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Kirin
  麒麟 事迹详见fimtale.com/b/26 事迹详见fimtale.com/b/62

代号:向日葵 二 谐波计划

羽毛和派对

本作评价
5()
()12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在使用护发素之前,必须进行初始修饰。小蝶小心翼翼地画了一把扁平的刷子,沿着艾琳的每一只翅膀都有小小的钩状刷毛。这抓住了包裹着新羽毛的蜡质枝条,并将几根死去的羽毛和其他的羽毛拉开,掉在她浴室的地板上。

 

然后,小蝶浸湿了艾琳的翅膀,小心地在厚厚的几乎是固体的护发素浸入羽毛中,羽毛在那里起泡了,达到了令人震惊的程度。艾琳第一次尝试按照瓶子上的说明,伸出她的翅膀,水平地握住她的翅膀,但导致了长时间的无反应,接着是猛烈的痉挛,把泡沫护发素洒满了她的墙壁,几乎溅到小蝶的身上。

 

 

 

现在,艾琳趴在浴室地板上刚擦洗过的瓷砖上,两侧展开翅膀。让她的翅膀由地板本身支撑似乎是更容易和更安全的选择。

 

“你最终必须习惯移动它们,”小蝶在治疗几分钟后指出。

 

艾琳做了个鬼脸,但点了点头。“是的。我只是现在和他们在一起真的很难,仅此而已。“

 

“我明白,”小蝶带着温柔的微笑说。“但你不能飞,除非你能控制它们。”

 

艾琳叹了口气,把口吻放在前蹄之间的地板上。柠檬消毒剂的气味刺痛了她的鼻孔,既刺耳又奇怪的安慰。

 

“还要多久我们才能把这些东西冲掉?”艾琳问。

 

小蝶用蹄子拿起瓶子,对说明皱起眉头。“我认为有护发素在里面已经足够了。我们现在可以把它们冲洗掉。“

 

“哦,谢天谢地,”艾琳回答说,终于站起身来,伸展一会身子。

 

小蝶给了她一个同情的微笑。“别担心。你最终会掌握使用翅膀的诀窍。“

 

艾琳皱着眉头摇摇头。“我想是这样的,但孔雀石在他建立好身体后就能立即飞行。”

 

“也许他做了不同的事情?”小蝶打开淋浴的水让它暖和起来。“毕竟,他比人类更了解小马生物学。嗯。无意冒犯“

 

“没有。他绝对是这样做的。“艾琳试图压抑一种习惯性的颤抖,一想到曾经拥有她的那个生物,她就会发抖。她失败了。

 

小蝶抚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她把可拆卸的淋浴头放在嘴里,开始冲洗她的翅膀。厚厚的泡沫从她的羽毛上流出,懒洋洋地顺着排水沟盘旋而下,使她的翅膀感觉轻盈得多,即使是在羽毛之间夹带着水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几分钟后,小蝶对冲洗的程度非常满意,并关闭了水龙头。艾琳已经注意到了一个巨大的不同,尽管翅膀被水浸泡可能与此有一点关系。现在羽毛大多平躺着,这意味着它们看起来不那么像干草堆了。当艾琳注意到瘙痒完全消失时,她松了一口气。

 

“你只需要用毛巾轻轻地擦一下,”小蝶说着,她用艾琳的一条崭新的毛茸茸的浴巾擦干了翅膀。“别揉。如果你摩擦,可能会折断羽毛。“

 

“好的”艾琳看着她的朋友的眼睛,笑了。“小蝶,非常感谢你这么做。”

 

小蝶热情地笑了笑。“哦,我很乐意这么做。”

 

当艾琳的翅膀被小心地烘干时,安静了下来,尽管有毛巾无法够到的羽毛保持着轻微的湿润。

 

“试着轻轻地拍打它们一会儿,”小蝶建议。“它们会干得更快。”

 

“嗯,他们并不是很合作。”艾琳疑惑地看了一眼翅膀。“不过,我可以试一试。”

 

从艾琳的脸上的表情,看样子她非常努力,随着越来越多的挫折感,试图让她的翅膀做她想让它们做的事。他们像以前是自己搬来的,但她就是想不出如何使她想让他们动的时候他们就会动。

 

小蝶只是有耐心,每当艾琳感到她的挫折感上升时,她只会说鼓励的话。当一只翅膀最终抽搐,显然是对她的精神命令的回应时,惊讶完全打碎了艾琳的注意力,导致翅膀朝地板扑来。

 

“嘿,我好像能控制它的收回了!”艾琳对着她的翅膀咧嘴一笑,翅膀开始折叠起来,靠在她的侧面,尽管她不确定这是因为她想这样做,还是因为这只是翅膀的自然休息位置。

 

“恭喜,”小蝶温和地回答道,脸上带着温柔的微笑。

 

