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VKorpela
  独角兽

十月二十八日的早晨

正文

本作评价
10()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05:07
中心城城堡

“总算要下班了……”

露娜公主站在中心城城堡的瞭望塔上,注视着平静的城市。凌晨的街道上并没有小马,哪怕是最急于赶路的商队也会选择等到城门开启后动身。自从一年前幻形灵再度袭击小马国之后,中心城就提升了夜晚的安保等级,以防幻形灵趁着夜色溜进城内。

不过作为梦境守护者的她深谙一个道理:正如噩梦不会在睁开眼睛时出现一样,小马们最恐惧的东西也往往藏在看不见的地方。

假设幻形灵巢穴里的资料上的线索正确的话,如今幻形灵(严格来讲只有邪茧的残部)最大的威胁同样有可能被藏在看不见的地方。好在露娜公主不需要为此担心太多,她知道在另外一个看不见的地方,有一群小马正为此时刻准备着。

再解决一批噩梦她就可以下班回去睡觉了。“看来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她自言自语道,“想必也会有个美好的白天吧。”

她笑了,她很感激那六只代表谐律的小马,让她有机会看见千年后的子民们如何安居乐业,过着安宁的日子。

“哪怕是充满噩梦的夜晚,也会最终迎来黎明。”她是这样想的。


06:30
中心城地下

“‘哨兵’计划〇〇一团矛锋交岗!过去八小时里防区内一切正常。”

矛锋从座位上离开,结束了他从昨晚开始的值班。中心城地下的古老矿洞里感觉不到白天和夜晚,这让他很是不适应。不过每当他想到自己所做的一切的意义,就会觉得受这一点小罪是值得的。

虽然说依旧是个“哨兵”,但是矛锋的任务不再是保卫地面上的城堡,而是坐在一个巨大的附魔水晶球面前,注意着来自阴暗处的打击。

超聚魔法,已知的对文明的最大威胁,随时都有可能某个地方冲向天空,再如同一颗闪耀着绿色光芒的流星冲向小马国的某个地方,让地面上的一切化为灰烬。幻形灵的索拉克斯国王在清扫城堡时发现了邪茧研究它的线索,随后中心城学院的独角兽教授们对此进行了证实。

“可是那群书呆子能想到防御方法只有这个超大号弹珠。”矛锋想着,又望了眼身后,现在是一只陆马坐在水晶球面前,“而且一时半会儿只能造出一台来。”

矛锋是只天马,他并不清楚那一套复杂的探测魔法是怎么工作的。他只知道一旦水晶球内出现了手册上的“异象”,他就要激活另一个附魔装置,通知地面上的小马毁灭要降临了。

他坐上矿车,准备返回熟悉的地面世界。

“要是真的有一天打击来了,会是什么样子?”他发现自己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算了,先不管这么多,这个时候街边应该有早点摊了吧。趁着各种美味糕点还没有在魔法烈焰中变成焦炭,赶紧多吃一点。


07:20
闪电天马总部

大概晴空上将也没想到这个营房能够在修缮下撑过一千年的风雨吧。现在它正沐浴在晨光下,无声地见证着闪电天马的队内例会。

云宝黛茜已经适应了这种需要早起的生活,而面对一天里多出来的几个小时,她选择加倍珍惜。在特技表演时,只要一个小小的疏忽就足以造成可怕的后果,每天早上的例会都有可能会成为她参与的最后一场。

她当然不想离开,但是这种事情有时候由不着她。因此她也做足了心理准备,同时抓紧每一分钟的时间,少留点遗憾总是好的嘛!

尽管如此,她还是拿例会的时间开小差了。她正在脑子里打草稿,思考例会结束后如何跟飞火教官提出申请。她想修改一下采购随行物资的安排,上一次队伍到小马镇巡演的时候她和一只公马一起被派到镇子上的杂货铺补充消耗品,期间不巧地被多帕米撞见了。

这呆子肯定对当时的情况有一些误解,但是在想好如何向他解释这件事之前,还是先避免下次再有类似事件发生吧。

今天是十月二十八日,星期六,没有安排飞行动作练习,还有时间,慢慢来。


08:07
小马镇边缘的一个屋子里

“云……唔……什么情况啊……”刚醒过来的多帕米·科佩拉还有些迷糊。

他没有在周六早起的习惯,是外面巨大的动静把他吵醒的。似乎一切能够响起来的钟和铃铛都响了起来,夹杂着小马们的喧哗声,世界就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闹钟。

