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ojkyt123

  陆马

【FOE同人】《辐射小马国·一名掠夺者的救赎》

第三章:冷血动物

本作评价
1()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以前,我时常会去思考一件事情——
  
  如果哪天我死掉了,会与我的妻女相见吗?
  
  又还是说,我会就此落入地狱,为自己的罪行付出无尽的代价?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地狱吗?
  
  呵,我在瞎想什么呢……
  
  我现在,不正在地狱之中吗?
  
  那挺机枪预热的声音,在我听来,就如发动绞肉机般没有任何的区别。
  
  是的,一颗子弹打烂了我的耳朵(虽然它本来就是烂的),擦着我的头皮,如剃刀一般割去了那里的一切。
  
  不得不说,在双眼陷入黑暗的那刻,我真的以为,这一天,可算终于到来了。
  
  一个混|球可悲的一生,即将在此终结。
  
  但是我想错了。
  
  幸运女神似乎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善良。
  
  她竟然选择了站在我的这边。
  
  站在了我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的这边。
  
  是末日让她也同样陷入了疯狂吗?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也许几天?也许几周?又也许几个月?
  
  当再次看到那颗破灭的红日之时,我早已离开了曾经的那片街区,随着我那仅剩下来的一伙小弟,扎营在了一块荒凉的土地上。
  
  “他醒了?”
  
  “我想是的。”
  
  “你们说这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笨蛋,给我小声点……”
  
  只觉蹄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我下意识猛地抽回了自己的马蹄。
  
  是那个女孩,她似乎正在为我注射某种激素。
  
  没想到她还活着。
  
  只是,面对我的反应,她却丝毫没有显露出任何的情绪,在这张如白纸一般的脸庞上,我读不出任何的东西。
  
  而她,则依旧一言不发,轻轻地,她将那支注射了少许的针剂搁在了我的眼前,随即如一条忠犬似的蹲坐在了我的身旁。
  
  “头儿?您终于醒啦?”
  
  只是这时,几个碍眼的家伙却像驱赶家禽般地将女孩从我的眼前搡了开来,带着一脸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他们就如一道围墙般地拢在了我的身边。
  
  “您感觉怎么样啦?”
  
  “滚开。”
  
  我并未理睬他们的“慰问”,而是坐起身,将目光投向了远方,那个落日与大地交汇的远方。
  
  是啊……
  
  我记得这个地方。
  
  这片一望无垠的荒地……
  
  让我想起了曾经的某些回忆。
  
  我的朋友……
  
  我看着她,被地雷炸死在了我的眼前。
  
  她当时那绝望的眼神,在与现在同样的这片夕阳之下,令我永生难忘。
  
  是啊,是啊……
  
  就是这里。
  
  我试图站起身来。
  
  但无力的肢体却令我重新摔回到了地上。
  
  我究竟睡了多久?
  
  我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蹄子。
  
  甚至…仿佛就连如何走路都已忘得一干二净。
  
  但凭着那个老家伙为我安装的义肢,我还是硬撑起了自己的身体。
  
  因为我知道,已经没有时间了。
  
  夜幕降临,倘若继续待在这里,只会成为废土怪物们的晚餐。
  
  我们需要一个避难所。
  
  而我,也正巧知道该上哪儿去找。

  夕阳西下,万里无云,血红色的霞光同时染满了天空,以及大地……
  
  即便没有了太阳公主的魔力,自然也依旧能够创造出这样一副绚丽的美景。
  
  在我还是匹小幼驹的时候,就常会爬上这片山丘,同我的朋友一起眺望远方。
  
  而今天,我又回来了,时隔多年,我又重新爬上了这里,却眺望着同过去一样的风景。
  
  在这山丘之下,是一片格外显眼的村落,就跟我记忆中的一样,似乎还要更小。
  
  走着,走着……
  
  我们继续走着……
  
  哨塔,围墙,以及四周早已腐烂发臭的怪物与小马们的尸体……
  
  多年未见,这里似乎改变了许多,又似乎什么都未曾改变。
  
  “咻——”
  
  直到,一颗子弹落在了我的蹄前,激起了一层厚厚的尘土。
  
  “已经够近了!”哨塔上,两匹年轻的雌驹正端着武器,朝着我们警告道,“如果你们胆敢再靠近一步,我们就会开火的!”
  
  显然,我们这身土匪的行头着实不受欢迎。
  
  “别紧张!去告诉你们的村长,有位‘游子’归来了。”说着,我将那个女孩拉到了身前,我知道,在这片废土之上,一个孩子,可比任何花言巧语更能拉拢那些愚蠢小马们的同情。
  
  如我所料,片刻以后,其中的一位少女收起了武器:“请等一下!”
  
  很快,她爬下了那台简陋哨塔,而另一位则继续瞄准着我的脑袋。
  
  “嘿,你听说过你们村长讲的故事吗?”我试着那匹雌驹套近乎道。
  
  “闭嘴!”不过,她显然不吃这套,“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招就死定了!”
  
  呵,真是一匹粗鲁的母马。
  
  “进来吧。”
  
  终于,伴随着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这面由石棉瓦拼接而成的大门缓缓升起,仿佛一扇通往光明的窗口,正在朝我敞开。
  
  “把枪藏好。”
  
  然而,我却只是朝着身后的小弟吩咐一声,随即悄悄打开腰间蹄枪的保险,朝里走去。

  说来也真是可笑。
  
  前来“迎接”我们的,正是曾经那个收养我,还为我装上义肢的老家伙。
  
  是的,他正是这里的村长。
  
  同时,也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匹小马。
  
  “欢迎回家。”
  
  他并未多言,仅是送来了一句最简单的问候。
  
  回家?
  
  这里…真的还是我的“家”吗?
  