她的兴奋结果是适得其反,几分钟过去了,艾琳没有设法让任何一张翅膀做任何事,而不是轻微的抽搐。

 

最终,小蝶怜悯了她。“没关系。你现在可以停下来了“

 

艾琳抱怨着,让她颤抖的翅膀恢复休息,然后迷恋地盯着羽毛自己抖动。她本打算问小蝶这是不是正常的,但她的朋友已经去了她的抽屉,并从中抽出了一些东西。

 

“这是松散的梳子”小蝶拿起一把梳子,锯齿状的三角形牙齿之间有很大的间隙。梳子有一根皮带绕在小蝶的蹄子上,把它牢牢地固定在适当的位置。“它通常只是用来让羽毛都朝同一个方向躺着,就像这样。”

 

如此小心地,小蝶拖着梳子穿过艾琳的羽毛,导致她的喉咙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快乐的尖叫。这感觉非常好,这分散了艾琳足够多的注意力,她没有注意到她的右翼向地板坠落。

 

小蝶咯咯地笑着,但没有停止梳理。松散的梳子经过长时间的练习,很快就梳理出了艾琳左翼的羽毛。当小蝶完成后,艾琳扫了一眼,惊讶于它的外观改善了这么多。虽然不像小蝶的翅膀那样光泽或整洁,但羽毛是干净的,平躺着,所有的叶片都朝向同一个方向。

 

“你为什么不试着做另一张翅膀呢?”小蝶从她的蹄子上取下皮带,递给她。

 

“好吧,”艾琳疑惑地说,把刷子带系在自己的蹄子上。它采取了一些错误的开始,但最终她设法让梳子在一个粗略的近似小蝶的更优雅梳法。

 

梳理自己的翅膀有点超现实主义,艾琳决定一分钟左右的过程。她的大脑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放弃了抗议,而是陷入了对新附件的困惑喃喃自语,但它有助于将她的感觉与梳子的动作联系起来,因为她在小蝶的建议下,在羽毛中移动梳子。

 

这比她的左翼花了相当长的时间,但艾琳终于把她的右翼梳理到了小蝶的满意程度。

 

“现在是蜡”小蝶举起了一个罐子和另一把梳子,这一把比前一把小得多,齿也更细。“通常情况下,飞马可以节省的用几几次,但只对羽毛下的腺体使用,但你的羽毛现在真的很干燥,会消耗超过腺体现在所能供应的量,所以我们不妨使用这个。”

 

“清理羽毛的腺体?”艾琳不知所措地问。

 

“像这样”小蝶抬起她的右翼,把她的头塞进她的翅膀和肩膀之间的坑里,摩擦她的口吻。过了一会儿,她走上来,鼻子上有一层油腻的光泽,她沿着翅膀擦着。当她做完后,她拿起浴巾,擦去脸上剩下的残留物。

 

艾琳意识到她的嘴张开了,砰的一声合上了。“我也有一个吗?”

 

小蝶咯咯地笑了。“当然。你知道,并不总是有羽毛蜡这样的东西。我们不得不想办法给我们的翅膀加油。“

 

艾琳怀疑地盯着她的左翼好长一段时间,然后轻轻地轻推她的鼻子在它下面。考虑到自己的位置或多或少是对的,她用口吻轻轻揉了揉她的“翅膀窝”,几乎立刻发现了一个略微胶状的肿块。她向后退了一步,陷入了迷恋和厌恶之中,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回走,用鼻子紧紧地推着它。

 

温暖的“翅膀窝”里的一些东西射了出去,艾琳惊恐地尖叫着,她把头从翅膀下拽了出来。“它升上了我的鼻子!,“她在厌恶的惊恐中喊道。

 

小蝶在她的蹄子里轻轻地咯咯地笑着,艾琳吐着唾沫,哼着鼻子,试图把她脸上和鼻窦里的东西弄掉。它很快就弄干了,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灰尘的残留物,小蝶帮她用毛巾擦去。

 

“现在,它不会伤害你。这是为了保护羽毛和防水。这对你有好处!“

 

“对不起,”艾琳喃喃地说。然后她意识到了一些事情。“它不臭。我的意思是,它闻起来不像任何东西。“

 

小蝶摇摇头。“不,不应该这样。如果是的话,那就意味着腺体被感染了,你应该去看医生。“

 

“这种事经常发生吗?”