多帕米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他冲到窗边,向外望去。

远处市政大厅的顶端旗杆上,挂着一面绿色旗帜。


08:08
多帕米家中

多帕米花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反复确认事情是不是他想的那样。

他没记错,那面旗子的确意味着最糟糕的情况:至少一束超聚魔法正在朝着小马镇一带袭来。

“跑!”茫然过后,多帕米的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是躲起来。

可是他能跑到哪里?超聚魔法的破坏范围是那么的大,他根本不可能逃得出去。而小马镇的所谓掩体还只是一个工地。

无尽之森?那里几乎不可能成为攻击目标……得了吧,死在森林火灾里还不如被超聚魔法砸个正着。

“再想想有没有什么地方可能安全吧。”多帕米基本上适应了一刻不停的钟声,他望着窗外惊慌失措地跑过的小马,继续思考起来。


08:10
多帕米家中

在否决了所有可能的生还方式后,多帕米确认自己难逃此劫。这样看来,他的生命还剩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

马终有一死,两位公主除外,这一点他很清楚。可是一大早起来发现死亡近在眼前时,无论做什么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此时中心城的魔法护盾已经被激活了,整座城市像是被一个巨大的粉色肥皂泡包裹了起来,至于能不能扛得住打击得另当别论。

多帕米想到了自己正在中心城出差的父母,他们大概已经找到了躲避的地方吧。

多帕米的父母对他的影响非常大,尤其是母亲层云冬梅。虽然说学习的是气象魔法,但是作为一只天马,能够从中心城魔法专门学院毕业是一件非常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她在学院结识了多帕米的父亲融辉,这一对种族相异的小马最后走到了一起。那个年代社会对跨种族恋情的包容度远没有今天高,或许这也是他们能够如此珍视对方的原因吧。

多帕米就是在这样一个家庭中长大的。他的父母平日里都是在镇子的另一头的魔法研究所工作,末日时却没有机会道别,多帕米感觉鼻头一酸。

道别……既然时间不多了,干脆就四处走走,好好地跟自己生活的世界好好道个别吧。


08:24
小马镇,学堂路

多帕米把家里的每一个房间都走了一遍,然后来到了屋外。

在最开始的恐慌之后,街上的小马少了很多,大多数小马选择回到家中去和家马一起,或者找几个朋友,一同迎接最终时刻的到来。

他沿着这条已经走了不知道多少回的路走着,他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目的地在哪儿,任由潜意识带着他往前。


08:26
小马镇小学门口

学校的大钟依旧在敲着,和一座座钟塔一起向整个镇子发出警报。

多帕米站在门口,看着自己小时候读书的地方。周末这里并没有小马,如果没有连续不断的钟声,很难将眼前的平静景象和即将到来的毁灭联系起来。

然后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越过教室和操场,落在更远处半空中的一座白色建筑上。她现在还在秋训,不知道闪电天马总部那边会不会安全一点。或许那里早就修好了掩体?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就怕她到时候要逞英雄什么的……路见不平一声吼这种事情她可算非常擅长了……

多帕米想起了一些事情。


好多年前的一个下午
小马镇

下午放学的钟声响起来了。

多帕米对放学钟声既带着期盼又有一丝害怕。在它响起以前,他会算计着大概还有多久放学,等到真的放学了,他反而害怕起来。他尽量让自己混入冲出学校的小马驹中,希望没有多少小马知道他接下来的行踪,然后朝着家的反方向走去。

他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那群小混混会找上他。多帕米记得自己从来没有惹过他们,当那几只小雄驹四处惹事,或者捉弄同班小雌驹的时候,他一般都会安静地坐在教室角落里看书或者做白日梦。

“杂种小马”,哈,他们总是拿他的混血身世开涮,这一点让他格外不快。但多帕米觉得这不是问题的主要原因,归根结底可能还是自己太“软”了点吧。

不知是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还是其他的一些因素,他开始变得独来独往,谁也不想因为一些故意编造的传言,变成大家私底下议论纷纷的焦点。他也试着变得看起来不那么好欺负,可是没过多久他便发现,暴躁的性格并不是出路,一阵怒火只会让麻烦变得更大。

那就只有躲了。多帕米往镇子的另一边走,就是想要绕开自己常规的回家路线,找个地方躲一会儿,等天再晚点,那群原计划拦路的小马扫兴而归后,再不受打扰地往家里去。

他来到了湖边。这个位于镇子边缘的小湖平日里很少有小马造访,通常只有他一只小马在这儿,盯着镜子一样的湖面发呆。他伤心的时候也喜欢到这里静一静。

“嘿!”

