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Accopia 该睡了,心里出现乌云就应该早点踏入黑夜。

心之阂(7/15)

章六第

本作评价
12()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黛茜正在做梦,她知道她在做梦。这很明显就不可能是真的。真是个奇怪的梦,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处于那种半梦半醒的状态之中。她能知道这是个梦是因为她在下落。

她在云层中不断下坠,跌跌撞撞穿过层层云朵。拍打着的翅膀毫无半点作用,只会让她更难保持平衡。狂风在耳边呼啸。地面正飞速靠近想要抓住他。

黛茜不喜欢下落,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极速俯冲和自由落体完全是两码事。她坠机过很多次,虽然她自己并不“享受”坠机,但至少这都在她的掌控之中,而自由落体却是完完全全的不受她控制。

她尝试着换个方式拍打翅膀。

“它们只是装饰罢了,”一段柔和的声音从她上方传来。黛茜视线上移,一个不大的淡紫色球正在她身后和她一起下落。那个球也在不断加速,所以始终跟黛茜保持相对静止。下一刹那她立马反应过来那并不是一个球,那是一只幼驹。一只像极了她自己的幼驹。

不,一点不像她。她怎么会那么想?那幼驹连翅膀都没有,虽然自己的翅膀目前也跟没有差不了多少。再说了,那幼驹头上还有角呢,她的鬃毛颜色也完全与自己的对不上号。

“她们只是装饰?逗我呢?”黛茜差点笑了出来,她还在想办法让她的翅膀有所作为。

“因为你不知道怎么飞呀,”那只根本不像她的幼驹回答,“你只是主观觉得你自己会飞罢了。”

黛茜张着嘴想要争辩,想要告诉那只幼驹她是艾奎斯陲亚最棒的飞行家。但还什么都还没说就“砰”地一声砸在了地上。撞击发生的瞬间,只见一卷烟尘直入云霄,逐渐化为一团浅棕色灰云盘旋而逝。

坠机后的黛茜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好像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旅行而已。她毫发无损,没有哪根骨头断掉,没有划伤、淤血,甚至连蹄都没有扭。这不是她最好的一次着陆,但比这次差的那可就多的去了。

她凝视着天空。一轮明月在上方射出耀眼的光芒,将黑夜照耀得如白昼一般。一个疯狂的想法闪过,她回忆起开始坠落的起点,似乎那月亮就是答案。

“那也不无道理。”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黛茜将注意力放回到地面上。那幼驹正在黛茜身前盘旋,亮起的小角得以让自己离开地面。魔法中断,幼驹轻轻地落向地面,以一种比她刚才坠机优雅无数倍的方式着陆。“不过你从哪掉下来并不重要。”黛茜又看向了天空,她也觉得那不重要。

“这是哪?”黛茜看了看周围荒无马烟的空洞世界。她可没法通过这毫无标志物的平地来确定自己的位置。

“额,显然是小马镇啊,”幼驹回答。黛茜疑惑地看向她。

“听上去你所谓的小马镇跟我记得的大相径庭。”黛茜有点点生气。她朝着那空白的空气中伸出了一只蹄子。“如果这是小马镇,建筑呢?小马呢?”

黛茜刚说完话,建筑物就像春风杂草般从地下冒了出来。没几秒,她们身边就被一个小镇所包围了。她们又陷入了沉默好几分钟。

“我之前还说过,小马呢?”黛茜重复了一遍,不过这次可没小马出来。于是她再度看向幼驹,只得到又一次耸肩作为回应。

“我不知道,那是你的事,不是我的。”幼驹说。黛茜挑了挑眉毛,仔细端详了会那只幼驹。她的皮毛是薰衣草那样的淡紫色。她的鬃毛和尾巴大体以暗紫为主,内有洋红色穿插其中。