 

“有时候”小蝶耸耸肩。“不过,在气味开始变坏之前很久,你就会注意到你翅膀下的一些疼痛,所以你会得到足够的警告。”

 

艾琳的翅膀再一次感觉和看起来都是陌生和陌生的。就在我开始习惯他们的时候,歪曲的想法来了。

 

再一次,小蝶以身作则,向艾琳展示如何将蜡涂在左翼上的一些羽毛上,然后让艾琳做其余的工作。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单调乏味的过程,梳子的大小只能用罐子里最少量的凝胶油,而且一次只能给一根羽毛用。为了加快速度,小蝶从另一个Feathermaster的箱子中得到了第二把蜡梳,以便在艾琳在她的右翼上工作。

 

“哦,小蝶,你不想退货吗?”艾琳问。

 

小蝶摇了摇头。“我一直想要一套这样的套装。我的旧梳子是我奶奶传下来的,形状很粗糙。“

 

“你确定吗?”艾琳问。

 

小蝶点了点头。“非常确定。我会留着你买的那个,你会留着我买的那个,这样就像我们给对方买了非常好的礼物一样。好吗?“

 

艾琳忍不住笑了。“你拿到了,”她微笑着说。

 

“下次我过来的时候,我会教你怎么用剩下的刷子,梳子和其他东西,好吗?”

 

“听起来不错。谢谢,小蝶!“

 

“当然!现在,让我们把翅膀做好,这样你看起来很适合你的派对。“

 

20分钟后,艾琳的“欢迎回到小马镇!”聚会计划在他们最终结束时开始。艾琳略微沮丧地看着她的翅膀。蜡已经干成一层薄薄的残留物,使她的翅膀看起来暗淡而灰蒙蒙的,带着灰色的斑点。

 

小蝶微笑着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跟我来,”她说,拿起浴巾,离开了浴室,领着艾琳穿过她的起居室,走出了她的前院。“你总是想在外面做这部分,好吗?”

 

“嗯,好吧,”艾琳说,不确定地从一只蹄子换到另一只蹄子。“什么部分?”

 

“张开你的翅膀,”小蝶说,举个例子,展开她自己的翅膀,“尽你所能地拍打它们。”

 

艾琳困惑地向她眨了眨眼。“什么?”

 

“继续!”小蝶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点头。“就像这样,”她一边说,一边鼓动着自己的翅膀,将言辞与行动相适应。

 

艾琳耸了耸肩,然后皱着眉头看着她的翅膀,愿意它们这样做任何事除了像块一样躺在那里。羽毛再次抖动,导致一小片银色的灰尘从她的羽毛中飘出。

 

几分钟后,没有拍打翅膀,艾琳发出沮丧的呻吟,跺着她的右前蹄。令她惊讶的是,当她这样做时,她的右翼拍打着。她又跺脚了,但这一次翅膀没有理睬她。

 

她闭上眼睛,抬起右腿,专注于她这样做时感到运动的肌肉。她的翅膀动了,但是当艾琳睁开眼睛看它的时候,它又随着另一股灰尘,啪的一声合上了。这很烦人,但同时,艾琳感到比她一整天都有更多的希望。

 

“好吧,这可能看起来很傻,”她对小蝶说。

 

艾琳开始用她的前腿在原地行进,果然,她的翅膀开始拍打着,与她的蹄子践踏时间交替。小蝶目瞪口呆地看了她几秒钟,然后她咯咯地笑了起来,这引发了艾琳自己的傻笑反射。他们两人站在艾琳的前院里,艾琳跺着脚,她的翅膀像旗帜一样上下摆动,而一团团干燥的蜡尘正在喷涌而出。

 

当灰尘最终停止滚滚而出时,小蝶告诉她停止拍打。在用浴巾快速擦拭后,小蝶用一只蹄子指着她的翅膀说:“看。”

 

艾琳看了。然后她惊讶地倒抽了一口气。“它们真漂亮!”

 

“而且它们是防水的,”小蝶满意地点点头说。“如果你用罐子里的蜡,你会想每周做一次。或者,你可以每天晚上做一点点,如果你在你的翅膀下使用整理腺体。如果你不想用你的口吻,你可以用你的蹄子。只要把它擦在最钝的地方,然后像你刚才那样拍掉它就行了。“

 

艾琳不寒而栗。“我想我还是用蜡吧,谢谢。”

 

小蝶同情地笑了笑。“我明白。有时会觉得这有点令人毛骨悚然。她耸耸肩,补充说,“有些天马认为他们太好了,不能使用天然材料。”

 

“用蜡好吗?”

 

“这取决于你买哪种,”小蝶说。“Feathermaster品牌是较好的一种。这是云宝黛西使用的那种,她不会在翅膀上放任何不好的东西。“她脸红了,补充说:“我通常只用天然的东西。”

 

“哦”艾琳考虑了一会儿。“我想这并不是真的那么令人毛骨悚然。这只是意想不到的。“

 

她给了小蝶一个微弱的微笑,小蝶温柔地笑了笑,然后说,“嗯,我想我们是时候去糖块屋了,你不觉得吗?”

