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浏览器不支持 display:grid 功能, 可能无法正常显示此网页,建议使用 Firefox 浏览器Chrome 浏览器
大海
  天马

机翻党,语文渣

至诚之择

正文

本作评价
5()
()0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

       暮暮已经不知道她这是和斯派克第多少次从时光传送门里滚出来了。摔了这么多次,她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开始晕晕乎乎了。虽然每次落地之前,她都拼命地想展开自己的翅膀,但却一点用都没有,那聪明的脑袋瓜照样重重磕在放有可爱地图的桌子上,落得个头晕眼花的下场。斯派克则落在她身边,粗重的呼吸着。
 
  她习惯性地抬起头,扫视着这条新的时间线周围的景色,想弄清它到底有多可怕,等看够了,就冲回过去,重新找个机会来阻止星光。但随着她的眼睛逐渐习惯了昏暗的光线,脸上的表情从沮丧和烦闷逐渐变成了……目瞪口呆。
 
  “斯派克。”她瞪大眼睛,屏住呼吸,低声对自己的助理耳语着。“我们……我们回家了。”
 
  斯派克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可不是吗,我们每次不都回--”他不以为然地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景象,然后……咕哝声戛然而止。
 
  在他眼前是一堵弧形的木墙。铭刻在墙壁内部的书架中,报纸和书籍摆放的整整齐齐,科学设备用桌布妥善地遮盖着。往上看,头顶上是一颗他们无比熟悉的巨大树根,往下看,蹄底是新鲜的泥土,散发出来的清新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
 
  “图书馆……斯派克,我们回到金橡树图书馆了!”暮暮踮着蹄子,想看到棒棒糖的幼驹一样喜笑颜开。“在这个时间线里,图书馆没有被毁!”
 
  斯派克大张着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只得傻乎乎望着这图书馆的地下室。“这么说……既然图书馆完好无损……那么,提雷克肯定是被制服了,不过……是怎么做到的呢?”他涨红了脸,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
 
  就在这时,楼上传来了一阵马蹄声,一龙一马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通往图书馆大厅的那扇门。虽然她不知道来者是谁,但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做好了迎战的准备。斯派克被她用魔法放到了背上,然后张开翅膀飞到了门边,紧接着,她屏住呼吸低下头,准备随时保护自己……或是逃走。
 
  “谁在那儿?”一个熟悉的声音伴随着突然被打开的门传了进来。说话者通过那扇门走进了地下室,独角散发着光芒,眼睛眯成了一条窄缝。
 
  紫色天角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激动的什么都说不出,因为这只小马……正是她现在最想见的!
 
  顶在那只小马独角上的光球照亮了她的身体--熟悉的蓝绿色眼睛,黄色的皮毛,还有火红色的鬃毛与尾巴……
 
  “余……余晖烁烁?“暮暮声音嘶哑地呼唤道。
 
  余晖眨了眨眼睛,似乎眼前这一幕她也吃惊不小。“你是……暮光闪闪?”说完这句话,她温柔地笑了笑。“哦,暮暮,没想到地下室里的响动是你闹的啊。”她笑嘻嘻地说。“哦,对了,没想到斯派克先生也来了!快进来,咱们一起喝杯茶--要不可可也行!”
 
  余晖冲着门的方向点点头,自顾自地走回了图书馆。但就在她转过身时,暮暮忍不住吸了这个时间线里的第二口凉气--余晖的身侧,竟然长有两只巨大的翅膀!
 
  紫色天角兽就这样呆在了当场,斯派克摇了摇她的脖子,试图让她冷静下来。“嗯……暮暮,是我脑袋最后撞在地图上那次撞出幻觉了,还是……余晖烁烁她真的变成了天角兽?”
 
  暮暮合上双眼,前蹄在地面上摩挲着,最终鼓起勇气,摇摇晃晃地向前迈出一步。“我想是后者。要是前一个猜想是真的,那只能意味着我脑袋也撞出幻觉了。”
 
  穿过大门,那熟悉的景象又一次展现在了斯派克和暮暮眼前。书,木质的半身像,甚至是通往图书馆上层的楼梯,都在它们该在的地方,这个熟悉房间中的每一样东西……都和他们记忆中的样子分毫不差。
 
  “这……这不可能……”
 
  “水开喽!”余晖高高兴兴走出了厨房,“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的茶叶喝完了,所以你只能喝橙--哦噢噢噢噢!塞雷斯蒂亚在上!你怎么也有翅膀?”她伸出蹄子指着暮暮的翅膀,惊讶的表情溢于言表。
 
  “我……”暮暮摇了摇头。“没,没什么关系,不过你的翅膀是哪来的?”
 
  余晖无视了暮暮的问题,径直走到她身边,伸出蹄子抚摸着那对紫色翅膀。“这怎么可能?水晶帝国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也成为了天角兽?”
 
  暮暮抓住余晖的肩膀,强迫她注视着自己的双眼。“余晖烁烁!先别管我了,你怎么也成了天角兽?”
 
  余晖眨眨眼睛,哈哈大笑了起来。“哦,暮暮,你可真会开玩笑!我知道你总爱把脑袋埋在书里,但还不至于糊涂到连我的加冕典礼都忘了吧?要知道那会儿你也去了啊 !”
 
