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Accopia 该睡了,心里出现乌云就应该早点踏入黑夜。

幻形之灵:皇巢(4/68)

坎特洛特

本作评价
2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4 - Canterlot

四、坎特洛特

 

几天之后


“一如既往,这几天颇为愉快,”暮光女王正陪着龙灼女王走向巢穴的出口,“我应该没过多久又能见到你了吧?”

“前提是一切顺利,”龙灼再向这位着急的女王保了证,“我不觉得这理所当然。”

“我懂。千万小心,注意安全,我的朋友;我们对那遗址里的一草一木皆一无所知,”暮暮说。

龙灼的龙瞳滚了几圈,一脸疑惑地看着暮光闪闪。“是哪位在之前曾告诫她好奇心爆棚的朋友,在一切都确认安全之前不要轻举妄动的来着?”

暮暮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小声笑起来,“行行行。”

虫巢的门户已经洞开,龙灼及她的随从缓步走出,暮光女王仍在陪着她们走向外界。在这扇沉重庞大而又固若金汤的门户之外,有着一条长长的岩石通道,尽头处已经能看到泼洒进来的曜日之辉。走过这条洞穴的唯一入口并没有耗时太久,穿出便是小马国的领土。虫巢以及容纳它的洞穴就藏在一片衬有绿树点缀的葱翠草地之下。但除了这些,此地便只有一些顽石居民了,可谓荒芜马烟。飓风要塞,陆马、独角兽和天马卫队(EUP)的军事基地,离虫巢并不算太远。而虫巢的位置,便处于荒原与飓风要塞之间。

“你新家有一点胜过从前,你没法否认这附近的景色有多美,”龙灼细致地观察了一遍,发自肺腑地评论了句。

“荒原根本没有比较的空间,”暮暮说,下一句话出口时神色严肃起来,“不过,我仍然想那了。那是我出生的地方,我母后出生的地方,我外祖母煞费苦心筑巢的地方。尽管我住那的时长连我一生的零头都没达到,但它仍是家。”

“有虫巢思维的地方,才能称之为家。”龙灼回想起几天前她们的对话,“现在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已经尽了全力。你筑起了一座对得起你,对得起你的子民的虫巢。你的母亲,邪茧女王,会非常骄傲的。”

暮暮面露哀意,但不影响她挤出一个微笑,“谢谢,感谢你这么说。”

“殿下,”龙灼的一名士兵走近,立正站好,“我们已随时可以出发。”

“谢谢,”龙灼向士兵道谢后又转向暮暮,“好了,我得走了。接下来的事没我不行。”

“快去吧,”暮暮微笑着,目光都带上了催促之意,“别花太久,不然说不定哪天我等不住了,就直接上你家查水表了。”

“我尽量搞快点,”龙灼说,“再会,暮暮。愿命运继续垂青于你。”

暮暮点点头,“你也一样,龙灼,一路顺风。”

龙灼也回以点头微笑,转了身,朝着自己的幻形灵小声说了几句。片刻后,他们背后的虫翼扇动起来,飞往天空,愈飞愈远,直至消失在北方。

“这可得飞好久的说,”斯派克走出虫巢,停在了暮暮身边。

“我确信他们中途会停几站的,比如水晶帝国。”

“肯定的。还有一事,天蝎卫队长想跟你说点事。”

望着远处逐渐变小的黑点,暮暮收回视线,看向身旁的龙。“他有说是什么事吗?”

