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DazzlingStar
  夜骐

复国之途

复国之途

本作评价
2()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我脱下了划痕累累的头盔,走到了无尽之森的一条小河边。盯着水中的倒影,我不由得露出了一个苦笑。水中的这张独角兽面孔看起来饱经沧桑,到处都是战火洗炼的痕迹,再想想曾经的那张无忧无虑的面孔,不由得心生感慨,我的思绪也回到了两年前,一切的开端。

* * *

黑晶王回归之后,仅仅只是用了一天的时间,他就用黑魔法腐化了整个水晶帝国,洗脑了整个帝国的所有生命,处决了原来的所有皇室成员,粉碎了水晶之心,并将当中的魔力全部据为己有,还亲自出征,进攻艾奎斯陲亚。他丧心病狂地操控着形如傀儡般的将士们日夜不停地进军,只在一月之内,便掠去了大片的土地,直逼艾奎斯陲亚的首都:坎特拉皇城。

我,铁血银刃,是艾奎斯陲亚的将军,除了每天部队的日常训练以外就没什么杂活缠着我了,生活还算逍遥快活,无忧无虑。可是这一次,艾奎斯陲亚的统治者,日之公主和月之公主竟然同时紧急召我入殿,这可真是一件稀奇事,但我也隐约能感觉到,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你来了,银刃?”日之公主问到,她的语气非常凝重,完全没有半丝平时的那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我鞠了一躬,收起了平时的那种懒散,问道:“出了什么事吗,殿下?”虽然我的语气听起来很平淡,但当中却透露着我的不安。

“自己来看看吧,银刃。”月之公主板着脸说到,并用魔法把一份报纸和几份战报递给了我。我粗略地看了一眼,心顿时沉入海底:米·娅摩·凯登萨公主、银甲闪闪驸马、谐律元素代表者被黑晶王悉数处决,并且黑晶王奴役了整个水晶帝国来入侵艾奎斯陲亚,按战报上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坎特拉皇城已经是危在旦夕了。

“所以,殿下,您们是要......

“没错,银刃将军。”日、月之公主一反常态地展开了她们的翅膀,拿出了皇家威严,说道:“我们要御驾亲征。”

“万万不可啊,公主殿下。”我反驳到,“黑晶王已经窃取了水晶之心的所有魔力,硬碰硬的话你会会吃大亏的!”

“这点我们很清楚,银刃将军。”日之公主说到,“但是为了整个艾奎斯陲亚,这个险我们必须冒。”

看着公主们无比坚定的神情,我只好叹了一口气,敬了一个军礼,说道:“行,我现在立马召集禁军,准备在小马镇迎战。”

面对已经兵临城下的黑晶王和他的大军,我们舍生忘死地冲向了他们。我身为艾奎斯陲亚的将军,理应冲在最前方,可是这一次,两位公主却冲到了我的前方。虽然小马镇并不是艾奎斯陲亚的首都,可是小马镇一旦沦陷,坎特拉皇城就绝对不保了,所以这一战,就决定着整个国家的存亡。

两位公主与黑晶王进行二对一的决斗,而我的任务就是牵制黑晶王的军队,防止他们使公主们分心,影响决斗。这整场战斗从白天一直持续到了黄昏,我部下们的每一道魔力光束与每一次挥剑都已经变得萎靡无力,而黑晶王的军队如傀儡般不知疲倦。

这时,日月的运行瞬间紊乱了。太阳和月亮在空中混乱地交替着,白天与黑夜的节律完全乱了,十几秒之后,它们竟然恢复成了数千年前自我运行的状态。

不妙,日月恢复了自我运行的话,那就说明......

“撤!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我点亮了我的独角用扩音魔咒吼到。

“将军,公主们还在和黑晶王决斗......

