔法屏障之外,一切都是火焰,只有火焰,空气本身成为了火焰,那骇马的烈焰之下该有一座树林,但此时已然成为了地狱。格雷高亚四周的土地散发出烧焦的气味,洞顶越来越热。米歇尔拼命地塞上了隧洞口,钻石狗的后腿将土块与碎石堆积在达蒙的护盾之下,然后,那光被遮住了。

 

在热得发烫的黑暗中,格雷高亚的听力渐渐恢复了。她的耳朵里嗡嗡作响,这高声调而细微的耳鸣,仿佛是摇滚音乐会过后的后遗症,也许她的听力遭受了永久损伤。格雷高亚没有听见爆炸声,也可能是根本没有发生过爆炸。但是,她坐在原地,耳朵刺痛,终于明白,自己感受到了爆炸。她的体内仿佛都满是伤痕,她的骨头疼痛不止。空气满是灼热的尘土,变得厚重,想必是在爆炸的冲击中从土墙上震落下来。

 

难以呼吸,但至少外面燃烧的空气没有闯进来。她知道,如果外面的空气进来,此时他们已经成了烈火中的尸体。空气燃料炸弹。原来她感受到的那个放在都铎式小屋里的沉重的脉搏是炸弹。格雷高亚大哭,在黑暗中她看不见自己泥泞的泪痕。

 

──── ∆ ────

 

乔安娜正在教她怎么用手柄上的扳机键。“这样半躺下...”乔安娜将后腿缩到腹部附近,小心地伸出蹄子,“然后用后骹夹住手柄...就是这个关节。”

 

“我知道骹是什么!我又不是小雌驹!”格雷高亚朝着天马,把眉头皱得紧紧的。

 

乔安娜咧嘴一笑:“但你知道自己的屁股长什么样吗?”

 

格雷高亚很想发脾气,可却跟着露出了笑容:“你真是个奇怪的小马,脑袋奇怪的那种。”

 

“哦哦...这得告诉克劳恩,刚才那话可不怎么像小马。”乔安娜露出了若有所思的样子,“仔细想想,其实有点像云宝(Rainbow Dash),不礼貌,但也还算是小马的台词。”乔安娜于是继续给格雷高亚上课,“好了,嘛,就用后骹紧紧夹住手柄,夹紧,用前蹄的后边沿,就在蹄心附近,你看到那里小板子一样的结构了吗?就用那里压扳机键。按按钮没关系,哪里都可以,但蹄子的这个部分最适合拉扳机键。”乔安娜看着格雷高亚做尝试,“不对,从上面,你看我,从上面拉扳机,不要从下面,没错,就这样。”

 

“这样子好奇怪啊。”格雷高亚的腿累得一抽,手柄从她的后腿之间落下来,在地上滑走了。“饼干!

 

“是小马好奇怪。尽力而为吧,残疾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乔安娜的声音很严厉,甚至带着些苦涩。

 

格雷高亚用前蹄拿回手柄,向后扭去,看向大屏幕:“你...我以前没注意,你其实不喜欢做小马,是吗?”

 

乔安娜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像是被抓住了什么把柄。“我...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觉得没了手很可惜。手很方便的,可以抓手柄,可以做很多事。飞行也很棒,某种程度来说也算是等价交换了。”乔安娜打量着手柄,“再说,你室友的男朋友把我们都变成这样了,我们也没得选...什么都没得选。”

 

“他不是故意的,没道理这么做。克劳恩说,很多人类都成了映射者。再说,他是以生命为代价造成的这种结果啊。”格雷高亚最近常常和乔安娜待在一起,瑞秋忙着跟克劳恩学习天角兽大法。格雷高亚已经推测出,乔安娜一直在假装自己对于身为天马很满意,然而,和她交往越久,这只雌驹的表演就越发显得虚假。有什么大事影响着乔安娜,这一点格雷高亚毫无疑问。

 

格雷高亚终于在此时决定追究此事:“乔(Jo),你到底...”