“嘿,”黛茜用蹄子指了指幼驹,“你看上去很眼熟,我之前是不是在哪遇见过你?”回应她的仍是耸肩。黛茜只好困惑地摇了摇头,这个问题看来不会有答案了。

如果她想要找到答案,那她就只能自己想办法然后……

一阵剧痛从胸膛传来。这是一种她之前从没经历过的痛。她头顶上的天空开始闪烁。甚至有几秒钟天上出现了其他物体,不只有月亮和星星。她可以听见一些话语,在她的耳中不断低语。

“心跳并不稳定,对象毫无回应。”

又一次陷入了沉寂,星星和月亮又恢复了正常,她回到了夜色笼罩下的小马镇。黛茜发现她现在正蜷缩成一个球状保护着自己。她躺在地上,在泥土中颤抖起来,想要理清刚刚发生的事情。

“那…那是什么!”黛茜叫了起来,她的声音和她的身体一样都在颤抖。

“那不重要,”幼驹直直走向黛茜。

她们互相对视了好久。疼痛早已消失,奇怪的世界和声音也早已不见,一切都回到了原来的样子。黛茜重新站了起来,躺在地上可没什么用。

“你到底是谁?”黛茜又扫了眼身旁的幼驹。

“即使我告诉你了,你也不会信我的,所以还不如不知道。”幼驹也扫了眼黛茜,“这不是你的错。”

“你能,额,在说明白点吗?”黛茜问,“到目前为止你就没正面回答过我的问题。”

“那是因为那些问题不重要,”黛茜听到后眼里已经冒出了一丝丝火花。

“那什么重要?”

“你在这里最重要。”幼驹露出一副“我说的是实话”的样子。

“我在这里?”黛茜尽量地压抑心中的怒火,“这哪里重要了?这不就是小马镇么!”

“不,我说的是你现在在的地方,”幼驹回答。黛茜已经受够了这只幼驹和她的满口胡言。“你在这是因为它。”幼驹举起了她小小的蹄子指向黛茜身后的某物。

黛茜小心翼翼地转过身。

一个巨大的怪物,一只龙,连塞拉斯蒂娅公主都在黛茜的预想之中。但事实还是出乎她的意料,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它”毫不特殊,毫不重要。

“镇上的图书馆?”黛茜脸上流露出疑惑的神情,她又看向幼驹。“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应该关心这个地方?那是书呆子才做的事。”

黛茜有点不喜欢这,这里让她感觉…诡异。这个建筑似乎并不属于这。这不对。黛茜往后退一步,她开始恐惧起这所图书馆了。

“这里有你一直尝试回忆的部分,”幼驹在一旁低声说,黛茜低下头望着她,等着她继续说下去。“那些近在咫尺却不可触及的部分,只能在内心深处知晓的部分,你了于身心却选择遗忘的部分。”

黛茜又远离了那书屋一步。她不想再靠近这建筑一步!她转身想走,那幼驹却自己飘了起来,再次在黛茜的脸前盘旋,恰好挡住了她离开的路。

“当你穿过那扇门你就会面对你所遗忘的记忆,”幼驹开始说话,“你会找到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她会改变你。她会拯救你。但前提是你得接受它。”

“你想要明晓。因此你才会在这。但若你不敢面对,便只得原地踏步,无所适从。你必须进去。”

“不!”黛茜坚决反对。“我不喜欢那里!更不喜欢这里!我要离开这!我要回家!”

疼痛感再次出现,和之前的一样,在胸膛里传出了刺痛感。她大口地喘着气。一瞬间,就只有一瞬间,突然有小马们站在她面前,是一双双她不认识的脸,说着她完全听不懂的话。然后她就回到了小马镇。回到了地面上,那幼驹也仍在她脸前飘着。

“什么鬼玩意!”黛茜歇斯底里地叫起来。

“那不重要,”幼驹说话的同时看向了头顶的天空,她好像也能看到黛茜所看到的东西。“如果你想一直这样呆着,那跟你就毫无关系。”

