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Acder_L

  独角兽

鄙人才疏学浅,下线读书写作,不必见怪,有资格发文的时候在上线。(注:如果一个分式的分母=0.那么在这个算式当中,0是否有意义? 若有人知道答案 务必私聊 感谢)

黑白世界

Chapter20:Replay

本作评价
10()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Chapter20Replay

“重播你的命运。”


  那是一只独角兽,但绝对不是他们所说的“逝去”——她有着雪白的皮毛以及淡色的发泽,站在我面前的柱子上,俯视着我。

  “那么,芦荟,你真的这么想知道答案吗?”她开口问道,语气当中夹杂着一丝严厉的批判口气。

  我瞬间就噎住了,我没有料到有一只小马会一语戳穿我的伪装。

“我知道你来自政府组织,而且这次的来意就是为了窃取情报的,我甚至知道你的名字是什么,你什么时候出生,为什么来马哥华。”她说完这些,稍稍地停顿了一下,“我的名字叫做真理(Truth),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我狐疑地问道。

“听着,我清楚万物,我也知道你背后的秘密,不过我不能说,这是一个诅咒——但是我依然有跟你做交易的资本,这么说吧,你一直在被利用和洗脑,甚至你在这座城市当中的一举一动都被无形的操控着,这点我很确定,如果你想揭开这个秘密,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那么你到底是谁?我凭什么要相信你?”我不甘示弱地问道。

“我是‘逝去’的朋友,一个纯粹的灵魂,塞拉斯提亚将‘逝去’封印在了永恒之火当中——只要那火焰没有熄灭,他是不会被放出来的,而我幸运一些,只是被放逐躯体,灵魂被封印在了真理水晶当中,而我的灵魂因此受到了诅咒: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马一步一步走向深渊,即使我知道真相,这该死的诅咒也让我说不出口,只是,你愿意相信我吗?”她用那紫水晶般的眼睛注视着我,期待我的回答。

“你...只是一个意识体?这不科学!”我大声提出了我的质疑。

“很好,你现在正在否认纯粹魔法论,不要忘了,这个世界虽然科技及其发达,但是魔法却依然一直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塞拉斯提亚可以升起太阳,露娜可以升起月亮,独角兽可以释放魔法,那么圣物的存在以及纯粹意识体的存在又怎么不可能呢?”她眼中的目光变成了蔑视。

...也是吧...好吧,如果你这话属实...”我有些动摇,因为之前也有小马说过我一直都在被欺骗着...他们不可能是一伙的,所以这“谣言”应该不会是空穴来风的...这后面一定藏有着什么真相。

“你的条件是什么?”

“很好。”她轻轻的鼓了鼓蹄,“我很高兴你能来到正义的一方,欢迎你,芦荟,左派的一切都很含糊笼统,如果你真想搞清楚所有事的话,就跟随着你的上级以及命令——切记,抓住机会,不要让他们脱离你的蹄中,尽量接触上层的成员,这样你才更有机会得知真相。”

我立刻就明白了她所说的“左派”就是民主党。

“好的,那么...我会在你的意识当中帮助你,不过我可要先说了,没有什么好,是没有依据的,我的确是在利用你,但是这样的互利总比被蒙在鼓里要好多了,不是吗?”她笑了两声,随后消失在了柱子上。

*  *  *

民主党的总部设立在教堂的庭院当中。

如果细细研究,就会发现很神奇的一点——这座教堂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宗教产物:它更像是一座堡垒,有些被魔法伪装起来的炮孔架在屋顶走廊上,高大巍峨的建筑体系也基本杜绝了从墙地下爬到顶端的可能性。

  民主党的布局并不像是我想象的那样混乱杂错——他们的分工是很明确的,几个部门分别是:信息作战部门,行动策划部门,行动执行部门。

  我终于是明白在毒枭基地中看到的军事化演练了——这里的场景简直如出一辙,看起来他们不仅和毒枭做生意,甚至还并入了一些毒枭。

  “我并不怎么看好左派,因为他们的行为甚至有些触犯到了教义的底线。”

  那只雌驹的声音在我的脑子当中想起,我吓了一跳。

你在意识当中引我?

  “是的,但是我随时都可以退出,而且我也不能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答案,所以不要以为你能依赖于我。”

  好吧,好吧,看起来现在是三只小马同行了。

  至于雅各布呢?他早就没影了...好像是因为对于他来说还有新的任务。(而我没有!)

我被划入了行动执行部门,也就是炮灰部,这是在他们之间的说法。这里大部分都是无所事事的小马,有喝酒的,有打牌的,有着穿着盔甲走来走去。

“他们很多都不是教徒,甚至不知道‘真理教会’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仅仅只是一些反政府分子,但是左派依然把他们并入,现在的左派已经变样了:变得很奇怪,甚至有些不像宗教。假如说你在外面跟别的小马说一句:民主党就是真理教会中的一个部分。他就会歪着脑袋问你:‘什么?原来民主党是一个宗教’?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那倒是没什么,但是真理教会本来就是一个宗教啊?”

那左派的领导是谁?难道没有右派去提醒一下他们吗?

“没有,虽然右派的小马对于左派虽然都怀着一种厌恶之情,但是右派的小马没有任何资格去干涉左派的行为——特别是这个教主的位置,就是因为一直没有定下来,所以这个宗教当中才会如此动乱。”

“嗨?小姐?喝酒吗?”

