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light_Sunrise
Starlight_Sunrise
Lv.4 676/760

于日升时隐匿星光,于日暮时醉心幻想; 天上星辰自辉其光,地底星尘自耀其芒。 在下初入翻译大门,尚在摸索中。 请多指教。

变奏

Mezza Voce,轻声地

本作评价
14()
()0

/\/\/\/\/\/\/\/\/\/\/\/\/\/\/\/\/\/\

-坎特洛特,命运之夜酒吧内。

 “所有的派对小马们做好准备!”DJ大喊着。年轻而略显疯狂的独角兽脸上挂着笑容,顶着一头霓虹蓝的鬃毛,戴着一副紫罗兰的眼镜。她用一只蹄子旋转着碟片,没有用魔法就保持着精妙的平衡。你们今晚都是最棒的听众,但派对还远没有结束!DJ三号,电子乐的女神,今晚带来了一些刺激的节奏来让你们嗨翻整个夜晚!准备喧嚣吧!看看我们有没有本事把中心城从半山腰震到山脚!

那是个玩笑,所有小马都知道。精神正常的小马都不会想要把中心城从山上震下来的。但是群马对这个派对有着如此的热情,说不准还真能把它震下来。当DJ放好碟片,音波横扫酒吧的时候,小马们都欢呼着跳起了舞。低音炮低沉的声响在她们体内激荡,那沉重的节拍把热情送到他们体内每一个细胞里。

这是维妮尔·斯库奇(Vinyl Scartch)的特殊天赋。她能把众马掌控在自己蹄上的动作间,用言语和音乐就能统治整个房间。有马曾经把她的表演形容为漂亮的就好比刺激的性生活,而维妮尔也相当认可这个赞美。但不为大多数小马所知的是,每一首她播放的乐曲都是她自己重新编曲过的。她只有在为其他歌手做后备的时候才不会使用自己的作品,就像韵律公主和独角兽护卫队长银甲闪闪的婚礼上那一回,她为暮光闪闪做的那样。

那是多么糟糕的一天啊,她在心里自语着。但最后效果还是不错的。在那场表演之后,她的事业飞升造极了有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但就像瑞瑞一样,她最后不可思议地从中退了出来。现在,每天晚上,她都在一个拥挤着小马的酒吧里表演,低音炮总是以最大功率轰鸣着。这工作辉煌无比。而她得到的回报也是非常丰厚的,在全中心城名气最响的酒吧里表演让她的名气足以和世界上最棒的DJ们并驾齐驱。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从来没有觉得开心过?

她把这念头扔出了脑海。演出结束后有的是时间给她考虑这件事。

她用着专业的姿势操纵着合成台,平滑地切换着音乐,在需要音调和旋律的时候及时插入,低音炮里的电子乐淹没了整个房间。她喜欢告诉自己,蹄下合成台的隆隆音乐全部归她掌控;她几乎能看见节奏弥漫在整个房间里,如水般在马群的头上流淌着。

她带着微笑扫视着马群,小马们跟着节奏舞蹈着,互相之间和气地交流着,享受着时光,开心地放松自我。这让她开心,因为小马们是因为她才能如此开心。

嚯,有的小马甚至只用后腿站在桌上跳舞。有的穿得光鲜无比,腿上戴着亮丽的蹄环……

维妮尔眨眨眼,暂时地把自己的眼镜移开了一会儿,她好像看见了某匹熟悉的小马:一匹灰色的陆马,可爱标记是一个高音谱号,有着一头超有型的鬃毛,居然在桌上跳着舞。她踩着节奏欢快地旋转着,开心地笑着……

这不可能,维妮尔这么想着。虽然看起来确实很像她,但是……

维妮尔甩了甩头,把注意力放回合成台上。当她再抬起头的时候,那匹灰色的陆马已经消失了。

是,那绝不可能是她。像她这样的上层阶级怎么会出现在这酒吧里呢,维妮尔想着。不过,这还是挺酷的。像奥克塔维亚·梅洛蒂雅(Octavia Melodia)这样的大牌在她工作的酒吧出现,一定会让参加派对的小马数量暴涨的。

