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Rlicious
LRlicious
Lv.14 3957/4060

永伴身边

局促不安(9)

本作评价
38()
()1

云宝躺在她那张空荡荡的大床上,艰难地尝试着入睡。她几个小时前就回到了家中,在疲倦的一天后径直跳上床。还多亏了几天前的暴风雪,把她的房子吹向了小马镇,让往返的路程短了不少。

此外,如果你俩还不上床的话,当心圣诞老马不会来我们家喽。暮暮的言语在云宝心中一遍遍的回荡着,在暮暮提及圣诞老马的名字时,云宝已经注意到了飞板璐脸上的困惑不解,但她不以为然。直到她们离开派对时,暮暮才将她拉到一边告诉她,她怀疑飞板璐的父母从未陪她一起度过暖心节。光是想想飞板璐未曾体验过与他马相同的幻想和欢乐,就让她感到胃中因愧疚而难受起来。

在她还是飞板璐这么大时,就被父母告知圣诞老马是不存在的,这使她一度寝食不安,最终,她还是像其他幼驹一样面对了现实。但不管怎么说,从小深信不疑的事物被告知只是子虚乌有,换做是任何马都是难以承受的。

如果能让飞板璐体验到她过去所拥有的欢乐,哪怕只有极小的一部分,那也是值得的。这种想法稍稍安慰了内心,也让她扭曲的胃放松了些许。她希望飞板璐能爱上她的新滑板车,她可是买了店里最昂贵的一款。

想到这里,她再次依偎着最喜爱的枕头,拉紧了被子。依然不怎么舒服,云宝把枕头换了个位置,滚到了床的另一边,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

自从与暮暮意外的依偎度过一晚之后,她最喜爱的枕头就再也无法满足她的期望了。在以前,这枕头能很好地助她入眠,但在亲身体验过与温暖的身躯相拥入睡的幸福后,这块冰冷、粗糙的枕头很快就失去了魔力。在思索一会儿后,她意识到与暮暮相拥入睡的那一夜无疑是这几个月来睡得最好的一晚。她在半夜突然惊醒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都要翻来覆去才能再次入睡。但当她与暮暮睡在一起时,却睡得十分踏实。

在她默默思索的过程中,几分钟已经悄然逝去。她试图转移注意,但这都是徒劳,她与暮暮亲吻的那一刻在脑海中一遍遍的回放,让肾上腺素不断分泌着,仿佛她又将要上前亲吻她了。

得了吧,黛西!只是一个吻而已,代表不了什么的……云宝想着,把后腿边的被子裹得紧一些,对……对吧?她的后蹄还是有些冷,于是她来回摩擦着后腿,试图以此产生温暖它们。

“嗷!”云宝坐起来,将枕头扔到房间另一边,把双蹄抱在胸前发着牢骚。“快睡着啊!我怎么就是睡不着呢?”她倒回床上,把翅膀伸展开来,把背弯成弓形,仅靠翅膀支撑着自己,希望保持这种姿势能让自己疲倦到倒头就睡。

几分钟在寂静中过去了,她感觉还跟之前一样清醒,在感到四肢无力后,随着轻轻“噢”一声跌回松软的被子上。云宝深吸了一口气吐了回去。她滚到一边,舒舒服服的枕在另一个枕头上,连门前她最喜欢的枕头都懒得没工夫捡了。她闭上眼睛,用翅膀拉起床单,在床单开始温暖着她时,卧室的窗户却突然打开,冰冷的寒风充斥着整个房间。

沮丧的翻了个白眼,云宝扔开身上的被子跑向窗户,砰地一声关上并上了锁,又搬来几本附近的书放在窗台上,确保它不会再次被吹开。

就在她转身回到床上时,一个东西引起了她的注意。透过窗户望去,她勉强辨认出了街对面的金橡树图书馆,一楼的灯光仍然亮着,这说明暮暮还没睡。

云宝又叹息了一声,把前蹄交叉着放在窗台上坐了下来。将头枕在交叉的前腿上。听着窗外的风呼啸而过,仿佛感到身体被孤独击中传来的剧痛,就在心中。这种感觉并不陌生,事实上,自打她和朋友们熟悉起来时,这种感觉就开始出现了,其实她也怨恨自己这样生活着。