 

“等一下,”艾琳说。她走上前一步,抱住了小蝶的脖子。“谢谢”

 

小蝶抱着她的背,脸上挂着温暖的微笑。“不客气。”

 

“好吧,”艾琳说,放开了她的朋友,又回到了四只蹄子上。“现在我们可以去那个派对!“

 

~~*~~

 

终于,彩带挂好了,气球填满了,聚会上的礼物在糖块屋的门旁边显眼地展示出来了。一切都很完美,剩下的就是客人的到来。

 

在小吃桌上是一座堆积如山的纸杯蛋糕,堆积着五颜六色的甜品,像彩虹,还有饼干、布朗尼、各种脆饼和其他含糖的烘焙食品。快餐桌上提供了不太甜但更充盈的零食,奶酪和饼干,面包和面包卷,薯条和蘸酱。它还举行了一个巨大的水晶潘趣酒碗,里面有碧琪给洛克韦尔的超特殊的超级秘密潘趣酒公式-曾祖母罗克韦尔,因税务原因改名-又多了几个字,最后是她自己。

 

游戏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已经准备好了。横幅…是有点下垂,但它只花了片刻的时间,使它回到原来的地方。

 

小蝶骄傲地环顾四周,知道她做了所有的事-

 

“音乐!”碧琪哭着跑出了房间,但过了一会儿,她带着蛋糕形状的留声机回来了,放在一个滚动的桌子上。她把车停在角落里,宽慰地叹了口气,然后又继续做她停下来事情。

 

-她已经做了该做的一切,现在剩下的就是等客人来了。

 

这是碧琪最喜欢的时刻之一:那个期待的时刻,就在派对开始之前。不知道每匹小马是否都会出现的不确定性,尽管他们几乎总是会出现。不知道聚会不会进行得很顺利,尽管她一生中从未举办过枯燥的聚会。所有让蝴蝶飞来飞去的情绪,在她的肚子里飞来飞去,让她感到精力充沛,害怕和有点恶心,所有这些都是一下子发生的。

 

事实上,这让她想起了辣酱纸杯蛋糕,所有美味的甜味和辛辣的令人不安。所有这些都在她胸前卷成了一个紧张的小球,几乎让她想爆炸似的。然后有人敲了敲门,她胸前的那个紧张的小球做了爆炸。碧琪无法阻止她的嘴上露齿而笑,即使她已经愚蠢到尝试了。

 

小马有早起参加碧琪派对的倾向,碧琪考虑到了这一点,确保一切都在预定开始时间前至少半小时准备好。这就是为什么她并不惊讶,尽管可能有一点失望,那不是门口的贵宾。相反,站在那里满怀希望的是三匹小马,是他们帮助营造了小马镇幸福的生活背景。

 

当然,她仍然热情地欢迎他们。客人就是客人,即使他们不是贵宾。毕竟,这个派对是为所有人准备的,而不仅仅是向日葵。尽管如此,她还是有不是很小的一部分渴望着向日葵赶快赶到这里来。

 

“欢迎!欢迎!“小蝶边说边把微笑的小马领了进去。“如果你喜欢,随便吃点零食,但蛋糕暂时留着吧。”要等到向日葵出现!“

 

“她真的是人吗?”弗特脱口而出,睁大了眼睛,小蝶可以看出这件事已经在她的脑海里想了好一阵子了。

 

和她一起走进来的小马似乎也同样渴望得到答案。走进来的第三匹小马,皮尔斯刚刚说了一声“你好”,就走到了餐桌边。他正在装满一盘奶酪和饼干,似乎对向日葵潜在的人性不感兴趣,碧琪认为这有点奇怪,但同时也是一件好事。

 

“啊哈!”小蝶回答说,摇摇她的头。

 

“太奇怪了!”云猎说。“我记得她以前的样子。她看起来就像一匹普通的小马!“

 

“她现在看起来像一只天角兽,”弗特说着,脸上带着一丝拘谨的神情。

 

小蝶动了一下不屑一顾的蹄子。“是的,但这只是假装。她不像公主那样是一只天角兽,她只是看起来有点像一只天角兽。“

 

这个答案似乎让他们俩很高兴,因为他们同时“哼”了一声,为了细细品尝美食,他们一起去了餐桌边。碧琪本来会和他们一起去指导他们的选择,但是在她有机会之前,有人敲了门。

 

在那之后,源源不断的小马蜂拥而至,来到了糖块屋角落的大主屋。暮光之城和斯派克一起出现,他带来了一些自己的美味饼干放在小吃桌上。瑞瑞和苹果杰克同时出现,云宝黛西不知何故在碧琪转过身时偷偷溜了进来,几乎立刻开始用一两个纸杯蛋糕塞住她的口吻。或者四个。

 

碧琪断定,她的厨房里还有那么多备件,这是一件好事。

 

尽管她不得不盯着客人,偶尔去厨房看看,以确保食物储备充足,但她还是设法用另一只眼睛盯着门。她注意到向日葵自己,在小蝶的牵着下,在正式开始时间的五分钟前走进门,这让她松了一口气,这仍然很早,但也已经足够晚了,可以确保碧琪肚子里的“蝴蝶”有足够的锻炼。

 

向日葵一走进门,碧琪就跳到附近的桌子上,她后蹄站着桌子上喊道:“好吧,万岁!就像我告诉你的那样!三二一…!“

 

而且,就像魔术,或者友谊,或者两者都一样,房间里的每个人几乎同时喊道,“欢迎来到小马镇!”

