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Accopia 该睡了,心里出现乌云就应该早点踏入黑夜。

心之阂(7/15)

第七章

本作评价
13()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Chapter 7  ——  第七章


瑞瑞和小蝶没有回医院。无论发生什么 —— 无论她们的朋友身上出了什么事 —— 她们都不打算从她身上找到答案。她们需要知道的是这场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因此这里也只有一个地方可能提供答案,小马镇的金橡树图书馆。

当一些小马告诉瑞瑞有关这次“事故”之时,她们都说是发生在暮暮的家里面。这并不算是什么有用的线索,但她们现在只有这个。

去到图书馆只需要一段小跑。暮暮的家就坐落在医院旁边,几分钟就可轻松抵达。瑞瑞发现小马镇跟之前分毫不差。路上的小马们要么忙着自己的事,要么就是在互相聊天打屁。头顶的天空仍然是一片灿烂的蓝色,太阳隐在其中缓缓移动着。

这只是又一个平凡的日子,任何事情都和往常一样。瑞瑞也没搞懂为什么自己会认为应该有所区别。前一天的大事及白天彻头彻尾的混乱已经让她的心坐了次完整的魔鬼过山车。这似乎根本就不公平,其余的小马幸福惬意,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医院里发生了什么。

瑞瑞站在身旁走过的小马的立场上想了想。如果她的朋友没有任何生命危险,她会是什么样子?她还能回忆起那只躲在角落里,无忧无虑地咯咯傻笑的小马是什么样子的吗?瑞瑞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那么笑。

高大的树屋图书馆很快就来到了她们眼前。这算得上小镇中比较大的建筑之一了,它是一棵货真价实的橡树使用魔法改造而成的。瑞瑞肯定暮暮之前有一次跟她全都说过了。一回想起暮暮当时的样子,一阵痛苦又袭上心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只小马就这么站在树屋前,就这么站在树荫底下。瑞瑞一直在试着鼓起勇气进入树屋,小蝶则看上去哪都愿意去的样子,就是除了这里。

瑞瑞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可以的,为了她们的朋友,正需要她们的朋友。她走近大门,略带惊讶地发现了前窗上的标志表明图书馆仍然营业。也许小马们忘了翻一下它?*译者注:开业翻一下牌子变为暂停营业)她转了转门把,根本没有锁。难道小马们连锁门的时间都没有了?

楼下空无一马,这让瑞瑞觉得很不舒服。她可从没在暮暮不在的时候来过这。好吧,那也不完全正确。在暮暮住进来之前她的确来过这很多很多次。但既然暮暮住在这了,现在的行为就让她感觉自己成了强闯入室的不速之客。

暮暮马不在这里,暮暮一大堆研究资料 —— 通常会在地板上堆积成山 —— 也不见了。而且奇怪的是,图书馆异常的干净。尽管,暮暮有着极为出色的组织能力,但只要她开始投入工作中时,总会不可避免地留下一团乱麻。

瑞瑞和小蝶步入了洞穴似的一楼。她们的蹄子击打在木质地板上,激起一片片回声。她们还没走几步,就有撞击与叫喊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暮暮!”叫声听得出来有一点点慌张。看见从楼上突然跑出一只紫色的龙宝宝时,瑞瑞感觉自己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小龙的眼睛前一瞬间还洋溢着希望的曙光,但下一刻看清了是瑞瑞和小蝶后,立刻又萎靡了下去。“噢…你们好…大概…”

“斯派克,我很抱歉,她现在还在医院里。”瑞瑞说。

“好吧,我知道的。我只是…”斯派克开始说,“她还好吗瑞瑞?”这只小龙从楼上往下俯视,大大的绿色眼睛里闪烁着泪花。

“亲爱的,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瑞瑞回答,“但我们已经在尽我们一切让她好转起来。这次我们过来,是想着跟你谈谈,可以吗?”

“嗯,当然,应该吧。”斯派克没有动,他只是坐在那,俯视着她们。

“你可以先下楼吗?现在的我们就像站在房间的两侧朝着对方吼一样。”瑞瑞面带微笑,看着他说。

“噢,好,当然,”斯派克小跑下楼,“抱歉。”跑的时候还加了一句,“我可能是有点出神了,自从…你懂的。”

“没事的,”瑞瑞仍然面带微笑,“那,你能讲讲事故发生当天发生了什么吗?”