“她们输了......”、

* * *

在艾奎斯陲亚的最西南方是一片草原,我们一路后撤至此,虽然部队折损大半,但至少部队中最精锐的部分算是保住了。

小马镇陷落不久,坎特拉皇城也在不久后陷落了,而皇城的陷落,正式宣布了艾奎斯陲亚的灭亡,尚未落入黑晶王魔爪中的小马们大量地涌入这片草原,这座难民营的人口爆炸式地增长,我也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压力山大,我就光是管理这难民收容所都相当吃力,真难以想象公主殿下们是怎么管理整个国家的。于是,我多了个习惯:坐在小河边冥想,借此消忧。

我第一次认真地审视了一下自己的倒影,结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得多:满脸伤痕,两眼无光,一脸憔悴。我发出了我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无奈的叹息。就在两周前,我甚至还在和我的部下们饮酒作乐,欢快无比,无忧无虑,逍遥自在,可现在呢,这一切都如镜子一般被无情击碎了,战争来了,它真的太残酷了。

君主遭弑,国土沦陷,一个美好的乌托邦国度在一朝一夕之内被粉碎得彻彻底底,我的一切,也随之化为了齑粉。

我望着这逝去的流水,哀叹一声,我的内心此时五味杂陈。现在可好,身为一名败军之将,我到底该怎么办?我现在真的需要一个答案。

“将军。”一匹雄驹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到这里来自我沉思吗?”

“没错。”我漫不经心地回答到。这匹雄驹的声音,我敢肯定他绝对不属于我部队中的任何一匹小马,但我总是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于是我怀着好奇心转过头去打量起他来。

看着他那海蓝色的鬃毛和橙黄色的毛皮,我顿时一惊。“疾电阿绅!?”我说到,“在水晶帝国地界都能摆脱黑晶王诅咒的小马肯定有着不小的能耐。你看起来也长得挺俊的,看样子暮光闪闪真没看走眼啊。”

“只可惜暮暮已经成为历史了,银刃将军。”阿绅哀叹到,“黑晶王不仅杀了暮暮,全水晶帝国中企图反抗他的小马都被他处决了,十大极刑都被他用了个遍。我只不过是少有的几个逃出来的幸存者罢了。”

“所以?”

“来到这里,等待复仇的机会!”阿绅狠狠地跺了一蹄子,“他毁了我曾经所珍爱的一切!我哪怕是死也要把他押上断头台!”

“我们能吗?我们有那个能力吗?”

“现在没有,以后总会有!十年,二十年,我不在乎!”阿绅盛怒到,“总会有那么一天,我会把他跺在蹄下,让他血债血偿!”

我知道他是因为愤怒才说出了这番毫无理智的话,但这番话也不得不让我深刻反思。部队的核心骨干都还活着,重建一支虎狼之师不是没有可能,更何况流亡至此的小马们都渴求着复仇。

阿绅,他只是一介平凡的天马护卫,流亡至此的小马们也只是一群凡夫俗子,他们反抗与复仇的欲望如熊熊烈火一般;再看看我自己,如此软弱,竟然还想这一辈子就躲在这里,草草了结一生。

逃避,是懦夫之举,连那群凡夫俗子尚不逃避,更何况我?我是一位将军,不是懦夫......

我用魔法抓起一枚鹅卵石,在极度的不甘心之下拼尽全力向下游扔去。望着下游溅起的水花,我用着最为坚定而最为冰冷的语气,突出了我破除迷惘后的第一句话:“咱们走,疾电阿绅。复国之途,自此而始。”

河水依旧流淌着,而我,铁血银刃的困顿与迷茫已随流水而去,现在,我心中剩下的,只有复仇的渴望与对故土的热爱。

* * *

短短几个月,我的老部下们没有辜负我的期望:我们真的重建了一支虎狼之师。在这几个月里,跟发了疯似的带着军队在原艾奎斯陲亚范围内扫荡,剿灭所有的反抗者,企图彻底奴役这片土地,我们自然清楚迟早有一天我会找到这里的。

不过我们真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这里了,不过也好,现在正是我们斗志最为昂扬的时候。

“兄弟姐妹们,黑晶王找到这里了。”我宣布到。小马们不仅没有一丝恐惧,相反,他们情绪高涨。“几个月前,我们逃到了这里,无助,迷惘,几乎到了放弃的边缘。现在,我们已经寻回了自我,满怀复仇的热情。此时此刻,他已经找上门来了,你们说,怎么办?”

