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_vert
Depland
DeplandLv.1
天马
中篇原创
E
已暂停

天马、魔法与时代

本作属原创作品,未经作者同意请勿转载。

Chap.2 梦醒

chrome_reader_mode 7,910 event 2019 年 12 月 4 日 thumb_up 3 thumb_down 0
visibility 227 forum 0

»布骊克林夜景

Chap.2 梦醒

    幽暗的屋子,温暖的灯,奇异友好的生物。出门,见到寂静的花园,企业家的雕塑立在中央。新结识的马们尽是骗子,剪去了我的鬃毛。挣扎扭打,胶软的躯体,无力的双蹄。探出水面,是中心城的地下水道。

    从怪异的梦中醒来,扑入眼帘的色彩鲜明得刺眼,如同剧烈运动过后的目眩一般。好一会儿,我才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在床上睡昏了头,向窗外望去,只见满眼的昏黄。挂钟上的指针向我昭示,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饿。

    腹中的空响断了我的思绪。从早上起来到现在,我的肚子里除两片面包之外就再也没进过什么别的东西,这时饥饿倒也正常。本想在橱柜找些干粮将就,一想到时候不早,不如直接出去吃顿晚饭,我便换下了制服,理顺鬃毛,准备出门觅食。

    在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后,我没有像往常那样飞出窗台,平淡地从客厅的正门走了出去——好吧,我承认正常马出门都不会走窗台,我只是图个方便罢了。昏睡后的疲惫让我不想再多动上哪怕一下,比起扑棱着翅膀飞,在地上走路显然轻松得多。

    因为靠近城郊,这一带比市中心那边要安静不少,建筑也更低矮一些。我住下的公寓不过五层高,却比这片街区的建筑高出了一截,视野十分不错。虽说高层的租金比底层贵了些,但为了自己住的环境,并不是什么不值得的开销。

    下了楼,街道上的马并不多,偶尔有几辆黄包车驶过公路,扬起一阵在阳光下微微闪光的灰尘。我漫不经心地逛着,在街角看见一家装潢还算不错的餐馆,便走进去,在靠窗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先生,需要要什么吗?”

    餐馆的服务生马上迎了过来,递上菜单,言语和动作像是在全力展示他的礼貌——看来这儿的服务还不错。我看了看菜单,发现菜品的价钱也不便宜,和市中心那一带的餐馆没什么两样。

    “有什么推荐的吗?”

    “您可以点一份我们的招牌,石板黑麦草。”

    “那就来一份吧……再点一个芝士土豆球和……苹果汁。”

    “好的。”

    待到他走开后,我的视线又落回到窗外的大街上。不知怎么,看着落下的夕阳,脑中想的全是些梦境中见到的场景,甚至有种奇异的虚幻感,仿佛方才梦醒,正处于朦胧之中。

    确实,这就像场梦——一场关于马哈顿的黄粱美梦。我天真地以为能在这座大都市中发现财富、寻求理想,但来到以后才发觉,马哈顿从来都不是什么美好到能让马做梦的地方。这里的名声和成就建立在无数马的血汗之上,我在其中,不过是不值一提的一员罢了。即便再努力,又能爬到多高的地方去呢?

    心烦。

    怨念之中,菜被端上了桌,向外翻腾着炽热的香气,卖相挺好。至于味道,倒可以在我吃过的餐馆中位居前列,不负店家的招牌之称。虽然不知是确有其味还是单纯地因为饿而觉得可口,这家店至少给我留下了十分不错的印象。

    用餐时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享受着难得的放松。用完许久,回过神,才想起去结账,然后回家。抬头望天,只见太阳正沉入到地平线下,余下的晖光染红了半边天。我的目光又在晚霞上游离,感叹着,却险些撞上一匹路马,尴尬地赔了个礼。所幸的是他并没有找我的麻烦,只留下不解的一瞥。

    也是,这儿的马天天都忙得像个齿轮似地转,哪有闲心去找其他马的什么麻烦?还有谁会像我一样,在这儿闲得散步呢?或许我该找些事情来做,但实在想不通现在到底还能做些什么。心情不好,干什么都是一样地没意思。我更情愿就这么站在街上,看着天色黯淡下来,直到入夜。比起强迫自己找事去做来转移注意力,这显然好受的多。

    于是我停住脚步,飞到街道两旁的高楼顶上,坐下,看着身下的马熙熙攘攘,在华灯初上的马哈顿中如溪水般流淌,感慨他们的忙碌,又飞向高空,飞到让我感到刺骨的高度,将整个马哈顿、这座全小马国最发达的城市一览而尽

    多好的一块地方……

    但我却适应不了这里的节奏,从心底里抵触着在这里的生活,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在这里待着呢?