  暮暮膝盖一软,身子一歪。多亏斯派克反应快,在她失去平衡之前一把架住了她。余晖困惑地注视着他们俩,挑了挑眉毛。斯派克望了望身边瞠目结舌的暮暮,知道这次该他挺身而出了。
 
  “呃……好吧,余晖,我知道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让你觉得不可思议,但……可以麻烦你回答我接下来的问题吗?我们现在有点迷糊。”
 
  余晖点点头。“当然可以,斯派克先生。”
 
  斯派克虽然一副平静的样子,心里却笑开了花。“斯派克先生是吗?”他美滋滋地想,“我真喜欢她这样称呼我!”
 
  他挺挺胸,提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这么说,暮暮参加了你的加冕典礼?”
 
  “我还以为你会记得呢,斯派克先生,出席的嘉宾不止你和暮暮,还有韵律公主,银甲闪闪,塞雷斯蒂亚公主,黑晶王,还有--”
 
  “黑晶王?!”暮暮惊的一蹦三尺高,斯派克也吃惊的抱紧了她的大腿。“他来干什么?”
 
  余晖眯起了眼睛。“呃……等一下。”
 
  她的角突然发出一道光,击中了斯派克和暮暮。一龙一马只觉得一股能量穿透了他们的身体,甚至四肢都感到有些刺痛。他们一屁股砸在了地板上,连脑袋都震得晕乎乎的。
 
  “好吧……看来你们确实不是幻形灵。”余晖摸摸后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向倒在地上的暮暮伸出了蹄子。“我为向你们用了‘伪装逆转咒’感到抱歉,不过说实话,这些事你们应该都知道啊,你这个样子,我还以为你是骗子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斯派克和暮暮交换了一下眼神。“我想我们还是对她说实话吧。”斯派克建议道。
 
  但暮暮却一副犹疑不定的样子,余晖突然把蹄子放在她的肩头上,感觉到了她的抵触情绪。
 
  “听着,暮光闪闪,很明显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但我们是朋友。”余晖温暖地笑了笑。“让我来帮你一把吧,也许两个‘书呆子’凑到一起,能有办法解决你的问题呢。”
 
  余晖的笑脸让暮暮放松了下来,说实话,她那特有的笑容在人类余晖脸上经常看到过,不过……在小马余晖身上,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好啊,”暮暮点了点头。“咱们来谈谈。”
 
  就在她们说话这当口,厨房里传来了一阵尖锐的哨子声。
 
  “哦!一定是茶煮好了!我去去就来!”随着一阵爆裂声,余晖凭空消失在了空气中。几秒钟后,她重新出现在暮暮面前,悬浮着一只茶壶,三只茶杯。
 
  二马一龙围坐在图书馆的桌子边,余晖浮起茶壶,给暮暮沏了一杯茶,然后是斯派克。
 
  “谢谢。”暮暮温柔地说,和斯派克一起轻轻在茶杯里呷了一口。
 
  “那么,”余晖前蹄放在胸口上,装模作样的摆出了一份自命不凡的姿态。“有什么是我这个友谊公主可以为你效劳的?”
 
  暮暮和斯派克不约而同把嘴里的茶水都喷了出来,溅了余晖一身一脸。
 
  “好吧……”余晖呻吟着撩起自己湿漉漉的鬃毛。“看起来得拿条毛巾才能继续谈话了……”
 
  暮暮好不容易稳住四蹄,跟在余晖和斯派克身后穿过小马谷的大街小巷。但……眼前这一幕不管对她还是对斯派克,都是难以置信的--之前他们所经历的时间线,一条比一条可怕,可现在这条看起来却很……正常(好像也没什么更好的形容词了?)?
 
  天空中洒下金色的温暖阳光,每一栋屋子都在它们该在的位置,路马笑呵呵地向余晖问着好,甚至当经过市政厅时,镇长也向她们挥着蹄子。
 
  “我一点都不明白。”暮暮嘟嘟囔囔地说。“这是不对的!”
 
  “对我来说很正确!”斯派克反驳道。
 
  “好吧,让我首先理清思路。” 余晖清了清嗓子,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们两个都来自另一个宇宙?”
 
  “呃,事实上,”暮暮停住了步子。“我们来自另一条时间线,不是另一个宇宙。”
 
  余晖皱着眉头注视着紫色的天角兽。“而在你们那个宇--时间线上,你是公主?”
 
  斯派克和暮暮点了点头。
 
  “说得具体点……也就是友谊公主是你,而不是我?”
 
  暮暮感觉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没错。”
 
  余晖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好吧。”
 
  “你没事吧?”暮暮眨了眨眼。
 
  余晖耸了耸肩。“那这就全讲通了。你们两个不是幻形灵,而在我最后一次去看暮暮的时候她还不是天角兽,除此之外,斯派克先生不是你的助理,他是塞雷斯蒂亚的助理!”
 
  斯派克和暮暮惊慌失措地对视了一眼。
 
  “你,你是说……”斯派克结结巴巴地说。
 
  “……我,我们不是朋友?”暮暮磕磕绊绊地补完了下半句。
 
  余晖无奈地叹了口气。“你们当然是了,不过我觉得从你当公主第二为学生那会的表现来看更像是‘熟识’而非‘密友’。”她咯咯笑了起来,“说真的,你复试那会儿展现出来的魔法才能真是闪瞎了在场所有小马的眼睛,简直跟那个初试的木头表现判若两马!
 
  “才不--”暮暮气乎乎地哼了一声。
 
  斯派克拍了拍她的肩膀,摇了摇头。“冷静,暮暮,那个暮暮又不是你。”
 
  紫色天角兽咕噜了一声,使劲摇了摇头。“好,好!”她仔细回忆了一下余晖的话,突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对了,既然你是友谊公主……那,你一定能运用谐律元素对吧?”
 
