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北辰风信子
北辰风信子Lv.7
独角兽
长篇转载
T
已完结

塞拉斯蒂亚密码(The Celestia Code)

原文地址: https://www.fimfiction.net/story/141549/the-celestia-code

第五章 挺进遗迹

chrome_reader_mode 5,158 event 2019 年 12 月 22 日 thumb_up 25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326 forum 1

Chapter Five  Into The Ruins

 

“暮暮,你可对那幻形灵够狠的,”竖锯满口的挖苦。

 

我们已回到了崖边营地。(既然已经知道明确地点,便可以使用传送。虽说这样距离无需费力,可我还是觉得走来会更好。)我正烧着第三壶水,这才把鬃毛上恶心的绿色粘液洗掉。

 

“我事先有言,不会伤她分毫。”我提醒了一句。

 

“哦,这我倒不清楚,不过她说不定就更喜欢被撕得七零八落,不愿得受一顿臭骂,带着给她娘的小纸条,颜面扫地回家呢!”竖锯使足了劲擦完身子,把脏兮兮的布子一甩,“再说,她不都以为你要把她踩成肉酱的么。其实还不错。”

 

我叹声气。竖锯的愤怒我能理解,毕竟我也有怒发冲冠的时候。可我也不是曾经默默无闻的暮光闪闪了。如今的我,是小马国的公主,也就是说我必须要顾忌全体公民的利益,绝不能单纯为个人情感,就将那只令马作呕的寄生虫的躯壳踩得四分五裂。

 

“可她‘娘’是幻形灵女王,‘小纸条’也是外交交涉。”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咯。”竖锯连头也不抬,“官方抗议,哎呀呀,可真是怒气冲天哟。”

 

到了这时,我已然有些恼了,“不是,我知道你有多害怕,也清楚一很想就着那事儿打击报复,只是……”

 

我正滔滔不绝得费口舌,竖锯却只是绕着火堆踱步,眼睛盯着我俩紧挨着摆着的被褥不放。她抬头瞄了我一眼,看到我也正对着她,就慌忙撇开了脑袋,躲避我的目光。

 

我就像是从热腾腾、上好的桑拿房里,一迈步踏进了冷冰冰的水池,原先的盛怒,竟突然转为浓重的尴尬。我不清楚具体是为何,只知道再说什么恐怕会适得其反,就乖乖闭上了嘴。我清洗完身子,给营地外罩上层小护盾,钻进被褥里蒙住头,装作睡了。

 

======

 

“暮暮!”

 

一定是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过去了,不然是不会这么突然地给喊醒的。“怎么?怎么了?”我腾地从被窝里蹦出来,左瞧右看,以为是有什么危险,毯子呼啦啦飞得老高。

 

红日当头,竖锯拿着张纸,在我面前不断地晃。我立刻对突发事件进行了调查评估。【1】

 

------

 

【1】我眨眨眼,“哈”了一声。

 

------

 

“这个……”竖锯还是晃悠着那张纸,看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是你把给幻形灵的小纸条又抄了一遍?”

 

听了我就不浪费力气盯着那纸看,“嗯,是啊,我抄了一份。毕竟是官方文件。”

 

竖锯一屁股坐到地上,把那张随便一扔。我怕给风吹走了,立马用魔法抓住。她把头低了下去,嘴巴差点挨到胸口,口里咕哝着,“抱歉。”

 

“啊?不……竖锯,你有什么好抱歉的啊!你只是不太习惯……”我微微摆了摆前蹄,“这些事。怪物啊,旅行啊……公主这些挺傻的玩意。就是我到现在也不懂,塞拉斯蒂亚弄得那些称为政治,毫无逻辑,乃至单纯可谓蠢的举动。所以我放那怪物走了,你肯定觉得我疯得不轻。更何况还送了个纸条过去?我明白你……”

 

“别,住口,暮暮!”竖锯倏地一抬头,见她眼框里已经噙满了泪水,“你很信任塞拉斯蒂亚吧?就算不明白,也不会怀疑。可我不信任你。若是有马给我写这么张纸条,这简直该是最最暖心的一份了!我怎么会因为你没有杀死那只智慧生命,哪怕就是只长大的虱子,愤愤不平呢。”

 

“我……等等……你说这张纸条暖心来着?”我瞪着亲蹄写下的这些字,实在看不出哪里暖心了:

 

致幻形灵虫群尊敬的女王殿下邪茧,小马国尊敬的公主殿下暮光闪闪向您致意。

 

女王殿下:

 

自上回坎特洛特城的不愉快过后,鄙本以为您及您的国民明事理、有远见,悟得再将小马作为猎食目标的行为是极为愚蠢的。然而,自当晚起,鄙已把持了直接且亲历之证据,证明前言不过是幻想。

 

恕鄙唐突,据此,鄙明确向女王殿下您传达:尔后,再盯上某只小马,绝对不甚明智。身为击败梦魇之月及无序等一众反抗者的小马,自上回你我相见,鄙之实力突飞猛进。鄙谨代表个马,如若再有此类意外发生,必将探寻出合适的惩处。

 