 

明亮的光,金黄色,在墙上投上黑影,烧在平面电视之上。忽然,电力中断,屏幕变黑,XBox关机,大屋里的灯光全部熄灭下来。

 

脉搏般涌动着的金黄色的光芒,将万物都变成了金色边框的暗影。格雷高亚和乔安娜连忙起身,跑向瑞秋床边的窗。

 

谷仓只有剪影,巨大方正,那之前一道金色的光柱仿佛利剑直冲天际。闪耀的光柱拓宽了,向一切方向生长而去。它遇上谷仓,越过谷仓,以金色的雾气弥漫吞噬谷仓。而它所到之处,谷仓的结构...变了。

 

在明如白日的烈焰似的光芒中,一半的谷仓清晰可见,已然变得与《彩虹小马》中苹果杰克家的谷仓一模一样。而另一半也正被那束光柱在扩张中迅速转化,但现在仍是地球式的谷仓,仍是她们熟悉的谷仓。但这一幕并没有持续很久,短短几秒,整座谷仓都彻底地转化为小马国的样式,而那膨胀的光束仍在生长。

 

格雷高亚从窗边离开前,注意到谷仓周围的地面已不再是土壤和干枯的草块,而成了全然不属于地球的翠绿色,上面还点落着盘子大小的五颜六色的花。那是小马国的土地,小马国的草和花,而那片不属于地球的土地正在靠近大屋。

 

格雷高亚忽然想起来了。“我要去拿塞雷丝缇雅的东西,对切尔西用魔法。”恐惧,格雷高亚的膝盖一阵发颤,她冲出自己和瑞秋共用的卧室,向通往谷仓的后门冲去。她的蹄子在结构凌乱的房子里,占据了整块尖顶区域的大客厅旁拐角一滑,差点撞上早在她之前冲出卧室的乔安娜。

 

乔安娜对着地上的一部手机喊话,那不是iPhone:“...就是你之前警告过的!没错!嵌入开始了!

 

格雷高亚张开嘴,震惊与愤怒降临在她身上。

 

乔安娜看着她,丝毫没有悔意:“他们抓了我家人!

 

格雷高亚在那一刻真想一蹄子踹在乔安娜的天马脑袋上。但她只是突然转过身,继续跑向后门。

 

不应存在的金光筑成的高塔已经仿佛一座摩天大楼,直径几十米,还在扩张。光柱已经高不可测,完美垂直通向天空,越远显得越细,终于在漆黑的天鹅绒样的夜空中变得只如针细。

 

格雷高亚在大屋后门僵立在原地,只能震悚而惊奇地看着那巨大的日光的圈子向她所站的地方爬过来。此时本该接近夜半,但她面前却有一圈几百米的日光向她袭来,将其中的一切都变成小马的魔法国度。

 

终于,格雷高亚的蹄子动了。面前的景象仿佛洪水,仿佛巨兽,她似乎被钉在了原地。而那震惊此时渐渐衰减,她又恢复了理智,又开始考虑起接下来的行动。她最好的朋友,瑞秋 · 普锐斯,肯定就在那不断扩张的魔法正中。她肯定是释放出了塞雷丝缇雅身体里潜伏的超越想象的力量。

 

格雷高亚回想起第一季第二十三集《可爱纪元》。回忆中,暮光闪闪小时候曾经完全失去了魔法控制,整个成了超能力少女,浑身无法控制的超神力量霸气侧漏。瑞秋也遭遇了这样的事吗?她说只是想帮一帮可怜的切尔西,可这座金色光柱无情地扩张着,眼看就要到达大屋,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图,反而越来越快了。

 

格雷高亚迟疑地将一只蹄子指向扩张的不可想象的力量之塔的中心——瑞秋。也许她能和她交谈,也许她得狠狠踹她一蹄子,让他清醒过来。而这时,格雷高亚注意到,巨龙兰德尔的波士顿梗犬,阿光(Sunny)发了疯似地狂叫着。

 

阿光常常陪伴着兰德尔,住在他大棚似的房子里,但有时候也会在农庄里到处走动,和百兽园的其他成员玩耍,或是索求食物。阿光是只好狗狗,他聪明又听话,常常逗切尔西开心。而当那巨大的魔法风暴控制越来越大的领土时,格雷高亚看到,阿光疯狂地吠叫着,双眼圆睁翻白,耳朵向后垂。他已经吓到超出了一只狗所能接受的范围。