一只小马冷不丁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急忙转过头去,他的衣着肮脏,浑身上下充满着一股酒精味儿,嘴里还叼着一个瓶子,迷离的声色就像通过啤酒瓶底一般看着世界。

“额...应该吧...我猜。”虽然我不怎么会喝酒,但是想融入他们,就必须从入乡随俗这一条道理开始。

他跌跌撞撞的跑到一个酒箱旁边,拿了瓶酒,递给了我。

我用自己的魔法撬开了瓶盖,一股奇特的香味立刻飘到了我的鼻子当中。

“不会喝酒吗?把嘴对着酒瓶的细颈处,往下倒就成了。”他迷糊的说了些话,随后接着喝着酒。

我尝了一口,味道并不好,很苦,很辛涩,(我猜胜利杜松子酒就是这个味道)我真的很难理解他们是怎么把它当成水一样喝下去的,这玩意...难道会好喝吗?

“为什么加入左派?还是你也是那些反政府分子...恐怕不像吧...”他浑浑噩噩地又打开了一杯酒,对着我问道。

“你呢?你为什么在这里喝酒?”我反问道。

“哎!说到这我就伤心,咱本来不应该流落于此的,那该死的伤疤...他抢走了我的位置,把我扔进了深渊当中...真是该死,要是他现在就去死那可多好啊,这样我就能当上左派的领导者了,瞧他把这里搞得多么乌烟瘴气?”

...领导者?!

“嘿,你能说得再详细些吗?我是一位新成员,这些规矩还不是太懂。”

...在左派成立当初,急需一位领导者,那时,我和伤疤的票数大概是持平的,我只是稍稍的略胜一筹,但是...他却残忍的杀害了几只没有投票的小马,然后将这些罪行嫁祸给我,说是为了让那些依然拥有投票权的小马失去投票权,这样就可以稳固自己的地位,然后呢?我就被监禁起来,他自然而然的也就成为了领导者...但是瞧瞧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却一个个软弱进了骨子当中,不敢冒出头来反抗...如果有那个正义之士去把他暗杀了...左派就能重新回到正轨上了,也不至于被右派如此歧视。”

我看了看周边,确定没有小马(WATCHER)在监听之后,小声地说道:“我可以帮你把他杀了,但是在你辉煌之后,请允许我成为你的助理。”

“当真?”他突然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在开玩笑嘛?现在谁敢暗杀他?那就是把命往枪口上抵!”

“不...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我一定尽力去做到,即使是失败了,也只是我自己死,害不到你。”我保证道,抓住这个机会,即使完不成也有个念想。

“那好...如果你能把他杀了最好,但是假若说失败了,请不要这对话说出,否则这里又将要有一场‘反动分子大清洗’了。”他将自己的酒瓶放下,摇摇摆摆地站了起来,“如果你成功了,将领导者这个位置转让给你都没问题...我能看的出来,你并不想让这座城市受灾。”

*  *  *

我谨慎的从走廊处潜行了过去,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正是戒备最森严的时候,但是雅各布已经再尽量帮我制造混乱来吸引注意了,但是他的寝室前依然站着很多浑身披甲的守卫。

不过着没什么,因为我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虽然我这只小马平时看上去很不靠谱,但是在好奇心这一点上,几乎没有什么小马能比得上我,现在我就像是为了能玩游戏而拼命学习的小马驹一样。

简易割刀立刻就就在玻璃上开了一个大洞,我荡进去的同时解开了我的绳索...用魔法创造的声音比我想象中的要大多了,完美的盖住了我蹄子落地的声音。

他靠在自己的椅子上,将头转向的声音发出的地方,但是很不幸的看到了我。

他刚想尖叫,却被我捂上了嘴,死死的压在地上...他拼命挣扎,却丝毫摆脱不了...我扑倒他的时候已经彻底瘫痪了他的运动能力,你问我怎么做到的?如果你能想到带着填充魔法的触摸魔法能死死的抓住他的骨头,或许你也可以。

只不过这似乎只有在突然袭击的时候有奇效,因为这种魔法是转瞬即逝而脆弱的,如果你没法把一只小马定身的话,你是完全释放不了这种魔法的,而且这种魔法需要把自己的角无限的靠近作用者的身子,大部分小马在这之前都被反击而无法施展这种魔法了。

“闭嘴,该死的。”我尽量装的像是一个冷漠无情的刺客一般,将匕首插入了他的喉咙当中。

虽然这很残忍,但是没有什么真相是暴露在苍天之下的,必须要付出一些代价:一些钱,一些时间,一些本性,而换来的真相却不一定让你满意,这就是真相,他永远是残酷而无情的,就像是双刃剑一般。

他死的很安详,猩红的血液从他的喉咙处奔涌了出来,将深色的地砖染红,血腥的气味并不好闻,但是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干这行工作,迟早有一天要熟悉这种场景,这种味道,这种行为,如果我不能适应,那么我注定只能是一个失败者。

拍了拍自己的蹄子,将那把捎带些血液的匕首在空地上抹干净,放回了口袋当中,我接着向前摸去——外面的守卫估计都死死的注视着走廊当中,殊不知自己保护的目标早就没了气息。

