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小马Flintie
  独角兽

高三中午不睡觉,只为博得天琴笑 ;)

迷茫公主的信(Letters From A Puzzled Princess)

迎接转变,直面压力

本作评价
9()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迎接转变,直面压力(Turn and face the strain)

 

亲爱的塞拉斯蒂娅公主:

  我知道你和妹妹才搬到银光浅滩一周,很可能不想被打扰,但我身上最近发生了些奇怪的事。

  首先,过去五天里我一点都没睡,正常说来,我早就应该死了,或者至少因为极度疲惫而住院了。我一开始以为只是我新上任有点兴奋,但再怎么兴奋,也不会持续这么久吧?我躺床上数羊数了半天也没能睡着。

  其次,我的腿也开始长长了,但长得不多,只有几厘米。但我同样发现,自己飞行时翅膀也更加有力了。我飞过湖面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翅膀也长宽了。

  我想问的是,您是否有事情忘记告诉我了?

你的学生,你永恒的朋友

暮光闪闪

 


 

亲爱的暮暮:

  不用担心打扰我们。我们到这边头几天的时候,小马们都以为,是不是有什么天灾要降临,我们瞒着没有告诉他们呢。我只能猜测,可能是他们不看报纸,不了解时事吧。

  至于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好吧,我本来以为你能不知怎的躲过这种转变呢,现在看来是有点太乐观了。我和妹妹当初掌权时都曾经历了这种转变。

  但我为什么会那么以为?毕竟,你得到翅膀后也不过只长了几厘米,我以为你掌权后也不会发生什么呢。但事实证明了我的错误。

  我本来想着,既然你从来没遭遇过失眠问题,你多半能逃过这种睡不着觉的厄运呢。关于为什么你甚至连打个盹都不行,我想我有个假说,但我还得先去咨询一下星璇。

  如果你的体型在收到这封信之后还在继续长大,请写信告知我吧。目前就先保持冷静,做你该做的事就好。

你永恒的朋友

塞拉斯蒂娅

 


 

亲爱的塞拉斯蒂娅:

  最近三天里,我的脖子长了大概五厘米,我的腿也是!我感觉上一次睡觉都是好久之前了,我甚至都不觉得累。但我确实胃口大增了,我想,我终于理解了为什么你之前那么喜欢吃蛋糕了吧。我猜,长个长颈鹿那样的脖子确实会增加吃甜食的欲望吧,哈哈。

  不过准时升降日月倒还挺容易,这大概是睡不着觉唯一的好处吧;真正麻烦的是那些没完没了的文书工作。既然我不用躺下睡觉了,我就把床送给了斯派克,可怜的小龙为了跟上我二十四小时的作息熬得够呛,最后连续歇了十二个小时才喘过气来。

  还有个很大的问题 —— 我的身体长得太快,以至于我必须吃止痛药才能稍微感觉舒服一点。因为我新增加的体重,我的筋骨关节都不堪重负;我的脖子有时候疼得感觉就像有钉子在扎一样,关键是我还不能睡觉来缓解它们,光是这点,都让我感觉度日如年。

  你有办法帮我吗?

你一生的挚友

暮暮

 


 

亲爱的暮暮:

  星璇的理论解释了你身上的事情 —— 你的身体只是在进行适度生长,好让你能适应你的皇冠赋予你的新能力。你也知道,这顶新皇冠由露娜和我的皇冠融合而成,魔力十足,可与格罗迦的铃铛相媲美。除了我们自己,你肯定没见任何小马戴过我们的皇冠吧?要不然,可能就会有小马变成又大又可怕的怪物,看起来比之前萍琪派吸收了无序魔力时还要鬼扯。

  他解释说,魔法,是一种原始能量,可以用来构建现实实体。你结合实际例子,想想无序制造活物的能力,更大的身体可以更好地容纳你现在拥有的无尽魔力。你想象一下,你现在的身体就像块闹钟里的纽扣电池,却要负荷一座城市发电厂那么多的能量。