 

她眼看着地球上的小马国金色与绿色的边界几乎到达了后门的台阶,阿光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终于崩坏了。它肯定是在光柱开始扩张时就向后退行,而这时他短短的狗尾巴已经碰到了大屋,无路可逃了。也许是格雷高亚的存在给了他勇气,也许是别的原因,波士顿梗犬,阳光,突然奋勇地冲向那金色的光幕,想必是要去营救光柱中心的切尔西和瑞秋。

 

阿光穿进那金色的魔法领域,立刻变了模样。他的身体边缘起了涟漪,变得模糊,随即又清晰了。阿光已不再是波士顿梗犬,他变成了维萝娜(Winona),变成了苹果杰克家的狗。他不再恐惧,而坐下来,心满意足的喘息着。他的一切恐惧都烟消云散,他完全成为了小马国的生物。现在,他已经回到了家,他是整部小马动画里,唯一一只普通的犬科生物,但已不再是方才仓皇恐惧下吠叫而后退的那只狗。

 

格雷高亚跑了。她疯狂地跑,全然不顾蹄下是地砖或地毯。乔安娜不行,但还有达蒙。他方才在格雷高亚身后远远地看着,而现在又看着她跑过他身旁,看着她巨大的小马眼睛在失心的恐惧中睁得滚圆。阿光全变了,性格和样子,全都变了。格雷高亚无法理解,格雷高亚无法承受。她跑,她跑,她停不下来,一切本能都驱使着她为了自己的灵魂向前跑。

 

格雷高亚从大屋的前门冲出,盲目地跑向克莱恩的庄园边界上的树丛,她模模糊糊地感觉到,达蒙在她身边一并奔跑,他也满心恐惧,他也双目圆睁。看到达蒙渐渐超过了她,格雷高亚心中的恐惧愈发凶恶,这就成了一场跑向毫无保护意义的树林的竞赛。无处可逃,瑞秋已然让小马作为地球的终末审判降临在世界之上。

 

独角兽和陆马拼命地跑,这时空中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那是巨大的军用直升机。扬声器中传来吼叫的声音,一道道探照灯扫过远处的农场。

 

一瞬间,格雷高亚的腿支持不住了。她像一辆失控的赛车,摔在草地上,翻滚。达蒙也一样,他一圈一圈地翻滚着,每一次撞上地面,都发出无声的惨叫。格雷高亚的意识努力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她意识到,有一个不是声音的声音穿过了她的双耳,直穿过她的血肉,穿进她的骨骼之中。不知怎么,那高处传来的声音打破了她的平衡能力。音波武器。只可能是它。她隐约回想起,网上说军队真有这种武器,用来对大群的群众进行非致命打击。

 

格雷高亚努力想起身,她的腿软乎乎的,无法控制。达蒙似乎也是一样,看上去喝醉了似的,尽管他从来不喝酒。她的双眼难以集中,她的意识一片模糊。

 

直升机,黑色的大团的东西,只因为那巨大的金色光柱才隐约可见,正在会合。光柱在缩减,快速收缩,退回中心去。他们用音波武器瞄准的是瑞秋的方向,但却仍然能让格雷高亚这只离得如此远的小马受到影响,她不禁为朋友心生担忧。他们用它阻止了瑞秋的爆发——假如真的是瑞秋的魔法爆发了的话。瑞秋可能昏了过去,她需要帮助。

 

格雷高亚站起身来,但无法向那边去。达蒙咬住了她的尾巴。

 

“放开我!瑞秋!”格雷高亚的蹄子深深插进土里,扒下一大块草与泥,拼命想从达蒙的牙齿间逃脱。

 

“唔嗯!”达蒙就是不肯放开她。

 

瑞秋怎么办!”格雷高亚哀求道,她的眼里满是泪水。

 

达蒙的意识已经清醒了。他一直是克劳恩先生的得意弟子。格雷高亚被一道银色的无法穿过的光幕向后推去。达蒙用独角产生的立场拦住了她。“直升机啊!”他说,仿佛这四个字就能解释一切。