    忽然间有了离开的想法,可是该何去何从,毫无头绪。说起来讽刺,我离开云中城,就是为了逃离那里的无趣,却又在现在想念起读书时那种无所事事的悠闲日子来。懊恼着自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却无法后悔,正因为我来了,我才能感受到、认识到这里的一切,而不是在最后才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有追求。说到底,我并没有什么懊恼的正当理由,只是幼稚地发着脾气罢了。受了挫折就想逃避,又能逃去哪儿呢?

    飞下去,我将翅膀挺直,向着底下的马哈顿俯冲下去,任凭猛烈的寒风灌入耳鼻,掠过身躯,只管享受着极速的快感,冲到几乎要撞上路面,才拉起来,回到空中。说不清什么缘由,这让我觉得浑身舒畅,大概也算是种发泄吧?也无所谓地上那匹差点被我撞上的马在说什么了。

    借着俯冲下来的力,我滑翔着回到熟悉的家,回到温暖的房间内,又坐到挨着窗台的书桌前,一气呵成。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到书桌前,大概是没反应过来,就下意识地坐了下去。在床上躺着或许会好些?我这么想,但我已经不想再动了,倒不是有多累,只是单纯的不想动,就这么躺在椅子上,深吸着气,像走马灯一样回味起刚才的一切,许久,心情才平静下来。

    我干了什么呢?在半天的昏睡后出门吃了顿饭,就回到了家,像现在这样发着呆,不知道要干什么。

    坐起身,我看着桌上的各种小玩意出神,摊开一本笔记本胡乱翻看,看着曾经的各种涂鸦随笔之类,又禁不住想起了过去的种种——我有多久没有像过去那样找一个闲适的清晨或是夜晚来读书、或者是写写画画了?桌上那层薄薄的灰昭示着答案,让我有些难堪。

    想着便拿起笔,写下了这些字。既写给我自己看,也写给……嗯,也没有什么别的读者,或者说没有给其他马看的必要,单纯地想写,就写了出来,仅此而已,看起来十分理想。该怎么说?抛开了那些烦马的东西后,我是该过的理想些了。

    半天的遭遇浓缩在几页纸上,点完最后一个句号,我竟有种释然的感觉。写作(暂且这么说吧,我并不认为我写出了什么东西来)到底让我找回了不少从前的感觉,感受片刻的安逸。安逸中又想起许多被遗忘的事物,尤其是……魔法。

    虽说有些突兀吧,但这东西确实在我过去的生活中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忽然间想起,才感叹,它竟被我遗忘了如此之久。在那段时间中,我画过许多法阵,对魔法颇有研究,而且绝不止江湖骗子那种照着魔法书依葫芦画瓢的水准。从入门到上蹄,再到专业,虽说是自学,我仍然掌握了不少魔法上的学识,甚至请假去旁听过不少天才独角兽学院的公开课。也许对于很多马而言,一匹天马花费如此之多的时间去学习魔法实在是难以理解,但这却是我的标记,一匹天马的标记。

    大概是练习的多,无事可做时,脑中浮现的总是与法阵相关的种种,甚至连课本上的涂鸦也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么个东西,但从小学课堂上第一次得知魔法的存在时,我就知道,这是我该向往和追求的事物,尽管……我只是匹不能使用魔法的天马。

    有喜好的事情总不见得是件坏事,或者说至少,相信自己的标记是不会错的。

    外圈、内圈,导引轴线,感应点……基础的线条和点阵组合,构成最基础的火焰法阵——我将这法阵画了出来。没记错的话,这大概是入门教材中第三章到第四章那一段所教的实用法阵。说是火焰,其实比火苗大不了多少,触发后连着画阵的纸一起烧掉,也就起个火种的作用。这种初级法阵用起来不算多难,注意使用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性。在将魔法遗忘了如此之长的时间过后,我试图以这个简单的法阵来唤起我对魔法的一些感觉。可惜就算是这样简单的法阵,我也不能靠自己的能力来激活——必须要向法阵注入魔力才行。