  余晖点点头。
 
  “那就意味着我--哦不,我们的朋友们都很好!”
 
  余晖再次点了点头。“一点不错!事实上,现在我们六个都在小马谷呢。”她笑吟吟地说,眼睛越过暮暮的肩膀投向了远方。“老实说……现在就看见了其中一位呢!”
 
  暮暮和斯派克顺着她的视线扭过头去,不约而同地微笑起来--那正向她们快步走来的,是瑞瑞!
 
  “早上好啊,余晖!”白色独角兽兴高采烈地说。“原来是有贵客造访啊!大宰相暮光闪闪,还有……哦!”
 
  瑞瑞用蹄子遮着嘴,脸颊浮上了一丝绯红。“斯,斯派克先生!”她扭过头,紧张地笑着。“您,您来这里做什么?”
 
  斯派克看起来比瑞瑞还紧张,他不仅也脸红了,而且嘴里也干干的。“哦,嘿嘿,我……呃,你知道的,就是来看看!”
 
  “那个,一如既往,很高兴看到你们二位来我们卑微的小村庄--”
 
  “喔,喔,喔。”暮暮突然插嘴打断了他们的话。“你叫我大宰相?什么意思?”
 
  瑞瑞皱了皱鼻子。“为什么……哦,对了!亲爱的,是不是我犯错了?您被提升了?”她话音刚落,就注意到了暮暮身侧的翅膀。白色独角兽急忙伏在地上,低低的鞠了一躬。“哦,我的天,我的天!亲爱的,我怎么不知道您已经成为了天角兽,暮光闪闪夫人!哦,这么说,现在您肯定是暮光闪闪公主殿下了!”
 
  “我--”
 
  瑞瑞急忙站起身来。“您肯定是想要新衣服来搭配自己的翅膀!哦不不不,您肯定是想要一衣橱的新衣服!我明白了,塞雷斯蒂亚女王一定是指派了她最信任的助理来帮您完成这项任务!”
 
  “瑞瑞,你能不能先喘口气呢?”余晖连忙走到白色独角兽面前,大喊了一嗓子。
 
  “我……啊……那个……很好……”瑞瑞红着脸深吸了几口气。“好吧,如果您需要什么帮助,尽管来旋转木马精品屋就好,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的。”她向暮暮鞠了一躬,随后笑着向余晖点了点头。“我这就得走了,再见余晖,再见,大--暮光闪闪公主殿下……”她脸上的红色变得更深了。“还有……再见,斯派克先生,以后请常来。”
 
  她们注视着瑞瑞离去的背影,几秒种后,斯派克膝盖一软,瘫在了地上,似乎隔着龙皮和鳞片都能看见他那颗小心脏快要跳出胸膛了。
 
  “她……只是我……还是?”
 
  余晖挑了挑眉毛。“自从你在盛大奔腾节不求回报地从蓝血王子的愚弄下保全了她的荣誉之后,她就一直这样单相思着。”
 
  “回报?”斯派克盯着瑞瑞的背影说。
 
  暮暮不由得咬紧了嘴唇。
 
  余晖眨眨眼睛。“哦对了,在你们的时间线……呃……”
 
  暮暮把斯派克拉到身边,轻轻搂抱着。“斯派克,我们需要集中精神。”她低声说。
 
  斯派克叹了口气,点点头,挤出一个笑容。“你说得对,好吧,接下来怎么办?”
 
  暮暮仔细考虑了一下。“这是个好问题。”她点了点头。
 
  余晖再次清了清嗓子。“嗯,老实说,我确实想帮你,而且我觉得有一位朋友比我更能帮上你,另外关于时空魔法……我觉得他对此会很感兴趣……”
 
  金属门打开了,一只雄性的棕色陆马从里面探出头来,他鬃毛乱的不像话,绿领结松松垮垮地挂在脖子上。
 
  “嗯?谁啊?啊!”随着目光落到了余晖身上,这只陆马开怀大笑起来。“余晖,我真高兴你能来,快请进!”他转过身,发现了余晖身边的斯派克和暮暮。“哦对了,你留心点别把客马们关在外面了。”
 
  陆马领着他们走进了一间穹顶状的建筑物里。这个屋子里到处摆放着时钟与机器,各种各样半成品的设备不是乱七八糟地摆在架子或桌子上,就是干脆从天花板上吊下来。“呆呆!我亲爱的呆呆!快来啊!余晖带着朋友来看我们了!”
 
  “马上就来,博士!”后面的房间中传出一阵说话声。
 
  那个名叫博士--看起来,他名字确实叫“博士”?--的棕色雄马拿着一个古怪的仪器走了过来,暮暮和斯派克交换了一下眼色。
 
  “真古怪,真的好古怪。”他眯起眼睛盯着设备的显示屏,嘴里喃喃自语着,“在这附近,监测器检测出了一股巨大的能量流动,很明显,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了。不过真奇怪……流量越来越强了?现在来看,它已经到达顶峰了……”他慢慢踱着步子经过暮暮和斯派克身边,“不,等等,流量变弱了。”他边说边靠近了他们俩。“不,不,又变强了,”他摇着头后退了几步,“等一下……读数又开始下降了,这是某种自然波动,或者……”
 
  博士从显示屏上抬眼望着正站在他面前的暮暮和斯派克,皱了皱眉头,然后后退了几步,眼睛死死盯着读数,随即走近他们,蓝眼睛里满是笑意。“啊哈哈!太棒了!时间扭曲的中心正在你们两个的身上,简直太棒了!”
 