维妮尔打着哈欠走向更衣室,准备结束今晚的工作。明天的表演结束后,她有一个周末可以休息,而她决定要么就彻底放松一下,要么编点曲子。维妮尔可期待着这周末的到来呢,总有新东西才能保证不落伍。她洗了把脸,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

 “今晚还不赖。她对自己说,镜子里品红色的眼睛露出一抹笑意。

 “今晚当然还不赖。”她身后另一个声音说着。

维妮尔尖叫着转过身,独角亮了起来。然而令她震惊的是,站在她身后,脸上挂着微笑的,正是奥克塔维亚。大提琴家笑了笑,随意地把维妮尔那僵硬的脸上的几缕霓虹蓝的鬃毛扫开。我只是来赞美你今晚的表演的。

维妮尔怀疑地盯着她。你……你怎么溜过保安的?她强硬地问。

 “我是个忍者,畏惧吧!奥克塔维亚戏弄道,环顾着更衣室。这里……配不上这么一位成功的DJ。”她说道,你不是负责了音韵公主和银甲闪闪的婚礼上的配乐吗?

维妮尔皱起眉头,“是,我做过那个。所以呢?我还得为我的生活买单,幻形灵大肆进攻之后我得换掉不少家什,我也从来不喜欢从华丽的东西起家。

奥克塔维亚笑着点点头,所以你很简朴,不错,很好……

维妮尔耸了耸肩,唔,你只要……她开始说,然后眨了眨眼,意识到自己刚才都说了些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要点不一样的东西。奥克塔维亚说道。然后她倾身向前,热情地吻住了维妮尔,后者被惊得当场宕机。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之后,她中断了这个吻,笑着看向维妮尔,而你看上去也渴望些什么新事物。

 “噗啊……维妮尔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震惊地看着灰色的陆马,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奥克塔维亚笑着转身,今晚我过得很开心,维妮尔·斯库奇,她说着,你会再见到我的。

维妮尔摇了摇头,她透过窗户望着今夜晴朗的夜空,像是在向露娜公主祈求力量似的。但当她回过头时,奥克塔维亚已经消失了。

维妮尔又摇了摇头,真奇怪……

另外两匹在夜店里表演的小马走了过来,他们中的一位是说唱担当,他是一匹敦实的陆马,名为节奏乐盒(Beatbox);另一位则负责重金属音乐,他的名字叫做兴时演绎(Jam Session)。

 “今晚的节奏漂亮极了,维妮尔,”节乐说着——他的声音低沉得像维妮尔的低音炮一样。而当维妮尔只是呆呆地盯着奥克塔维亚曾站着的地方,忘记了回答的时候,他马上就注意到了。

 “小子,你可是让他们嗨起来了。兴时的鬃毛狂野而凌乱,这栋房子可算是被你带的风生水起啊,你……节乐狠拍了兴时一蹄,兴时马上意识到维妮尔好像被什么东西吓飞了魂。

 “出啥事了?”节乐问。维妮尔眨了眨眼,摇着头开始解释。

 “我很好,只是……她说着,唔,一位客马跑到后台,进了我的更衣室。

兴时笑了,还有小马能从盛大时光(Big Time)眼皮底下跑过去?”他吐槽,嘁,我才不信。

维妮尔摇了摇头,好吧,但是她真的从他那里过来了,她继续说着,直接到了我的房间里来。

兴时眨了眨眼睛,她?

节乐喷了个鼻息,那这样可就说的通了。盛大时光从来不会拒绝漂亮的小姐们的。他说道。

维妮尔翻了个白眼,“我们还算有个保镖,朋友们?真有安全感啊。她说道。

两位音乐家对这个玩笑赞赏地微笑了。兴时边笑边摇着头,不管怎样,你说了‘她。你认识她吗?是我们认识的么?