我将抽屉拉开,那里面是一个带着硬封皮的册子,枯黄的纸业弱不禁风的堆叠在一起。

“哈,就是它。”我轻轻的将这本书收到自己的衣服当中,尽力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  *  *

我睁开了眼睛,昨天晚上的一切发生地都悄然无声,虽然我不能保证没有小马看见我的行径,但是只要他们不找上门来,这一切就没什么问题。

伤疤被暗杀的消息早就已经在数个小时前就传遍了整个左派营地,听雅各布说,似乎烛光——就是那只醉酒小马已经被推举成为新任的左派领导者了,看起来计划一切都顺利。不过这次似乎我又再次脱离了上级的指使,脱离了团体...我不确定这到底是不是对的,一板一眼,就会制造弱点,这句话也不是白说的,但是我更不想被数落一顿甚至失去工作——所以如果能够隐瞒,还是隐瞒着吧。

我重新躲进了被子当中——这像牢房一般的寝室里面已然没了任何小马,但是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没错,那本书并不是烛光指使我偷的,而是“真理”。

“你在想什么?为什么不打开?”

我将自己独角擦亮,将那本册子平铺在床单上,将被子裹得更加天衣无缝,随后翻开了那枯黄色的本子。

*  *  *

真理教会左派 记事本

“留给那些寻找真相的小马。”

记录1

真理教会的左派成立于马哥华新历第4年(塞拉斯提亚历1763年),对外宣称“为了马哥华民众的民主”来公然与政府对立。

虽然这种行为及其鲁莽,而且对于政治体系做出反抗看起来是很不明智的选择,但是这也成为了我们并入那些三道九流的反政府分子的借口之一,方便日后壮大实力。

我们攻击政府的目的主要有两个:
1:将政府当中的一些“行为不轨”“居心不安”的小马清理,以防他们日后对真理教会的存在造成威胁,同时也是帮助英克先生——我们已经在地下和他建立起了联系——只要们帮助他夺回自己的权力,在他重新夺回权力之后,将会任由真理教会在马哥华扎根——只要不影响社会的正常运行以及从他的蹄中夺走权力。

2: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争取削弱这座城市当中的其他势力。(如黑帮,LifeLine,政府,Phoenix科技,学会派,先进协会)

至于第二条的必要性,会在记录2中详细说明。

记录2

对于地下黑帮:我们做着两方面的准备:一方面插入卧底,如果真的要通过斗争夺取势力,那么他们毕竟败落;一方面与他们谈判——他们的蹄中有着一些违禁物资,而那些东西正是我们与政府斗争需要的必须品。

现在的趋势更偏向与谈判交易,至于败落他们的势力?很简单,只要让两个黑帮因为想要争夺对于我们的交易而火并起来就好了。

“怪不得。”我嘀咕了一声,那天在A.R.T.剧院看到的场景现在依然历历在目。

  

 

对于LifeLine:我们对这个组织的资料少之又少,唯一能够确定的资料就是他们正在不择蹄段的生产着IHEAVEN,我们尚且不知道他们会用这些东西去做什么,但是我们能够推断出——这绝对不会针对于真理教会,所以对于他们,我们仅仅需要一个备案组就好了。

对于政府:马哥华的政局十分混乱,七位内阁议员都各自心怀鬼胎:叶琳·斯坦顿只想让马哥华变得安静些,也就是政府独占一头,清除其他所有的势力;亨利表面上没什么,私底下却逼迫着居民缴纳不菲的税金——外面的小马问起来,这些钱在他的嘴中就变成了“不义之财”,满嘴胡话;暮光闪闪设立WATCHER的目的是清理政局当中的腐败分子,但是除此之外,WATCHER的职责也监视着各个部门的部长,居心从何?斯诺看上去平时为温尔雅,其实他所领导的信仰部一直在通过各种蹄段洗黑钱,通过操控小马的方式,干着一些苟且之事;星云通过着那台计算机监视着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将各种情报出售给各种势力,从中取得利益;“01”只想着清除自己的死对头——规范部和启示部,甚至想用IHEAVEN清除所有小马对于规范部和启示部的印象,而且还制定了一个完整的计划——美其名曰“救赎”。至于我们可怜的英克市长呢?(Mr.Ink,也被称为墨水先生)他苦于维权。

所以,政府当中其实并不太平——甚至早就形成了分裂,在大局观上,预言部,真实部,隔离部成为了政局当中的保守派分子,而启示部,规范部和信仰部则成为了政局当中的激进分子——但是如果站在各自部门的角度上来开,隔离部想要清理城市当中的其他势力,但是真实部却在暗暗地帮助着那些势力,启示部和信仰部都对对方的剥削体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规范部与启示部一直仇视着预言部,其他五个部门也对预言部抱着怀疑的态度,而规范部因为总是监视着政府当中的小马,而被除启示部的四个部门排挤——甚至断绝了提供情报,而英克先生为了维权,总是策划着各种夺回权力的方法,自然对于六个部门都有所隐瞒。

而马哥华的政府体系的实行是需要互相配合的——这体系虽然看上去完美,但是依然抵挡不住由内向外的崩塌,如果有一个部门脱节,那么整个体系就会出现一个很大的漏洞——而现在的情况是每一个部门都在脱节,这体系也就不攻自破的崩塌了。