  余晖拍了拍博士的肩膀。“听着,博士,我已经知道他们俩是从另一条时间线来的了。”
 
  “啊?是吗?”他皱了皱眉,耳朵耷拉了下来。“我明白了,看起来我这消息还是过时了啊。”
 
  余晖摇摇头。“不,不,博士,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事实上,你也已经帮到了--你帮我确认了他们俩的故事是真的,你不知道,在这之前,我根本不敢肯定他们两个说的确实都是实话!”
 
  “嘿!”暮暮和斯派克气哼哼地瞪了她一眼。
 
  余晖却只是翻了个白眼。“如果换我来讲同样的故事,你会信吗?”
 
  “可能不吧。”斯派克和暮暮齐声说。
 
  “好啦好啦,大家不要吵啦!”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到了暮暮耳中,紧接着,那声音的所有者--一只金色鬃毛的灰色母天马端着装有茶杯的托盘飞进了房间。她--小呆,落到地上,走到了她们面前。暮暮总觉得她看起来莫名的熟悉,特别是当自己注意到她那双歪斜的眼睛时。“很高兴再次见到你,余晖,我为你和你的同伴们带了茶--”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地板上摆着的一个大齿轮绊了个大跟头,她惊恐地尖叫着倒在了地上,托盘也被翻了个底朝天,里面装着的茶杯給余晖又来了一次“茶水浴”。
 
  “哇呀呀!”小呆挣扎着站了起来。“我的天,实在是对不住,余晖!”
 
  余晖抖了抖湿透的鬃毛,苦笑一声。“今天红茶已经快把我三振出局了。”
 
  博士急忙拿来了一块毛巾,和小呆一起擦着湿漉漉的余晖。
 
  “真对不起,亲爱的 ,那是我的错!要是我没把齿轮扔在--”
 
  “不,博士!”小呆打断了博士的话。“没看路完全是我自己不好!”她低下头,耷拉着耳朵。“我是说……要不是眼睛……”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博士边摇头边用蹄子托起小呆的下巴。“如果我肯花时间打扫,你才不会碰到这种倒霉事!哦,亲爱的,你能原谅我吗?”
 
  小呆笑着用鼻子蹭了蹭博士的鼻子。“永远会的,不是吗?”
 
  暮暮微笑着注视着小呆和博士互蹭鼻尖的亲昵举动,蹭完鼻子,他们互相拥抱起了对方,把被红茶浸湿的余晖晾在了一边。就在这时,紫色独角兽觉得谁扯了扯她的鬃毛,她顺着感觉看过去,发现斯派克正朝她打着手势,示意她再靠近一点。
 
  “暮暮,我认识他们俩,但在我们的时间线,他俩是朋友,不是情侣。”斯派克低声道。
 
  “嗯,实在对不起,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你们约会多久了吗?”暮暮抬起头问道。
 
  博士和小呆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
 
  “约会?”小呆笑的气都喘不过来。
 
  “我们好久没‘约会’啦!”博士搂着小呆,补充了一句。
 
  “我们结婚了!”他俩异口同声地说。
 
  斯派克和暮暮僵硬地笑了笑。“哦,那个……”紫色的天角兽故作惊叹地吸了口气。“还真是……幸运呢。”
 
  斯派克瞥了她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看起来事情越来越复杂了,不是吗?”
 
  “是啊,一点不错。”暮暮回答道。
 
  余晖无奈地浮起毛巾,擦拭着自己的鬃毛,看来她是不指望博士和小呆的帮助了。“呃,那个,暮暮,你也看见了,这是我的又两位朋友,我和瑞瑞再加上他们俩,到目前为止你已经见过四位谐律元素使用者了。”
 
  暮暮呆在了当场。“等等,你说他们俩是……”
 
  “哦,看起来余晖没和你们俩说吗?”小呆走到暮暮身边。“在你哥哥的婚礼上我们没说上几句话,暮光闪闪,如果我没说过我是元素使用者还真是对不住啊。嘻嘻嘻……”
 
  “我的小马芬啊,这种事你怎么会忘记!”
 
  “对不起,博士!”小呆的面颊染上了一抹粉红。“我想当邪茧进攻中心城那会儿我当伴娘当得太投入了……”
 
  “什么?有那种事?”暮暮冷不丁插了一句。“天哪,“我们赢了吗?”
 
  “当然啦!”灰天马笑了起来。“那场面可有冲击力啦,你真该去看--”她突然止住话头,皱起了眉毛。“嘿,等等,你也在场啊?”
 
  余晖恼怒地咕噜了一声。“你刚才还说你记得在银甲闪闪的婚礼上跟他说过话呢!”
 
  小呆眨了眨眼。“哦,对哈。嘿,那她为什么--”
 
  “晚点我再解释。”余晖不以为意地挥了挥蹄子。“重要的是,我们已经弄到想要的信息了。现在就由我来打破僵局吧。暮暮,这两位是时转和马芬,不过我们一般称呼他们博士和小呆,他们是小马国的忠诚与善良元素。博士,小呆,这位是另一条时间线的暮光闪闪和斯派克,在那条时间线里,她是友谊公主而不是我,斯派克是她的助理,不是女王的。”
 
  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
 
  “好吧!”博士拍了拍蹄子,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也许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最好把剩下几位也找齐,回答一下各自的问题!”
 