 

“我知道!瑞秋啊!”格雷高亚人立而起,用前蹄猛砸闪闪发光的光墙,但光幕却继续逼近,将她推得仰面朝天,仍在继续,带着她在地上拖行。

 

“是他们!几百个人!带着枪的。”达蒙不得不移动自己的屏障——格雷高亚站起身来,左右横移,想要绕过他的魔法。

 

我,不,管!”格雷高亚毫无意义地向上跳去,想越过达蒙敏捷的光幕。

 

达蒙双眼紧紧盯着格雷高亚,在黑暗中与她脸对着脸:“你得活着,还不能被抓住,才能去救她!”

 

有几架巨大的黑色直升机已经降落,手持武器,头戴头盔的人类包围了克劳恩的农场,仿佛蚁群。已经无可挽回了。而高处,更多的直升机盘旋着,搜索着,猎取着。达蒙将一只满是泥土的蹄子放在格雷高亚胸口:“他们不会伤害瑞秋的。她是力量,他们想要的就是她。但他们不可能容许这里继续存在!”他的声音冷静得恐怖,使格雷高亚理智了些。

 

他们应该已经抓住了瑞秋。直升机又起飞了,越过巨大的外星般的世界,越过那取代了谷仓,取代了小屋,取代整座大宅的异样的建筑。曾是人类居住地的那片土地,那地球的农场,此时已经成了小马国的一部分,而那些人类显然都看得见这一切。盘旋的直升机的探照灯全部投在那片土地上,扫过农庄,时不时集中在纯粹的小马国式建筑之上。此时不再有认知盲区,此处没有,在这片不可能存在的地区,不会有盲区。他们会抹除这里,他们别无选择。

 

但是,这可是好大一片土地。格雷高亚努力想要脑补出,这么大一块世界变了模样,该怎么抹消。无论方法如何,一定是极巨大可怖的。格雷高亚想到了火,想到了爆炸——甚至核弹。她不知道这些人类有什么,但要抹除地球上足有近千米的圆形区域内的异常世界,一定会是可怕的毁灭性的手段。达蒙的话语回到了她脑海中。只有活着,不被抓住,她才能有机会救助自己的朋友。

 

她立刻转过身,继续向树林跑去。达蒙紧随其后,尽力想在他们与农庄之间拉开距离,寻找庇护之所。彻底跑远是不可能的,他们跑不了那么快。假如是天马,或许还可以,但他们是陆马和独角兽,不可能离开地面。

 

他们需要的是掩体。从声音听来,直升机正在后撤,这就意味着危险无处不在。格雷高亚就地停下,用自己几乎无尽的陆马力量踢起地上的土。这里是平地,但能有一堆土,有一个坑可以躲,聊胜于无,比站在这里等待爆炸要好太多太多。

 

──── ∆ ────

 

洞顶以炽热重击他们。小小的洞穴被他们塞得满满当当,仿佛一个烤炉,但达蒙和米歇尔坚决不打开隧洞入口。“空气燃料炸弹!除了没有辐射,跟核弹一样要命,有些方面还更可怕——它烧的是空气!”达蒙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空气中满是尘土,他咳个不停,喉咙沙哑。

 

“所以...所以我才把咱们关在里头。那玩意儿啥都穿的进来,一道缝,一个孔,你就死透了。专杀藏起来的人!”米歇尔在纯黑中喘息着,“等...先等着...热气会散的,尘土会落的。”

 

格雷高亚一阵不适,几乎要慌了神。她感觉像被困住了,她感觉像被活埋了,因为她真的被困住,被活埋了。唯一令她还能匍匐在原地的方法,是强迫她自己专心去想米歇尔在土地与岩石间那快速的穿行。

 

“我喘不上气了,我...我不行了,大家。真的。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格雷高亚拼尽全力,想象着米歇尔凭他的钻石狗能力一下子就能救他们出去。空气闷热,满是焦土的刺鼻气味。格雷高亚的喉咙痛,她的肺刺痛得仿佛是吸进了辣椒酱的雾气。

 

“撑住,混蛋!”米歇尔喘息中咆哮,“咱们都难受的很,小马!”

