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ojkyt123
  陆马

【FOE同人】《辐射小马国·一名掠夺者的救赎》

第七章:披着羊皮的狼

本作评价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心脏骤停……说实话,反而并没有多少的痛感,你唯一能够感受到的只有一阵强烈的麻木,从胸前迅速扩散开来,所到之处,一切所谓的痛感都将会被冲散,然后……

  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

  我躺在冰冷的地上,只是失神地愣着那面结满蛛网的房顶,是的,大脑放空,就好像灵魂被抽离出来一般。

  吸气……

  呼气……

  吸气……

  呼气……

  “咚咚咚——”

  直到……门前响起一阵刺耳的敲击声——是那些狱卒,就像蓝所承诺的那样,他们可算来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这是…神游多久了?

  蓝?

  我突然神经过敏似地坐起了身子,这里没有时钟,我根本无从知晓自己已经在这浪费了多少时间,真是该死。

  “喂,三脚呆瓜,该起床了,”这时,狱卒一脸不耐烦地拉开了牢门,“什么都别问,拿上你的东西,然后赶紧从这儿消失。”

  我痛恨其他小马嘲讽我的断肢,但这一次就当它是个例外吧,毕竟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心——

  蓝和那个女孩…希望还来得及……

  我一把从那家伙蹄中夺下了先前被没收了的蹄枪,退出弹匣,不出所料,里面的子弹显然已经被他们拿去“充公”了。

  一群混|账……

  暗自咒骂着,我只得快步朝出口走去,不过似乎仍有某马不太乐意就这样轻易地让我离开:

  “先等一下,”就在门前,一匹领头模样的狱卒用枪拦住了我的去路,他用目光意识我朝身后看去——没错,是那匹刚刚被动力装甲卸了胳膊的瘦高个,他被扔进了我原先呆着的那间牢房:“你看见那是谁做的了吗?”

  “什么都没有。”

  “你比看上去的要聪明,”他微微一笑,放下了指着我的枪口,“你可以走了。”

  我能感觉得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仅仅在我原路返回的这段途中,那些穿着黑衣的佣兵就好似比先前翻了一倍,他们四处盘问着关于某匹“蓝色雌驹”的下落,显然,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如果他们把你放出来了,咱们就在之前的那家服装店碰面……”

  这是蓝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

  但事实上,她似乎不得不失约了。

  当我到那儿的时候,店铺的门前已经守住了两名荷枪实弹的佣兵,我只得躲在远处,混在围观的马群中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可不妙,非常不妙……

  我能听到店内不时传出打砸的声音,但很快那阵噪音便随着一声枪响彻底安静了下来。

  从我身边的马群传来阵阵骚动,门前的佣兵也随之警戒地拉开了武器的保险,我摸了摸腰间那把空膛的枪,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打消了那些鲁莽的念头。

  “搞定了,走吧。”就在这时,第三名佣兵从店里走了出来,他用一条似乎是从货架上顺蹄拿来的布条抹去了护具上的血,随即便领着他的部下迅速离开了这里。

  说实话,对于蓝与那个女孩的安危,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确认安全后,我立即拨开马群冲进店内,这儿已经被差不多翻了个底朝天,就好像经历了一次地震似的,透过翻倒的橱柜,我似乎看到了一匹小马,一动不动地倚靠在墙边。

  我赶紧翻过柜台——那是…这家服装店的店主,她的脸上满是淤青与伤口,身上的衣物也被几近撕了个稀烂,同时沾满了鲜血。

  看得出来,她遭受了一顿残酷的毒打。

  那么…至于刚刚的那声枪响……

  “咕…咳……咳咳……”

  突然,她猛地咳嗽了起来——

  她还活着,但当看到我时,她却又本能似地蜷缩起了身子:“求…求你了,我真的已经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刚刚的那枪或许并没有打到她的身上,但绝对把她吓得够呛。

  “喂,冷静点,我不是那些家伙。”

  “你…你是……蓝的朋友?”

