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ojkyt123
  陆马

【FOE同人】《辐射小马国·一名掠夺者的救赎》

第五章:坐在篝火旁

本作评价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想必那些饥肠辘辘的夜行怪物也一定开始觅食了吧——

  没错,这意味着我们不能再逗留在外了,不想成为它们夜宵的办法,就是赶紧找到一处隐蔽的避难所,废弃的房屋或是山洞都是绝佳的选择,毕竟,那些怪物也许会害怕火光,但其他的劫掠者可不会,黑暗中的亮光总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就是这儿了,一座洞窟,不算有多舒适,但还算是隐蔽,”四下张望一圈,蓝这才收起了她的那支长枪,接着便如释重负般地就地安置了下来,“放心吧,至少这可比外面安全多了,我们可以在这过夜。”

  “你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我看着她,以一种冷淡的口吻问道。

  “就在前几天,我在搜刮时无意发现的。”

  蓝一边说着,一边卸下了身上沉重的行囊。

  “呀,先别纠结这个了,方便借个火吗?”

  她只是从包中叼出几块干燥的木材,随后俏皮地指了指我的角。

  呵,谁叫我是这里唯一的独角兽呢?

  这个夜晚意外的静谧……

  唯有那团篝火,正一直噼啪地作响。

  蓝将自己唯一的睡袋让给了那个女孩,而她则只是与我一起,坐在篝火旁。

  “你不困吗?”不知过了多久,蓝这才放下了蹄中一直擦拭着的猎枪,“你已经愣着篝火好段时间了,是有什么心事吗?”

  我没有回答。

  “早点休息吧,对伤口痊愈有好处的。”

  见我没有回应,她便重新栽进了她那无趣的“工作”之中。

  那个女孩早已蜷缩在睡袋中进入了梦乡。

  而我…却只是站起身子,凭着脑中仅剩的那一丝记忆,朝着一处土堆走去。

  “有什么问题吗?”蓝好奇地朝我望来。

  我只是…用魔力翻开了那处土层。

  那是一只匣子,铁制的外壳早已被镶满了累累的锈斑,但纵使过去多年,它却仍同记忆中的那样,没有任何的差别……

  “这个洞穴,曾是两匹幼驹的‘基地’。”

  我告诉蓝,

  “每当有谁受到委屈,他们都会相约一同来到这里,远离那些恼人的成年马,然后试着将一切糟糕的情绪抛诸脑后,享受这只属于他们的‘自由世界’……”

  我看着蓝的眼睛,她也看着我的,我想,她已经从中明白我的意思了。

  “那两个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一个早已死去,一个正站在你的面前。”

  说罢,我只是苦笑。

  “我…我很抱歉听到这些……”

  “没有什么可‘抱歉’的,”我端着那只铁盒,在篝火旁坐下,“实际上,我早已习以为常,失去越多,伤感却反而越少,呵,你说这是多么一件奇怪的事啊。”

  蓝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我也放下了匣子,转而把玩起了那支她先前交给我的蹄枪。

  “知道吗?今天你看到的那片废墟…曾是我的家园,”我淡淡地说着,“掠夺者摧毁了一切,我却是唯一的幸存者……”

  “那伙禽|兽已经付出了代价。”

  蓝试图安慰我。

  “除了他们的头目,那个真正该死的混|账。”

  但我,不需要任何小马的同情。

  “你是说…他逃走了?”

  “是的,你没能杀掉他,”我像转动陀螺般地不断转动着枪口,“他曾是村中的一员,却最终自甘堕落,甚至…还杀死了曾经收养他的恩马。”

  “畜|生……”蓝咒骂道。

  “是啊,‘畜|生’……”

  我嗤笑一声,

  “我多么希望,有一天能够向他复仇,”

  枪口越转越慢,直到…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

  “让子弹贯穿他的心脏,”

  “咔嗒”——我已打开了保险,

  “甚至与他同归于尽……”

  将枪口,悄悄抵住了自己的胸膛,

  “……可我却做不到,”

  但最终,我却放下了枪,

  “因为我没发杀死他。”

  我只是…失神地愣着那团篝火。

  “为什么?”蓝朝我问道。

  “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心存疑惑吧?”

  “什么疑惑?”

  “他的恩马本可以杀死他,”我回答道,“可他却宁可朝着自己扣下了扳机……我不明白,他本可以杀死那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可为什么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或许…只是因为他不忍心吧?”蓝也只是发出一声苦笑,“唉,真是可悲。”

  “我不知道……”

  “是啊,不会有小马知道了,”她哀叹着,“不过要是换作我的话,我是不会放过那个家伙的。”

  “呵,希望如此……”

  这个夜晚出奇的静谧……

  唯有那团篝火,正依旧噼啪地作响。

  我们相对而坐,在寂静中不断地思考,纵使夜深,却不曾感到一丝的困意。

  我真的非常意外。

  我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但…这可能是我第一次试图与其他的小马敞开心扉。

  也许蓝并不知道,我早已将她当作了自己儿时的那位朋友……

  她俩…真的很像……

  或许,正是她才令我回想起了交流的方式。

  “知道吗,第一次与你见面的时候,我其实真的很害怕……”不知过去多久,蓝才再次打开次了话匣,她不停地搓着她的马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我知道这么说有点荒唐,但…我真的害怕你也是个掠夺者。”

  “呵,你当时确实朝我开了几枪,不是吗?”