  我希望,你的子民们会慢慢习惯你的新外貌的。不过我猜,你得先叫瑞瑞帮你做一衣橱的新衣服吧?(让我先笑会 xD

  至于你失眠的问题,我很不想这样说,但我觉得,这很可能是永久性的了。就算你叫韵律来帮你升月亮,也没法改变你身体里的化学物质,你还是没法睡着。

  那我又是怎么掌管太阳月亮一千年的呢?答案是:让一群带着闹钟的卫兵守着你,然后进行严格规定时间的魔力午休。最初的几个月是最难熬的,不过慢慢地,只要坚持得够久,不管每天有什么困难,你都会习惯的。不信的话,你随便去问个运动员。

  请及时让我得知你身体的新动向,以及你的应对措施。

你永恒的朋友

塞拉斯蒂娅

 


 

亲爱的塞拉斯蒂娅(还有露娜!我好想你们!):

  上一周里,我的体型已经长到你的九成大了,而且就算没有风,我毯子那么大的鬃毛也总会随风飘动,(对此我仍是很不习惯。)而且由于我耳朵也长大了,我已经听见两个卫兵叫我大耳公主了。(我太难了 *掩蹄

  这些小话先不管,我发现过去那些对我微笑、还对我打招呼的老友现在见了我都要鞠躬,好像我变了个马似的。特别是我在身边的时候,一些职工都战战兢兢,好像要是我听见有马说我坏话,我就要开始暮化、把城堡天花板给掀了一样。

  我想,要消除他们的恐惧,我最好还是要尽量显得成熟,而不是只长身体吧。他们最终会冷静下来的。如果我连不能睡觉、身体肿得像块拉长的太妃糖的折磨都能忍得下来,那我想他们也会接受我吧。

  不过至少现在我不用吃止痛药了,我感觉自己年轻了一千岁。(无意冒犯!)

  先就说这么多吧。

你的笔友

暮暮

 


 

塞拉斯蒂娅,我遇上麻烦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让我摸不着头脑。我本来以为,两个月以来我以全新的面貌做了那么多游行,大家该是都知道我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暮光闪闪、不会因为社会关系有任何麻烦了吧。

  可午饭过后,我本来和往常一样在王座厅主持见面会,解决那些小马们需要与我亲自交流才能解决的问题,通常来说,这都不成问题,但是今天,一只年长的蓝色陆马一看见我就开始不正常了。

  我意识到我们的见面不太愉快,就和蔼地对他微笑,还问他:请问,有什么我能帮您吗?

  结果他瞪着我,好像我在骗他似的,他把蹄往地上一跺,还质问我:你谁啊?我心爱的公主们呢?

  斯派克就上前:你是镇上新来的吧…… 你叫什么?

  “寒流(Cold Snap)。还有,我没在跟你说话。他走过来的时候我简直可以听到他咬牙切齿:你把塞拉斯蒂娅和露娜怎么了?

  我低下头,尽全力想让他冷静下来:她们自愿退休了,先生。我是暮光闪闪,塞拉斯蒂娅选了我继续治理小马国,露娜也同意了。

  “骗子!他大声嚷嚷。

  卫兵们当时就冲进王座厅来,我示意他们先退下。先生,我只能假设,您有一段时间没入世了吧?我向您保证,周围的每只小马都可以证明我是友谊公主。

  他沉重的呼吸稍稍缓和:是又怎么样,老子入不入世关你屁事。

  斯派克问:那走了这么久干嘛又回来了?

  “我没跟你说话,小龙崽子!最后几个字格外尖酸刻薄。我的家被泥石流毁了,老板又不肯给我建新房子,我想叫心爱的公主们帮帮我。

  我兴奋起来,机会来了!我可以帮你建房子,寒流。

  可他还是怒气满满:我才不要你帮,小子!我要我心爱的塞拉斯蒂娅来帮我。

  斯派克犯嘀咕:你心爱的?

  我发挥我冷静的谈判技巧,坚定了态度:那不可能的,先生。

  结果他下嘴唇都在颤抖,在我面前来回踱步:苍天啊,怎么就不行呢?怎么这么多屎一样的事情就这么接二连三?小马镇过去还算小马镇,现在我走在路上还要担心撞到狮鹫和龙!谁让这些牲畜和我们住在一起的?

  “先生,我…… ”

  “你就不能至少叫露娜来帮帮我吗?

  小龙助手伸出爪,试图让他冷静下来:我们已经告诉你了,先生,她们都退休了,你只要…… ”

  他一蹄狠狠砸向地面,大声呼号:这些本来都不该这样!怎么事情就不能简单点呢?

