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LRlicious
LRliciousLv.15
麒麟小编
长篇转载
T
已完结

永伴身边

原文地址: http://www.fimfiction.net/story/146025/ill-always-be-here-for-you

雪花零落(22)

chrome_reader_mode 7,745 event 2019 年 12 月 14 日 thumb_up 49 thumb_down 1
visibility 592 forum 3

 

云宝身后神秘的温暖之源唤醒了她。暮暮的翅膀依然怀抱在她身侧,但她并不介意。房间里漆黑一片,但还是有一缕阳光从身后的窗户洒落进来。正如每一个清晨一样将地板染成了淡黄色。她的左后腿感觉像是在被子外面,连忙收进温暖的被中缩了起来。

她深吸一口气,新鲜的空气和身后正搂着她的小马的气味一并吸进肺中。暮暮似乎纹丝未动。云宝觉着她的蹄子还缠在自己前腿上,牢牢收入怀中。一般情况下她的肌肉可能已经酸痛不堪,但事实上,她根本记不起来这样甜蜜的时刻在自己的马生中才经历过几次。她的脑袋现在也如前腿一样蜷缩着,埋在暮暮舒适的颈弯中,脖子还是暖烘烘的。云宝笑了起来,深吸一口气,静静躺在她的身旁,享受着幸福的温暖。

要是她真这样做了,那云宝黛西接下几个小时都不用再干其他的事儿,但她知道真没法实现。今天可是特殊的一天:她没得到暮暮的芳心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她本想浮夸些向她询问,用自己的风格来做这件事,但在冷静的略加思索之后,她果断放弃了这个计划。

云宝心中依然有个疑问,这让她近乎困扰了一整晚。尽管她和韵律已经准备好让她约暮暮出去了,但她们对此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她不想再寻得其他建议,毕竟这种事还是亲自实践好些。但鉴于她对表露真情实感的经验无限接近于零,所以目前的进展嘛……毫无进展。

暮光闪闪她还在熟睡,在紧紧抱了云宝一会儿后,又放松开来。云宝以为她已经醒了,但暮暮的呼吸幅度依然很小。云宝斜过眼睛转过身去,暮暮带来的温暖立即无影无踪。黛西连忙从枕头上抬起头,把床单紧紧裹在身上想留住仅剩的温暖。

云宝把脑袋从暮暮的怀抱中抽离,盯着心目中今后的女朋友眨了眨眼。她目前的状况嘛,体面点来说吧,只有花半天洗上好一阵子澡,再用剩下的半天梳理毛发,才不至于让瑞瑞一看到就晕过去。在谁看来,暮暮此刻都跟整洁搭不上边,但云宝可是个例外。

云宝看着暮暮像是要醒来,微微咧开嘴,一个绝妙的主意蹦进脑海。就在暮光闪闪睁眼之前,她连忙靠近,把头缩进暮暮脖颈中。她又挪近了些许,将后腿搭在暮暮身上,刚想让翅膀也如法炮制,暮暮就用翅膀将其一把拉到身边。她在心里默默耸了下肩,假装睡着了,只留下脸上的一抹笑容。

他们又躺了五分钟左右,但云宝早已放弃继续勘察她到底醒没醒了。她觉着暮光闪闪像是挪了几次,但并不确定她是真的在睡觉,还是像自己一样在享受着。但这都不重要了,一只橙色飞马模糊的身影将这温馨的一刻彻底打破。

“云-云宝?”他听到门咯吱一声打开,紧接着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她还没来得及抬头,暮暮已经抬起头来清了清嗓子。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躺在原地,想知道飞板璐要干什么。

“嗨,小家伙,”她听见暮暮开了口。“怎么了?”