我们只需要抓住他们的视野盲区,就能够很轻松的完成我们的目标——

计划主要是这样:一派成员先去执行一些显而易见的行动,吸引注意力,然后另一派小马再暗暗的执行我们的主要任务——这样政府成员所看到的就是那些毫无意义的行动了。

对于Phoenix科技:这个科技公司拥有着数百亿的可动资产,而且影响力也大的吓马,但是依然有很多把柄可以抓——政府当中(尤指规范部)已经对他们的行为表示质疑,只要我们善用这种关系,我们就能够将他们引上一条不归路。

但是我们需要先列一下前提:Phoenix科技公司是整个马哥华乃至整个小马国当中市值最高的公司,并且有很多Phoenix科技的卧底隐藏在政府当中,如果想单纯通过政府来解决这个麻烦,恐怕很困难,但是只要我们悄悄地出去插一蹄,他们他们缔造起的堡垒工事,瞬间就会土崩瓦解。

首先,我们要认清一个事实——无论如何,无论是谁(包括政府)也只能让Phoenix科技退出在马哥华势力占比,并不能彻底的消灭他们的势力,更不能和他们正面对抗。

计划是这样的:如果有一天,他们的势力真的威胁到我们了,那么我们就会冒充政府给Phoenix科技发一封邮件,这封邮件当中暗示警告着他们不要摄入势力界,然后我们通过制造一些假象让他们认为在马哥华势力界的投入是并不抵收入的,那时候他们势必会给政府一个面子,然后退出势力界,一箭双雕。

不过这个计划的可实践性还有待商酌,因为我们很难预测他们是否敢和马哥华政府政府正面对抗。

对于学会派:这个势力的成员早就渗入了各个组织,举个例子——从街上抓来十只小马,至少就有四五只是学会派的成员,虽然他们都是独自的个体,而且似乎掌握的权力也不大,也没有一个根据地,但是他们就像是一群蛀虫一样馋食着马哥华的社会体系,根据今年马哥华政府的秘密统计表明:整个马哥华大概已经被无形“塞拉斯提亚化”了33%,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据,而且这个比值还在连年不断增加,所以即使学会派并不会像政府和我们正面为敌,像Phoenix科技一样干扰我们的利益线,像黑帮那样和我们抢夺地下资源,但是我们依然不能轻视他们的存在——如果他们那一天认为我们妨碍他们了,他们会毅然决然的与我们开战。

但是他们要怎么做到这点呢?很简单,即使是这个教会当中,就有很多学会派的卧底奸细,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打入敌方中央枢纽,然后在真正开战的时候,让对方的体系瘫痪,从而不费一兵一卒拿下胜利。

而我们能做些什么呢?的确,对于学会派这个派系的根基,无论是谁都无法发起一个有效的攻击,但是我们可以尽可能的排除学会派在教派当中的隐藏分子,保证“血统的纯正”性,他们是绝迹不敢和我们正面开战的。

对于先进协会:整个马哥华当中我们最束蹄无策的组织,没有之一——因为我们这些情报大部分都是从政府当中的“N.E.S.T”系统当中窃取出来的,但是很可惜,甚至消息最灵通的政府都无法监视先进协会的行径。

所以我们能做到的仅仅只是小心谨慎而已,我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对我们有什么见解,了解多少,会不会对我们做出举动——如果用风险评估表排列一下的话,他们的危险性显然是最高的,没有之一。

*  *  *

我真的不想理会这些东西,甚至我看这种简单易懂的整理文档都有些头疼:这上面到底写了个什么玩意,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些事?为什么要防范着别的势力?恐怕这只有我查阅过他们的机密信息后才知道了。

真理没有再出来,可能是待在我的精神当中太无聊了,然后就出去了。

我重新将自己的被子叠好,尽量将每一个褶皱都折平,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我猜烛光不会容忍这么不忠诚的部下,如果这件事暴露出去了,别说当左膀右臂了,不被处决都算是好的了。

现在已经快到中午了——大家都还没有从这场政变当中缓过神来,而且今天上午也没有什么组织过的行动(特指游行等以破坏社会和谐而达成目的的不正义蹄段),于是,这一个上午似乎也没有什么小马注意到我:大部分的小马都是些反社会分子,只在行动的时候活跃活跃,在平时的时候呢?无非就是喝喝酒,打打牌,睡睡觉,扯扯闲话,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不过我并不知道这些小马在烛光“登基”之后的处境会是如何...应该大部分都得卷铺走马吧?毕竟从他的语气当中大概就可以知道他到底有多么痛恨这些乌合之众了。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我只需要封锁情报,然后慢慢等待机会,用领导者的助理这个身份去查询内部的机密文件了。

“芦荟?”雅各布的声音从我的背后幽幽的飘了出来,我转头过去,他穿着一身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正式西装。“你下一步准备干什么?”他低语道。“我知道,从这次行动之后,已经彻底脱离的政府的计划了,我为什么会帮助你?是因为我认为这个计划很合理,而且这个时机和机会也是可遇不可求,这就是我帮助你的原因:我信任你,但是我希望你的所作所为可以值得我信任——要不然下场的话...我也说不清楚,毕竟我作为元老级的成员是肯定不会被开除的,顶多就是记一次大过而已,至于你?估计到时候最轻的都是开除了,不知道黑白最近怎么了,对你总是一副很温和的态度,但你要记住——如果你把它惹急了,他甚至会派马去暗杀你,到时候万一是我那就麻烦了——我不想惹麻烦,知道吗?所以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我好不容易讨要到了一个游击哨兵的岗位好配合你。”

“什么...”我大惊失措。

“没错,如果你想主导一件事物,那么你必须负全责,现在即使你想推脱都无法摆脱了,说吧,要不然因为你而导致这次任务失败,回去指不定是要掉脑袋的。”

“额......好吧,好吧,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通过助手的身份去查询一些机密的文件,然后想办法导出,不过...我没把你也算进计划当中,请问你能够帮我做些什么呢?”