“我并没有亲眼看到发生了什么,”他回想了一阵,“我只是后来才看到了她。暮暮很早就派我出去做事了。我回来后,发现她正躺在地上,就是,她变得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马上跑出去求助。医生很快赶到,把她带走了。自她离开后我就一直在打扫这里,我想要她回来时能看到一切都完美无瑕。”

斯派克说话的语速非常快,说完后甚至有点喘不过气,而泪水又悄悄地从他的眼角里冒出。瑞瑞走上前,一只蹄子放在他身上安慰着他。

“你离开后暮暮做了什么?”小蝶问。

“她正要检查她当天的计划单。”

“你还保存着那份计划单吗?”瑞瑞感到了丝希望,连忙问。

“当然,暮暮让我替她保存好每一份计划单。”斯派克颤颤巍巍地走向旁边一间房子,“稍等一下。”

瑞瑞开始幻想着她们能从暮暮的单子上发现什么。她的这位朋友在计划将做之事时总是过分地谨小慎微。如果需要做一些事情,暮暮八成会列一张表,将何时、何地、如何做才能完成任务一清二楚地写在上面,然后按部就班地完成。

斯派克回来时爪中拿着一卷长长的羊皮纸。他举了起来,让瑞瑞用魔法将它抬到空中以让小蝶也可以看到。无穷无尽的计划单上仅仅只有前几项打了勾。

(√)完成计划单。*译者注:这里原文是×,这里调整了下)

(√)回顾计划单。

(√)吃早饭:烙饼和橘汁。

(√)再次确认计划单。

(√)让斯派克将铁人卡洛斯半身像(bust of Callos the Strong)送去修理。

(√)阅读《传奇魔法》The Magic of Mysteries第二十八章。

(√)接见云宝黛茜并送她一个惊喜。

__)阅读《传奇魔法》第二十九章。

__)阅读《传奇魔法》第三十章,除非斯派克提早回来。

__)将白胡子星璇(Star Swirl the Bearded)放回地下室。

__)放好铁人卡洛斯。

__)午饭:苹果沙拉。

__)第三次确认计划单。

__)重新排版艾奎斯陲亚历史(History of Equestria)章节。

这份计划单已经详细规划了每一个细节,弄这份计划单在瑞瑞眼中就跟排版历史文段一样冗长。计划单最后还有晚饭,甜点,刷牙,第四次确认计划单,最后一个,上床。

“这个给云宝的惊喜是什么?”小蝶问斯派克,斯派克只是摆了摆爪子表示自己无从得知。

“我不知道,她没告诉我。”斯派克说,“但她对此真的很兴奋。我在帮她写计划单的时候,她让我确认了三次我将那事记在了里面。我还有一张她让我列的用来检查这张计划单的计划单,如果你们想要的话我可以去拿来。”

“不不不,这张就够了,”瑞瑞微笑着回应,“你觉得这本《魔法传奇》The Mysteries of Magic怎么样?似乎她真的很沉迷其中。”

“对暮暮来说这再正常不过,她空的时候基本就没有不读书的。”斯派克说,“《魔法传奇》嗯?”斯派克点了点头,“没错,那里面是可能有很危险的咒语。”

小蝶和瑞瑞对视了一眼,瑞瑞知道她们想到一起去了。危险的咒语。暮暮不会,她不可能…这不会就是她给云宝准备的惊喜吧?

如果暮暮在里面发现了一个新魔法然后想要尝试一下呢?塞拉斯蒂娅说过这不是一个事故,如果暮暮当时并不清楚这个咒语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几分钟后斯派克拿着那本书回来了,原本深绿色的精装封皮已破旧不堪,银色的标题刻进了硬纸板里,斯派克将之举起的时候,阳光点在了银迹上,发出了熠熠闪光。

瑞瑞用角飘起了这本书,迅速翻阅了几页。她可不像暮光闪闪一样是高阶魔法师,书里面的很多内容她基本都没看懂。她只知道,这些绝不是普通的魔法。

不过,有一些不对劲。当瑞瑞把书翻到最后一页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就没看到过第28章,与28章有一点点联系的章节也没有。这本书似乎根本没那么多章。那暮暮是怎么读这压根就不存在的第28章的?