“你就不能把话说清楚吗!你只需要告诉我为什么那该死的书屋这么重要!告诉我为什么你在这!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幼驹只说了一个字。黛茜可没预料到那个答案。这实在是太直接了。至今为止的每一个回答根本就没法理解。“如果我告诉你,那就没意义了。火是烫的,伤是痛的,草是软的。我不能把那些你必须了解却无需知晓的事物、那些你必须亲眼所见却无需观察的事物、那些你必须亲身感觉却无需触碰的事物一五一十告诉你。那些事物没有谁能向你描述,只能由你自己去体会。”

幼驹移开了,金橡树图书馆又出现在了黛茜眼前。

“我怕里面的东西!”黛茜的一只蹄子盖住了头,跌坐在了地上,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小马。“我怕它们会伤害我!”

“我理解。”幼驹冷静地说,“我们也担心你。如果你不接受你所发现的事实,那么现在做的一切就都一文不值。”

黛茜没有站起来,她很害怕。为什么她会害怕那栋书屋?里面究竟会有什么?不是书,那些东西仅仅无聊但不恐怖。好吧,能在这里面,除了书之外还能很恐怖的东西,除了书还能是啥!

“求你了,”幼驹看向黛茜,“你必须这么做,我们全靠你了。我们不能独自搞定这事,不能没有你的帮助。”

黛茜心里感觉到了什么。她没想出来那究竟是什么。她只知道她必须这么做,为了这只幼驹而做。这真是她听过的最奇怪,最疯狂的事了。

那陷入沉默的幼驹,名字她都不知道的幼驹。黛茜居然要为她做这件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必须去。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她只得把这种感觉称为…忠心。

“闪闪,”幼驹打断了黛茜的思考,“那是我的名字。”

“好的闪闪。”黛茜重新站了起来,“我不害怕了。”忠心给予了黛茜新的力量,她的恐惧全部都消失了。此时的她不害怕任何东西,更别说几本破书而已!

她握住了门把,只轻轻一扭,木门便向她敞开。

刺眼的白光从门中喷涌而出,洁白而明亮。为了不被亮瞎,黛茜只好将眼睛闭起来。光线温暖而热情,这光竟令她感到安全。为什么她之前会害怕这里?

适应了一下光线,黛茜看到了门后面的东西。另一端不是图书馆。她甚至在那一刻都不知道她在看什么。她看了看身后,穿过了门。

这是另一个小马镇,跟她之前在的那个一样。不,不那么一样。所有事物都是颠倒的,就像镜像一样。而且这里不是晚上,而是大白天。

“所以……这就是你想让我看的?”黛茜不确定地问了问。她可没得到任何答案,思路一点也没有清晰,这就是小马镇,只是亮了点。

“不,”闪闪摇了摇头,“这是她等着你的地方。”

“地方…她…什么…谁?”黛茜刚问完,从阳光小马镇这就传来了一阵呻吟,一只成年雌驹从门后跌跌碰碰地站了起来。她刚才肯定就在门的另一侧,当黛茜打开门的时候被门砸了一下。

黛茜眨了眨眼,不是非常确定她看到了什么。她回头看了眼闪闪,然后又看了看站在她身前的雌驹。她们完全相同,只是,阳光小马镇那位更高一点而已。

更奇怪的是这里还有一只小幼驹跟在大号版闪闪旁边。这是一只天蓝色幼驹,有跟她一样的彩虹鬃毛。黛茜的视线已经无法从她身上移开了,那不可能……这不会……黛茜摇了摇头。

“你是谁?”黛茜的注意力回到了淡紫色雌驹上。

“暮光。”雌驹说,“你一定就是黛茜了吧?”黛茜点了点头。“这位是云宝。”暮光指了指她身旁的幼驹。那只幼驹挥了挥蹄子,黛茜很不自然地也挥了挥蹄子。

疼痛感再一次袭来。这次她的蹄子刚好够不着痛的地方。这次她也没有痛得倒地,不过也只能勉强支撑着而已。

她周围的世界开始闪烁,不,是她们周围的。因为暮光还在这呢。她们又一次换了个新地方。这次可不是白天或晚上的小马镇,而是一片白色的地方。声音仍然存在,她们仍然可以说话。

“出事了!她们快不行了…”阳光小马镇很快又回来了,一切又回复了正常。

“你感觉到……你看到那个了吗?”黛茜问。暮光点了点头,她似乎现在说不出话来。“但怎么可能,那是什么?”