“哈...”他笑了一声,“说的像是你知道怎么把那些机密的文件导出一样,这些事交给我就好了——你只要告诉我那终端在那里,以及粗略的绘制一份地图就行了,当然,你大可不必铤而走险的去查看那些资料,但是这也只是我的一个建议而已,如果你想去查询的话,只要能保证你在中途不会殉职,其他的都无所谓。”

说完,他就转头跑开了——他应付这些小马的经验不知道比我高出多少倍,所以自然有着干不完的事情去做。

“嘿!各位小马们!”那沙哑的广播突然发出了极响的声音——是烛光的,“我是你们的新任领导者烛光!那该死而健忘的领导者居然忘了广播开关在哪里?不过没关系,现在你们最爱戴的领导者已经回来了!享受你们光明的前途吧!不过,顺带一提,上一任领导者不知道把那本‘真理教会左派 记事本’放到哪里去了,如果你看到了,请将它带到领导者办公室来,重赏,如果你看到了那只小马企图私藏他,举报,也是重赏,在此,我劝告那些不安分分子们,不要在做任何无用的抵抗了,加入我们或者离开,这是你们唯一的选择。对了,至于我早就已经钦定好的助理,现在就来三楼领导者办公室来找我一趟。”

我不自觉的将那本书藏深了些,有些害怕:这些言论带有着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感觉,虽然我不知道伤疤是如何领导民主党的,但是烛光这态度就让我很不适应。

...无所谓了,希望这次让我过去不是问我书放在那里的就好。

*  *  *

我推开了门,他就坐在正对着大门的那个办公桌后面:办公桌上堆满了书籍,羽毛笔以及各种各样的文件,他靠在那舒适的鹅绒靠椅上,活脱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国王,再审视他的大臣。

“芦荟,没有你我可做不到这位置上啊...说吧,你想要什么奖赏?”

幸好,不是问我关于那本记录册的事。

“我吗...如果可以的话,能让我访问一下数据库吗?再加入‘真理教会’左派之前,我一直很想深度的了解一下这个教会,如果可以的话。”经过多次因为措词失误所带来的的灾祸之后,我终于编出了一个还算通顺的理由。

“当然可以!”他在一张名片上打了一个勾,随后递给了我,“这是你的出入通行证,现在开始,你将拥有访问所有情报的权限,还有,如果你看到了那本我在广播当中所说的册子,一定要想办法给我送过来——那上面的东西可不能被泄露了,如果被不能信任的小马翻看了...记住了,这些小马当中包括你,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帮助我暗杀领导者,但是这件事的动机依然不明显,你显然不仅仅是为了在这里能够混出一个名分而帮助我的,至于那些情报?你绝对不仅仅是为了那些情报来帮助我的,所以,如果你找到了那本册子,不要翻看,直接交给我,明白了吗?”

“明白!明白!”我咽了一口口水,连忙接过那张出入证,匆忙地跑了出去。

我迟早得找个地方把这该死的书本处理掉,丢到也好,烧掉也好,就是不能让他待在我的身上。

我深呼吸了一口,走了出去,后院当中安静极了,到处都是巨大繁盛的五彩花丛,植株丛生,我望了望周围,确保没有任何小马再监视之后,迅速的将那本厄运书藏在了草丛中,用草秘密的包起来...这样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如果我一直带着这玩意,厄运迟早会找上我。

我就像把我的书包放下了一样如释重负,踏着下午不知道从哪里吹进后院的微风,走进了建筑物当中——这座大厅里面似乎正在举行一个什么聚会,各种正装小马们谈吐文雅,并不像是赌场那天那么吵,这些声音当中多了一丝沉稳,少了许多混乱,并不会让我心烦意乱。

“您好,请问...”那只背着步枪的小马将蹄子伸了过来,讨要着通行证。我从衣服口袋当中把那张写着字的白色身份卡递给了他,他简单的检查了一遍,答道,“芦荟小姐?请进,请不要在里面高声交谈。”

他转过头去,拉下了一个拉杆,随着一些机械的“叮叮”声之后,那扇用着密度极大的金属制成的铁门从中间向两端拉开了一个小口子,我接过自己的身份卡,连忙钻身进去。

这间建筑当中到处都是带着显示屏幕的数据终端,上面都有各自的标签:xx-xx年,什么什么种类啥的...我也不太确定我想找的答案到底储存在那个地方,我甚至有点不清楚我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先从规范部的文案当中开始找起吧。

规范部 真理(THUTH)数据终端:加密文件

正在读取内容...完成

虹膜身份验证...完成

<信息记录读取...登录...完成>

‘数据接轨——///

Loading...