 

向日葵开心地笑了笑,这是碧琪个人最喜欢的微笑之一:惊喜和喜悦,以及内心的快乐温暖,因为她从未想过这么多小马会如此热情地欢迎她。

 

“谢谢你,万岁!”向日葵说,眼睛里含着绝对不快乐的泪水,在她的心里,她可以听到音乐在飞翔。

 

碧琪在她的桌子上跳了一段快乐的舞蹈,同时唱道:“演讲!演讲!“

 

其他的小马也开始唱赞美诗,踩着它们的前蹄。向日葵的脸变得惊慌失措,然后向碧琪投去绝望和恳求的神情。她跳下桌子时,一只小驹向她眨了眨眼。她的朋友可能不喜欢现在发表演讲,但有件事告诉碧琪,这样可以省去以后的很多麻烦。

 

向日葵终于向不可避免的事情屈服了,当她清了清嗓子时,糖块屋角落里的小马安静了下来。

 

“我,嗯…嗯,非常感谢你们的欢迎,“向日葵说,她的脸有点红。“我想你们现在都听说了,我曾经是人类。额………“

 

她的脸皱了起来,碧琪用她的蹄子做了一个“继续做”的动作,这导致向日葵笑着哼了一声,并摇了摇头。

 

“我知道有些小马很生气,因为我之前一直在隐瞒这一点。”向日葵垂下耳朵,在她的前腿上摩擦了一只蹄子。“我真的很抱歉。我不会这么做,但我们绝望了。“

 

马群喃喃低语,几匹小马的蹄子在移动。不过不是黛西。她忽略了演讲,而是忙着把奶酪和饼干塞进嘴里,好像这是一场比赛。

 

“我想回到小马镇学习魔法,”向日葵继续说。她的脸红了一点。“的确,人类没有任何我们自己的魔法,这就是为什么我看起来像这样。我希望能够一次学习所有类型的小马魔法。“

 

“真是个好主意!”碧琪在她站在那里的马群后面用一种比平常更低沉的声音说。其他的小马开始转过身来看是谁说的,但是她已经躲到一张桌子下面,悄悄地溜走了,看不见,却突然出现在房间的另一边,看起来很随意。

 

“我选择小马镇的原因是…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比这里更友善、更热情的人群,“向日葵害羞地微笑着说。“我真的希望我们都能成为朋友。”

 

沉默的几秒钟过去了。有点尴尬。然后向日葵说,“嗯。我想就是这样了。谢谢!“

 

欢呼声又开始了,持续了足够长的时间,向日葵又经历了一个脸红的阶段,最后是时候让派对继续下去了。

 

碧琪开始彰显她的元素,从一匹小马跳到另一匹小马,从一组跳到另一组,让每个人都玩游戏,或者吃饭,或者随着她开始在留声机上播放的音乐跳舞。向日葵在演讲后花了几分钟才平静下来,放松了下来。

 

接踵而来的是交融。碧琪,虽然她不是故意偷听,但无意中听到了很多对话。大部分都是关于向日葵的。

 

“老实说,我对此没意见,”罗塞对黛西说。“我的意思是,这是一种令人兴奋的!她既是外星人,又是人类,又是一只学魔法的独角兽!“

 

黛西点点头。“在我知道她是人类之前,她看起来已经足够好了。所以,我也不介意。“

 

后来,她无意中听到天琴对另一匹小马说:“她是个好工人。总是做她的工作,然后一些。“

 

碧琪停下来,盯着天琴正在说话的小马。她没有邀请这种马参加聚会。她知道这是事实,因为她不认识他。他是一匹带红色鬃毛的灰色泥马,戴着平边草帽,穿着黑色背心,打着领结。他可爱的标志是一个记事本和铅笔,再加上他的衣柜,在碧琪的脑海中引起了一些警钟。

 

碧琪决定,这需要调查,尽管她把她的调查帽子留在了卧室里。当天琴走开时,她悄悄地靠近了那匹不知名的马。他从某个地方拿出一支铅笔,在一个破旧的笔记本上忙碌地写字时,把铅笔夹在牙齿里。

 

“怎么了?”碧琪从他旁边大声说。

 

那匹马跳到空中,喊了一声“啊!”然后转过身用害怕的眼睛看着她。“你到底从哪里来的?!”