“那是我们的痛楚。”暮光说,蹄子一直托着她的头,“来自那些我们已经丢失的东西,来自那些我们无法回忆起来的朋友们。”

“朋友们…”这三个字从黛茜口中说出来时有一种莫名的滑稽感。

“你需要抓紧时间了,”幼驹闪闪说。她正四处望着,大大的紫色眼睛正反复地扫视附近,仿佛她可以看到无数的虫群正在从各个方向朝她们逼来。

“对,我很早就知道了。”暮光说,“黛茜,你能记起之前的事情吗?”黛茜张开了嘴又立马合上。她想了很久,她究竟记得什么?

“我记得…一面天花板,”黛茜终于从记忆中挤出了一些东西,“剩下的…我记得,但我不觉得那些能解释什么。”

“那是因为你只有部分记忆,”暮光说,“因为你在努力回想的只是一半的记忆。而你丢失的那部分,我们丢失的那部分,却是最最重要的一部分。是能将我们的记忆串在一起的关键部分…”

世界再次开始颤抖。头顶的天空出现了裂痕,一部分碎裂开来。黛茜惊恐地看着天空。为什么天空中有道裂痕?

“…朋友们,”暮光说,将黛茜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好吧…所以…什么?”黛茜问。

“这不仅仅跟记忆有关。”暮光继续说,“那是一切。我们的朋友就是我们的一部分,没有她们,我们就是不完整的。你一直坚持告诉自己她们不重要,因为你根本不记得她们。”

“你一直告诉自己不需要去记得她们,但那不对。我需要她们,我们需要她们!这点就是我们无法统一意见的部分,这点就是阻隔一切的部分。”

“我不记得我有过任何朋友,”黛茜往后退了一步,“我不需要朋友。我以前的朋友早就都抛弃了我。为什么我还会想要朋友?”

“黛茜,”暮光悲痛地说,“那不是真的…”

“如果那不是真的,那我为什么根本记不起来她们中的任何一位!”黛茜叫了起来,“不记得她们的脸,她们的名字。什么都不记得!我尝试着去回忆的时候就会痛。当我去回顾时却什么都没有!我没有朋友!”

她们周围的世界又开始颤动了。晴朗的天空中云朵开始逐渐收缩,遮蔽了太阳。然而,云无法遮蔽那些蓝天中逐渐延伸的裂痕。他们蹄下的地面出现了蜘蛛网般的细碎裂痕。暮光往后退了一步。

“我身上发生了什么?!”黛茜仍然在继续叫着,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变化。“这是什么感觉?这里是哪里!你到底是谁!”

“你不会知道的。”暮光说,眼睛因震惊而睁得大大的,“我以为…我以为你现在应该该意识到了…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知道什么!”黛茜怒吼,“我应该晓得什么!我的意思是…知道!为什么你们中的任何一位都不能给我一个直接点的答案!”

