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sight_Skytech
 天马

百以众分:晖虹之耀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本作评价
47()
()2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天马的皮毛也许能抵抗高空的寒风,但瞬间将它浸透的海水就是另外一码事了。由于我速度太快,还是有一些水在我撞击水面的时候流进了我的鼻子。海水浸泡着我的各处伤口,带来难以忍受的剧痛。我隐约看见一个和我体型差不多的黑影正以非常缓慢的速度下沉。肯定是余晖。在全身的痛楚中,眼睛上那种如同被腐蚀般的感觉是最恐怖的,但我又没法闭上眼睛,否则鬼知道我在往哪里游。

就在我以为我要给余晖陪葬的时候,疼痛突然减轻了,不知道是我感动了忠诚元素,还是我的神经已经崩溃了。我抓住机会张开翅膀,借着入水时的速度向下游去,很快便追上了她。余晖的身体出奇的热,大概是因为刚刚的暴走吧。我有点担心她会不会攻击我,随后半喜半忧地发现她毫无动静。我们现在所处的深度几乎没有任何光,我看不清她的样子,只能通过触觉确定她的存在。

我将前蹄环在她的腰部,确保她头朝上,然后向着我认为的水面的方向游去。我之所以能这么快追上她,要归功于我入水时的速度。现在抱着她往上游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我呼出一部分憋在鼻腔里的空气,顺带着把水排掉,一边拖着余晖,一边用后蹄使劲往下蹬、翅膀拼命地划水。我能感觉到我们在上升,但速度慢得令马担心。我不确定我们能不能坚持到出水。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见了一些光亮。我们离水面不远了!但与此同时,我被自己的身体强迫着呼出了最后一点空气,也就是说下一次我憋不住的时候就会呛水。作为运动员肺活量再大,那也是有限的。

怎么还没到水面?我已经要憋不住了,但亮光好像还是那么远。难道说我们现在没有在上升?

这个想法让我顿时慌了起来,立刻呛了一口水。我隐约听见谁在喊叫,也许是我的耳鸣。我努力抓住余晖,用尽全力蹬水,但这似乎除了让我更加难以抵抗呼吸的本能之外毫无作用。我开始感到晕眩,视野开始被光斑模糊。我想呼吸,但我不能。我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么慌乱、这么害怕。

一道明亮的蓝光出现在我眼前,是天堂在召唤我了吗?我还是没能……

“哗啦!”

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我的身体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拽出了水面。我剧烈地咳嗽起来,贪婪地呼吸着久违的空气。怀中的余晖突然轻了许多,我睁开眼睛,看见星光用悬浮术接过了她,而此时正费力地飘着我的,是瑞瑞。她终于坚持不住了,我赶忙张开翅膀,缓冲着落在地上——要说摔在地上也不为过。

警笛声已经近在咫尺,星光不顾自己还没完全学会多马传送,迅速点亮独角将我们转移到了警察的包围圈之外,也就是我们在湛江渡口的第一个传送点。我环顾四周,好在大家身上的零件都没丢。

只见余晖已经变回了她本来的样子,但她双目紧闭,一动不动。我甚至都没法确定她身上的热量是生命的象征还是刚刚暴走留下的余温。

“老天,你刚刚真的太酷啦!”萍琪朝我欢呼,要是换做平时,我肯定要接过她的话自吹一番。但现在,我只是无言地撑起身子,蹒跚地走向余晖。阿杰正趴在她的身上,大概是在寻找她的心跳。前牛仔小马的眉头越皱越紧,我顿时心里一沉。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杰压得太使劲了,毫无征兆地,余晖突然咳出了一大口海水,直接喷在了我俩的脸上。

“好哇,我的帽子现在彻底报废了。”阿杰气恼地用蹄子抹去脸上和帽子上的液体混合物。我甩了甩脑袋:“余晖?”

她没醒。淦。

“朋友们?”一个喘着气的柔和声音从头顶传来,我们齐刷刷地抬起头,看见小蝶正从空中小心翼翼地降落。她正背着的是……

“暮光出什么事了?”我瞪大了眼睛,只见那只天角兽软绵绵地趴在她的背上,和余晖一样没有任何动静。小蝶看见了躺在我们中间的余晖,吃了一惊。

“余晖出什么事了?”

