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ojkyt123
  陆马

【FOE同人】《辐射小马国·一名掠夺者的救赎》

第六章:翡翠之星

本作评价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翡翠城,又称“翡翠之星”,战前,它是小马国内规模最大的一座剧院,而现在,它则是一处盛大的贸易中心,同时也作为一个最坚固的堡垒,闻名于这片荒凉的废土。

  我听说过这里,毕竟,在掠夺者间可是一直流传着关于翡翠城的传言——

  他们说,这是一座武装的金库,城内的守卫不分昼夜地监视着剧场的墙外,甚至周边的废弃楼内都遍布着他们的眼线,任何踏入警戒范围内的生物都会遭到监视,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掠夺者,别说攻破它的城门,恐怕连靠近它的机会都没有就会被集火打成筛子。

  那听起来确实挺可怕的。

  不过,有点脑子的小马都能想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反正我绝不会相信这些鬼话。

  在我看来,这分明就是从翡翠城中故意传出来迷惑掠夺者的流言,经由某个被吓尿裤子的蠢|货的添油加醋,才有了今天的模样。

  我得说,倘若它们的势力真如传言中的那样强大,那些真正在废土上独霸一方的“大流|氓”们岂会坐视不管?

  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好怕的……

  ……是吧?

  “警卫大哥,我向你保证,他绝对不是什么危险角色。”此时,蓝正满脸尴尬地向着一匹身披装甲的公马求着情,而我,则是双蹄抱头,像条砧板上的咸鱼似的,任由一个笨手笨脚的家伙在我身上乱摸…我是指…“搜身”着。

  “他只是…在穿着上比较没有品味,”说着,蓝悄悄冲我投来一个歉意的微笑,“我向您保证,我们只是几个普通的旅者,不会对这座城镇造成任何威胁的……”

  终于,那个磨蹭的笨蛋停下了,“一支小破蹄枪”,这就是他乱翻半天得出的结果。

  换做以前,我真想朝着他的脸上就是一蹄。

  但现在…我也只能是想想了。

  毕竟,被数十支枪口瞄准着脑袋,是个有脑子的小马都不会轻举妄动的。

  虽然很不情愿,但我想,我接下来也不得不慢慢接受这种状态了。

  “走吧,我们会盯着你的。”

  似乎是看我不成威胁,卫士们这才允许将我们放行,当大门敞开——说句不要|脸的大话——我想,我“有幸”成为了首位活着目睹翡翠城内风光的掠夺者。

  也许这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

  哈,“你开心就好”,我只能这样告诉自己了。

  不过说到城内的风光,我不得不承认,它真的比从外面看着大太多了。

  就像剧院原来的布局一样,城内建筑区的分布似乎也非常讲究,原先的公共大厅被改建成了交易广场,即便现在的这里已经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商铺,我也仍能想象这个大厅在战前是有多么的空旷,而且,倘若你抬头看看,还能透过屋顶的天窗看到室外,也难怪在室内还能这么亮堂。

  所谓“上流社会的享受”,是吧?

  哈哈,别急,这还仅仅只是大厅而已,真正的重头戏可还在后头呢。

  “你真该赶紧换身行头,”似乎是路过了一家服装店,蓝突然朝我挤了挤眼,“相信我,你的这身打扮真的不适合在城里走动,除非你能忍受得了接二连三的搜身,”说着,她再一次地冲我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笑容,“不过我得警告你,其它警卫的效率可不比刚刚门口的那个家伙快上多少哦~~”

  “你看起来还挺了解这儿的。”

  “那是当然的,毕竟我也算是这的常客了,”说着,她蹭了蹭自己身上的护具,上面虽然布满了累累的战痕,却依旧牢固如初,“看吧,这家的蹄艺还是挺不错的,正巧我需要来加固一下护板,你跟那个孩子也一起挑件喜欢的吧,瓶盖算我头上。”

  说实话,我不是一匹注重穿着的小马,只是这次,我的的确确认真地挑选了一件衣服。

  那是一件土灰色的衬衫,不算陈旧,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实际上,与其说是衣服,它倒更像是蓝送给我的礼物,正是这点才让我觉得,自己必须在对待这件事情上认真一点。