  似乎是认出了我,她才稍微平静了下来,我递给了她一块相对还算干净的布料,好让她擦掉眼睛上蒙着的血渍:

  “蓝有来过这里吗?她现在在哪?”

  “她…她已经…离开了……”

  店主有点支支吾吾地回答着,我能感觉到她似乎是在掩饰什么。

  “那她去哪儿了?她有留下什么消息吗?”

  “你帮不了她的……那些佣兵…他们不会给任何小马机会……”

  “我不在乎,你只要告诉我她去哪儿了!”

  我有点恼怒地冲着店主喊道,但她随之却只是掏出了一条粉色的项圈:

  “不,这就是蓝托我转告你的话——‘你帮不了她的’,她与那些佣兵有着一些‘私马恩怨’,她只希望你能带上那个女孩离开,越远越好……”

  我认出来了,这正是先前我为那个女孩所挑选的项圈。

  可它为什么会在这里?

  “蓝把那个女孩藏起来了,线索就在这条项圈里,我只知道这么多了……”

  犹豫再三,我还是接过了项圈。

  如果蓝真的这样说了,或许她确实有办法对付那些佣兵?最起码…她总能保障自己的安全……

  ……对吧?

  我看着蹄中的项圈,一时间又不禁走了神,思绪一片乱麻,我为什么…会如此不安?是因为蓝吗?我究竟在担心些什么?

  “呃……请…请问您是?”

  我猛地回过神来,却看到店主此刻正耷拉着耳朵,一脸惊恐地看着我——准确来说,是看着我的身后,我不敢回头,只能看到地上一个高大的影子将我完全遮盖在了其中……

  那个轮廓是……

  “有谁向你问起过‘蓝’吗?”

  那是一个低沉的声音,其中还参杂着些许沉重的呼吸声。

  “有…有三位佣兵……”店主颤抖着答道。

  “那你是怎么说的?”

  “我…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们了……”

  “哦?那你都知道些什么呢?”

  在我背后的那个声音不断地逼问着,他越来越近,甚至我的后颈都似乎感受到了他那低沉而恐怖喘息……

  “回答我,你都告诉了他们什么?”

  “那边!”店主猛地抬起胳膊,指向了出城的方向,“我只知道她离开了,别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家伙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他的影子才慢慢从我身后退了下去,一言未发,直到他彻底离开了这里。

  缓了很久,我才慢慢地朝着店主问道:“你不是说你不知道蓝去哪儿了吗?”

  “我那是…骗他们的……”

  我很清楚,这是件非常冒险的举动。

  “你知道他们发现被骗以后还会回来的对吧?”

  “嗯……”

  “那你打算怎么办?他们对撒谎者可不蹄软。”

  就像…之前的那个瘦高个一样。

  “我…不知道……”

  “也许你该离开这里,在外面避避风头。”

  “不…我不能,这是我的家,更何况…蓝随时可能回来寻求我的帮助,所以…我得留下来……”

  “那就…祝你好运了。”

  说罢,我收起项圈,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红先生?”但就在这时,店主却又突然叫住了我,尽管那并不是我的本名:

  “请相信蓝,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

  “我…知道了。”

  推开门,我离开了这里。

  那么,接下来是要怎样?

  我躲在小巷中一处冷清的角落,却只是傻愣着眼前这条崭新如初的小粉项圈——

  不知为何,我的眼前隐隐浮现出了一匹粉色鬃毛的小独角兽,她戴着这条与她同样颜色的装饰,朝我咧嘴笑着:

  “爸爸,我这个样子好看嘛?”

  “……”

  该死,我这是在犯什么神经呢?!

  我突然猛地甩了甩头,顺便用蹄狠捶了几下自己的脑壳,好令自己继续保持专心。

  “线索就在这条项圈里……”

  事实上这个谜题并不困难,就像独角兽夫妻喜欢在婚戒内侧刻上双方名字的首字母一样,蓝留给我线索的方式也是如此,只不过……

  “坐在篝火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字太小的缘故导致我会错了意,我实在没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也许我该找个放大镜来再仔细确认一下?