多帕米扭头,声音似乎是从后面那个小丘的树上传过来的。

“我看你似乎不太好,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么?”一只天马落在他旁边。

后来多帕米知道她只不过是午觉睡过了头,恰好看到了他。多帕米记不得上一次和同龄马讲这么多话是什么时候了。她很显然在试着安慰他,不过多帕米觉得她的安慰不但没有效果,还给他留了个有点自大的第一印象,她甚至还保证问题很快就会被解决。

他觉得,事情要是真有那么简单,他自己早就给解决掉了。


好多年前的又一个下午
小马镇

每当新的一周开始,学校里总有新鲜事,但多帕米觉得这次有点新鲜过头。当他看见那几个小混混的时候,自己依旧怕得要命,但似乎现在他们更怕他了……一整天他们都保持着非常充足的距离,到头来也不知道是谁在怕谁。没有捉弄,没有不合时宜的调侃和嘲笑,这一天平静到不对劲,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

放学钟声又响了,走出校门,正在犹豫今天去哪儿躲一躲的他又迎面遇到那个蓝色身影。“怎么样?今天那几个家伙还在惹你么?”她笑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差点忘了说,我叫云宝黛茜,交个朋友咋样?”

云宝知道他身边没有什么朋友,便一路“护送”他回家,同时确保那群周末被她收拾了一顿的小马不会换个地方报复。

他们一路上又聊了好多,多帕米似乎要把所有能想到讲的话全部讲一遍。那几个小混混第一次找上他已经过了好久,班上的小马变动了不少,其中很多都只见过那个孤僻的自己。哪怕有同学和他关系不错,他也总能感觉到对方带有的一丝戒备,仿佛是在和潜在的危险分子打交道。时间久了,他甚至开始觉得这才是他的真实性格。

“可别这么说啊,”她望了望周遭,确认没有其他小马,“别告诉其他小马就行,我跟你讲,其实……”


08:29
小马镇某处

想到这里多帕米不由自主地笑了。

他现在正穿行在小马镇的街道上,他大概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了。这是他长大的镇子,他生活的镇子,每个角落都埋藏着回忆。

这里,他小时候摔过一跤把鼻子磕破了,缝了三针,真的好痛。那个屋里住着焦木叔叔,他家的木柴每年冬天多帕米都会拖着小车去买。“沙发和羽毛笔”,对啊,家里的羽毛笔要用完了,不过没关系,他这辈子估计也不会再写东西了。他还记得自己有一次强行克服恐高,带着亲自制作的木牌爬上了一个屋子的房顶……回忆里有好多好多的事情,好多好多的小马。

在毁灭降临之际他们都在哪里,怎么样了?可惜时间不多了,他的道别只能局限于从一扇扇门前快速经过。


08:30
中心城地下

矛锋觉得还是地下安全点,他对那个护盾没有多少信心。

“嘿!老兄!你是哨兵团的对吧!快过来帮忙!”矿车还没停稳,他就听到有小马在冲着他高声叫喊。


08:31
方糖甜点屋

一条横幅挂在门口,上面潦草地写着:

“地下室有派对,直接参加就好(注:入口当然在二楼卧室,小傻瓜)”

一看就知道是萍琪派写的。

多帕米后来和云宝成了很好的朋友,也因此认识了剩下几位谐律小马。

有那么几次,云宝想让他帮忙挑选护目镜,最后歇息落蹄的地方就是这里。多帕米当然知道云宝想表达的意思。逛街一点也不酷,至少有一部分小马是这样觉得的。所以说,一只小马负责酷炫地“路过”各种店铺(发现想买的东西),另一只负责解决买东西的事情,分工合作,实属上策。

他逐渐发现,就算是云宝那样炫酷硬朗的小马也有自己柔软的一面。其实早在那个下午他就注意到了,他也是从那时候开始相信自己没有那么无可救药。

也是在方糖甜点屋,他接受了当年的小混混的道歉——在大家终于变得成熟起来,知道过去的不对之后。

“谢谢你能原谅我们,我知道自己那时候有多混账,”其中一个说道,“看到你能从里面走出来,我很高兴,真的。”