 

小马。小马。——格雷高亚主动迎向她的小马意识,她真的束手无策了,也许小马脑袋能有办法让她安静,也许什么群聚本能,狗屁不通的友谊魔法,能在人类意识拼命想要冲向自由时,找到办法。她被困在黑暗中,被困在闷热的烤炉似的焦臭的空气中,困在地下,感觉已经发了疯。“拜托?”格雷高亚呜咽起来,“拜托...我不行了,我真的坚持不住了,拜托...拜托...”她哭出了声,扭动着身体,艰难地克制着她的恐慌,腰和腿蹭在达蒙和米歇尔过度温热的身体上,他们仨被紧紧压在一起。

 

“我...我快不行了。”达蒙的声音颤抖起来,他已经不是他自己了,“我现在...感觉宁愿烧死...我真的...”他全身都在颤抖,显然强忍着即将宣泄而出的哭泣。

 

米歇尔的喘息越发急促。“好吧,听着,用你的护盾——先别动!点亮独角,找准洞的入口,再把护盾放上去,假如外头还有火...”

 

小小的洞穴被银色的光照亮了。空气混浊厚重,达蒙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在眼眶里微微颤动。这令格雷高亚更加觉得难受了。米歇尔也在颤抖。“在那儿吧?我觉得就在那儿吧?”

 

米歇尔痛苦地捏紧了爪子:“一定看准,要是外头是火,哪怕一个缝,哪怕有一点点...”

 

“我看得到。”格雷高亚努力控制著身体,但声音却克制不住的悲哀,满是恐惧,“我是陆马,看得出来。”

 

在哪里?”达蒙即将崩溃,毫无半点疑问。

 

“就在那儿!”格雷高亚试图伸蹄指去,但没有移动的空间,于是她只用脑袋点了一点。

 

达蒙立即将一道光壁投过去,一部分与弧形的土壤构成的洞穴相交叉。银色屏障的光微微发亮,空气中的尘土与微粒也闪闪发光。

 

“不...再往...右!”格雷高亚努力想将一只前腿伸过米歇尔的身体,但却难以做到,而幽闭感正快速摧毁着她的自我控制,“过头了!往左...不,远了,再往回...啊啊!!!

 

达蒙也朝着格雷高亚吼叫起来,他们胡乱在土壤、根须与岩石构成的小小烤炉中乱挥起蹄子。米歇尔夹在他们中间,挨了不知道多少蹄子,洞顶也在他们的挣扎之下掉落了更多的小碎块和尘土。

 

够——了——!”米歇尔尖利刺耳的吼声刺得格雷高亚和达蒙的小马耳朵里嗡嗡作响。惊诧之下,他们僵在了原地,被那巨大的吼叫声镇住了。

 

“我...我有个更好的主意。”米歇尔说这话时,声音低得像是在耳语。

 

“什、什么?”达蒙祛除了屏障,但独角仍然亮着。

 

米歇尔喘息了一刻:“格雷...高亚...你能...看见东西?土里的东西?”

 

格雷高亚想咽一咽口水,但就连唾液里也满是泥泞:“是、是啊,我能看穿——穿过土壤。”

 

“瑞瑞...犬马闹剧(A Dog and Pony Show)那一集...看。”米歇尔的喘息变得急促了。

 

“我还以为...你不看呢...”格雷高亚努力想在昏暗而满是尘土的光线中露出笑容,但嘴唇却粘在了牙齿上。

 

赶紧!”米歇尔可没兴趣谈及他的观影习惯。

 

格雷高亚努力想冷静下来。做不到。在恐惧与急切之下,她将自己从已经半埋在洞穴中的凹坑里的蹄子推了出去,将自己的陆马感知力向漆黑一片中推进去。

 

这洞穴在土壤的暗海之中像一个气泡,在那之上是炽热,可怕的炽热。土壤的海洋翻腾着仿佛即将沸腾。格雷高亚看来,死亡就在上方等待着他们。她能感应到的树根都死了,烧成了焦炭,而她的感知的末端,只剩下一层被彻底杀灭过,烤熟了的荒土。她的能力无法对土地上空生效,因此烈火是否仍在灼烧大气,她无从得知,也不知那炽热是否只禁锢在地面。不过,她看得出来,情况不是很妙。