  “呀,对不起啦!”

  她突然害羞似地捂住了脸,

  “不过说真的,当看到你为那个孩子挺身而出的时候,我真的长长舒了一口气。”

  “为什么?”

  “我不知道,可能…是你打动了我吧?”她微笑着耸了耸肩,“说真的,我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碰到过什么好马了,我先前的身边不是一些畸形的怪兽就是无药可救的恶棍,我真的……有点受够了。”

  “那么,你就怎么能肯定我是什么善类呢?”我朝着她,僵硬地挑起了嘴角,“说不定…我就像你担心的那样,也是个掠夺者呢?”

  “那我也愿意相信你是个改过自新的掠夺者,至少…你一定比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好多了!”蓝开玩笑般地朝我挤了挤眼,“否则的话,我可能就得用子弹来‘纠正’你咯~~”

  “呵…呵……”我只是继续…强行保持着那副僵硬的“笑容”。

  “不过说真的,我真的不希望你是匹坏马,”

  蓝继续说着,

  “我知道你经历了太多的痛苦,但这并不意味着必须以恶意来报复这个世界……”

  “为什么不?!”

  但是我却…突然粗暴地打断了她,

  “世界造就了这样的我,我又为什么不能以自己的方式来‘回报’这个世界?这难道不公平吗?”

  她根本不知道,我对这个话题是多么的敏感。

  “嘿,你难道不觉得很奇怪吗?”

  但是她的表情,却也随之严肃了起来,

  “我承认,这个世界并不完美,但荒谬的是,却有越来越多的小马正逐渐将那些恶行看作是理所当然,可那些行为难道不是本就该受到抵制与唾弃的吗?”

  她的声音,似乎正越发变得激动,

  “他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作恶,却又将自己的恶行归罪于世界!”

  越发的激动……

  “多么荒唐!究竟是世界造就了这样的他们,还是他们造就了这样的世界?!”

  “……”

  “…………”

  终于,这近乎咆哮般的声音停止了,在这片刻的沉默中,我与蓝,只是相视无言。

  那个女孩,仍然安详地睡着。

  “呼,真是的,你看我,突然就情不自禁地喋喋不休起来了呢。”

  她突然一脸歉意地冲我笑了笑,

  “哈,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大学者啦,但要真心询问我的理想的话,我会说,在这样一个充满恶意的世界里,我想要的,就是去改变这一切…凭借自己的能力,以及心中的那份善意。”

  “那不是善良,而是天真。”我试图反驳她。

  “愚昧地施予善意,那才是天真,”她平静地看着我,只是微微一笑,“我不是圣母,我知道该朝着哪些家伙扣下扳机。”

  倘若换作以前,我一定会讽刺她的幼稚。

  但是今天…我却选择了沉默,脑中一片乱麻,只是失神地看着那团篝火。

  “你真的觉得那样能有用吗?”

  “不尝试的话又怎么会知道呢?”

  “可如果你失败了呢?”

  “那我也将作为一位先驱者,将这份理想传承下去,我相信善意是可以传播的。”

  呵,是啊……

  那一刻,或许我也终于明白,那个老家伙最后也没有朝我扣下扳机的原因了吧……

  我再次拾起那把蹄枪,重新上好了保险。

  真的…明白了吗?

  哼,又有谁知道呢?

  “呵,看来…我们暂时都没法说服对方咯?”

  “也许是吧?但我打赌最后赢的一定是我~”

  我与她,只是相视一笑。

  但笑声过后,我胸膛内,剩下的却只有空虚。

  我本欲询问她如此信任我的原因。

  但我想,她或许已经告诉我她的答案了吧……

  我拿起那只生锈的铁匣,打开了它,里面,只是两只破旧的小马布偶。

  它们,曾是我与她友谊的见证。

  但现在…还是让一切随风而去吧。

  我将它们扔进了火堆。

  火,烧得更旺了。

  “嗷……我想我们真的需要睡觉了,”终于,蓝打起了哈欠,“明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你也早点睡吧。”

  她收好了行囊,卸下了护具,在篝火旁的一处松软的土地上,如同一只小犬般地,就地蜷缩起了身子。

  “晚安啦,小红~~”

  “小红?”我先是一愣,“喂,你都是照着毛色取名字的吗?”

  然而,她却已经进入了梦乡。

  呵,还是算了吧……

  那一夜,我并没有睡觉。

  我只是呆呆地…坐在篝火旁。

  这个夜晚格外的静谧……

  唯有那团篝火,始终噼啪地作响着。

  


 【by  Prince-Lionel 】

thumb_up1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No ailcorn allowe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