维妮尔犹豫了,唔……那是位大提琴家,奥克塔维亚·梅洛蒂雅。我早些时候在马群里注意到了她……

节乐很惊讶,像她这样的古板的家伙会在我们的小酒吧里?她没我想象的那么无聊嘛。

兴时皱起眉头,但这也没解释通为什么你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维妮尔红着脸扭过头去。她清楚兴时会接受这一切,但她也知道兴时在知晓答案之前绝对不会放过她。她……她说她想要些什么不同的东西……然后她吻了我。

节乐眨着眼睛,脸上的表情相当困惑,想要些不同的东西?

兴时大大地笑了,吻了你?而你在原地站了这么长时间,你一定很享受那个吻!噢噢——你现在是个女同(性恋)了吗?你要和那位站在舞台上表演的雌驹一起出去玩吗?你们俩还做了啥?

节乐揍了他一蹄子,女同?露娜的独角啊,老兄,给人家留点面子。他嘟囔着。

维妮尔也只是笑了笑,没有没有,他有权利知道这个。她嘲讽地笑着,把太阳镜放到一边。当她再一次开口的时候,她的声线变得风情万种,简直是娇嗔着在说话,我们做了,疯狂而热烈——就在那边,我的桌子上。我们的舌头和身体交缠在一起,蹄子紧紧搂着对方……那很疯狂,是女同的狂欢……

兴时倒抽一口冷气,暗自庆幸自己是少数几匹穿裤子的小马之一。

维妮尔继续捉弄他,噢……那简直美妙极了……我们把对方一次次带上高潮,乘着快感飞上月球。只可惜还差一件事……

 “差什、什么事?兴时演绎舌头都打结了。

 “一匹巨大、强壮而够硬的雄驹。”维妮尔温柔地吐出这一句,“太可惜了,节乐那时候没空。

兴时瞪大眼睛,突然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维妮尔和节乐都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实话,维妮尔说道,她吻了我,没了。这搞的我有点混乱。

节乐皱起眉头,奇怪……我有从音乐社区听到一点小道消息,说奥克塔维亚在无序的攻击之后行为就变得很奇怪。

兴时笑了,我觉得这事挺够劲的。我是说,她可能是个冷冰冰的家伙,但她可绝对是全小马利亚最性感的家伙之一了。而现在她对另一匹性感的雌驹起了意思。

维妮尔唰地红了脸, “继续,继续说‘火辣(hot这个词,你迟早有一天要自燃。她嘲笑道。

 “这也没改变事实——这事确实很火辣。兴时眨着眼睛说道。

 “老弟,你上过的加起来可以塞满一个校舍了。”节乐说。

维妮尔大笑起来,兴时对她吐了吐舌头。

节乐捂着嘴笑,但你必须得承认,维妮尔。那个吻确实给你整懵了。你确定你不享受那个过程吗?

 “她技术比兴时好太多了,这TM没的说。维妮尔嘲笑。但她清楚节乐说的是对的:她还能尝到奥克塔维亚在她唇上的触感,还能感受到那吻的温暖。

她不是个女同性恋。至少她不这么觉得。和之前那些雄驹在一起并不能满足自己的事实不构成她是个骗马的女同的理由……是这样吗?

/\/\/\/\/\/\/\/\/\/\/\/\/\/\/\/\/\/\

当天傍晚的晚些时候,月光旅店内。

一匹蓝色皮毛、金色鬃毛的陆马雄驹坐在酒吧里,不紧不慢地品尝着自己的饮品。当奥克塔维亚从正门进来的时候,他转过身微笑着,夜店蹦的嗨吗,塔维?

奥克塔维亚大大地咧开嘴角,“那是自然,弗雷德里克。尽管事实上我就去了一家夜店。她继续说道,命运之夜。

弗雷德里克·啸邦(Frederic Horseshoepin)【译者注1】仔细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明了似的眨了眨眼睛,那家夜店是DJ-PON3,那个有名的DJ在表演的地方吗?