 

格雷高亚扩散开自己的感知,将古怪的对蹄下与四周积土世界的魔法视觉扩张向远方。石块与岩石在岩石层中漂浮着,是一条弯曲分叉的静滞的卵石河流;古老的河床,早已被土壤掩埋,在她下方与周围流过。而这时,她找到了空洞,一处气室,宽大而呈圆柱形,甚是奇怪,足有几百米深,宽有深的一半,底端的沙砾被水打湿,水流从地下空洞的一侧流出。这是克劳恩的农庄地下十几米深处一个不曾被发掘的陷坑,没有一路坍塌至表面,但却如一颗定时炸弹,蛰伏着,某一天它将内陷,在地上产生一个大坑。

 

“空洞!地下空洞!”格雷高亚小心地睁开一只眼睛,举起一只蹄子,小心翼翼地指向他们前下方洞穴的方向,“快挖!

 

米歇尔用起钻石狗魔法,比起方才拼上性命般挖出这个洞时的状态,这一次他缓慢而仔细得多。他将自己爪子下破碎的土石小心地放到身后,留出空间让达蒙和格雷高亚可以绕过去,进入他挖出的新的空间。他将土壤压紧,挤出其中储存的空气,于是身后留下的土块都坚实有如砖墙。很快,他们周围的空间大了许多,感觉不再那么幽闭,而有了土壤中释放出的氧气,空气也稍稍清新了些。

 

在被炸毁的树林之下,土地却是冰凉的,而新得到的氧气令他们三个恢复了些许情绪平衡。达蒙始终亮着独角,偶尔格雷高亚会将她的前蹄插进土墙里,为米歇尔提供轨道修正。她对空洞的距离低估了许多,但达蒙和米歇尔还是勉强容忍了她的失误,毕竟至少现在他们不再面临着烤熟或憋死的风险了。

 

“当心!”格雷高亚的蹄子插进土里,一直陷到骹骨的深度,“要通了,没剩几米,可他马芬的高了。千万千万小心,米歇尔!”

 

钻石狗点点头,小心翼翼地动起了魔法加强的爪子。前方突然出现了一片黑暗,达蒙的独角照明也照不亮。新鲜水源和冰冷空气的气味冲进鼻腔中。

 

米歇尔细心地开宽了隧洞口,那之后都是纯粹的漆黑与冰冷的空气,仿佛隧洞之后是一片无星的夜空。

 

格雷高亚闭上眼,再次将自己从蹄子中投射出去。“我们...嗯...大概在洞穴中部,很大,摔下去必死,里面比一整栋公寓楼都要大。洞底是各种石头。”格雷高亚努力思考起来。现在他们有的是空气,也有水可以喝了——只不过是在他们下方将近两百米而已。

 

“MC(Minecraft)【注1】!”格雷高亚的声音在漆黑的隧洞口中回响。

 

达蒙在独角的银色光之下露出笑容。“有道理!MC!”他愉悦地大笑起来,“米歇尔,你要不试试顺着墙边往下挖个楼梯出来?”

 

米歇尔咕哝着点点头:“楼梯不行,得累死我,但可以挖个斜向下的通道,这倒不难,效果差不多。”

 

足足一小时,其中米歇尔两次差点挖出墙外,但有着格雷高亚的陆马‘地下雷达’技能,他们终于还是来到了洞底,仿佛半夜的一片沙砾滩。

 

在达蒙独角怪诞的照亮下,他们根本看不出自己在地下几百米深的洞穴里。蹄下,一片沙砾与圆石铺成的地面,一旁是缓缓流淌的地下河。除了怪异的声学环境,以及墓穴般全然静滞的空气之外,他们仿佛就在地上,在一片无星的夜空之下。

 

“可能是天然的喀斯特地貌,”米歇尔喝够了清澈的地下小溪,“不过,水流一直是多灾多难的,人类太多,需求太多。我也不能下定论。”

 

格雷高亚舔舔嘴唇,脸上滴下水来:“你知道的比我多了,我也得学这些吗?”