此外(以下语气恐有失敬,望原谅),若您的国民伤及当晚攻击的那匹小马,无论是以何种实际的方法,恐怕鄙早将您恶臭无比的虫巢撕成碎片。而对您的皇室成员做出如此行为,所有开化的物种谈及我的名字,都应当对此啐骂,万世不改。

 

鄙诚挚希望,此函能够明晰事件,更愿今后两国公民能够和睦相处。

 

鄙马暮光闪闪公主,

 

无上敬意以致函

 

竖锯一吸鼻子,擦了擦眼睛,“对,你看多暖啊。” 不久,她露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是我定义的‘暖’哦。①”

 

哈,在玩数学的梗。我想她大概是没事儿了,“不过,我还是应该要道个歉。为某件事。”

 

她点点头,“无缘无故地大发雷霆,甚至有些妒忌,我也该道歉才是。”

 

“那就认定事实,相互致歉,再继续探险去吧?现在出发可太迟了。”

 

她立马把各类的装备、食物往鞍包上大大小小的口袋里装,“不错不错。”

 

等等——妒忌?

 

======

 

没多久,我们在以遗迹边缘的一个小广场上现了身。出发前,就拿望远镜从峡谷的另一侧探望了一番,还施了探查魔法,似乎此时此地绝对的安全。广场并不多大,坍倒的建筑也可能为某些生物提供了藏身之所,探查魔法没能探测到。不过综合各个因素,这里仍不失为合适的传送点。

 

我们从开裂的时空虚空中跳出。我借助着日冕的能量,在周身立起了一圈护盾,以此可以省下可观的能量,用于近身护卫魔法。

 

“一气呵成哩。”竖锯大加赞扬。

 

“谢咯!”我立马春风满面,“靠近那些建筑瞧一瞧吧。”

 

“可是,我们不该直接朝着图书馆去吗?照原来的行程,我们都浪费掉整个上午了。”

 

“只埋着头走,难道以为靠着反应力就能躲开陷阱和伏击,救我们的命吗?”

 

“唔嗯……”竖锯一时举棋不定,“你是知道不会有地方满地的陷阱吧?真正的遗迹也是,A.K.叶琳只是故意……夸张而已。”

 

“这我自然知道了!只是想谨慎全面些罢了。”我朝她摆出个笑脸,“再说了,一头撞到棚顶鳄②嘴里去,想想就很蠢吧?”

 

她按捺不住,也微弯嘴角,却又举起蹄子来,朝周边摧倒的垣墙和废墟一一扫过去,故作严肃地提醒我道:“并没有天花板呀。”

 

“好了,”我一叹气,收起护盾。

 

竖锯端起地图,稍微偏转一下,跟遗迹的方位对应起来。不过我至今也不明白这么做有什么用。“图书馆朝那儿走。不过看地图,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就可以轻松到达。”

 

我用翅膀朝前方一指,“头前带路。”

 

我跟在竖锯身后,稍保持一段距离,仍用微弱的探查魔法侦测周围。附近仍有些体型稍小的生物在穿行,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再之后,我便对石壁上精巧的浮雕暗自佩服。浮雕大多是抽象图案,或者是装饰,而肖像浮雕则只能见到散落的碎片。中途,我见到过唯一一尊完整的,是一只独角兽的面部像,只是台座已经脱离,颠倒过来。

 

“暮暮,”大概走了十分钟,竖锯喊了我一声。

 

“什么事?”

 

“这地方比地图上看的大得多呀。你觉得这儿曾经住过多少小马?”

 

我迅速进行了一系列脑内运算,“这个嘛,一路走来,根据可见的住房密度,城市其余地区应当也大同小异,估计有四、五千的样子。问这个做什么?”

 

“呃……”她缓缓转过头来,“这地方似乎有点怪异。”

 

“哪里呢?”

 

“锐蹄教授记录此处大概是在古典时代早期,建筑风格等处也可见的确如此。这也就是说此处的城农比大致是一比五。”

 

“对不起,”我喊住她,“我并不是个考古学家,只是戴着个遮阳帽而已啊……”

 

“城镇地区对农业地区的比值,”她解释道,“也就是说支持一位镇民生活,需要多少位农夫。古典早期,是五位农夫对一位镇民,所以……”她盯着我,缓缓抬起一根眉毛。

 

“粗略地算,需要有两万五千个农民才能养活这座城市里的小马。”知道我出声讲出这句话,这才意识到为何这么诡异,“那么这些农民……”我朝峡谷两旁荒芜的大漠挥了挥蹄子。陆马是很擅长在恶劣的环境(例如:苹果鲁萨)中耕作没错,可这也太扯了!

 

竖锯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这样一来,这地方就有百分之八十出头的地方原来是村落,现在给黄沙埋住了。可就算这片地区十分湿润、温暖,他们也得开辟出一大片田地来供给食物。再怎么说也得有点踪迹吧!”

 

“这可怪了。”

 

“此外还有一件事。”她给我指了指周身的墙面,“这些雕刻你都看着了吧?”

 

“嗯,做工都很精巧。”

 

“独角兽。”

 

“啊……怎么了?”我似乎漏了什么。忽然感觉这样诡异!

