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vorite_border more_vert
TwwiilyPie
TwwiilyPieLv.3
陆马
短篇原创
E
已完结

礼物萍琪~

chrome_reader_mode 11,434 event 2019 年 12 月 15 日 thumb_up 17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1,323 forum 18 collections_bookmark 11 star 1 file_download 25

通过动画剧集风格的剧情编排,讲述了一个温馨的圣诞节爱情故事:神驹在爱情面前,也会像个小孩般不知所措。

The gift of Pinkie~

落雪纷飞,如同肥皂泡泡一般,把整个马镇都包在了里面。多亏了几天前天马们辛勤的工作,才使天空铺上了如同暗灰色棉花糖的云朵,整个大地也都盖上了淡白色的如同瑞瑞肤色的雪毯。街道上,到处张灯结彩。每家每户门口,都束着五颜六色的镀银的丝带,系着缤纷绚丽的铃铛,还有用稚嫩笔迹写下的“感谢赛拉斯缇雅”的卡片挂在了窗台上。更有几家别有情趣的小马,在院子里摆放着鲜艳的拐杖糖和大大小小的雪马!整个马镇,乃至整个小马利亚,都沉浸在了深深的节日喜悦中。

 

在街道的尽头,有一个特殊的房子与白色的冬天格格不入,它房顶上插满了彩色的小旗,并用许多丝线,固定着一连串的气球。没错,那是方块糖果屋——全马国最棒的糖果屋!其实它以前只是一家默默无闻的笑点,但自从一个传奇的小马——萍琪派来后,它就脱颖而出,闪烁着奇妙的光芒。据说,这种光芒可以给小马们带来无穷无尽的欢乐和好运。

 

可今天,方块糖果屋有点异常,它似乎太安静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它安静得不像话。路过的小马纷纷停住脚步,把目光投在紧紧闭着的大门上。对他们而言,他们已经习惯了萍琪派夸张的大喊大叫和一些疯狂的主意,可如今这里静悄悄的……

 

在方块糖果屋的二楼,一个粉红色的陆马正独自靠窗坐着。她眉头紧皱,澄清的蓝眼睛死死盯着天空的一角,看着雪花飘起又落下,飘起又落下……一阵风吹过,把她蓬松的头发吹出了窗外,思绪也跟着风儿弥散到了天空“唉……”一会儿后,她索性闭上了眼睛。深深地思考着。

 

突然,她的尾巴快速抖动了起来。这说明某个“东西”正在快速坠落。她当然知道是谁,并且做好了规避准备。但就在她要把自己的身体移动到另一边的一刻,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一道彩虹直刷刷地冲破窗户,伴随夹杂着的细雪窜进了昏暗房间。这道彩虹在房间里转了好几圈,并且把正在深思着的粉色小马轻轻推倒了。

 

“哈哈……抓到你啦萍琪派!”一阵略沙哑的笑声响亮在整个方块糖果屋的二楼。

 

“...”萍琪懒散地躺在地板上,她闭着眼睛,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怎么啦嘛萍琪?你应该微笑的。像我这样微笑的!~”

 

“这不好玩,云宝黛西,还有,我在思考。”萍琪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到底怎么啦?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呀。”黛西半悬在空中,疑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小马。

 

萍琪把脑袋移向了另一边,“老实说,我不高兴。”

 

云宝黛西足足愣了一分钟半。“诧异”两个大字写在她的脸上。她甚至忘了自己还在飞行,“咚”,她掉在了地上。但是很快,她毫无礼貌地爆发出了一大串笑声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你赢啦萍琪,这是我今天早上听到的最好的笑话啦!  ”黛西笑出了泪花,她夸张地捶着地板。“你竟然会不高兴?每次都是你的玩笑使我不高兴的啊哈哈哈~”

 

“这不好笑,黛西。”萍琪看着黛西,皱了皱眉。

 

“哈哈哈...好吧,好吧萍琪,让我听听你又在为什么恶作剧而伤心啦?”

 

“并不是恶作剧!,黛西,而是礼物这事。快过节了,而我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萍琪怀着希望看着黛西,希望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拜托,得了吧!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你给我的最好的礼物,就是陪我去滑雪,现在!”黛西飞上前去,拉了拉萍琪。

 

“哦不黛西,不是你的,是暮暮的。我想不到该给暮暮什么。。”萍琪见黛西误解,连忙摇了摇头。

 

“那好吧..让我想想,给暮暮一本《天马无畏》?”

 

“唔..”

 

萍琪大失所望。

 

“到底怎么啦嘛,这礼物明明这么好!”

 

萍琪坐在了地上,无神地看着礼物盒子们。“不..她不会需要这个的..”

 

“那...闪电天马的签名照呢?”黛西试探性地问道。

 

萍琪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我知道!暮暮需要的一定是这个!”

 

黛西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激动地叫道,“我的超炫酷的彩虹音爆!”她斗志昂扬,眼镜闪闪发光。似乎在说“你就别担心啦!我全部做好啦!”

 

时间在浪费着,她得想办法打发黛西..有啦!

 

萍琪无可奈何的嘴角勉强扬起了微笑,“哈,黛西,谢谢你的建议。不过我想,我送给暮暮一个彩虹味的纸杯蛋糕会不会很好?”她不怀好意地看了黛西一眼。

 

果然不出萍琪所料,黛西从头到尾巴都如同触电般战栗了一下。“呃..我想..那个..不合适吧..哦对了!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就这样了,先走了,拜!”黛西慌张地撂下一大段话,飞速扇扇翅膀翅膀,头也不回地逃跑了。

 

萍琪一直看着黛西消失后,才轻松了一点点。要是和她在一起,一整天时间一眨眼就会没了的!

 

思绪重新回来..萍琪简直坐立不安。她是很乐观没错,但她的乐观仅仅建立在内心的原处,在某些触动心弦的事物面前,她的乐观不堪一击。比如说现在,烦恼和担忧就处处保围着她。

 

萍琪惊奇的发现,自己的创意在暮暮面前显得是如此可笑。这个可怜的小马,绞尽脑汁都想不出来更好的想法。

 

不过黛西的倒是提醒了萍琪,出去转转可能会有好想法?