  “吭……吭……”

  正当我这样想着,原先寂静的巷外却隐约传来了几声沉重的蹄声,我的耳朵猛地一抽,随即机警地望向那条唯一的出口——

  没错,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我再次清晰地听到了那声熟悉的喘息……

  朝着我的方向过来了!

  我本想朝着小巷的深处跑去,但转念一想,如果里面是死路呢?这样一来我可就被他彻底堵住了,保险起见,我还是决定就近找了一处垃圾堆将自己埋了进去,好在那只是些纸箱跟破铜烂铁,还不至于让我浑身沾满恶心的臭味。

  “呼……呼……”

  就像我所猜想那样,来者正是先前那台跟在“大姐头”身边的动力机甲,想必刚刚去到服装店里的也是他,但尽管我的心理早已有所准备,当他在我身边停下的时候,我的心脏还是不受控制地猛撞了起来,仿佛他一转身就能将我连同那堆垃圾一起踩扁……

  “……”

  透过纸板间的缝隙,我看到他向四周张望了一翻,似乎是在确认周围没有小马以后,这才笨重地朝着小巷的深处走去。

  这时,我暂且算是松了一口气……

  ……直到,我无意间看到了,在他身后背着的那支长枪……

  那支…装着自制消|音|器的长管猎枪。

  我记得这把武器……

  很清楚地记得……

  ……蓝?

  突然间,一个大胆甚至有点疯狂的猜想映现在了我的脑中——

  此刻藏在这副装甲里面的,难道会是蓝吗?

  不然他为什么会独自跑到这儿来?还这么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

  越是这样想着,我便越是肯定自己的猜想。

  于是,在侥幸与猎奇心理同时地作祟下,我决定跟上去,只为看个究竟……

  我得说,这一次可真的算是给我上了非常宝贵的一课——

  永远,永远他妈不要觉得任何事情都能随着自己猜想的那样去发展。

  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这样说的话——

  那是因为,当有一支枪管抵住我的后心时,一切的发展便都开始乱套了……

  我躲藏在拐角后的阴影里,而我身后的那个家伙则隐蔽在更深的黑暗中,我俩只是这样互相保持着沉默,仿佛扳机随时都会随着任何一方的发声而扣动下去一般。

  “如果我说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的话,你会放过我吗?”终于,我壮着胆子朝身后的小马问道,出乎意料的,我得到的回应却是:

  “小…红?”

  那是蓝的声音……

  这个瞬间,我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霎时落了回去,下个瞬间,它却又再次猛地提了上来,犹如过山车那般急促——

  那台动力机甲,他突然冷不伶仃地从拐角探出了身子,二话不说便直接一把将我从墙后薅了出来,随即用他那条硬冷的铁板胳膊将我死死摁着提到了墙上。

  “等一下!他是我的朋友!”

  就在这时,蓝竟也从黑暗中现出了身,看这样子,他俩似乎认识。

  “是你让他来这儿的?”

  大铁皮的声音似乎有点不悦,而蓝则赶忙摆起了蹄子:“不!这只是…一个意外,”说着,蓝扭过头来同样生气地冲我质问道,“我不是告诉过你别来帮我吗?”

  “抱…抱歉,我在这里……只是因为…一个该死的巧合……”

  我被高高地提在墙上,几近无法呼吸,即便我试图利用自己的独角兽魔法,在这股压倒性的力量面前却也根本无济于事。

  “看吧,别担心,他不会告密的,”尽管正生着我的气,蓝却依旧在极力地为我辩护着,“放过他,好吗?没必要再伤害无辜的小马了。”

  终于,胸前紧压着的那股力量稍稍变小了,我赶忙大口吞入了一口空气,然而刚吸到一半,那股力量却又猛地压了回来,可差点没让那口气把我给呛死。

  尽管隔着头盔,我却仿佛仍能感受到,那副目镜下,正有一双恐怖的眼睛紧盯着我:“不对,这家伙……我总感觉有点眼熟。”