    画毕,我将纸页撕下,准备试试这法阵的效果。一般专职研究魔法的独角兽都有几块用于储能的水晶,方便他们试验魔法,我虽并非法师,倒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去弄了一块。只要能有效利用这东西,即使是没有角的陆马和天马,也一样能像独角兽那般使用法阵。我从抽屉深处将装着水晶的木匣子拿出,掸去灰尘,取出了那墨绿色的小玩意儿。

    正常情况下,储有魔力的水晶会向外放射出黯淡的幽光,而这块水晶因为剩余魔力不多,看上去和彩色的玻璃块并没什么两样。我闭上眼睛,用翅膀握住水晶,感受其中的魔力,判断出了具体的剩余能量:确实很少,但对于这张纸上的初级法阵来说,还可以供上个四五次的量。为了保证安全,我把桌面上的东西整理干净,打开了窗,接下来是对魔力的引导……

    “喂。”

    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声音着实把我吓了一跳。惊慌之中,水晶中的魔力被我一股脑导向了那个小小的法阵,引起了爆燃。

    轰!

    橘红的火焰从纸张上升腾而起,直窜天花板,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灼马的热风。好在法阵的载体只是不经烧的材料,火焰在将纸张燃尽之后便停了下来,持续时间不到一秒,并没有造成什么火灾之类的大麻烦。不然,我的马生就真的要完了。

    “靠,你到底在弄些什么啊……”

    “你还好意思问!”我无奈地转过头去,看着莱登说道,看得出他被刚刚的场景吓了一跳。

    “不会吧…我只是看你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干什么,问一下而已,谁知你这么容易被吓到……说真的,你刚刚是在搞什么仪式或者炼金术之类的东西吗?”

    “那只是很基础的法阵啊——如果不是某马来打扰的话。”我白了他一眼。“现在倒好,白画了个阵不说,水晶里的魔力还被用完了,你可让我消停会儿吧。”

    莱登挠了挠头,看得出来有些不好意思。这家伙,刚才的那声喂绝对是用来吓我的。

    “那没办法,我对魔法是一点都不了解。这水晶要是没用了的话……我明天帮你捎一个新的回来?”

    “当真?这可是值五百个金币的家伙啊。”

    不出所料,莱登的脸僵了一下,显然是在诧异这块透明破石头的价值。我倒不是真想让他去给我找个新的来,只是捉弄一下罢了,他那副一言难尽的表情实在是有意思。

    “当真?都抵上一个月的工资了,这东西,五百金币?”

    “得了,它又没坏,只是没能量了而已。能用来储能的水晶很稀少,所以价值才这么高。我蹄上的这一块只是一般货色,刚好够到能重复充能的标准,再好一些的,比这要贵得多。”

    “你们玩魔法的还真能烧钱。”

    “这算是褒扬吗?”我从椅子上坐起,用翅膀将桌上的灰烬扇出窗外。

    “你猜。”莱登笑了笑,走了出去。我猜他是去客厅泡茶喝了,不一会儿,果然闻到茶的清香。

    其实在刚才的岔子上,我犯了画阵时没有连接好抑流圈的错误。否则,即使用满状态的水晶向法阵注入魔力,引出的最多也只是一簇火苗,溢出的魔力会在空中流失,而不是在法阵中生效。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反正莱登他也不懂。

    “你要喝茶吗?我给你倒一杯。”

    不用了,我本想这么说,走出房间时,正好碰到他端着茶杯进来。

    “你知道我不喝茶。”

    “倒都倒了,反正喝茶也不是什么坏事。”我不好拒绝,便从他的蹄中接过茶杯,在沙发上坐下。抿一口茶,温热的苦涩流入口中,虽然回味不错,但我实在是对这种感觉提不起兴趣来。

    “感觉好些吗?现在。”

    “还行。睡了一觉,快到傍晚时才醒,没干成什么事。”我叹了口气,顺蹄从边桌上拿起报纸来看,头版底部的要闻简报正好是《上城区一仓库突发火灾,二马重伤》。

    马哈顿晚报讯(记者长夜声)10月11日3时16分许,马哈顿上城区东17街6号都市速递仓库发生火灾。经马哈顿消防大队紧急救援,4时08分明火被扑灭。着火建筑为单层立体仓储建筑,现场有2间沿街门面过火,一层局部有蔓延,过火面积约为80平方米。现场搜救出5马,3马送医救治,其中1马轻伤,2马重伤。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中。

    “这是你写的吗?”