 

来吧!萍琪吸了一口气,让我们去找点创意!

 

 

 

刚刚转过街角的时候,一个紫色的甜椒的背影就闯进了她的眼里,这么仓促,这么突然,是现任的暮光闪闪友谊公主。

 

萍琪不觉陶醉在暮暮的身上,甚至忘了自己很容易被暮暮发现。她伫在了原地,目不转睛地望着暮暮。恰好一阵清风吹过扶住了暮暮的紫色的发丝,使它在暮暮的前额飘然起舞。那江般的眼睛,就在风里闪闪发光,漾起一层层涟漪。暮暮的气息,也被风儿送了过来,似一团酒气,飘在面前就消散了,但又钻进鼻子里,血管里,熏醉了整个脑袋,融化了柔嫩的内心。

 

不好!暮暮的视线转了过来,她回头时多么好看,温柔优雅,就在她即将看见萍琪的那一刻,萍琪才想起了躲藏。

 

萍琪一秒也没有迟疑,极速退回了墙角内。“哈…好险…”她的思想却仍在墙外,沉浸在暮暮的音容相貌上。萍琪的全部注意力,已经彻底被吸引住了,以至于小蝶叫了她好几次,都没有听见。

 

小蝶似乎生了气,她凑到萍琪的耳边,用她以为最大的声音喊了一声:“萍琪派!”

 

“啊!”萍琪吓得魂飞魄散,腾空跳起又重重坐在了地上,她就像一只鸵鸟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尾巴里,瑟瑟发抖着。“啊!不是萍琪,暮暮你认错马啦!!”

 

“呀!抱歉,是我啦,小蝶。”小蝶赶紧走上前去,扶起了萍琪。

“呀..小蝶呀,怎么啦?”萍琪尽量装成正常的样子,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心跳。

 

“你的脸,好红,你发烧了?”小蝶不放心的问道。萍琪的脸庞通红通红,比她鲜亮头发的颜色还要深。

 

“不不!没有啦!”萍琪立刻把脑袋插在雪里,摇了几摇拨了出来。

 

萍琪是很夸张没错,但是她现在多少显得有点古怪。

 

“你没事吧?”小蝶坚持问。

 

“当然啦!小蝶!没事的!”萍琪挤出非常不自然的微笑,这让小蝶感到非常不舒服。她甚至能看见萍琪额头上的汗珠,即使在如此寒冷的冬季。

 

这个萍琪,在隐瞒着什么呢?经常照顾小动物使小蝶对爱非常敏感。她略一思索,便想通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轻轻笑了起来。

 

萍琪见小蝶笑了,以为自己的微笑打消了小蝶的怀疑,情不自禁地也笑了起来。

 

“大概,是暮暮吧?”小蝶一字一句的说出来,同时盯着萍琪的眼镜。

 

“呀!不…不…不是啦!”萍琪如被烫伤的小猫一样叫了起来,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果然是的~萍琪的眼神缥缈不定,她在撒谎。

 

“别怕,我不会对暮暮说的。”小蝶怕萍琪尴尬,连忙轻声说道。

 

听到这里,萍琪才长呼一口气,她不顾自己蓬松头发上的雪花,抱了抱小蝶。“我的好小蝶啊,你可千万不要说呀!”

 

“嗯哼~”小蝶礼貌地笑笑,点了点头。全马镇的小马,都对萍琪与暮暮的关系都心照不宣呢~

 

“你说,我到底该送给暮暮什么礼物呢?”萍琪立刻表现出了忧虑,她总是这样,心情是什么就表现出来什么。

 

小蝶感动的看着萍琪,面前的小马真是可爱,从慌张到释然又到忧虑,真的是毫无心机呀!

 

想了想,小蝶把萍琪的身体顶正,然后耐心的说道:“其实呢,有你在,暮暮就一定会开心的。”

 

“真的吗?”萍琪多少有点怀疑。

 

“是啊,你总能带来快乐给我们~”

 

“啊…你能这么说真是多谢。”萍琪稍微放松了一点,但仍是愁容满面。

 

“所以,不要多想了,好嘛?高兴起来吧~”小蝶帮萍琪轻轻擦去了落在头上的雪花。

 

萍琪点点头,努力笑了出来。“好吧,我要去找礼物了~”

 

“这样就对了,这才是我认识的萍琪,晚上见~”

 

去百货中心吧,萍琪想,在那里一定会有合适的礼物的!

 

 

 

 

 

 

“所以,萍琪,你挑好了么?”

 

“没有!瑞瑞,我不知道!我一点主意也没有!”萍琪趴在地上,无精打采的说道。

 

“我的天哪…”瑞瑞有点心疼了,萍琪与刚才的她简直判若两马。就在刚才,萍琪还一蹦一跳的敲门,说是拜托她一起去百货中心挑个好礼物,瑞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可谁知道,她竟如此沮丧。

 

“别担心,我们会做到的!”瑞瑞给萍琪打气道。瑞瑞显然注意到萍琪的萎靡不振,她拼尽全力的想把萍琪的注意力拉回来。比如用一套高级时装,或是一套紫金落地帘,但是这些都无济于事。萍琪还是在忧愁着。

 

萍琪漫不经心地走着,脑袋重重地摔在了柜台上,她立刻一个劲地道歉,也不看撞上的到底是什么。柜台上几个金丝羊毯掉下来,盖在了萍琪身上。

 

“你没事吧?”瑞瑞扶她起来,一个很大的包赫然出现在萍琪的额头上,闪烁的泪花也从她的眼中涌出。

 

“没事...”萍琪站起来,注视着自己撞到的柜台一言不发。

 

“萍琪...”瑞瑞心疼极了,“萍琪,你需要休息..”