 

碧琪派向他眨了眨眼。“你的意思是刚刚,还是最初?”当他只是盯着她看时,她说:“我星期二出生在一个岩石农场,坐火车去小马镇有几个小时的路程-”

 

“什么?不!“他弯下腰,从掉下来的地方捡起他的笔记本,然后把它吐到他的蹄子里。“我是说…嗯。嗯,我只是在写作,仅此而已。“

 

“什么,像是一本书还是什么?”

 

“呃,差不多吧。”

 

那匹马向她闪现了一个略带油腻的微笑,这是碧琪的一个微笑最低-最受欢迎的,:紧张,不是-完全-说谎,希望她会离开,让他一个人呆着。

 

碧琪反驳了:乏味和毫无头绪。“哇。我希望我能写一本书!那是什么感觉?你写了很多书吗?是关于什么的?这是一个可怕的故事吗?有趣的故事?或者这是一个冒险故事?你都写在那个笔记本上了吗?它是如何从你的笔记本变成普通的书的?你为什么报纸写稿?“

 

记者,因为很明显他就是这样,看起来有点茫然。“坎特洛时报,”他不由自主地说。“等等!不,我是说…“

 

“没关系,”碧琪说。“我不介意你在这里。”然后她皱起了眉头。“但你不应该假装你不是记者。这可不好。你是不是想让别人对向日葵说些刻薄的话?“

 

记者皱着眉头。“我的消息来源说她的名字是艾琳’”

 

“你的消息来源是错误的,而且不是同时的。”碧琪对他眨了眨眼。“我更喜欢向日葵,所以我这么叫她。”

 

“哦…”

 

“那么,你是在打印一篇好文章还是一篇卑鄙的文章?”碧琪问。“只是不久前我们遇到了一个伤害每个人感情的八卦专栏作家的问题,我不愿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我的朋友身上。”

 

“这将是一篇诚实的文章!”记者现在看起来很生气。

 

“好的,很好。但如果要诚实的话,也许你应该诚实地做你的报道?“

 

“小马倾向于对记者隐瞒他们知道的事情。我宁愿他们直言不讳。“

 

“好的,我理解…你叫什么名字?我不能一直认为你是‘记者’。“

 

“我的名字叫排版,”他边说边把帽子翻了个底朝天。

 

“很高兴认识你,”碧琪笑着说,慢慢地消失了。“请不要伤害我的朋友”

 

排字员对此皱眉。“我不会伤害她的”

 

“言语是会伤人的,”碧琪轻声说,这一次,她忽略了一个仍在她周围全速进行的派对。“他们伤害的不仅仅是任何东西。只是…请记住这一点“

 

“额…我会的,“他说,看起来有点颤抖。

 

碧琪又朝他笑了笑,开始走开。然后她停下来回头看。“哦,一定要试试潘趣酒!这是一个特别的食物!“

 

排版犹豫地笑了笑。“我会这么做的,”他说。

 

~~*~~

 

与许多小马可能相信的相反,露娜公主的夜庭实际上并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当时大多数小马都睡着了。取而代之的是,它在傍晚露娜的晚餐结束后召开,并在升起月亮的时间之前不久结束。

 

露娜在当晚还有其他任务。职责,她开始后不久,她完成了升起月亮在黑暗中的小马国景观。她带着一种满足感看着她的冲锋从地平线升起,照亮了夜色。在她从流放中回来后的几个月里,她重新获得了足够的力量来再次进行升月仪式,而现在,每次她这样做,都感觉像是一次小小的胜利。

 

现在月亮已经走上了正轨,露娜从阳台上向下看着坎特洛特的灯光。这座城市以一种细小的方式映照着天空,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在下面闪烁。这么多的小马熬夜,享受着夜晚的宁静。她允许自己露出满足的微笑。这些天,事情变得非常不同。

 

露娜回到她的起居室,走到她的躺椅休息室,那里铺着天鹅绒软垫。她躺了下来,把她那双紫黑色的长腿放在下面。她的圆顶天花板是一个死了很久的地球小马钟表匠的遗物,发条般的天空现在显示了月亮的上升。

 

露娜的角发出耀眼的光芒,灯光变暗,房间陷入阴影。她分心的东西越少越好。不过,她让钟表滴答地走着;她发现滴答声让人心旷神怡。

 

夜公主开始调节她的呼吸,把她的注意力更深地引向内心。很快,除了她稳定的呼吸节奏和越来越远的钟声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然后,甚至当她离开她的身体时,这种感觉也消失了。

 

当她睁开眼睛时,她发现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空间,到处都是星光,像钻石碎片一样散落在她的蹄子下面。露娜展开空灵的翅膀,将自己更深地投入梦幻王国,在下面的灯光上翱翔。

 