  “噢!好!”小呆鼓着腮帮说。“方糖甜点屋见!我这就去把剩下几位找来!”
 
  “方糖甜点屋?”暮暮眼睛一亮。“那么说萍琪在那里?她也是元素使用者?”
 
  小呆皱着眉毛斜了她一眼。“到底谁是萍琪?我想去那里的最主要原因是他们烤的马芬全镇最好!”
 
  暮暮和斯派克紧张却不失礼貌地坐在了方糖甜点屋的桌子边,脸上露着微笑。这个地方和他们自己时间线的没什么两样,不仅是那些装饰用的糖果,就连蛋糕夫妇也是他们熟悉的那两位。楼上不时传来幼驹的哭声,想必一定是南瓜蛋糕和牛油蛋糕了。
 
  但这种熟悉感并不能消除和其他几位坐在一起的陌生感。余晖,瑞瑞,博士和小呆都已经入座,但空位子仍还有两个,暮暮甚至都弄不清究竟干坐在这里和问问他们有关剩下两位信息哪一个更好些,毕竟她实在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了。就在这时,小屋的门开了,一个暮暮无比熟悉的身影跑了进来。
 
  “我来了,我来了,对不起让你们等了这么久!”苹果杰克大喊着跑到了桌边,那熟悉的口音让暮暮立刻认出了他!
 
  “阿杰!”暮暮高举起蹄子,激动地挥舞着。
 
  “哦,你好!”阿杰喘着气,在地上滑了一小段路才停了下来。“嘿,你好啊!星光,希望我没搞错。”
 
  “星光在哪?”斯派克和暮暮惊慌地环顾着四周。
 
  “她叫暮光,阿杰。”
 
  “哦……哎呦。”阿杰拉下帽子遮住自己变红了的脸。“真是对不起。”
 
  暮暮垂头丧气地瘫在座位上,耳朵沮丧地垂了下来。“没想到她连我名字都不记得……”
 
  “你们好,你们好。”阿杰边说边拉开椅子坐了上去。“这样,就只剩下一位没来了,到底--”
 
  但一阵爆炸声打断了她的话。随着一捧喷薄而出的彩色纸屑,一只马形生物从窗口飞了进来。她全身环绕着纸屑,用后蹄支起身体,前蹄张得大大的。“哒哒!”他大喊一声。
 
  “呃,起司三明治,你可总算来了!”阿杰呻吟了一声。“你知不知道农场里还有一大堆活等我干?你这次又要为来晚找什么借口!”
 
  “哎呀,别这样,阿杰!”蓬蓬头的雄马轻巧地滑落到阿杰身边的座位上。“才不是迟到呢,是晚的有范儿!我相信瑞瑞会懂得欣赏我的。”他边说边杵了杵瑞瑞,虽然后者也没觉得有什么好笑之处,但为了配合他,还是咯咯笑了起来。“再说了,你明明知道我超--不爱走寻常路的!”
 
  暮暮瞥了斯派克一眼--他只是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觉得起司说的话有什么幽默之处。
 
  “嗯,如果这里没有萍琪……但是有他在也说得通。”
 
  紫色天角兽深吸一口气,转向了平行世界的谐律使用者们。“嗯,谢谢大家的光临。我要讲一个令你们难以置信的故事--没错,我毫不怀疑听完了以后你们会觉得我发疯了,所以我觉得还是先让余晖给你们解释解释为妙。余晖,你可以了吗?”
 
  余晖站了起来。“好了,大家请听我说。”她边说边用眼睛扫视着自己的朋友们。“这个暮光闪闪不是我们所认识的那一位。她来自另一条时间线。在那条时间线里,她是友谊公主,而不是我。斯派克是她的助理,不是女王的。当然,谐律使用者也不是在座的我们。博士已经确认过了,她说的都是实话。”
 
  “一点不错,”博士点点头。
 
  另几位谐律使用者被这劲爆的消息惊得坐在原地一言不发,默默消化着博士和余晖所说的话。就在这时,瑞瑞清了清嗓子。
 
  “这么说,在另一条时间线,我们谁都不是谐律使用者?可我想不出还能有谁比我们更合适啊!”
 
  暮暮忍俊不禁。“瑞瑞,其实你猜对了一部分,在我的时间线里,慷慨元素和诚实元素依然是你和阿杰。”
 
  阿杰和瑞瑞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脸上挂着骄傲的表情,伸出前蹄撞了一下。
 
  “而且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暮暮摸着下巴,继续说了下去。“我想我已经知道博士是忠诚元素,小呆是善良元素,而起司肯定是欢笑元素了。”
 
  “太太太太对啦!”起司骄傲地挺起胸,剩下几位使用者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呻吟。“如果小马谷有哪怕一只小马脸上没有笑容,那么起司就不是起司!”
 
  暮暮笑了起来。起司这副模样确实让她想起了萍琪,虽然两者之前的差异还是蛮大的。“但除了元素使用者的区别外,我还想知道些别的事,比如你们冒险的经历。斯派克,麻烦你帮我记下来。”
 
  斯派克急忙拿出笔和纸,准备随时开始记录。
 
  “嗯,甜心。”阿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如果你想知道故事是如何开始的,最好去问余晖。”
 
  余晖轻轻敲了敲自己的下巴。“我想这样说应该比较好。最开始,我还是塞雷斯蒂亚公主的学生--没错,那会她还是‘公主’。我很出色,但却急躁又自满,甚至向她提出了‘想要当公主’的愿望。当然,她拒绝了,气得我我几乎想要抛弃一切一走了之,但她说服了我,告诉我需要的是耐心。最后,我留了下来。仔细想想,那还真是个明智的决定。”
 
  暮暮很快就听出了故事的异样之处--照余晖这么说,她没离开中心城,也没跑到坎高那边。
 
  “她说,我需要交一些朋友才会真正懂得如何使用自己的力量。嗯,最开始我觉得这是浪费时间,不过后来她把我送到了小马谷,我就是在这里认识他们的!”
 