 

萍琪这才把头转过来,很勉强地说:“不,不用的~”

 

昏黄的夕阳站洒在古典的毯子上,把萍琪的颜色映得格外鲜艳。瑞瑞在一刹那险些失去了神志。

 

“瑞瑞?”萍琪疑惑地问道。

 

“你简直是艺术品”瑞瑞下意识的说道。

 

“什么...”萍琪的眼睛更迷惑了。

 

“啊...不...没什么...抱歉..继续找吧.”瑞瑞赶紧转移话题,所幸,萍琪没有看出来。

 

她们分别穿行在大大小小的柜台中,失落了一次又一次,萍琪的兴致正在以可怕的速度消失。

 

也不知道多长时间过后,萍琪听到了瑞瑞略带紧张的声音。

 

“那个...暮暮,下午好!”

 

糟了,是暮暮,她怎么来了!?

 

萍琪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办?出去超市的路只有一条,也就是大门。可暮暮正占据着这个位置。

 

就在萍琪思考的时候,暮暮说话了,她的声音提高了几许。

 

“抱歉,瑞瑞,我赶时间...”很明显,暮暮想要进去。

 

“可....暮暮....你今天怎么样呢..”瑞瑞更紧张了。

 

暮暮的这句话如同炸雷般扎在萍琪的心上,让萍琪的心跳更加激烈。

 

“怎么办,怎么办?暮暮会看到我的!”萍琪的肾上腺素大量分泌,使她的思维更加清晰。

 

有啦!从这里冲出去!墙壁应该不厚,她有信心冲破墙壁!

 

没有一秒多余的思考,萍琪制定了路线,她甚至连名称都想好了,就叫做“布鲁大赛马行动”。

 

只是要连累瑞瑞了...真抱歉..

 

端起派对大炮...

 

萍琪捡起一个易碎的玻璃球,用尽全力向瑞瑞扔去。

 

“暮暮..一定要接住呀..”

 

暮暮的注意力果然被吸引到了,她立马驱动魔法,在空中稳稳接住了玻璃球。

 

趁现在!萍琪立刻开炮,轰响一声,墙壁整个炸了开来。

 

“DUCK!”

 

巨响吓得暮暮与瑞瑞立即趴在了地上,而萍琪则迅速的消失在硝烟里。

 

“又失败惹...”萍琪无力为一次成功的逃脱高兴,相反,她更焦虑了。“到底该送什么啊!!”

 

雪地让萍琪的沮丧也在雪地里闪闪发光。街道上小马越来越少,阳光也越来越昏暗,时间不早......。萍琪仍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由得焦急起来。

 

萍琪独自坐在雪地上,看着太阳缓缓落下。有时..她会被自己的被灯火摇曳的影子所吸引,并且暂时忘掉烦心事。但很快,西下的太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萍琪?”又是一声呼唤。

 

萍琪差点吓晕,抬头一看,原来是苹果杰克。

 

“啊...阿杰呀...”她呆呆地说。

 

“怎么了你,不开心嘛?”阿杰好奇地问。“这可不像你呀。”

 

“礼物呀.....我正在纠结给暮暮的礼物呀..”

 

“送礼物嘛......这有什么纠结的呢?只要是你诚心送的,什么都可以~”

 

“可是...我不知道暮暮想要什么...”

 

“你想想,暮暮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呢?会不会..是你呢?”阿杰好意地看着萍琪。

 

“是什么呢?”萍琪陷入了沉思,“对啦,是科学!我明白啦!谢谢你!”

 

萍琪激动的大喊,她有解决的办法了,那就是通过科学,来洞悉暮暮想要什么!

 

去学校,学校一定会有答案的!

 

 

 

 

 

 

一眨眼,萍琪已经飞速冲向学校了门口,“开门,让我进去!!”门被萍琪敲得震天响..

 

“谁啊,呜哇,萍琪?”打开门的,是Spike。

 

“嘿!SPIKE,你在这里干什么?”萍琪的语气充满迫不及待

 

“参加‘保卫校园’活动。”Spike愤愤不平地说。“全马镇就我一个天真地来了...尤其是在在节日里,这里更热闹!对吧?”

 

“呀!学校早都放假了呀,我都忘惹..”萍琪大失所望,垂头坐在了地上。

 

“呃..你怎么了?”Spike问。

 

“GOT  IT!”萍琪想到了,Spike最接近暮暮,他肯定知道暮暮需要什么!

 

“Spike!告诉我,你能为我保密么?”萍琪盯着SPike说。

 

“啊?保密什么?”Spike不明所以,讪讪问道,他开始紧张了,上一次萍琪的审讯他仍历历在目。

 

“大门为什么自动关了?窗户怎么也自动锁上了!?啊!我Spike王子就要这样死了么?瑞瑞啊,我们下辈子见吧!”Spike疯狂脑补,把自己吓得直打颤。

 

“你不许告诉暮暮我问你的话!”

 

 

“我...我保证不说!你问吧。”Spike强作镇定,放大声给自己打气。

 

“暮暮喜欢什么?”

 

“额,暮暮喜欢什么我怎么知道...慢着..她一定在钓鱼!没错!”一阵头脑风暴后,Spkie说了出来“当然是你啊!”

 

“我是说礼物!喜欢什么礼物!”萍琪竭嘶底里喊道。

 

Spike被吓得一激灵,“啊!...礼物啊...我不知道啊”

 

萍琪更加疑惑了:“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那你也不是不知道么...?”

 

这句话一出,就像一把刀一样刺入萍琪的心里。她长叹一声,从椅子滑倒了地上。

 

“萍琪...要不要我...拿鼓风机?”Spike汗如雨下。

 

“不要...”萍琪躺在地上,任自己的身体流动。“啊...我自己都不知道暮暮的喜好....公主啊....我怎么这么失败呢?”

 

“嘿!这里有本《科学送礼大全》,你要吗...”Spike突然想到了什么,他高声问萍琪,同时拿出了一本书。

 

“给我!”萍琪飞跃出去抱着书如饥似渴的钻研起来,Spike则趁机往外跑。

 

“Spike!”就在Spike要跨出的一瞬间。萍琪叫住了他。

 

“是!”Spike定在了原地。

 

萍琪已经走出门外,“我看完了,现在我就去实施!还有就是...保密”她回过头来,不怀好意地盯了Spike一眼。

 

“是!”Spike嗫嚅道,坐在了地上。

 

跨出门外,太阳已经非常昏黄了,似乎距暮色只有一步之遥,萍琪甚至能看见东面天空已经开始化为紫色了。

 

还有一条路...萍琪下定决心了!去求公主,让赛拉斯缇雅别落下太阳!