多帕米的确已经放下这些事了。他依旧是那只受家庭影响的温文尔雅的独角兽。他知道这种时候应该感谢的,除了做出改变的自己,还有一只蓝色天马。


08:37
曾经有一棵大树的地方

金橡树图书馆,在它被炸成废墟前多帕米经常来看书。虽然这儿也是暮光闪闪的家,但是她完全不介意小马们在这里坐上一整天。

“没关系的,小多,毕竟这儿也是公共图书馆嘛!”她总是这样说。

情窦初开的年纪里他也曾经像很多小马一样喜欢过这位新晋公主。但是现在回想起来,他觉得自己当时更多的是在对不限量借书表达感激,与其说是喜爱不如说是年少时的冲动,时间久了也就淡了下去。

他对云宝的感情是不是也是这样……?他不这么觉得。

说来也巧,让他弄明白这些的恰好是暮暮。


几年前
还没被炸掉的图书馆

有一次到图书馆还书的时候,暮暮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帮一个大忙。

制作一批闪电天马历史相关的木牌,内容要足够全面,而且要够大,确保在半空中能够看见内容。

暮暮肯定已经为这个计划列了一个长长的待办清单并做了详尽的日程安排,而且多帕米能够大概猜到这件事还和谁有关。不过他还是忍不住想问:“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和……因为你刚好在这里,有空嘛。而且我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你格外靠谱。毕竟你肯定能猜到,这些东西是要给云宝准备的。”暮暮着重强调了最后一句。

他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泡在资料堆里面,总算搞定了所有的板子。他还仔细核对了好几遍,直到自己百分之百确认不会有一丝差错。

和云宝这样的小马相处当然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多帕米早就体会过了。但是他方才表现出的热情和干劲连自己都吓着了。

暮暮似乎是专门挑选他来做这些的,从结果上看她也挑对了小马。多帕米看着那一摞木牌若有所思。她应该是注意到了什么,但是到底是什么呢?


木牌完工几天以后
小马镇的某个屋顶上

答案在另一个下午出现了。

多帕米虽然有一半的天马血统,但是他恐高。当然,像小蝶这样如假包换的天马也会恐高……所以他想,恐高与种族间应该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不过暮暮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告诉了他后,他执意要到屋顶来举牌。

天气晴朗,和安排一致,一切正常。

她们应该快要来了。

没过多久云宝和暮暮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前方的天空中。

是时候了!

他按照计划,将身旁放着的木牌举到最高。

两只小马聊着天从头顶飞过。那一刻,成就感和喜悦感,以及一些许难以言说的兴奋……各种感情突然一下冲进了脑海中。

他为云宝感到高兴,如果暮暮的安排没有出错的话,她离自己的梦想又近了一大步。

与此同时,他脑海中复杂的感情交织碰撞,正迸发出火花,他意识到了:他喜欢云宝黛茜。


08:40
小马镇集市

多帕米有点累了,放慢了速度。这样子也不容易被散了一地的胡萝卜绊倒。

早些时候还能看到一些天马冲上天空,试图前往云中城躲避。但是现在哪怕是平日里热热闹闹的集市也不见小马的身影。

他们现在应该都和家马在一起,或者找到了躲藏的地方吧。

多帕米觉得自己有点想云宝了。


08:45
闪电天马总部

“超聚魔法的事情你们应该都清楚了吧?”

“清楚了,长官!”

“那就好,再回忆一下你们的分组和各组任务。这次任务时间很紧。净空跑道,准备紧急升空!”

“是!”


08:49
友谊城堡外

就要到了。

但多帕米知道时间不多了。他抬起头,天空依旧是那么蓝。可再过一会儿,超聚魔法就会像一颗绿色的流星般划破天际,冲向地面,自己到时候也会和周遭的一切一同消逝在烈焰中。


08:51
湖边

总算到了。

湖水依旧那么平静,映出多帕米的脸。

他来到湖边的小丘上,那棵树比起他和云宝相遇的下午长高了不少。他趴到树的阴影里,打算在这个特别的地方迎接一切的结束。

云宝有时候也会约他到这里见面。他望向小湖,仿佛能够看到云宝在那里展示自己新编的特技动作,而自己在湖对面看着。

他现在觉得平静多了,开始一点点咀嚼记忆里最美好的那部分。他们就是在这里相遇的,在那以后是校门口的第二次见面,然后是……

突然,一种强烈的悲伤涌了上来。逛街、游玩、共进甜点……他总算意识到了。自己还是没有完全走出来,他依旧害怕表露出对其他小马的感情。他们一起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就像面前的湖面一般平静与平常。他喜欢她,他爱她,但是这份感情一直被他压在心底,而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主动地迈出过一步。

他以为他已经准备好迎接结束了,结果他还没有。有好多事情还没有做,但是来不及了。他大概想通了为何云宝平日里叫他呆子,因为自己真的就跟听起来一样傻。

他们相处了那么久,为何就没有好好珍惜,做出行动呢?偏偏要到了这个时候才想起来!