“你确定这就是暮暮在读的那本书?”斯派克看瑞瑞翻完了书问道,“要我说,我不觉得这本书她拿出来有过多久。”

“就在这…喔我的…”瑞瑞再一次看了眼计划单,才发现之前她反着看了。“是我看错了,是《传奇魔法》,不是这本《魔法传奇》。”

“哦,那本就在咨询台上放着,”斯派克指了指图书馆的中央。瑞瑞把举着的书放回小龙手中,和小蝶一起走向了斯派克所指的地方。

那圆桌上打开着很多本研究书目,还有很多快速查找指南首尾相接着。在桌子的中心放着的是一个巨大的大理石雕像——一只带有卷曲胡须的独角兽矗立在底座上。

瑞瑞发现了她正在找的书正倒在那些整理过的书堆里,刚好打开在第28章的第一页。她读了读开头的几句话。

“哦我的塞拉斯蒂娅啊!这完全就不是魔法书。”瑞瑞眼睛睁大了一丝,“这是本爱情小说!我可从不知道暮暮原来好这口。”她又读了几句。这本书实际上还真不错。

“那是谁?”小蝶问,把瑞瑞从缠绵的爱情故事中拽了出来。她看向了小蝶所指的方向,那是一个白色大理石半身像,是瑞瑞不认识的独角兽…但那…帽子上的图案…她怎么感觉以前看到过?

“那是白胡子星璇,”斯派克跑过来,他已经把其他的书全都放好了,“这是暮暮的偶像之一,仅次于塞拉斯蒂娅。铁人卡洛斯在维修期间她把这个雕像从地下室中带了出来。她还有一个单子记录着不同雕塑摆放的位置…总之,那天当我回来后我们就应该把它放回地下室的但…”斯派克将视线移向别处,眼睛里又有液体冒了出来。

瑞瑞随着他的目光看向桌子上的一个木雕,那是一只公马,常年放在桌子的首位上。一段记忆突然涌上瑞瑞心头。她曾经来过这,亲眼看到这个木雕被摔坏。云宝,正想要表演刚刚掌握的新特技,结果蹄子一不小心把它从桌子上扫到了地上,折断了它一只耳朵。

“暮暮说星璇很适合拿出来,因为每只小马都应该对他有所了解,”斯派克继续说,“其次,它真的超沉,暮暮觉得云宝这下子没法把它撞倒了。”房间里陷入了死寂许久,之后小龙宝宝抬起头,一双早已湿透的眼睛看向瑞瑞,“瑞瑞…我…我该怎么做,如果暮暮再也回不来了?”

“她会回来的,”瑞瑞强挤出了一个跟她的脸一点都不配的笑容,“我保证她会的。”她暗自庆幸自己不是诚实元素。

 


 

她们还什么都没听到。没有医生,没有护士,一点消息都没有。萍琪和阿杰正坐在等候厅中,唯一的声音就只有钟那清脆的声响。

小蝶和瑞瑞还没有回来,阿杰又开始担心她那两位朋友又遭上了什么事。已经快一个小时了,是什么东西困住了她们?

门打开了,阿杰和萍琪同时抬起了头。那不是她们心中所想的小马,不过阿杰见到了来者后到是松了口气。瑞瑞和小蝶终究还是回来了。

“他们告诉我们来这,”小蝶说,她的脸上写满了担忧,“他们没告诉我们为什么。关于云宝…我指…暮光黛茜有发生什么吗?”

“咱们也不晓得发生了啥子,”苹果杰克说,“她好像有了突发症,然后医生们就把咱们赶了出来,只能像现在这样坐在这干等。你们俩呢?你们之前跑去哪了?”

“我们去了暮暮的家,”是瑞瑞接的话,“想看看我们是否可以找到一些证据,帮忙理理现实。”

“那主意真棒!”萍琪叫起来,“为什么你们没有叫上我们!我喜欢侦探工作!我是这里最棒的侦探!我太侦探了我可以真探到侦探应该侦探到的东西!”

“你们找到啥了吗?”每只小马都盯着萍琪,完全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在她安静下来后,苹果杰克问。

“我们原认为会有所发现,”瑞瑞说,“但结果却是个死胡同。斯派克当时并不在,我们只能参考当天的计划单。”她举起了计划单给苹果杰克看。

“这是啥书?”阿杰指了指单子上的书名。

“噢!噢!我爱那书!”萍琪说,阿杰在一旁瞥了她一眼,“那是我最爱的书之一!我敢说那就是暮暮从我这借走的那本副本。起初她还对此没什么感觉,但当我向她倾诉上千遍这本书有多赞的时候,她答应会看一看,只要我闭上嘴!”