 

现在,就让我来为暮暮,放弃尊严吧!

 

 

 

 

 

 

 

 

“我尊敬的赛拉斯缇雅公主呀...拜托您不要把太阳降下去嘛...”

 

看着眼前的这个可怜的小马,赛拉斯缇雅不禁直皱眉头。“抱歉,萍琪派,我不能满足你的条件,小马利亚,必须,准时,降落太阳。”

 

“可是..公主,求你惹..就这一天。”萍琪趴在赛拉斯缇雅面前,苦苦哀求道。

 

“不,这件事情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而且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提出这个要求呢?”赛拉斯缇雅威严地盯着萍琪。

 

“呃..呀...这个...没什么啦...”萍琪不敢看赛拉斯缇雅的眼睛,她把头埋在了地上。

 

“萍琪派?”

 

“哎呀!好吧,我说我说...今天这么难得...天却快黑了我想做一些事情没有时间了...

 

萍琪的声音越来越低,越来越模糊。“嗯,所以呢,萍琪派?”

 

“所以..我想让您推迟升起太阳,然后,我就可以...给暮暮...送一件礼物.,足以让她记住一生的礼物.....”

 

“那你为什么不付出行动,而是要求推迟日落呢?”

 

“因为...没有时间惹..呜...马上就天黑了...qwq..对不起,公主...”

 

出乎萍琪的意料,赛拉斯缇雅并没有生气,而是会心一笑,宠溺地看着她。

 

“我明白了,萍琪派。我想我可以为你,还有暮光,为你们网开一面,推迟两个小时日落!”赛拉斯缇雅顿了顿,庄严温柔地说:“不过,我为暮光有你这样的朋友而感动,谢谢你对她的关爱。你才是她最好的礼物呀...”

 

“快去吧..萍琪派,为暮光的记忆刻上一道痕迹吧!”

 

 

 

 

 

露娜疲倦地走在走廊上,她的眼皮沉重,漫不经心。以至于一道粉色的旋风要撞过来了她都没有看见。

 

“boom!”萍琪重重地撞在了露娜身上,她蓬松的头发把她自己也弹倒了。

 

露娜差点坐在地上,她刚想发火,仔细一看这个莽撞的小马原来是萍琪派。“萍琪派,你?...”她用魔法把萍琪扶起来,刚想问话,高兴急切的声音却先钻入她的耳朵。

 

“大惊喜!!大公主答应啦要推迟两个小时日落!!”萍琪兴奋地大喊,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露娜精神为之一振,飞速跑回房间戴上了耳机,“来吧!本公主要 一发入魂你们这些陆马@¥%#@....”

 

在回马镇路上,萍琪的大脑在用她刚才学到的知识不停地运转着。

 

嘛..送礼物是很难的,给自己的挚爱送礼物更难。即使自己是派对大师也不例外。这是第一页的内容

 

温暖,色彩,惊喜,意义,感动,快乐,送礼初衷就是这样,它存在的目的也是这样,这一初衷,来源于深深的爱。这是第二页的内容。

 

萍琪想到可以带暮暮去中心城宫殿参观。只要暮暮想去,哪怕是最邪恶的黑化禁区都可以。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否决了,原因很简单,不够感动。

 

那...带暮暮去旅游怎么样呢?从马镇走到最北面,再环绕一周绕回来。(如果可以的话),一路上可以感受冰天雪地,炽热沙漠,浩瀚海洋,热带雨林等等一系列景观。而且最重要的是,从头到尾巴都只有她们两个马!没有其他马打扰!

 

可是这样没有色彩......

 

知道啦!给暮暮做一个图书馆,暮暮不是一直都很想要吗?或者给暮暮做一个飞机,这样她外出就不用自己飞啦!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她想起来了第三页的内容真正的快乐是发自内心的,并不是由物质带来的。而萍琪,就想给暮暮带来真正意义的快乐。

 

带暮暮去放风筝?不好,萍琪至今仍对暮暮放风筝的经历记忆犹新,不过她的创意确实挺棒的,自己下次也要考虑做个瓢虫风筝...

 

嗯...萍琪突然想到,暮暮总是很忙,但要是,使世界上少点小马会怎么样呢~?她不禁想到一句话。“寒刃亮,为暮光,屠尽天下又何妨”?不不不不,萍琪在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感到奇怪,怎么能这么想呢?暮暮肯定不会接受这样的世界的!

 

到达马镇的时候,萍琪瞧了一下挂钟,还有一小时五十六分钟!

 

“好吧..这是决战时刻。”萍琪对自己打气说。她回忆起以前她问暮暮的情形。

 

“暮暮,告诉我嘛,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你啦~”

 

“但是,你近期想要什么呢?”

 

“想要你陪着我qwq”

 

Okie Dokie Lokie~既然不知道暮暮到底想要什么的话,那就用书上的内容--计算吧~

 

萍琪把自己冷静下来,她的目标已经明确了,对付什么马,就用什么马的办法!

 

她火力全开,以惊马的速度构建了很多复杂的算式。

 

爱好+性格+知识+品质+能力+情感......