好吧,现在我们两边都有不少要解释的事情了。

“我在你们战斗的时候找到了她。她还活着,但是在发高烧。”小蝶一边说着,一边在瑞瑞和星光的帮助下将暮光放下来。

我俯下身用吻部轻触余晖的额头,决定略过她失控暴走的部分:“这位也差不多。”

“那些家伙去哪儿了?”小蝶还是问到了这个问题,“我救走暮光的时候警察已经包围了渔港,但是绝大部分毒贩都不见了。”

“呃……”阿杰的眼角抽了一下,大概是不确定自己现在要不要当诚实元素。我快速地瞄了一眼渔港的方向,海面上的火光如果不仔细观察已经几乎看不见了:“他们遭了报应。”

小蝶皱起眉,显然没有听懂我的话,但她还是将视线重新转回我们昏迷的同伴。“她们需要治疗。”

“但很明显我们没法去医院。”星光指出。

小蝶摇了摇头,和瑞瑞交换了一个眼色,后者开口道:“在你们来之前,小蝶已经定好了去美国寻找传送门的飞机了。”

我眨了眨眼:“你说啥?”

“根据我梦里的记忆,暮光在美国参与制作了我们的动画,所以传送门应该也在美国。正好我有一个朋友开夜航的私人飞机,他是个马迷,而且他知道我变成小马了,同意载我们过去。为了以防万一,我还请他准备了医疗箱。”小蝶解释着。

早知道有今天这场战斗,我就不该因为图省事而把我们买的那个医疗箱留在北京的。

“但是小蝶,你确定……”星光试图开口,我知道她要说啥。

“您有更好的主意?”我扬起眉毛。

星光阴沉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闭上了嘴。

“说真的,小蝶,干得漂亮!”

黄色天马的脸又红了:“呃……那个,没有啦。其实是瑞瑞付的定金。”

“但还是你找的人。”瑞瑞礼貌地谦让道,“而且你还说服他打折了。”

“不,你……”

“塞拉斯提娅的皇家大屁股哟!你们再这么谦虚下去余晖和暮光就要凉啦!”我忍无可忍地吼道。瑞瑞和小蝶用一种看无礼之徒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谁也没再说话。管它无不无礼,朋友的命要紧:“那人在哪儿?”

“离这儿五六公里,但瑞瑞没有去过。他每天凌晨两点多启航,如果想赶上这一班机,我们还有不到三个小时。”

“你带路,我来背她们。”阿杰自告奋勇道。

“就算你有那个力气,你的背也不够宽,小傻瓜。”萍琪用蹄肘怼了她一下,“你背小晖我背暮暮,小蝶带路黛西放哨,出发!”她摆了一个起飞指挥官的姿势。

……我啥时候成放哨的了?我摇了摇头,懒得深究了。

在独角兽们的帮助下,两只陆马背起我们的伤员,在午夜之中出发了。瑞瑞和小蝶走在前面,帮她拨通了电话。由于飞在高处,我听不清她说了什么。过了一会儿,紧跟在她们后面的萍琪抬头喊了一嗓子:“谈成啦!”

那个马迷飞行员可够好的啊……如果他不是像那些毒贩一样别有用心的话。

我们沿着海岸线向西疾行,陆马们的体力是真的令马羡慕,阿杰和萍琪在背着余晖和暮光的情况下依然能轻松地和其他小马齐头并进。回想起刚刚差点把自己和余晖淹死,我不由得叹了口气。唉,各有所长吧。

两点整,我们抵达了目的地。这座机场是公共的,有一架民航客机刚刚降落。瑞瑞带着四只小马传送了进去,我们则通过各自的方法飞过或传送过围栏。随后,大家一起开始顺着机场的边缘搜索目标。

“在那儿!”小蝶用前蹄指着一架停在角落里、和民航比起来像只小幼驹一样的喷气式飞机,一架舷梯正贴着它。确认周围没有人或摄像头以后,我们在阴影之中朝它跑了过去。“我去看看他在不在飞机里。”小蝶正要起飞,我拉住了她。