“只是对护卫队编制的一些小改动,他想先让你过目一下,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事。”

暮暮点点头,起身走向自己的虫巢,她的助理也连忙跟上脚步。

“我有空,我现在就过去。”


坎特洛特

 

坎特洛特一切安好。绝大多数时间,小马国作为一个整体循着先前的步伐继续前进。塞拉斯蒂娅的太阳高高挂在空中,各式各样的个体行走在大街上,虽然大多数都是小马。不过,在马群中时不时能见到古怪的狮鹫,斑马,或是其他种族的生物。现在,甚至偶尔都能看到有幻形灵闲步在这古老的街上,一般要么是暮光女王的子民,要么就是龙灼女王的子民。但是呢,非常罕见的情况下也会有其他虫巢的幻形灵来这旅游观光。

在原雄女王(Queen Crudelis)将战火撒向小马国领土之事完结后,虫巢与小马国达成了一项协议。虫巢允许被动地从小马国子民身上收集爱意,前提是不能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伪装仍然允许,但坎特洛特的卫兵及其他居住地的警卫力量都已习得了各式各样检测幻形灵的方法,说到其中的大多数方法,都不能不提及为此做出巨大贡献的幻形灵女王,暮光闪闪。但是,协议也明确指出,若有幻形灵被发现在武力夺取爱意,刻意替换小马,或是伪装成卫兵及各种学术大牛,将依小马国法律受到极其严重的处罚。

这项协议算得上是其他女王首次走出阴影后,与外界沟通最多的一次了。幻形灵大部分都与世隔绝,东躲西藏,当然得除去那些留在小马国境内收集爱的集爱者。大多数女王都已遵守这项协议,可能是畏惧无视它将会招致的祸患与被发现的风险。而剩下的那些决定暗地里动小动作的,突然发现各自麾下的幻形灵收集爱意的难度突然上升了一大截,小马和其他幻形灵接连不断地发现它们,接连不断地惩罚它们,直到它们遵守既定的规则为止。

不得不说,这使得他们与那些奉行孤立主义的女王之间关系愈加紧张。尽管,她们试图进行一场更为稳定、更有利于自己的交易,有点像暮光女王与龙灼女王的提议换层皮,但无一例外全被拒绝。

幻形灵和小马,尽管已经实现全面和平,还有很长的路要携蹄共进。

如果除去上述的情况,城市便平淡无奇了。而在那些居住于其中的家庭里,有一户就住在富马区旁边家庭——这都是父亲的工作所带来的便利。与其他的家庭一样,他们幸福而快乐地享受着生命的美好,只是他们与幻形灵扯上的关系要远比其他家庭多得多的多。

“接到了!”瑞雪(Valiant Snow)欢快地叫着,这只八岁的小雄驹正飞在空中,蹄子里握着一个球。

“好伙子,你很在行啊,”盾矛赞了句,同样盘旋在空中,比自己的儿子高了那么一点点。

这对父子在花园的上空来回飞舞,互相扔球的时候,一只独角兽雌驹,殷红雪景(Scarlet Snow),站在他们家勉强称得上大的敞开后门处,心满意足地看着。

又一轮球击,不小心失了球的瑞雪失望地呻吟了一声,跟着球落到了地上。

“别难过,宝贝。”雪景大声呼唤起自己的儿子,“三十二次已经很棒了。”

瑞雪看向自己的母亲,仍带失望地耸了耸肩。这只雄驹有着雪白的皮毛,像极了母亲与父亲。尽管盾矛是金色鬃毛,但小幼驹的鬃毛、尾巴与眼睛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红色。然而,与父亲一样,他是只天马,而不是与她母亲一样是只独角兽。

“嘿,蝠勒(Vlad)叔叔是不是马上就来了?”小雄驹向自己刚刚着陆的父亲询问道。

盾矛挠挠后脑勺,“是该来了,但你知道我们平时都有多忙。”

“是,应该吧,”瑞雪小声嘀咕了几句,他深知自己的父亲与蝠勒迪米尔(Vladimir)分别作为日之卫队与月之卫队卫队长所需尽的职责,对此满怀着敬意。

“好啦,振作一点,”雪景小跑向自己的家马,“蝠勒迪米尔总会腾出时间的。”

“没错,”盾矛也插了句,“这只夜骐总会想个法子的。好在的是,在家庭问题上露娜公主永远都是那么的善解马意。”

小幼驹抬了抬眉毛,“这样的吗?”

