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TOOPE
TOOPELv.2
陆马
长篇原创
E
连载中

光流之女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二十一 笔记

chrome_reader_mode 2,705 event 2019 年 12 月 27 日 thumb_up 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81 forum 0

 

突然,她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随后仅仅是一阵闪光,她感觉自己在地上翻滚了几圈,停下了……

 

那两个熟悉的身影是谁?没错,是她的叔叔沃土光流和她的“朋友”星辰潜影。原来,这时候他们本想在坎特洛特转站回到光明镇,可是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危机困在了城里。等危机解除后,举国欢庆之时,他们才赶上了一趟能够回家的火车。

 

沃土光流和星辰潜影回到了家中。沃土光流的家,位于光明镇的一片森林附近,当年和熙光流就是跑到了这片森林里。阳光温暖地拍在这栋温馨的小屋上,它远离镇子中心,却并未失去对小镇的控制——他就是在这里发号施令的。于是乎,这里既成为他内心休憩的地点,又成为了组织罪恶的海岸。

 

光明镇似乎未受到什么影响。在远处几个小孩子的玩耍声下,沃土光流和星辰潜影翻开了那本神秘的书:“我们来一起看看吧。”

 

结果刚翻到第一页,沃土光流就瞬间被震惊了,差点就把书皮合上,仿佛看见了噩梦一般。

 

“云晨潜影?这个名字好熟悉,可我不知道他是谁?……”星辰潜影大大的眼睛下仿佛感到很好奇。

 

“啊……你不知道……不知道或许也是一种好事……”沃土光流赶紧翻开了那一页。他没想到,他等了这么多年的书,居然是他的书!

 

再翻过几页,正文就显现了出来。那是一张张泛黄的纸,上面堆砌着似乎是用圆珠笔写的密密麻麻的略微潦草的文字,还有一些看似天马行空的图案。但这似乎并不是他们想要的内容。他们又耐心地翻过了几页,终于,他们等了这么多年所想要的东西,所谓的“圣石”,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光流谷之石,我们姑且称它圣石,推测由大量海水晶颗粒组成,由三块组成一块,约有三米高,六米长,八米宽……反射月光,这是海水晶的性质,但是这么多的海水晶出现在了一座雪山上,这绝非自然形成……有待调查……”

 

随后是一张占满了整一页的圣石图像,有着明显后期涂改的痕迹。

 

“石头志有载:当月光照耀光流(圣石),它就会使小马祭献出灵魂。而长眠之歌似乎更加详细:将信物献给海洋(天空)光流迸发出力量,埋没其中的小马的镜子(灵魂)将会飘向光流……另外,还有其他历史记载也有……我们无从得知传说的真假,但这或许可以真正做到。圣石,这就像是一个灵魂寄托处。犹如三百年前的梦灵贤者所做……”

 

大大小小的字密密麻麻,沃土光流和星辰潜影看的眼睛都疼了。不过,这还不是他们真正要了解的地方。

 

“通过一些记载我们可以了解到失去灵魂的肉体将会失去记忆,并在十五天后自焚……详情参照梦灵贤者所著《灵魂寄托》第二百五十二页……”

 

之后的几页都是一些其他的内容。沃土光流焦急地翻了一遍又一遍,终于,他和星辰潜影看到了他们最想看的内容:

 

“经过我多方面的研究,我想我找到了打开光流之门,将灵魂取回来的方法……这确实令小马激动。假设这里有一个对象a被夺去了灵魂,那么他可以在自焚前的一个满月的晚上再次来到圣石前,画下一个行如这样的法阵:”

 

随后的一页,一个并不是特别复杂但比较潦草的法阵图案摆在面前,有四个角,似乎代表着特别的魔法。

 

“如果说圣石是一个银行的话,那这就是金库的密码锁。注意,这个法阵一定要用山脚下的晶石来划,划在离圣石几米远的位置。然而,密码也是很重要的。这是个性化的,针对于对象本体:身份的四个号码……”

 

随后的一页又介绍了推算的方法。原来,这是一种巫术魔法。通过星辰潜影的手,很快就推出了她的身份号码:4926。

 

这似乎卓有成效。沃土光流开始有点信心了。

 

“随后,还需要念出启动咒语:shesh,we qin qi yis ban zhu,we xiwa linhi nengguo huida his wez,ganx shesh(圣石,我请求您的帮助,我希望灵魂能回到它自己的位置,感谢圣石) 随后镜子就会打开,这样就可以成功了。对象a的一切都会变成原样。”

 

“当然,成功了之后,一定要记得继续锁上。这需要念以下咒语:linhi yijin guiwe shesh qiand rlton riyuy(灵魂已经归位,圣石的强大如同日月)……”

 

后面还有一些东西,但是被撕掉了。再往后面,就是些其他的内容了。

 

沃土光流又把这本书翻了几遍。没了,这就是关于圣石的全部内容。这就是他们等了十年的内容!但是,他们好歹知道了这一切!星辰潜影俏皮地关上了书,沃土光流兴奋地将她抱起来,就像父亲抱女儿一样,将她举得高高的,两匹小马像旋转木马一样甩来甩去,整个小屋里都充满着快活的空气……他们太高兴了,他们马上就要做到了。这十年并没有白过!两匹小马高兴地互相拥抱起来:“我们会成功的!我们会成功的!”

 

就在他们高兴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小马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似乎有话要对沃土光流说。沃土光流让管家放他进来,那匹小马还差点被地上的瓶子绊了一跤,随后不安地主动冷静下来,说道:

 

“老板,基地出事了。”

 

沃土光流的脸瞬间阴沉下来。星辰潜影也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说道:“哎呀,下午五点的火车!现在就要到时候了!我还要去友谊学院!她们要开一场庆祝晚会。”

 

沃土光流抚摸了一下星辰潜影柔软的头发:“没事,我刚好顺路送你过去。我们走吧。”

 

星辰潜影戴上了风衣帽子,牵着沃土光流的手,而沃土光流的前面是那个黑色衣服的小马。沃土光流的脸似乎变得凝重起来,仿佛有大事发生,然而星辰潜影并没有特别留意。她还沉浸在刚才的喜悦之中。很快,他们就到了火车站。

 

“我就要走了,沃土光流。”

 

“在那里也要好好的。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

 

星辰潜影还依依不舍着,可是沃土光流似乎必须要走了。星辰潜影就这样,一秒一秒的,看着沃土光流消失在满是欺骗的喧闹马群中,看着他和那个黑色衣服的小马消失在地平线中。火车的笛子吱吱作响,是时候上车了。

 

就这样,星辰潜影来到了小马谷,来到了友谊学院。当她知道和熙光流的情况时,感到非常正经。她雇佣的小女巫同样也是如此,不过她似乎还有更加令她紧张不安的事情,星辰潜影也就没有多问。在申请下,星辰潜影来到了和熙光流的病房。这时候的她恢复得很好,虽然仍处在昏迷之中,但醒来是迟早的事。星辰潜影看着和熙光流的脸,无奈地笑了。笑她不可一世,最终却败在了自己的蹄子上。可是突然间,星辰潜影似乎从和熙光流身上看到了另一个小马。这是这么地清晰,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只见那个小马披散着正统的魔法袍,笑盈盈地说道:

 

“小星辰,不要随便看我的笔记哦。这是很危险的。”

 

星辰潜影还想更加仔细地辨认出他的样子,可是眨眼间,那匹小马又不见了。面前只剩下和熙光流的身影,星辰潜影感觉这并不简单……

 

thumb_up 7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