“虽然我刚刚支持这个计划,但我还是提醒各位,一定要小心。不是我不相信你,小蝶,不过我们可是刚从虎口逃脱。”

“而且余晖还弄死了老虎。”站在我旁边的星光小声吐槽道。

“我明白。”小蝶没听见星光的话,她点了点头然后飞了上去。一分钟以后,舱门打开了,一个机长打扮的、看上去像是混血的三十岁左右的人快步走下舷梯,他的视线落到了躲在阴影里的我们的身上,但似乎不是很惊讶,就好像是他早就认识小马了一样。我的意思是,对于一个马迷来说,他的反应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地镇静。也许他同意载我们过去就是他独有的表达对小马喜爱的方式吧。

小蝶飞到他面前打了个招呼。

“真就全都来了。”他看着她,扬起眉毛。

“嗯……”黄色天马腼腆地笑了笑,然后转向了我们,“大家快来吧!”

我们面面相觑,事情的进展如此顺利,让我们都有点不太放心。那人走到我们面前,看了看昏迷不醒的余晖和暮光:“再拖下去医疗箱恐怕也不会有用了。”

事已至此,似乎也别无选择,希望我们的运气不要这么背吧。我们让出一条路,阿杰和萍琪背着她们迅速跑上飞机,紧随其后的是瑞瑞和星光。我看了看小蝶,又看了看这个人类,也准备登机。

嗯?是我眼花了吗?还是说那一闪而过的只是他的眼睛在反光而已?我扫视整个机场,却没有看见什么东西发着绿光。我正纳闷,但小蝶已经在催促了,我只得和她一起进入了机舱。

如果说我们走入的是一个陷阱的话,那这个陷阱也太高档了点。柔和的暖色光充斥整个客舱,温度也被设定得刚刚好。最重要的是,那些宽大而舒适的靠椅可是货真价实的啊!这种感觉就像是长征到头,看见了胜利的希望一样,以至于我不得不拼命克制自己“跳上靠椅然后一觉睡到飞机降落” 的冲动了。

不过我们还没有胜利,余晖和暮光现在命悬一线,而我们对此无能为力。那个人类登上飞机,我注意到他也略显忧虑地望着她们。

“出于隐私的原因,我就不问你们为什么全都——”他看了看小蝶和瑞瑞,“几乎全都受了这么重的伤。医疗箱就在机尾。”他正要走向驾驶室,突然一个刹车停在原地,转过身,带着抱歉的笑容说道:“和……嗯,小蝶待久了,差点忘记你们都还不认识我。我叫冯落,中美混血的广东人,是本次航班的机长。女士们,欢迎登机!”

“你好呀!冯落·中美混血的广东人!”萍琪咧着大嘴打招呼,“我是萍琪派!”

“是啊,我知道。你还真是和动画片里一样呢。”冯落呵呵地笑着,走进了驾驶室,“我得起飞了,再晚的话塔台那边该起疑心了。如果需要找我的话,请稍等一会儿,我飞到平流层以后才能设定自动驾驶。”

“但是你怎么做到能让我们偷渡过去?”阿杰困惑地问。

“我停的位置正好让摄像头拍不到你们登机,而且在你们来之前半个小时我刚让他们检查过这架飞机,再加上你们又不是从航站楼过来的,想要瞒天过海没那么难。”他耐心地解释道。

“就像一位前董事长要逃离对他贪污腐败的司法指控一样!”萍琪又开始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啥?”

“嗯,没什么,嘿嘿!”