 

达蒙终于把喉咙里最后一点尘土也漱了个干净:“你是陆马,地质学该是你的科学吧?”

 

米歇尔大笑:“地质学好啊,我可是有第一资料的。”

 

两只小马气得哼哼,钻石狗朝着渺远的洞顶嚎叫起来。

 

 

 

达蒙的独角需要休息,于是现在他们在黑暗中静坐。使用魔法会让达蒙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异样的疲惫,而他的独角已经亮了好一阵子了。格雷高亚也感觉到,自己在对土层的扫描后,有了一种怪异的疲惫。米歇尔说他的爪子疼得很,她和达蒙都觉得这是自然的。

 

他们休息够了,呼吸充足了,咳出了嗓子眼儿里最后一点尘土,还喝过好几次水,尿了好几回。他们安全了,隐藏在地下,没有生命危险,从空气燃料炸弹之下成功逃脱。地上产生的一切,那一小块小马国,现在必然已经成了一块冒烟的大坑,不复存在。还有瑞秋、切尔西,还有巨龙兰德尔。克劳恩和他的部下们没在农庄真的是幸运,但等他们回来,等待他们的自然是一片废墟——也许还有手铐。

 

“你觉得他们会怎么编?”达蒙打了个哈欠,这一切让他心累得很。地洞里冷得厉害,他们三个抱在一起,分享温暖:“煤气爆炸?化学容器爆炸?我觉得会是后面这个,爆炸太大了。你等着吧,福克斯(Fox)准会说,化学容器炸了,烧毁了多少多少森林,损失了上百万美元,CNN准也会来。【注2】”

 

格雷高亚轻轻地啜泣。

 

“他们活着呢,”米歇尔拍了拍格雷高亚,找到她的耳朵之后,挠了挠她的耳朵后面,“你的朋友那么厉害,他们要的就是厉害的,只要她不乱来就行。他们肯定都活着,相信我,对那些家伙来说,我们是武器,是工具,而就凭着那一招,你朋友就准是最好用的那个。我敢说他们肯定把她和切尔西都救走了。兰德尔我不清楚,但他们的直升机那么大,也能把他一起带走的。”

 

格雷高亚吸了吸鼻子:“你真的这么想?”

 

米歇尔露出微笑,尽管黑暗中谁也看不见:“当然了,我知道的。他们来的多快啊,对吧?这都是计划好的,他们本来就想来搞这么一出,只是一直等着时机。说不定他们本来还想要抓我们来着呢。她肯定活着,毫无疑问。”

 

“是乔安娜,乔安娜叫他们来的,我听到她打电话了。她跟我说他们把她家人抓住了。”格雷高亚用前腿擦擦鼻子。

 

“乔安娜?”达蒙惊呆了,“我还觉得她挺好的!”

 

“我也以为。但她家人被抓了,她是这么说的。”格雷高亚擦擦眼睛。

 

“不过...这么出卖咱们——你看到她啦?”达蒙看上去尤其生气。

 

“看到了,几乎每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那时候我就在她旁边,她本来在教我用蹄子玩手柄来着。”格雷高亚眨眨眼,这纯粹的黑暗中,她仿佛失去了视力。

 

“家人,有的人啊,家人就是命。”米歇尔打了个哈欠,他困了。紧跟着,达蒙和格雷高亚也打起哈欠。

 

“瑞秋活着,大家可能都还活着,你确定吗?”格雷高亚又打了个哈欠,于是又是一整轮。

 

米歇尔动了动爪子:“他们估计被抓去S-4区了,各种奇怪的东西都去了那里——UFO、灰色外星人,什么都有。内华达(Nevada),帕普斯湖(Papoose Lake),说是在那附近。但咱们知道,没有外星人,只有我们这种变了形的人,被不知道哪个映射者最深的愿望改成了这个样。但对那些人来说不重要,要是有飞碟,才不管是真的假的,有用就行。据说灰色外星人会心电感应,那就是他们的魔法,可以用来做间谍。”

 

格雷高亚竖起耳朵:“等下,你是说你知道瑞秋被抓去哪里了?”