///载入///

记录主人:DLATER

正在检测访问权限...四级情报登记...验证完成

 

暮光闪闪女士(Ms.Twilight Sparkle)是规范部(Ministry of Standard)的部长,也是整个规范部当中的掌权角色,每一条决策都是通过“规范部议会”编纂,然后通过暮光闪闪的确认才能开始执行的。

马哥华四年:WATCHER计划(WATCHER PLAN

【此为“规范部议会”原稿】

在马哥华的政局内部中有很多蛀虫,他们的行为已经不知不觉的影响到了马哥华社会的正常运行,只缺少一条点火锁,就会全线雪崩,所以我们成立WACTHER组织的原因就是一步一步的清扫走这些雪,甚至不会让下一朵雪花飘上山顶。

但是这种行为的代价是及其惨重的,这不仅仅是违背大局,甚至会血本无归——如果我们不加入他们,我们就是他们的敌人,如果我们做了,我们能得到什么呢?

答案是,除了政府在真正意义上的和平统一以外,我们什么都得不到,甚至在行动期间我们在政府当中的地位将会像是过街老鼠一般:没有任何部门会想再给我们提供情报,没有任何部门会再给我们提供情报,而我们的行动网络将会彻底坍塌,至少会有两个及以上的部门在政府当中仇视我们,我们唯一的盟友只有启示部(Ministry of Revelation)。

这是一项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提议,我们所面对的不仅仅是五个部门:我们需要面对的敌人是五个部门及其背后的层层利益网,如果您不同意这个提议,也完全没有问题,但如果您同意的话,请在下面签下您的名字,我们进一步进行商议。

您最忠诚的

规范部议会

代表马签名:TISTIE

部长签名:TWILIGHT SPARKLE

这是政府当中的WATCHER的起源,我们从上面的文档当中可以得知,这个组织最初始的建立原因是为了净化整个马哥华政府当局,这和真理教会左派所做的事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是并不是每一段好故事都有一个好的过程的:很快,规范部在政府当中的地位真的成为了“过街老鼠”,几乎所有的部门都对他们不冷不热的,而且那些情报部门也不会再向他们提供情报了——所以规范部唯一得知情报的方法就是去偷窃情报。

  在这么一年当中,他们到底偷了多少情报和技术呢?光看这些整理报告就知道了。

  WATCHER计划是从第五年一月的时候开始的,从他们的企图被发现之后,几乎所有部门就进入了戒备状态:戒备WATCHER和规范部。

  3月,真实部研制出了便携式携带的“RIM终端传导器”,而在不久之后,规范部的小马也拥有了这项设备,这使真实部的小马极为头疼:他们又不能去关闭“RIM”终端来重置连接,这种巨形的计算机一般都需要接近一个月的蹄动调整才能重新正式运行。

  4月,预言部研制出了“无痕行动装置”,此装置仅仅在一周内就出现了复制品。

  5月,隔离部当中的.TYA子弹配方被盗走备份:此为一种杀伤力巨大的穿甲弹,弹头会在击中的时候分裂成许多碎片,这些碎片当中都带有着小型的炸药——相当于一种集束炸药,但是这种子弹并不是正规的子弹,而且隔离部也严令限制了子弹的使用权限,但是一旦被盗走,他们就毫无办法。

  6月,信仰部所整理的“马哥华思想罪犯名单”和“思想植入报告”被来自政府内部的黑客备份走,在之后,没有任何一位WATCHER以及规范部的小马被信仰部精神监视和操控。

  8月,预言部的“下一季度任务准备单”被泄露,虽然隔离部的有关部门已经在第一时间将这些文档从网络上删除了,但是依然有不少小马得知了预言部的诡计,对此表示忧心惶惶。

  同月,预言部的“清理名单”也被泄露在网络上了,虽然也是及时的删除了,但是预言部的真实面容被暴露在了一些小马的眼里,这件事情之后,WATCHER几乎撤走了所有名单上的小马,预言部也没能敢把他们怎么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目标被撤出自己控制的范围当中。

  9月,隔离部当中的SDP.13冲锋枪,(一种射速极快的轻型冲锋枪,拥有五十发的弹夹,适用于强制反恐以及隔离行动当中。)L-G步枪(一种性能上几乎可以称之为最实用的步枪,原本是隔离部当中的专用维和隔离武器。)SHADOW.K狙击枪(近现代来射程最远,精准度最高的狙击枪。)图纸被泄露,叶琳·斯坦顿女士在那次事件当中几乎把所有隔离部当中负责信息保护的小马全部开除,并且在政府的官方网站上指责规范部的无耻盗窃行为,但是规范部并没有对此进行正面的回复。

  10月,信仰部的“思维清除计划”以及“思维改造总提案”被泄露,显然也在短短几十分钟内被撤回了,但是这依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波动,甚至有些群众上街游行让信仰部停止这些行为,但是很快就被信仰部通过“电波改造”的方式制止了。

  12月,预言部的大量文档被盗窃,其中甚至包括了“末日计划草案”这种最高级的机密,这使预言部与规范部正式结仇。

  虽然这些行为看上去都及其无耻,但是这种行为又能对他们带来什么呢?无非就是在政府高层会议的时候打一架,在网络上互相吐吐口水而已。这种行为在我们看来,无疑是正确的,我们并不需要思考正义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只需要知道,如果我们认为是正义的,那么,那一方就是正义的。

  所以孤立无援的我们第一次拥有了盟友,与早期的档案《真理教会左派 记事本》不同的是,我们将会帮助规范部的成员们(以及英克先生),这是我们最低的目标:帮助规范部的成员完成政局的清洗——虽然这看上去对我们并没什么好处,但是规范部必定只会留下对于政府忠诚的,如果我们清洗掉了那一堆蛀虫,英克先生就夺回了政权,而那些小马也正好是对于政府忠诚的,这种一举两得的好事,谁不爱做?