 

 

 

 

萍琪在与时间拼搏着,像极了红眼的赌徒。

 

她的大脑迅速升温,这迫使她不得不停下来把脑袋插进雪地里面降温,然后再进行计算。

 

现在,全马国都平静下来,小马们都在与他们的朋友相聚在一起。陪伴这位忙碌的小马的,只有即将下坠的太阳。

 

七分钟……

 

快了……快了……萍琪开始旋转起来,以加快自己的速度。或者说,她的速度太快导致身体也跟着旋转起来。

 

Shot!就在最后一刻,萍琪碰上了瓶颈。暮暮的感情她始终都算不准。萍琪心急如焚,不断不断重复,却总是一次又一次的卡住……

 

 

 

 

 

太阳终于落下去了,马国陷入一片昏沉的黑暗。

马镇里响起了温暖的歌声,万户灯火如同天上的明星在雪夜里闪烁着。这是冬天里最温暖的一夜。

 

萍琪呆呆地坐着,万念俱灰。大雪又漫天盖地扬起来,萍琪无动于衷,品尝着来之不易的撕心裂肺的失落感。

 

新年之夜,彻底失败。她不甘。

 

结果是无,那么她存在的意义就是无。

 

她觉得她已无颜面对她的暮暮,她欠了暮暮太多太多,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她竟拿不出一个礼物送给暮暮。

 

她多想现在就跑去找暮暮,去告诉她“对不起,我没有礼物。”然后大哭一场,听暮暮安慰。她知道暮暮肯定不会在意的。但是她没有勇气,去面对暮暮的快乐,那份快乐,太沉重太沉重...

 

萍琪正在努力抑制自己来势汹汹的悲伤,她害怕明天她醒来,乐观全部崩塌,和以前判若两马,再也没有谁能唤醒她...

 

就算一切完好如初,旧事全被被时间吸取。在某个寂静的午夜,以前她负的一切,都会携着厄梦卷土重来。

她凝视着漆黑的天空,在所有希望近乎渺茫的时候,仍内心盼着奇迹。

 

一个灯泡在萍琪的脑海里突然闪烁。

 

“不!没有到夜晚!月亮还没有升起!萍琪的信心再次燃烧。“月亮!月亮还没有升起!没有到晚上!!”她近乎咆哮对自己喊道。没错,太阳是下去了没错,但月亮还没有升起来!

 

“我又忘记我自己惹!”萍琪眼中大放光彩,她很快将自己算上去,最后的答案就是pinkiepie !!

 

“哇哦太棒啦!”萍琪兴奋地喊道。“没想到,暮暮最想要的,竟然是我!”

 

现在虽然已晚,但绝非太迟,这个礼物只能在夜深马静的时候送进去!

 

萍琪从脑海里拿出灯泡,并从尾巴里拿出一个大大的礼物盒。就着灯光,她把礼物盒包装起来,贴上暮暮的地址,把自己装起来,放到了路边等着。

 

果然,不一会后,小呆飞了下来。“咦……谁遗落了快递……真是的……”小呆降在盒子旁边,“这快递,可真的是大呀……暮光闪闪的……”

 

“叮咚,暮光闪闪,有您的快递。”

 

一连七次,睡眼惺忪的暮暮打开了门。“啊……感谢你,能在这么晚的时候仍坚持给我送快递,尤其是在大家都睡着的时候!”暮暮显然对被打扰感到不满。

 

“不客气,这就是我的职责。”小呆客气地回应,便离开了。她丝毫听不出来暮暮的意思。

 

暮暮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驱动魔法,把盒子举了进去,并重重把门关上。

 

把礼物全放好后,暮暮却丝毫没有去睡觉的意思,Spkie看到,心里暗叫不好,他好不容易才让暮暮前去睡觉,看来刚才的努力都付诸东流了...

 

果然,暮暮又开始念叨了……

 

“Spike!为什么萍琪不来呢……明明大家都来了……”

 

“她可能没空吧……”Spike最害怕被问这个了...

 

“那为什么她不给我说呢?”

 

“她害怕你伤心吧……”

 

“啊……我会让她害怕吗……”

 

“不会的!……”

 

“那她为什么不来找我呢……”

 

“啊,你去问她不行嘛……”

 

“可……我不敢……我这样会打扰她的……”

 

“Fine!”Spike说,“你!为什么不先拆开这个巨大的礼物呢?这可是我们的习俗呀”Spike眼见无话可说,赶紧转移话题道。

 

“呃……好吧……”

 

趁着暮暮注意力转移的时候,Spike赶紧带上他的枕头跑开了。

 

“来吧,我们来打开这个魔盒吧。”

 

暮暮对自己说,走上前去咬住丝带。一拉,一拽,一松,丝带便飘散开来。

 

其实完全可以用魔法打开的,但是,这样不够诚意。

 

接下来要做的,是打开盖子。

 

可暮暮却停了下来,她看着礼物盒,陷入了思考。

 

会是谁送这么大的礼物盒呢,该不会是萍琪吧?可……怎么会呢?萍琪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都不来找我……那又会是谁呢?除了萍琪不会再有与其他小马了……不不……不可能是她……她都不来……但,要真是她呢……?她或许只是想给我个惊喜才不来找我呢……可这并不像她的作风呀……

 

愿望总把她推向萍琪,但理性每次都把暮暮拉回来。

 

“啊!到底是谁呢!?”暮暮思来想去,总找不到令自己信服的答案。她索性把礼物盒扔到一边。“啊,我真是个傻瓜!”她莫名来了气。得了吧!“萍琪不来找我,很简单,她不喜欢我了。满意了,暮光?你来马镇根本就是错误的!”

 

暮暮气鼓鼓地埋怨自己,眼泪不争气地“哗啦”往下掉。她完全没有打开礼物盒的心情。“睡觉吧暮光!睡不着就嗑药!今天什么的,真是糟透了!”

 

暮暮都已经离开了,但一会儿后又折了回来。无论再怎么糟糕,明天都要微笑面对。这也是萍琪教给她的。

 

而且,暮暮无论再怎么否定,思绪都总想着那就是萍琪发来的礼物。

 

“来吧……”暮暮重新站在礼物盒前,深吸一口气,压抑住自己悲伤的情绪。“公主啊,我向你祈祷,萍琪不会忘记我的……”

 

萍琪的记忆里,应该有我的一席之地吧...