 

【译者注1】作者所起的这个名字显然是向音乐家 弗雷德里克·弗朗索瓦·肖邦 致敬,这位著名的钢琴家是历史上最具影响力和最受欢迎的钢琴家之一。在本文中,考虑到维妮尔·斯库奇奥克塔维亚·梅洛蒂雅的名字均采用直接音译的方式,这位小马的名字同样采用了音译,只是在其基础上稍作改造。

 

奥克塔维亚翻了个白眼,我拒绝这么称呼她。我看到这个名字的第一眼,我就清楚自己一辈子也不会用它称呼她。

啸邦笑了,很不错,奥克塔维亚坐在了他对面,她像那些夜店里出来的小马说的那样棒吗?

奥克塔维亚的脸上泛起红晕,更棒。她非常她说,还有她做自己音乐的方式……我能在自己身体里感受到那节拍,仿佛那是我的心跳似的。我很确定我还想见她一面。

啸邦咧开嘴角,很好很好,我们可爱的大提琴家终于找到意中马了?

奥克塔维亚傻笑着,可能,可能吧……她说着,扭头招来酒保,开始点单。

啸邦又啜饮一口,你看起来相当想要她,他停顿一下,但万一她不回应你的感情呢?

奥克塔维亚随意地喝了一口自己的饮料,那我就只和她构筑友谊就够了。她的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我不会放弃的,啸邦。无序可能是个魔鬼,但他对我的评价确实是完全正确的。我已经把我的情感封闭了太久太久,需要在生活里找到更多的东西。而当我看见她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我缺少的东西,正是维妮尔·斯库奇。

啸邦举起酒杯敬酒,奥克塔维亚也举起她的,那么,敬热情。他说,然后给这个疯狂的混乱之主瞧瞧——我们拥有的远远不止表现出来的那部分。

奥克塔维亚露出了笑容,和啸邦碰了杯,很不错。干杯。她非常认可啸邦的话。

/\/\/\/\/\/\/\/\/\/\/\/\/\/\/\/\/\/\

第二晚,“命运之夜”内。

维妮尔·斯库奇发现自己对等待节乐结束他的表演之后上台这件事非常反常地犹豫。那匹壮硕的陆马似乎不需要换气就能唱出有力的旋律来——观众们则被他嘻哈的节拍带着又唱又跳。

这应该是所有表演者都应该具有的特性,而且也是在“命运之夜”工作的先决条件。他们中的每一位都有能力让马群着迷,让他们在今晚、明晚、夜复一夜地来到这里。维妮尔,节乐,和兴时是最棒的三位,他们的个性把他们联系在一起:每一位的音乐都能在自己的层面上给予其他两位以安抚和宽慰。

维妮尔跟着节乐的歌随意地点着头,让节奏在体内流淌,把自己沉浸在属于她的旋律中;等节乐一结束,她就要在DJ台上开始自己的表演了。当她感到自己准备好站到台上开始表演的时候,一个微笑慢慢爬上她的嘴角。

但随即她注意到了奥克塔维亚,她颇为随意地坐在观众们中间,完全没有按着拍子在动。她不像其他的小马们那样舞动自己,但看起来好像也没有讨厌节乐的音乐,她的蹄子反倒在轻轻地打着拍子。维妮尔抽了口气,她在这里看她表演的事实让她有点窒息。

而维妮尔仍能感到她唇上的吻,还能尝到……

她摇晃着脑袋,把这种思绪统统抛到脑后,试图专注于即将到来的演出。节乐事实上在早些时候已经结束了自己的表演,但看见维妮尔在后台愣得一动不动之后,决定再来一首——有点傻气,喜剧风格的说唱——他知道DJ喜欢这种音乐,这能帮助她放松下来。

除了奥克塔维亚,没有小马注意到节乐向后台瞥去的视线。因而,也只有她明白为什么节乐要问大家想不想再来一首。

他这么做是尝试要帮助维妮尔恢复过来,奥克塔维亚这么想着。看起来我对她的影响比我预想的要大得多。要是这影响了她今晚的演出,我可能得换一种方式处理这件事了……

节乐唱完了这首歌,在排山倒海的欢呼和笑声中迈步走向后台。维妮尔感激地和他打了招呼。谢了,老哥,她说,“我正需要这个来让我调整一下呢。

节乐点了点头,“我在观众里看见奥克塔维亚了,他说,你没问题吗?