雪景点点头,笑着说,“你的父亲向我求婚,正是那位公主的手笔。”

瑞雪只是面带疑惑地歪着头,引得自己的母亲笑出声来。

“这故事可长着呢,下次有空一定给你讲讲。”

“但为什么公主会这样?难道公主们不都是禁欲主义者之类的吗?”

“对她而言,家庭相当重要,这与好多年前她自身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有关,”雪景解释说,“那也是个故事,与前面那个一样,以后再说。”

“嗷,”瑞雪抱怨着,“你进入EUP的故事你也是这么说的,但你到现在都没讲给我!”

“你应该立个萍琪毒誓。”盾矛得意一笑,但却让小雄驹愈发困惑。

“萍琪毒誓?这是什么东东?”

雪景故作恼怒,牢骚声连发,“是种不能乱用的誓言。我们的一些朋友都说,如果你违背了这种誓言,你跟其他小马的友谊可能会一刀两断。”

就在那一刻,如果留心听,你可以听到一个遥远而轻柔,回响一般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发出“一刀两断”这个词。

“你们有谁听到了吗?”瑞雪问。

雪景和盾矛的脸都抽搐了一下,“别管它,甜心。”

一阵敲门声从前门传来,响得甚至在后院都能听见。间接帮雪景和盾矛在这话题省下了不少麻烦。

“啊,肯定是他。”盾矛走回房子,其他两位跟在后面不远处。

路并不远,穿过厨房、客厅和门厅就能直达前门,门上方的毛玻璃隐约透出一只小马的身形。

盾矛迅速打开了锁,三下五除二甩开了门,将门后身着全套月之卫队盔甲的夜骐彻底显露出来,只有头盔被夹在他的皮翼之下。

“蝠勒叔叔!”瑞雪飞奔向前,扑向了早已全副武装的夜骐。

“嘿,小伙子。”蝠勒迪米尔·蝠翼(Vladimir Vespertilio)笑着搂住他,“抱歉迟了点,得去处理个被幻形灵送回来的小贼。”

“贼?”雪景问。

“对啊,就是个想从暮光女王的虫巢里偷点什么的小混混罢了。他们将他送回了大使馆,一连关了好几天等着文书写出来并归档。他现在已被关进牢中等着审判,现在一切都搞定了。”

雪景感慨:“有的小马真是。”

“是啊,”蝠勒步入房屋,关上身后的门。“流程一切如常,就是有小马请了一天的假。”

盾矛咯咯笑起来,“哟?你说的是谁呀?”

蝠勒无语地望了他一眼,将自己的头盔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挨着那一家子坐了下来。

“你们最近过得怎样?”蝠勒转移了话题,“我上次来这隔得有点久了。”

“我们最近都在花园里玩空中接球,”盾矛用一句话概括了下。

“真的?”蝠勒看向瑞雪,“目前做到哪步了?”

瑞雪立刻来了神,“我们老棒嘞,都快能坚持到天昏地暗了!然后……我就掉球了。”

“小伙子别在意,熟能才可以生巧嘛。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来帮帮忙。”

“好耶!”瑞雪激动地连连大叫。

“最近银甲和你有联系吗?”雪景也加入了对话,“有好一阵子了。”

蝠勒摇摇头。“没呢,成了水晶帝国的王子,再加上父亲这个身份,他肯定挤不出什么时间穿越半个小马国见见老朋友。幸好我们住在同一个城市里。”

“你们在谈凝心雪儿了嘛?”瑞雪闻起来,“她还好嘛?”