 

暮暮非常紧张,比她考试时还要紧张一万万倍。她闭上眼睛,掀开了盖子,七秒后猛地睁开眼睛。

 

一个蜷缩成球的粉红色小马,眼角带着泪花,正安静地躺在里面。她大大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蓝宝石,一闪一闪地,望着暮暮的灵魂。

 

“那是最可怕的一个晚上。”Spike后来说,“大厅如同是赛拉斯缇雅与露娜的战场,一个巨大的、紫色的音爆猛地炸开,紧接着又毫无动静,我怕极了,躺在房间里一动也不敢动……”

 

暮暮呆呆地看着萍琪。萍琪的嘴角仍泛着微笑,眼睛却闪着泪光,看着暮暮默默无言。

 

整个大厅,都透彻着粗糙的呼吸声与剧烈的心跳声。

 

暮暮只感觉天旋地转,“从骨头里都澎湃着炫酷,色彩,惊喜,忘义,感动,快乐。“全身都发抖起来,似乎要把牙齿都咬断了。”又感觉“眼睛像蒙了一层浓雾,稍一触动,就会溢出来。”

 

现在暮暮只想让时间停住,以便自己的记忆能牢牢抓住萍琪,并且永远永远永远也不会忘记。

 

暮暮俯下身,轻轻挽住萍琪的身体和脖颈,把她横抱起来,同时直立起来,打开翅膀,轻轻地盖住萍琪。

 

萍琪的体温迅速回升, “暮暮……”萍琪终于打破了沉默。

 

“嘘……别说话……小天使……天呐……你好冷……”

 

萍琪乖乖地躺在暮暮怀里,打湿了眼眶,飞红了脸庞。她觉得自己被什么卡住一样,再怎么努力都不能把字从嘴里吐出来,只含着浓浓的哭腔,重重地“嗯嗯”了一声。

 

她们深深地对视,似乎海与星的邂逅,并很快起雾,酿出许多浓汽,终于流成了小河。

 

萍琪伸蹄想要替暮暮拭去眼泪,却只是越抹越多。

 

暮暮腾空飞了起来,一直飞到了卧室,把萍琪温柔地放在床上,盖好柔软的被子。

 

然后,暮暮也钻了进去,用自己的体温温暖萍琪冰冷的身躯。

 

房间内,壁炉烧得火红,橘黄色的昏暗的灯光显得格外浪漫。。

 

她们紧紧搂抱着,谁也不想放开对方。她们两个的内心,早已融化在一起。

 

“谢谢你……亲爱的萍琪……你是我一辈子……收到最好的礼物……”暮暮呜咽的说。

 

“我……也是呢……你是世界给我最好的礼物……我爱你,我的暮暮……”

 

她的动作都极轻,像对待一件珍贵的宝贝。

 

对啦,暮暮在对待她的礼物呢~

 

卧室内,只听得见两颗跳动的声音

 

 

对未来的憧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现在无限的眷恋。

 

渐渐地,怀着对暮暮的绝对信任与眷恋,萍琪眼皮沉重地合住了。她累坏了,显然需要休息……

 

“萍琪,萍琪?”

 

回应暮暮的,只有萍琪安静的呼吸声,她确实睡着了。

 

“太好啦……”暮暮露出了笑容。

 

她注视着这个熟睡的小马,现在应该怎么对待这个尤物呢?~

 

暮暮控制不住自己心跳加快,她喘着粗气,俯视着萍琪。

 

这是梦寐以求的晚上,私下她幻想过无数次了。

 

“我爱你,我的萍琪…

thumb_up 17
0 thumb_down
share file_download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评论 礼物萍琪~

挺棒的,好久没看到这种温馨的日常短篇了,喜欢这种暖暖的小日常:smiley:

百货商场直接炸开墙壁,不愧是 PP,作风就是超乎常理XD

结尾 TS 不愿意打开礼物时还真让马心悬了一下,后面见到彼此的那一刻挺感人的:blush:

最后留点小小建议,角色性格把握方面可以再加强,例如小蝶不太可能因生气而大喊。还有就是中英文尽量别混杂,会给人突兀的感觉。

继续加油哦,期待你的新作~

2019 年 12 月 17 日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6423 @梦暮 :

谢谢你喜欢我的故事!也谢谢你的建议和批评!感谢!

2019 年 12 月 20 日
魔法师T_T Lv.18 站务
评论 礼物萍琪~

就算是神驹,在爱情面前也像个小孩子般不知所措。很棒的圣诞夜(暖心节)故事!

相当有官方剧集风格的剧情编排:即主要角色为解决某个难题向其他角色求助,并在这一过程中得到成长。不过故事高潮之处着实出我意料,毕竟我预想的是pp直接从礼物盒里跳出来,然后ts感叹: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结果没想到作者选择了一个更科学的剧情发展方向:pp因为躲在礼物盒里差点冻死了:ftemoji_abwut: 。不得不承认这里做得不错,毕竟故事开篇的风格就不是random或者无厘头喜剧,而是偏爱情浪漫,于是结尾pp的痴情感动了ts、二马幸终(x)也变得顺理成章;读者的情感在此处也被成功调动起来。

如果说有什么缺点的话,大概就是角色之间的一些互动感觉不够自然,有点生硬,像这里:

“呀!学校早都放假了呀,我都忘惹..”萍琪大失所望,垂头坐在了地上。

“呃..你怎么了?”Spike问。

“GOT  IT!”萍琪想到了,Spike最接近暮暮,他肯定知道暮暮需要什么!

“Spike!告诉我,你能为我保密么?”萍琪盯着SPike说。

“啊?保密什么?”Spike不明所以,讪讪问道,他开始紧张了,上一次萍琪的审讯他仍历历在目。

“大门为什么自动关了?窗户怎么也自动锁上了!?啊!我Spike王子就要这样死了么?瑞瑞啊,我们下辈子见吧!”Spike疯狂脑补,把自己吓得直打颤。

“你不许告诉暮暮我问你的话!”

缺少一些过渡,pp突然说“GOT IT”实在有点生硬,然后sp的脑补也有点出戏。如果把角色互动的部分处理好了,让故事有一个更轻快、活泼的基调,相信本文得到的评价会更高~

2019 年 12 月 25 日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6744 @魔法师T_T :

谢谢评价!