“哦,呃……没什么。”门上铰链咯吱作响,看来她又把门推了推。云宝把左耳转向门的方向,默默祈祷自己的被子看起来不算太鼓。“她,呃……还在睡觉着么?”她听到飞板璐试探性的问了问。

云宝听见暮暮轻笑几声。“我想是的,”暮暮小声说着。“来,和我把她叫醒……”云宝听见飞板璐快步向床边走来,云床倾斜向她爬上来的那一边。飞板璐笑起来,蹭了蹭她的鼻子。

云宝拼尽全力想压下即脸上渐渐形成的笑,但鼻子传来的瘙痒感简直如洪水一般势不可挡。她假装打了个哈欠,睁开一只眼,像猫般伸展着四肢。

“早上好啊,黛西,”暮暮带着疲倦的微笑说着,揉了揉双眼。她把翅膀收回身侧。“睡的还好么?”

“你说呢?”云宝黛西打了个滚,展开翅膀,从飞板璐的磨蹭下躲开。飞板璐开心的哼哼着躺在她的肚子上,在云宝左前腿上换了个舒服的位置。“有做噩梦吗,小璐?”

“没,倒是被风声吵醒了几次,但也就这样了。”她闭上眼睛说道。“你能,呃……能再做一遍那个吗?”她满怀希望地问道。

云宝花了几秒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哦,当然……”飞板璐朝她的翅膀挪得更近了些,让翅膀尖刚好盖住自己的肚子。“这样吗?”

“嗯……”飞板璐轻声回答,对云宝的真实意图浑然不知。待她觉得自己怀中的幼驹已经放松下来,云宝的翅膀开始挠起飞板璐的肚子,飞板璐浑身的肌肉都紧绷起来,大笑着想把云宝的翅膀从肚子上挪开。云宝咯咯笑着,无情地继续攻击了好几秒,这才松开怀中的幼驹。暮光闪闪已经挪到了她腹边,可能是想对她如法炮制。飞板璐此刻正在床的对角,前蹄护着脑袋。

“云宝,你为什么要那样?”飞板璐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但挑起的嘴角已然出卖了她。她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一屁股坐在云宝的尾巴上。

云宝正想进行第二轮袭击,但她还是选择挪回原位,把脑袋靠在暮暮前蹄边。“因为好玩?”她咯咯笑着,用蹄子遮住脸上渐渐咧开的嘴。从她这个角度来看,暮暮看起来可笑极了,而她的发型让可笑程度又多了百分之二十。在她作出回应之前,云宝伸出蹄子抵在暮暮鼻子上,让她条件反射似的缩了下。简直太萌了。他看着暮暮茄子色的脸渐渐向樱桃的样子发展,内心决定再这么做一次。

片刻之后,他感到像是有双小蹄子正压在她小腹上,她想蹿起来摆脱假想中飞半路的痒痒报复,但很不幸的,暮暮的下巴正在她起跳的方向上。

“哎呦!”她们同时叫了起来,暮暮揉着下巴,云宝连忙用蹄子抱着脑袋呻吟着。

“哦,得了吧,没那么疼的,”暮暮笑着说。

“不,不是因为这个,我刚咬到舌头了……嗷……”云宝呻吟着坐了起来揉着脑袋。“你觉得韵律起床了没?”

暮暮朝钟瞥了一眼。“呃,我们睡的是有点久了……”都拜这拥抱所赐……她微微一笑想着。“她和我一样习惯早起,估计现在已经在做着早饭呢。在她还是我保姆的时候,我爸妈每次出远门她都会这样。也算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了。”她顿了一下,一种熟悉的气味扑面而来。“看样子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呵,你要真习惯早起的话现在就不会躺在这了,你看……现在早么?”飞板璐咧开嘴坐了下来,像猫一样晃着尾巴。

“哦,那你是想跟我们一起玩喽?”云宝蹲下来,鼻对鼻蹭了蹭飞板璐。她挪到偶像身边笑起来。

“那当然!”飞板璐的嘴角都快咧到耳边了。“比谁先到厨房,后到的承认自己是辣鸡!”话音未落她便转过身冲出卧室,留下一道冒着火的尾迹。刚跑到楼梯顶端,她就肚子感觉像是被云宝的蹄子抱了起来。“你输喽,辣~鸡!”云宝展开双翼伸长后腿,在客厅里盘旋起来。过了一会儿才在沙发上安顿下来。