    “不是,我负责的是体育版,和这种要闻扯不上干系。”他顿了一会儿,看着这则新闻,忽然问道:“你有没有买保险?”

    “保险?”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思索片刻才想起,自己刚来马哈顿时确实买过一个什么社会保险。因为云中城里没这东西,在被推销的马介绍时才觉得新奇,便投了保。

    “我周围的同事大多都买了些保险什么的,所以我想你应该也买了?如果是社保这种涵盖得多的,会把失业这一类也算在保险里,可以去申请理赔。”

    “确实买了,大都会集团的社会保险。说实话挺贵的,上次交保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要继续买下去。”

    “现在就用得上了。找一下办理时签的文件吧,明天再去找他们申请就行——他们都是白天接业务,现在该下班了。”

    “行。”

    莱登的话算是给了我启发,劳动合同的解约补偿、尚未发放的工资、公司的股票和清算后的分成……算下来,应该不是一笔小数目,但那七七八八的材料和文件之类八成不会让马省心。虽说麻烦了些,有钱可拿总归是好的,等到处理完这些事情后再消停会儿也不迟。

    我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打开了茶几上的收音机,莱登则坐在沙发的另一头,听着广播,翻着他蹄上那本厚重的图书策划学,一切如旧,两匹马同往常一般在沙发上打发着时间。我想着今晚是否应该还有些什么,但这并不是汇演,没有什么保留的压轴戏,平凡的夜晚最终结束在我和莱登的几句话中。闭上眼,又是胡思乱想。

    ……

    接下来的两天,我带上文件资料,把公司、保险营业点、交易所和法院跑了个遍。大概是因为准备得周全,程序都进行的很顺利,没有出什么岔子,得到的赔偿也出乎意料地多,甚至让我想要感谢这场火灾。至于先前的那些失落,基本都随着金币的入账而逐渐褪去,唯一剩下的,只有对着快节奏的不快。我实在是不想再继续这种忙碌的生活,即使前途迷茫,现在还能有这笔钱来为我的彷徨支撑,并不用担心什么。

    公司的破产申请通过得很快,拍卖会紧随其后,定在13号的晚上。我原想去当上一回观众,走到半路时又改了主意,拐上了另一条道。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对马哈顿的街区布局印象深刻,但真正到地面上时走才会觉得,这些街区是如此的有趣,比在天上飞时看见的要有意思的多,于是便有了现在的心血来潮。不过说到底吧,还是闲,反正拍卖会多或少一个观众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去不去也就不不那么重要了。我关心的,不过是破产清算后还能从散户的股份中分上多少而已。

    一路想着,我走到了这巷子的尽头,往外就是街区交接的十字路口。夕阳从西边打来,却被巷子内的阴影所阻挡,没有一点能映入到巷子当中。我迈步走出巷子,周身马上被橘红色的阳光镀上了一层光辉,十分惬意。

    “先生,能麻烦让一让吗?”

    我正望着街景出神,一匹年幼的小雌驹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了我身旁。定睛打量,我才注意到她并不小,只是那水手领和别致的头饰让她看起来十分年轻,声音听起来也是。我连忙移步,把本就不窄的巷子出口全让给她过路,没想到她没有进去,只是抬起前蹄指了指我的身后。

    “噢,真是不好意思。”我才注意到身后是一块公告栏,又赶紧移开身子,把整块牌子的空间都腾了出来。她微笑着答谢,从包中叼出海报开始张贴。

    仲夏夜剧场——冬月特别演出。

    “您对这个感兴趣吗?”大概是察觉到了我的视线,她问起我来。

    “呃,不好意思,这是什么?”

    “演出,先生,这是场演出。你是外地马吧?不过没关系,了解一下布骊克林的传统活动也没什么坏处。”她拨了拨自己头上蓝绿色鬃毛,似乎是想对我好好地游说一番。

    “我们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举办这户外舞台秀了,每年都办,这一场是今年的加演。因为慈善之心,就是那位有名的百马汇时装设计师,我们剧场的举办人,请到了路过马哈顿的马瑟曼尼剧团进行友情演出,就在离这不远的社区公园。”

    “挺有意思。”

    “那是当然,要是你有意愿,我们很欢迎你在演出的那个晚上来当我们的观众。剧场不收门票,全靠社区的小马志愿者们布置会场,只要你愿意就行。”她说的有些起劲,嘴角渐渐扬了起来。我得承认,她笑起来实在是好看。

    “这么说,你也是他们中的一员吗——怎么称呼?”