“亲爱的,她相当好,”雪景跟他说,“我们之前正在聊近况如何呢。”

“是啊,她可能都已经忘了我…”瑞雪突然沮丧起来,鉴于他父亲和银甲王子的密切友谊,他很是了解年轻的凝心雪儿公主。

“朋友们不会轻易地忘记彼此,”蝠勒告诉他,“你会再见到她的。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突然冒出来,让他们不得不前来中心城。”

“体型巨大的暴走半人马,下定决心的疯狂幻形王…”雪景面不改色地一一列出,“看来这个列表又要加新了。”

“至少这八年没什么事,”盾矛指出,“自从水晶帝国与小马国逐渐整合后,事态平静了不少,露娜公主已经适应了这千年来的变化,暮光女王也已上位。看样子第一千届夏日节盛典前的那般平静正在逐步回归。”

“别立flag,”蝠勒邪魅一笑,警告着无知的同行,“你这么说,肯定又有大事要来了。”

“塞拉斯蒂娅保佑,千万别。”雪景默默祈祷。

 


 

中心城城堡

 

塞拉斯蒂娅公主坐在自己的私马书房中,全神贯注于蹄子举着的信上,脸上露出笑容。

“又有何等趣事?”露娜突然发问。

“露娜,”塞拉斯蒂娅打了声招呼,抬起头,“我都没注意到你进来了。”

“黑夜之影向来无声无息,”露娜轻声说,“信自何处而来?”

“暮暮,”塞拉斯蒂娅回答,话语逐渐伤感起来,“一如以前,是斯派克的龙息送来的,让我有点怀念她仍在给我写友谊报告的时候。”

“哦?那里面有你所说的友谊报告吗?”

“伤心的是,没有。”

露娜坐在桌子的对面,塞拉斯蒂娅飘起两个茶杯,倒入了她不久之前刚刚泡的茶。

“说说吧,你女儿说了什么?”

塞拉斯蒂娅眉毛一翘,“你什么时候把暮光女王说成是我的女儿了?”

“这是显而易见、无可挑剔的事实,”露娜回击,“抛开生理因素不提的话。姐姐,你没法瞒着我的,她也不行。”

“看来先前的心血都要付诸东流咯,”塞拉斯蒂娅微微一笑,“至于你前面那个问题,她只是跟我说龙灼这次拜访状况如何。不过她说的东西有点意思。”

“怎么说?”

“嗯,似乎龙灼那有一个重大的考古发现,一座废弃的幻形灵遗址,年代要早于我们的母亲,甚至早于无序。“

“早于无序?难以想象,”露娜感慨,“我们已经活这么久了,都快忘了我们之前还有段历史。里面有什么?”

“她还不知道,”塞拉斯蒂娅回答,“龙灼女王正在尝试打开大门,并准备确保一切安全。在这两件事宣告完工之后,暮暮会立刻赶过去开始自己的探险之旅。”

“她热爱研究,这方面已经快达到无马企及的地步,”露娜说,“不过呢,这可是早于我们所知的一切,你居然不想跟她一起去,这可令我有些惊讶。”

“我想着是让暮暮给我写一份报告,仿佛她仍是我的学生一样。”她打趣道,“但,唉,我获得那些资料肯定要晚一些时日了。不过我必须得说,我真的很感兴趣。”

塞拉斯蒂娅靠在椅背上,目光越过打开的门廊,直通向阳台及外面明亮的广阔天地。

“时间会告诉我们究竟是哪座冰山将要露出一角。”

 

本章完


      小小的预告:

……

龙灼现在就站在胸饰前,大脑告诉她要逃离这,逃得越远越好,还要将整座墓穴再次牢牢地锁死;但低语与压力太大了。龙灼伸出了只蹄子,环绕在胸饰旁的结界震颤了她一下,令她迅速收回了蹄子。她的角缓缓点亮,扫描了整个供台,发现结界已经破败不堪。想要摧毁它,将其中的“囚犯”释放出来轻而易举。

“戴上它。”

龙灼用魔法将胸饰缓缓飘起,双目无神,如行尸走肉一般观察了一阵。

“戴到你的胸口上。”

……

#1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坎特洛特

上古之神的低语~

和平多久会破碎呢

(话说下集预告翻的有点怪怪的)

6 天前
#2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坎特洛特

回复#1 @LRlicious :

我忘了改了。

大脑:艹你快跑啊。

身子:不,你不想。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幻形灵,幻形灵
  • 转化/Transformation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