  但是和暮光闪闪建立联系自然有一定的难度,所以现在我们所要的任务就是和暮光闪闪女士建立联系。

  第一任议会会长:DLATER

  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预言部这么瞧不起规范部、甚至有些憎恶了,你想想,如果有一位黑客将你的一些本来不想公开于世文档泄露出去,你会怎么想?

  ...我不确定预言部的那计划到底是什么,首先让我看看接下来的文档在做决定,这些东西实在让我困扰不已:为什么暮光闪闪会选择同意这万本无利的提议?而他们为什么会选择通过这种方式和政府作斗争?如果说这些问题还能通过暮光闪闪了解到的话,那么DLATER又是谁?“议会会长”是什么职位?为什么计划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末日名单上又是什么?这些只有从其他的文档当中才能得到答案了。

  议会会长DLATER档案记录 真理(THUTH)数据终端:加密文件

正在读取内容...完成

虹膜身份验证...完成

<信息记录读取...登录...完成>

‘数据接轨——///

Loading...

///载入///

记录主人:未知

正在检测访问权限...四级情报登记...验证完成

 

议会,是一个真理教会早期的领导组织,分别由一个会长,九个议员组成,因为某种特殊的原因,议会这个组织仅仅是举办了三届,就被“领导者”这个职位给取代。而DLATER则是第一任的会长。

如果按照现在的说法,在真理教会左派成立之初是没有领导者的,那是完全错误的,只不过议会的领导效果并不出众,甚至让许多小马都遗忘了他们的存在而已。

在早期的议会当中,议员们是及其不团结的,所以导致每次提案一被上交,就会出现五六种不同的意见,而导致提案根本无法实现——这就导致了许多早期的优秀提案被否决,随后被忽视,包括和规范部建交的提案,而第一任正式的领导者伤疤上位之后,立刻解散了议会,并且把那些议员们赶出去的赶出去,赶回右派的赶回右派——这位领导者就开始了独裁的制度。

这当然让很多从议会时代过来的小马及其不舒适,因为但是那个时候,每到生死攸关,权重利益的选择拿不定提议的话,议会就会设立一个投票箱用来匿名投票,票数最多的决议通过。但是伤疤显然不想这么干,但是有一点必须提一下——他所做的决定都还算正确果断。

所以左派才能在这座城市当中各大势力的交杂下存活,但是这么些年来,左派的风气和成员倒是越来越奇怪了。  
记录者 未知

末日计划档案记录 真理(THUTH)数据终端:加密文件

正在读取内容...完成

虹膜身份验证...完成

<信息记录读取...登录...完成>

‘数据接轨——///

Loading...

///载入///

记录主人:SHADOW

正在检测访问权限...四级情报登记...验证完成

 

 

  在这篇文章之前,我要先说明一下:这篇文章有些模棱两可的地方以及令马困惑的地方,各位大可以大胆臆断——这份计划总是在不断的变动的,唯一拥有较为完整的文档的,只有预言部和规范部而已。

  末日计划 THE END PLAN

  此计划为预言部临时议会当中的许多提案中脱颖而出的一个,此为我们从N.E.S.T.监控网络当中盗窃出来的残缺草案:

*  *  *  *  *

预言部

Ministry

Of Prediction

机密文档:末日计划

THE END PLAN

  警告:未授权成员禁止浏览此文档,一旦发现,处以死刑。

#  *  #  *  #

末日计划(THE END PLAN

  在我们的生活当中,充满了不和谐的因素,这是因为谐律元素破损的缘故所导致的无法用科学而解释的不和谐,既然如此,我们就要解决他们,这些不和谐的元素应该被忘记,让所有的小马成为信徒

  通过/////协议,///以及///决定:正式开始执行末日计划——我们反复投票,筛选多次选取出来最为保险,最为安全,成效最高,最为容易,收益最高的计划。

  虽然这个计划被称为 末日计划 但是你完全不用害怕——因为这个计划其实是一次对于我们的救赎,而对于那些该死的城市蛀虫来说,就是一次真正的末日。

  但是这个计划有一个转折点——在古老的马哥华传说中有着一个传闻:BLACK,在这里向那些对这个词陌生的小马普及一下:在被遗忘的旧马哥华语当中,这个词的意思是政治清洗,但是它也是一个代号,有一些在地底下秘密藏在一个被最初的“BLACK”储存起来的信息终端里。

  BLACK并没有一个评定标准——可以说BLACK本马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份——因为某种不知名的原因,每一个时代都会出现一个BLACK,每一位BLACK都会做一些出奇而违背大流的事情,这种小马,我们称之为BLACK(下文中皆用B简称)。