“黛茜。”暮光的眼珠不自在地转着,她在仔细地选择措辞。似乎接下来她说的每一句话都非常重要,又非常难言出来。“有些事在我们身上发生了,一些事…都是我的错……”

“不!”这次是云宝叫的。她跑到了暮光身边想要将她和黛茜分开。尽管用尽全力,暮光仍纹丝不动。云宝的后蹄在地面上疯狂滑动,在泥土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印子,小小的翅膀也在全力拍打。但是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用,暮光一动也没有动。

“你不能告诉她那事,不要告诉她!”暮光看着身旁满脸担忧的幼驹。

“你也知道内幕!不是吗!”黛茜低下头,朝着云宝吼。

“暮光,得说那事了!”闪闪说,“黛茜需要知道这事!不能在让她逃避它了。我们没有时间了。”

“好吧,我需要告诉你我们…唔…”暮光说,但她的话被云宝用蹄子直接堵在了嘴里。

“嘿!”闪闪跑向云宝,那只淡紫色幼驹盯着天蓝色幼驹,“松开蹄子,现在立刻马上!”

“不。”云宝头微微一摇,“暮光只是只疯掉的雌驹。黛茜不需要去听她所说的任何话。你们只需要回到你们的夜晚小马镇然后紧紧地锁住大门就好。”

“我才不会离开,除非我听到了她想要告诉我的事!”黛茜刚说完话,世界又一次颤抖起来,她们脚下的裂痕快速蔓延开来。而在裂痕下边的,是无尽的黑暗。

暮光终于把云宝的蹄子拿了出来。她伸出舌头,一脸恶心状,脸已经搅成了一团糟。

“我刚才想要说的是,”暮光重复了遍,身旁的幼驹又一次想要阻止她,这一次只是在喊一些没什么用的话。暮光提了提嗓子:“…必须…你…很重要”

“啥玩意?”黛茜完全搞不懂她说的是什么。

“我们不再是两只小马了!”暮光喊,“我们现在是同一只小马!”

“什么?”黛茜愣住了。

“我说,我们是同一只小马!”暮光重复了遍,仍然是喊出来的。但其实她不必这么做的。云宝突然之间就安静了下来。更准确地说,两只幼驹似乎都完全不见了。

两只雌驹就这么站在阳光小马镇下,空气凝固了,地面停止了颤动。万物又陷入了一种古怪的静止中。

“我很抱歉,”暮光的声音不知为何很轻。“这都是我的错,是我造成了这一切。”黛茜仍没有回答,她正看着地面上的裂痕,粉红色的眼睛满是困惑。

“黛茜,你必须听我的,”暮光继续说,“我们现在共用同一副身体,但我们没法共用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思想正在和我们的朋友作对。我正在尝试分享我的记忆,但你根本就不接受她们。”

黛茜感觉很不舒服,移开了视线。

“我很抱歉黛茜,我本不想这么做的…黛茜…”暮光一直看着站在她前方的这只天蓝色雌驹。“我需要你…你一定要…信任我。”

“我为何要那么做?”黛茜满怀责备地问道。

“因为如果你不这么做,我们的朋友就会尝试把我们分开,把我们变回本来的模样…”

 

thumb_up12
0thumb_down
#1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章六第

两个意识之间的斗争啊。

话说分开不好吗(>﹏<)

(又及都快忘记剧情了:ftemoji_lunateehee:)

8 天前
#2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章六第

回复#1 @LRlicious :

好啊,那就分开。反正伤心的不是我(

8 天前
#3
Dim  陆马
回复 章六第

这个章六第有点东西,先划下来吐槽一句

8 天前
#4
野生胡萝卜  夜骐 赞助者
回复 章六第

不知道为什么,咱想起了不完全的蜂群意识,就是很多个个体意识融合而成的集体意识,因为发育不完全,所以对自己的身体控制不好,这种情况经常出现在各种科幻电影里,来个主角一个击败boss的契机。

不过说回来,翻译很棒呢,读起来很流畅,原本的故事也是很有趣的那种,会让人想要继续读下去,现在咱开始好奇后面的发展了呢,在看的过程之中,咱一度想到了某些黑暗的东西,比如最后m6全被融合在了一起之类的,变成集齐m6的技能于一体的究极生物。

(然后在太空停止了思考)笑

总之辛苦了(≧∇≦)/

7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转化/Transformation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