“萍琪,你怎么会这么了解魔法书?”阿杰问。

“额,那可不是本魔法书,”瑞瑞说话的时候有点脸红。

“我还试着让她读《半百干草》(Fifty Bales of Hay),”萍琪继续说,“但她说一本足够了,她会先看看喜不喜欢,如果喜欢的话她就会向我借下一本!”

“蛤?那是,嗯,有关种地的书?”阿杰听到书名翘了翘眉毛,似乎来了兴致。瑞瑞,萍琪甚至连小蝶都开始咯咯笑起来。“如果不是菜谱俺可能也会借。”

“不不不,它是,哈,比之前那本还浪漫。”瑞瑞说。

“蛤?好吧。随便了。”阿杰想要让话题重回正轨,立刻开了新头,“似乎暮暮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会见云宝。不管这个惊喜究竟是什么,它肯定和她们现在的处境有关。”

“我们也问了斯派克,但他不知道。”

“好吧,算是个开头。至少有线索让咱们继续了,俺希望这一切不要太晚。”

 


 

伴随着沉默笼罩,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她们已经坐在这好几个小时没有一点消息了。瑞瑞离开了两次去询问关于她朋友的情况,但每次都无功而返。她们所能做的除了坐在这,就只有等着了。这种感觉真是糟糕。

暮暮的屋子没有提供真正有用的东西。苹果杰克重新读了读计划表好几次,但也没有想出什么新东西。最后,她只能把它放在一旁,没有找到答案着实令马失望。

即便她们有所进展,瑞瑞怀疑她们也将像现在这样孤立无援。塞拉斯蒂娅到是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也知道怎么去处理它,只是这个处理方案并不完美,风险值高、危险度大。

天色逐渐变暗,太阳也已经到了天边的尽头。外界的暮光早早到来,使地平线呈现一片蓝紫色,晨昏的边界上还有几颗极小的星星在不断闪烁。

门又一次打开了,所有小马都齐刷刷地望向进来的身影。是医生,但他的脸上没有微笑。

“很抱歉让各位等了那么久,”医生开口了,“你们的朋友已经稳定下来了,公主让我来接你们过去。所以你们可以…”他的话一时卡在了喉咙里,“…所以你们可以跟你们的朋友在一起了。”

“哪里又不对了。”阿杰第一个说话,她的声音突然就嘶哑了好多。红十字医生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实话说,我也不清楚。”他解释道,“所有的一切…都很正常,从医学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他停了停,看向了他身前正在激烈讨论的雌驹们,“你们的朋友…也许没法再陪我们几天了。”

小蝶开始哭了,瑞瑞走到她身旁抱住了她。

“我们就什么也做不了吗?”正在尝试安慰小蝶的瑞瑞问。

“我们已经做了我们能做的一切,”红十字说,“我们现在所能做的除了等待,就只有祈祷了。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见你们的朋友。”

上楼的路出乎意料的短。苹果杰克希望它能更长一些。现在就好像她们刚出等候厅,306号病房的大门就已经映入眼帘。红十字为她们推开了大门,她们同时进入了病房。

暮光黛茜不是房间里唯一的小马。塞拉斯蒂娅仍在这,在床边看着她的学生。

“她们又咋了?”阿杰问,希望能从公主这得到一个好点的答案。但公主看上去很伤心,紫色的双眼不断地闪烁着,传出一阵阵哀痛。

“看上去和极光萦绕与银星一样,暮光黛茜的融合是不完美的,”她说,“暮光闪闪已经超常发挥了,事实上她施展的魔法完美无缺。可是看上去这种融合,根本就不可能。她们的思想在拒绝自己。她们的身体在不断崩坏。他们…她们就要死了。”

所有的小马都喘了口气。小蝶和瑞瑞同时小声哭了出来。

“咱…咱们能做什么?医生说咱们只需要等然后祈祷,但…咱们一定能派上用处的!”

“现在就只有一条路可走了,”公主告诉阿杰,“我必须分离她们,在一切都太迟太迟之前。”

“但上一次不是没成功吗?”萍琪直言了自己的疑惑,“你说过你做不到将她们原封不动地变回来!”

“的确,我不能。”公主点了点头,望向了床上的那只小马。那只淡紫色雌驹的呼吸仍然很吃力,头上的彩虹鬃毛也变得黯淡无光,那张写满痛苦的脸上还不断地渗着汗珠。“我必须问你们一个十分糟糕的问题。一个不会有小马应该问且不会有小马应该回答的问题。”

“不要。”小蝶轻语道,逐渐地后退,泪水已经从她的脸上流淌而下,“请,不要。不要那么做。”

“问咱们啥?”阿杰问。

“我很抱歉,我的小马驹们。”塞拉斯蒂娅痛苦地说,“但我必须得问你们,你们想要我救下来谁?”