  我承认,蓝昨晚的那些话,让我变了很多。

  奇怪的是,这种改变似乎是潜意识的,我从未认同过她的观点,但却又会在不经意间,下意识地做出那些“天真”的举动。

  就像我曾经说的那样——“我可真是一个感性的动物”,对吧?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路上,我突然朝蓝问道。

  自从进入翡翠城后,她就好像管家似的为我和那个女孩规划起了一切,她告诉了我该上哪应聘工作,又该去哪寻求合适的住所。只是不知为何,我却并不觉得她这么做只是出于对我俩的关照,反倒…更像是临别前的委托。

  我能感觉得到,她有事在瞒着我。

  她越是热情,我却越是感到一股莫名的不安。

  我这是……怎么了?

  “我嘛,也许会继续流浪吧,”突然,她略有所思地望向了远方,“还记得我昨晚说的理想吗?呵,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奇怪的是,这次,我却不再打算反驳她了,即便我仍旧无法认同她的观点。

  是因为尊重吗?我不知道,也许…只是因为我正在担心着其它的事吧?

  “你打算就这样把我们留在这里吗?”终于,我狠下心来,向她开口问道。

  “难道这样不好吗?”蓝似乎有点惊讶地看着我,“至少这里足够安全,只要你别沾染上一些不良的嗜好,生活不会太糟糕的……哦,对了!我知道一家旅店挺便宜的,你跟小家伙这段时间正好可以在那儿将就一下……”

  她又开始喋喋不休地为我安排起来了,但我真的不喜欢这样。

  “不,”所以,我粗鲁地打断了她,但很快,我的语调又降了下来,“我只是…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行,”我看向身旁紧随着的女孩,她还是那样面无表情,“要知道,小孩子总是很麻烦的,我一匹公马可能……”

  “噗嗤,”突然,蓝笑了出来,她宠溺般地搓了搓那小家伙的鬃毛,将她一把揽到了我的怀里,“她是我见过的最乖的孩子,别担心,你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

  “怎嘛?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我吧?”

  这句话,令我的心里猛地一抽。

  我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是怎么样的,但通过蓝的眼神,我看出来了,她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

  “相信我,你不会希望跟着我的,”她收起了先前俏皮的语气,我知道,她是认真的,“留在这儿,好好活下去。”

  我挽紧女孩的蹄子,心中却仍在不断地挣扎。

  我是一名掠夺者。

  曾经是…未来,也无法洗清自己的罪恶。

  我不希望自己就此“安享晚年”,像我这样的罪马,应该死在赎罪的路上。

  而那个孩子,因为我,她已经目睹了太多的杀戮与死亡,她也应该离开我的身边,去往一个更加健康的地方。

  “怎么样小红?答应我一定要照看好她哦。”看着蓝的双眸,我仿佛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内心,我并不是舍不得蓝,而是害怕自己再次变回曾经的那个怪物。

  是她,让我重新找回了作为一匹小马的感觉。

  “嘿,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嘛!”蓝突然好像安慰孩子般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要是补给短缺,我还是会回来的啦。”

  真的会回来吗?

  我只是苦笑一声。

  恐怕,就连她也没法保证吧。

  “嘿,小红……”

  “什么?”

  “你想…找个地方喝上一杯吗?”

  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反感那个绰号了。

  走过一道宽敞的长廊,我们来到了翡翠城的“大剧场区”。

  顾名思义,这里曾是剧院中最盛大的舞台,只是过去那些高档的座椅早已没有了踪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栋栋用石棉瓦和钢筋拼凑而成的简易工棚——显然,这里正是城内居民的生活区,旅店,餐厅,酒馆,应有尽有。

  曾经的所有者提供了巨大的空间,而现在的掌权者则充分地利用了它。

  过去那些只有贵族才能享用的看台包间,如今也同样只服务于那些富马,它们被改建成了高档的住宅或是奢华的酒吧,舞台的中央也不再表演任何的戏剧,反而是在顶端搭建起了一间能够俯瞅全场的站台。

  我能望见上面站岗着的警卫,看的出来,这里的安保力量确实如传言那样不容小觑。

  “嗯…‘幼驹止步’?好吧,看样子我们只能在室外喝点了,”蓝一脸歉意地朝我笑道,“你们先在外面坐下来等会儿吧,我很快回来。”

  “黑色丽花”酒馆,由一间豪华包厢改建,并坐落于大剧场区的二层地段,而在它门面前的露台上,则布置着几张高档的圆桌与阳伞,虽然这里是剧院的室内,但显然仍有一些烧包的家伙喜欢弄些无聊的“闲情雅致”。

  所谓“上流社会的享受”,是吧?