2019 年 12 月 30 日
和谐秩序 Lv.11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致敬了杯糕~

1 月 7 日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7277 @和诣秩序 没错~:

 

1 月 7 日
小马Flintie Lv.7 独角兽
评论 礼物萍琪~

每家每户门口,都束着五颜六色的镀银的丝带,系着缤纷绚丽的铃铛,还有用稚嫩笔迹写下的“感谢塞拉斯蒂亚”的卡片挂在了窗台上。

“塞拉斯蒂亚”→“塞拉斯蒂娅”

有一点小小的译名问题,虽是同音,但最好统一(不然让强迫症小马们可怎么办呀),可以去看看wiki译名表:http://mlp.huijiwiki.com/wiki/%E5%A1%9E%E6%8B%89%E6%96%AF%E8%92%82%E5%A8%85%E5%85%AC%E4%B8%BB

 

可今天,方块糖果屋有点异常,它似乎太安静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日子里,它安静得不像话。

“…”→“……”

我知道这是小问题,但中文省略号的确是六个点…… (蹄下留情)

 

“怎么啦嘛萍琪?你应该微笑的。像我这样微笑的!~”

“!~”→“~!”

感叹号是点号,表示句子已经结束。

 

云宝黛西足足愣了一分钟半。“诧异”两个大字写在她的脸上。她甚至忘了自己还在飞行,“咚”,她掉在了地上。但是很快,她毫无礼貌地爆发出了一大串笑声

段末句号。

 

“并不是恶作剧!,黛西,而是礼物这事。快过节了,而我什么礼物都没有准备。你说,我该怎么办呢?”萍琪怀着希望看着黛西,希望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并不是恶作剧!,黛西,而是礼物这事。”

删除感叹号后的逗号。

 

“哦不黛西,不是你的,是暮暮的。我想不到该给暮暮什么。。”萍琪见黛西误解,连忙摇了摇头。

“。。”→“……”

 

“那好吧..让我想想,给暮暮一本《天马无畏》?”

“唔..”

“不..她不会需要这个的..”

“那...闪电天马的签名照呢?”黛西试探性地问道。

时间在浪费着,她得想办法打发黛西..有啦!

“呃..我想..那个..不合适吧..哦对了!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就这样了,先走了,拜!”

思绪重新回来..萍琪简直坐立不安。

一上“..”→“……”

 

“来吧!萍琪吸了一口气,让我们去找点创意!

 

 

 

 

 

 

 

“刚刚转过街角的时候,一个紫色的甜椒的背影就闯进了她的眼里,这么仓促,这么突然,是现任的暮光闪闪友谊公主。”

这里一大段之间应使用“水平分割线”,而不是多个硬回车。

 

萍琪一秒也没有迟疑,极速退回了墙角内。“哈…好险…”她的思想却仍在墙外,沉浸在暮暮的音容相貌上。

“..”→“……”

 

“啊!不是萍琪,暮暮你认错马啦!!”

“啊!”→“啊!”,应用中文感叹号。

 

“呀..小蝶呀,怎么啦?”萍琪尽量装成正常的样子,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心跳。

“呀!不…不…不是啦!”萍琪如被烫伤的小猫一样叫了起来,她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啊…你能这么说真是多谢。”萍琪稍微放松了一点,但仍是愁容满面。

“我的天哪…”瑞瑞有点心疼了,萍琪与刚才的她简直判若两马。

“没事...”萍琪站起来,注视着自己撞到的柜台一言不发。

“萍琪...”瑞瑞心疼极了,“萍琪,你需要休息..”

“..”→“……”

 

“你简直是艺术品”瑞瑞下意识的说道。

“你简直是艺术品。”句末句号。

 

“什么...”萍琪的眼睛更迷惑了。

“啊...不...没什么...抱歉..继续找吧.”瑞瑞赶紧转移话题,所幸,萍琪没有看出来。

“那个...暮暮,下午好!”

“抱歉,瑞瑞,我赶时间...”很明显,暮暮想要进去。

“可....暮暮....你今天怎么样呢..”瑞瑞更紧张了。

“…”→“……”,以及“继续找吧”后面应用中文句号。

 

有啦!从这里冲出去!墙壁应该不厚,她有信心冲破墙壁!

“有啦!”应用中文感叹号。

 

只是要连累瑞瑞了...真抱歉..

端起派对大炮...

“暮暮..一定要接住呀..”

“…”→“……”

 

“DUCK!”

→“砰!”

文章内不应夹杂不必要的英文。

 

“又失败惹...”萍琪无力为一次成功的逃脱高兴,相反,她更焦虑了。“到底该送什么啊!!”

雪地让萍琪的沮丧也在雪地里闪闪发光。街道上小马越来越少,阳光也越来越昏暗,时间不早......。萍琪仍不知如何是好。她不由得焦急起来。

萍琪独自坐在雪地上,看着太阳缓缓落下。有时..她会被自己的被灯火摇曳的影子所吸引,并且暂时忘掉烦心事。但很快,西下的太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啊...阿杰呀...”她呆呆地说。

“礼物呀.....我正在纠结给暮暮的礼物呀..”

“送礼物嘛......这有什么纠结的呢?只要是你诚心送的,什么都可以~”

“可是...我不知道暮暮想要什么...”

“你想想,暮暮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呢?会不会..是你呢?”阿杰好意地看着萍琪。

眨眼,萍琪已经飞速冲向学校了门口,“开门,让我进去!!”门被萍琪敲得震天响..

“…”→“……”

“时间不早......。”那里,省略号后需省略句号,且注意,一定不要用多个点代替省略号。

 

“谁啊,呜哇,萍琪?”打开门的,是Spike。

“Spike”→“斯派克”

中文中不应夹杂不必要的英文。(以下同样的问题省略。)

(算了,省略号的问题我无能为力了,以后注意一定要养好正确使用标点符号的习惯呐!)

 

“GOT  IT!”萍琪想到了,Spike最接近暮暮,他肯定知道暮暮需要什么!

“GOT  IT!”→“啊!我知道了!”