  剩下几位笑了起来。
 
  “当梦魇之月取代塞雷斯蒂亚公主出现在夏日祭典上时,根据我的研究,只有谐律元素能阻止她。于是,我们前往了两姐妹的旧城堡想找到它们。在去城堡的路上,每一位朋友都轮流证明了自己的品德。当我们找到元素,意识到我们每一位分别都代表着什么时,我们发动了它们的力量,击败了梦魇之月。”
 
  “这么说你们把露娜公主带回来了?”暮暮询问地看着她。
 
  餐桌上的气氛瞬间僵住了,谐律使用者不约而同低下了头。
 
  “等等,你们该不会想说--”
 
  “可怜的露娜公主。”小呆悲伤地摇了摇头。“我们希望她能投降,但她……拒绝了。所以,我们不得不使用元素……”
 
  余晖点了点头。“没错,我们把她重新放逐回了月亮上。直到现在,我们仍在想办法救她,但……”她发现暮暮和斯派克正僵坐在那里大张着嘴,不由得止住了话头。
 
  “呃……我的天,你该不会想说,在你们的时间线,你们救下了露娜公主?”
 
  暮暮点了点头。“一点不错。我……我简直不敢相信你们世界发生的事。可怜的塞雷斯蒂亚公主,她怎么受得了?”
 
  “她从未在公众表达过内心的伤痛。”余晖继续说道。“但私底下,谁都知道她心几乎都碎了。”
 
  “我明白了,请继续。”暮暮点点头。“麻烦说说你的加冕礼和黑晶王的事情。”
 
  瑞瑞咯咯笑了起来。“嗯,我想这个话题能轻松一点。在黑晶王的黑暗力量被元素净化后,韵律公主和银甲闪闪去了水晶帝国,接过了那里的领导权。而塞雷斯蒂亚公主则尽力帮黑晶王找回了他的本心,从那以后他们俩的关系就变得很亲密了。”她轻轻舒了一口气。“去年夏天,他们正式结婚了!”
 
  暮暮和斯派克又一次僵住了。“塞雷斯蒂亚公主……和……黑晶王……”她声音颤抖地嘀咕着。
 
  起司挑了挑眉毛。“哇哦,看起来这消息对你们来说信息量有点大?莫非在你们时间线他们俩掰了?”
 
  “在我们时间线,他被我们炸掉了。”斯派克转向起司说。
 
  蓬蓬头陆马眨了眨眼。“好哦!看在国王的份上,真希望他俩永远不要离婚。”
 
  谐律使用者们和暮暮一个接一个离开了房间。紫色天角兽眼神涣散,步履蹒跚跟在他们身后,谁都不知道该拿她如何是好。
 
  “嗯,也许我们该让平行世界的暮暮独个儿呆一会。”博士建议道。“她需要点时间消化这些信息。”
 
  “好主意,博士!”小呆高喊一声,一口咬住一只蓝莓马芬。“嗯哼!我们回家吗?”
 
  其余几位也点了点头,同意了博士的看法,而暮暮呢,她仍旧惊讶无比,一言不发。
 
  然而,当余晖正要走到暮暮身边时,博士却留了下来,他一只眼盯着她,另一只眼盯着余晖,低声向这位友谊公主嘀咕着什么。而余晖的双眼则自始自终没有离开过暮暮,但当博士对她耳语着什么时,那对碧绿的眸子陡然变大,紧接着咬住了嘴唇。
 
  “我明白了,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尽力的。”余晖向博士点了点头,表示感谢。
 
  博士也点点头,一溜小跑地去追小呆了。与此同时,余晖重新走到了这位异世界的友谊公主身边。“信息量太大了是吗?”她关切地问。
 
  暮暮吞了口口水。“余晖,我想跟斯派克单独待会,我们晚点在城--图书馆见,可以吗?”
 
  余晖皱皱眉头,目送着博士远去的背影。“好,我们晚点见,我等你回家。”
 
  暮暮将斯派克飘到自己后背上,随后展开翅膀飞向了云端,把余晖留在了地面上。
 
  “啊啊啊!我该怎么办啊!”暮暮尖叫着冲进了一朵云里。
 
  “你是什么意思,暮暮?”斯派克尽力在暮暮背上保持着平衡,一脸不解的样子。
 
  “斯派克,我是说,这条时间线和那些糟糕的完全不一样,没有可怕的结果,艾奎斯陲亚也没毁灭。”她把脸埋进云里,好让柔软的云彩消除自己的呻吟。几分钟后,她重新抬起了脑袋。“这个世界不是我的家,但却是许多其他小马的家,而且还是个很好的家!小马们有朋友,有理想,有希望!如果我们回去改动时间线,那这个世界将永远不复存在了!”
 
  “但如果不回去,我们的时间线会不复存在的,暮暮!”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真的有权利为了一己之私牺牲掉一整条时间线吗?”
 
  “别闹了,暮暮!这破事是星光挑起来的,又不是你!”
 