  我在心底又讽刺了一遍。

  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而那个女孩则像一只忠犬似的蹲坐在了我的椅边。

  我其实一直有这样一种感觉,她似乎时刻都在刻意表现出种“低我一等”的态度,尽管我没法从她脸上读出任何想法,但我能体会得到,她已经将自己完全当成了我的奴隶。

  她是被专门训练成这样的吗?

  若真是如此,那她的马生恐怕已经算是毁了。

  换做以前,我不会对此有任何的感觉,但现在我却对她莫名生起了一丝怜悯。

  我伸出蹄子,帮她重新摆弄了一下歪掉的项圈——那是我刚刚在服装店为她挑选的,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粉色,但是按照我的审美,她现在的样子确实非常可爱。

  但我却突然开始忧虑,照她现在的样子,即使将来离开了我的身边,又该何去何从呢?

  会有好心的小马收养她吗?

  如果她被当作奴隶一样对待,又该怎么办呢?

  我明白,在这片废土上,像蓝这样的小马总是少数的,为了生存或是利益,大部分的家伙最终都会选择跨越道德的底线。

  我不知道她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我也不知道她还能待在我的身边多久……

  但或许从现在开始,我可以帮她纠正这个“错误”,我可以教她怎样保护自己——

  就用我曾经教育自己女儿的那套方法。

  说来也是奇怪,即便当了这么久的掠夺者,我也仍未忘记它们。

  “砰——”

  只是,酒吧的大门却突然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是有什么东西猛地砸在了上面,那扇脆弱的木门瞬间便凸了出来。

  蓝在里面……

  我知道女孩不会乱跑,于是便赶紧上前拉开了店门——只见一匹鼻青脸肿的公马顺着门的方向倒了出来,在地上痛苦地打起了滚。

  我没有管他,而是直接从他身上跨了过去,在店里,我找到了蓝,她正站在吧台边,当着酒保的面把一张桌子掀向了一匹健壮的陆马,顺势便将其撞翻在地。

  “不好意思,我会赔的!”她还不忘朝着那位一脸懵逼的酒保喊道。

  令我吃惊的是,她的身手真的非常厉害。

  似乎只剩下最后一个家伙了,那匹瘦高的雄驹突然当着蓝的面跪了下来:“对不起啊,大姐!这只个误会!求您饶了我吧!”

  “误会?!”蓝将一把高高举起的椅子猛地戳到了他眼前的地上,险些将地板扎出个窟窿,“你们的蹄子都摸到我的那个地方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得出来,蓝还想继续给那家伙一点教训,但似乎是在这时,她却突然看见了我:

  “呃…嘿!小红!抱歉让你等这么久,我马上就处理好了,”说着,她这才收起了自己的蹄子,放过了那个求饶的笨蛋,“别担心我,只不过是场酒馆斗殴而已,不稀奇,不稀奇~~”

  “谢谢…谢谢大姐!”

  显然,这个笨蛋已经尝够了教训……

  但那个家伙还没有!

  这时,刚刚那个被桌子掀翻的公马竟又重新站了起来,他的口中正叼着一支碎掉的酒瓶,冲着蓝的后背便扎了过来。

  “砰——砰——”

  我扣动了扳机。

  枪响了,店里在片刻的寂静之后,瞬间爆发了激烈的骚动。

  一些顾客惊叫着逃出了酒馆,但更多的则是不知所措地愣在了原地。

  真是群没见过世面的“巨婴”,要是把他们扔到城外,怕是有上千条命都不够他们死的了!