 

“上面都是独角兽啊!每幅雕刻上的小马,都长着角。”

 

“啊呀!说得对!”我耸耸肩,“的确是有些不对劲,不过大多城市都是有一个种族占主流的吧,所以可能……”

 

“不不不!”竖锯抢过话头,演讲模式全开,(这样的她可真是魅力十足。)“古典早期,各族小马十分拘崇尚平等主义。当时大众的记忆中,都留存着三族联合时的盛景,甚至争先恐后地向别族小马展示,本族是多么多么开化,怎样怎样进步!如若竖起一尊家喻户晓的独角兽的雕像,其旁必然还有一只天马和陆马。壁画和镶嵌画上面一旦出现大群小马,各族小马的数量都必须是等分的。你无须怀疑,暮暮:这不只是奇怪,简直是破天荒地诡异了!”

 

我恍然大悟。对,我的确博学多识,在许多领域是专家,尤其是魔法和魔法理论。多门课程我也都有过实操经验。尽管这样,我也并不通晓小马全族为兴国付出的心血,也并非是个全能天才。不过,幸好我有这位可爱的朋友,让我意识到一件痛苦的事实,在所有我不擅长的科目当中,艺术应当位列榜首。

 

======

 

“我的天啊!”瑞瑞倒吸口凉气,“亲爱的,不要把彩旗堆成这个样子啊!过来过来,我帮你……”她夺过去一簇彩纸,重新开始布置大厅两旁。

 

我是自愿过来帮她装饰我城堡的大厅的,她准备跟几位重要的顾客在这里开场聚会(瑞瑞管这叫社交舞会)。

 

我看不太出来我布置的和她的有什么区别,不过毕竟是她要开会。我转而去关注花,往桌上摆花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窃笑,像是卖力憋着,却没憋住。我转过身,看瑞瑞正拼命地咬着下唇。

 

她倒很有耐心,悉心给我讲解了“阶梯式”的优劣。可随后,我依然把蜡烛来了个升序排列(这难道不才更规整吗?)。再之后,她看着我刚刚摆好在桌子边缘的三尊花瓶(最高的在中间,最矮的则靠着门),连忙喊叫,“啊呀!亲爱的,别啊……这颜色根本不搭嘛!”我也终于不再挣扎,甘心告负了。

 

她还怕冒犯了我,我只是一笑置之,“你也不用装了,瑞瑞,我就是个美学白痴!我到皇宫里找些马过来帮帮你。”

 

======

 

所以说,虽然把那幅刻有塞拉斯蒂亚的浮雕看了成百上千遍,我也丝毫没注意到——

 

我立马从鞍包里把那本书掏出来,翻到浮雕那页。没错,对艺术一窍不通的公主暮光闪闪竟然忽视了明显到扎眼的一点:所有小马都是独角兽。旁边还有骡子、牛,乃至还有两三只狮鹫混入其中,却不见一只天马或陆马。我尴尬地哼哼几声,一头撞到书上,埋起脸来。

 

“呃……暮暮?”竖锯弱弱地问了句,“你还好吧?”

 

“没事,其实也不,我……”我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来,“估计是时候给你看看这个了。反正到了图书馆,再走走也得看到。就是这个,我一想到,就慌得要死!”

 

竖锯走近过来,一脸担心,“没事的。就是日志里你不想让我看的那几页?”

 

我点点头,“是的。我应当信赖你,提前给你看的。嗨呀!”我懊悔至极,狠狠地跺着地面,踏起了一团尘土,“我真是个笨蛋!”

 

竖锯呵呵笑了,“公主殿下哟,不管你是什么,也肯定不能是笨蛋呀!更何况……”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无影无踪,犹豫了片刻,这才说道,“叫你担心的如果是那张暴君塞拉斯蒂亚的图像,那我就已经看过了。并不是什么大事。”

 

“你……你……”我一时语无伦次。

 

“我睡不着,只是想……其实我也说不清,只是很沮丧。所以今早我就去找那份抄写的纸条。”竖锯低下了头,稍微别开脸,“那纸条夹在书里。就是那页。”她的脑袋端得更低了,“实在抱歉,违背了您。”

 

我深吸气,吐气。

 

吸气,吐气;吸气,吐气;吸气,吐气。

 

“不用在意,竖锯。”我朝她说,“探险里我们是同伴,本来就该一开始信任你的。只是愿得——”我嘭地合上书,“这事儿泄露出去。把塞拉斯蒂亚描绘得这么邪恶?民众该怎么想?”我又考量了一下方才她说的话,“可你说这不是什么大事。你怎么这么说呢?”

 

“暴君塞拉斯蒂亚的事儿?”她问道。

 

我点点头。

 

“这个……其实并不是多稀有。我看过好几百幅呢……暮暮?暮暮?我的妈,你别出事啊!”

 

————————————————————————————————————

 

①大致类似编程时的赋值。

 

②S02E16中7分20秒左右出现的挂在天花板上的短吻鳄。

————————————————————————————————————

 

thumb_up 25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Light Lv.3 天马
评论 第五章 挺进遗迹

啥时候掉包的竖锯?!

 

9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连载进度100%

    DreamsSetFree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