“把他永远踹回阴影当中!”

* * *

在草原边缘,我们与黑晶王的扫荡大军不期而遇。

“还想着反抗我吗,铁血银刃?我的兵力可是你的二十多倍,我虽然已经耗尽了水晶之心的魔力,可是我还是动都不用动就能把你碾成碎渣。”黑晶王躺在一块黑色晶石上狂妄地说到。他的语气中尽是狂妄与嚣张,更是让我们的怒火再盛一番。

“诚然,我们的确不是传说中的那支能以一当千的崔利法部队。”我冷冷地说到,一字一句中,都压抑着复仇的怒火,“可我们也不是那种一击就垮的腐朽之徒!我们都深爱着我们的故土,也绝不容许你对它的侮辱与践踏!”

“给我上!”自此,反抗与复仇的第一战打响了。我率领部队冲入敌阵厮杀,而他却优哉游哉地躺在黑色晶石上看着一切。

他的部队终究只是一群没有情感的活体傀儡,所以团队协作成了我们最大的优势。即便敌众我寡,只要我们能相互照应彼此,没有什么困难是无法克服的。

虽然这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至少凭着我们的团队协作取得了胜利,迈出了胜利的第一步。然而,这只是第一步而已,还有整整两个国度还等着我们去收复。这一仗的失败对黑晶王而言是始料未及的,当他真正意识到自己要吃败仗的时候,就算他亲自介入也无力回天了。

“你别得意,铁血银刃,我们坎特拉皇城见!”一个黑魔法传送术,他消失在了一阵黑烟之中。

“旗开得胜,再接再厉,吾等梦想,终将实现。”

我们趁着这股劲势一路北伐,虽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但至少我们一直在向我们的梦想推进。两年之后,我们终于推进到了小马镇,我绝大多数部下的故乡。我们在此驻扎了下来,为进攻皇城做准备。

于是,我走进了无尽之森,在一条小河边再度冥想,缓解压力......

* * *

“又是冥想?还是回忆?”阿绅走到了我身边问到,还抽了我两耳光来确认我是否清醒。

“想以前的点滴太入神了而已。”我揉着被抽疼的脸回答到。

“这个样子我见多了。你第一次去河边冥想的时候可真是无助至极啊。”阿绅说到,“流水确乎是逝去了,可同时逝去的还有你的彷徨与绝望。未来,与流水一同逝去的,一定会是黑晶王和他的帝国。”

“而现在,我们得目送她们的离去。”他吹了声口哨,部下们抬着两口棺椁过来了。一口是由橙红色的金合欢木制成的,棺盖上刻着一枚金黄的骄阳;一口是由黝黑的乌木制成的,棺盖上刻着一枚银白的月牙。

“对不起,这是我背着你下的命令。弟兄们花了三天才找齐了她们的骸骨,这棺椁是弟兄们自愿出力做的...”阿绅惭愧地说到,但我举起了蹄子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怪你,阿绅,这已经足够了。”

我退了一步,向着我曾经所侍奉的两位君主的棺椁万分恭敬地敬了一个军礼。“我向你们保证,敬爱的日之公主塞蕾丝蒂亚,月之公主露娜,我,艾奎斯陲亚将军铁血银刃,必会铲除黑晶王,收复艾奎斯陲亚和水晶帝国,为你们报仇!”

我点亮了度角,两口棺椁包裹在了银白色的光晕之中。我庄严地将它们浮在空中,小心翼翼地放到了流水之上。棺椁随着流水消失在了密林的最幽深处,望着随水而去的棺椁,我们的北伐决心更加坚定了。

“安息吧,公主们,我们一定完成北伐的使命,夺回属于我们自己的国土。”

“黑晶王,汝之帝国,必将随流水而永逝......

#1
utopia  幻形灵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赞助者
回复 复国之途

我们必须夺回属于我们的家园!

En taro artanis!(误)

 

黑晶也太蠢了,M6这么棒,肯定得收下来做……(后宫)啊

6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