  不过至于那个家伙……

  他的眉心上多出了两个枪眼,倒在地上,抽搐了一会儿便没了动静。

  呵,别忘了我之前是干什么的,那个时候我可没少练过自己的枪法。

  看了眼一脸惊愕的蓝,我嗤笑着又将枪口转向了那个跪地求饶的笨蛋。

  说句实话,我看他真的很不爽。

  那一刻,我的兽|性似乎再次涌现了上来。

  “砰——”

  但是这次,子弹却射偏了。

  是蓝,她夺下了我的蹄枪,然后狠狠地将我推向了一旁,眼神中充满了愤怒:

  “你以为你在做什么?!”

  “我救了你……”我冷冰冰地回答道。

  “可你也不能……”然而,蓝却欲言又止,她垂着耳朵,眼神也霎时黯淡了下来,“谢…谢谢,可你真的不该杀马的,至少…不是这里……”

  “为什么?”

  马上,一阵杂乱的马蹄声便给予了我答案。

  一群武装的警卫直接冲进了酒馆,不要命似的就将我扑倒在了地上。

  我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

  四只马蹄,分别踩住了我的四肢,似乎只要再用点力就能将我的胳膊卸下来似的。

  不用多想,我逃不掉了。

***********

  “我…我很抱歉刚刚冲你发火了,”隔着一道牢房的栏杆,蓝不断地朝我道着歉,她耷拉着耳朵,反复地搓着马蹄,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听着,我知道你现在可能很反感我,但我向你保证,你一定会没事的……”

  “可我杀了一匹马,不是吗?”

  “但你救了我,”蓝差点激动地跳起来,“听着,我会想办法说服他们的,很多在场的小马都有看到是那家伙先想捅我的,只要找到足够的证马,你一定可以平安出来的!”

  我不是太懂翡翠城的法律,但我相信,要想把我保出来,恐怕光用“说服”是不够的。

  “喂,小红!你倒是说句话嘛!”这时,她焦急地跺起了马蹄,一副生怕我不再理她的样子。

  “行啦行啦!”

  终于,我有点不耐烦地应了一声,蓝也这才舒了口气似地朝我俏皮地笑了起来:“那我先去了,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如果他们把你放出来了,咱们就在之前的那家服装店碰面,好吗?”

  “把那孩子看好就行。”我故意装出了一副冷淡的样子说道。

  “知道啦,知道啦~~”说着,她便偷笑着离开了,这里又只剩下了我一匹小马。

  我无力地靠倒在那唯一的干草堆上,双眼只是无神地愣着那面空无一物的顶板。

  现在的我,除了发呆又能做些什么呢?

  也不知道还要等上多久。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我总觉得这里似乎有点太冷清了,为什么连个值班的狱卒都没有呢?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我立即扒着牢门竖起了耳朵,声音越来越近,有小马要来了。

  这么…快吗?

  只不过,当我正惊讶于蓝的效率的时候,走进来的却只是一个押着另匹犯马的警卫——我认得那个被押着的家伙——他就是刚刚在酒馆里跪地求饶的那个瘦高个!

  呵,原来他也被逮住了啊。

  虽然有点失望,但往好处想想,这也算是给我添了个伴吧,至少可以令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用那么无聊……

  然而,事情的发展似乎没我想的那样简单——

  几乎是前蹄挨着后蹄的速度,一匹穿着黑色护甲的雌性独角兽便在警卫的身后跟了进来,而在她的身边,还跟着一头高大的铁皮巨马。

  那是…她的保镖?一台动力装甲?!

  我有点诧异地看着那匹母马,她留着一头修短的鬃毛,脸上,一条刀疤顺着嘴角几乎划到了她耳根,感觉就像是在歪着嘴笑似的。

  显然,她绝不会是什么善类。

  看着她那一身如同制服一般规整的护甲,我推测,这两匹小马要么是城中的特种卫队,要么就是废土上的雇佣军团。

  “感谢劳伦,你们是来放我出去的吗?”见到那匹雌驹,瘦高个突然兴奋地叫了出来,“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也一定要信守承诺啊!”

  这时,那匹雌驹朝着警卫的蹄中塞了一个小包裹,听响动就能知道,那里面装的是瓶盖:

  “这里就交给我吧。”

  我突然愣住了。

  是的,我死也不会忘记那个声音。

  那天,那个带队袭击了我的据点的婊|子……

  没错,就是这个家伙!