维妮尔思考了一小会儿,然后点了点头,是,我应该没问题。我的意思是,我以前也有遇见过非常‘爱我’的粉丝,不是吗?“

 “是……节乐说着,但显然还是放不下心。工作马员清理了舞台,架起了维妮尔·斯库奇的合成台。当马群们重新坐下之后,他们开始有节奏地拍起蹄子,跺起地板来。维妮尔在一片完全的黑暗中走到合成台旁,然后挂起了她标志性的微笑。

 “好——所有的女士先生们,让我们摇滚至天明!她说道,几乎是唱出了最后几个词,她头戴式麦克风上自带的调谐器给她的声音加上了特殊的音效,“DJ-PON3,电子乐的女神,又一次降临于此!让我看到你们的激情,让我听见你们的声音!!

马群热烈地沸腾起来,随着维妮尔的音乐摇摆舞动着。雷霆般的低音如潮水般灌透了整座建筑,就连楼上的小马都能清晰地听见,仿佛那扩音机正对着他们的耳朵似的。维妮尔专家般操控着合成台,甚至不用魔法就能切歌换碟,一个音符不缺,一个节拍不漏。

除了一次。

她又一次在观众里看见了奥克塔维亚,她像上次一样跟着韵律舞动着身躯。维妮尔的视线扫到她身上的时候,一股奇妙的暖意充斥着她的身体。漏掉了一个节拍过后,她几乎没注意到一首曲子快要结束了,因而她慌里慌张地想要赶上趟。她做到了,所有的观众里只有奥克塔维亚——忧心的神情在她脸上一闪而过——注意到了这一点。

舞会一如往常地在狂热的欢呼声中结束,维妮尔华丽地从台上退下。回到更衣室后,她毫不迟疑地把自己的脸怼到了桌上。

节乐走了进来,兴时演绎则大步走向台上开始今晚的最后一场表演。你还好吗?他问。

维妮尔摇了摇头,“我几乎忘记切歌,节乐,那从……从没发生在我身上过……

节乐皱起眉头,但你成功地恢复过来了,所以那没什么大不了的……

维妮尔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我出了什么问题,她说,我的意思是,只是因为某匹小马吻了我一次……

节乐耸耸肩,也许你喜欢它。

维妮尔气鼓鼓地盯着节乐,我不是个女同!她一字一字地吐出这句话。

节乐平静地看着她。你是不是女同这件事有那么糟糕吗?自从塞雷斯蒂雅公主扯碎了电视上的虚假传言,按照规章制度好好地宣传过,几起对小马镇那对的威胁过后,大家对想和谁在一起的观念已经开放多了。

维妮尔畏缩着,我就……她结巴起来,听好。我没和之前一起出去的十二匹雄驹中的一匹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对他们不感兴趣,这不代表我就喜欢雌驹了。

 “那么为什么奥克塔维亚只是吻了你一下就对你产生了如此大的影响呢?节乐步步紧逼。

维妮尔犹豫了。在她回答什么之前,奥克塔维亚再一次出现在他们身后,把他们俩吓了一跳。

 “维妮尔?我想给你道个歉。她说。

 圣光在上!你是怎么绕过盛大时光的?节乐带着最困惑的表情喊了出来。

奥克塔维亚打了个响鼻。说的好像那慢吞吞的家伙能追上我似的。她说,但是无论如何,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希望能够向你道歉。

维妮尔眨了眨眼睛,为什么?