    “可可帕梅。”

    “雪覆云霄。”

    “所以,期待你能光顾我们的剧场,雪覆云霄先生?”

    “期待吧。”我笑着回应。其实比起这剧场,我对志愿服务倒是更感兴趣些,想去体验一回当志愿者的感觉,只是酝酿许久,最终没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到底是布骊克林居民间的社区活动,我一匹外马,和他们并不相识,也不好参与,实在是没法回应她的邀请,只好含糊地答复过去,但愿他们不缺我这么一个观众。

    我向这位可爱的志愿者道别,沿着大道的方向继续走去,不一会儿,就看见了她所说的社区公园。

    这里并没有多大,但作为演出场地来说,还算是不错的地方,容得下相当数量的观众。工作时,我曾路过这座公园不少次,却从来都没见到公园中有多少匹马,显得十分冷清,甚至到了现在也是如此。我进去转了一圈,意料中地一匹马也没碰见,简直像是进了个被荒废的地方。而公园内的植被之类,长势很好,但十分杂乱,显然是有一段时间没被修剪过了。不知道负责公园维护的是哪些马,但他们肯定没做好他们该做的。这里看起来就像从上次剧场演出到现在,都没被维护过哪怕一次。要是没了可可帕梅这样的志愿者们,谁还会来打理这块地方?大概不会有了。

    说起来奇怪,明明这种事情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还是会禁不住去为他们着想,大概只是不想看见这承载着传统的公园被马淡忘吧。公园的环境如此幽静,却没有马来这里娱乐或是小憩一会儿,到底归罪于这座城市的快节奏的生活和冷漠的氛围。而仲夏夜剧场这种能联系邻里、本该具有的社区活动,反倒成了难得可贵之物。

    我又想念起在云中城时的日子了。

    一只松鼠不知从哪颗树上跳了下来,嘴里叼着松果,悉悉索索地跑到我面前,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想和我打招呼吗?小家伙。”

    “吱吱吱吱吱。”

    完全是两个位面的交流。

    不过也是,马本来就听不懂松鼠说的话,我也只是闲着和它玩玩罢了。这个小家伙还在歪着头打量我,用前爪抓着松果举了起来。

    “怎么?你想把这个给我吗?”

    它似乎听懂了我的话,点了点头,两只小爪抓着松果在空中摇晃。

    “好吧,好吧,谢谢你,小家伙。”我接过松果,想试探着摸摸它的头,它却自己蹭了过来。在经历了这一团乱麻之后,也只有这些小生灵会温暖马心了。我有些羡慕它,还有它那平静、不用奔波操劳的生活,但这只松鼠没法领会到我的情感,只是眯着眼,在我的蹄上蹭来蹭去。该怎么说?至少它的毛是真的顺滑,摸起来蹄感十足,令马舒心。

    夜幕降了下来,将公园笼罩在黑暗之中。我还想抱怨两句为什么公园内不装几盏灯好让我在这多坐一会儿,转眼却失去了眼前的各种颜色、轮廓,只剩下街道的灯火在公园外围的上空发亮,这才想到,是时候该走了。

    “天黑了,小家伙,改天再见吧。”

    “吱吱吱吱。”

    于是我便把他放了下来。走出公园时,我又想起所遇见的——处理赔付的业务员、公司底楼的保安、银行前台的服务员,还有那个可爱的志愿者可可帕梅。这些马中的大多数和我不过是一面之识,但此时此刻的我,却觉得他们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如此奇特、有趣。明明一切都切切实实发生在我面前,我却觉得他们印象是如此飘渺,同我刚才遇见这只松鼠一般地奇异。

    真有意思。

    还是去看一看拍卖会吧,我想。会场其实就在靠近布骊克林区的一条大道上,并不算远。于是我就这么载着松枝,向着会场的方向走了过去。

thumb_up 3
0 thumb_down
share
chevron_left import_contacts file_download share

登录后方可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