  他盯着我,浑身战栗不已。一开始我还以为他在生我气,直到我看见他的眼睛 —— 里面充满恐惧。纯粹、本能的恐惧。

  我和斯派克还没来得及说话,寒流就已经转身跑了,跑过门前的时候还回头吼了一句:美好的事物总能带来无尽的欢愉,而你,什么都不是!

  我总感觉他和你很熟,不知道你对他有印象吗?他说的美好事物是什么意思?

  还有,他为何怕我到了如此地步?

你迷茫的公主

暮暮

 


 

亲爱的暮暮:

  很抱歉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我和妹妹都认识寒流。多年以来,我们总看见他静候在前排,看我们升起太阳和月亮;他总会在街上向我们鞠躬,即使我们告诉他不必这么毕恭毕敬;有时甚至我们从他身边走过,他都会激动得热泪盈眶。走过这么多个世纪,我们见过不少这样忠实的追随者,但似乎他显得格外敏感。

  十年前,他搬离了小马镇去一家矿产公司上班。他给我们俩都写了信,发誓自己只要一有条件,就立马搬来中心城。

  看来除了我们的新邻居,他也不怎么看报纸啊。要是他看了,你们之间的见面或许就不会这么艰难了吧。

  你以你的勇气和耐心战胜了身体和地位上的改变,但不幸的是,这些品质似乎都是他严重缺乏的。至于他说的美好的事物总能带来无尽的欢愉是什么意思,我想我大概有了个想法。

  他应该是误解了这句话的意思。他以为,只要他热爱某样东西,那样东西便会亘古不变,直到永恒 —— 我们都明白这种想法错得有多么离谱。

  他所害怕的,不是你,而是你所代表的事物。他曾经所适应和熟悉的东西现都已成为过往了。

  但愿寒流能够拾起内心的勇气,认识到没有事物是一成不变的吧 —— 永生的我们也不行。就再多给他些时间吧,但愿他的生活能够重回正轨。

以你为豪的导师,你的朋友

塞拉斯蒂娅

 


 

亲爱的塞拉斯蒂娅:

  相隔几周,寒流终于又来拜访了我,这次他变得更加理智了一点。他叹气,向我道了歉:我很抱歉之前跟你和你的龙族朋友说话这么粗鲁,只是我…… 呃,几乎一切都得重新适应。

  “没关系,寒流,我不生你气。要是你愿意的话,我还是可以帮你建新房子。

  我们相见以来,我头一次看见他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那太好了,谢谢你,暮光公主。他揉着后脑勺问我:你也想念她们吗?

  “和大家一样,没有一天不啊。但我仍会竭尽自己所能,为你和全小马国的生灵治理好这个国家。

  他向我鞠躬,我告诉他:你不必这样的,先生。

  寒流向我请求道:就让我表达我的敬意吧,好吗?就这一次?

  我笑了,点点头。对于改变,我们都会有办法去适应的,如果连他都愿意慢慢来,那我们就更不在话下了,这总比固步自封要好。

你忠实的朋友

暮光闪闪

 

<The End>

 

作者后记:

  寒流对暮暮的反应来源于圈内最近一些很让人不安的事情。应该你们当中很多人都知道,因为最终集播出的事情,写小马正剧的职工收到了成堆的攻击性邮件。

  虽然大多数马迷都是很理智的,但总有少数木头脑袋一点点改变都承受不了(他们仅仅因为暮暮的新翅膀就不再看正剧了)。

  不骗你们,我看最后一集的时候也掉了眼泪,写作这篇故事帮我走出了悲痛。

 

译者注:

①. 大耳公主:原文是“Princess Pallet Swap”。

. 美好的事物总能带来无尽的欢愉:原文是“A thing of beauty is a joy forever”,出自英国诗人济慈的名诗 Endymion 第一句。

 

  译得不好,许多地方的表达还可能欠佳,希望各位读者能够多多反馈,以便我翻译水平的进一步提高,谢谢。^_^

   特别感谢 EmeraldGalaxy 的建议指导!

 

 

thumb_up9
0thumb_down
#1
回复 迎接转变,直面压力

天命不可违(事已至此……)

9 天前
#2
歌者  幻形灵
回复 迎接转变,直面压力

一代当政。一个时代。王座是世界上最大的。。。。

5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