“准备好大吃特吃了没,飞板璐?”云宝搓着小璐的头发问道。“在那之后,我们兴许还能出去飞一圈,赶在今晚之前冲散些云玩玩。”

“那还用问?我当然想,不过我们今天的童子军活动已经排满了。你今晚是有什么事儿么?”飞板璐跳上沙发,靠在云宝背上。

“才没有,什么事都没有!能有什么事啊。”云宝结结巴巴回答着,露出一个神经质的傻笑,开始向门口走去。“好了没,小暮?”她抬头望向楼顶大喊。

“就一分钟!”暮暮喊回去。“你们在大门口等着我就行。”

“快~~呗”飞板璐戏谑的叫着,用蹄子拨弄起云宝脖子上的鬃毛。

“行行行”云宝轻腿轻蹄走出云屋外闭上大门,在确认韵律没睡在暮暮原来的床上后,这才推开图书馆阳台的门走进屋里。“今晚的事,我明天再给你说,行不?提前说出来可能就不灵了……”

“到时候会怎么样?”

“希望进展能一帆风顺……”

            

早餐过后,大家不约而同选择小睡一会儿消磨时间。飞板璐选择去参加童子军的日常活动去了。斯派克宅在他的卧室里看漫画,而云宝则去气象局办公去了。反正大家都约定好日落时在图书馆见面,韵律和暮光闪闪索性先到镇上购物狂欢,大买特买。暮暮总隐隐约约感觉云宝指不准什么时候会约她出去,所以每声轻响,尤其是天马拍打翅膀的声音,都让她心头一颤。她还不确定自己能否因对这种话题,因此才给韵律当小镇导游来转移注意。

“那么,暮暮……你约过云宝跟你出去了没?”在她们走出书店时韵律问道。她们花了近一个小时在书架上乱翻。韵律翻出来两本浪漫小说,暮光闪闪则找见无尽之森的研究资料参考书。“从今早你俩亲密接触的姿势来看,约会倒也可以直接跳过去。”她咯咯笑着说,用蹄子掩盖住自己渐渐咧开的笑脸。

“韵律!”暮光闪闪开玩笑地撞了下她旧保姆的肩膀。“回您的话……没,我还没约她出去。昨晚那事感觉太奇怪了。我是说,我……”她环顾四周确保云宝没在附近。尽管一无所获,她还是压低了声音。“我听到昨晚云宝和你在阳台上聊的内容了,韵律。”她避开韵律的视线,等待她给自己安上窃听者的称号。但等了许久也没见有什么反应。

“我知道,暮暮。我那时我感觉到有马在我们附近施了个法术,我就估计十有八九是你,”韵律回答。

“所以……你知道我在听,还让云宝承认了她对我的爱?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暮暮微笑着问道。

“这个嘛,这办法是最简洁有效的了。说真的,暮暮,你们俩都爱着彼此,你为什么就不能去捅破那层纸呢?”

“呃……因为她现在要工作?”暮暮紧张的笑了笑。

“我说的不是那个,我倒有个大胆的想法,要是你想听的话。作为你的朋友和~~之公主,你知道没有什么比让我帮你更能让我开心的了。”

她咬着下唇叹了口气。“你的想法肯定很好,但我估计那样就不是我了,你能明白吗?那种浮夸绚丽的东西真不是我的风格。我更喜欢把事情简单化、计划好。至少这样我能安心些。至于为什么我一直在花时间约她出去,只是因为每当我想这么做时,就好像有什么让我继续等下去。我想我得等到一个安静的完美一刻。”

“哦,我能处理那个,”韵律说着,眼中闪烁着奇怪的光芒。“不过现在我有些私事要干。要不一个小时后再回到这里吃午饭?”

“当然,去吧”暮暮回答“一小时后见!”