 

“至少是听说过,就在S-4区。绝密基地,比最高机密还高,是什么Majik-12 Umbra级别许可之类的狗屁,连总统们都不知道这事。”两只小马每次听到钻石狗轻易骂脏话,都不住地瑟缩。

 

“那你知道哪个地方在哪里吗?”格雷高亚现在高度集中了。

 

“大致是清楚的,谁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毕竟是机密!但基本上谁都知道大概在哪儿,至少喜欢这些奇怪玩意儿的都知道。我就喜欢奇怪的玩意儿,特喜欢,以前看了各种UFO的节目来着。”米歇尔又打了个哈欠,把头放在爪子上,合上眼睛。

 

“那我们先睡一会儿,等醒了就挖出去,那时候上面肯定冷下来了,然后我们就出发!”格雷高亚伸伸腿,靠在达蒙身上,他们紧紧相拥维持体温,努力想好受点。

 

出发?你在说什么鬼啊,小马?”米歇尔都快睡着了,“全都完了,咱们可没戏唱了。”

 

“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他们肯定在上头等着抓我们呢,米歇尔。”达蒙也抱住格雷高亚,“我也去,我可不想一探头就被抓走,再不就一辈子逃命。克劳恩答应过我,一辈子有饭吃,有地方住的,我不可能放他跑路。”

 

格雷高亚夹在独角兽和钻石狗之间:“所以我们要先找到克劳恩,不能让他回来,这是第一任务。”

 

“你们两个放什么屁呢?”两只小马吵个不停,米歇尔看来是没觉可睡了,“都完了,你的朋友还活着,但不可能回得来的,你没被抓到就不错了,拉倒吧。”

 

格雷高亚一戳米歇尔的背:“不,这才刚刚开始,我们要救出瑞秋,还有切尔西,要是兰德尔也在,我们也要救他!你得给我们带路,外星狗狗!”

 

肏?”小马们一缩,格雷高亚又戳了他一下。米歇尔的内心并无波动。“我看了好多资料的——他们连地里都埋着秘密传感器,石头里有摄像头,还有激光绊线、地雷,红外传感器,还有我们听都没听过的东西!随便谁想要靠近S-4区三十里都难,更不用说都找不到那鬼地方了!”

 

格雷高亚在漆黑一片中露出微笑。“我...可不是随便谁,我是小马——小马合作就能做到一切!”格雷高亚的笑容绽放了,“我们有超能力的,忘了吗?克劳恩说过,那些人想抓我们,因为我们是资源,是威胁,他们炸了我们家,我可不想当什么资源。”

 

“我们可是他马芬的超级英雄!”达蒙想到这里,愉快地打了个响鼻。他们可是全靠超能力才躲掉了那个空气燃料炸弹呢。

 

“你们都他妈傻逼,纯种傻逼。”说完,米歇尔决定不再去管背后的小马,赌上性命般地睡起觉来。

 

---注 释---

 

注1(Minecraft):2009年发布的一款第一人称视角的3D高自由度沙盒游戏,又称《我的世界》。详见百度百科

 

注2(福克斯、CNN):美国的有线电视新闻频道。详见百度百科的这两个页面

 

---感 谢---

 

现在,Acc有了爱发电账号,欢迎愿意资助的小马(或者其他生物)前来赞助。

 

下面是本章发布时,我已有的赞助者(按时间顺序排列,称呼依照赞助者需求):

乘风小姐姐

切拉

日升

Utopia(乌酱~)

Westwind

thumb_up19
1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utopia 幻形灵赞助者
回复 十五 · 支持世界

哇哦,这章突然就boom了!

但还有4章了,能行不?

 

9 天前
#2
回复 十五 · 支持世界

突然高能!

8 天前
#3
Dim 陆马
回复 十五 · 支持世界

最后几章了,大Boss是谁应该都有数了

8 天前
#4
回复 十五 · 支持世界

回复#3 @Dim :

诶?我心里没数诶...

7 天前
#5
LRlicious 麒麟小编
回复 十五 · 支持世界

华丽丽地玩脱啦d(ŐдŐ๑)

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形式直转而下,不知后面咋处理呢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穿越(变马)文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