  警卫已经离开了,而她则在原先狱卒们的办公桌前坐了下来,自顾自地用锉刀打磨起了她的蹄子:“坐过来。”

  瘦高个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乖乖地照办,而那个穿着动力装甲的家伙则站在了桌旁,好像一面墙壁似的伫立在了那里。

  “知道吗?我的马刚刚去你说的那个地方搜了一圈,”说着,她突然将那瘦高个的马蹄拉向了自己的眼前,转而为他修整了起来,“结果你猜他们找到了什么?”

  瘦高个茫然地摇了摇头。

  “什么都没有。”

  话音未落,在她身旁的那个大铁皮便突然抬起蹄子,照着他的胳膊直接重踏了下去。

  “呜啊——”

  当他再次抬起马蹄时,那个笨蛋的胳膊已经几乎完全扁了下去,就像烙饼一样。

  乖乖,那可是台动力装甲!

  “我觉得你还可以再好好想想。”

  但是,那个家伙已经“想”不了了——他已经彻底昏死了过去,被铁皮马扔在了一旁。

  “怎么样?这一幕还算精彩吗?”这时,那个婊|子的目光又突然停留在了我的身上,“别担心,我是匹讲究公平交易的小马,如果你能提供有用的线索,我自然可以让你从牢里出来。”

  虽然她的报价对我毫无意义,但我还是好奇地问了一句:“你想要什么线索?”

  “你有没有…见过一个橙黄色的飞马女孩?”

  “没有……”我尽量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以免她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我想起来了,她当初袭击我的据点的目的,就是为了寻找那个女孩。

  可她又为什么要找那个小家伙呢?

  “好吧,随你的便,”说着,雌驹便又低下头继续磨起了自己的蹄子,只是很快,她却突然停下了,转而用一种取乐似的眼神朝我看来,“说起来,你耳朵边上的那块疤是怎么来的?”

  就是被你这贱马的手下打的!

  我在心底骂道。

  这个该死的臭|婊|子……

  “喂,我在问你话呢。”她继续朝我追问着,不得不说,她的那副似笑非笑的面孔可真是令我觉得恶心……

  但我…此刻也不得不顺从她的意思,否则那个瘦高个的下场,她随时都能令我也品尝一遍:

  “这是……我曾被掠夺者砍伤的。”

  于是,我编了一句瞎话。

  “哦?是吗?”我看着她收起了锉刀,冷笑着走到了我牢房的面前,“不对,伙计……那很明显是一处枪伤。”

  说着,她突然拉开了牢门。

  她是怎么有钥匙的?!

  “脑袋上挨了一枪却能活到现在,你也真是命大啊,”她一边说着,一边从腰间抽出一把利刃,朝着蹄无寸铁(除了我的那条义肢外)的我逼近而来,“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呢?”

  妈|的,她该不会想起来了吧?

  好吧,既然如此,臭|婊|子,这是你自找的……

  “大姐头,我们有发现了,”正当我想朝她冲过去拼命时,一匹跟她穿着同样制服的小马却突然闯了进来,“大厅区,在服装店,她正…跟着一匹蓝色的雌性陆马待在一起。”

  “……”短暂的沉默后,“大姐头”深深地吸了口气,“那匹蓝色的雌驹是?”

  “请您做好心理准备,”那匹来报的雌驹似乎有点紧张地吞了吞口水,“她似乎…就是……”

  “够了,我不想听到她的名字,”但大姐头却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不需要‘似乎’,如果确认了那匹母马就是她的话,记住,格杀勿论。”

  “明…明白了!”

  “很好,至于现在,”当我还没能来得及从她俩的对话中反应过来时,那个婊|子便已经朝着我的胸口来了一计蹄击,“你很走运,因为我现在还有正事要办。”

  感觉心脏好像突然停了一下,我扶着墙慢慢倚靠了下来,不由得喘起了粗气。

  “下次,我再来收拾你。”

  她走的时候,还不忘给我锁上了牢门。

 

by redchetgreen

thumb_up1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No ailcorn allowe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