暮光闪闪目送韵律远去。她知道她没法把和云宝的约会永远拖下去,但她的直觉告诉她,韵律要干的事可不是风平浪静的那种。

             

天空中的太阳渐渐西下,暮暮和韵律回到图书馆,发现其他马都待在客厅里。待她们把各自的活都干完后,她们穿上精心挑选的冬装,走出图书馆,向着方糖小屋前进,空荡荡的街道上回响着派对的声音。天上落下零零散散的雪花,街道上一层银色的白雪在蹄和爪下咯吱作响。空气中没有一丝微风,皎洁的月光透过云层洒向地面,气温也终于不至于那么寒冷刺骨。

韵律脑中帮她亲密的朋友找到马生中第一次真爱的计划已经差不多成型了。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所要做的就是等到合适的时机执行。据她所知,云宝和暮暮根本不知道她给她们准备了些什么。

她们走到门前,低音炮低沉的隆隆声突然传来,让她从思绪中回到现实。她用魔法打开门,一起鱼贯而入。新年前夕派对已经将气氛引燃。维尼尔斯库奇(Vinyl Scratch)正在角落,一对比她高出一个头的扬声器坐落在她两侧。暮光闪闪的朋友们已经先行一步到达,正从维尼尔旁边的碗中倒着饮料。

“嘿,她们不是你的朋友么?”韵律用左翼指向她们。

“是啊,嘿伙计们!”云宝大喊一声,小跑到韵律和暮暮身边,飞板璐和斯派克也迎上前来。

“亲爱的!”瑞瑞说着,把暮暮和云宝拉入怀抱。“哦,你们可算来了。”

“大家好啊,”韵律伸出蹄子示意大家免礼。“今晚可没那么多规矩礼节,我来这儿是为了放纵的!”她大笑起来,给自己满上一杯烈酒豪饮起来。喉咙顿时传来一股火辣辣的感觉,韵律摇摇头将剩下的一饮而尽。等最后一滴也入了口,她才把玻璃杯放回桌上。“呜呼!咱们一起找点乐子吧!”她大喊一声,把前腿搭在云宝和暮暮背上。“大家嗨起来!”

几个小时过去,数瓶空酒瓶摆在桌上。每只小马都在尽情欢乐。韵律的耳朵嗡嗡作响。暮暮和云宝看起来也喝得十分尽兴。她们正面对面,和其他小马一起围成了一圈。酒量不行的小蝶已经摇摇晃晃的了,萍琪表现的就跟,呃,就跟萍琪一样。阿杰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前往农场去准备烟火表演去了。

韵律看着暮光闪闪,注意到她和云宝正尽量不去看向对方。她们身边的其他朋友们侃侃而谈,但云宝却一言不发。看来现在实施计划正好合适……她站起身来看了看钟,还剩半小时不到就到新年了。还能顺带看看烟火表演……说到这个……“嘿,萍琪派,我们该去哪里看烟花?时间不都快到了吗?”她看着萍琪扭头看向钟,脸上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啊!大家快出去!”萍琪派近似海豚音的尖叫成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音乐停了下来,每只小马都满脸好奇地看着她。“我差点就忘了说在香甜苹果园有一场赞~~~的烟火表演,要是在十二点之前还没到就看不上了!”她带领大家向门外走去。

在混乱中,韵律叫住暮暮,塞给她一张纸条。“云宝在离开之前让我把这个给你。”她努力憋着笑说着。暮暮还没来得及问,她便顺着马流出了门,留下她独自一马在房间里。

她连忙打开纸条,心跳像活塞一样跳动着。见蹄子不够灵便,直接亮起了角。

    暮暮

  在有一颗蜡烛作标记的树下见我。

重读了几遍想弄清楚这话是什么意思。它看起来不像云宝的字迹,但昏暗的灯光下也不方便辨认。“她这是今晚要约我出去么?”她轻声自言自语,急促的呼吸着,再怎么努力也无法让尾巴停止抽搐。她此刻的确十分紧张,这毫无疑问是个伤脑筋的事。暮暮把纸条夹在翅膀下,想着之后会发生的事快步走出门,心中又压上了一副重担。

