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ojkyt123

  陆马

【FOE同人】《辐射小马国·一名掠夺者的救赎》

第四章:她来自天堂

本作评价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一伙凶残的掠夺者疯子会如何处置一匹他们的俘虏,这一点,恐怕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谋|杀,勒|索,施|虐,甚至任何你能想到的下流行径对于他们…不,“我们”而言,都不过是家常便饭,掠夺者是没有底线的,在这片同样毫无底线的废土之上。
  
  在我的精神完全恢复以前,我眼前的世界就好似一场天大的美梦,那一计闷棍并没能够夺去我的意识,相反,它却令我更加的“清醒”,令我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战争与辐射的……充满着阳光的世界……
  
  说来奇怪,但那种感觉…就好像磕了药一样。
  
  真希望我能永远待在那里。
  
  不过嘛……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了,那群家伙,我曾经的小弟们,他们可还没发泄够呢~~
  
  “噗呲——”
  
  撕裂般的疼痛,同时伴着一股奇妙的焦味,我被从白日梦的幻想之中扯了回来。
  
  而现在的我,则正被满是倒刺的铁丝网给固定在了墙上,为了防止我不要命地挣脱出来,他们甚至还将烧过的钢钉敲进了我的蹄子,好让我与身后的墙面“嵌为一体”,就像那位“受难的主神”一样。
  
  哼哼,我可真是被他们给恨透了啊。
  
  这也是我……罪有应得的吧?
  
  “呲——”
  
  又是一枚钢钉,但是这次我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因为那个笨蛋把它敲进了我的义肢。
  
  “喂,你不是很拽吗?”
  
  “再神气一个试试看啊?!”
  
  理所应当的,他们的嘴巴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泄愤的机会,他们咒骂着,讥嘲着,试图令我也同样感受一番临死前的绝望……
  
  但是,我又怎能轻易令他们所愿呢?
  
  于是我笑了,放声而笑,癫狂大笑,仿佛嘲笑着这群自不量力的蝼蚁,嘲笑着这个无可救药的世界……
  
  是啊,马…总有一死。
  
  而我,则会选择享受这个过程,饱经痛苦后的解脱,该是多么的美妙呢?

  “别管他了,”只是这时,他们的新头目却发话道,“大火扑灭了,去找找还有没有剩下来的东西,这个家伙就让他自己在这放血等死吧。”
  
  随即,马群一呼而散,只留下了一个家伙守在我的身边,有趣的是,他就是刚刚那个被我射穿了的前腿的笨蛋。
  
  他将一支钉棍如拐杖般地拄着,在我身边来回踱着步子,好似条看守食物的豺狗,时不时地还会用他的棍子朝着的我伤口狠狠戳去,仿佛这样就能让他自己心里好受一点似的。
  
  呵,真是个无能的蠢|货,他也就只能在这种时候逞逞威风了。
  
  “你就这点劲儿啊?”我嗤笑道,“想让我哭出声来,凭你那点瘙痒般的力气可……”
  
  话音未落,他的棍子便结结实实地揍到了我的脸上,我的口中瞬间流出一股浓浓的腥味,我猜……至少掉了一颗牙吧。
  
  “呸——”
  
  果不其然,一颗带血的牙齿被我不偏不倚地吐中了他的脑门,哈哈,毫不夸张地说,他的表情真的已经被我气的扭曲成一团了!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你也可想而知了。
  
  他愤怒地朝着我的头颅打来。
  
  而我,在那一瞬间,也仿佛嗑了疯狂药般地顺势拔出了我的那条义肢……
  
  还记得吗?我的义肢上,可是还镶着那枚刚刚敲进去的钢钉。
  
  就像屠夫将小猪挂上锋利的肉钩,那枚钢钉在我臂膀挥舞的瞬间,精准地从那家伙的太阳穴中扎了进去……
  
  以这枚钉子的长度,应该直接捅进大脑了吧?反正,他也只是像条死鱼那样本能地抽搐了几下,随即便浑身瘫软地滑倒了下去。
  
  哈……哈……
  
  我喘着粗气,直到情绪恢复平静。
  
  终于…清静了……
  
  我没有想要逃跑,而是痴神地望着天边,那条被夕阳所染红了的地平线,我浑身放松,仿佛早已忘却了身上的痛楚,享受着这份不可多得的宁静…与安详……
  
  “咔嗒——”
  
  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一个娇小的身躯,却正驮着一把沉重的钳子,艰难、却又如小兽一般小心翼翼地向我靠近过来。
  
  是那个女孩,呵,真是没有想到,我还以为她早就逃跑了呢。
  
  这时,她却突然停下了,傻傻地愣着我蹄边的那具尸体,仿佛僵住了一般。
  
  你在害怕吗?
  
  我盯着她的眼睛,却依旧无法从中读出任何的东西,对于一个孩子而言,她展现出了一种异常的平静,这真的很不寻常。
  
  算了,她已经做的够多了。
  
  至少,我的脑袋没有被那闷棍打坏,我还能够催动魔力,利用那把断线钳来为自己脱困。
  
  但是我被钉住的蹄子,处理起来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我得先将钉子从肉里拔出来……用我自己的魔力。
  
  我得承认,这还真的挺疼的。
  
  就好像让你亲眼看着医生用手术刀划开你的胸腔一样,你一定也会头皮发麻吧?
  