可惜为时已晚,哪怕是最短的告白也没有机会送到了。

其实就算没有一束超聚魔法冲着这里过来,可能也已经晚了。多帕米记得上次队伍来镇子上巡演的时候,云宝和另外一只小马在一起……不过也好,或许只有这一带的小马将要葬身烈焰,或许他们都能活下来,如果是那样的话,他相信那只公马绝不会像他一样,一直在想,但也一直在等,等到最后一刻,等到一点机会都不剩。

希望她不会为自己接下来要经历的事情伤心吧……

多帕米闭上了眼睛,几滴泪水从面颊上滑落。

在懊悔中迎来结束,也算是一种惩罚了?

他多么希望能够有第二次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

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

结束了?

除了精神上的折磨,没有一点痛苦。

多帕米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仍然在树下。一阵微风吹过,面前的小湖上泛起一阵阵涟漪。

好吧,看来没有肉体上的痛苦很正常。

多帕米这才注意到钟已经不再响了。

镇子那边似乎有欢呼的声音,他望过去,发现绿旗已经被换成半蓝半白的旗帜。远处中心城的护盾颜色也在逐渐减弱,意味着它正在被关闭。

他又花了一点时间理解这个情景的含义。随即前蹄跪地,做出拜见公主的动作。然后大笑起来。

假警报!没有任何毁灭性的魔法打击!

他爬起来,然后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嗨——呆子——假——警——报——”

的确是她!三只闪电天马组成一个小队,快速从他头顶掠过,看来他们是去镇子里帮忙的。就凭刚才的混乱,也的确得需要点小马来帮忙,就连水井都被某些小马当成避难所使用了。

过去的一个小时里,中心城防区里的很多小马都在最后关头找到了自己的遗憾。现在他们在庆祝,他们在庆祝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天变成了余生的第一天。

他抹掉脸上的泪水,也不知道是刚才笑出来的还是更早前流的。很多小马并没有机会在终结面前反思自己,再重获新生。他真的得到了第二次机会,而这一次他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多帕米大概猜到了云宝忙完以后会去哪家餐馆吃午饭。他决定直接去那里等她。

然后,他朝着镇子迈出了第一步。

thumb_up10
0thumb_down
#1
回复 正文

果然…当时我是猜对了一半嘛。

8 天前
#2
b9891796435  独角兽
回复 正文

这拉警报的估计有点东西:ftemoji_raritynews:

8 天前
#3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正文

作为“一黛一璐”的译者(注:此译名由vk所译),我成功地看穿了这篇文的假警报,耶。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是ft的原因),有几节后面的时间和地点字都好小。

7 天前
#4
VKorpela  独角兽
回复 正文

回复#3 @utopia :

好像的确出了点问题……我稍后看一下_(:з」∠)_

以及一黛一璐其实是在指scootadash啦~

7 天前
#5
ShadowDumb  独角兽
回复 正文

插眼,点赞,吃灰,一气呵成!

7 天前
#6
VKorpela  独角兽
回复 正文

回复#3 @utopia :

唔……调整了好久还是没有把字体调节成理想的样子,悲剧啊:ftemoji_rdscared:

不过倒是找到了个机会把文中一些地方调整了。可惜似乎ft不会把更新的文本重新推上去。

4 天前
#7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正文

回复#6 @VKorpela :

喏,你这不就重新推上来了。

easy~

4 天前
#8
斯沃  独角兽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正文

读完这篇小说便有一种别样的感触。

在角色几次做出选择的时候都能感受出作者融入其中的那些源于生活的感情。

有时发现这就存在于身边,有时甚至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这是一种情感上的共鸣。

文章设计在“末日”来临之前,事发结局逻辑严谨,不长的篇幅不仅刻画了丰富饱满的角色形象,也让人体会到字里行间的细腻的情感。对“末日”将近之时小马们行为的描写,既十分合理,更表现出对生命价值的思考,有着浓厚的情怀。

其实,许多时候我也会希望,是否可以有这样一个危急的时刻,让我突然明白那些令我遗憾的往事;而不是在长久的困顿与愚蠢中依靠痛苦的经验或教训顿悟。

4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