与真正的恒星不同,这些光奇怪地聚集在一起。在她紧邻的地方,它们是如此的密集,以至于她很难单独把它们区分开来。更远的地方,他们变得更加稀少,在遥远的灯光群之间长时间的黑暗。

 

所有这些灯,每一盏灯,都是某些马的梦想。

 

这一天的担忧悄悄溜走了,因为露娜发现自己现在变得更加平静和平静,因为她在自己的元素中。梦的王国,一个心灵的花园,她非常小心地照料,让掠食者远离。在大多数情况下,灯光是闪闪发光的白色,表明正常的梦在醒来后很快就会被遗忘。这里和那里的灯光是不同的:黄色和蓝色,甚至偶尔出现绿色。

 

她红着脸记下了这些最后的梦,回忆起在过去很久的好奇心中,她偷看那些梦的时候。有些事情,她已经学到了,最好不要去看。她忽略了闪闪发光的绿色梦想,继续寻找。

 

一个梦,愤怒的红色,在梦境的黑色天鹅绒中脉动。露娜朝它倾斜,飞快地飞进来仔细观察它。如果颜色有任何暗示的话,这是一场噩梦,也是一场生动的噩梦。露娜闭上眼睛,轻轻地把自己压在梦的外缘上。她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做梦的人不会有意识地意识到她甚至问了这个问题。

 

“你需要我的帮助吗?”

 

露娜感觉到进入梦境的转变感觉,因为做梦的小马的头脑把她吸引进来,寻求它能找到的任何帮助。

 

梦境模糊不清,扭曲得很厉害,颜色中充满了红色和绿色。绝望的喃喃自语是从前方的某个地方传来的,在扭曲的走廊和房间中,露娜认为这匹小马很可能曾经去过学校。

 

她搬家了,不愿意浪费任何时间。对梦想者的恐惧像磁铁一样吸引着她,她发现他蜷缩在教室的角落里,蹲在桌子后面默默地呜咽着。

 

做梦的人看起来像一匹小马驹,淡蓝色的黑色鬃毛,但这并不意味着什么。在恐惧的梦中,小马经常会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孩子。小马被压在地板上,无疑是为了避免被什么东西在放黑板上摩擦,上面涂满了难以理解的涂鸦。

 

让小马如此害怕的表现是一件黑色的带头巾的长袍。这就是全部,只是一件带兜帽的黑色长袍,而且是空的,尽管保留了它的形状,就像一匹看不见的小马站在里面一样。

 

露娜研究了片刻的幽灵,然后对它置之不理。无论它的意思是什么,一时都超出了她的能力。相反,她轻轻地跪在颤抖的孩子身边,在他的背上放了一只翅膀。

 

他一开始似乎没有注意到她,但这通常是做梦的方式。露娜靠近他的耳朵轻声说:“你怕什么,我的小马驹?”

 

小马一开始没有回答,而是盯着长袍,他的目光盯着穿着它的人的眼睛会在哪里。最后,他说,声音因恐惧而颤抖。

 

“它在那里,”他说,几乎没有耳语。“如果我动一动,它就会抓住我。”

 

“如果真的发生了,你会怎么样?”

 

“我…”小马慢慢眨了几下眼睛。“我不知道。一些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卢娜提示。

 

“是的。我认为…“小马再次眨眼,然后环顾四周。“这是什么?”他问,他的声音突然听起来老多了。他站着的时候,他的形象动摇了,变得更高,更宽,更老了。鬃毛变成了灰色,口吻上出现了线条。他愁眉苦脸地看着那件漂浮的长袍。“又是这个,我明白了。”

 

“这个?”露娜问,站起来站在他旁边。

 

“从我还是一匹小马的时候起,我就断断续续地做着这个梦,”他回答说,一边不安地皱着眉头,慢慢地走向那件漂浮的长袍,那件长袍旋转着继续面对着他。“不过,从上次到现在已经有好几年了。”

 

“你认为它是什么意思?”露娜问。

 

那匹马,在说话之前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我总有一天会死的,”他说。“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那么,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还会剩下什么呢?“

 

“我不能说,”露娜小心翼翼地回答,“因为我从来没有死过。”你有孩子吗?“

 

那匹马哼了一声。“从来没有。现在我太老了“

 

“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留下的吗?”卢娜问。

 

“我有一些朋友,”那马若有所思地回答。“我想他们会想念我的。也许是我的同事。“他若有所思地盯着长袍看了一会儿。“我妻子几年前离开了我,遇到了一些新的麻烦。”

 

露娜说:“所以,如果你被从这个世界上移除,你会感觉好像你没有建造任何会留下的东西。”

 

那马做了个鬼脸。“那差不多就是总结了,是的。”

 

“那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始建设呢?”