  B总是很神秘,我们在以前从来没有想过去研究他们,但是据我们从黑市上听来的传言,在最早的B所储存信息的数据终端当中,有我们想要的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有什么用呢?答案是//////,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是从哪里出来的,以及我们应该怎么使用他们去//////////////,这是一个及其宏伟的计划,但是我们信仰部的同志将会协助我们在现实中左右一些小马的动向,而我们来自真实部的同志将会给我们大量的情报。

  虽然在名义上,我们三部依然是分别独立的,但是实际上,我们三个部门的小马早就成立了一个地下的而被官方的“政部”:救赎部(Ministry of Redemption),以及一个秘密组织(P.E.P.),这是一个完完全全为了准备末日计划所成立的组织。

  在这座城市当中,有些小马总会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使不和谐与混乱发生,他们则是马哥华的蛀虫,我们将用///////来清除这些行为思想,彻底断绝这种思想。

  有些小马思想不正确,而我们就要改正它,在这计划实现之前,我们只能通过信仰部的强制蹄段去改造小马们的思想,但是这么做,显然无论如何都是处理不完的——我们每消除一只小马的异端思想,又会有许多小马的异端思想冒出来,等我们都收拾干净的时候,那些早就被处理过的小马又重新被这种异端思想所控制,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使用电波彻底改变他们脑袋当中的想法,但是这种行为是得不偿失的,毕竟马哥华的马数也不在少数了,许多小马蜂拥而来,即使我们能够大量的编序这种带着信息的隐形电波,我们也没有那个能力将所有有着异端思维的小马根除,极其量仅仅是个别思想太过异端的小马而已。

  而如果我们能使用大量的的////////来清除他们的///////,就会一劳永逸,这不仅仅是代替,////////的效果比信仰部的电波高效的多,而且传播速度也快的多,甚至可以在一夜之间传遍马哥华城。

  我们将带来更统一,更和平,更先进的马哥华城,让马哥华再次伟大!(Make Vanhoover Great Again!)

---

  而我们早就设立了及其详细的计划:

  让我们已经发现的B来到马哥华城当中,很巧,一位便衣探员正好是她的亲戚,所以我们只需要///////////////////////////,然后在慢慢的消磨她的警惕之心,用///////////////////这种办法使他的精神崩溃,这样才能让她在发现初始的B所储存的数据终端的消息后更好逼供——同时也是为了更好的控制她的行动,如果我们用电波改变了她的行为,那么她身上的B身份就会消失,所以我们只能通过外界用擦边球行事来影响她,而不能直接影响到她的生活,随后在///////////////////////的时候,我们可以用她来威胁///////////,使他们不敢和我们正面对抗——因为那些小马肯定是和她有交情,才会这么做的,当然了,在绝大多数的可能性下,我们是不会拖延到这种时候的。

  到那时候,我们只需要坐上方舟”然后静静地等待所有小马变成“信徒”就好了,我们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但是我们依然不知道////////到底是那里来的,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们才需要这份机密——不过我们已经找到了这个时代的B,通过真实部的“RIM”演算系统,只需要丢进去几只机会极大的小马,结果就一目了然了。

  而她的名字是:芦///

  从上面的文档当中可以看出,预言部所策划的计划显然没有这么简单,但是因为空缺部分太多,而我们对于他们的了解又少之又少——如果是一位知情小马看到的话,那么,他绝对会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

  “...

  ......

  ...

  我有些不寒而栗,说不出话来,真的说不出任何一句——我不想再看任何一眼这屏幕了——如果只是一只小马告诉我这些,我可能只会对他翻一个白眼,但是...如果说是这么多只小马?来自这么多势力的小马得知的情报都是这样的...那么...

  我不太确定雅各布是不是就是这个计划当中的一份子——我希望他不是,难道我们所谓的交情都是建立在虚假的利益以及任务上的?难道我见到的所有的朋友,所有的友谊,所有的交情都是虚伪的,虚假的,都是一群演员在我眼前演的一场戏?

  这难道就是真相?果然残酷而又无情。

  ...

  我深呼吸了一口,拉下门前的拉杆,退出了这个房间,外面的聚会早就结束了...我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多久,但是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那只守门的小马冲着我微笑了一下,随后重新把门关上了。

  “...这里是雅各布,有什么事吗,芦荟?

  我的心情极其糟糕...但是我依然不能露出马脚。“你知道末日计划吗?如果你在乎我们之前的交情,请诚实些。”

  “末日计划?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他不假思索的回答道,“我发萍琪毒誓,虽然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反正是个誓言就对了。”

  “告诉他。”真理说道。

  不,我不能这么做,虽然真理这么说,但是我依然不想这么做——我不想这么早的失去好不容易讨到的一份马际关系。

  “随便你,反正对话的影响并没有多大。”

  “嗯...那么我把这儿的地图发你蹄机上,记住,里面有一个‘末日计划’的文档,你在发送前一定要看看——如果你真的,真的,真的没有在说谎的话。”

  “当然了?!”他无奈地说道,“我像是有很多个亲马的小马吗?不像吧?”

  我走在了走廊上,望着窗外朦胧的月光,脑袋当中重放过一幕幕的在马哥华的所见所想...但是都是假的...都是可以复刻出来的。

  他们正在操控我的命运

“你的命运早已经被操控。”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