  我无从作答。
  
  但我并未作出任何的回应,而是同他一起,无言着,朝着村庄的中心缓步前行。
  
  就像…我儿时的那样。
  
  这一路上,我们可算吸引了不少的目光,也许是因为我们这身土匪的打扮,又也许是那个跟在我们身边的女孩。
  
  但我并不在乎。
  
  反倒是那些武装着的年轻的雌驹们,令我不禁心生疑惑。
  
  “雄驹们都去哪里了?”终于,我还是朝那老家伙开了口,“为什么保卫村子的就只有女孩?”
  
  片刻的沉默后,他向我讲述了一切:
  
  “那年,掠夺者们加强了对村庄的袭击,年轻的雄驹们为了保卫家园,决定自发组成了军队前去剿匪……”
  
  “但在那之后,他们却再也没有回来。”
  
  是啊,再也没有回来……
  
  这个时候,我们在一栋小屋跟前停下了脚步。
  
  “你们重建了它?”我问道。
  
  因为那正是我曾经的住所,在那场灾难中,同我的妻女一起,被烈火焚烧成了灰烬。
  
  “是的,而且我一直在等你回来,”终于,那个老家伙向我阐明了心声,“无论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我都不会责怪你……”
  
  不会责怪我……
  
  真的…是这样吗?
  
  刹那间,我的脑中已是一片乱麻。
  
  这个该死的老头,他总是无端地向任何小马施予仁慈。
  
  即便是…像我这样一个十恶不赦的掠夺者。
  
  不……
  
  不,他不应该这样。
  
  我恨他。
  
  我恨这个操|蛋的世界!
  
  我会让他知道,他那该死的善良,在这个操|蛋世界上根本一文不值!

  突然间,我拔出蹄枪,抵住了他的额头:“即便这样,你也不会责怪我吗?”
  
  “喂!你在做什么?!”
  
  几名随行的雌驹刚要举枪,便被我的小弟们给射穿了胸膛。
  
  这一刻,杀戮与混乱,也同样降临在了这个平静的小村庄中。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而那老家伙的眼中,也充满了绝望。
  
  “因为我恨你!我恨你们所有小马!”我不断地将枪口在他的脑门上摁压着,仿佛要钻开他的前额,将我一切的想法都从此倾倒进去,“而你,也应该恨我!因为我是个该死的掠夺者!因为是我杀死了那些前去找死的雄驹!我根本不值得任何的同情!”
  
  在我小弟们的强火力下,那些前来支援的雌驹们根本毫无机会。
  
  一个接着一个,那些年轻的雌驹就如同一只只羊羔般陆续倒在了这片洒满血液的地上。
  
  “你应该恨我……”
  
  在这阵混乱的枪声中,我将蹄枪塞到了那个老家伙的蹄上,然后,我敞开蹄子,端正地蹲坐在了他的面前。
  
  “来吧,开枪吧。”
  
  他机械般地将枪口对准了我那裸露的胸口。
  
  “是啊,继续吧!”
  
  我昂起头,发疯似地笑了,但最终,却也没能听到那声我所期待着的枪响。
  
  “为什么?!”
  
  无尽的疑惑,逐渐演化成了无穷的愤怒。
  
  “即便我做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也还是没法杀死我吗?!”
  
  我愤怒地朝他吼叫着,然而他的回答,却是将枪口抵住了自己的下巴。
  
  “砰——”
  
  他终究还是没有朝我开枪。
  
  “你这个懦夫……”
  
  我无力地瘫坐于地,眼中,只剩下了空洞。
  
  “头儿?我们都搞定了。”这时,一个家伙凑在了我耳边,“这次可真是大丰收啊,您说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应该……”
  
  “都烧了。”
  
  “什么?”
  
  “把这里的一切都给我烧了!”
  
  “可…这里还有好多的物资……”
  
  “砰——”
  
  我扣下扳机,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前腿:“还有谁是聋子吗?!”
  
  底下,除了那个家伙痛苦的呻吟,再没有了任何的声音。
  
  都结束……
  
  火光照亮了夜空,一切的一切,我过去所有的美好与不堪的记忆,都将在这片火海之中,被最终燃烧殆尽。
  
  一切…都结束了……
  
  我孤独地坐在那个老家伙尸体的身旁,脑中早已是一片空白。
  
  直到,那个女孩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尽管亲眼目睹了我的暴行,她却仿佛丝毫没有想要离开我的意思。
  
  为什么?
  
  她为什么不害怕我?
  
  她的翅膀下,正夹着纱布与药物,渐渐地,女孩走到我的身边,轻轻触碰一下我的蹄子,她便开始为我处理起了那里的伤口。
  
  不……
  
  她应该怕我……
  
  再一次,那股无名的怒火如病毒般地蚕食起了我仅存的理智。
  
  我抬起武器,让枪托狠狠地砸向了她的脸庞。
  
  我不需要任何小马的同情……
  
  你们…都应该恨我才对……
  
  然而,她却只是叼起了散落的药品,继续朝我走来,仿佛一台只会执行命令的机器。
  
  “滚开,”我忍无可忍,只得将枪口瞄准了她,“让我一匹马安静一会儿。
  
  “……”最终,她将药物摆在我的面前,随之消失在我的眼中。
  
  是啊……
  
  所有的小马,都应该恨我才对……
  
  讽刺的是,最终,上天还是令我如愿了。
  
  随着一声闷响,我的眼前霎时天昏地暗,只觉脑后传来一阵迟来的剧痛,我的身体早已不自觉地瘫倒在了地上。
  
  “该死的玩意儿,咱们早该这么做了。”
  
  在失去意识以前,我所看到的,是我的那群持着铁棍小弟们。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No ailcorn allowed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