 

又一个愤怒的鼻息。“我太老了。你认为我现在能做些什么来改变现状呢?“

 

“我知道一个事实,坎特洛特皇家孤儿院永远不会有足够的蹄子来照顾孩子。你可能没有自己的小马驹,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影响别人的生活。“

 

他现在好奇地看着她,虽然没有认出她来。这常常是梦想的方式。

 

“让你的生活变得重要,这取决于你自己,”露娜温柔地说。“不要简单地等待死亡。每天出去,试着让一些人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那些小马会向你学习,就像你会向他们学习一样。他们学到的东西会传给别人。只要有小马,你行动的涟漪就会持续下去。“

 

“我…看!,“做梦的人说,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看着他的蹄子。

 

露娜静静地站着,给了他时间去思考。

 

“好吧,我会做的,”一两分钟后他说。然后他皱着眉头看着长袍。“我想这就足够了你.”

 

他用蹄子戳了一下长袍,长袍坍塌成了地板上的布料。他得意地对着它傻笑,然后又转向露娜。

 

“我永远不会对你表示足够的感谢,”他说。“那个梦一直萦绕在我的心头。哦!我从来没有自我介绍过。我是净收,行业会计。“

 

他伸出蹄子。露娜微笑着用她自己的触摸它。

 

“我是露娜,夜公主,夜晚的守护者。”

 

他的微笑僵化在他的脸上,无论他认为他在梦中看到的是什么,他的笑容都分解成了露娜的形态。他倒抽了一口气,梦也在颤抖。

 

“醒来时记住这一点,”露娜说,用她的角碰了碰他的头。

 

“我会的,”净收说,暴躁地说,“公主!”

 

梦境随着梦想者的醒来而破碎,露娜发现自己再次在星海上滑翔。她允许自己露出满意的微笑。净收只是她今晚访问的许多噩梦中的第一个,而且并不是所有的噩梦都那么容易帮助。

 

不过,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一场噩梦希望永远不会回来,而一匹小马现在决心对他的生活产生积极的影响。带着平静的满足感,露娜继续飞行,检查梦境,寻找另一匹需要她帮助的小马。

 

她想,感觉被需要真是太棒了。

 

~~*~~

 

终于,远远超过了睡觉时间,艾琳摇摇晃晃地回到她的小屋,自己进去了。她还没有找到时间买一张真正的床,但她的新沙发,阅读椅和餐桌被塞进了她的小客厅,对面是她还需要打开的所有箱子。

 

艾琳拿走了她的鞍袋,里面装满了派对上的剩菜,然后把它们放在厨房的柜台上。然后,她忍住哈欠,走进浴室刷牙。

 

过了一会儿,艾琳依偎在她的新深绿色沙发上,用一条又大又蓬松的绿色浴巾作为毯子。她用蹄子戳了一下垫子,把它弄得蓬松起来,低下头,闭上了眼睛。

 

这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她想。片刻之后,她在她的新家第一次睡着了。

thumb_up5
12thumb_down
#1
Nightscream  夜骐 站务 2019冬季征文三等奖
回复 羽毛和派对

虽然还是好些鸡饭味儿,不过好歹比之前强了一点点。请继续努力吧。

13 天前
#2
Kirin  麒麟 事迹详见fimtale.com/b/26 事迹详见fimtale.com/b/62
回复 羽毛和派对

回复#1 @Nightscream :

谢谢!

13 天前
#3
回复 羽毛和派对

慢慢來別心急 只要譯者有在持續進步 別說週更 雙週更甚至月更都沒關係

13 天前
#4
LRlicious  麒麟
回复 羽毛和派对

别!t!m!的!在小马翻译文里放一些莫名其妙但令人作呕的图片行吗!

以及这浓浓的机翻味,你以为翻译很简单啊,只要把百度还是有道翻译的东西扔进来再稍微改改就好了啊!

13 天前
#5
回复 羽毛和派对

有个小错:

“我…”小马慢慢眨了几下眼睛。“我不知道。一些不好的事情“

“不好的事情?”卢娜提示

卢娜改一下露娜,还有为什么有的地方小蝶用Fluttershy表示?

13 天前
#6
回复 羽毛和派对

还有,“我会的,”净收说,狼吞虎咽地说,“公主!”

什么叫狼吞虎咽地说?

建议机翻后自己好好对着词读读,起码得口语化一点

13 天前
#7
Kirin  麒麟 事迹详见fimtale.com/b/26 事迹详见fimtale.com/b/62
回复 羽毛和派对

回复#5 @Sunset余晖 :

谢谢反顾,已修改

12 天前
#8
Kirin  麒麟 事迹详见fimtale.com/b/26 事迹详见fimtale.com/b/62
回复 羽毛和派对

回复#5 @Sunset余晖 :

请查看100比特是否到账

12 天前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收录该文章的频道:
  • 优秀穿越(变马)文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