  “当然…眼熟,我们之前…在监狱见过……”

  “我不是指那里,”他的力气又加重了起来,“我是指…在一次对掠夺者的清剿中……”

  说着,他伸蹄撩起了我的鬃毛,而我头部那处弹片划出的疤痕,就这样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我…操……”

  “怎么回事?”此时,察觉到事态不太对劲的蓝也随之焦躁了起来,“灰,你这是什么意思?”

  “姐,你俩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认识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

  “这家伙……是那帮掠夺者的头目!”

  那一瞬间,他摁得更紧了,那个力量…恐怕是铁了心地要把我掐死了。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了,但我仍然看清了,蓝她脸上的,那副惊愕到不敢相信的神情……

  呵……呵……

  真是……讽刺……

  突然间,那股力量消失了,我随即重重地摔在地上,迷迷糊糊间,我似乎听到大铁皮的声音逐渐变得兴奋了起来:

  “等等,对啊…这样一来就好办了!”他激动对着蓝说道,“姐,我有办法让大姐头放过你了,只要你能把那女孩带来,我就可以把一切伪造成是这掠夺者的杰作,”说着,他取下背上那支蓝的长枪,瞄准了我的脑袋,“而你,则是为了从他身上套取线索而假意脱离的组织,最后只要交出女孩跟这家伙的尸体,死无对证,大姐头绝不会为难你的。”

  “你是……要我重回军团?”然而,蓝的回应却异常的冷淡,她只是径直挡在了枪口前,冰冷地看着对方的眼睛,“你约我来这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吗?”

  “我理解你的苦衷,但你也清楚,大姐头最痛恨就是背叛,”灰缓缓放下枪口,将它重新交还给了蓝,但是,他却始终努力地劝说着,在蓝面前,他就好像一个不会控制情绪的孩子,“逃跑是没有用的,迟早有一天,大姐头会杀了你的!与其如此,你也不愿意回到昔日的战友身边,回到你唯一的亲弟弟身边吗?”

  是我的错觉?还是我真的听到了…一丝哭腔?

  从这台冰冷的动力机甲里?

  “我…对不起,小灰,我意已决,”但蓝最终还是选择走向了我的身边,将我从地上搀扶了起来,“灰,我不允许你伤害他。”

  “姐,他可是个……”

  “够了,这个话题结束了,”说着,她又转而看向我,待我四蹄站稳以后,她这才缓缓朝后退去,与我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对不起小红,恐怕我没法再继续相信你了……”

  “我…明白。”尽管心口猛地一抽,我却仍旧强装出了一副坦然接受的模样。

  “那就…这样吧,事已至此,你真的…没必要再掺合了,”蓝背起她的那支长枪,眼中却再没有了先前的那抹色彩,“小红,好自为之……”

  说罢,她闪过身,消失在了黑暗的巷中。

  ……

  …………

  “你……还想杀我吗?”

  沉默许久,我忍不住试探性地朝灰问道,但他根本没有作答,而是一蹄愤怒地砸在身旁的墙上,随后缓缓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留下我独自一马傻傻地呆在了原地。

  到此为止了。

  终于,我再一次地瘫坐在了地上,双蹄下意识地便又掏出了那条项圈。

  每当看着它时,我的眼前总会不由得浮现出许多小马模糊的身影……

  恐怕…我永远都无法彻底放下她们。

  这一刻,我竟又想起了自己儿时的玩偶,在昨夜,为了忘记那段痛苦的过去,我亲蹄烧掉了它们,在那团噼啪作响的篝火旁……

  是啊,“坐在篝火旁……”

  看着项圈内侧刻着的那行小字,我想…我已经明白自己该上哪儿去找那个女孩了。

 

【by Redchetgreen】

thumb_up1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No ailcorn allowe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