  暮暮再次陷入了沉默,斯派克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好了,所以他做了唯一能做的一件事--他伸出胳膊,轻轻环抱着她的脖子。紫色天角兽嘴角浮出一丝笑意,亲切地磨蹭了下他的胳膊。
 
  “谢谢你,斯派克。我现在起码明白了一件事--不管我做出什么决定,你都会永远陪伴着我。”
 
  “有我在,你放心!”斯派克气势十足地敲了敲胸口。
 
  “我想……剩下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该做什么选择,另一个是该怎么做。”她深吸了一口子。“斯派克,你还拿着那些笔记吗?”
 
  斯派克从兜兜里拿出了那份笔记。“有!”
 
  “好,那我们先从客观的角度来看看这个问题。用这条时间线和我们自己的比一比,如果它优于我们自己的,那就让它保持现状,如果我们的更好,那我们就回过去再试一次。”
 
  斯派克白了她一眼。“有这么简单吗?”
 
  “你有更好的主意吗?”暮暮回头无奈地瞥了他一眼。
 
  斯派克叹了口气,拿出了张新的羊皮纸。“好,我已经做好比较的准备,就等你念加分项和减分项了。开始吧。”
 
  “好……在这个时间线,他们没能拯救露娜公主。”
 
  “减分。”斯派克在羊皮纸上划了一道。
 
  “但塞雷斯蒂亚公主有了终身伴侣结了婚。”
 
  “加分。”
 
  “飞板璐没能找到拿云宝黛西当偶像的机会,因为云宝压根没搬来。”
 
  “减分。”
 
  “但那是因为她专注于实现自己的梦想,成功加入了闪电天马。”
 
  “加分。”
 
  “似乎谁都不了解小蝶,甚至连阿杰都几乎不认识她,只说她有自闭症。”
 
  “减分。”
 
  “不过博士和小呆结婚了。”
 
  “加分。”
 
  “我……我没有成为友谊公主,但相对的,我,韵律,银甲闪闪成了水晶帝国的大宰相。”
 
  “减分。”
 
  “等等,是不是……哦,好吧,确实是负分。”暮暮松了口气。“虽然我很爱韵律和银甲闪闪,但我更为自己是友谊公主而自豪。这个角色是我通过自己的努力赢来的。 ‘大宰相’?那是这个世界的暮光闪闪的事。”
 
  斯派克挠了挠头。“那我呢?我是说,那个……我不是你的助理了……”
 
  暮暮促狭地笑了起来。“哦?莫非你不想把‘斯派克先生’当做加分项?”
 
  斯派克摇了摇头。“如果那意味着我不再陪伴你身旁,答案就是‘减分’。”
 
  紫色天角兽突然觉得似乎有东西哽在了喉咙里。“说得对,这也是减分项。”她忍住眼泪,故作平静地说。
 
  “不过,”她补充道。“在这个时间线,似乎瑞瑞看上你了。”
 
  斯派克顿了顿。“嗯,这么算的话,那就是两个加分项了。”
 
  “斯派克~”
 
  “好啦好啦,玩笑罢了。”小龙崽边说边在羊皮纸上画下一个加号。
 
  “嗯,还有个加分点,余晖烁烁没有和塞雷斯蒂亚公主吵架,她成为了友谊公主。”
 
  “我……好吧,确实,但坎高那边呢?”
 
  紫色天角兽撅起嘴仔细想了一阵子。“如果她没有去人类世界,那么她也不会干涉人类云宝阿杰他们的友谊,所以她们永远不会疏远。而且没有皇冠,没有魔力,坎高也不会被塞壬盯上。”
 
  “那么……等等,这算两个还是三个优点?”
 
  暮暮咽了口口水。“我……那个,只算一点。”
 
  斯派克在表格里画上一个加号。
 
  “不,等等,公平起见,算两个。”
 
  斯派克尽职尽责地又画下了一个加号。
 
  “嗯……无序仍然改过自新了,不过可惜和余晖他们关系不是很好。我觉得更像是个‘休战协议’,从他制造的那么多起麻烦来看,他和我们那个朋友一样的无序不是一回事。”
 
  斯派克点点头。“说得有理,减分。接下来呢?”
 
  一龙一马就这样一条一条罗列着,暮暮负责提出不同之处,而斯派克则用他的评论让优点和缺点变得更加客观。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太阳慢慢下沉,气温也慢慢变低。
 
  “斯派克,我们得回去了。”暮暮被冷空气冻得瑟瑟发抖。“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嗯,让我们来看看。”斯派克轻轻敲打着羊皮纸,一条一条的检视着,为了防止自己出错,他甚至还检查了一遍以防万一。“平局,暮暮。”
 
  “什么?等等,让我来看看!”暮暮急忙施法抢过斯派克手里的表格,亲自数了数。斯派克说得对,确实是平局!
 
  “也许该再想一个决胜局。必须有--”
 
  “暮暮你别闹了!上一个例子就是花了二十分钟才想出来的!”
 
  “我们可以做长期研究啊!如果我们可以花点时--”
 
  “拖得越久,越难回去!暮暮,我们需要现在就做决定!”
 