冯落启动了飞机,引擎的轰鸣声回荡在机舱内,他带上耳机开始和塔台联络,具体说了什么我听不太清楚。过了两分钟左右,飞机离开了停泊的位置,朝着跑道驶去。

“黛西,亲爱的,过来!”瑞瑞的呼喊让我从望着跑道发愣中回过了神,“我给你绑一下绷带。”

扭过头看去,只见现在所有小马身上都或多或少贴着几块显眼的白色纱布,就连小蝶和瑞瑞自己也是,余晖和阿杰则被绷带缠得跟粽子似的。暮光也一样,但没有缠那么多。她和余晖还在昏迷,但小蝶说她们的状况已经稳定下来了。

直到现在,在明亮的光线照耀下,看着那些雪白的纱布和绷带以及隐隐渗出的血迹,我才意识到在几个小时前的大战中我的朋友们到底受了多大的伤,更别提所有小马的鬃毛都已经乱得不成样子,身上落满了灰,如同褪了色一般。要是马迷们认不出我们来我都不觉得奇怪。

我的眼眶湿润了,自责充斥着我的内心。作为团队中最勇猛的小马,我却没能保护好大家。而且之所以我这么晚才发觉,是因为从头到尾,谁都没有抱怨一声,更没有临阵脱逃。在营救暮光闪闪的战役中,每一只小马都竭尽所能地与敌人搏斗并顽强地坚持了下来。这不仅仅是因为我们都曾身为男儿,更重要的是,我们都把这结于前世的情义放在了自己的安危之上。

幸好大家的伤势都在医疗箱的解决范围内。

我忍住泪水和翅膀上的疼痛——有个家伙用棍子打到了我的翅膀——歪歪扭扭地飞到了她面前:“绷带算了,贴点创可贴就好了。”

“别傻了,”瑞瑞翻了个白眼,“你的伤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要想不治疗,只有别打架。”说着,她用魔法按住我的身子,一边往我的翅膀上缠绷带。

“啊啊啊疼!轻点!”

“知道自己伤得多重了吧?”瑞瑞像一位职业护士——而且是很严厉的那种——一样教训着我,我心里这叫一个不爽啊!不过看在她是为了我好的份上,我只得乖乖地趴下来,任由她摆布。

和另外三只动不动就发波的独角兽或天角兽相比,瑞瑞真的可以用“温文尔雅”这个词来形容。她小心地用一团温暖的蓝色魔法试探我身上的各处伤痕,根据我的反应来判断如何处理。谢天谢地,她没有把我也缠成粽子——可能是因为绷带用完了。

“嗯……各位?”星光站在正躺在靠椅上的暮光和余晖旁边,犹豫着问道,“提醒你们一下,现在还有个问题:这两位如果醒来以后,毒瘾或者别的什么发作了怎么办?”

“当初余晖把我支走就是为了叫你来帮她,”我没好气地怼道,依然在为被老朋友嫌弃而耿耿于怀,再加上星光受的伤本来就不重,和余晖、暮光这么一比更让我气不打一处来,“结果等再见面的时候她俩全歇菜了!我倒想他喵的问问你:在她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去哪儿了?

thumb_up47
2thumb_down
排序:升序
#1
回复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作者注:萍琪还没看过19年12月31号的那则新闻,真的:ftemoji_pinkiesugar:

10 天前
#2
回复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揪心啊。。。。。

10 天前
#3
回复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我仿佛看到了日产前董事长打了个喷嚏……

还有琪琪那神奇的能力%……#%@!@¥*

9 天前
#4
LRlicious 麒麟小编
回复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回复#1 @Sunsight_Skytech :

真不信啊:ftemoji_pinkamina:

(看柯南算了)

这又咋联系到的飞机。。。

9 天前
#5
utopia 幻形灵赞助者
回复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嗯哼?虽然一切安定下来以后,原本的矛盾爆发也是在意料之中。但这里我还是有点混乱,到底咋回事?是忠诚元素的影响么,讲道理,能不损失马口已经算是很好的一种情况了吧,这么大火还是没法理解。

以及ss是不是以后常驻了黑化技了,看这个样子怕是加强了一波。

9 天前
#6
LRlicious 麒麟小编
回复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回复#5 @utopia :

就怕自爆了:ftemoji_lunateehee:

9 天前
#7
回复 第二十九章·劫后余生

我想说的是我忘了茧茧已经改邪归正了:(不知在这部里有没有:),我要为我之前的一则评论向她道歉。不过感觉不能就这麽结束吧,毕竟提雷拉与和煦流光还没出场呢:ftemoji_soawesome:期待后文!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百以四分
  • 优秀穿越(变马)文
  • 转化/Transformation
  • 乌托邦的推荐
  • 性转换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