  “噗呲——”
  
  我的蹄子终于离开了那该死的墙面,扯下一块女孩叼来的破布,绕着胳膊缠绕几圈就勉强算是绷带了吧。
  
  只不过,我的问题可还远远没有结束。
  
  剩下的那群家伙,我要杀了他们,没有任何原因,只是因为“我想”。
  
  于是,我捡起身旁的钉棍,小心地从墙壁后面探出脑袋,但却没能发现任何掠夺者…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活着的”掠夺者。
  
  没错,那群家伙都已经被杀死了,如一滩滩死肉般地,被遗弃在了路旁。
  
  我甚至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先前袭击了我们的那群武装小马,难道他们又追杀过来了吗?
  
  我看了眼身旁的女孩,此时的她正蜷缩在那掩体,曾经整洁的毛发如今也早已被蒙上了一层灰暗的尘土,样貌别有几分狼狈。
  
  也许,我们应该先躲藏起来,等那群杀戮机器离开以后再想办法离开?
  
  “咻——”一颗子弹,激起了我身旁的瓦砾。
  
  得了吧,我们已经被发现了。
  
  下意识地,我便一把拽住了女孩的胳膊,即便我正拖着一条穿了孔的马蹄,可我还是拉住了她,朝着掩体扑倒而去。
  
  实际上,我本想抛下那个女孩……
  
  但是不知为何,我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呵,我可真是一头感性的动物。
  
  自嘲着的同时,我也攒紧了钉棍的握柄,我们躲在掩体的后面,只要那个家伙胆敢探出半个脑袋,我就会把它像上个笨蛋那样敲碎。
  
  来吧,混|蛋……
  
  “……”
  
  “…………”
  
  “咳咳。”
  
  只觉后颈袭来一阵凉意,某个冰冷的硬物也随之抵住了我的脑袋,不用多想就能猜到了,那是一支枪管。

  “站起来吧。”那是匹母马的声音,但与上次袭击我们的那个婊|子不同,她缺乏一种狠劲,要不是我正被她用枪顶着脑袋,我才不会这么轻易就地放弃抵抗呢。
  
  “嘿,别这么紧张嘛,”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她竟突然像个孩子似的发出一声俏皮的窃笑,“只要你不是掠夺者,我是不会伤害你的。”
  
  你一定无法理解,我当时的心情。
  
  “抱歉刚刚朝你开枪了,没吓着吧?看你的这副模样,我还以为你也是个掠夺者呢。”说着,她发出了一声充满歉意的笑。
  
  “所以,是你杀了他们?”
  
  而我,只是转过身来,看着她,冷言相对。
  
  那是一匹灰蓝毛色的陆马,留着一头糟乱不堪的鬃毛,腰间则正架着一杆配有自制消音器的猎枪,身上的护具也布满了累累的战痕,仿佛一名饱经硝烟的士兵。
  
  “当然,碰上我也算你走运。”
  
  “是啊,我可真是‘走运’,”我低下头,只是发出一阵怪笑,“那么,你打算要我怎么回报你呢?我身上可什么都没有哦。”
  
  “回报?不不不,”她狠狠地摇着头,“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想要拯救生命,仅此而已。”
  
  真的…只是这样吗?
  
  她越发地向我表示善意,我就越发地对她的意图产生质疑,然而,这也只是我在废土上生存到如今,逐渐演化而成的一种本能罢了。
  
  你没法相信任何小马,即便是自己最为亲近的家人……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哦,别害怕,小家伙,那些坏蛋已经没法再做坏事了哦,”这时,她看见了那个蜷缩在我身后的女孩,她温柔地朝她笑着,即便她的脸上正沾着那些掠夺者的肮脏的血液。
  
  “这是你的女儿?”
  
  “不,她只是一个遗孤……”
  
  “真是可怜……”
  
  “没有什么好伤感的,”我麻木地扬起嘴角,发出一声嗤笑,“她又不是唯一的那个,失去至亲的小马,数不胜数……”
  
  当然,也包括……我。
  
  “不用担心,我不会丢下你们的,”令我意外的是,她竟突然掏出一把蹄枪,10毫米口径,抵到了我的胸前,“拿着这个,你需要防身。”
  
  我的魔力抓住了那把枪,缓缓地,它悬停在了我的眼前,我痴痴地盯着这把致命的武器,陷入了许久不曾有过的沉思。
  
  “别发愣了,现在可不是聊天的时候,”她一戳我的胳膊,随即便立刻如夜枭般机警地环顾着四周,“刚刚的火光可能会引来其他的劫掠者或是废土怪物,不想惹麻烦的话,我们最好赶紧转移……跟紧了。”
  
  在她背过身去的刹那,一股将枪口瞄准雌驹的冲动,竟在我的心底蓦然孕育而出。
  
  扣下扳机,她身上的东西,就都是我的了。
  
  可是……我却没有这么做。
  
  偏偏是今天,我竟做出了这种“傻事”。
  
  板机就好像被股无形的力量所扼住了一般,令我的魔力,无法继续动弹。
  
  为什么…她会如此信任一匹素不相识的小马?
  
  违反了生存法则的她,又是怎样活到现在的?
  
  我疑惑,同时也渴求得到答案。
  
  没错,我还不能杀她,我需要她的回答。
  
  于是我压下枪口,挽住女孩的蹄子,跟她一起朝着那诡秘的夜幕缓缓走去。
  
  她的背影,好像一位来自天堂的使者。
  
  “对了,我叫蓝,你该怎么称呼?”
  
  “我叫?我叫……”
  
  呵,还是算了吧,又有谁会在乎呢?

by Redchetgree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No ailcorn allowe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