  暮暮僵在了原地。片刻后,她展开翅膀,静静站在原地。她俯视着小马谷,寻找着金橡树图书馆,那个曾经被她称呼为家,但现在却住着余晖的地方。树叶在西沉的夕阳照映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这,大概就是被称为“金”橡树图书馆的原因吧。
 
  “你想要什么呢,斯派克。”暮暮目不转睛地盯着图书馆,平静地问斯派克。
 
  “我?”宝宝龙深吸一口气。“别生气,暮暮,我只是想回家。我知道也许这很自私,但在我看来,如果我们改动了时间线,这里的小马们什么都不会记得的。但我们却会永远记得我们留在了这里。我会想念我的家,我的朋友们,还有我的生活。我不想后半辈子都生活在一个明知道不是自己家的地方。”
 
  紫色天角兽也深吸了一口气。“谢谢你,斯派克。”
 
  “为什么?”
 
  暮暮什么也没说,只是从云朵中钻出来,展开翅膀飞向了远处的图书馆。
 
  余晖站在地下室门口,微笑着迎接着暮暮,但……暮暮却能感觉到,她其实并不是很高兴。
 
  “暮暮,你做好选择了吗?”她开口问道。
 
  暮暮点了点头。
 
  “好,不过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把博士跟我说的事情再和你讲一遍。”她深吸了一口气。“他说,即使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确定时间旅行的机制是如何运作的,但肯定会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你每次返回过去改变时间线的时候,都会创造一个新的平行宇宙,他称这为‘多元宇宙理论’,如果是这样的话,你跟我描述的那些平行宇宙在此时此刻都是真实的。它们依旧存在,所以你才会记得他们,如果事情得不到解决,你会一直创造新的平行宇宙。”
 
  暮暮感觉自己的胃慢慢拧成了一团。她瞪大眼睛后退了一步,感觉一股寒意直冲脊梁--那些可怕世界里发生的事情她都记得,她没能拯救的了那些平行世界里的小马们。
 
  “但暮暮,如果情况并非如此,那事情就两说了--也就是说,只有一条时间线,每次你回到过去,现在这条就会被删除。不管怎样,这条我所生活,成长,找到自我,和朋友们一起克服艰难困苦的时间线,就会……就此消失。”
 
  暮暮点点头。“对,这是有可能,我想到这一点了。”
 
  余晖点点头,直视着她的双眼。“我很高兴你这么说。那么,请老实告诉我吧,你的决定是什么?”
 
  暮暮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余晖的目光太有压迫力了,配合上那凝滞的表情,她简直不敢想象她听到自己的决定后会怎么样,但她……知道自己必须说实话。
 
  “我们会回去。我,斯派克,会回到我们的时间线。”
 
  余晖静静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有扇动的鼻孔证明她听到了暮暮的话。
 
  “好吧。”
 
  暮暮和斯派克交换了一下眼神,转向了余晖。
 
  “如果这是你们的决定,我不会去干涉的。”她向侧边走了一步,为暮暮让开了路。
 
  紫色天角兽看了门口一眼,又看了看余晖。“余晖……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去阻止我?”
 
  “我确实有想过,暮光闪闪,请相信我。”她坏笑着眨了眨眼。“我真的考虑过该如何阻止你和斯派克,免得你让我失去包括宝贵朋友们在内的一切。不过也许是我想相信博士所说的第一种假设是正确的,我们还是我们,仍然会在这里生活着。但……老实说,我更相信的是,你也一定有同样的感受。”
 
  她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暮光闪闪,如果我拼尽全力想保护我的家园,你肯定也会有同样的感受。我真不敢相信这一切是因为某马干预了‘本该’发生的事情。但让你远离自己熟悉的那一切的改变也是不应该发生的。我从来都很相信命运,所以我相信,你出现在这一定事出有因,我的命运肯定不会仅仅只是消失--”
 
  她突然停住不说了。两只眼睛紧紧闭上,再开口时,声音变得嘶哑无比。“不,我才不会相信这一切都会消失!不可能……肯定不可能!”
 
  她突然感觉到两只温暖的蹄子正环绕着她。她睁开眼睛,斯派克和暮暮站在她身边,紧紧抱住了她。
 
  “啊,哈哈。”她勉强地笑了笑,忍住眼里的泪花。“我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说服自己。但就像我说的,我也无法想象你失去一切会有什么样的感觉。至少,如果我猜错了,我永远都不会知道其中的区别在哪了。”
 
  暮暮点了点头。“谢谢你,余晖公主,很幸运我能有你这样的朋友。”
 
  余晖目送着暮暮驮着斯派克飞向了传送门,随着一阵目眩的闪光,传送门消失了……
thumb_up5
0thumb_down

登录后方可回帖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信息栏

EquestriaCN 小马中国

在爱发电捐助我们:https://afdian.net/@fimtale

欢迎加入FimTale用户交流群,群聊号码:938048195 (加群需要正确回答问题,答案在置顶的《FimTale用户手册》中)

FimTale Telegram分群:https://t.me/fimtale

FimTale分级制度
E

基于Everyone标签的内容应适合所有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不应包含任何黑暗、恐怖、血腥、性暗示、“哲学”、辱骂等内容,且不引起大多数用户的不适。



T

基于Teen标签的内容适合13岁以上的青少年用户查看:图片应符合Derpibooru的safe分级;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轻微的血腥、暴力、恐怖描写。



R

基于Restricted标签的内容:图片不应包含Derpibooru的explicit与suggestive标签;文字内容不应包含色情描写,允许刻意或详细描写角色死亡、受伤或其他暴力过程的剧情。此分级容易造成不适,请读者慎入。

  • dvr阅读界面设置

    字号调节:

    显示模式:

    源格式
    文本格式
    极简格式

    字体调节:

    默认 今楷

    背景色调节:

    瑞瑞白 阿杰黄

    孤日绿 云宝蓝