房间彻底失了声。没有小马动,没有小马敢回答这个仍停留在空气中久久不肯散去的问题。

“你们需要快点做出决定,”公主她的目光聚焦在暮光黛茜身上,“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

“咱们怎么能就朋友这事投票,”阿杰说,“你怎么敢问咱们这种问题?”

“问这个问题我也不轻松,”公主严肃地回答,“我不会强求你们回答我自己也不愿回答的问题。我早已选择了暮光闪闪。”

所有小马仍然没有发声,只有公主最后的声音还在空气中飘荡。似乎没有任何一位想作出回答。最后,就在 寂静似乎要永远持续下去之前,小蝶往前走了步。

“云宝,”小蝶的眼中满是坚决,“我想要云宝回来。”

“如果我们必须选的话,我也选暮暮。”萍琪派这次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要正经,“那是我的萍琪超感说的。”

“我…”瑞瑞没能说下去,不安地看了看阿杰一眼,“我也选云宝。”

决定权落在了阿杰身上。她一脸焦虑地看着朋友们,她怎能选择留下一位舍弃另一位呢?但选择权都在她身上了,她将一锤定音,做一个将要牺牲一只小马,成就另一只小马的决定。她们怎么能让她做决定?怎么会有小马问别的小马这个问题?

“咱不喜欢这样,”阿杰沉思了很久,“咱不认为这对…但也没别的选择了。”她面带羞耻地低下自己的头,闭上了她的眼以回避朋友们的举动,“云宝…我选云宝……”

塞拉斯蒂娅点了点头。她的角开始闪耀,魔力散发出一种耀眼的光芒充斥了整个房间。房间外,太阳正在落下地平线。白天将在几秒内画上句号。

随着塞拉斯蒂娅的魔法逐渐覆盖,暮光黛茜也开始发亮。空气开始发出了爆裂声,除了塞拉斯蒂娅外,所有小马都后退了一步。

不要!停下!求你了!”暮光黛茜传出了声音。

“停下!”阿杰大叫起来,意识到自己刚刚犯了大错。这不对,这完全不对!她们怎么能这么做!但是公主没有停下。

暮光黛茜的角也开始闪耀起来,一阵耀眼的蓝光从角中射向空中。公主的眼睛骤然放大,注视着对方的角上出现了紫色的波纹。一股股能量从中㪚逸而出,与她的白色魔法混在了一起。

塞拉斯蒂娅加大了魔力输出,她的魔法变为闪耀,现在想要看清魔法的中心已经变得极其困难。暮光黛茜完全被这刺眼的白光给笼罩了。

雷声一般的巨响传出,房间一下子陷入昏暗。

夜晚降临。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刚才魔力的涌动熄灭了房间里的所有灯火,让房间隐藏在了阴影之中。

公主的角又一次亮出光芒,一个白球在角尖点起,如皓月般将整个房间点亮。

小马们花了不少时间才回过神来。之前在床上有一只小马,但现在并不是两只。数字的变化与他们的预期截然相反。床上空无一马。

 

#1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第七章

按照你之前的提示,似乎,看出一些线索。。。

(保大人还是保小孩)

(抱歉通知您,都没保住)

这魔法还是出问题了啊

3 天前
#2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第七章

回复#1 @LRlicious :

事实上她施展的魔法完美无缺。

都说了,没有一点问题哦(

3 天前
#3
脑洞兔子  幻形灵
回复 第七章

回复#2 @utopia :

请问一下您是怎么成功添加新章节的?我现在每次按“发布”都显示“内容类型标签不能置空”:sob:

2 天前
#4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第七章

回复#2 @utopia :

我指大屁股的魔法:ftemoji_lunateehee:

2 天前
#5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第七章

回复#3 @脑洞兔子 :

BUG,现已修复(早上我也有这问题。)

2 天前
#6
jazspid  独角兽 小编 赞助者
回复 第七章

我不会强求你们做我自己也不情愿回答的问题。

做……选择

或者

回答……问题

做……问题好像不是很顺

2 天前
#7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第七章

回复#6 @jazspid :

是的,其实还有一小部分要改。(比如那破书名)

但我改不了啊喂……立冬家进虫巢了,我还在借他杀虫剂用,能改了我会立刻改掉的。

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转化/Transformation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