她抬起头向走廊下看去。还是一贯的干净整洁,这主要是因为她没在这儿捅过篓子。大部分马都喜爱干净的房子,但她可得另当别论。她真正想要的是一个千奇百怪而又功能齐全的家。就像她父母在云中城的那座。她旧房间中的混乱,呃,也使得它更舒适,更容易接受。更有她自己的房子中缺少的东西。她扫视了一下房间,希望找到一点点曾经的感觉,但却一无所获。又是一声叹息,她抬起埋在蹄子中的脑袋,开始望向图书馆。

去年独自一马度过的暖心夜几乎让她泪流满面。光是彻底的孤独和无马所爱的感觉就将她推向了绝望边缘,用尽全身气力才咬牙坚持了下来。就算是现在,还有着同样的孤独感侵蚀着她的脑海,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掐住了脖子。她深吸了几口气,试着忘却这些念想,但这只是徒劳无功。

不知…不知道暮暮会不会让我睡在她家…一个想法从脑海中冒了出来。她的心跳开始加速,撞击着胸膛。她咯咯的笑着,眼前扫过一阵晕眩。尾巴也轻甩着表示一致。她会让我……再次搂着她入睡吗?只是作为朋友?

“不…她才不会……”云宝喃喃地说着,已经开始怀疑起自己。“她会吗?”另一条险恶的想法溜入脑海,使她瞥向一边。“但如果她说…不呢?如果我的请求会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呢?如果她再也不肯和我做朋友了呢?”她沮丧的捶着墙壁。“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这时,眼前的一样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抬头望向窗外,看到一片孤独的雪花在风中飘荡。它离房子越来越近,在清幽的夜晚中漂着,在她的注视下降落在窗口上,待在了原地。

云宝咯咯地笑着,把头枕在前腿上。哈,这种可能性也太…等等…云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蹄子揉了揉后再次睁开。祈祷着她所目睹的不是幻觉。

雪花的中心正对着图书馆的顶部。“这是…这是个预兆吗?”云宝满怀希望的问道,凝视着雪花。就像是回答了她问题。一阵风追上了雪花,把它从窗口拿下,吹向了小马镇。

云宝才不在乎这是不是预兆呢,这片雪花就足以解释她为什么要去见暮暮了。为何要痛苦的度过暖心节呢?云宝莞尔一笑,狂奔下楼,冲出大门,连一条毛巾也不抓就出去了,正如他父亲常说的一样,此时不待,更待何时。云宝将这些话深深嵌在脑海中,更加使劲的拍打着翅膀。

在她急速飞向图书馆的同时,冰冷的寒风也在眼前聚集,迫使她将眼睛眯成一条小缝。她飞快穿过郊区,不到半分钟就降落在图书馆门前。她折起双翼,朝图书馆一楼的一扇窗户看去,发现暮暮正坐在的书桌旁,从杯中啜饮着某种热气腾腾的饮料。

云宝匆匆忙忙穿过雪地,走到前门。她抬起蹄子敲门,但脑海中有个声音让她停了下来。如果她觉得我这么晚来拜访很奇怪呢?她把蹄子放回地面,轻咬嘴唇思索着。如果那个吻让我们十分尴尬呢?我可不想失去暮暮这个朋友…这一想法差点使她飞回家中,但不想在暖心节过后独自醒来的念想让她待在原地。

“啊!”云宝呻吟着转过身去。扇了一下翅膀,这并不足以提供足够的升力,但足够发泄一下心中的烦闷了。云宝的大脑飞速旋转起来,漫无目的的戳着雪地。没有付出,没有收获,对吧?云宝咬着嘴唇,回头看向窗内。寒冷微风吹拂使她颤抖起来,她看向一边,不安感再一次折磨着她的内心,使她看向地面。无助充斥着全身,使得泪水开始涌上她的眼睛。

云宝试图做出决定,任凭时间在令马苦恼的寂静中一分一秒的流逝。她考虑着飞回家中,但当她听到身后图书馆的大门打开时,这个想法瞬间从脑海中溜走了,让她一下回到了现实。

“云…云宝?”云宝听到暮暮询问的声音,语气中夹杂着一些担忧。“你在,呃…你在这里干什么?”