她并没有和大家一起快步跑过雪地,而是直接传送到了香甜苹果园的庭院。她看到阿杰和大麦正在她左边安置着烟花,决定开始寻找云宝所说的地方。蹄下的雪地咯吱作响,蹄印成了她的路标,她四处查看着。令她吃惊的是,右边一座小山上有一点星火在树下闪烁。

“云宝?你在吗?”她迟疑地呼喊着。没有回应,她走下小径,穿过一棵棵苹果树。那微弱的光芒几次从她的视线中逃脱,但每当她眯起眼时却又在远处闪烁着。

她顺着亮光小跑了一会儿,来到一片小空地上。出乎她的意料,这里仅她一马。空地正中央的苹果树下放着一条厚厚的红毛毯,一根蜡烛正在微风中摇曳着。有两个杯子盛满了热气腾腾的饮料,放在一条厚白毯子旁。

她听到刚才来的路上传来其他小马们的声音,但她对此并不在意。暮暮坐在毯子上,暗暗感激有个好地方坐着,不必直接接触冰冷的地面。她拽过白毯子裹在身上,拿起杯子轻啜一口。热巧克力夹杂着少量酒精的甜味在她的舌尖上跳起舞来,随后才流入肚中。

夜景十分美丽。零落的雪花从高空的云层中缓缓落下,片片冰晶顺着微风在空气中飘荡、摇曳。露娜的明月穿过层层积云,让大地沐浴在月光之中。比起其他小马,她这位置更适合欣赏此景。苹果杰克和大麦还在清理那片地面上的积雪。

突然,树枝折断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屏息凝神环顾四周,发现从树上钻了出来。她走了过去,脸上满是惊愕。

“呵-嘿,暮暮”云宝看向她身上的毛毯。“能让我也盖盖吗?这天气可真冷。”

暮暮的心急速跳动起来,但她依然鼓起勇气露出一个紧张的微笑。她用右边的翅膀撑起毯子。“那当然,云宝。”她柔和地说着。

“太棒了,”云宝用同样温柔的声音回答。她蹑脚蹑蹄向前走去,坐在暮暮身旁。她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紧绷着,感觉比第一次做菜虹音爆时还要紧张。然而,当暮暮把翅膀搭在她身上,向身边拉去时,她感觉内心的紧张瞬间烟消云散。虽然仍有些无所适从,但她又想到当她从树里钻出来时,暮暮并没有回避。

“所以……”暮光闪闪打破了沉默。她看着田地里的小马们安定下来等待着烟花表演,轻声问道,“你为什么想在这里见我?”

“哈?”云宝掏出她的纸条。“你在说什么?韵律给我说是你想见我。”

“等一下……这不是你干的?”暮光闪闪拿出纸条放在云宝的纸条旁,用魔法压平褶皱,仔细端详起来。“和,我就知道……”

“知道什么?”

“从字迹来看,这两张应该是同一只小马写的。”暮光闪闪把纸条放了回去,将毯子拉回肩膀。“而且我也大概猜出来是谁干的了。”

“韵律?”云宝苦笑着问。

“韵律,”暮暮注意到云宝那边的毯子并不算多,后蹄正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哦!来吧,我帮你……”她用魔法把毯子向云宝那边拉了拉。暮光闪闪收回翅膀,重新盖上毯子。

她亮起角盖好自己这边的毯子,然后开始处理云宝那边。不可避免的,她们的视线交错在一起。她凝视着云宝的眼睛,屏住了呼吸,那双美丽的瑰红色双眸与她的毛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时间仿佛一瞬间停止了,她的思绪又回到云宝在萍琪派对上吻了她的那一刻。

每一细微之处都被回想起来。她如此渴望让自己的戒备之心直接溜走,以便能展现出她真实的情感。她的整个身体正对大脑尖叫着,让她伸过脑袋,只为能再次感受她美丽,柔软的嘴唇。没有更好更简单的办法表达她她对云宝的感情了,因为自己对她的情感本就是不可名状的。