 “你似乎在表演里出了点差错,当你看向我的时候我注意到了,奥克塔维亚说道。她走到维妮尔跟前蹭了蹭她,DJ呆愣在原地并且很快羞红了脸。如果是我的过错的话,我希望能够向你道歉。我确实非常希望能得到你的宠爱,但我不希望这会干扰到你的本职工作。

维妮尔用力咽了口口水,努力挤出个笑容,那、那很酷,我恢复过来了,所以没事。她又紧张地结巴起来。

奥克塔维亚回了一个温暖的微笑,维妮尔感觉自己红的更厉害了。很好,大提琴家这么说着,我很开心。我会常来的,但我觉得我可能会坐的比之前更靠后一些。你的音乐从不缺少激情。

维妮尔虚弱地笑起来,从、从没想过交响乐团的小马会走进舞池。她说。

奥克塔维亚吃吃地笑了,我也惊到了,她说,听着,你明天有空吗?

维妮尔眨了眨眼,这问题问的她措手不及,嗯,我周末都有空,怎么了?

奥克塔维亚笑了,要是你有空的话,我想和你稍微说点话。明晚的晚餐,我能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餐厅,大概七点左右,我请客。

维妮尔困惑地挑起了一边眉毛,这听上去是个相当无害的邀请。唔……我蛮喜欢疾驰福德路上那家自助餐厅的,叫金马鞍……他们进了巧克力干酪还有棉花糖什么的……

奥克塔维亚点点头,很棒,那这约会就定好了。在维妮尔对这个专有名词进行抗议之前,奥克塔维亚吻住了她,维妮尔软软地惊叫了一声。奥克塔维亚维持了相当长的时间,维妮尔感觉自己都沉醉其中了。而当她真的沉进去的时候,奥克塔维亚抽身离开,小跑着离开房门,空留下一个恍惚出神的维妮尔和一个下巴掉到地上的节乐。

 ……靠。节乐过了好久才说。

维妮尔的思绪则乱成了一团。她的吻技就像个女神哦塞雷斯蒂雅在上啊我是不是刚同意了和女孩子一起出去约会她尝起来像草莓这是她用的香水还是啥我在干嘛啊为什么我会对另一匹雌驹这么想她真是美丽动人不我不是个女同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

节乐第一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他推推维妮尔,后者摇摇头,总算是空出了脑子里大部分的空间。

 “我认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发生了?节乐问。

维妮尔·斯库奇笑着点点头,是的……我要去约会了,和一匹雌驹。

节乐犹豫了一瞬,然后笑了起来,好吧,考虑到你上一个男朋友是个如此壮硕的肌肉男,无论什么都算得上是进展,对不?

维妮尔眨眨眼……然后大笑起来,是,是的,我想也是,她说,她看起来不管在哪个标准上都很不错。我会赴宴,然后和她交谈。除此之外任何事应该都不会发生。

 “嗯。节乐说。

 “两个小女生一起出去吃个饭没什么理由拒绝吧,就算她们才刚刚熟悉起来。维妮尔说。

节乐点点头,确实没理由拒绝。

长久的停顿。

 “你还在回味那个吻呢,对吧?节乐问。

 “是,”维妮尔小声回答,我……我不知道现在发生了啥,节乐。我心跳好快,全身都燥热……我之前从来没这种感觉。

节乐轻柔地把蹄子搭在她肩上,去和她吃那顿晚饭,和她谈谈,他说,只要和她说说话就行,看看会有什么进展。然后,记住,你永远可以把这些事给我和兴时说。

维妮尔微笑,但这并没有改变她恐惧表露与风趣之上的事实……

 

然而奇怪的是,她发觉她自己……十分期待着……

thumb_up14
0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CrepusculeFlicker Lv.1 独角兽
评论 Mezza Voce,轻声地

我之前看到的维尼尔和奥克塔维亚的文攻的那个都是维尼尔,这篇反过来了,好新颖:ftemoji_flutteryay: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Shipping♥CP合集之其他小马CP

    DreamsSetFree

  • DJ-3号和奥塔维亚

    晶心落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