云宝转过身,抬起头来,甚至连眼角的泪水都未抹去。“我…我…”她结结巴巴的回答着,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在她试图解释来因之前,暮暮已经走上前去,用翅膀拉过她的蹄子。

“你先进来吧。”暮暮轻柔的说着,带着云宝走进屋内。“我们可以谈谈。”不用说,看到自己的朋友独自在寒冷的屋外哭泣实在是令马不安。作为她的好朋友,她下决心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不可。她默默把云宝带到沙发前,跳了上去,彼此卧在一起。暮暮把翅膀搭在云宝背上,让她暖和起来。她点亮角,从书桌上飘来热可可,轻柔的放在云宝蹄子上,等天马抓稳后才松开。

“那么…”暮暮轻声说着,避免吵醒另外两个睡在楼上的小家伙。“怎么回事?”

云宝沉默了一会儿,不确定是否该把她复杂的心情告诉暮暮。“我…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呃……我想没事儿的,”暮暮再次点亮角,从衣橱中飘出一条毛毯披在俩马身上,继续说道。“如果不想说就不用说了,但我保证,你说出来的话,会感觉好一些哦…”

云宝花了一些时间整理着思绪。“好吧。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只能说在过去几个月,我一直感觉…很寂寞,”云宝停了下来,用蹄子揉了揉眼睛。她用颤抖的蹄子拿起水杯小抿一口。“我好久都没睡好觉了,除了在…”

“在什么?”

“在我们…在我们一起睡在医院里那一次。”云宝紧张的轻笑一声。“如果能再换来安然入眠的一晚,我愿付出一切…”

“呃…”暮暮的声音小了下来,开始思考着。她咬着嘴唇,低头检查起自己的蹄子。在几分钟的沉默过去后,她再次开口“你…你不打呼噜…对吧?”

“什么?”这问题让云宝措蹄不及。“不,我不—我不觉得我会打…你为什么问这个?”她的心愿渐渐升起,连尾巴也轻挥起来。她才不会让我抱着她的…她会吗?云宝抬头看向暮暮,屏息期待着她的回应。她轻咬着嘴唇,把耳朵耷拉在头上,紧张的沉默依然在持续着。

暮暮竖起翅膀,把毛毯拉过肩膀,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我…我要是不承认我想再体验一次医院里依偎的感觉,那我可就是个谎话精了。”她注意到云宝瞪大了眼睛,咯咯的笑着。“只是作为朋友,是吧?”

“是—是啊!”一个灿烂的微笑在她脸上蔓延开来。她试图把情绪保持平稳,于是她停了下来,流利的重复了一遍。“我是说,是啊,只是作为朋友。”

“呵呵,好吧。”暮暮从沙发上滑了下来。“那我们去睡觉吧,天很晚了,我可不希望第二天迷迷糊糊的起来。”看着云宝跳下沙发,她打了个哈欠。“哦,等一下,我还得把礼物拿出来呢!”她快步走到衣柜,把瑞瑞带来的礼物拿了出来。用魔法把它们放到树下,整齐的堆放起来。她闭起眼睛咬着嘴唇,再次点亮角,随着一个小小的闪光,为飞板璐包装好的的滑板车砰地一声正好传送到了其他礼物放置的地方。

“是啊,当然了”云宝回答,努力阻止着另一个哈欠。“听起来不错…”她静静跟着暮暮上楼走进卧室,小心翼翼的避免发出声响,飞板璐正在左边的床上熟睡着。胸口随着呼吸轻轻的上下起伏。云宝想像着明早吃惊的小幼驹,微笑起来。