我想她不会介意的……一个声音在她脑中轻语着。我想她也会亲回来的……她舔舔嘴唇,不由自主的喘着气,就在她闭上眼睛准备好时,她听到山丘下的马群开始喊起倒计时。云宝向远处看去,打破了她的计划。但谢天谢地,云宝没听见她刚才的低声轻语。

“嘿,看来新的一年快到了,”云宝紧张地咯咯笑着说,她听到马群慢慢从十倒数,刚念完二,无数烟花向空中飞去,大家大喊着庆祝起来,看着烟火在空中爆炸,将夜空染作五彩斑斓的画布。

她们静静欣赏着烟花。云宝能发誓她感觉到暮暮的尾巴在她身边摆动着,但在举起毯子检查之前也不能说是百分百确定。不过,她又不介意。风从右侧缓缓吹来,令她吃惊的是,她能看到几朵雪花飘向她们。她注视着其中几片雪花落向暮暮那边的毛毯上,还有一片落在暮暮的鼻尖上,让她像早上一样蜷缩了一下。

“就如同它们有自己的思想一般……”云宝喃喃着,视线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冰晶。她伸出一只蹄子接住一片,看着它缓缓融化。“这些雪花,让我又想起那个夜晚了,嗯……”她心跳加速,肾上腺素在血管里涌动着,她基本上把自己在暖心节前夕为什么要飞到暮暮加的原因说出来了。她本打算对此事只字不提,尤其是对暮暮,但她注意到现在自己正漫不经心的说着这事。

“什么?”暮暮见她沉默了一会儿,提醒了她一下。

云宝缓慢地做了几个深呼吸。“这事你听起来可能会觉得太傻了,这个……你还记得我在你门前掉眼泪的那个晚上吗?好吧,那个……关于我为何到那儿的原因我只说了一部分。你知道,我说我睡得不好什么的?”她拨弄着身下红色的毛毯。“真实的原因不止那些。在过去八年里,我,呃……感真的很孤单,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帮助飞板璐的时候,那些时刻我一直记在心中。我真的很喜欢看你微笑的样子,只要在你身边我就能感到开心、快乐……”

一滴泪珠从暮暮脸颊上缓缓滑落,直至肩上才被拭去。“这可真…真甜蜜…”

云宝清清喉咙,用左翅搂住暮暮,感到她已然将脑袋搭在自己肩上,不由得微笑起来。“在暖心节那天,我像个白痴似的问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我那时可真傻,都不确定当时我自己的情感算不算爱,不过我……我现在应该再尝试一下,”她说。“在你身边醒来便是我唯一所求,没有你的陪伴时,每日醒来脑海中便是你的音容笑貌。我喜欢和你在一起,希望能每份每秒都能伴你身旁,而非独自一马……所以,这个,嗯……”她觉得肚子里像是有无数只蝴蝶在飞舞,让她的胃都扭成了一团。“你想跟我约会吗?”

暮光闪闪花了几秒才作出回应。“不,我不想,因为我们已经不需要了,黛西,”暮暮轻声回答。她蹭了蹭云宝的胸膛,把脑袋靠回她肩膀上。

“诶呀,我都快吓出心脏病了!”云宝宽慰着说。“那么……”她笑了起来,蹭了蹭暮暮。“想和我在今晚相拥而眠吗?”

暮暮会意的笑了起来,把云宝紧紧搂入怀中,感到云宝也做了相同的动作。她在耳边轻声说道。“那是当然。”说完,随着角一亮,俩马便在一阵闪光中消失不见。

 

thumb_up 49
1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chevron_right file_download share
排序:按时间 升序
℃asey Lv.2 天马
评论 雪花零落(22)

菜虹音爆

2 月 5 日
Molestia Lv.1 独角兽
评论 雪花零落(22)

甜死了

2 月 17 日
Singularity Lv.4 独角兽
评论 雪花零落(22)

做美梦一样,但美梦不可能成真。

怎一个甜字了得!

现在是甜到又是一天兴奋了。

1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Shipping♥CP合集之M6内部CP

    DreamsSetFree

  • 图书组Twidash

    Ladetaw

  • Shipping♥CP合集之主配角CP

    DreamsSetFree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