 

“是!”Spike嗫嚅道,坐在了地上。

还有一条路...萍琪下定决心了!去求公主,让塞拉斯蒂亚别落下太阳!

现在,就让我来为暮暮,放弃尊严吧!

使用中文感叹号……

 

“因为...没有时间惹..呜...马上就天黑了...qwq..对不起,公主...”

文章中不应出现颜表情。

 

“boom!”

→“砰!”

如果觉得不够味还可以加粗233

 

露娜精神为之一振,飞速跑回房间戴上了耳机,“来吧!本公主要 一发入魂你们这些陆马@¥%#@....”

“要”和“一”之间多了个空格。

 

萍琪想到可以带暮暮去坎特洛特宫殿参观。只要暮暮想去,哪怕是最邪恶的黑化禁区都可以。

译名问题,“坎特洛特”→“中心城”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省略号的问题我不说了……

 

“想要你陪着我qwq”

颜表情。

 

Okie Dokie Lokie~既然不知道暮暮到底想要什么的话,那就用书上的内容--计算吧~

“Okie Dokie Lokie”→“好滴好的好哒”

“书上的内容--计算”,破折号:“——”

 

Shot!

→“去它的!”

 

“叮咚,暮光闪闪,有您的快递。”

“叮咚”是拟声,应单独成段,不然这样就成了小呆说的“话”了,那多奇怪233

叮咚!

“暮光闪闪,有您的快递。”

 

“Fine!”Spike说,“你!为什么不先拆开这个巨大的礼物呢?这可是我们的习俗呀”Spike眼见无话可说,赶紧转移话题道。

“Fine!”→“行吧!”

还有“你”后边是不是多了一个感叹号?

“这可是我们的习俗呀’”句末句号。

 

暮暮只感觉天旋地转,“从骨头里都澎湃着炫酷,色彩,惊喜,忘义,感动,快乐。“全身都发抖起来,似乎要把牙齿都咬断了。”又感觉“眼睛像蒙了一层浓雾,稍一触动,就会溢出来。”

“炫酷,色彩,惊喜,忘义,感动,快乐。”中间应使用顿号。

 

房间内,壁炉烧得火红,橘黄色的昏暗的灯光显得格外浪漫。。

(我不是不说省略号的问题了吗……)

 

卧室内,只听得见两颗跳动的声音

句末句号。

 

“我爱你,我的萍琪…

反引号。

 

~ ~ ~ 分割线 ~ ~ ~

(评论区没有现成的分割线,只有蹄动加了,但编辑文章那里可以点“插入”,选取“水平分割线”。)

 

我很喜欢这篇小文,有细腻的感情,也写出了应有的味道,但就是排版和标点符号呀,非常影响文章的颜值(也逼坏了强迫症的小马们),平时码字时一定要养好习惯呐,这很重要!(如果不是我没有权限我就直接帮你排好版了qwq)

建议写文章的时候少用省略号,多用普普通通平平凡凡但作用同样不可小视的句号当做段末标点吧,习惯之后你就会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

另外,也祝作者新年快乐,新的一年里文笔越来越好!谢谢!

 

(天哪,我干了什么,整整一个小时就发了一条评论!*哭*)

 

1 月 25 日
小马Flintie Lv.7 独角兽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8507 @小马Flintie :

另外,顺便说一句,如果找不到引用内容在哪里的话,可以使用“查找”功能哟(这你当然是知道的对吧)。

 

看在我说了这么多的份上,请一定要把文章中的问题纠正过来呀!爱你 ^_^

(嗯,这是评论区所以可以出现颜表情emmm,就这样。)

1 月 25 日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8508 @小马Flintie :

  非常感谢你花费这么长时间.非常感谢你的建议!

现在我才发现我竟然有这么多标点错误,真的非常感谢!看来自己的习惯是得改改了..

译名已改(专业治疗强迫症)~

标点符号我不想改.......

  总之。谢谢你

也祝你新年快乐!

1 月 26 日
小马Flintie Lv.7 独角兽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8595 @TwwiilyPie :

嗯,以后注意一点就好了。新年快乐 ^_^

1 月 26 日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8648 @小马Flintie :

okie dokie lokie~

新年快乐!

1 月 27 日
斜月三星 Lv.4 独角兽
评论 礼物萍琪~

剧情没问题,但个人觉得萍琪的性格还可以打磨一下。

2 月 5 日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29820 @斜月三星 :

Okie dokie lokie 

2 月 7 日
寂寞梧桐 Lv.1 独角兽
评论 礼物萍琪~

你的朋友来报道了

3 月 18 日
Sealevel Lv.9 独角兽
评论 礼物萍琪~

真的,封面太美了(装作很懂抽象艺术的样子):ftemoji_pinkamina:

11 天前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回复47653 @Sealevel :

hhhhhh谢谢ww

我的其他作品封面如出一辙~

10 天前
江边鸟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啊,甜度饱和了:ftemoji_raritydaww:

我看了一下啊,建议好像和前面几位差不多:sp的脑补有点多,小蝶生气吼叫,不过都是些小问题就是了~

 

4 天前
TwwiilyPie Lv.3 陆马
评论 礼物萍琪~

小蝶似乎生了气,她凑到萍琪的耳边,用她以为最大的声音喊了一声:“萍琪派!”

“啊!”萍琪吓得魂飞魄散,腾空跳起又重重坐在了地上,她就像一只鸵鸟把自己的脑袋埋进尾巴里,瑟瑟发抖着。“啊!不是萍琪,暮暮你认错马啦!!”

蝶真的没生气呀qwq,她以为她能发出最大的声音,实际上就是她喊“yay”的分贝

至于萍琪为什么能跳起来呢?因为在那个时候,就是暮暮把一根针扔到地上,萍琪都会吓得爆音爆的!

一个青春期的中二小龙嘛,总会脑补很多的嘛hhhhhh,特别是一个喜欢把小马做成杯糕的厨师突然出现到他身边的时候,肯定心里害怕的一。你问sp怎么知道pp会做杯糕?当然是他前天晚上在一部《马国秘密》看到的!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往期推荐

    jazsp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