暮暮的角亮起的声音打断了云宝的想象,她熟悉的魔法光环包围着床单的边缘,将它们拉回原位。云宝瞥了飞板璐最后一眼,跳到暮暮床上安定下来。不一会儿暮暮也爬了上来,躺在她身旁。

云宝正要张嘴询问她们该怎样时,暮暮突然倾身向前。她的心脏加速起来,脸颊红了几分,还以为暮暮要吻过来。但暮暮并没有接近她的嘴唇,而是来到了更远的耳朵旁。

“那么,嗯…你想当大勺子还是小勺子?”暮暮轻声说道,用魔法把她们的被子盖过身体。她把一对枕头抖松,放到身边,一马一个。

“什—什么玩意?”云宝困惑的轻声问了回来。

暮暮微笑着转着眼睛。“你要我抱着你,还是你抱着我?”她问。“我都不介意的。”

“喔…哦!呃,呵呵,我想…”云宝紧张的停了下来,她的神经已经绷紧成一根弦了。

“抱歉,我没听见。”

“我想…我想抱着你…”云宝贴近了她的脸颊低声答道,不经意间蹭了一下。她感到脸颊因为尴尬已经染上红晕了,耳朵也在头上耷拉着。她的呼吸急促起来,紧张的咬着下唇,默默祈祷暮暮不会觉得这太私密了。

“行…行吧”暮暮躺在她身边,又打了个哈欠,往里缩了几厘米。

云宝安心的舒了一口气,放松下来。她把床单拉过肩膀,轻笑着接近暮暮。只是作为朋友,嗯?好吧,我会习惯这个的……当她的胸口碰到了暮暮柔软的翅膀时,连呼吸都顾不上了。我的天啊,这简直太棒了……云宝想着,把其他部分也贴近暮暮的脊背。她小心翼翼的用右前腿搂住暮暮的腹部。大腿紧贴着她朋友的腰,云宝甩过她的尾巴,落在暮暮旁边。

云宝深吸了一口气把头枕在枕头上,终于让肌肉放松下来。她把暮暮一点点挪得更接近些,刚好让她朋友的脑袋贴上自己的下巴。在感到暮暮的脑袋滑入自己的脖弯中,云宝开心的轻声哼哼起来。

在寂静中过去了几分钟,暮暮的呼吸渐渐平复下来,云宝笑了笑,低声说“还舒服吧,暮暮?”

“唔嗯…”暮暮含糊地回答着“那还用说…”*1她往云宝的怀中又挤了挤,用前蹄搂住云宝的后腿。当云宝用翅膀搂住她时,她感到脸上又是一阵红晕。柔软的羽毛轻抚着她的肚子使她不禁笑出声来,她并不介意,毕竟,正是云宝温暖的羽毛才让她在这寒冷夜晚中无比舒适。时间就在她静静享受着被拥抱时渐渐消逝,就在即将进入梦乡前,她低声说道,“哦,暖心节快乐,云宝…”

thumb_up38
1thumb_down
排序:按时间 升序
1楼
子夜微光 Lv.1 独角兽
评论 局促不安(9)

发糖了发糖了!

1 月 10 日
2楼
评论 局促不安(9)

太甜了

3 月 13 日
3楼
YU Lv.1 天马
评论 局促不安(9)

暮光很懂嘛:joy:

3 月 23 日
4楼
OP39 Lv.4 独角兽
评论 局促不安(9)

我看到这里才发现我的口水快流到电脑上了……(我什么时候张的嘴?:ftemoji_facehoof:)

28 天前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

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信息栏

有问题?查看用户手册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如果您已完成捐助,您可以将捐助页面截图并联系我们以获得“赞助者”徽章。

FimTale 用户交流QQ群:938048195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文艺复兴

    LRlicious

  • 那些中长篇精选著作

    Original_Inten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